传说中的凤凰女(草根女子奋斗记)

楼主:慕容素衣 时间:2013-03-26 17:03:00 点击:365 回复:3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一) 理想就像处女膜
  艾米莉的电话打来时,柳斯正在和主任老朱进行业务沟通,最近工作状态不是太好,写出的稿子小错不断,老朱原本就长得榕树爷爷似的,这会儿更是摆出了一幅苦大仇深的嘴脸,为了安抚他,柳斯不得不卖力地挤出一脸媚笑。
  光卖笑也就得了,气人的是,临别时,老朱故做亲热地拍拍她肩膀,那手不偏不倚,恰好就在她胸前扫了那么一下。
  如果没有算错的话,这是老朱第三次“无意”中把手搁错了地方。没办法,谁叫柳斯本钱丰厚呢,读高中的时候,男生们就私下议论她的胸前规模直欲压倒叶玉卿,直逼叶子楣。毕业后做了记者,迎来送去的都是些两眼冒绿光的狼们,酒桌上拿她开开涮,酒后乱性顺势摸一把,那也是常有的事。
  但这回柳斯真是有点难受了,毕竟,老朱一向在人前显示出的是好好先生式的绵羊模样,现如今,也渐渐撕下羊皮露出了狰狞面目。
  空无一人的洗手间里,柳斯一连往脸上抹了几把冷水才抑制住翻腾的情绪,掏出之前设置为静音的手机,发现上面居然有五个未接来电。一个是男友邱景明打过来的,四个是艾米莉。
  先挑个容易应付的回拨过去。不出所料,邱景明打电话的唯一目的是问她今天晚上想吃什么,柳斯干脆利落地回答说加班不回去吃了。
  艾米莉就难缠多了。电话才接通,这小妞就在那头呜呜呜地鬼哭狼嚎,声音里透着股压抑劲儿,像只发情的母兽。
  换平常柳斯可能会扮知心大姐嘘寒问暖,可这会儿她没心情,直接喝住艾米莉:“得了小艾,姐姐我今天心头郁闷,没空听你的柏拉图恋爱经,有什么就直说吧。”
  “这回有点不同。”艾米莉继续抽抽嗒嗒。
  “该不会是你关闭了二十八年的蓬门被人打开了吧?”在色狼堆里混久了,柳斯也常跟女友们开些带色的玩笑。
  “我有了one night stand,就在昨晚。”
  柳斯不耐烦了:“好了,洋鬼子没泡着反冒出了一嘴洋屁,没事我挂了啊。”
  “ 你总听说过吧?”艾米莉急了。
  “什么?”轰隆隆如有炸雷在耳边响起,柳斯手里的手机啪地一下掉到了洗手池上,猛抬头,她发现镜子里的自己目瞪口呆,面如土色,显然已被雷得外焦内酥。

打赏

1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楼主 | 埋红包
楼主发言:3次 发图:0张 | 添加到话题 |
楼主慕容素衣 时间:2013-03-26 17:03:55
  艾米莉是谁?从小志存高远,当柳斯和邱景明手挽手终日漫步在桔子洲头,当胡菁和N个男人在宾馆的床上坦诚相见时,小艾同学却一头扎进图书馆中,对着大部头的牛津字典猛啃。要知道,人家的终极梦想就是嫁个一级洋人,生个特级混血儿,为此还置爹妈给的名字不顾,取个骚兮兮的洋文名叫艾米莉。
  亦舒曾经说过,人的时间花在哪里是看得见的。虽说艾米莉学英文的动机并不单纯,但一部部英文小说啃下来,举手投足间还真有点英伦淑女的范儿。不是科班出身的她还凭借着一口流利的英语混进了长沙某不知名高校做行政人员,尽管挣得不多,好歹也算是个清闲体面的职业。
  正因如此,小艾同学的眼睛直接长在了额头上,据她自己说身边追求者甚众,可一色儿的都是“Made in china”,最出挑的黑哥们也不过来自遥远的尼日利亚,怎么也入不了她的法眼。挑剔的结果是,她被剩下来了,心不甘情不愿地充当着滚滚剩女潮中的一朵小浪花。
  这样一个守身如玉心比天高的主儿,怎么会把自己珍藏了二十八年的贞操奉献给一个萍水相逢的人?柳斯着实困惑。
  柳斯拨了电话向胡菁求教,想顺便邀她出来一起听听老姐妹的处女终结史。哪料这姐们一点都不买账,冷冷地说:“妹妹,我就说她是硬撑嘛,你硬要说人家那叫理想,怎么着,理想还不就是那层处女膜,轻轻一捅就破了。我看这还只是个开端呢,毕竟人家压抑了这么多年,你还是别闲吃萝卜淡操心了,姐姐我忙自己的事还忙不完呢。”
  隔着一根电话线,柳斯都能想像到胡菁幸灾乐祸的模样,她们三个是多年的朋友了,表面上看着是情比金坚姐仨好啊,事实上胡菁和艾米莉一直有点不对谱。艾米莉是个彻头彻尾的理想主义者,胡菁却是个彻头彻尾的现实主义者,一个嫌对方太庸俗,一个恨对方假撇清,骨子里谁都瞧不起谁,持折衷态度的柳斯很多时候都是充当她们之间的粘合剂,费尽心力地消除掉彼此的摩擦。
  既然不能指望胡菁了,柳斯只有硬着头皮,豁出去舍命陪姐妹。
楼主慕容素衣 时间:2013-03-26 20:22:07
  约会地点选在绿茵阁,假洋鬼子艾米莉说这家店的牛排全长沙最正宗。长沙这时候还是春寒料峭,柳斯大老远地就看见艾米莉穿着件挺隆重的对襟唐装,袖子是九分的,露出的一小截手腕白得耀眼生辉,远远地望去,披着一头如瀑黑发的她颇有几分杨二姐姐的风采,戴上朵红花就差不多是双胞胎了。据说现在的洋鬼子们喜欢这种打扮。
  看样子艾米莉对这身装束的自我感觉还不错,一见面就嘲笑柳斯把自己裹得像只粽子。
  柳斯咬牙切齿地啃着血淋淋五分熟的牛排,假惺惺地感叹,哪比得上你啊,二十八岁了还有着杨柳般的腰身啊。
  一听这话艾米莉更得意了,小眼睛风含情水含笑,其搔首弄姿状整得柳斯简直没法继续吃下去。
  说实话艾米莉长得并不漂亮,站在俊眉秀目的柳斯旁边活脱脱一左拉笔下的陪衬人,这姑娘来自桃江,有首歌叫《桃花江是个美人窝》,沾了好山好水的福气,相貌平平的艾米莉总算还有两个优点:一是条子顺,守身如玉多年也守住了一尺九的小腰身;二是水色好,脸上那是红红与白白,桃花颊上开。
  艾米莉曾经为自己的小眼睛、扁鼻子自卑过,柳斯安慰她说,知道什么叫东方特色不,你的缺点是眼睛还不够小,鼻子还不够扁,一旦长成吕燕那样,早嫁了丹麦王子了。
  一顿饭吃了两小时,就着红酒与轻音乐,艾米莉总算把她那个平淡无奇的故事叙述完毕,除却做为当事人的她还是个处女的身分,这事和任何平常的风流韵事毫无区别。无非是网络搭线酒吧传情然后宾馆上床,连对象都是个纯种中国人,可怜小艾同学想把贞操献给老外的理想就此破灭了,而且破灭得如此彻底。
  “那你也找个老外啊,长沙白种人是少,非洲黑哥们满街都是啊,你不是还有个尼日利亚籍追求者么?”
  “黑人身上都有股腥味儿,我受不了。再说,这次其实是个香蕉人。”艾米莉羞答答地说。
  “什么?”
  “哎呀,香蕉不是外黄内白吗,人家是拿美国绿卡的华人,除了肤色外,基本上也算是个老外了。”
  “得了,我还芒果人呢,内外一致绝不变色。我说小艾,人家说是美籍华人你就信了?”柳斯哭笑不得。
  “他给我看了绿卡的,我观察了一下,他包里面还搁着点美金。”
  “呵,但愿只是我在瞎想。”柳斯心里暗自嘀咕,什么破绿卡,长沙街头办假证的多了去了,花50块啥卡办不了啊,这话她不忍心和好友说,只是旁敲侧击地挖苦了一句:“就冲着这个绿卡,你就英勇献身了啊?”
  “你不知道,我也有苦衷啊。”
  尽管四周没啥人,艾米莉还是刻意压低了声音,“你不想想,我都守了这么多年了,总有那方面的需要。”后面的爆料更加火爆,小艾同学遮遮掩掩地明示暗示,她从十八岁就开始了漫长的自慰生涯。
  十八岁!十八岁的柳斯还是琼瑶奶奶的信徒,暗恋着儒雅的高中语文教师,无意中接触到他的目光会莫名地脸红;十八岁的胡菁刚刚开始品尝初吻的颤栗和甜蜜,乐此不疲地和小男友摸索着一步深似一步的肉体接触。可十八岁的艾米莉呢,却躺在女生宿舍的硬板床上,完成了一次次指尖上的欲望舞蹈。
  压抑了这么多年,艾米莉的小宇宙终于爆发了。对于好友的失贞,柳斯一时想不出自己该如何表态,是祝贺还是哀悼?
  “你们认识多久了?”
  “在网上聊了有一两个月了,见面还是头一回。”
  柳斯眼珠子都瞪大了。
  “但是很投机嘛。再加上那天喝了点酒,他又挺温柔的。”艾米莉问她:“你觉得有可能先上床后恋爱吗?他说现在的女孩儿都人精似的,他最欣赏我这种feel的女孩了。”表情相当无辜。
  什么feel?傻大姐的feel么!柳斯猛喝了一口咖啡,好不容易把这句话咽了下去。她看着这个不靠谱的女友不知道说什么好,只好反问:“后来他还找过你吗?”
  艾米莉沮丧地摇摇头,忽然冒出一句:“怎么办,你说我的理想还能实现吗?”
  胡菁的一句话电光火石间闪过柳斯的脑海,她伸出手,拍拍艾米莉的肩膀表示抚慰,“别伤心,理想就像处女膜,你以为它很重要,其实破了就破了,没啥了不起。”
作者:cx0012028 时间:2013-03-27 17:41:30
  好像楼主以前发过了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