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市疤痕》--命运的黑手在左右你我

楼主:雷本祖 时间:2014-11-02 18:58:00 点击:163506 回复:13352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上页 1 2 3 4130 下页  到页 
  第一章:深夜我带你回家


  雪还真就这么下来了。破损的小货车里没有暖气,四面漏风,原来的汗流浃背都改成了面结凝霜。司机大哥四十岁左右的年纪,黝黑的面庞,外加一圈胡子拉碴,一边开车,一边问话,“哥几个,不就是洗个澡吗,何必要去帝王之都呢。听说那里不干净,齁宰人。我带你们寻一处,华清池如何,每人五块钱照样洗干净。”我说,“大哥,你误会了,我去寻一女亲戚,好多年没见了,舒舒旧,没别的意思。”
  司机大哥不开车了回头看我,“你亲戚,多大了。”
  我说,“十七八吧!”
  司机大哥摇了摇头,“别怨我多嘴,你亲戚不是好东西,还是别去跟着搅合吧!”
  我说,“你看我们哥几个是好东西吗?”
  司机大哥真的开始端详起每一张人脸,每一张脸都显得那么古怪,看得他脸上嗖嗖直冒凉气。
  “嗨嗨!看路!”我大叫!
  司机大哥扳回头,猛踩刹车,紧打方向,躲过去了。前面是一辆箱式大货,后面凸出的后钢板足以把小货车撞得粉碎。
  生命不足为惜,至少在宋天那里可见一斑。死神刚刚擦肩而过,他的小眼睛里春光明媚。“雷哥!没听说在这里你有亲戚,而且还是风尘女郎,长得白不白,美不美。”
  我说,“也白也美!”啊!一阵骚动,冬天的寒流变了暖流,三个傻小子目光如炬,灼热地喷向了我。
  下了小货车,几个弟兄嗖嗖从我眼前超越,看把你们猴急的,人未见,心已乱。司机大哥也跟着追来,他也乱了?
  司机大哥跑的喘急,“嗨嗨,哥几个,能不能先把帐结了!”
  我叫住了江峰,他跑在最前面,雪花飞舞当中,玉树临风。
  “江峰,把车钱付了。'
  江峰懵然装恶,“为什么我付?”
  你大爷的,这叫什么事!我说,“今天不是替你媳妇搬的家?”
  “谁媳妇?还不知是哪个王八蛋的。”江峰一副面瘫耳背丑八怪,四个口袋一翻白晃晃刺眼,“我没钱,爱咋办咋办!”
  碰上这种事倒霉蛋是我,我不吭气把钱付了。
  几个人一窝蜂往门里冲。嗨嗨嗨,我叫住了他们,“等等,别急,我把妹妹叫出来,兴许人家还在裸睡哪!”
  “啊呀!都几点了,该接客了。”几个人头碰头狗咬狗咬着耳朵,“皮肤面白,油光水滑,巨臀沟深,啧啧。”
  一群发了情的公狗。
  我给柳红红打电话,红幔帐深,香消玉损?
  隔天的光景传来哈欠频频,果然在睡觉。“干嘛呢!烦人!”
  我说,“在你楼下,下来啊!”支支吾吾半天没了消息。又是隔天的光景,旋转门转动,走出一位倾天女神,绾发高髻,一件羊驼绒围裹住她半截纤细腰身。细白长腿光裸着,雪花打着旋往上扑,连带着几个猴急的光棍汹涌的目光一起交集。她不说话咬着嘴唇打量一番,点一颗烟,妩媚地点火,徐徐喷出,烟圈夹杂着飘落的雪花不知是上升还是坠落。
  几个傻小子傻眼了,敢情以前遇见的都是土鸡。
  哥几个到现在都哑巴了,不叫喳喳了,身体萎缩下蹲,不知是冷还是病,我真怕他们一不留神跪在红红脚下。柳红红抽了几口烟,食指拇指扣紧把烟蒂弹射在我脸上,我躲过去了,烟灰迷了我的眼。柳红红哈哈大笑,十足尤物,语气不温不火,“哥哥搭错筋了,怎么今天有空了,来切磋啊!”说完用眼神瞄了瞄江峰、于豪、宋天。手指点了点,再次出言不凡,“这三位傻逼哪儿来的,信不信本姑娘一块把你们炼了。”这句话惊得傻小子们瞠目结舌筋骨松软。
  我赶快把她拖到一边,顺便把她冰凉的手揣进胸窝里,我贴心地问了一句,“过得好吗?”
  “好个屁!”她鼻孔朝天语带讥讽,“哥哥!你说我怎么就认识了你,也不知搭错了哪根筋替你办事,这下好了,把秦总得罪了,他在外面造谣说帝王之都暗藏摄像头与公安联网,吓得一些高端客户有钱的大佬不敢上门了。唉,现在的帝王之都那叫一个冷清哟!李大瓶恨死我了,她说总有一天把我活埋了。”
  “对不起,对不起,哥哥将来会报答你的。”
  “报答我?你怎么报答我,带着几个傻逼来帮我填补空虚!'
  “嘘嘘,别这么大声,让人误以为你是婊子。”
  我好言相劝反而激怒了她,她狠狠掐了我一把,估计掐出血丝来,“哈!哥哥大白天说梦话吧!妹妹本来就是婊子,有钱就上的主,哥哥是不是忘了,咱俩也是在床上认识的,装啥清高啊!”
  我知道说错了话,我得补救啊!“红红!你要是恨我再掐我一把!”她果真又掐了一下带着她的委屈与怨恨,脸色却晴天了。
  我趴她耳边说,“过去的事咱不提了,今天玩玩如何?'
  “你!”她深邃的眼眸里惊鸿一瞥,娇羞状,“哥哥下道了。”
  “不是!”我指指那几个傻小子,“玩他们!”
  啊!红红一下子捂住了嘴巴,羞答答说:“你那几个兄弟可真够彪悍的。”
  “你怕了?”
  “哈!我怕?”柳红红指着自己鼻子眼神出奇的明亮,她单手叉腰摆了一个豪放女经典的姿态,语气超爽,“让他们放马过来,保准一炉给毁了!”
  这句话说完,眼神又黯淡了,“今天不巧,妹妹来事了,改日吧!'
  我笑嘻嘻刮了她鼻子一下,说:“想哪去了,不是让你给他们毁容,我那几个兄弟吧,样样好,就是太抠门,你今天想个法子让他们每人放一碗血,咱们去吃个饭怎么样?"
  “好呀!好呀!正好我也闲着嘬一把。”
  开锣了,上戏了,人家演员还要酝酿一番情绪再上场,柳红红腰身一摆入戏了。就像首长视察部队的官兵,三个傻小子也很配合自觉站成了一排等待检阅。柳红红纤纤食指尖首先碰触白面书生的下颏,对着他的脸像蛇精那样喷了一口气,先把他化了。“哥哥你是……?”江峰打了个死挺,想想不合适,弯腰下蹲,饥渴的面容,“妹妹,哥哥姓隋,叫我江峰好了。”
  柳红红点点头莲步挪移。于豪板硬的姿态,大气不敢出,眼神不知该落入何处。柳红红放肆的眼神上下打量,暗地里赞叹,好标致的小伙。她踮起脚尖去触碰于豪,嘴唇嚅嚅湿了他,自始至终,于豪双手规矩贴在了裤缝。“哥哥,你贵姓?”红红吐气如兰,于豪脸似晚霞,语速不疾不徐,“我姓于,叫我于豪吧!”
  红红娇笑,趁机摸了一把,飞了个媚眼叫一声,“豪哥!”
  款款走到宋天跟前。宋天矮粗壮,和柳红红一比不差毫厘,只不过柳红红的脚靴高点而已。柳红红很大气,直接就把宋天搂在怀里。在我所见过的女人当中,好像每个人都喜欢把 宋天搂在怀里,是不是因为宋天那张胖嘟嘟的脸迷惑了她们。大约是红红身上的香粉太熏人,迷得宋天的眼睛睁不开,他嘴角的口水都流下来了,活像个吃奶的孩儿。
  宋天紧紧抱住柳红红,吭哧吭哧声不断,也不知使得是什么劲,抱得柳红红几乎脱离了地面。宋天的雄性荷尔蒙过分旺盛,很明显,裤裆里多出一条腿,就这么昂翘着,几乎破裤而出。柳红红打了上面一下,嬉笑说:“看把你亢奋的。”
  她挣脱开宋天的纠缠,个个扫一眼,问:“知道我和你雷哥的关系吗?”
  异口同声地回答:“知道!是亲戚。”
  柳红红咯咯笑了,“错了,说错了,我和你雷哥前世是夫妻,今世是兄妹!”
  “啊!”几个人吃惊地张大了眼睛。
  柳红红又问:“既然我是你哥哥的亲妹妹,你们还上吗?”
  几个人面无表情齐齐喊:“上!'
  真他妈的禽兽!我吐了一口。
  柳红红梳理起人来还真有一套,“哥几个要上我也行啊!不知你们是一块上呢,还是隔日?”三个人觑觑相望匆匆对视一眼,达成共识,几乎咬碎了牙齿,喊,“一块上。”
  柳红红笑了,笑的很妩媚。有女人在身旁,谁也不觉累,虽然有风刀割般的“抚慰”,可人人都觉得掉进了蜜罐里甜死也不后悔!
  柳红红要掏他们的腰包了,我觉得是,待会儿哥几个就被忽悠得脑残废了,活该!
  “一块上也好,省事!嫖有嫖的规矩,谁钱多谁第一,哥哥们有钱吗?”
  “有!有!有!”傻子们忙不迭地回答。他们就像公牛,眼睛都红了,为了获得母牛的交配权,一场厮杀在所难免。
  雪花舞成了团,天色将暗未暗,冷风凄凄,人人头上罩了一层白花花的雪帽。我早早翻起了衣领子,羽绒服的帽子扣在了脑袋上。柳红红的羊驼绒衣外翻白灿灿的,帽子超大,眼睛里往外看,片片雪花落下。
  三人背转身,从怀里掏摸人民币,防贼似得眼神瞄向我,生怕我抢。
  几乎倾囊而出,个人手里都攥着钱,江峰最多,六百,其次是于豪四百,宋天最少二百。见了钱,柳红红的热情把雪都融化了。人都说戏子无义,婊子无情,这话当而无量!柳红红眼也不眨统统没收!
  她软软的身子偎住了江峰,温言软语,俏生生,嘎嘣脆,“江峰哥哥,今晚上半夜妹妹就是你的了。”又拉着于豪的手,“帅哥,下半夜两刻钟你包圆。”
  宋天从不干吃亏的营生,跳起来,面红耳赤,“我呢!你们上半夜下半夜分完了,我呢!我在屋顶上吗?'
  “你呀!天哥!”柳红红呀呀叫一声天哥,天哥就融化了,“天亮行不行!”
  “啊!我天亮办事不行。”
  柳红红俏脸一抹黑,“你以为二百块钱能干什么,知不知道本姑娘在洗浴城里的行情,每个钟点最少两千,看看你们哥几个凑得,不够我撒泼尿的工夫。不愿意是吧!,退给你,滚远点。”说完话,柳红红把二百块钱塞给了宋天。宋天服软了,感觉过了这村没这店,生命只有一分钟的等待,咬咬牙说:“天亮也行!”
  柳红红摸了他一把脸适时安慰他,“天哥乖,妹妹皮肤白吗?”宋天整个人快被雪糊住了,看什么都白!
  都被忽悠上了道,柳红红揣着钱得意洋洋下了场。
  我说,“先洗澡再吃饭,干了一天的活,太脏了。'
  柳红红看着我说,“哥哥!你不会到洗浴城里洗吧!”复又小声说,“到里面洗,这些钱也不够啊!”
  “那你说到哪里洗!”
  “华清池啊,平民大众的类型。”
  “哦!我听说过这名字,就是不知在哪儿,应该很不错的一地儿,司机大哥也提过。”
  “错在其次,便宜啊!咱们几个人包一个大水池子五十元就够了。”柳红红吸着鼻子与我嘀咕。
  “你不是身上来事了吗?”
  柳红红脸红了,“哦!我忘了,没事!我在旁边看你们洗!”
  “怎么去!”
  “打车去。”柳红红从口袋里掏出了电话,滴滴那么一拨,响了,“吴哥!接我一下!”打完电话,几个人离开帝王之都。离开的时候,洗浴城的霓虹灯也亮了。到了路口,身后驶过来一辆出租车,压着咯吱咯吱惨叫的雪沫沫。
  扑扑身上的雪,几个人钻进了出租车里,明显超载!理所当然柳红红坐在了江峰的大腿上,就是在暗夜也能看清宋天的眼睛红了。柳红红甜甜叫一声,“吴哥,不好意思,下这么大雪还要麻烦你跑一趟。”
  司机大哥浅笑,“没事。”然后回头看我们一眼又笑了,语带暧昧,“红红啊!悠着点,这么多男人能受得了。”红红打他一下,嗲声嗲气,“吴哥想哪儿去了,他们都是我的护花使者。”

打赏

3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 楼主
楼主发言:1182次 发图:217张 | 更多 |
作者:严伍台 时间:2014-11-02 19:06:04
  @雷本祖

  坐个沙发!抢个头名!
  笑看小雷的巫山之梦!
剩余 3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楼主雷本祖 时间:2014-11-02 19:24:42
  第二章:青驴小子斗不过混世魔女

  车上了路。路上的雪皑皑沉厚,被车灯照得闪亮刺眼。雨刷来回奔波,雪片密密麻麻重叠。透过一侧车窗,天上不见星辰,月亮回到被窝。我们就是雪的孩子,与雪一起偷偷长大。
  隔得也不是太远,我感觉。华清池一会工夫就到了。下了车,我付车费,柳红红阻拦着我,对吴哥嫣然一笑,“下回结算啊!”出租车打着双闪离去了。
  雪似乎小了些。我对柳红红说:“他也不容易,养家糊口的,不给钱说不过去。”
  柳红红哈着气吐着温暖,“哥哥哎!妹妹看见你手里捏的十元大钞,是不是被汗水湿透了,你拿的出手吗,我每次带阔气的老板出来,人家丢的可是百元的大钞啊!你……你这不是丢我的份吗。”
  华清池的门脸比较小,难为了这个名字。门口一只灯箱,整个被雪围困,成塔形模样,看不清字,里面的灯亮着显得较别的地方白。掀开棉布帘几个人走进了屋里,一股热浪涌来几乎将我们打倒在地。铺天盖地的热,冰火两重天的感受。几个人发间得冰碴瞬间化了头发湿漉漉的,身体也变得燥热难耐。柳红红张开双臂做小鸟滑翔的姿态,嘴里娇气地喊着,“哥哥帮我脱呀,妹妹热啊!”
  傻汉子们七手八脚涌上前一顿忙活,差点扒光了柳红红。华清池屋里的灯很亮,照的见每一处角落,也让美女的身段显露无疑。羊驼绒大衣脱去,柳红红的身体就像脱了毛的山鸡显露出来,里面穿一件紫色瘦身毛衣还是连体的,下身短刚好遮着屁股,弯腰提臀会漏出粉色内裤。乳房饱满,乳峰微颤,都在毛衣里窝着睡眠,每个人的眼光都像钉子那样钉在了上面。她又把头发打散了,搜首弄姿了一番,去了吧台,取一把梳子,继续她的回眸一笑百媚生。
  傻汉子们摇摇欲坠,哥几个相互搀扶不至于倒下。梳了两把又长又软的发丝,柳红红算是摆弄完了,扔过一把带牌牌的钥匙,努努嘴,“二楼18号池子”见我们傻站着发情痴,一跺脚,“还愣着干嘛!快洗啊!”
我要评论
楼主雷本祖 时间:2014-11-02 19:25:21
  几个人恋恋不舍离去。宋天不死心回头问:“不一块洗吗?”柳红红做怒状,“你有钱吗,陪洗要收费的。”吓得宋天一伸舌头一溜烟上楼了。打开门,屋里热气腾腾,犹如仙境。几个人很快脱得赤条条,扑通扑通,如鸭子跳水进了池子。我在后面,慢吞吞脱,脱完之后,十指交叉捂住隐私部位,也学鸭子状,跳进了池子。很快,白水变灰,真是糟蹋了好东西。只泡了一会儿,胡乱搓了泥,三个人都站了起来,生怕有人吃亏似得,纷纷跳了出去,离水的霎那,让我惊呼!我看见了傻汉们胯下的性器,不比不知道,一比真奇妙。宋天的阳具又短又粗,昂着头四下作揖。于豪的玩意又细又长让人想起一件秘密武器,软鞭,缠在腰间随时取出杀人于无形。这里面最出格的当属江峰,我怀疑他的前生是不是藏地野驴,要不然他那玩意怎么比驴还驴,又粗又黑又长,前面挂几个秤砣不带打弯的。几个人飞速穿上了裤衩,穿的相当费劲,毕竟多了一条腿,穿上了也出不去啊!每个人都顶着一顶帐篷,不像话呀!几个人手忙脚乱又脱下来,捡起地上凉水管子一通猛浇,那玩意也是坚强的玩意,受尽非人折磨,仍坚强不屈。江峰仰天长叹,“雷哥,快把你妹妹叫进来吧,这样下去要死人的。”于豪,宋天也受不了了纷纷说,“要死了。”
  我说:“可以啊!你们还有钱吗?陪洗额外加钱。”江峰咬牙嘟囔了一句,“兜里还有点。”于豪、宋天也点头声称“还有点。”
  我漫不经心说了一句,“柳红红陪洗最低价位也得一千。”
  “啪!”假如我没听错的话三响。你看看这些没出息的同志,一提钱,全蔫了。几个人穿好了衣服,也不走,趴水池边儿看我。都安静了,所谓的六根不净这一说,错极大焉,那五根不算什么,只去掉这一根天下太平,我说这句话,妇女同胞们别打我呀!
  我在水里趴着不敢动怕露馅,我催促他们,走吧!我泡一会就走。几个人不说话盯墨水里看。
  “猜猜看?”三个坏小子打起了赌。
  江峰说,“我赌雷哥大。”于豪说,“我也赌大。”宋天撇撇嘴说,“还用着赌吗?是男人都他妈的大。”
  三人觉得没意思,都赌一个点难分胜负。就问我,“雷哥!不如你也参与,你堵啥!'
  我鼻子哼哼问:“多大码?”
  宋天第一个说:“赌十块怎么样。”
  啊呸!妈的,雷哥的玩意就值十块钱。
  于豪说,“雷哥是老大,怎么说也得五十。”
  我哼了一声,“少了。”
  江峰嘬着牙花子说:“一口价,不叨叨,一百元怎么样。”
  我说:“行!我赌小!”
  我霍地一下站起,墨水沥尽之后,露出庐山本来面目,一只永远也飞不起来的小矬子鸟。几个人吃惊闪避,后退,宋天口吃着,“你你你,天山上下来。”
  我说:“怎么讲?”
  “鹤发童鸡啊!”
  “嫌小是吧,错!这是头鹰,不见兔子不动,兔子瘦了小了也不动。”我只管胡扯。
  宋天腻歪过来,吹口气,问:“那你说什么时才能动!”
  我乜斜着眼瞅他,“你是不是吃饱了撑的,打听的还挺仔细。”一声断喝,“拿钱来!”吓得一扑棱,唰,几个人跑没影了。
  我穿好了衣服走出去。大堂里,三个人围住柳红红,众星捧月的光景。柳红红也穿戴好了。我打了个电话,满嫂接的,我说,“客人多吗?”
  “嗐!下这么大雪,谁来呀!”
  我说,“我去,弄几个菜,清淡些,不吃肉。”不知怎么了,洗完了澡一听说肉字就反胃。
  满嫂一口答应,神秘兮兮告诉我,“快来啊!二楼新设了一铺暖炕,舒服着哪。”
  走出华清池,柳红红拨打吴哥电话,我阻止了她,“算了,到路口随便拦一辆吧。”拐角处,水泥灯下,一辆面包车落寞地停在雪窝里,是辆黑车。几个人靠近拉开车门爬了进去。司机哥哥穿着军用大衣,头戴棉帽,棉帽下两只黑眼一闪一闪有一丝恐惧。看见有个女的上来,眼神缓和了。湖北路老满家酒楼。一上车我说出了方位。司机大哥也不含糊,伸出一巴掌。三位壮汉不乐意了,嚷嚷,这不是宰人吗,不坐了,不坐了,下去。柳红红一副巾帼女英雄的做派,每人一巴掌,声色俱厉,“他妈的,都给老娘坐好。”莞尔一笑,“司机大哥,开车吧!我付钱。”
  • 流尘壹壹: 举报  2017-06-03 21:50:47  评论

    这里面最出格的当属江峰,我怀疑他的前生是不是藏地野驴,要不然他那玩意怎么比驴还驴,又粗又黑又长,前面挂几个秤砣不带打弯的。 文风爽,快!支持大作,学习好文!
我要评论
楼主雷本祖 时间:2014-11-02 19:25:50
  司机大哥对路很熟,抄的是近路。
  面包车停在了老满家酒楼门前。
  为了迎接我们的到来,满哥挥舞着扫帚把门口的积雪扫得干干净净。满嫂笑脸相迎。满嫂特意打扮了一番,描了眉,眉线笔跑偏了一道,不仔细看察觉不出来。她是为我而妆容的。
  满嫂三十岁左右的年纪,腰身肉肉的,从背影里看胯沟汪着一碗水,用指尖一划拉,汤水四溢。四个人很粘人把我围中间,我和满嫂只能隔空喊话,办不成啥事!二楼一间房,推开门,视觉之下,误认为进了农家小院,墙上贴满瓜果蔬菜的剪影。还有实物,像成串的干辣椒,丝瓜瓤,拳头大的蒜瓣,水葫芦等。尤其面前一铺大坑,仿佛回到了故乡,让人人爬上去想睡一觉的愿望。
  刺溜刺溜,大家脱鞋上了炕。满哥搬上吃饭的方桌,大家席炕而坐。炕又烧的滚烫,外面北风呼啸,扯得窗棂子吱吱怪响,屋内温暖入春。出汗了,大家纷纷脱衣,宋天脱得干净,只穿一件背心,臂膀的肌肉团团舞动。柳红红捻起筷子戳戳,赞叹:“肌肉真实,不虚!”宋天得意忘形。
  满嫂端上火锅,旁边摆满了菜品,宋天是肉虫子,遍寻不见肉,不高兴了,嚷着,“太抠了吧,肉呢,我想吃肉。”我给了他一筷子,骂他,“待会有肉,急什么。”
  柳红红盘腿坐下,瘦身毛衣遮不住肉胯,露出粉底小内裤。傻小子就不看别的了,目光变成了苍蝇全盯在了上面。嗨!柳红红笑了,她的鼻尖冒了汗,眉眼更是脆嫩的轻轻一折就断。她拿着筷子敲打着桌面,“嗐!看着!往哪儿看!成熟点!哥几个喝什么酒!”
  一提喝酒,好汉们就兴奋,却装青毛小驴,捏着嗓子说话:“我们都未成年,国家有政策,不准未成年人喝酒。”
  柳红红摇摇头笑,“那就喝果汁吧!”回头喊,“老板娘,上一扎芒果汁。”
  “别!别呀。”臭小子们坐不住了,嚷嚷着,“妹妹喝啥酒我们跟着喝啥酒,不讲究。”
  哦!红红歪头笑,“我喝的可是二锅头,二锅头是我大爷。”
  傻小子兴奋了,油光满面,纷纷叫嚣,“二锅头也是俺爹。”
  “哦!既然是兄弟,大家也就别客气了。”柳红红好爽地说,“一比二怎么样?”
  傻弟弟们摇摇头装不懂,于豪嘴巴利索,“妹妹,你的意思是,我们一杯,你两杯!”
  柳红红哈哈大笑,“他妈的,还算是爷们吗,我成了二了,你们一了,还真是一一了,好好,保护未成年人,妹妹二,你们一。”几人达成共识,就差二锅头酒了。柳红红自告奋勇穿鞋踢踢踏踏下楼了。
  江峰、于豪、宋天兴奋地摩拳擦掌,纷纷表示,哥几个努努力,把小红花办成个醉美人,办软了,半躺了,剥成白葱,每一人口,咂咂味。然后,冲我抱拳,哥哥,对不住了,美色当前就顾不得许多了,虽然是你亲戚,你要是反抗,把你从楼上扔下去。
  我没吭声,这群傻小子都疯了,我招惹他们干嘛!再说,柳红红的菩萨掌我是领教过得,就凭他们这点智商,回农村糊弄猪还差不多。
  一会儿功夫不到,柳红红回来了,后面跟着老满哥,怀里抱着一箱红星二锅头十二瓶装的。二锅头直接搁在了炕上,刺啦一声揭了封皮,柳红红摸出一瓶首先递给了江峰,以此类推,人人手里一瓶,她自己也抓了一瓶。拧开盖子,咣咣满满一杯。几个傻小子瞪眼亮,红红眉眼一怒,“看什么看嘛,赶紧添酒,待会天亮了,还办事吗?”
  一听办事,傻小子们如梦方醒,咣!咣!各自填满了酒。我很为难,我不知跟谁一伙,跟谁一伙我也吃不消,何况现在人身不自由了,家里有女领导坐镇威风八面,想想蔡亚芬的那张凶巴巴的脸,我的心肝就打颤。人家都说男人一怒为红颜,我呢,女人一怒胆半寒!
  江峰乖巧,看出了我的心思,眉头故意蹙成一团,半伤感,“雷哥,你尽力吧!妹妹怎么喝,你陪着,别掉价就行!”妈的,大家听听是人话吗,这不是死里整我。
  柳红红端起杯,众人纷纷举杯,我坐着不动,我才不跟着搀和。宋天急性子恼了,“雷哥不喝,俺也不喝!”江峰、于豪也跟着起哄,“不喝都不喝。”
  要成僵局,柳红红的脚丫子伸过来悄悄抠我脚心,我福至心灵,看来有戏。我爽快填满杯,手举起,豪迈地说,“今日从了妹妹,妹妹说咋喝,我不二话。”
  柳红红柔媚的眼波从众头顶上一一扫过,所到之处极尽温柔杀戮,傻汉子们心无底手颤抖杯中酒稍稍洒了些许。柳红红的声音带有魔力足以摧毁人性里最柔软的部位,她开始催眠,“峰哥,豪哥,天哥,认识你们是我柳红红的缘分,我虽然是风尘女子……”说到这里,喉头哽咽,眼圈红了,指指自己的肉胯,说,“这里虽脏,可我的心是干净的。诸位哥哥不嫌弃妹妹,今晚我就陪几位哥哥到梦里划船。”
剩余 1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楼主雷本祖 时间:2014-11-02 19:34:16
  第三章:你哭着对我说童话都是骗人的


  柳红红说话很到位,傻小子们的手颤抖的更厉害了,是不是听说要划船了,也不怕掉海里淹死。三人齐齐举杯,几乎同时发声,“妹妹,别难过,在哥哥们的心里你永远是最干净的,我们先干为敬。”
  好!柳红红竖着拇指夸奖。这一招很厉害,被理顺了毛的男人会为女人冒死打拼的。柳红红跟进,一仰脖一杯酒眨眼没了影。我跟随,却品出酒味不对,正宗的56度二锅头下了肚火烧火燎,就如同一枚鸭脖被架在火线上炙烤,很难受的。可这一杯酒下了肚,毫不费力,酒味是有点寡淡。兑水了。我第一反应差点惊呼失声。
  柳红红狠狠剜了我一眼,我恍然领悟。
  柳红红很快又填满一杯,一仰脖喝尽。我紧紧跟随,傻小子们,哥哥喝水还是有能耐的。填了第三杯之后,这瓶酒空了,柳红红双手平举,言语有味,“雷哥,咱兄妹俩回敬一杯酒吧!”
  我说,“好啊!”一仰脖又干了。
  三个傻小子目瞪口呆。
  柳红红从箱子里又摸出两瓶二锅头递给我,我爽快接纳,是水。我心底里暗笑。我们各自填满,举杯要喝,三个家伙,看出了门道,一下子伸出手把杯子捂住。
  柳红红怒了,“怎么回事,怎么不让喝酒了?”江峰小心辩解,“妹妹,你听我说,我们哥几个有理由怀疑这杯子里不是酒!”
  “你确定!”柳红红也不是好惹的,她柳眉倒竖,杏眼圆睁,“赌一局如何,是真酒,你们连干三杯,是假酒,你们每人亲口喂我三杯如何!”三人都拍手称赞。
  我替柳红红捏了一把子汗,输是输定了,我脱口而出,“这么喝法,你会死的。”柳红红轻蹙秀眉,冲我眨眨眼,叹了口气,“能死在哥哥们的怀了也是我前世修来的福气。”
  宋天把我的那一杯酒抢去了,江峰抢走了柳红红的,剩酒也被于豪夺走。我仰天长叹,完了,露陷了。
  也许是自大狂作祟,也许证明为我们看,江峰、于豪、宋天学着我们喝酒的模样一仰脖干掉了。
  我闭了眼。许久,只听哇哇赞叹,好酒,真是好酒!我不明白他们是什么意思!柳红红不动声色,说,“既然是好酒,那就喝三杯吧。”
  这杯酒应该是真酒,要不然哥几个怎会俯首帖耳呢。小女子使了这一招瞒天过海计可真不是盖的。愿赌服输,三人没了脾气,你埋怨我我埋怨你,无计可施,一边的柳红红死命催促,各种威逼利诱。几个人咬咬牙大吼三声,“拼了!”
  三杯酒下肚,可怕的光景。火烧火燎的二锅头啊,把他们炸的脑袋大脖子粗,呼哧呼哧直喘气,三条猛汉变成了虫子。于豪坐中间,江峰、宋天把他当成了柱子,仨人紧紧搂抱在一起。
  这酒喝的真神啊,滴酒未沾能把人喝醉了。
  我冲柳红红竖起了拇指。
  都醉了,世界就剩俺俩了,柳红红偎过身来靠在我肩膀上,问,“还吃吗?”
  我说:“饱了。”
  柳红红就踢踢踏踏下楼叫来老满俩口子拾掇了碗筷,把火炕抹干净了,又把江峰、于豪、宋天这三条大虫排头放倒,几个人不一会就打起了酒鼾。柳红红又爬过来偎依在我身旁,指指旁边一空闲地,“哥哥!咱俩睡这吧。”
  我吃惊问:“你不走了?”
  柳红红捏了我一下耳垂,冲我吹了一口仙气,娇媚的说,“下这么大雪,不走了,这里多好啊!又舒服又暖和。哥哥,今晚妹妹想和你做一回夫妻……。”
  吓得我差点跳起来,嘴皮子嘚嘚地哆嗦个不停,“你……你不是来事了吗?你花痴啊!”她的脸霎时羞得通红,扑上来咬住我的嘴,舌尖倒钩钩住了我的舌头。女人真是神奇,即使有一根丝线也会弹奏出不凡的音符,不见嘴巴动,说的完全是腹语。她喘息着,气流冲击着我口腔内壁的粘膜,“哥哥,我第一次你错过了,可我等不到你这个人,你当初去了哪里啊!你进来吧!妹妹等好久了。”柳红红抬头望我,眼里涌出了泪花。
  “不行!我推开了她,这种事,杀了我也不会干的,干一场,血淋淋的会遭雷劈的。”
  “什么呀?”柳红红温柔到了极致,想爱一个人真的可以坐化把自己烧死无怨无悔。她的声音如蚕宝宝在我耳边蠕动,“哥哥,雷公不会打你的,爱一个人好辛苦,他会祝福我俩的。哎呀!你是不是有洁癖啊!完事洗一洗不就行了。”
  我再一次躲开了她,严词拒绝,“不行,我有个毛病,见了血,晚上睡觉会做噩梦的。再说……再说……。”我蓦地响起蔡亚芬,看看表时间接近九点了,回去晚了她要关门的。
  柳红红黏住我不放,“你想说啥,你倒是说呀!”
  我说,“我要走了,家里还有一位等着。”
  “啊!你……”不由分说,唰地一耳光,本想躲过去,脸却迎上去,打吧!把你心里的委屈与愤怒统统释放吧。柳红红被激怒了,打完耳光不解恨,也不知哪来的力气,一把将我拖倒在炕上,整个人跨上了我的身体,白呛呛葱段手指掐住了我的脖子,死命地卡,我倒没什么,照样呼吸。她自己累瘫了,从我身上滑落歪在一旁,泪水肆意流淌,只是压抑着哭泣,不致于太大声。嘴也没闲着,数落我,“你个天杀的,早知道这样我还屁颠屁颠来干什么,这不是找气受吗。”
  我一句话也不说,装死。
  让她聒噪会儿,不多久,她就消气了。趴我耳边咬我耳垂,叹了口气,说,“我这是怎么了,想把你占有,我自己也不干净啊!千人骑万人踩得娼妇,哈!我是不是太天真了。”手指轻摸她掐过的地方,细声细气问:“痛吗!”我点点头,说,“能不痛吗,你是女战士,不是牙牙学舌的孩儿。”
  “对不起!哥哥!对不起。”柳红红柔情起来老天爷会落雨的。她吐了一口唾沫在我脖子上乱揉,嘴里胡乱说着,“这里,那里……”我忍住笑,说:“恶心!”她扑哧一声笑了,又爬起来,眼不眨盯我,看的我毛糙糙的。
  “又要干什么。”我心里嘀咕。
  她先不说话,端详一会儿说,“你刚才说我恶心你是吧!本姑娘就好好恶心你一会儿。”
我要评论
楼主雷本祖 时间:2014-11-02 19:38:35
  正在我发呆的空档,她俯下身来,嘴对嘴为了我一口唾液。哈哈笑着,翻身跑。被我擒住,我搂住她,摁在胸前。男人力气大,稍稍用力,柳红红的骨头就嘎嘎响。哎哟哟!她皱缩眉头呻吟,我说,“让哥哥也恶心你一会儿吧。”
  “不要!”她很乖巧,一只手捂住了嘴,憋不住的笑。此时我不侵犯你,天理何在!我拨开她的手,嘴对嘴强行喂了一口。她软软趴在了我的胸上,男人的口水同样具有非凡的魔力。
  “不生气了。”
  她点点头。我发觉,女人生气起来势同水火,来得猛去得也快,所以,男同胞们就别跟着煽风点火了,真火大了水淹了死的不一定是谁。
  我坐起,柳红红像块粘糕,环着脖子,死了也要在一起。我叹了口气,说:“我要走了。”吧嗒,门栓落地,她松开了,面冲里,不说话。
  “你真的不走了。”
  她点点头。
  看着炕上横躺着的三条彪形大汉,我很担心,又问:“你真不走了。”她又点头。“万一他们醒来怎么办?”
  这次她转过身来,显得有些烦躁,“还不快走,啰嗦个什么劲,你看这架势,这几条好汉明天八点也不一定醒的了。”我还是不放放心,再问,“万一,万一醒了呢。”
  “我就再喂点酒呗!”柳红红轻描淡写地说。
  啊呀!鼻尖儿感觉一阵凉。柳红红可真够狠的,我还是有一点点担心,问,“三位兄弟都付费了,却没享受到优质服务,明天不会投诉你吧!”
  “哧!”柳红红笑出了声。在她眼里,男人都是笨东西,那些个花花肠子禁不得一提。她像变戏法似得从炕的角落里摸出一只大号红色签字笔,拿我眼前显摆。我惊呼,“你拿它干嘛?”此时的柳红红在我的眼里完全变了一个人,她在狞笑。女人也能如此这般地笑,我还是第一次见。她的笑邪里带着狠劲,她说,“你兄弟明天要投诉我,这好办啊!等你走后,我会扒下他们的裤子,在他们的老二上写几个字,写什么呢?”柳红红歪头想,装模作样的那种,“哦!想起来了,就写,红红到此一游!怎么样。”
  我从炕上一个跟头栽了下去。
  迷迷糊糊不辨东西,只管摸了两只鞋子换乱穿上冲出了老满家酒楼。即使我站在马路上,我的心仍扑扑跳。仰望二楼的窗口依然能听到柳红红瘆人的笑声,我心里默念着,兄弟,哥哥先脱身了,对不住了,在上面刻几个字倒也没什么,就怕红红不过瘾再拿把刀把你们阉割了,那就麻烦了。
作者:潇纵 时间:2014-11-02 19:59:03
  @雷本祖
  支持
我要评论
作者:微尘余香 时间:2014-11-02 20:20:05
  好文天天赞,《指缝里的流年》最吸引的章节要开始了http://bbs.tianya.cn/post-culture-839168-1.shtml
楼主雷本祖 时间:2014-11-02 20:20:50
  @潇纵 7楼 2014-11-02 19:59:03
  @雷本祖
  支持
  -----------------------------
  谢谢兄弟支持!
楼主雷本祖 时间:2014-11-02 20:35:27
  @微尘余香 8楼 2014-11-02 20:20:05
  好文天天赞,《指缝里的流年》最吸引的章节要开始了 http://bbs.tianya.cn/post-culture-839168-1.shtml
  -----------------------------
  一定去!
楼主雷本祖 时间:2014-11-02 21:05:05
  @严伍台 1楼 2014-11-02 19:06:04
  @雷本祖
  坐个沙发!抢个头名!
  笑看小雷的巫山之梦!
  -----------------------------
  今天这个梦 可是诡异的要命
作者:平哥说 时间:2014-11-02 21:12:27
  雷兄弟又有新作品了。
楼主雷本祖 时间:2014-11-02 21:23:33
  @平哥说 12楼 2014-11-02 21:12:27
  雷 兄弟 又有新作品了。
  -----------------------------
  旧瓶装新酒
作者:血三 时间:2014-11-02 21:41:17
  @雷本祖
  
作者:玉情儿99 时间:2014-11-02 21:53:59
  小雷重新开贴了!支持力顶!
作者:梧恋桐 时间:2014-11-02 22:32:11
  首先祝贺一下!
作者:梧恋桐 时间:2014-11-02 22:33:18
  然后问一下:自传体么?
作者:血三 时间:2014-11-02 22:44:38

  
作者:枫溪筠 时间:2014-11-02 23:21:18
  @雷本祖 这是什么节奏啊
作者:天月笛语 时间:2014-11-02 23:48:08
  顶一下!
作者:丁莉 时间:2014-11-03 01:02:58
  最近很少上天涯,深夜拜访。
作者:鬼相丛生 时间:2014-11-03 07:44:32
  @雷本祖 支持!
作者:大陆版周星驰 时间:2014-11-03 09:21:19
  支持好文
作者:安逸晨2013 时间:2014-11-03 09:27:51
  支持新作!
作者:二孛力 时间:2014-11-03 09:30:38
  几个人恋恋不舍离去。宋天不死心回头问:“不一块洗吗?”柳红红做怒状,“你有钱吗,陪洗要收费的。”吓得宋天一伸舌头一溜烟上楼了。打开门,屋里热气腾腾,犹如仙境。几个人很快脱得赤条条,扑通扑通,如鸭子跳水进了池子。我在后面,慢吞吞脱,脱完之后,十指交叉捂住隐私部位,也学鸭子状,跳进了池子。很快,白水变灰,真是糟蹋了好东西。只泡了一会儿,胡乱搓了泥,三个人都站了起来,生怕有人吃亏似得,纷纷跳了出去,离水的霎那,让我惊呼!我看见了傻汉们胯下的性器,不比不知道,一比真奇妙。宋天的阳具又短又粗,昂着头四下作揖。于豪的玩意又细又长让人想起一件秘密武器,软鞭,缠在腰间随时取出杀人于无形。这里面最出格的当属江峰,我怀疑他的前生是不是藏地野驴,要不然他那玩意怎么比驴还驴,又粗又黑又长,前面挂几个秤砣不带打弯的。几个人飞速穿上了裤衩,穿的相当费劲,毕竟多了一条腿,穿上了也出不去啊!每个人都顶着一顶帐篷,不像话呀!几个人手忙脚乱又脱下来,捡起地上凉水管子一通猛浇,那玩意也是坚强的玩意,受尽非人折磨,仍坚强不屈。江峰仰天长叹,“雷哥,快把你妹妹叫进来吧,这样下去要死人的。”于豪,宋天也受不了了纷纷说,“要死了。”

  ~~~~~~~~~~~~~~~~~~~~~~~~~~~~~~~~
  支持!
作者:二勃 时间:2014-11-03 10:26:12
  雪似乎小了些。我对柳红红说:“他也不容易,养家糊口的,不给钱说不过去。”
  柳红红哈着气吐着温暖,“哥哥哎!妹妹看见你手里捏的十元大钞,是不是被汗水湿透了,你拿的出手吗,我每次带阔气的老板出来,人家丢的可是百元的大钞啊!你……你这不是丢我的份吗。”
  华清池的门脸比较小,难为了这个名字。门口一只灯箱,整个被雪围困,成塔形模样,看不清字,里面的灯亮着显得较别的地方白。掀开棉布帘几个人走进了屋里,一股热浪涌来几乎将我们打倒在地。铺天盖地的热,冰火两重天的感受。几个人发间得冰碴瞬间化了头发湿漉漉的,身体也变得燥热难耐。柳红红张开双臂做小鸟滑翔的姿态,嘴里娇气地喊着,“哥哥帮我脱呀,妹妹热啊!”

  ...........................
  支持!
作者:风儿271 时间:2014-11-03 10:58:14
  新作支持!
作者:严伍台 时间:2014-11-03 12:27:19
  @雷本祖

  中午来顶起朋友的好文章!
作者:鬼相丛生 时间:2014-11-03 13:53:31
  支持!
作者:毛毛雨来 时间:2014-11-03 17:26:32
  问候朋友 支持永远
作者:血三 时间:2014-11-03 19:03:27
  @雷本祖
  
作者:园田梦人 时间:2014-11-03 19:41:07
  晚上好,支持本祖!
作者:京都狼 时间:2014-11-03 19:42:12

  
楼主雷本祖 时间:2014-11-03 19:50:32
  @京都狼 33楼 2014-11-03 19:42:12
  多谢朋友支持!
楼主雷本祖 时间:2014-11-03 19:51:32
  @安逸晨2013 24楼 2014-11-03 09:27:51
  支持新作!
  -----------------------------
  感谢安逸晨支持!
楼主雷本祖 时间:2014-11-03 19:52:00
  @血三 31楼 2014-11-03 19:03:27

  -----------------------------
  多谢三哥支持!
楼主雷本祖 时间:2014-11-03 19:52:27
  @毛毛雨来 30楼 2014-11-03 17:26:32
  问候朋友 支持永远
  -----------------------------
  多谢毛毛支持!
楼主雷本祖 时间:2014-11-03 19:52:51
  @园田梦人 32楼 2014-11-03 19:41:07
  晚上好,支持本祖!
  -----------------------------
  感谢梦人支持!
楼主雷本祖 时间:2014-11-03 19:53:25
  @严伍台 28楼 2014-11-03 12:27:19
  @雷本祖
  中午来顶起朋友的好文章!
  -----------------------------
  感谢严老师支持!
作者:微尘余香 时间:2014-11-03 20:49:46
作者:艾紫儿 时间:2014-11-03 20:50:43
  晚上支持欣赏~
  
作者:羽蛇神 时间:2014-11-03 21:30:53
  你的帖子开了好几个啊。
作者:叶子伦 时间:2014-11-03 21:53:27
  支持
作者:潇纵 时间:2014-11-03 22:06:34
  @雷本祖
  支持
作者:雪花与火花 时间:2014-11-03 22:08:08
  顶起,支持兄弟!
作者:枫溪筠 时间:2014-11-03 23:53:16
  @雷本祖 好样 的,支持
作者:先得春月 时间:2014-11-04 02:23:14
  好久没来访了,顶一个!
作者:李士彦 时间:2014-11-04 08:49:43
  @雷本祖

  支持好朋友带来真诚的问候


作者:严伍台 时间:2014-11-04 08:55:34
  @雷本祖

  朋友们早上好!
作者:大陆版周星驰 时间:2014-11-04 09:14:44
  看望朋友,支持佳作。
作者:二孛力 时间:2014-11-04 09:38:24
  傻汉子们七手八脚涌上前一顿忙活,差点扒光了柳红红。华清池屋里的灯很亮,照的见每一处角落,也让美女的身段显露无疑。羊驼绒大衣脱去,柳红红的身体就像脱了毛的山鸡显露出来,里面穿一件紫色瘦身毛衣还是连体的,下身短刚好遮着屁股,弯腰提臀会漏出粉色内裤。乳房饱满,乳峰微颤,都在毛衣里窝着睡眠,每个人的眼光都像钉子那样钉在了上面。她又把头发打散了,搜首弄姿了一番,去了吧台,取一把梳子,继续她的回眸一笑百媚生。
  傻汉子们摇摇欲坠,哥几个相互搀扶不至于倒下。梳了两把又长又软的发丝,柳红红算是摆弄完了,扔过一把带牌牌的钥匙,努努嘴,“二楼18号池子”见我们傻站着发情痴,一跺脚,“还愣着干嘛!快洗啊!”

  ................................
  支持!
作者:鬼相丛生 时间:2014-11-04 10:07:50
  @雷本祖 支持!
作者:二孛力 时间:2014-11-04 10:19:43
  我在水里趴着不敢动怕露馅,我催促他们,走吧!我泡一会就走。几个人不说话盯墨水里看。
  “猜猜看?”三个坏小子打起了赌。
  江峰说,“我赌雷哥大。”于豪说,“我也赌大。”宋天撇撇嘴说,“还用着赌吗?是男人都他妈的大。”
  三人觉得没意思,都赌一个点难分胜负。就问我,“雷哥!不如你也参与,你堵啥!'
  我鼻子哼哼问:“多大码?”
  宋天第一个说:“赌十块怎么样。”
  啊呸!妈的,雷哥的玩意就值十块钱。
  于豪说,“雷哥是老大,怎么说也得五十。”

  ................................
  支持!
作者:杜文涓 时间:2014-11-04 10:36:43
  祝贺开了新帖,和读书那里同名额
作者:方如梦 时间:2014-11-04 11:04:55
  顶
作者:宜丰人2012 时间:2014-11-04 11:07:02
  @雷本祖

  本祖兄弟了不得,又是一部可以把人留住的好作品!
作者:严伍台 时间:2014-11-04 12:11:05
  @雷本祖

  中午来给朋友们顶起来!
作者:毛毛雨来 时间:2014-11-04 12:41:07
  支持 学习 问候
作者:再回首雪 时间:2014-11-04 14:12:18
  支持雷帅新动作
作者:半觚浊酒 时间:2014-11-04 15:05:06
  看望朋友,来迟见谅

  
作者:鬼相丛生 时间:2014-11-04 16:06:21
  支持!
作者:梧恋桐 时间:2014-11-04 18:38:30
  年底到了,好忙啊!
作者:微尘余香 时间:2014-11-04 19:30:14
  好文欣赏,学习!为了节省您的时间,我发了链接,谢谢捧场!http://bbs.tianya.cn/post-culture-839168-33.shtml
作者:楼小容我静 时间:2014-11-04 19:33:49
  @雷本祖 今天得空,给朋友点走来!
作者:鸭子本来就会上架 时间:2014-11-04 19:54:54
  @雷本祖
  支持
作者:晓雪孤影 时间:2014-11-04 20:14:35
  雷兄新作,支持!
作者:血三 时间:2014-11-04 20:25:02
  @雷本祖
  
作者:血三 时间:2014-11-04 21:21:00

  
作者:潇纵 时间:2014-11-04 22:27:52
  @雷本祖
  支持
作者:鬼相丛生 时间:2014-11-05 07:51:26
  支持!
作者:衣宝泰 时间:2014-11-05 07:52:28
  电脑突然坏了才修好,赶快过来看朋友....宝泰向您报到
作者:潇纵 时间:2014-11-05 08:11:07
  @雷本祖
  支持
  
作者:严伍台 时间:2014-11-05 08:11:57
  @雷本祖 早上来给各位朋友顶起来!
作者:鸭子本来就会上架 时间:2014-11-05 10:22:07
  @雷本祖 支持
作者:鬼相丛生 时间:2014-11-05 13:47:35
  支持!
作者:半觚浊酒 时间:2014-11-05 17:27:06
  看望朋友,顶起美文。
  
作者:黑暗王子德古拉 时间:2014-11-05 20:11:11
  看后留名
作者:潇纵 时间:2014-11-05 20:30:43
  @雷本祖 支持
作者:天月笛语 时间:2014-11-05 23:50:25
  支持佳作,顶起加油!
作者:谷育 时间:2014-11-06 01:17:19
  支持
作者:潇纵 时间:2014-11-06 08:00:45
  @雷本祖
  支持
  
作者:严伍台 时间:2014-11-06 12:43:46
  @雷本祖

  中午来顶起朋友!
作者:李士彦 时间:2014-11-06 14:24:46
  @雷本祖

  我的好朋友

  天涯路漫漫我们一起走过了两年多

  我在天涯认识了好朋友收获了不尽的苦与乐

  最近在一次体检中我非常的意外的查出了脂肪肝

  我真的有点累了我想歇歇了好朋友不要再去顶我的帖子

  我希望我们能够再相会的用灰太狼的一句口头禅说我还会回来的





作者:衣宝泰 时间:2014-11-06 18:21:49
  @雷本祖 周四顶起好友佳作沒商量...
作者:文龙晓星 时间:2014-11-06 18:29:27
  赶快点吧!
  
作者:帘卷西风9 时间:2014-11-06 18:40:47
  雪还真就这么下来了。破损的小货车里没有暖气,四面漏风,原来的汗流浃背都改成了面结凝霜。司机大哥四十岁左右的年纪,黝黑的面庞,外加一圈胡子拉碴,一边开车,一边问话,“哥几个,不就是洗个澡吗,何必要去帝王之都呢。听说那里不干净,齁宰人。我带你们寻一处,华清池如何,每人五块钱照样洗干净。”我说,“大哥,你误会了,我去寻一女亲戚,好多年没见了,舒舒旧,没别的意思。”
  ————————————————————————————
  欣赏好文
作者:帘卷西风9 时间:2014-11-06 18:42:02
  看望,欣赏,支持佳作
作者:鸭子本来就会上架 时间:2014-11-06 20:33:05
  @雷本祖
  支持
作者:叶子伦 时间:2014-11-06 20:49:17
  支持本祖兄
作者:风儿271 时间:2014-11-06 21:05:20
  一周又要过完了,时间好快!
作者:春秋侠隐 时间:2014-11-06 21:27:16
  向朋友问好。
作者:大陆版周星驰 时间:2014-11-06 21:33:47
  支持好友的好文!加油!
作者:潇纵 时间:2014-11-06 22:09:04
  @雷本祖
  支持
作者:血三 时间:2014-11-06 22:53:11
  @雷本祖
  
作者:潇纵 时间:2014-11-07 08:01:12
  @雷本祖
  支持
  
作者:麻辣摇滚 时间:2014-11-07 08:23:50
  好文!
我要评论
作者:二孛力 时间:2014-11-07 09:31:59
  一会儿功夫不到,柳红红回来了,后面跟着老满哥,怀里抱着一箱红星二锅头十二瓶装的。二锅头直接搁在了炕上,刺啦一声揭了封皮,柳红红摸出一瓶首先递给了江峰,以此类推,人人手里一瓶,她自己也抓了一瓶。拧开盖子,咣咣满满一杯。几个傻小子瞪眼亮,红红眉眼一怒,“看什么看嘛,赶紧添酒,待会天亮了,还办事吗?”
  一听办事,傻小子们如梦方醒,咣!咣!各自填满了酒。我很为难,我不知跟谁一伙,跟谁一伙我也吃不消,何况现在人身不自由了,家里有女领导坐镇威风八面,想想蔡亚芬的那张凶巴巴的脸,我的心肝就打颤。人家都说男人一怒为红颜,我呢,女人一怒胆半寒!
  江峰乖巧,看出了我的心思,眉头故意蹙成一团,半伤感,“雷哥,你尽力吧!妹妹怎么喝,你陪着,别掉价就行!”妈的,大家听听是人话吗,这不是死里整我。

  ~~~~~~~~~~~~~~~~~~~~~~~~~~~~
  支持!
我要评论
作者:大陆版周星驰 时间:2014-11-07 09:32:57
  强烈支持好文。
我要评论
使用“←”“→”快捷翻页 上页 1 2 3 4130 下页  到页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