掌心雷(连载)

楼主:tsenway 时间:2013-07-29 16:50:00 点击:35370 回复:3162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上页 1 2 332 下页  到页 
  
  民国三十五年,尹定一在上海被军统作为汉奸嫌疑犯逮捕拘押。随后,在对汉奸嫌疑犯进行预审时,尹定一披露了一起发生在民国二十八年九月十七日截杀严重危害国家安全的氓头子季云卿的事件。尹定一称,当年的除奸独行侠詹森烈士就是他的儿子。
  这事,国民党三青团头子兼上海市党部主任吴绍澍提供证明:汉奸名单里的这个尹定一实名尹子勤,而除奸英雄詹森真名是尹懋萱。尹子勤是烈士尹懋萱的生父。
  因此,尹定一受到宽大处理。
  抗战八年,上海的地下抗日锄奸活动几乎天天发生,单枪匹马的独行侠也比比皆是。以下讲的<掌心雷>也是有关抗日除奸独行侠的故事。只是,故事的主人翁另有其名,而非采用尹懋萱和尹子勤那一家的姓氏。



  此时是民国二十八年夏天的一个黎明前时分。一夜疲劳,姜逊乘黄包车回法租界,他的住处就在租界内。
  车子过霞飞路向南进入姚主教路,继续前行不远就到麦尼尼路口。他让车夫左拐弯到麦尼尼路停下,随手摸出一张纸币付车费时却发现其中夹有一只洋银元。他便把洋银递给车夫,摆摆手,示意不必找零。车夫手指捏着银元吹口气,满意地拉着车回身,拐回姚主教路向北,很快地消失在黑暗中。
  昏暗的路灯下,姜逊身后拖了根长长的影子。他高高壮壮的,留着短发,长方的面孔上布满了斑斑点点的青春痘。他唇边看似蓄着胡子,其实那只是放荒自长的结果,胡子根根粗黑强劲,但长得稀疏杂乱,横七竖八的一点也不伏贴,只有到了嘴角才聚集一起向两边撇开,看似一道八字胡。从嘴角左右边的胡子向上沿着鼻子两边的沟纹与左右眉毛连接,加上中间笔直的鼻梁,在面孔上形成一道俄文字母的Ж字形。配上粗壮结实的双臂,他活像个英美烟草公司老刀牌香烟壳子封面上那位持刀的天方勇士。他选取姜逊这化名,这本身给人以一种特别个性的猜想。其实,他原本是国军某部一个参议官的儿子。只是,目前的同伴只知道他是个出色的枪手,而无人知道他家庭的底细。不说这些,此地此时的姜逊,如果单从穿着服饰和行为气度来判断,完全像是一个不知柴米油油盐的公子哥,一个无人管束、放荡过度的小K或的少爷。他浪费了一整个晚上的时间,黎明前才想到回家。

打赏

2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楼主 | 埋红包
楼主发言:214次 发图:42张 | 添加到话题 |
作者:繁易 时间:2013-07-29 17:32:12

  爱江山更爱美人

  --山寨者:人之初性本骗
  爱天涯 更爱美文
  哪个英雄好汉宁愿孤单
  好儿郎 浑身是胆
  壮志豪情天涯远名扬
  人生短短几个秋啊
  不写不罢休
  东边我的美文哪
  西边文思涌
  来呀来更新啊
  不顶不罢休
  愁情烦事别放心头
楼主tsenway 时间:2013-07-29 18:02:50
  姜逊吹着口哨,向东走了几步,快步穿进一个弄堂。没人注意具体门牌号码,但估计得出,那一带大约是麦尼尼路奇数门牌号码的一边。麦尼尼路两边有许多独幢的豪华花园洋房,而他进入的弄堂却是连体的花园公寓区。此处虽不甚豪华,却也是本城上流社区。不过没多久,姜逊却又从街区南面的台斯德朗路出现了,他重回姚主教路继续向南。显然他只是制造了一个下车即到家的假象,他实际住处还得向南。
  如今,已无必要替这位姜逊少爷保守他们小组临时寄宿点的秘密了,因为没人会返老还童,穿越八十年的岁月去向皇军宪兵队告密,给他们制造麻烦。他们秘密的临时住处就在台斯德朗路南,姚主教路、贝当路南端和海格路之间的尖辣椒形地块中一座石库门房子。那一带是典型的上海旧式里弄。灰砖青瓦的石库门房子和街面店铺楼房一幢接着一幢,前后左右联成一片,彼此之间除门牌号码差异之外其它区别很小。黎明前的弄堂灰暗杂乱,还到处弥漫着马桶的粪臭。姚主教路、贝当路和海格路之间的那片辣椒形地块是自法租界越界修路后,被正式划进法租界的原上海里弄。与这形成强烈反差的是:姚主教路和台斯德朗路对面,特别是麦尼尼路、福开森路和霞飞路一带尽是上海最高档的社区。那边色彩艳丽,林荫道边花园洋房连片,高级公寓鳞次节比。那里居住着外人、本国权贵及他们的后代。
楼主tsenway 时间:2013-07-29 18:48:48


  姜逊和他的同伴都是中国青年救亡会成员。中国青年救亡会是上海市民众抗日地下武装的一部分,成员分成若干小组,散住在法租界各处。他们以法租界为掩护,经常从事抗日除奸的活动。如今,小组已经发生过多次新陈代谢,多数老成员已经牺牲,余下的重新组合分组,许多人是新认识的,姜逊就算是最老资格的组员了。他所在小组的临时住宿较偏辟,房子与里弄内其它楼房无差异。选那里为临时住宿点,主要是弄堂里密密麻麻地住着本地中国居民,如果发生意外而遭遇巡捕房搜捕的话,很容易混在周边的居民中逃离。而且海格路是法租界与华界的界线,不论日伪军警还是租界巡捕都不可越界行事。因此一旦有事,同伴们可穿越海格路中间线逃避法租界巡捕或华界日伪汉奸特务。
作者:宝木笑 时间:2013-07-29 20:12:50
  @tsenway



  看望好友


  这里星期忙,但是只要有些许自己的时间,还是喜欢到天涯转转,看看朋友

  天气炎热,好自珍重

  宝木笑来也

  哈哈





作者:衣宝泰 时间:2013-07-29 20:23:14
  @tsenway 欣赏与学习朋友佳作,祝友过一个凉爽的晚上....
作者:施原 时间:2013-07-29 20:31:34

  
  是这玩意儿?
作者:鄢晓丹2013 时间:2013-07-30 00:42:34
  楼主是……?
作者:吉日春雨 时间:2013-07-30 07:38:44
  @tsenway 3楼 2013-07-29 18:02:50
  姜逊吹着口哨,向东走了几步,快步穿进一个弄堂。没人注意具体门牌号码,但估计得出,那一带大约是麦尼尼路奇数门牌号码的一边。麦尼尼路两边有许多独幢的豪华花园洋房,而他进入的弄堂却是连体的花园公寓区。此处虽不甚豪华,却也是本城上流社区。不过没多久,姜逊却又从街区南面的台斯德朗路出现了,他重回姚主教路继续向南。显然他只是制造了一个下车即到家的假象,他实际住处还得向南。
  如今,已无必要替这位姜逊少爷......
  -----------------------------
  精彩不断~
楼主tsenway 时间:2013-07-30 08:07:19

  
  香烟招牌的天方大力士
  英美烟草公司后来为上海烟草公司,老刀牌改为劳动牌老刀牌


  续主帖.



  姜逊和他的同伴都是中国青年救亡会成员。中国青年救亡会是上海市民众抗日地下武装的一部分,成员分成若干小组,散住在法租界各处。他们以法租界为掩护,经常从事抗日除奸的活动。如今,小组已经发生过多次新陈代谢,多数老成员已经牺牲,余下的重新组合分组,许多人是新认识的,姜逊就算是最老资格的组员了。他所在小组的临时住宿较偏辟,房子与里弄内其它楼房无差异。选那里为临时住宿点,主要是弄堂里密密麻麻地住着本地中国居民,如果发生意外而遭遇巡捕房搜捕的话,很容易混在周边的居民中逃离。而且海格路是法租界与华界的界线,不论日伪军警还是租界巡捕都不可越界行事。因此一旦有事,同伴们可穿越海格路中间线逃避法租界巡捕或华界日伪汉奸特务。
  姜逊所在的小组是一周前从别处搬来的,短则三、五天,最长不超过半个月,他们又可能要转移到另一处的临时住宿点。他们的身份,有时是失学学生,有时是临时工或学生意的徒工。这样做的原因,是因为自去年夏天以来,中国青年救亡会遭到重大破坏。租界巡捕房屈从日本占领军的压力,经常在租界逮捕一些活动的青年救亡会领导人和骨干而后引渡给日本人。被引渡的中国人一落进日本宪队或汪伪特工手里,均有去无回,遭残害。
  经常改变住处,会减少危险的发生。
楼主tsenway 时间:2013-07-30 08:19:14
  姜逊从姚主教路的某弄堂口闪身入内,七弯八拐地穿越狭窄的弄堂,走到一间青砖石库门房子的后门。推开虚掩的后门,他进入闷湿阴暗的灶披间。显然,同伴们夜间冲凉而散发的水汽还没有散尽。楼内没有丝毫动静,可能他们还在熟睡之中。
  太麻痹了,居然不关门酣睡!姜逊想。
  可是,他马上意识到有点异常:昏暗中,一根横拉的铁丝上原本应该挂满毛巾和同伙洗干净的短裤背心,可今天只孤单单地留下一条自己的毛巾!他马上退出门外,并故意突然砰的一声关上后门,然后快步向来的方向跑出几步再拐到另一房屋的墙角回头看:
  里外毫无动静,没人因响声而发问,更没有人因而开灯。
  他观察了许久才回过身,再开门入屋。他蹑手蹑脚地登上灶间狭窄而陡峭的木楼梯,想到二搂住处看个究竟,他们原来就住在楼上。但旧楼梯在脚下嘎叽嘎叽作响,那样一来,越想掩蔽就越露马脚!姜逊索性三步两步地往上蹿,脚一蹬,踢开房门,房内空无一人,铺盖行李也全无。他推开亭子间门,发觉自己的东西原样保留,不但衣物行李不缺,连几次按指示成功毙杀奸人而获得的上千元奖金,也一分不缺。只是,原来归自己保管的一支手枪已不在了,子弹已颗粒无存。
  啊,他们丢下自己搬走了!
  这是姜逊的第一反应。接着,他的整个身体突然像散了架似的摊在地下,大汗淋漓,湿了大块地板。
  是昨夜的精力透支?是此前过度的神经紧张?还是发觉被遗弃后的沮丧?


作者:黄迪2012 时间:2013-07-30 09:04:23
  问候!支持!
作者:千山五道 时间:2013-07-30 10:55:51



  前排留影!!!
作者:菱花舞 时间:2013-07-30 11:10:26




  支持新作~
作者:鄢晓丹2013 时间:2013-07-30 11:15:41
  是历史小说吗?
楼主tsenway 时间:2013-07-30 11:29:29
  @鄢晓丹2013 17楼 2013-07-30 11:15:41
  是历史小说吗?
  -----------------------------
  胡编滥造,供娱乐!

作者:繁易 时间:2013-07-30 11:32:44
  向天再借五百年
  --山寨者:繁易

  沿着江山起起伏温柔的文字
  纵笔爱的中原爱的北国和江南
  面对夜下孤灯、风雨多情的陪伴
  珍惜苍天赐给我的金色的华年

  做人一地肝胆 码字何惧艰险
  豪情不变年复一年
  下笔有苦有甜 善恶分开两边
  都为梦中的明天

  看键盘铮铮 敲响万里河山
  我站在风口浪尖紧握住日月旋转
  愿烟火人间 安得太平美满
  我真的还想再写五百年
我要评论
作者:鄢晓丹2013 时间:2013-07-30 11:36:18
  @鄢晓丹2013 17楼 2013-07-30 11:15:41
  是历史小说吗?
  -----------------------------
  @tsenway 18楼 2013-07-30 11:29:29
  胡编滥造,供娱乐!
  -----------------------------
  学习!
作者:二勃 时间:2013-07-30 12:35:28
  昏暗的路灯下,姜逊身后拖了根长长的影子。他高高壮壮的,留着短发,长方的面孔上布满了斑斑点点的青春痘。他唇边看似蓄着胡子,其实那只是放荒自长的结果,胡子根根粗黑强劲,但长得稀疏杂乱,横七竖八的一点也不伏贴,只有到了嘴角才聚集一起向两边撇开,看似一道八字胡。从嘴角左右边的胡子向上沿着鼻子两边的沟纹与左右眉毛连接,加上中间笔直的鼻梁,在面孔上形成一道俄文字母的Ж字形。配上粗壮结实的双臂,他活像个英美烟草公司老刀牌香烟壳子封面上那位持刀的天方勇士。他选取姜逊这化名,这本身给人以一种特别个性的猜想。其实,他原本是国军某部一个参议官的儿子。只是,目前的同伴只知道他是个出色的枪手,而无人知道他家庭的底细。不说这些,此地此时的姜逊,如果单从穿着服饰和行为气度来判断,完全像是一个不知柴米油油盐的公子哥,一个无人管束、放荡过度的小K或的少爷。他浪费了一整个晚上的时间,黎明前才想到回家。

  ~~~~~~~~~~~~~~~~~~~~~~~~~~~~~~~~~~~~~~~
  支持!
作者:巫河长哥 时间:2013-07-30 15:34:25
  支持新朋友;

  下午好!
楼主tsenway 时间:2013-07-30 16:33:27
  姜逊头脑空白,没有任何答案。酷暑的上海夏夜,即使是黎明时分,也这样闷热难耐!此时室温已超摄氏30度,随后气温还将继续攀升。姜逊决定先冲冲凉再说。浴后,他从灶间提一桶清水,将大房间地板用拖把擦洗了一遍,铺上席子,倒下就睡。
  同伴可能是紧急转移了。姜逊没有事前讲明原因而一夜不归,这是一起严重违规。大家往往会最坏处着想,认为他已经出事了,甚至已落入敌手。遇到这种情况,唯一可以采取的安全措施就是迅速转移!这夜是姜逊在本周的第二次违规。三天前,姜逊已经有过另一次彻夜不归的前科。
  自己被同伴遗弃了!想到这,他心里非常难过,并感到十分孤单与寂寞。这孤单与寂寞是两年来的第二次。第一次是当年因自己参加‘清救会’而头一次与家人分离。我们已经透露过:他父亲是军人,当时因战事紧急而有军事行动。家庭其它成员因战争爆发而转移到乡间,姜逊不知道她们搬到何处。但,当时紧张的节奏使他很快恢复正常,他融入这神秘而有十分刺激的集体,为国牺牲的信念使他很快放弃杂念而适应了新的生活。随后消息让他知道家人都健在,他不用再为他们的安全而担心。但此时,他却为另一个问题而烦躁不安。虽说,那些只是传闻而不足为凭……太累了,过度疲劳的姜逊很快抛弃一切杂念,他睡着了。


作者:千山五道 时间:2013-07-30 16:46:56
  七月流火九月凉 八月 还不知道 hh

  勤赋愚人颂
  虚誊旧纸堆
  街中骡马汗如血
  却恋腐谷炊
楼主tsenway 时间:2013-07-30 17:20:12


  姜逊睡得昏昏沉沉。梦中,他仿佛回到两年前的一天。那天是在77抗战暴发第二天,天气同样酷热难忍,他买到一份《申报》。他注意到第四版上的一则广告,那是中国青年救亡会招募成员的告示。他腾云驾雾似地到上海南市的老西门关帝庙。但旁边有声音提醒他:不是腾云驾雾,而是换乘了辣斐德路上的公共汽车到南市老西门。在那里,他向一个四十岁左右的男子报了名,那人就是孙亚星大哥。不过,填写登记表时孙大哥指示自己写了化名:姜逊。只有最初的百把号青年救亡会成员中有人彼此知道对方的真名实姓。不过,多数知道姜逊真名实姓的人已经离开人间了。
  梦景转到嘉定南翔,那已是813发生后的事了。国军87师的阵地就在嘉定,他帮助军队在挖战壕,还是其他许多青年人一起挖。后来他很累,浑身是汗倒在地上休息…..忽然,他的左手臂不知是遭螨虫还是蚊虫的叮咬,肿起了风疹块,其痒难忍。他忍不住醒了过来:原来自己在做梦!一看表,上午十点过去了。毒花花的阳光透过门窗,浅浅地照在窗台上。
作者:衣宝泰 时间:2013-07-30 18:31:20
  @tsenway 周二宝泰的问候!
作者:宝木笑 时间:2013-07-30 19:19:17
  @tsenway





  问候好友

  天气热,工作忙,天涯里的相守支持,送清凉

  宝木笑来也

  支持不变




  兄弟的留言时正解

  谢谢
作者:宝木笑 时间:2013-07-30 20:23:00
  @tsenway



  很妙的文字



作者:上帝是个矮子 时间:2013-07-31 01:41:19
  我来凑个热闹
作者:吾寺外非空道人1 时间:2013-07-31 07:11:17
  @tsenway 您好!

  今读好友银露梅姐姐佳作《 青海门源百里油菜花海 》,精彩之极、震撼心灵!欣赏之余,窥其心声而偶得:


  《 花海情深 》


  门源现美景,
  人间赛仙境!
  大地多深情,
  花海伴我行。


  


  


  PS:呵呵,贫道就会借花献佛呀!有道是:好东西,就得与大家共分享。于此、推荐给大家,以飨诸位好友。哦,又献丑咯……
楼主tsenway 时间:2013-07-31 07:44:56


  梦起中国青年救亡会,他内心不禁一阵酸楚:弟兄们如今死的死,散的散。继续留队已寥寥无几,身边多数是重新报名参加者。
  姜逊听说,青年救亡会的老大哥孙亚星从学徒起家,好不容易后来在南市老城隍庙边上开了一家珠宝店。那珠宝店灌注了孙亚星一生的心血。为筹建抗日救国的中国青年救亡会,他卖掉了珠宝店,换得1000银元作为筹建的经费。但不久前,青年救亡会遭到重创,许多弟兄被日本残害了,至今不知尸骨下落。姜逊因此想起了在南京路上流尽最后一滴血而死的小兄弟孙景浩。
  上海沦陷后,青年救亡会都成了抗日锄奸地下军的成员。前年,也就是1937年年底,他们得知:侵华日军头子松井石根大将要在12月3日清晨,指使他的6000多名日军在南京路上举行凯旋游行。于是他们决定进行打击。孙亚星和伙伴孙景浩等人在南京路浙江路口等待。在日军列队经过时,孙景浩冲出人群,把手榴弹扔进日军队伍,造成日军士兵三人重伤,在两边造声势的日本浪人也有几人重伤。这造成队列一阵混乱。但孙景浩遭军警枪击,身中四弹而倒在南京路上。日军出动骑兵到处抓人,并围困孙景浩不许旁人抢救。孙景浩历经四个钟头的痛苦挣扎,最后因流血过多而壮烈牺牲。巡捕房为防止日军乘机屠杀平民,就信口开河地辩解说,死者是外来的韩国人!这是青年救亡会第一例见诸报端的烈士。这事也因此鼓舞了大批爱国的血气青年投身抗日锄奸的地下战争。之后,青年救亡会在另一次除奸过程,因一个成员不幸被捕,而造成阵地连环失陷,青年救亡会的领导孙亚星和大批战友被捕,最后都被引渡到日本宪兵手里而惨烈牺牲。



  
  日军在上海街头到处搜捕地下抗日人员

作者:黄迪2012 时间:2013-07-31 08:48:46
  问候!支持!
作者:吉日春雨 时间:2013-07-31 09:22:53
  精彩继续~
作者:好冷一个冬 时间:2013-07-31 09:59:56
  看望好友,支持佳作!
作者:菱花舞 时间:2013-07-31 10:35:18
  周三的支持~
  
作者:二勃 时间:2013-07-31 10:48:13
  姜逊和他的同伴都是中国青年救亡会成员。中国青年救亡会是上海市民众抗日地下武装的一部分,成员分成若干小组,散住在法租界各处。他们以法租界为掩护,经常从事抗日除奸的活动。如今,小组已经发生过多次新陈代谢,多数老成员已经牺牲,余下的重新组合分组,许多人是新认识的,姜逊就算是最老资格的组员了。他所在小组的临时住宿较偏辟,房子与里弄内其它楼房无差异。选那里为临时住宿点,主要是弄堂里密密麻麻地住着本地中国居民,如果发生意外而遭遇巡捕房搜捕的话,很容易混在周边的居民中逃离。而且海格路是法租界与华界的界线,不论日伪军警还是租界巡捕都不可越界行事。因此一旦有事,同伴们可穿越海格路中间线逃避法租界巡捕或华界日伪汉奸特务。

  ~~~~~~~~~~~~~~~~~~~~~~~~~~~~~~~~~~~~~~~~~~~~~
  支持!
作者:菱花舞 时间:2013-07-31 10:50:36
  问候支持~
  
楼主tsenway 时间:2013-07-31 11:43:28
  这些都是血的教训。姜逊知道,他们接连被捕的原因,就是不注意保密,而且发生意外之后没有及时转移。特别是发生队友失踪之后,那是非转移不可!姜逊想到,虽然自己爱国之心日月可鉴,但因违纪行为而被遗弃却是错有应得!
  他想到死。他们都知道,抗日锄奸地下军的成员都有那一天。牺牲,只是迟早的事。当想到自己最终要与孙亚星、孙景浩他们走到同一归属地时,流泪了。
  他不是怕死,而是怕无所作为而死。他不是怕死,而是感到自己即使是能做到轰轰烈烈地死,也依然死而有憾。他不愿带着遗憾死去。姜逊有许多缺点,他深知自己做不到孙亚星、孙景浩那样白璧无瑕。他还有许多内疚的事,即使死了,内心也做不到平静。他要乘活着的时候多做点事,才能平衡!
  姜逊此时另有一番心思无人理解,也无处申诉,即使是面对知心朋友,他也无法启齿。两个月前传来的一则消息无时无刻不在折磨着他。那消息说,原本坚持在淞沪区郊县的国军副总指挥何天凤率众投敌了。那是813后两年来发生的第一起中国军队集体投敌的事件。事件表面看来与姜逊毫无关系。但他联想到自己的父亲就曾是那部队一员,从而猜想上面有人因而已经在观察自己,在考验自己,甚至于随时可能因此而抛弃自己。


作者:繁易 时间:2013-07-31 13:35:15
  塞下曲·林暗草惊风
  --山寨者:人之初性本骗

  林暗草惊风,老繁夜引弓。
  平明寻帖子,没在舞文中。
作者:佐王 时间:2013-07-31 13:43:04
  TT
作者:巫河长哥 时间:2013-07-31 15:01:43
  请接受我的祝福,
  每一次都是我的真诚!
  请不要把我看得太遥远。
  我时刻守候在你的心中!
作者:施原 时间:2013-07-31 15:14:51

  
  喊热?那浇你当头一捧凉水!!

作者:鄢晓丹2013 时间:2013-07-31 15:45:48
  据说南方多地高温预警。问候!
作者:衣宝泰 时间:2013-07-31 19:41:23
  @tsenway 祝友周三晚上愉快!宝泰问候!
作者:鄢晓丹2013 时间:2013-08-01 01:00:24
  支持!
作者:吉日春雨 时间:2013-08-01 07:15:21
  早晨的问候~
作者:墨斗池 时间:2013-08-01 07:38:29
  @tsenway 支持
楼主tsenway 时间:2013-08-01 07:53:13


  青年救亡会从诞生第一天开始,上面的两个称为统计局的部门都来插手, 都要管,都要当‘爸’。但有两个爸,等于没有爸!因为青年救亡会只是民众团体而非官方机构!从而不能成为中统军统两者之任一方。
  军统的确也插手指挥‘青救会’的行动,比如姜逊知道‘青救会’另一名领导人赵刚义就参加了军统。但‘青救会’的主要领导是孙亚星。姜逊两次配合孙亚星,举枪锄奸,均一枪就毙敌成功。孙亚星为姜逊报功,获得奖励。姜逊不喜欢赵刚义而拥护孙亚星,可是如今孙亚星死了,而赵刚义却活着。
  姜逊也配合赵刚义进行除奸。但一次清除当了汉奸的流氓律师张德钦时却出了错,结果弄得大家很扫兴。张德钦是帮会人物。战前,他一直接受国民政府的津贴,曾是公共租界工部局委员。813后,张德钦暗中勾结日本人而破坏租界里爱国志士的抗日行动,他还是亲日秘密恐怖组织黄道会的头目。因此,张德钦是个隐蔽的汉奸,成为除奸对象。赵刚义提供情报指示姜逊伏击张德钦。却因情报出错,姜逊错杀了另一律师。赵刚义为掩盖自己的责任,把事故推到姜逊身上。但是,赵刚义与多数‘青救会’成员关系不好,这事,大家都同情姜逊。姜逊只受到半年不得持枪的处分。


楼主tsenway 时间:2013-08-01 08:35:39


  活着的‘青救会’成员中知道姜逊真名实姓以及家庭状况的人只剩下赵刚义一人了。因此,赵刚义成了姜逊的一个心病,怀疑军统从此在监视他,怀疑赵刚义会乘机以种种借口来整自己。但姜逊不知道,青救会真正上峰是社会局,社会局是中统而非军统,从而社会局那些人也不喜欢投身军统的赵刚义。加上赵刚义与多数‘青救会’成员搞不好关系,无法留在上海工作。从而他被调离‘青救会’。赵刚义回归军统后调到青岛。他是怀着怨恨走的。正是因为心怀不满,他成为危险人物,后来当汉奸。最后,青岛的军统机构因赵刚义叛变投敌而遭殃,而不是姜逊个人因赵刚义而倒霉。
  赵刚义被调走的事,属于中层人事调动,姜逊并不知道。姜逊因为不知道那些复杂的人事关系,而胡乱猜测。事实上,他猜想的那个对他进行‘观察’、‘考验’、甚至‘抛弃’的事纯属子虚乌有,纯属自己的幻觉幻想。因为,青年救亡会是民众团体,本属于市党部吴少数兼任局长的那个社会局管辖。但那时作为上海特别市党部主任兼社会局长的吴少数远在浙西淳安山区,他名为遥控而实际上毫无作为。此时,吴局长指挥的中统苏沪区(在上海)因两个副区长叛投76号而全面被破坏,区长虽只身逃脱76号抓捕而往重庆,却因过失罪而关进重庆的监狱。后来,上海残存的中统机构虽重建而死灰复燃,继续指挥着青年救亡会剩下的姜逊所在的那几个小组,但重建的机构两领导人来自广东而且不久也被76逮捕了,机构里也就根本没有保留青救会姜逊等人的人事档案信息。没人怀疑姜逊的家究竟出了什么事。
  但姜逊却因此顾虑重重。
  何天凤投敌事件后来有更具体的传闻,牵涉到的一个类似他父亲名字的人。那事更使姜逊心神不宁,虽然没人看出那名字就是他父亲,而且姜逊也不相信那些传闻会是真的。他相信自己的父亲,他爱父亲。他想过要设法去见到自己的父亲,看看究竟是怎么回事。
  对父亲的问题,姜逊不敢再想下去。他只能断定那是假的。当务之急,他要设法与自己人接上关系,或者是去查清父亲的情况。


作者:黄迪2012 时间:2013-08-01 08:52:35
  欣赏! 支持!
作者:菱花舞 时间:2013-08-01 09:48:35
  欣赏支持~
  
作者:佐王 时间:2013-08-01 10:49:55
  高温袭来,注意防暑降温
作者:二勃 时间:2013-08-01 11:16:38
  赵刚义被调走的事,属于中层人事调动,姜逊并不知道。姜逊因为不知道那些复杂的人事关系,而胡乱猜测。事实上,他猜想的那个对他进行‘观察’、‘考验’、甚至‘抛弃’的事纯属子虚乌有,纯属自己的幻觉幻想。因为,青年救亡会是民众团体,本属于市党部吴少数兼任局长的那个社会局管辖。但那时作为上海特别市党部主任兼社会局长的吴少数远在浙西淳安山区,他名为遥控而实际上毫无作为。此时,吴局长指挥的中统苏沪区(在上海)因两个副区长叛投76号而全面被破坏,区长虽只身逃脱76号抓捕而往重庆,却因过失罪而关进重庆的监狱。后来,上海残存的中统机构虽重建而死灰复燃,继续指挥着青年救亡会剩下的姜逊所在的那几个小组,但重建的机构两领导人来自广东而且不久也被76逮捕了,机构里也就根本没有保留青救会姜逊等人的人事档案信息。没人怀疑姜逊的家究竟出了什么事。
  但姜逊却因此顾虑重重。
  何天凤投敌事件后来有更具体的传闻,牵涉到的一个类似他父亲名字的人。那事更使姜逊心神不宁,虽然没人看出那名字就是他父亲,而且姜逊也不相信那些传闻会是真的。他相信自己的父亲,他爱父亲。他想过要设法去见到自己的父亲,看看究竟是怎么回事。
  对父亲的问题,姜逊不敢再想下去。他只能断定那是假的。当务之急,他要设法与自己人接上关系,或者是去查清父亲的情况。

  ~~~~~~~~~~~~~~~~~~~~~~~~~~~~~~~~~~~~~~~~~~~~~
  支持!
作者:吾寺外非空道人1 时间:2013-08-01 11:50:39
  @tsenway


  诚挚的祝愿!

  
作者:吾寺外非空道人1 时间:2013-08-01 11:51:53
  @黄迪2012 57楼 2013-08-01 08:52:35

  欣赏! 支持!
  -----------------------------

  OK, 助顶!
作者:二勃 时间:2013-08-01 12:41:36
  军统的确也插手指挥‘青救会’的行动,比如姜逊知道‘青救会’另一名领导人赵刚义就参加了军统。但‘青救会’的主要领导是孙亚星。姜逊两次配合孙亚星,举枪锄奸,均一枪就毙敌成功。孙亚星为姜逊报功,获得奖励。姜逊不喜欢赵刚义而拥护孙亚星,可是如今孙亚星死了,而赵刚义却活着。
  姜逊也配合赵刚义进行除奸。但一次清除当了汉奸的流氓律师张德钦时却出了错,结果弄得大家很扫兴。张德钦是帮会人物。战前,他一直接受国民政府的津贴,曾是公共租界工部局委员。813后,张德钦暗中勾结日本人而破坏租界里爱国志士的抗日行动,他还是亲日秘密恐怖组织黄道会的头目。因此,张德钦是个隐蔽的汉奸,成为除奸对象。赵刚义提供情报指示姜逊伏击张德钦。却因情报出错,姜逊错杀了另一律师。赵刚义为掩盖自己的责任,把事故推到姜逊身上。但是,赵刚义与多数‘青救会’成员关系不好,这事,大家都同情姜逊。姜逊只受到半年不得持枪的处分。

  ~~~~~~~~~~~~~~~~~~~~~~~~~~~~~~~~~
  支持!
作者:墨斗池 时间:2013-08-01 13:24:45
  支持
作者:繁易 时间:2013-08-01 14:45:21
  小城故事

  --山寨者:人之初性本骗

  小城故事多
  充满喜和乐
  若是你到天涯来
  收获更又多
  看似一幅画
  听象一首歌
  人生境界真善美
  这里已包括
  写的写说的说
  楼主故事真不错
  请你的朋友一起来
  天涯来做客
作者:巫河长哥 时间:2013-08-01 15:15:38
  支持tsenway;

  下午好!
作者:巫河长哥 时间:2013-08-01 15:16:08

  人是远的,心是近的,思念是苦的,
  祝福是甜的。云是高的,水是流的,
  时代是变化的,支持是不变的!

作者:衣宝泰 时间:2013-08-01 16:39:12
  @tsenway 多谢朋友一贯的支持!宝泰周四的回訪!朋友的情谊宝泰俺珍藏在心中....

作者:chinesedragon_82 时间:2013-08-01 16:40:10
  《凤鸣兮九天》来支持你
楼主tsenway 时间:2013-08-01 19:43:28
  \



  整个白天,姜逊除了吃中饭几乎都没外出。也没有人来与他联系,没人通知他下一步去向,同时也没有法租界的安南巡捕上门搔扰挑衅。没有租界巡捕上门这点,姜逊可以认为:临时住处没有暴露。但他的其他伙伴不能这样认为,因为被钓上钩的危险随时存在。
  他外出吃饭,外出买烟时,也没发现异常,没人与他主动答讪。姜逊猜测,自己主动与上面接上头基本不可能。既然这样,还不如被动等待,留在原处就是最好的选择。
  不过,傍晚时分,传来敲门声。他有点紧张,也有点兴奋。但开门一看,是来抄电表的,没说上话,只留下一张收费通知。
  抄表员走后,姜逊上楼换服装决定出门办点正经事。与昨天一样,他穿件白衬衣外套一条淡色府稠西裤,脚着咖啡色的皮凉鞋。由于西下阳光依然热烈,姜逊往头上加一顶漂白过的平顶麦秸草帽,草帽中间部位扎着一根宽约一寸左右的黑稠带。他装束既不夸张,也不特别,但分明仍是一副小K行头。
  姜逊想去看看战前他们家住的老屋,或许能打听到一些父亲的消息。于是他带上一串老钥匙。老住处在租界外沿的康脑忒路。不出所料,那里至今仍不住人,四周空空如也。姜逊取出钥匙试试,居然打开了‘家门’!里面满是灰尘蜘蛛网,废弃的家俱被老鼠糟踏得到处是洞!显然, 自813战争前夕搬家后,家人没回到过这里,而且也没有新房客入住过。周边几个陌生的邻居,也都用怀疑的眼光打量着他。他无法从沦陷的‘沪西歹土’上旧居,弄到父亲的消息。



我要评论
作者:巫河长哥 时间:2013-08-01 20:44:02
  支持;

  晚上好!
作者:宝木笑 时间:2013-08-01 20:48:00
  @tsenway



  引人入胜啊


  那个年代


  那些事情


作者:风影烟 时间:2013-08-01 22:18:00
  昏暗的路灯下,姜逊身后拖了根长长的影子。他高高壮壮的,留着短发,长方的面孔上布满了斑斑点点的青春痘。他唇边看似蓄着胡子,其实那只是放荒自长的结果,胡子根根粗黑强劲,但长得稀疏杂乱,横七竖八的一点也不伏贴,只有到了嘴角才聚集一起向两边撇开,看似一道八字胡。从嘴角左右边的胡子向上沿着鼻子两边的沟纹与左右眉毛连接,加上中间笔直的鼻梁,在面孔上形成一道俄文字母的Ж字形。配上粗壮结实的双臂,他活像个英美烟草公司老刀牌香烟壳子封面上那位持刀的天方勇士。他选取姜逊这化名,这本身给人以一种特别个性的猜想。其实,他原本是国军某部一个参议官的儿子。只是,目前的同伴只知道他是个出色的枪手,而无人知道他家庭的底细。不说这些,此地此时的姜逊,如果单从穿着服饰和行为气度来判断,完全像是一个不知柴米油油盐的公子哥,一个无人管束、放荡过度的小K或的少爷。他浪费了一整个晚上的时间,黎明前才想到回家。

  ---------------

  好功底!描绘真细致。
作者:菱花舞 时间:2013-08-02 07:36:44
  欣赏佳作,支持朋友~
  
楼主tsenway 时间:2013-08-02 07:51:28

  作者:黄迪2012 2013-08-01 08:52:35

  作者:吾寺外非空道人1 时间:2013-08-01 11:51:53

  作者:菱花舞 来自:手机版 时间:2013-08-01 09:48:35

  作者:佐王 时间:2013-08-01 10:49:55


  作者:二勃 时间:2013-08-01 12:41:36


  作者:墨斗池 时间:2013-08-01 13:24:45

  作者:繁易 时间:2013-08-01 14:45:21


  作者:衣宝泰 时间:2013-08-01 16:39:12

  作者:chinesedragon_82 时间:2013-08-01 16:40:10


  作者:巫河长哥 时间:2013-08-01 20:44:02

  作者:宝木笑 时间:2013-08-01 20:48:00

  作者:风影烟 时间:2013-08-01 22:18:00

  作者:哈妮的主人 时间:2013-08-02 06:51:22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谢谢各位支持....

  包括没抄入的朋友.



  主帖


  姜逊想去看看战前他们家住的老屋,或许能打听到一些父亲的消息。于是他带上一串老钥匙。老住处在租界外沿的沪西康脑忒路。大倭国皇军把上海沦陷区称为’皇道乐土’,而中国人和西方国家则针锋相对地称之为”沪西歹土”,反正同一件事,在鬼与人之间的看法截然不同。不出所料,陷入”沪西歹土的旧居至今仍不住人,四周空空如也。姜逊取出钥匙试试,居然打开了‘家门’!里面满是灰尘蜘蛛网,废弃的家俱被老鼠糟踏得到处是洞!显然, 自813战争前夕搬家后,家人没回到过这里,而且也没有新房客入住过。周边几个陌生的邻居,也都用怀疑的眼光打量着他。他无法从沦陷后沪西旧居弄到父亲的消息。
  其实姜逊这名字,他父亲是不知道的。他姓殷,真名是殷懋玄,父亲殷咨覃是国军的高级参议官。从小,父亲殷咨覃就是姜逊心目中的英雄。听父亲的朋友说:1932年,日军白川大将在虹口公园被韩国志士尹奉吉炸死时,殷咨覃曾参与策划!姜逊一家九口人,但姜逊是唯一的男性后代。因是独生子,殷咨覃竭力培养他。从懂事时起,姜逊就跟随父亲和部队中的伯伯叔叔们到兵营去玩,长大后,常跟着去靶场学开枪射击。
  813抗战后,何天凤任淞沪抗日军副总指挥兼第一纵队司令,姜逊父亲任纵队高级参议。一家人虽然分开,但父子在不同的战场抗战。
  但两个月前,令人震惊的消息传来:淞沪抗日游击部队副总指挥何天凤率部众丁锡三等叛变投敌当汉奸!
  何天凤叛变的消息对姜逊来说,无疑是当头一棒!传言隐隐约约,似乎父亲名字也出现在叛变投敌人员的名单中。那曾一度使姜逊没有把握,他真的不知怎么办才好。但随后,传言少了,姜逊开始相信信父亲是好人,是抗日英雄!一切传闻都没根据!
  他经常告诉自己:那不可能!
  但不久有人又说,许多汉奸登报声明拥护汪精卫‘和平运动’,其中就有个名叫尹定一的。而且,还有人说,76号内由周佛海和丁默邨主管的‘肃清委员会’名单中有何天凤,也有尹定一。这尹定一的名字是不曾听说过的,但姜逊父亲殷咨覃却不知下落!他与何天凤关系密切是千真万确的事实。姜逊又陷入困局。他狐疑重重、想入非非!
  内心的重负还是压得姜逊喘不过气来。他还猜疑上峰已经对自己的信任程度,尽管事实上没人会注意到姜逊会与尹定一有何种关系。甚至,人们也不清楚,尹定一是否殷咨覃的化名。不论是国军有关部队,还是殷咨覃曾工作过的康泽特务系统,殷咨覃的别名是殷子勤或殷必奎,除此而外不曾用过尹定一。姜逊不过因内心不踏实而操心过度罢了。
  但为洗清自己内心的虑疑,姜逊决心要拿出证据来证明一切都是谎言!他这两次彻夜不归,就因这心病而急于获得有利于自己的证据,只是都落空了。彻夜不归又给自己带来严重后果!

作者:菱花舞 时间:2013-08-02 07:52:26
  欣赏支持~
  
作者:吉日春雨 时间:2013-08-02 08:24:18
  周末问好,继续支持精彩佳作!
作者:墨斗池 时间:2013-08-02 08:35:25
  @tsenway 支持问候
作者:黄迪2012 时间:2013-08-02 09:07:26
  问候!支持!
作者:二孛力 时间:2013-08-02 10:59:44
  姜逊想去看看战前他们家住的老屋,或许能打听到一些父亲的消息。于是他带上一串老钥匙。老住处在租界外沿的沪西康脑忒路。大倭国皇军把上海沦陷区称为’皇道乐土’,而中国人和西方国家则针锋相对地称之为”沪西歹土”,反正同一件事,在鬼与人之间的看法截然不同。不出所料,陷入”沪西歹土的旧居至今仍不住人,四周空空如也。姜逊取出钥匙试试,居然打开了‘家门’!里面满是灰尘蜘蛛网,废弃的家俱被老鼠糟踏得到处是洞!显然, 自813战争前夕搬家后,家人没回到过这里,而且也没有新房客入住过。周边几个陌生的邻居,也都用怀疑的眼光打量着他。他无法从沦陷后沪西旧居弄到父亲的消息。
  其实姜逊这名字,他父亲是不知道的。他姓殷,真名是殷懋玄,父亲殷咨覃是国军的高级参议官。从小,父亲殷咨覃就是姜逊心目中的英雄。听父亲的朋友说:1932年,日军白川大将在虹口公园被韩国志士尹奉吉炸死时,殷咨覃曾参与策划!姜逊一家九口人,但姜逊是唯一的男性后代。因是独生子,殷咨覃竭力培养他。从懂事时起,姜逊就跟随父亲和部队中的伯伯叔叔们到兵营去玩,长大后,常跟着去靶场学开枪射击。

  ~~~~~~~~~~~~~~~~~~~~~~~~~~~~~~~~~
  支持!
作者:独留一梦 时间:2013-08-02 11:36:01
  力顶佳作
作者:繁易 时间:2013-08-02 12:04:08
  浪淘沙·九曲黄河万里沙
  --山寨者:人之初性本骗

  九曲黄河万里沙,
  浪淘风簸自天涯。
  如今直上银河去,
  同到九曲文星家。
作者:鄢晓丹2013 时间:2013-08-02 12:20:07
  继续支持朋友,周末创作愉快!
作者:墨斗池 时间:2013-08-02 13:08:58
  支持老兄!
楼主tsenway 时间:2013-08-02 13:17:22



  离开康腦脫路,他头脑不断翻滚着这些烦人的问题,两脚盲目地走着,不由自主地走到邻近的开纳路。
  这条短短的开纳路,原本就象法租界的福开森路或马斯南路,一样清静优雅,有如世外桃源。然而此时此地,它堪称是沪西歹土的心脏区域。它西南端通着愚园路而东北端接着极斯菲尔路。愚园路是汪精卫 在皇军刺刀下进行‘和运’的中心,而极斯菲尔路更是令人毛骨悚然的魔窟大本营76号。而夹在愚园路和极斯菲尔路之间开纳路,更显得森严、令人颤栗:因为皇军宪兵队队部就设在开纳路的东端!别说不知如何应对街上横行的太君,就连深更半夜宪兵队队部里军犬撕心裂肺的狂吼声,也会吓飞平民的半条性命。
  这里的有钱人,除少数想留下发国难财的奸佞之徒外,多数或跑到香港、或跑到重庆。于是,无钱无势的平民留在这片皇军制造的‘沪西歹土’上成了担惊受怕的亡国奴!
  但此时开纳路的林荫道上略显得有点阴凉,沿街的居民还是大着胆子半开家门,隐在家门后面贪点凉快。少数胆大的,走到弄堂口一边乘风凉,一边不安地观望着。在 ‘沪西歹土’,一颗冷不丁飞来流弹会夺取任何人的性命。他们不是不担心这点,只是屋里实在闷热难耐。
  这条路上有一批听惯枪声、见惯死人的人物,他们乘着保险轿车,带着保镖在开纳路上穿行。他们是皇军栽培起来的新贵,是一批被万众骂为汉奸的人。开纳路一带有许多‘天上人间’的地方,供他们享乐、供他们逍遥、满足他们醉死梦生的需求。其中一家称为‘兆丰总会’的地方,就是他们经常消魂的去处。
  
  开纳路(武定西路)边民居

  

  开纳路(武定西路)边的吹萨克斯洋大叔
作者:墨斗池 时间:2013-08-02 13:31:05
  顶
作者:巫河长哥 时间:2013-08-02 15:24:15
  在这快活的荧屏里,
  到处可以找到自己的世界。
  这里永远充满了春天的气息,
  永远有说不尽的话,有吐不尽的心声。
  虽然是虚拟世界,
  但她撩人、醉人、迷人。
  尤其是在朋友面前,
  面对朋友的美帖,
  简直就是一壶品味不完的陈年的酒.........
作者:巫河长哥 时间:2013-08-02 15:24:55
  这条短短的开纳路,原本就象法租界的福开森路或马斯南路,一样清静优雅,有如世外桃源。然而此时此地,它堪称是沪西歹土的心脏区域。它西南端通着愚园路而东北端接着极斯菲尔路。愚园路是汪精卫 在皇军刺刀下进行‘和运’的中心,而极斯菲尔路更是令人毛骨悚然的魔窟大本营76号。而夹在愚园路和极斯菲尔路之间开纳路,更显得森严、令人颤栗:因为皇军宪兵队队部就设在开纳路的东端!别说不知如何应对街上横行的太君,就连深更半夜宪兵队队部里军犬撕心裂肺的狂吼声,也会吓飞平民的半条性命。
  =============================
  欣赏佳作!
作者:佐王 时间:2013-08-02 15:40:14
  先顶再看,学习取经
作者:衣宝泰 时间:2013-08-02 16:38:02
  @tsenway 周末愉快!祝夏凉....
作者:衣宝泰 时间:2013-08-02 16:48:14
  @tsenway 周末愉快!祝夏凉....
作者:衣宝泰 时间:2013-08-02 16:50:26
  @tsenway 周末愉快!祝夏凉....
作者:千山五道 时间:2013-08-02 17:04:28
  梦里梦外待凉风!!!

  云落光闪影布城
  孤楼乱市声不停
  静守独椅文难悦
  一嗟一叹笔慢行
使用“←”“→”快捷翻页 上页 1 2 332 下页  到页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