参加工作后,我和女上司之间的那些事

楼主:zuidie 时间:2014-08-19 16:35:00 点击:1494 回复:5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故事还要从我约见女网友说起。
  那天,部门来了一个新组长,姓徐,我习惯上称呼他老徐,老徐40岁左右的模样,肥颈秃发,一双眼睛比平常人异常的有光焰,概括来描述一下就是:天庭饱满,目光如炬,虎步熊腰,一看就知道是个色狼,据他自己说,他正经钻研过《素女经》,练过“铁枪功”,每天坚持七十二搓、三十六提,时不时搞点牛鞭补补,身体素质和业务水平都很强悍。
  同时,这厮也是个油子,鬼精鬼精的,由于新上任,所以请我们去附近的一家酒店里吃吃饭,喝喝酒。
  饭后他说我们去飚歌吧?
  我们这些小喽啰嘴上奉承着:好啊,好啊,那现在就去吧。
  走出ktv的时候已经是凌晨1点多了,那天下了很大的雨,我一个人漫无目的走在空旷的大路上,任凭雨水的冲刷,走了很久,到宿舍的时候已经两点多了,而我浑身也已经湿透。
  第二天是休息天,我睡到中午十二点钟才起床,昨天晚上被雨淋了,起床后头痛、发烧、流鼻涕,CCTV里白加黑广告的所有症状都在我身上应验,踉踉跄跄下楼去药店买了一盒白加黑,准备回来继续睡觉,这个时候,口袋里的手机响了……
  是阿基打过来的,阿基是我的老乡,我们两个一块儿来到这里闯荡。
  我有气无力的接听了电话:“喂……”
  “我靠!声音听着怎么这么虚呀?你这败类昨天晚上肯定又去嫖娼了!”阿基在那边阴里阴气的说。
  “嫖你个头哇!老子昨天晚上被雨淋了。”我说
  “噢……原来如此哦,那你不碍事吧?”他貌似很关切的问我,我想,这厮今天肯定有事情要求我帮忙。“有什么事情找我帮忙的就直说吧,别假惺惺的绕圈子。”我说
  “汗~~你怎么知道我有事情?”阿基问。“你翘翘屁股我就知道你要拉什么屎,把不住你的脉我就不当兽医。”
  “你去死!喂,晚上有没有时间?我有一个女网友要过来和我见面,她是我在交友网上认识的,长的还不错,身材也还好,你看能不能出来陪陪客?”
  听他说完,我心里惊呼一声:我的天,这是哪家的姑娘又要遭殃了呀。我就嘟囔了一句,晚上有时间是有时间,不过……老子可不想去助纣为虐。
  “哪里哪里,你先听我说,我和这个女孩视频过,长的那叫一个温柔可爱,楚楚动人,闭月羞花,沉鱼落雁,金相玉质,冰清玉洁,只不过这妮子一个人不敢出来,非要硬拉上一个姐妹,我想……”把我恶心的不等他说完,就抢先道:“你想让我把另一个女孩领走,然后让你们好事成双,对吧?”
  阿基在那边狡黠一笑:“呵呵,看来还是知我者,还是哥们也。”
  我臊他说:“日你姥姥,不干!人家看你生得一副色狼嘴脸,对你就不放心,所以故意带了一个姐妹出来,专门防着你呢,我可不去趟这洼浑水”
  “大哥,我求求你了,就帮兄弟这一个忙,兄弟记着你的好了,啊……记住呀,别忘了,晚上我在市中心零度酒吧等你,啊,我先挂了,啊!”
  “喂,喂喂!”还没等我反应过来,他在那边就挂断了电话,妈的,我当即在心里强烈的问候了一下他的祖宗,说归说,骂归骂,晚上还是要去的,我在这里就和阿基最好了,据说人与人之间有四种关系最铁:一起同过窗,一起扛过枪,一起分过赃,一起嫖过娼,扳着指头数一数,最铁的这四种关系就被我俩给包揽完了,兄弟有“难”,我不去谁去?
  这种事情我以前也干过不少,最著名的一场战役就是,在学校的时候,阿基追求一个女孩子,圣诞节时,请那女孩子出来吃肯德基,那女孩子也不是个省油的灯,拉着全寝室的姐妹就出来了,我被迫一个人负担起将其她七个女孩子带走的任务,最后花光了我一个月的生活费,这事的给我留下的后遗症到现在还没有好:从那以后,我最害怕阿基泡妞时叫上我了。
  零度酒吧门口站着六个穿着金色旗袍的女迎宾员,腰肢纤细无比,个个都出落得水灵灵的,左边的淡妆如无暇美玉,右边的浓抹如花苑窈窕。
  当我进门的时候,六位美女齐声向我喊道:“欢迎光临!”声音似莺声婉转清脆,我不由得吓了一跳,最怕的就是装潢华丽的酒店大门口站着两排服务员,进去一个客人就齐声说“欢迎光临!”,因为我总觉得听在耳朵里就变成了“欢迎花钱!”
  酒吧里也不是十分热闹,大家都是四五个围在一桌兜筛子的兜筛子,喝酒的喝酒,舞台上有一支不知名的地下乐队鼓弄着乐器唱着《男孩女孩》,我很快就找到了阿基和那两个女孩儿所在的卡位,走过去拍了一下他的肩道:“又在这里祸害祖国的花朵啊。”
  阿基见我过来,给我挪了挪凳子让我坐下,说:我从来不祸害祖国的花朵,都是祖国的花朵祸害我,我暗骂了一句:你不装B会死呀!
  旁边的两个女孩也向阿基翻白眼,齐声说:欠揍!声音同样很好听,好像鲜露滴落玉盘。
  瞅一眼阿基,这厮今天很风骚的打了一个花边领带,身上好像还喷了一些古龙香水,但我还是隐隐约约的闻到一股人渣味儿,他站起来给我介绍说:这位就是我常给你说的美女林雪儿(晕!你啥时候常给我说了?)
  看一眼那女孩,长的倒不赖,头发是染过的葡萄红,脸蛋儿很是白嫩,有点像松岛枫,只是像而已,漂亮程度还差那么一截,不过胸前可是波涛汹涌的,和那天晚上老徐叫的那个女孩不分伯仲,阿基伸手介绍的时候,我就瞄了一下阿基的手掌,心想,你丫的小黑抓是掌握不住的,估计姚明的还可以(晕,到现在我都不知道脑中为什么会突然冒出姚明的形象来。)
  “这个是雪儿的姐妹”我顺着阿基手指的方向看了一眼,我滴乖乖呀,不得了不得了,我还没见过眼睛这么好看的美女呢,一看之下,不由得一愣,什么周迅的含蜜眼,什么赵薇会说话的的大眼睛,统统靠边站,再细看之下,这个女孩儿的眼睛竟然还是双眼皮的丹凤眼!
  很大很清澈,一点也不像平时所见的美女(平时所见的美女在世俗社会上呆得久了,眼睛没有眼前这个女孩那么清澈,那么有气质),那女孩站了起来,身后一片霓虹,带着着淡然的笑,如我的初恋,那么宁静而熟悉的泻在闪烁的灯光下,让人误以为她是晨雾中若隐若现的仙女,而旁边的林雪儿是个凡人,被这个女孩遮住了光彩。
  不知道阿基会不会后悔把这个女孩儿让给我,看阿基那样子,好像是把注意力全部放到林雪儿身上了,我稍稍的放下些心来,想想也是,阿基判断女人的标准主要讲究三大:胸大、屁股大、声音大,至于长相,只要说得过去就可以,用他的话说就是,北大人大,不如波大,晚上到了被窝里,又看不见她的脸,头一蒙就当她是杨钰莹,而那个林雪儿好像就他的在“三大”标准之内。
  阿基用手在我眼前晃了晃,招魂道:“大哥,归来喽,归来喽……”,这时候我才意识到了自己的失态,老脸不由得一红,右手习惯性的挠了挠后脑,阿基讽刺我说:“唉~~大哥这人啊,沾酒就醉,遇财起意,提笔忘字,就一个优点,见到美女,两只眼睛就变成数码的啦!”
  林雪儿和那女孩儿就笑出声来,音若银铃、笑靥如花,我只好也跟着尴尬的笑了两下,心里却将阿基家里的所有女人问候了一遍。
  “你好,我叫郭子悠,孩子的子,悠闲的悠。”丹凤眼女孩边说边伸出手来,我赶忙受宠若惊的和她握手,她的手很娇小、很柔软,握在手里感觉很好,我说:“子悠,好听,青青子衿,悠悠我心,纵我不住,子宁不嗣音,《诗经》里的诗,肯定不错的啦!”
  说完,自己都为自己的博识强记所折服,女孩听我这么一说,睁着大大的眼睛看着我,仿佛我在她眼里换了一个人似的,说:“你是学文科的吧?”
  还没等我回答,阿基就抢断道:“他啊,就卖弄文学的二逼青年。专靠嘴巴吃女人。”
  靠!!!
  (文章来源:阅读阁;醉蝶书院,专注女性阅读的手机站!《我的漂亮女上司》)
  我差点没一下子把这2B的臭嘴给撕烂,我贼你老母啊,老子刚才好不容易积攒的一点形象,就被你这2B给毁了。
  还好,子悠听后倒是一副很佩服的表情,说:“不简单不简单,现在很少有男孩子去研究这些古诗词了,哦……对了,刚才说你叫什么来着,大哥?为什么叫你大哥?”
  被她这么一问,我心里一虚,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是好,因为当年在澡堂洗澡,我们宿舍的一伙人都比下面大小,他们比的时候我走过去,他们一看,就叫了我大哥。
  女孩一脸的期待,我有些紧张,猛然间,心里蓦地一动,她这样问我的名字,估计对我还是比较有好感的,我索性豁出去了,说:我在宿舍里年纪最大,当时,所以他叫我大哥。
  阿基在旁边直摇头,两位美女今天都要喝点什么?随便点,今天我请客,阿基这厮向来就爱在美女面前装阔绰,然后故意喝醉,最后我被迫去付帐,我点了啤酒,阿基点了一瓶洋酒,林雪儿和子悠又要了两瓶雪碧和纯水,她们说要兑着红酒喝,因为纯的洋酒对她们来说有些不太入口,兑点雪碧口感会好些,虽然失去了酒的原汁原味,但女孩毕竟不会在“酒”这些东西上太在意了,她们只要喝着好喝就可以了。阿基非说这洋酒喝着不来劲儿,嚷嚷着不如咱俩在私下喝的红星二锅头来的痛快,听的两位美女捂着嘴笑,晕,这个土财主就是这德性,都不知道人家这里是高档场所,是不会出售2块5一瓶的红星二锅头的,下次绝对不和你一块出来见女孩,真丢人。
  阿基见色忘友,坐在那里只顾着和他的林雪儿天南海北的八卦,从克林顿与莱温斯基的恋情聊到NBA的小皇帝詹姆斯,又从徐志摩的三角恋侃到了海子的诗,我一句话也接不上,暗骂他装逼。我和子悠刚认识,打过招呼后都不好意思要多说话,气氛有些尴尬,我只好站出来活跃一下气氛,说:我们玩个吸星大法吧?!
  他们三个有些疑惑的看着我问:“吸??星??大??法?”
  “对,就是吸星大法!”我把该怎么玩给他们说了一通,所谓的吸星大法,就是所有的男女间隔着坐成一圈,由某个人开始用嘴吸一张牌,然后把牌按照顺时针方向传给下一个人,依此类推,如果牌在谁那里掉了,就要被罚喝酒,其实这个游戏的最大乐趣不在于喝酒,而是在于两个人嘴唇快要挨拢时,牌突然掉了,然后两个人的嘴唇亲密接触,当然,也不排除某些色狼们为了一亲芳泽而故意掉牌。
  可能林雪儿和郭子悠是没有多少社会经历的女孩子,思想上都比较单纯,显然没有意识到这个游戏里面其实是有问题的,两个人都欣欣然同意了,阿基脸上则是一副诡异的笑,记得鸟人以前打麻将自摸时就是这样的笑。
  我叫服务员拿过来一副干净的扑克,宣布游戏规则,先从子悠开始,只见子悠嘴里先叼了一张干净的牌迅速传给林雪儿,林雪儿接着传给了阿基,我立马把牌从阿基的臭嘴里叼了过来,又一次传给子悠,看样子两个女孩儿玩的很刺激,不时的“咯咯……”笑出声来,尤其是子悠的笑声,特别的清脆悦耳,似莺声婉转,听的我感觉心里像被什么东西挠了似的,痒痒的。
  大家之前都喝了不少酒,气氛已经完全被我这个游戏所带动起来了,所以都放的也比较开,我们四个疯玩着,我一边传牌,一边在心里计划着,有些紧张,还有一丝丝的激动(看来人干坏事前总是心虚的啊),要是我吻住她的话,她会有什么反应?她不会骂我吧?心里在斗争着……,饶是转了有七八圈吧,我才下定决心来,娘的,豁出去了,反正我也不是故意的,我从阿基嘴上把纸牌叼了过来,慢慢的向子悠传去……
  (文章来源:阅读阁;醉蝶书院,专注女性阅读的手机站!《我的漂亮女上司》)
  二十厘米,十厘米,五厘米,一厘米……随着距离的接近,我的心也提到了嗓子眼里。我感到了兴奋,紧张,恐惧,甚至还有一丝丝的羞耻,我想,此刻,在酒吧灯光的照耀下,我的影子一定是色狼状的吧?在纸牌快要到了子悠嘴唇的时候,我故意不小心碰到了桌子,牌掉了,借着一股惯性力,将嘴轻轻的印在了子悠的红红的小唇上。
  虽然刚才我只是那么蜻蜓点水的一下,但当我的嘴印上去的时候,还是感到电流一样的东东通过嘴唇流遍了我的全身,嘴的触觉和身体其他部位的感觉爽的无法比拟,我简直要窒息了,我感觉到很刺激,是那种偷偷摸摸成功后的刺激,和***那种刺激不可同日而语,那种感觉是那样的空虚,但却又是那样的实在,我像是在天上飞一样,飘飘荡荡的,爽得无法形容。
  我的嘴在她红红的小唇上上只停留了0.1秒钟,便撤了回去,一来我生怕自己的龌龊动机被他们窥得,二来,那种心惊肉跳的感觉压得我喘不过气,但是当刚离开,我就觉得异常的失落,仿佛一个正在吸毒的家伙被人夺走了针筒,然后,脑中产生了一股强烈的欲望,恨不得一把把她扯过来,在怀里好好亲热一番,看子悠出落得那么楚楚动人,如果……
  我还来不及多想,子悠立马使出“小粉拳”在我的胸膛上狠狠的打了一下,慌乱的说:“讨厌,不理你了!”接着小脸一红,把头低了下去,她的脸在酒吧灯光的照耀下多少有些潮红的感觉,鼻子是那种弧度很优美的翘起的圆润型,嘴是我很喜欢的那种嘴型,最关键的,她的睫毛很长,微微抖动着,看起来很有味道,那样子愈发让人感到诱惑。
  阿基笑着说:“哈~哈哈,大哥不要脸,居然…居然吃人家美女的豆腐。”
  林雪儿也吃吃的笑:“早就听阿基说过你,今天一见果然名不虚传哈。”
  我也讪笑到:“这个烂人又给我穿小鞋,他都说我什么了?”
  林雪儿笑到:“还能说你什么?你除了流氓点,还能有哪点让人家印象深刻的?”
  “你说我流氓可以,但能不能说我是个很帅的流氓?”
  阿基做了个呕吐的动作:“就流氓来说,大哥你还真的是我见过的流氓里最丑的一个!”我正准备扇这小子一个耳刮子,林雪儿笑着说:“行啦,叫你声帅哥行了吧?”
  我说:“行,谢谢!”
  她们三个同时做呕吐状,我和他们两人说话的时候,眼光始终没有离开子悠,我看到她怯怯的抬了一下头,斜眼偷看我一下,却发现我正在看她,脸上不由得再次泛起了一股红晕,她赶忙用双手搓了一下自己的小脸蛋儿,据《恋爱宝典》上讲,女孩子一旦遇到心仪的男士,就不时的会用手来触摸脸部,因为怕对方看到她不自然的含情脉脉或脸红,所以会试图以手抚摸脸部,企图掩去那种不自然,我心里暗道,难道我也时来运转,赶上桃花运了?
  子悠发现我在盯着她看,嗔怒道:“你要死啊,眼睛珠子都快掉出来了!”
  “见过漂亮的,但是没见过你这么漂亮的!”我奉承着说。
  “我也是,见过无耻的,但是没见过你这么无耻的。”
  我:“……”
  有美女作伴,葡萄美酒夜光杯,我的心情很好,林雪儿和子悠作为美女自然是我们这“二匹狼”猛灌的目标,不多时就被我俩灌得面若桃花。
  在卫生间的门口,阿基搂着我,满嘴酒气地说:“兄弟,不错,咱俩分头行动!”
  “好!”
  可是……
  当我们邀约两个美女的时候,她们出了酒吧,却清醒得很。
  一出了酒吧,她们两说家里人催着早点回去,便上车……就走了。
  我和阿基和她们挥挥手,郁闷了很久,怎么回事?
  这时从酒吧里出来了几个男的指着两个美女上的车喊道:“别走!操,别走!”
  我两面面相觑。
  (文章来源:阅读阁;醉蝶书院,专注女性阅读的手机站!《我的漂亮女上司》)
  “草!两个酒托!”
  “啊!?”我和阿基一起大吃一惊:“酒托!”
  “是的!草,骗了老子喝酒喝了几个晚上,连手都没得碰一下!”
  阿基马上打电话过去,对方直接挂了他电话。
  我和阿基一下子明白了过来,阿基指着车子消失的方向喊道:“草泥马的臭婆娘!”
  几个男的骂骂咧咧的走了。
  我问阿基怎么办,这厮失落的看着我:“草他吗的,第一次被女人玩!”
  “唉……”
  “走,陪我喝酒去!”
  “好……好吧。”我只好答应了。
  我们两找了一个夜宵摊,点了烧烤和啤酒。
  “我明天……要离开这里了。”阿基突然说道。
  我的心咯噔一下。
  “离开这个城市?”
  “是的。”阿基的眼神黯淡下去。
  阿基和我同一个宿舍,在这个城市,为数不多的朋友。
  毕业后,大家各分东西,我以为他不会走的,没想到……
  “你上次不是说找了一份好工作吗?”
  “呵呵……被开除了,就昨天。”
  我不说话了。
  “而且……阿莲和我分手了。”
  “怎么了?”我问。
  “算了不说这个!喝酒!喝……”
  席间,阿基不停的和我推杯换盏,聊起大学生涯,两人聊得有泪有笑。
  一箱半的啤酒,喝到了十二点多。
  沿江路的烧烤摊灯红酒绿,熙熙攘攘,好不热闹,猜拳的,打牌的,用歌喉发泄能量的,人群大多是像我的老同学阿基这类愤青,他一边拿着酒一边喝着说,“大哥啊,我们在大学也算牛逼的人了,出了社会,为什么,为什么就混成这样了……”
  我知道阿基已经喝得差不多了,这一次他失业了,我陪他喝酒也算给他解这个怨气。
  阿基更愤愤不平像机关枪式的说着,“我算是看透了,女人第一看重的就是TMD的钱,什么狗屁爱情,什么生死相许,TMD曾经沧海,靠,有房有车才是硬道理,没车没门,没房难道跟你睡大街啊,这就是女人TMD的思想。”阿基瞪着一双血红的眼睛,一只手抓着一瓶快要见底的啤酒,嘴里嘟嘟囔囔地发着牢骚。
  安慰的次数多了,我也找不到安慰的理由。
  “哥们,看开点吧天意弄人啊,但又能怎么样呢,路是靠自己走出来的,妞是靠自己去泡的。”
  阿基苦笑,阿基这哥们失恋次数太多,而且还每一次失恋都是因为对方看上比他更有钱的了。这次数一多,我想大多数又是遇到这个问题了。
  “女人,有钱就TMD的恨不得立刻睡在男人的床上了。”阿基的眼神带着怒火。
  看阿基这样子,不能再让他喝下去了,我见他正要拿起酒,我马上抢了过来,实在不想难为了自己,毕竟送一个醉酒的人不是一件好差事,打辆车,连司机都不愿意搭乘的,免得吐得车子又脏又臭。
  结账,离开,阿基说话已经语无伦次了。
  我们离开时,阿基已经醉的东倒西歪。
  我费了半天的牛劲才把他给架到外面,没走几步,他却从我的怀里挣开了,也不知道是不是酒后发泄还是面前的一辆宝马极其抢眼的缘故,阿基竟然就在这辆车面前一个翻江倒海的吐了起来,面对如此的画面,我的脑子里一片混乱,更没有想到的问题是这个时候,从车里走出一个高贵、丰韵的漂亮女人,她的眼里有一种极度严厉的视线……
  计程车已经走远了,几个男的气喘吁吁的指着车上破口大骂:“臭婊子!逮到打死你们!”
  阿基好奇道:“这位哥们,怎么了,那两个美女招惹你们了?”
  我呆若木鸡,紧张与激动,没有想到走出来的是一个如此高贵丰韵的漂亮女人,她的目测身高一米七左右,穿着一身休闲装,可是依然能感觉出来是一个身材极其良好,胸部极其丰满的气质女人,我和她的眼神在短时间内有一个快速的对视,她刚才透露出的严厉眼神似乎就在一瞬间内消失了,顿时变得有点儿温柔止水,她有点儿醉意,这会,她并没有发现阿基在她的宝马面前大吐特吐的这番情景,而是看着我,眼里似乎特别的有内容。
  当时我绝对是被她的样子所倾倒,这样高贵美丽的女人,突然走到我的面前,然后很不自然的往我的身上扑过来,我却成了她的扶柄,她也很快的就靠在我的腰身然后往后面吐了起来,好一会,她才吐完了,然后看着我,说。
  “送,送我回去。”
  我是不是听错了,还是理解错误,面对这样高贵失意的女人,不,应该纠正说是面对这么美丽又高贵,却失意的女人,她的第一句话竟然是让我送她回去?我以为她是不是认错人了。
  “小姐,你是不是认错人了。”
  她似乎并没有反应过来,而是状态很差的看着我,眼里特别的有内容。
  我在想,她对我有其它的企图?
  我的脑子里十分的混乱,可以说是不相信这是真的。
  但她并没有理会我是否答应,而是半推半就的拉过我的手上了她的手,然后让我开她的宝马,直到我上了这辆传说中的宝马的时候,才发现里面只有她,并没有其他人,难道她真的是一个失意的女人,出来找男人发泄?
  这会我还留意到一个重要的人物就是阿基,他似乎感觉到从车里走出来一个女人后,就立马的给躲到一边去,虽然他是个愤青,但他还是有自知之名,万一这个车主让他赔偿损失的话,他可赔不起啊。
  这个开宝马的漂亮女人,只是对我说了一句话。
  “送我回去,效外大街美林别墅A1栋……”
  说完,她就晕过去了,透过昏暗的灯光,我发现她真的很美,很美,美得可以说不敢相信这是真的,这样的事儿竟然发生在我的身上。
  当时我也没有想太多,把阿基扔上计程车后,奉命送这个醉酒的失意美女回家……
  送这位宝马女人所说的美林别墅A1栋,车停下来之后她依然熟睡,看着她现在这个样子我不忍心叫醒她,面对着如此美艳的姿色女人我心乱如麻的,不经意间的眼神落到了她那胸部上面,当时我只感觉脸也烫烫的,却没有想到正在这个时候她突然醒了过来。
  我反应过来的时候,目光马上往上移,她那微醺而如梦似幻的眸光看着我,闪过一抹赞许。听到她柔声道,“谢谢你。”
  “不客气,为人民服务是应该的……”
  我们一同下了车,她的酒劲说上来就上来,身子一软,眼看就往地上倒去,我眼疾手快,及时伸手抱住了宝马女人的蛮腰,酥软的娇躯仿佛无骨一般瘫软在我的怀里。
  手触处一股滑腻如脂,充满弹性的感觉涌上心头,贴在怀里的温热娇躯,柔软如绵,蚀骨醉人的舒畅迅速蔓延全身,鼻端满是清雅醉人、如兰似麝的幽幽香气,直薰的我晕晕乎乎、轻轻飘飘。
  我意识到自己的手按着的正是宝马女人那丰挺而圆润的胸,如此亲密地拥抱着这个身体火辣的女人,震撼、慌乱而心悸……
  这个突如其来的心跳,我的脑子里混乱一片,这实在是让我呼吸加速,心乱如麻,我快速的意识过来,松开她的腰身。
  夜色之下我迷乱的眼神接触到她酒醉后绯红的脸,正好这个时候,她再一次呕吐的反应,我及时感应到了,霎那间恢复了清醒,脑子里依然乱乱的感觉。
  一阵微风拂过,宝马女人单薄的身驱我看到了她哆嗦了一下,我脱掉了自己的外套给她披了上去,她这会也慢慢的恢复了状态。
  也许是她酒醉后仅有的几分清醒,只听到她喃喃的在说着什么。
  “扶,扶我上去好吗?”我有些听不清楚。
  未待完续~~~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 楼主
楼主发言:2次 发图:0张 | 更多 |
作者:星熠风舞 时间:2018-10-12 10:01:16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