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楼梦》作者漫考,无意标新立异,只求发掘真相

楼主:溪云公子 时间:2014-06-11 15:01:00 点击:441 回复:11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偶然看到论坛上出现了一篇“百年红学丑闻,揭秘《红楼梦》中明亡史”的文章,正好前段时间也写了一篇关于这方面的论文,在这里贴出来,与大家进行交流。
  首先声明,我不是红学界的,也就无意维护谁或批判谁了,这里只是阐述一下自己的个人想法。
  其次,吴梅村一说或者是“明亡史”一说很早就有人提出过,至少已有好几年。我不知道天涯这位楼主是否就是第一个吃螃蟹者。

  以下,我是采用了先破后立的方法来诠释我的个人观点。未必全面,我姑妄言之,看官姑妄听之。

  一、作者洪昇论之质疑
  一般认为,红楼梦的作者是曹雪芹,这也是最广为人知的一种说法。
  然而,除了持有这一观点的主流红学之外,还存在许多不同的声音。这些年来,最引人注目的便要数土默热了。据土默热考证,《红楼梦》的实际作者是洪生,即《长生殿》的作者。他的理由如下,“比较文学作为一种重要的研究手段,我们不难从中获得重要暗示。《红楼梦》和《长生殿》风格非常相似,如果说《红楼梦》与《长生殿》是二人所作,那《红楼梦》便是一部抄袭之作,抄袭品还能称为经典吗?”此外,他还补充道“红楼中也有大量《牡丹亭》《西厢记》的引用,可见作者也是熟读这两部作品,但作者为什么不去模仿《牡丹亭》和《西厢记》呢?”
  要对这一观点进行质疑,我想还是能够找出一些论据的。
  首先,我们可以对洪昇本人作一个大致了解。洪昇生于1645年,卒于1704年,代表作《长生殿》历经十年,三易其稿,于康熙二十七年(1688)问世。次年因在孝懿皇后忌日演出《长生殿》,而被劾下狱,革去太学生籍,后离开北京返乡。晚年归钱塘,生活穷困潦倒。康熙四十三年,曹寅在南京排演全本《长生殿》,洪升应邀前去观赏,事后在返回杭州途中,于乌镇酒醉后失足落水而死。对于这段史料,我们需要注意两点。其一,洪昇与曹雪芹不一样,他是名震一时的人物,事迹皆有史料可考。如果他真是红楼梦的作者,史书上绝不会一星半点都不记载。其二,洪昇不仅在1688年因《长生殿》一举成名,并且于次年下狱,要说在这之后创作出红楼梦一书并且不为人知,这是明显不可能的。那么,他的创作就只能在《长生殿》之前,即1678年之前。这里又存在一个问题,为什么时隔那么久才会有人去评注,同时批注上对“洪昇”二字只字未提?之前这部作品怎么会完全销声匿迹呢?
  其次,就针对土默热先生这段话,也是比较容易反驳的。这里先假定《红楼梦》的作者就是曹雪芹,那么曹雪芹即便是一个再伟大的天才,他也要通过学习前人作品和自身经历去创作小说。也就是说,他的作品总会有某些作品的影子,这很正常,也不妨碍它成为经典。就好像莫言模仿马尔克斯的魔幻现实主义,他也一样能够获得诺贝尔文学奖。然而,如果我们仔细比较分析《长生殿》和《红楼梦》这两部作品,还是能够看到许多不同的。最关键的一点,《长生殿》是取材历史,而《红楼梦》是取材现实,两者侧重不同。再者,《红楼梦》是一部百科全书式的小说,内涵更为丰富,这是《长生殿》所不能比的。如果说《红楼梦》和《长生殿》风格很相似,我们还需注意的是,曹寅曾在南京排演全本《长生殿》,同时洪升也应邀前去观赏,这对曹家而言是非常重要的一件事,并且对曹雪芹的影响应该不会小。同时,《牡丹亭》和《西厢记》距离曹雪芹毕竟太过遥远,在影响上不及《长生殿》之深也是可以理解的。
  诚然,土默热给出的依据也是颇为翔实的。比如他认为,洪家“宋代父子公侯三宰相,明季祖孙太保五尚书”,确实是个“诗礼簪缨,累叶清华”的“国公府”。明清鼎革后,洪家先后遭遇了三次“家难”,终于落一片白茫茫大地真干净。《红楼梦》是洪升心中最后一线希望破灭后,在愤懑、彷徨、愧悔、无奈、留恋、辛酸等心情混合交织的情况下开始创作的。
  但对于土默热先生的说法,我持质疑态度。

  二、关于《红楼梦》作者之个见
  抛开土默热先生这种比较大胆的猜测,我所知道的尚有以下几种说法。其一,《红楼梦》是曹雪芹在石兄《风月宝鉴》的基础上改作而成,而石兄非曹雪芹本人。这可以参考戴不凡先生的“揭开《红楼梦》的作者之谜”一文。其二,《红楼梦》的作者是曹頫,青年学者陈林在他的论文《破译红楼梦时间之谜》中曾提出过这个看法。此外,还有认为《红楼梦》的作者是曹寅的,还有认为是吴梅村的,是顾景星的等等,不一而足。
  对于这些观点,提出者们都下了很大一番工夫去考证。当然,反对者们也下了很大一番工夫去反驳。此不一一列述。
  在我看来,“石头”或曹頫一说尚有些依据,其他的则多为虚妄之谈了。假使作者真的是吴梅村或顾景星这一类人,以他们的影响力与王朝更迭的特定时代,就无需使用曲笔。其次,我们还要关注这些人物的生平经历、作品特色,有兴趣的朋友可以找来吴梅村的《临春阁》和《通天台》,然后去和《红楼梦》的风格作一个比较,看看到底是“异”还是“同”。再者,我们不能忽略了《红楼梦》中方言和地域特征的描写,有一句话叫做艺术来源于生活,我们不能忽略了最关键的这一点。最后,如果把《红楼梦》看做“曹家抄家史”是一种附会,那么,用《红楼梦》去影射明亡,这是否也可以看做是一种附会呢?就算后者有足够的证据,但如果作一个比照,主流红学界的证据可以说是更为充分的。
  而关于“石头”和曹頫是否为同一个人,这里我不敢妄下结论,更不能轻易反驳。

  就我个人而言,我赞同曹雪芹是《红楼梦》的作者,但我不认为曹雪芹是唯一作者。我的观点是,书最终是由曹雪芹来完成,然而畸笏叟这个人参与到了构思、创作或提供了原始素材。也就是说,我认为《红楼梦》是一部二者合著的作品。当然,那个人绝不会是所谓的湘云——周老先生眼中的曹妻。
  对于这一猜测,我的依据主要来自甲戌本。
  在对这个问题展开论述之前,有必要先把畸笏叟这个人弄明白。畸笏叟是谁?不少人认为,畸笏叟是指曹頫。刘梦溪先生就说“畸笏叟是雪芹的叔父曹頫,也许较为可信。”而蔡义江先生也说,“从种种迹象来看,他极大可能是雪芹的父亲曹頫。”虽然一个认为曹頫是曹雪芹的叔父,一个认为是他父亲,但总之都认同这个畸笏叟是曹頫。结合曹頫之生平,我赞成这一说法。另外,假设《红楼梦》是曹氏家史,即所谓的“自然主义”写法。那么,我将结合这两种假设,去建构我的假设。

  1、曹雪芹经历不足,难为无米之炊
  关于曹雪芹的生卒年,至今尚有争议。一说曹雪芹生于康熙五十四年,即1715年。一说曹雪芹生于雍正二年或雍正三年,即1724年或1725年。比如,刘梦溪先生认为,“曹顒是曹雪芹的生父,曹顒死时雪芹尚在母腹之中”而周汝昌先生在他的《新证》中则推论,曹雪芹当生于1724年。之所以会有如此分歧,是因为研究者们很希望把雪芹当成宝玉。我们照保守去估计,假设雪芹生于1715年,那么曹家被抄家时曹雪芹大概是十三四岁的样子。而在红楼梦中,黛玉进贾府时是几岁也存在争议,有说六岁的,有说九岁的,也有说十一岁的,而宝玉比黛玉大一岁。这个我们暂且不管。再看宝钗进贾府时是多少岁,书中第二十二回说道:“昨儿听见老太太说,问起大家的年纪生日来,听见薛大妹妹今年十五岁,虽不是整生日,也算得将笄之年。老太太说要替他作生日。”这段话表明了此时的薛宝钗十五岁。再接着看:“谁想贾母自见宝钗来了,喜他稳重和平,正值他才过第一个生辰,便自己蠲资二十两,唤了凤姐来,交与他置酒戏。”从这一段又可以看出薛宝钗十五岁的生日,是到了贾府以后过的第一个生日,由此可以推知,宝钗是十四岁进的贾府,宝钗进贾府是在书中第四回。又因为,宝钗大宝玉两岁,宝玉又大黛玉一岁,所以,此时的宝玉十二岁,黛玉十一岁。而红楼梦情节的真正展开,是在宝钗进贾府之后,此时宝玉已十二岁。如果把曹雪芹比作宝玉,那么曹雪芹离曹家被抄家就只剩下一年多的时间了,后面的故事情节从何而来?
  此外,我们不要忘了,红楼梦写的是爱情故事。而按照弗洛伊德的精神分析理论,五岁至青春期前被称为潜伏阶段。在此阶段几乎没有明显的性发展表现,并且最突出的特征是儿童失去了对与性相联系的活动的兴趣,把他们的能量集中在其他的事情上,性在此时暂时隐没了。就算宝玉早熟,也不能太离谱,至少在十岁之前是不能产生爱情动机的。
  然而,我又不得不亲自推翻这个理论。按照《红楼梦》中年份推算,宝玉在八九岁就和袭人初试云雨情了,一般人都认为这违背生理常识,甚至有人说这是作者自己把年纪弄混了。不过据史书记载,战国时期的秦惠文王在十岁时就有了女儿,也就是说同样在八九岁就和女子发生了性关系。这个情况极少,但并不能说没有可能。
  那么,曹雪芹是不是宝玉呢?我们先打个问号。假设曹雪芹的天赋真的超越了极限,在数年之后仍然能清楚记得当年大家庭里的一切,能够对建筑学、医学、绘画等等知识都了如指掌。但一个十岁出头的孩子,怎么会搞清这么复杂的人际关系?此中必有所依。

  2、曹頫是见证曹氏兴衰的最关键人物
  曹頫是谁?有说他是曹雪芹之父的,有说他是曹雪芹之叔父的。这里我先给出我的看法,曹雪芹是曹顒的遗腹子,而曹頫是曹雪芹的叔父。之前提到,刘梦溪先生同意这种说法,而李玄伯先生也说“曹寅只一子曹顒,曹頫则起过继之子也”,并推测曹顒的遗腹子就是雪芹。曹頫是当时曹家的实际当家人,并且亲身经历了曹家的抄家过程,对于曹家的方方面面是了解的最为全面而深入的。能够对《红楼梦》进行提纲挈领式指导的莫过于他了,能够对曹雪芹提供最大帮助的莫过于他了,能够还原文本最真实面貌的也莫过于他了。蔡义江先生在他的“《红楼梦》是怎样成书的”一文中写道“畸笏常提及雪芹儿时的情状,如第八回在‘再或可巧遇见他父亲,更为不妥’旁批‘本意正传,实是曩时苦恼,叹叹!’叹叹是畸笏的习惯用语,能知作者儿时此类苦恼的,莫过其父。”又说“畸笏对曹寅之事,也常提及;对获罪抄没事,更记得一清二楚。”说到这,我倒是产生了另一个想法,其实曹頫是曹雪芹之叔还是曹雪芹之父本身是不冲突的。说他是雪芹之叔也可以,说他是曹雪芹之父也可以。
  为什么这么说?设若雪芹是曹顒的遗腹子,那么他将由谁抚养长大呢?毋庸置疑,在传统社会,曹頫必然要承担起这个责任。再说,曹頫可以过继给曹寅,曹雪芹又何尝不能过继给曹頫呢?总之,就算他们不是父子,他们二者实际上也形同父子。
  回过头来说,类似于“南巡”之类的事情,曹雪芹是不可能知道的。但曹頫不一样,他是直接的经历者,对此也应该颇为了解。所以,最有感触的是曹頫而不是曹雪芹。如在第十六回,脂批中有“借省亲事写南巡,出脱多少忆昔感今!”需要注意的是“忆昔”两个字,“忆”是说什么?无论是回忆也好,追忆也好,这个忆昔的人不可能是曹雪芹,因为他没经历过。
  而关于《石头记》的作者究竟是谁?我们怎么看曹雪芹的“批阅十载,增删五次”?用训诂的方式来理解“批阅”二字,则应是阅读后并加以批改或批示之意。照这么说来,《石头记》的作者又很可能不是曹雪芹。结合脂砚斋之评论,此处甚是困惑。

  3、从甲戌本的脂批谈起
  很多专家、学者对《红楼梦》的索隐与考证,无非都是从脂批上寻找证据的。脂批又分眉批、侧批、夹批等等,批评家也是众如牛毛。当然在这诸多的评注中,脂砚斋和畸笏叟的评注无疑是最有价值的。从二者的批注风格来看,脂砚斋更像是从读者的角度进行解读,而畸笏叟仿佛事先知道作者的意图,从而把真相揭示出来,并适时地给予作者一些意见。从这点上来看,畸笏叟就不可能只是一个普通的读者。如果他不曾参与到创作本身的话,这实在说不通。此外,他以一种什么样的身份,才能要求作者遵从他的意见?这也值得我们深思。
  关于这些,已经有不少人讨论过,兹不一一而述。
  返回文本来看,第一回“一日,正当嗟悼之际,俄见一僧一道远远而来,生得骨格不凡,丰神迥别”。蒙双行夹批:这是真像,非幻像也。靖本批:作者自己形容。僧道形象就是作者形容,这何解?再来看,“那僧托于掌上,笑道:形体倒也是个宝物了!”甲戌侧批:自愧之语。“空空道人乃从头一看,原来就是无材补天,幻形入世 ”,甲戌侧批:八字便是作者一生惭恨。此外,“无材可去补苍天”,甲戌侧批:书之本旨。“枉入红尘若许年”。甲戌侧批:惭愧之言,呜咽如闻。诸如此类,不胜枚举。另外,畸笏批还将小说主旨、线索、情节甚至作者家事等等一一揭露出来。我们不禁要问,这个人何以如此洞若观火?有的人认为他就是曹雪芹本人,这是很矛盾的。且看他有一句“今而后惟愿造化主再出一芹一脂,是书何幸,余二人亦大快遂心于九泉矣。甲午八月泪笔”,这就否定了他是曹雪芹之说。那么,他是谁?作者是谁?二者有何关系?
  试看上文批注,有很多地方出现了“愧”字。若说曹雪芹无由进仕,那么他最多只有“恨”,何愧之有?再看“无材可去补苍天”一句,有说它是指曹雪芹无法施展抱负之意。但细细想来,恐怕也值得商榷。众所周知,“女娲补天”表达的是挽狂澜于既倒的内涵,而“材”是指能力、资质的意思。曹雪芹不是没有能力,而是缺乏机会,如果表达的是这层含义,曹雪芹可能就不会这样去写了。而最应该“愧”对列祖列宗的人是谁呢?无材补天说的又是谁呢?最符合这个标准的,我认为不是曹雪芹,而是曹頫。
  曹家几代人的基业在曹頫手中断送,而康熙在世时也对曹頫的能力表示过很多不满,如康熙五十七年六月初二日,康熙在一条御批中责问曹頫“尔虽无知小孩,但所关非细,念尔父出力年久,故特恩至此。”再如偈子的后二句“此系身前身后事,倩谁记去作奇传?”这里是谁记去?必然是曹雪芹。但这个“身前身后”之人,曹頫的可能性要大一点。
  除了这些,畸笏叟在第一回中一连写出了几个“要紧句”,如果畸笏叟仅仅是文本的一个旁观者,他凭什么说出这样的话?要不要紧,只有作者最清楚。
  当然,我并没有把畸笏叟的批注全部拿来讲,只是在第一回中顺藤摸瓜,冀图寻找一些线索。不过这种种迹象至少表明,畸笏叟不是一个读者,而是知情人。

  三、结语
  无论是主流红学界也好,其他学者也好,对待《红楼梦》的作者问题,无一不是一种猜测而已。所以说,没有最接近,只有更接近。
  至于王国维、蔡元培这一辈大师们的考察,我认为很有原点启示意义,我们可以从中进行一些思考,但对于蔡元培先生“人物对号”式的索隐,我感到过于离谱和牵强了一点。
  我以为,《红楼梦》之所以读不尽,关键在于我们永远无法找到真相,而只能是揣测真相。所以,无论大家也好,还是普通读者也好,无不是在围着这部小说绕圈子,只不过大家在内圈,其余人在外圈。
  但是,尽管我们无法证实真相,我们可以用最接近的事实去对应《红楼梦》的描写。相对于从字句里抠真相,我认为用作者自身的经历来考察要更好一些。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楼主 | 埋红包
楼主发言:5次 发图:0张 | 添加到话题 |
楼主溪云公子 时间:2014-06-11 15:50:09
  发完我就后悔了。。。
  由此得出一个结论:发帖需谨慎,且发且珍惜。。
作者:玉情儿99 时间:2014-06-11 18:33:53
  很有见解!
作者:连云山客 时间:2014-06-11 19:44:50
  个人认为刘心武说比较靠普,作者乃雪芹,书中宝玉。曹頫叔父,即畸笏叟,湘云乃脂砚斋。
楼主溪云公子 时间:2014-06-12 22:02:23
  @连云山客 3楼 2014-06-11 19:44:50
  个人认为刘心武说比较靠普,作者乃雪芹,书中宝玉。曹頫叔父,即畸笏叟,湘云乃脂砚斋。
  -----------------------------
  问好山客!
  刘心武大抵是继承了周汝昌的观点,续书的安排也是与周老爷子的设想相吻合的~
作者:谷育 时间:2014-06-12 22:14:15
  支持
作者:玉情儿99 时间:2014-06-12 22:32:35
  欣赏问候!
楼主溪云公子 时间:2014-06-14 21:39:21
  @谷育 5楼 2014-06-12 22:14:15
  支持
  -----------------------------
  谢谢:)
楼主溪云公子 时间:2014-06-14 21:39:43
  @玉情儿99 6楼 2014-06-12 22:32:35
  欣赏问候!
  -----------------------------
  :)
作者:谷育 时间:2014-06-15 09:30:58
  @连云山客 3楼 2014-06-11 19:44:50
  个人认为刘心武说比较靠普,作者乃雪芹,书中宝玉。曹頫叔父,即畸笏叟,湘云乃脂砚斋。
  -----------------------------
  我比较认同你的观点。。
作者:阿拉善1111 时间:2019-02-08 22:24:46
  估计有一部分素材是冒辟疆提供给作者的,但是写书人不是冒辟疆,而是方以智。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