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国涅槃:火凤凰》(一个跨国女商人的情感笔录)

楼主:火凤凰0507 时间:2014-05-03 15:44:00 点击:449 回复:18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谨以此文,献给那些深爱而不懂得爱的真谛的人们,并借此祭奠那逝去的年华和不朽的爱情。——题记


  十月的大连已经进入秋天,秋高气爽,海雾匿迹,昨晚下了场小雨,空气弥漫着些许湿润的气息。

  安然静静地站在海边,像一尊没有生命的雕塑,一任强劲的海风吹起她的长发,卷起她的裙裾。

  “安然,我怀了云琛的孩子,他荣升爸爸了。”

  “安然,醒醒吧!不要再自欺欺人了,云琛根本没有你想象中那么爱你!你这朵温室的花,不过是生活在他谎言堆砌的童话里。”

  “为了孩子能够名正言顺的出生,我是不会让你们一周后的婚礼如期举行!要么你识趣退出,要么我让你们两家在婚礼上颜面扫地,不信咱们走着瞧!”

  海浪拍打礁石的声音伴随着尖细的嗓音在耳边萦绕,安然缓缓蹲下身,双手掩面低泣出声。再过一个周,就是她和云琛的婚礼,这段时间她一直沉浸在喜悦中。但这份喜悦却被两个小时前,她听到的这个令她极度震惊、又心疼不已的消息给生生打碎:自己的准丈夫破格荣升父亲,孩子的母亲却另有其人。听到这个消息的那一刻,她整个人都懵了,疯了般冲出办公室。
  自己做错了什么?上帝要把这戏剧性的一幕安排在她的身上?!明明早晨的温情还历历在目,是自己太傻了,还是那个男人太会演戏了?难道自己真的是温茹萍口中的温室花朵?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楼主 | 埋红包
楼主发言:8次 发图:1张 | 添加到话题 |
楼主火凤凰0507 时间:2014-05-03 16:11:57
作者:亦客 时间:2014-05-03 16:42:30
  沙发
作者:人潮人 时间:2014-05-03 16:50:05
  路过~~~
作者:人潮人 时间:2014-05-03 20:07:21
  继续更
楼主火凤凰0507 时间:2014-05-05 21:55:01
  在这件事之前,她的世界可以说是纯净无暇,大二她在一次替舍友送情书时误打误撞中认识了高自己两级的云琛,攀谈中得知他也是大连人,半年后在他的温柔攻势下与他正式交往,俩人的交往深得双方家人的赞同与认可,尤其是外婆,一周不见,就会亲自打电话叫他过去见一面才放心。

  云琛家境很好,父母做糖果批发起家,到他上高中时家里已经有了两间颇具规模的海产品加工厂,顺理成章地跻身富人之列,成为改革开放后最先富裕起来的那批人。但云父对两个儿子管教甚严,假期兄弟两人都会被父亲带到生产车间做工,因而兄弟俩身上没有丝毫富家公子哥的恶习,身上的衣服也是那种不显山不露水的世界名牌。

  交往四年对她呵护备至,高声说话都不曾有过,身边的人分分合合,他们的爱情之树却在平平淡淡中枝繁叶茂。天有不测风云,她怎么也不会想到,在他们即将步入婚姻殿堂收获累累硕果的时候,上帝毫无预兆地给她送来一份如此残酷而又难以接受的大礼,这份礼物压得她喘不过气来。

  海边的人愈来愈多,她抹去脸上的泪,拾级而上,沿着方砖铺就的路面缓步走向公司。

  云琛坐在车里远远看见她一颗心稍稍落下一些,不知道为什么今天上午一阵阵莫名不安,做什么事都静不下心,总觉得要出什么事,放下手上的工作过来找她,她居然不在公司,办公室里没有一个人知道她去哪儿了,打她电话也不接,一颗心瞬间悬了起来,说不出是什么感觉。

  推门下车迎过去,别说老妈给她买这件黑色小西装,搭配他选的红色棉布及踝长裙,效果出奇的好,把她纤细的娇躯衬托得愈加玲珑有致,她如雪的肌肤适合所有的色彩,这一点连挑剔的老妈都赞不绝口。距离愈近,他的心就愈往下沉,傻丫头脸色怎么这么难看?怎么把自己搞得失魂落魄的?

  云琛长臂一伸,把她扯进怀里,上下打量,“小然,你去哪儿了?谁欺负你了?”

  安然红了眼圈,把头扭向一边,她不知道现在该说些什么,尤其是现在在自己公司门前,一旦吵起来,被公司的人听到自己板上钉钉的准丈夫在外面与别的女人有了孩子,这条爆炸性新闻会瞬间传遍公司上下,这个脸她丢不起。

  云琛好笑地看向她,自己这个准新娘天生一副孩子气,喜怒哀乐全挂在脸上,半点不会掩饰。
  云琛见她状态不好,直接打消把她带回家的念头,温声说:“中午我过来接你去选下家具,我跟你们老总打过招呼了,下午开始休婚假。”

  安然心里的怒火腾地一下窜起来,天底下怎么会有这样的人?孩子都制造出来了,居然还能做到面不改色心不跳地在这里跟她谈婚论嫁!家里人说她长不大,他还真把自己当傻子白痴了!自己早怎么没发现他是个演戏的高手?如果不是温茹萍找上门来,他是不是打算将来把孩子抱回家,让自己直接升职后妈?

  安然也不管场合对不对,歇斯底里地喊道:“谁让你给我请婚假了?我今天说过要跟你结婚了吗?我爸爸答应的婚事,你去跟我爸爸结婚好了!”

  “说什么傻话?你见谁家翁婿俩成亲的?”云琛掏出丝帕擦着她飙飞不止的泪,“傻丫头,你是不是患婚前恐惧症了?下午我带你去看下心理医生,免得你到时候给我逃婚。不哭了,让你们公司那帮长舌妇八卦婆看见,不知道该怎么编排闲话了。”

  此时云琛深信自己安然一定是又被岳母和姨姐叫出去选东西给唠叨毛了,那母女俩天生的完美主义者,挑剔得连他都招架不住,更何况她这个从来不会与人争锋的傻丫头。
  听到婚前恐惧,安然突然找到了悔婚的理由,至少这个借口能给大家留份脸面,抹了把脸上的泪,“我是有婚前恐惧症,这婚我不结了,你去找……别人吧。”

  本想让他去找温茹萍,但这个给她带来耻辱的名字她提都不想提。

  “胡说八道!我找谁?”云琛把她紧紧按在胸前,吻着她的发心低低劝哄:“小然,打消你的恐惧,我向你保证,结婚除了多出一张纸,其它什么都不会改变,这段时间我太忙了,有些忽略你,下午让安深去丹东,我留在家里好好陪陪你。关于结婚这件事,我知道你心里一直不舒服,认为我有些独断专行的大男子主义,其实这件事我事先也不知情,我爸那天经过医院就进去找你爸聊天,亲家俩把我们的婚事敲定下来后,打电话通知的我。如果你觉得我没有求婚,一会儿我去找陈健,让他帮我们策划一个浪漫的求婚仪式,他在人民广场开了家婚庆策划公司搞第三产业。”

  “我,我不了解你……”

  “你还想了解我什么?我们恋爱四年,在一起生活也有几个月了,就算那四年你不了解我,这几个月你也把我从里到外了解了个透吧,还有什么不放心的?平时我们就住在我爸妈家,隔三差五再去你家住几天陪陪外婆,周末回我们自己的小窝享受二人世界。婚后,你除了是安家无忧无虑的二公主,还是云家的掌中宝,我爸妈有多喜欢你,你又不是不知道。你没玩够,我们就过几年再要孩子。”似想起什么补充道:“首先声明,如果现在怀上了你就得生下来,双方长辈哪个也不会同意你去做手术。别哭了,你们办公室那个林姐朝这边来了。”
作者:刘子汐 时间:2014-05-05 21:58:27
  来给楼主顶帖,互相支持,有空回访噢~
楼主火凤凰0507 时间:2014-05-05 22:20:47
  谢谢好的
楼主火凤凰0507 时间:2014-05-05 22:21:18
  @刘子汐 6楼 2014-05-05 21:58:27
  来给楼主顶帖,互相支持,有空回访噢~
  -----------------------------
  你的帖子是……
作者:刘子汐 时间:2014-05-05 22:26:45
  @刘子汐 6楼 2014-05-05 21:58:27
  来给楼主顶帖,互相支持,有空回访噢~
  -----------------------------
  @火凤凰0507 8楼 2014-05-05 22:21:18
  你的帖子是……
  -----------------------------
  《在墙上行走》欢迎有空来转转~
作者:亦客 时间:2014-05-06 08:23:49
  一个遭遇感情重创的小女人,奇迹般成长为跨国集团商业巨子,这其中有着怎样悲楚悱恻的情感纠结,又有着怎样惊心动魄的商海博弈?
作者:亦客 时间:2014-05-06 10:56:45
  @刘子汐 6楼 2014-05-05 21:58:27
  来给楼主顶帖,互相支持,有空回访噢~
  -----------------------------
  @火凤凰0507 8楼 2014-05-05 22:21:18
  你的帖子是……
  -----------------------------
  @刘子汐 9楼 2014-05-05 22:26:45
  《在墙上行走》欢迎有空来转转~
  -----------------------------
  好的,我去转转
作者:天天0119 时间:2014-05-06 20:10:31
  支持好文!
  

  
楼主火凤凰0507 时间:2014-05-08 20:58:29
  “小两口感情可真够好的,我在窗口站老半天,你们愣是在下面卿卿我我难舍难分,我怕再等下去云总一个情不自禁直接把我们小安带走,我还得舍近求远跑云总家找人,索性我就下来做个不识趣的人吧。”林姐嬉笑着穿过马路,“云总,对不住,借你家小安说句话,几分钟还你。”

  “林姐太客气了,我还要感谢你对我家小然的照顾呢。”云琛递过手中的丝帕,附耳道:“对我有什么意见和不满,中午回家再清算,快把泪擦干净,一会儿让她看见又该八卦不休了。”

  安然匆忙擦了几把脸,转身强扯出一抹笑容,“林姐找我什么事?”


  “哎,我说小安,怎么哭了?”林姐激越的海豚音引来路人纷纷驻足观看。

  “没有,眼睛有些痒。”安然掩饰地揉着眼睛,急急垂下头。

  林姐可不是那么好糊弄的主儿,围着她绕行一周,最后把狐疑的目光投向云琛。



  云琛显然低估了眼前这个没有八卦积极制造八卦,有了八卦即时传播,捕风捉影都能编排出头条新闻的女人,一手揽住安然的肩,淡淡地说:“谢谢林姐对我们家小然的关心,小然眼睛可能过敏了,我过来就是准备带她去医院看看。”



  林姐虽然对这个解释心存怀疑,但在云琛面前说话办事颇为忌惮,加之此刻有求于安然,只好不情不愿地压下那颗蠢蠢欲动的八卦之心,笑道:“那我就我尽量长话短说。小安,我老公公胃上长了个东西,特意从老家过来准备在咱们中心医院开刀,入院差不多半个月,一直在走廊加床我也不说什么了,谁让咱们一没权二没钱,不认识医生家的大门坐南还是面北,可这手术时间实在耽误不起。小安,我记着你家安伯父是咱们中心医院的一把手吧?我老公公命贱,不敢指望你家伯父亲自给他主刀,能不能麻烦他跟相关医生打声招呼,帮帮忙先把我老公公的手术时间给确定下来?”



  安然心乱如麻,林姐说了些什么她一个字也没听进去,深深低垂着头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



  云琛眸色深幽,他对安然的反常行为甚为纳罕,早晨过来送她上班时还像一只欢快的小鸟,叽叽喳喳跟他规划蜜月旅行的安排,分开不过短短两个小时,取而代之的是她对自己入骨的排斥,在这两个小时里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林姐见安然半天没有表示,面子上有些挂不住,讪讪地看向云琛。



  云琛揽在安然肩上的手不着痕迹地紧了紧,提醒道:“小然,林姐想让爸帮忙安排下手术时间。”



  安然仿若大梦初醒,机械地回道:“噢,我中午回家跟我爸爸说一声。”



  林姐兴奋地一拍大腿,“哎哟小安,我就知道这事找你一准能成,你可帮了林姐的大忙了,等你们结婚那天我给你封个大红包,走啦。”



  云琛几不可见地皱了下眉,一对马大哈,连名字都没有怎么帮忙?出口唤住她:“林姐,你老公公叫什么名字?主治医师是谁?这边什么情况,回头让小然给你回电话。”



  “你看我这脑子!” 林姐自责地拍了下头,恭维道:“云总不愧是场面上行走的人,同样都是年轻人,这说话办事的做派就是比我们办公室那些个愣头青稳妥,要不说户口本上第一页都是老爷们,这出头露面的事还是男人最靠谱,得亏云总提醒!我老公公叫战登高,战争的战,登高望远的登高;主治医师跟我一个姓,单名一个栋梁的栋。云总,你帮小安记一下。”

  安然此时最不愿意听到的,就是被别人把自己和身边这个男人扯到一起说事,急急接过话茬,“我记住了,一会儿我给我爸爸打电话。”

作者:sally20102010 时间:2014-05-10 09:36:18
  已品读,文笔流畅,确实好看,期待续文,还有哦,配图好有意境,火中凤凰。——SEESEE
楼主火凤凰0507 时间:2014-05-14 17:01:51
  林姐目的达到,开心地挥挥手,“不打扰你们小两口亲热了,这回真走了!”



  “林姐,我们一起走。”安然突然觉得跟云琛在一起感到前所未有的压抑与沉闷,跑过去挽住她的臂弯。



  林姐不假思索地把她推进云琛怀里,“你跟我走什么呀?眼睛有毛病可耽误不得,你该不会打算顶着一双兔子眼跟云总举行婚礼吧?”



  “我的包还在办公室,办公桌上还有些东西没收拾。”安然托词道。



  “我帮你收拾,包暂时替你保管,回头等云总得空过来取走就齐了。难不成你包里有金条,怕我给你偷着咬下一口来呀?放心,你林姐没那牙口,咬不动黄金。”林姐向云琛暗递了个眼色,瞬间隐身进密集的车流中。



  云琛此时此刻的表情已经不能用难看来形容而是恼怒,极端的恼怒!如果现在站在他面前的不是他平日里极致纵容宠溺的安然,他的雷霆之怒早已劈了下来。



  安然似乎嗅到了危险的气息,不敢再继续拧着来,她怕不待自己去弄清楚他和温如萍的奸情,先已被他给就地正法!她深知云琛不发脾气则已,一旦发起脾气自己根本奈何不了他,余光瞄着他的脸色,小心地说:“那,你去忙吧,我去对面坐电车回家。”



  “坐什么电车?我先送你回去。”云琛动手打她的心思都有了,自己现成的车夫在她面前,她居然要跑去坐电车,天知道这个傻丫头的魂魄到底被何方神圣给吸走了!近乎粗暴地半是挟持半是拖拽地把她塞进车里,怒气冲冲地甩上车门,从车前绕过去坐进驾驶位启动开车子。



  安然头靠在车窗上,瞌目道:“回我家。”



  “什么你家我家?都什么时候了还分这么清?林姐她老公公的事,回家后给爸打个电话,不需要专程跑回家一趟。”云琛双手扶着方向盘,扭头瞥了她一眼,咬牙切齿地说:“我先送你回家睡一觉,把脑子睡清醒了再说事,或者趁着上午这段时间,罗列出我所犯的罪状,做好中午清算的准备工作,到时候爸妈那一对铁杆拥泵还能帮你出出气。不过,你也要做好心理准备,中午拿不出一个跟我无故别扭的合理解释,我是不会轻易放过你的!”



  “我要回我家,我要回去看看外婆。”安然既恐惧又心藏说不出的委曲,眼泪止不住颗颗滴落。



  云琛顿时败下阵来,“怕了你了!快别哭了,我送你回去。先说好了,中午我去接你的时候不许跟我犯倔!刚我还纳闷,昨晚我也没怎么折腾你,你怎么一副没睡醒的模样,闹了半天是想外婆了。早说啊,为这点小事跟我别扭,亏你想得出来!一会儿经过商场,我进去买点东西你带回去,住在婆家空着手回去不好看。你呀,想一出是一出,总也长不大!”伸手刮了下她的鼻子,在前方变车道调头朝安家方向疾驰。



  安然一阵羞愧,以往回家都是婆婆和云琛准备礼物,从来没用自己操心,久而久之习惯成自然,自己脑子里压根没有这根弦的存在,今天若是两手空空回去,外婆和妈妈一定会起疑心。心情复杂地看向他,低声说:“我今天不回去了,留在家里陪外婆。”



  “不行!你不回家我怎么办?总不能有老婆了让我抱着枕头睡吧?传出去会让人笑掉大牙!你在家呆着无聊,明天早晨我去公司的时候把你送回来,下班的时候再接上你一起回家。”云琛看着后视镜道:“下车的时候别忘了拎上后面那只购物袋。”



  安然扭头看着上面的英文,不确定地问:“这件衣服是给爸爸买的?”



  “安哲喜欢我上次穿的那件格子西装,我托广州的同学去香港给他带了件回来。”



  “你不要总惯着他,他一个小外科医生,又不像你一样经常有应酬,你给他买这么贵的西装,外婆和妈妈又该唠叨我不会过日子了。”安然虽然话语埋怨,面色却缓和了不少,她此时的心情是极为复杂而矛盾的,云琛有很多优点,不仅仅对自己好,对自己的家人也从不算计,对她唯一弟弟更是有求不应,这一点,无论是朋友同学还是办公室里那些同事都羡慕得眼红,只是一想起他和温茹萍那层关系,心就寒凉一片。



  “他不是别人,是你弟弟我小舅子,你对云深不也是纵容得不像话吗?你这个军需官昨天又给他补充给养了吧?”云琛笑着把车泊在路边,“你跟我一起进去,还是在车上等我?我的意思你跟我一起下去,给外婆买东西你比我在行。”



  “嗯。”



  云琛得意地拔下车钥匙,安然的脾气他吃得死死的,天大的矛盾只要提到她外婆都能搁置争议,交往这么久自己不是没把她惹毛过,但在外面她绝对会给足自己面子,她最大的优点就是事后不纠缠,好哄。


楼主火凤凰0507 时间:2014-05-17 12:13:46
  浴火图片版权为火凤凰0507独家所有,转载或使用必究
作者:sally20102010 时间:2014-05-18 14:23:33
  好文,继续,正在追看哦!
作者:sally20102010 时间:2014-05-18 14:24:51
  还有哦,我也喜欢安然这个名字,我的第二部小说里有个女孩儿名字叫卓安然。——SEESEE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