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 姜二——(剃头者)理发师的故事

楼主:姜非鱼 时间:2014-08-16 13:37:00 点击:622 回复:12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第一章 我
  猛的从床上坐起来,摸了摸额前的冷汗,长长的吐出一口气,烂醉后的浊气熏的我自己都皱起了眉头。
  窗外微明,借着微亮,拿起床头的香烟,抽出一根,点上,呼,青白的烟从嘴里喷出来,在眼前幻化成各种各样的形状,在慢慢的消散,满嘴的烟酒味,混合成一种苦涩,少年时偶尔喝醉一次,最受不了的就是宿醉后的这种苦涩,有一种恶心想吐的感觉,现在酒醉的多了,反而有点享受这种感觉了。
  拿出手机看了看,五点五十九分,初冬时节,大多数人还在睡梦中,而我,却不记得有多长时间没有睡到早上六点以后了。是从那件事开始吗?啊,烂醉以后的正常反应就是头疼欲裂。晃了晃发晕的脑袋,下床洗漱。
  喝酒的人应该都有这种感觉,不知道为什么,喝多少酒,只要天不亮,头就不疼,只要天一放亮,头疼的就恨不得割下自己的脑袋。
  说起割下脑袋,和我以前的工作差不多,和我现在的工作也差不多。一样的工具,不一样的手法。以前是拿剃刀割脑袋,换成现在每天拿剃刀割脑袋上的毛发。
  人的脑袋很有意思,各种各样的人,长着各种各样的脑袋,每个脑袋都不一样,不过每个脑袋上面都长着头发。如果你仔细看的话,连脑门铮亮的秃头,脑袋上还有顽强的头发在坚守自己最后的一块阵地。
  说起来连我自己都不相信,我现在竟然是个理发师。我现在开一家小小的理发店,门面不大,前面是理发的地方,往后穿过一个小门,就是我每天睡觉的地方。一张床,一张桌子,一张椅子。狭小的空间只能放下这三张东西了。卧室旁边,如果这也叫卧室的话,是一间小小的厕所,别看小,也是五脏俱全,有马桶和面盆。还有一个小小的淋浴,不过常年没有热水,好在我已经习惯了洗冷水澡。
  洗了个冷水澡以后,感觉好多了。对着镜子看了看,消瘦的脸庞,刚长出来的青色胡茬,如果让我说的话胡子的生长速度肯定比头发快,一天不刮,就在你脸上张出来,迫不及待的占领你的脸。湿湿的头发垂下来,遮住了左眼,严重的睡眠不足,导致眼圈乌青,用手拨开遮住左眼的头发,一条长长的疤痕从太阳穴一直到脸颊。像一条剧毒的蜈蚣趴在脸上。伴随着面部动作,一伸一缩的扭动着。
  手指慢慢的从疤痕掠过。粗糙的质感,穿过手指传到心脏。如果当时刀的力度再大一点,如果当时不是自己躲闪的快。说不定我的脑袋也已经被剃刀割了下来了。收割者的脑袋被人收割,说不定是最好的结果。也免得现在痛的难受。
  胃这东西经不起酒精的腐蚀,现在已经隐隐作痛,可是你不给它酒,它里面的酒虫还要出来作祟。这可能就是长在酒鬼身上的坏处吧。
  挑了一件还算干净的衣服穿上,打开门,一股冷风扑面而来,不由打了个冷颤。自失的笑了笑,现在我也能感觉到冷了吗,身体真是大不如前了。想起以前三九寒冬,在结冰的河水里暗藏几个小时不动,就是为了完成一次收割,收割完成后,活动一下身体,根本没有受寒冷的任何影响,直接去销魂窟,烈酒、雪茄、美人.....。

打赏

1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楼主 | 埋红包
楼主发言:9次 发图:0张 | 添加到话题 |
楼主姜非鱼 时间:2014-08-16 13:43:38
  新人报道,一直想写点自己理想中的故事,今天刚刚发布,请各位看官多多捧场,现在人在伊拉克,网络不是很好,不过我会及时更新的,绝对不坑。
楼主姜非鱼 时间:2014-08-16 15:11:04
  第二章 他
  离我的理发店不远处,就是老杨头的羊汤铺子。老杨头满脸的皱纹如同刀割出来的一般,花白的头发也已稀疏,腰杆像承受不住生活的重压,已经佝偻,不过就算这样,也几乎还要比我高,想着年轻的时候,一定也是身材高大威猛之人。
  老杨头的羊汤铺子,不知道开了多少年了,从我第一次在这里经过,他的羊汤铺子就在。羊汤铺子,当然主要经营的就是羊汤了,其他的还搭着买一些羊肉和羊杂。我爱来这里的原因还是他这里的老酒,放在铺子里的大酒缸,不知道能装多少斤,酒劣、酒烈,一口下肚,如同烈火一般,直穿肠胃。我曾经问过他,这是什么酒,老杨头说,这就就叫老酒。
  别的铺子只是早上买羊汤,中午和晚上买些别的,老杨头的铺子是一天三顿都是羊汤,所以久而久之,人们把老杨头就叫成了老羊汤。
  老羊汤的铺子开的早,收的晚,不管你什么时候来,他的铺子都开着,好像永远不关门打烊一样。
  来到老杨头的羊汤铺子,股不其然的看见老杨头坐在最靠里的一张桌子前,桌子上还是一盘羊杂,一碗老酒。
  我坐到老杨头对面,“老羊汤,还是这么早就喝上了”。老杨头没有说话,从旁边拿过一个碗,倒了一碗老酒,推到我面前。我不由苦笑一声。“我昨晚的就还没消化掉,现在胃里还翻江倒海的难受,现在我最想喝的不是老酒,是羊汤。”。
  老杨头没有说话,拿起碗碰了一下我的酒碗,一仰头,一口喝干。也不看我,起身给我盛羊汤去了。我又苦笑一下,这是这么长时间以来的老套路了。要喝羊汤,必须得先和他喝一碗老酒。看着眼前的酒碗,摸了摸肚子,端起来一口喝干,就像火炭放进了炉子,腾的一声就把疼痛中的胃给叫醒了。
  一碗热气腾腾的羊汤放在面前,热气在空气中弥漫,透过热气,老杨头的脸有一种不真实的感觉,像戈壁沙漠里被风噬浊了千年的石像雕刻。老杨头依旧没有说话,又舔了一碗酒,自顾自的喝了起来。
  羊汤的香味挑逗着鼻尖,深吸了一口气,不由的食指大动,端起碗大口大口的喝起来,我也算走过不少地方,但是能把羊汤熬煮的这么美味的还真是少见。我以前问过老杨头熬羊汤的秘诀,老杨头用失神双眼望向远方,喃喃自语道:“做法大同小异,手法各不相同,有些事,还是不知道的好。”不知道这算不算回答,我也不介意,这老头老是说一些奇奇怪怪的话。
  “算上今天这碗,总共多少碗了。”老羊汤问道。
  “可能有几百碗了吧。”我不由摸了摸鼻子。
  “一千三百二十四碗。”老杨头喝了一口酒
  “一千多碗了,老头,你可别坑我啊,我可不是有钱的主。”我苦笑起来,心里自然知道老羊汤不会骗我。每天早上一碗羊汤一碗老酒,已经成了我雷打不动的习惯。只是每次都是记账,老杨头说酒就算了,就当是陪他喝酒,免费。
  “想不到已经这么长时间了,真没想到,我能在这个地方呆上这么长时间。”羊汤已经喝完,我自己又动手倒了一碗酒,喝了一小口说道。这也是每天的惯例,第一碗酒一口喝干,第二碗酒一小口,一小口的喝。这么长时间了,也已经习惯了这种老酒的味道,渐渐觉得,入口苦烈的老酒,别有一番后味。
  “两年七个月零十九天,还不算你第一次晕倒在我的铺子前,救活你的那一碗。”老杨头喝完了碗里的最后一口酒。
  “如果不是你喂了我一碗羊汤,说不定我现在连骨头都化成灰了。”我不由摸了摸脸上的疤痕。这个疤痕就是那一次落下的,也是那一次,我从一个黑暗的世界逃出来,又隐姓埋名到现在。
  “是啊,岁月匆匆,转眼又是几年,快了,快了”老杨头说道。
  这些时候,老是听见老杨头自语什么快了快了,也问过他,不过也没有得到什么答案。
  “如果我出事了,在我的床下正中央的位置,往下挖三尺深,会有一个黑色的盒子,你把他取出来,送到南城葫芦巷二百一十三号,就说是杨震天送来的”老杨头摸出烟袋,装上烟叶,点燃抽了一口道。
  杨震天,好像在哪里听到过这个名字,只是一时想不起来,我反应过来“老杨头,你别说的这么神神秘秘的,到底有什么事情,说出来,不一定会山穷水尽,说不定.....”我的话还没有说完,就听见外面传来笃笃的响声,在初冬的早晨,听来特别清晰。
  “终于来了。”老杨头低沉的嗓音响起。
楼主姜非鱼 时间:2014-08-16 15:21:26
  第二章 他
  离我的理发店不远处,就是老杨头的羊汤铺子。老杨头满脸的皱纹如同刀割出来的一般,花白的头发也已稀疏,腰杆像承受不住生活的重压,已经佝偻,不过就算这样,也几乎还要比我高,想着年轻的时候,一定也是身材高大威猛之人。
  老杨头的羊汤铺子,不知道开了多少年了,从我第一次在这里经过,他的羊汤铺子就在。羊汤铺子,当然主要经营的就是羊汤了,其他的还搭着买一些羊肉和羊杂。我爱来这里的原因还是他这里的老酒,放在铺子里的大酒缸,不知道能装多少斤,酒劣、酒烈,一口下肚,如同烈火一般,直穿肠胃。我曾经问过他,这是什么酒,老杨头说,这就就叫老酒。
  别的铺子只是早上买羊汤,中午和晚上买些别的,老杨头的铺子是一天三顿都是羊汤,所以久而久之,人们把老杨头就叫成了老羊汤。
  老羊汤的铺子开的早,收的晚,不管你什么时候来,他的铺子都开着,好像永远不关门打烊一样。
  来到老杨头的羊汤铺子,股不其然的看见老杨头坐在最靠里的一张桌子前,桌子上还是一盘羊杂,一碗老酒。
  我坐到老杨头对面,“老羊汤,还是这么早就喝上了”。老杨头没有说话,从旁边拿过一个碗,倒了一碗老酒,推到我面前。我不由苦笑一声。“我昨晚的就还没消化掉,现在胃里还翻江倒海的难受,现在我最想喝的不是老酒,是羊汤。”。
  老杨头没有说话,拿起碗碰了一下我的酒碗,一仰头,一口喝干。也不看我,起身给我盛羊汤去了。我又苦笑一下,这是这么长时间以来的老套路了。要喝羊汤,必须得先和他喝一碗老酒。看着眼前的酒碗,摸了摸肚子,端起来一口喝干,就像火炭放进了炉子,腾的一声就把疼痛中的胃给叫醒了。
  一碗热气腾腾的羊汤放在面前,热气在空气中弥漫,透过热气,老杨头的脸有一种不真实的感觉,像戈壁沙漠里被风噬浊了千年的石像雕刻。老杨头依旧没有说话,又舔了一碗酒,自顾自的喝了起来。
  羊汤的香味挑逗着鼻尖,深吸了一口气,不由的食指大动,端起碗大口大口的喝起来,我也算走过不少地方,但是能把羊汤熬煮的这么美味的还真是少见。我以前问过老杨头熬羊汤的秘诀,老杨头用失神双眼望向远方,喃喃自语道:“做法大同小异,手法各不相同,有些事,还是不知道的好。”不知道这算不算回答,我也不介意,这老头老是说一些奇奇怪怪的话。
  “算上今天这碗,总共多少碗了。”老羊汤问道。
  “可能有几百碗了吧。”我不由摸了摸鼻子。
  “一千三百二十四碗。”老杨头喝了一口酒
  “一千多碗了,老头,你可别坑我啊,我可不是有钱的主。”我苦笑起来,心里自然知道老羊汤不会骗我。每天早上一碗羊汤一碗老酒,已经成了我雷打不动的习惯。只是每次都是记账,老杨头说酒就算了,就当是陪他喝酒,免费。
  “想不到已经这么长时间了,真没想到,我能在这个地方呆上这么长时间。”羊汤已经喝完,我自己又动手倒了一碗酒,喝了一小口说道。这也是每天的惯例,第一碗酒一口喝干,第二碗酒一小口,一小口的喝。这么长时间了,也已经习惯了这种老酒的味道,渐渐觉得,入口苦烈的老酒,别有一番后味。
  “两年七个月零十九天,还不算你第一次晕倒在我的铺子前,救活你的那一碗。”老杨头喝完了碗里的最后一口酒。
  “如果不是你喂了我一碗羊汤,说不定我现在连骨头都化成灰了。”我不由摸了摸脸上的疤痕。这个疤痕就是那一次落下的,也是那一次,我从一个黑暗的世界逃出来,又隐姓埋名到现在。
  “是啊,岁月匆匆,转眼又是几年,快了,快了”老杨头说道。
  这些时候,老是听见老杨头自语什么快了快了,也问过他,不过也没有得到什么答案。
  “如果我出事了,在我的床下正中央的位置,往下挖三尺深,会有一个黑色的盒子,你把他取出来,送到南城葫芦巷二百一十三号,就说是杨震天送来的”老杨头摸出烟袋,装上烟叶,点燃抽了一口道。
  杨震天,好像在哪里听到过这个名字,只是一时想不起来,我反应过来“老杨头,你别说的这么神神秘秘的,到底有什么事情,说出来,不一定会山穷水尽,说不定.....”我的话还没有说完,就听见外面传来笃笃的响声,在初冬的早晨,听来特别清晰。
  “终于来了。”老杨头低沉的嗓音响起。
作者:jyly2000 时间:2014-08-17 01:10:51
  有悬念,快更新
作者:zhao19910919 时间:2014-08-17 08:34:35
  好 顶一下
楼主姜非鱼 时间:2014-08-17 14:05:57
  第三章 她
  我抬眼一看,对面哪里还有老杨头的身影,只听身后老杨头的声音响起“你终于来了,终于不用在等了。”我扭头一看,老杨头已经站在我的身后,站在铺子的门口,老杨头的面前是煮羊汤的大锅,锅下火势正旺,锅炉羊汤翻滚,冒出腾腾的白气。在老杨头对面,站着一个人,由于天气较暗,又有白气遮挡,看不太清楚,只是看见来人手里拿着一根拐杖,拐杖奇长,最少在两米开外。
  我作势想站起来,老杨头没有回头,只是用手摆了摆,事宜我不要站起来。我只好坐着不动。
  “哼,杨震天,算你有种,知道我要来,竟然还敢呆在这里”来人说道。
  听来人声音,是个女人,嗓音略带嘶哑,只是语音语速都有一种奇怪的节奏。有一种吃力的感觉,好像常年不说话的人,终于开口说话一般。
  我不禁大感奇怪,这么长时间,从来没有见过有人来找老羊汤,也没有听他说过有什么家人,我以为他是一个孤寡老人,不想今天竟然有人来找他,从他前面交代我的话,和来人的话当中可以听出,绝对不是什么善事。
  “这么多年没见,三娘的脾气还是这么火爆,既然来了,就请进来一坐。”老羊汤身子一侧,做出一个请的动作。
  “我的脾气就是这样,想改也改不了,再说了,我也不想改。想不到十年没见,当年的杨二郎竟然在卖羊汤,说出来谁信,哼哼,怪不得找不到你。”说着,来人走进铺子。笃笃的声音有响了起来。
  待来人坐定以后,我才看清楚她的长相,快年纪和老杨头相仿,花白的头发在脑后梳成一个发髻,额头布满皱纹,双眼呈现出一种死灰色,眼白无瞳,竟是一个盲人。奇怪的是从鼻子往下,皮肤竟然如少女般红润洁白,本来这种红润洁白的肤色给人一种美的感觉,但配上脸的上半部分和一双死灰色的眼睛,那就不那么美了,反而有一种妖异的感觉。
  她好似知道我在观察她,头往我的方向一转,发出叮叮的响声,我这才发现,她的双耳戴着一副超大的耳环,耳环造型奇特,仿似一只蝙蝠,振翅欲飞。
  耳中听见叮叮的响声,双眼不由对上她死灰色的双眼,那死灰色的双眼闪过一抹妖异的绿色,脑子嗡的一声,一下子空白起来,竟然有一种坠入泥潭的感觉,慢慢的连呼吸都变得困难,胸口憋的难受,死亡的感觉渐渐逼近,眼前的事物也慢慢模糊起来。我也意识到情况不对,想移开自己的眼睛,身体竟然不听使唤的僵硬,一丝也动不了。我心里暗叹,难道今日就要丧命于此吗?就在我感觉马上就要坚持不住的时候。耳边传来一声炸响。
  “三娘且慢,此人只是来我铺子喝羊汤的食客,三娘何苦下此毒手。”是老杨头的声音,我这才感觉到自己能够呼吸了,不由长长吸了一口气。啊,这种生死瞬间的事,已经好长时间没有发生了。我赶紧扭过头去,不敢再看老杨头口中的三娘。
  “想不到十年不见,你的“舌绽春雷”心法竟然如此精进了,”三娘转头看着老杨头,不知道他死灰色的盲眼,能不能看见外面的事物。
  “三娘玩笑了,三娘的“无瞳灭魂”大法,才是真的精进了,更不要说配合上你的“蝙蝠夺魄魔音”一起施展。想来更是无人能挡了”老杨头说着话,有意的站在了我和三娘的中间,想是怕我再次受到三娘的攻袭。
  三娘手里的拐杖重重的往地上一放,叮的一声,发出声响,我这才注意到,三娘手里的拐杖,全身乌黑,看不出是何种材质造成。只是拐杖顶部是一条蝮蛇的造型,蛇嘴大张,上下四个蛇牙发出惨绿色的微芒。蛇信外吐,两只蛇眼不知是何缘故,透出一抹淡红色,长长的蛇身缠绕在拐杖上,蛇尾正好到三娘手握拐杖的位置,整条蛇的造型,栩栩如生,灵动异常,好似活物,欲要择人而食一般。
  “桀桀”三娘的笑声好似狸猫夜哭,听到耳中极不舒服。“杨二郎,杨震天,您的“二郎天眼”才是厉害之极,我这小小功夫,哪能入你杨二爷的法眼。”听着虽似好话,但话语之中的怨恨之意确实任谁都听的出来。
  “三娘休要玩笑了,震天二郎在十年以前就已经死了,现在你面前的不过是一个卖羊汤的老骨头,混吃等死而已。”不知是何原因,总感觉老杨头在三娘面前矮了一头,话语之中不敢有丝毫反驳。
  “混吃等死,说得好,说的妙,等死,就是还没有死,可是你可有想过,一元大哥已经死了十年了,连骨头都变成灰了。”说到这里,三娘空洞无神的眼睛竟然流行了两行浑浊的眼泪。“一元大哥死了,我本来也应该随他而去,可是我没有死,因为你.....杨二哥还没有死。我空活这么多年,就是为了亲手杀了你,以慰大哥在天之灵。”
  老杨头听到这里,本来就佝消瘦的身躯,竟然似这初冬的黄叶,瑟瑟发抖,摇晃欲倒。我见状感觉站起来扶住老杨头,老杨头没有理会我的搀扶,把我推开,示意我不要动。
  我虽听的不明所以,一头雾水,但是也能觉察出来,这二人之间肯定有一段故事,而看这个情况,好像还是老杨头对不住这位瞎眼的三娘。
楼主姜非鱼 时间:2014-08-18 02:08:03
  没人看吗,各位看官请留言,请多多指教
楼主姜非鱼 时间:2014-08-19 00:07:22
  第四章 蛊
  “当年的事情,我已经说的很清楚了,我没有出卖大哥,大哥的死我也很伤心痛苦,当时事情发生的时候,我没有按照约定去接应大哥,是我不对,我苟活这么多年,就是为了查出杀害大哥的凶手,为大哥报仇”老杨头说道。
  “哼哼,说的好听,你为什么没有去接应大哥,说,为什么。”三娘怒问。
  “三娘,你不要问了,我不能说,我只能告诉你,我没有出卖大哥。”老杨头高声的说道。
  “我苦苦找了你十年,不是听你在这里狡辩的。”三娘怒道。抓着拐杖的手在蝮蛇的尾部一按,蛇眼猛的亮起一抹惨红,蛇嘴里上下四颗毒牙飞射而出,直奔老杨头面部而来。
  毒牙细小,却在半空发出破空之声,可见速度快的惊人。铺子里面本来就不很宽敞,又摆了几张桌子,就更加显得狭窄。老杨头身材又是高大。我怕老杨头有危险,双脚猛一用力,借势窜到老杨头身后。在我还没有碰到老杨头的时候,猛听老杨头吐气开声“破”,我虽是在老杨头身后,也觉得这一声如炸雷在耳边响起,震的耳膜嗡嗡作响。
  老杨头大喝一声,迎面而来的四颗毒牙被震的往左右偏离,从老杨头双耳划过,摄入后面的桌子上,其中有两颗毒牙,就射到我刚才坐过的桌子上。我回头一看,桌面犹如被大火烧过一般,整个桌面被毒牙的毒液腐蚀出一个大洞,我心中暗惊,不知这是何毒,竟然如此厉害,如果射到身上,那还不是一时三刻就送了性命。
  三娘虽看不见,但好似知道外界的一切事情,自己的暗器没有奏效。只听老杨头说道:“三娘何苦一上来就下如此重手,这腐骨穿心针沾上一点都足以要人性命,你竟一次发出四根。”
  三娘也不答话,猛一甩头,两个耳朵上那蝙蝠型的耳环竟如活了一般飞射老杨头,同时发出怪声,听到耳中,感觉一阵眩晕。看来是用音波迷惑对手,达到杀敌的目的。我顾不得再去搀扶老杨头,赶紧用手捂住双耳,这才不在受蝙蝠镖音波的影响。
  我抬头看老杨头怎么样,只见老杨头大喝一声以后,猛吸了一口气,佝偻的身躯,竟然慢慢挺立起来,满是皱纹的脸上也慢慢泛起红色,常年浑浊的双眼竟然发出犀利的眼光。整个人像是年轻了二十岁,爆发出惊人的气势。双手握拳,衣服下的肌肉也似注入了能量隆了起来。
  蝙蝠镖速度惊人,瞬间就射到老杨头身前,老杨头又是大喝一声,双拳举到胸前,用力往前一挥,直接击中蝙蝠镖,发出叮的一声,像是金属碰时的声音。我怕老杨头受伤,看向老杨头的双手,没有我想象中被蝙蝠镖割伤,双手隐隐发出淡淡的青黑色。
  蝙蝠镖并没有被击落。而是划出一个诡异的弧线,又飞回三娘的双耳。这一次两人过招,只不过一瞬间,我这是听到老杨头闷哼一声:“想不到你竟然在镖上下了抽筋蛊毒。”再看老杨头双手,青黑色的毒气竟然已经开始往上蔓延,已经过了手腕。老杨头双手连点,在手臂封住了自己的穴道,减缓毒气的上升。
  “哼哼,当年杀不了你,在你中了我蛊毒的情况下,一时大意,让你逃脱,想不到这么多年,蛊毒竟然被你逼了出来,不过我想你也不会那么好过,中了抽筋蛊毒,体内经脉会慢慢萎缩,像是被抽了筋一样,人会慢慢的缩成一团而死,你现在就算没死,体内筋脉也一样在慢慢萎缩了吧。”
  我这才明白,为什么老杨头的身体会佝偻成那样,原来是中了蛊毒。现在老杨头又中了同样的蛊毒,不知道会不会有事。老杨头没有答话,而是猛的一跃,从我头上倒翻出去,站到了盛酒的大缸旁。双手插到酒缸里。只见酒缸里的酒慢慢的从清澈透明变成青黑色,我知道老杨头是在借老酒逼毒。三娘也似知道一般,不容老杨头把体内的蛊毒逼出来,身体一震,蝙蝠镖又飞旋而出,直奔老杨头而来,因为酒缸在门口的位置,现在成了三娘在铺子的最里面,老杨头在门口,而我正好在两人中间。蝙蝠镖要射中老杨头,就要先穿过我,蝙蝠镖电射而至,老杨头大喊一声:“小心。”也顾不上再逼毒,就想扑过来替我抵挡。在老杨头还没有动的时候,夺的一声,蝙蝠镖被一物直接打中,穿透以后钉到了墙上。老杨头抬眼一看,把蝙蝠镖钉到墙上的竟然是一把剃刀,平常理发店里理发师用的剃刀。
楼主姜非鱼 时间:2014-08-19 00:08:42
  现在伊拉克局势不稳,网络也是时有时无,所以好多次都发布不了,不过我会坚持的,谢谢各位的支持
作者:幸福总在别处 时间:2019-08-27 10:51:58
  非常精彩!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