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巧珍和黄亚萍之于高加林情感对比浅析

楼主:梅雨无声 时间:2014-11-17 11:48:00 点击:7407 回复:11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路遥对刘巧珍这个人物是非常钟爱的,他把她当成自己的姐妹,她是我们这个民簇优良传统的化身;对黄亚萍的塑造相比较而言,就有些没有规模了,只写出了她身上的虚荣和肤浅,尽管路遥后来把这归为自己写长篇无经验所致。

  细品《人生》,也不尽如此,或许是路遥有意为之,是为了衬托刘巧珍这横梁和立柱,让刘巧珍的形象更丰盈,更立起来。这里挂一漏万,不妨罗列若干场景片段,嚼一嚼。

  开始对比前,请二位姑娘先亮个相。刘巧珍和黄亚萍都漂亮,一个是高家村的“村花”,一个是县城中学的“校花”;都很善良,都是好人;(都到这个年代了,还用好坏人来衡量人物,看来这篇浅析是足够浅的。)这是她们的共性。她们区别又在哪呢?非一言二语可以概括,这里可以做个形象的比喻,也许更贴切,更偷工减料些和更耐人寻味些吧!

  刘巧珍是棵亭亭玉立的白杨树,植根于黄土地,古老的养分滋养了她。所以,她的品行也散发着淳朴的芬芳;她有白杨一样的性格。你看:刘巧珍在被高加林抛弃后,高家村的人都认为,刘家的二女子这下算彻底毁了,可她却像一匹带病的、勤劳的小马一样,出现在田野上开始辛勤的劳动了。她的痛苦要在土地里埋葬,更要在土地里孕育她的希望。

  黄亚萍是豆芽菜,不仅苗条而且还水灵。她的身上更多的是现代文明留下的工艺的痕迹。娇生惯养的她在遇到同样的挫折时又是另一番情况。你看:在得知高加林被开除的消息后,她揪扯着自己的头发,在床上打滚。她无法忍受这个打击所带来的痛苦。她痛苦的焦点在哪里呢?

  这是不言而喻的:她真诚地爱高加林,但她也真诚地不情愿高加林是个农民!她正是为这个矛盾而痛苦!

  一、高加林卖馍,窘境时见谁更情真意切

  昔日翩翩少年,今天他却要提个篮子,像农村妇女一样去卖馍,生活的严峻把他赶上了那条尘土飞扬的路。那一声悲哀的怪叫“白蒸馍哎——”让多少人为之动容,想那时,一直默默跟着的刘巧珍,心肯定碎了!——为了不使高加林难看,刘巧珍一直不远不近的跟着他。

  书中是这样描写的:

  今天她看见他上集去了,又骑了个车子撵来了。她今天上集的确什么事也没;她赶这回集,完全是想找机会对他说出她全部的心里话!她今天实际上一直都不远不近地跟着加林在集上的人群里挤。她看见亲爱的人提着蒸馍篮子,在人群里躲躲闪闪,一个也卖不了,后来痛苦地靠在水泥电杆上闭起眼睛的时候,她脸上的泪水也刷刷地淌着,手帕揩也揩不及。

  试想,如果刘巧珍和高加林结婚了,高加林也会像许多男人一样,和朋友打个小麻将而常常疏忽了家务,那刘巧珍绝对不会像个别悍妇那样去掀桌子,拨撸麻将。她会给他尊严。

  后来,她看见加林进了文化馆,知道他的蒸馍是卖不出去了。她当时很想也进阅览室去,但她想自己不识字,进那里去干什么?再说,那里面人多,她不好和加林说什么话。于是,她就骑车来到大马河桥上,在那里等他过来,从中午一直站到下午……刘巧珍这样处理事情,正好应验了一句老好:她不识字但识事。

  当断定高加林一个馍也没卖出去的时候,刘巧珍的问话是很直接的,因为她要尽快地为他排忧解难,让他回家不被父母说道。

  书中是这样写的:
  “加林,你是不是卖馍去了?”她脸红扑扑的,不知为什么,看来精神有点紧张,身体像发抖似地微微颤动着,两条腿似乎都有点站不稳。“嗯……”高加林应承了一声,很奇怪地看了她一眼,没话寻话地说:“你也赶集去了?”她说:“我来赶集,一点事也没……加林,”她突然转过脸看着他说,“我知道你一个馍也没卖掉!我知道哩!你怕丢人!你干脆把馍给我,你在这里把我的车子看住,让我给你卖去!”

  她心灵和身体的颤抖,让高加林觉得她的境遇比他还烂包;脸红扑扑的,楚楚动人和弱弱的样子,会使高加林在潜意识里,忘记自己的难处而生保护她的念头;地位的平等拉近了他们的距离,“我知道哩!你怕丢人!你干脆把馍给我去卖”话虽然直白,但切中要害,不回避症结,不虚伪。突出了刘巧珍的淳朴、善良和乐于助人的品行。

  下面再来看看卖馍时,高家林与黄亚萍偶遇的情景。

  当他路过汽车站候车室外面的马路时,脸刷一下白了——白了的脸很快又变得通红。他感到全身的血一下都向脸上涌上来了:他猛然看见他高中时的同班同学黄亚萍和张克南正站在候车室门口。躲是来不及了,他俩显然也看见了他,已经先后向他走过来了。高加林恨不得把这篮子馍一下扔到一个人所不知的地方。(备注:高加林遇到刘巧珍就没有这么慌张和不知所措)张克南和黄亚萍很快走到地面前了,他只好伸出空着的那只手和克南握了握手。他俩问他提个篮子干啥去呀?他即兴撒了个谎,说去城南一个亲戚家里走一趟。
  这时候的高加林是何等的无地自容,而聪明的黄亚萍从他的装束应该能够判断出高加林的潦倒,却还要问篮子的事,篮子往往是农村妇女的专属品,这是黄亚萍无意中戳了高加林的痛处,也体现了黄亚萍以自我为中心的自私。

  书中继续描写道:

  克南问:“你还在马店教书吗?” 他摇摇头,苦笑了一下说:“已经被大队书记的儿子换下来了,现在已经回队当了社员。

  黄亚萍立刻焦虑地说:“那你学习和写文章的时间更少了!”高加林解嘲地说:“时间更多了!不是有一个诗人写诗说:‘我们用镢头在大地上写下了无数的诗行’吗?”

  黄亚萍此时的惋惜是真诚的,但她的问话方式不妥,就像面对一个丢了钱包的人——这个钱包里装的是他全家秋收卖粮的钱,你却要问他,你回家怎么交代啊?你接下来拿什么买化肥种子啊?是一样的效果。这时,还需丢钱包的人来安慰在一旁的热心人。是不是有些残酷呢?

  再看这一段:

  亚萍犹豫了一下,对他说:“……我真的想和你拉拉话。你知道,我也爱好文学,但这几年当个广播员,光练了嘴皮子了,连一篇小小的东西都写不成,你一定来!”她的邀请是真诚的,但高加林不知为什么,心里感到很不舒服。他对亚萍说:“有空我会来的。你快去送克南吧,我走了。”
  她的邀请是真诚的,但高加林不知为什么,心里感到很不舒服。不舒服在哪里呢?1、在眼下这种情况下,谈不能当饭吃的文学,是不合时宜的;2、你黄亚萍有正式工作,有铁饭碗,还嫌工作耽误了你的爱好,是变相的炫耀吗?3、睿智的你还有更多的解释。

  在卖馍这件事上,或者说在卖馍这段经历中,刘巧珍的出现让高加林觉得突然之后便是自然和温暖;而黄亚萍的闯入令高加林更加的窘迫和自卑。刘巧珍如春风般化解和抚慰着他的苦楚,黄亚萍是寒流让他挣扎的心更加颤抖。

  二、俩人在表达爱情时的差异

  刘巧珍向高加林表白是在“卖完馍”回家的川道上,她为了示好,不惜骂高明楼——她姐的公公。

  她要骂高支书理由一:“谁和他亲戚?他是我姐姐的公公,和我没一点相干!”巧珍大胆地回过头看了一眼加林。言下之意,你加林才是我最亲的人,为了你,她谁都可以得罪。理由二,愤怒,他高明楼做事不公:“巧珍一下子停住了脚步,愤愤地说:“加林!他活动得把你的教师下了,让他儿子上!看现在把你愁成啥了……”

  刘巧珍这时的表情和言语是可爱的,同情也是真切的,这又进一步赢得了高加林的心。

  书中又写道:

  巧珍推车赶上来,大胆地靠近他,和他并排走着,亲切地说:“他做的歪事老天爷知道,将来会报应他的!加林哥,你不要太熬煎,你这几天瘦了。其实,当农民就当农民,天下农民一茬人哩!不比他干部们活得差。咱农村有山有水,空气又好,只要有个合心的家庭,日子也会畅快的……”
  这一段是很精彩的。为了真爱,刘巧珍这样的村姑此时是勇敢的、执着的。骂人是出于融入她血液里的传统道德的天平秤出来的,不是做作。农民一茬说,环境说,合心家庭说,使高加林心里感到很亲切。这种亲切使他渴望与不识字的她唠家常了。

  于是书中这样唠道: 高加林半开玩笑地说:“我上了两天学,现在要文文不上,要武武不下,当个农民,劳动又不好,将来还不把老婆娃娃饿死呀!”他说完,自己先嘿嘿地笑了。巧珍猛地停住脚步,扬起头,看着加林说: “加林哥!你如果不嫌我,咱们两个一搭里过!你在家里盛着,我给咱上山劳动!不会叫你受苦的……”巧珍说完,低下头,一只手扶着车把,另一只手局促地扯着衣服边。

  上无片瓦不怪你,下无立锥之地我自愿的,爱情的主体是人而不是其它,这种纯粹的爱情观得以毫无保留的彰显。只要人好,你的一切,我都心甘情愿地为你分担。刘巧珍一个没有上过学堂的农村女娃,她的表白是纯善的、是天然的。


  那么,再来看看黄亚萍的表白:

  黄亚萍首先用他俩共同去南方发展去抓高加林的心,这也满足了高加林的追求事业更好的所谓上进心,然后是谈论诗歌文学,以求有共同语言,这二点都迎合了高加林的心理。

  于是,黄亚萍开始表白,书中这样写道:黄亚萍眼里泪花闪闪,激动地说:“加林!自从你到县里以后,我的心就一天也没有宁静过。在学校时,我就很喜欢你。不过,那时我们年龄都小,不太懂这些事。后来你又回了农村……现在,当我再看见你的时候,我才知道我真正爱的人是你!……咱们在一块生活吧!跟我们家到南京去!你是一个很有前途的人,在大城市里就会有大发展。我回去可能在省广播电台当播音员;我一定让父亲设法通过关系,让你到《新华日报》或者省电台去当记者……”高加林低下头,一只手狠狠从地里拔出一棵羊角草,又随手扔到了坡底下;拔出一棵羊角草,自己也跟着站起来。”

  黄亚萍描绘的前程,高加林是神往的,他拔出一棵羊角草的举动既是一种当时场景的自然行为,也暗示着他要和刘巧珍分手;而又拔出一棵羊角草,那便是他自己了,暗示着他将为自己的墙头草行为付出代价。黄亚萍的爱情是有条件的,你要和她地位平等,且最好同甘,她在高中时就爱他,由于他后来回农村了,做泥腿子了,她便选择了克南。而且她还极不理解他会和刘巧珍搞对象,“这简直是一种自我毁灭!你一个有文化的高中生,又有满身的才能,怎么能和一个不识字的的农村女人结婚?我真不理解你当时是怎样想的!” “住嘴!”加林一下子愤怒地从床上跳起来,“我那时黄尘满面,平顶子老百姓一个,你们哪个城里的小姐来爱我?” 亚萍一下子被他的愤怒吓住了,半天才说:“你这么凶!克南可从来都没过对我发这么大的火!”

  受了一点委屈就立即想起张克南的好,看来她对爱情是飘忽不定的,是这山望着那山高。
  刘巧珍是落难时爱的书生,用爱的光芒温暖彼此,照亮彼此前行的路;黄亚萍是及第后,锦上添花,用相候的权杖开道,铺就繁华大道。

  三、如何培育爱情

  恋爱中女人是傻的,刘巧珍也不例外,她竟然说:“加林哥,我看见你比看到我爸和我妈还要亲。”

  恋爱中女人是良药。玉皇大帝派她夜晚来到人间的玉米地里,用人间的红药水和纱布为他疗伤
  。
  恋爱中女人是美食。鸡蛋、蛋糕——那可是她从家里“偷来的”这里还不算慰藉他心灵的温情脉脉的精神食粮。

  上河里(哪个)鸭子下河里鹅,

  一对对(哪个)毛眼眼望哥哥……

  这是刘巧珍给高加林唱的信天游。有时候,加林就在这样的催眠曲中睡着了,拉起了响亮的鼾声。他的亲爱的女朋友就赶忙摇醒他,心疼地说:“看把你累成个啥了。你明天歇上一天!”她把他的手拉过来蒙住她的脸,“等咱结婚了,你七天头上就歇一天!我让你像学校里一样,过星期天……
  津津乐道的过星期天说便由此深入人心。

  过星期天在农村是多么时尚啊!又是多么令人向往啊!这也是刘巧珍对文化人的崇拜和对现代文明生活追求的经典体现。

  当高加林因井水事件而感到孤独和另类时,刘巧珍勇敢地让他们关系公之于众了,坚定地站到了他这一边,于是这首耳熟能详的儿歌似的顺口溜便传开了:高加林、刘巧珍,老婆老汉逛县城。

  高加林在他的“卫生革命”引起一场风波以后,心情便陷入了很大的苦闷中。他想出去工作,她敏锐地体察到了,她没有阻扰,反而支持他出去寻活路,虽然,她知道这样她将冒极大的风险,但她还是支持他。

  他开玩笑说:“你叫我出去,不怕我不要你了吗?”“不怕。只要你活得畅快,我……”她一下子哭了,说:“你什么时候也甭我丢下……”这时候她是矛盾的,但她不自私。


  高加林因他叔叔的到来,要去县城工作了。这是刘巧珍送高加林时的场景:

  “加林哥,你常想着我……”巧珍牙咬着嘴唇,泪水在脸上扑簌簌地淌了下来。加林对她点点头。“你就和我一个人好……”巧珍抬起泪水斑斑的脸,望着他的脸。加林又对她点点头,怔怔地望了她一眼,就慢慢转过了身。他上了公路,回过头来,见巧珍还站在河湾里望着他。泪水一下子模糊了高加林的眼睛。耳边响起的信天游,那是传统文明在叮嘱吗?!

  哥哥你走西口,小妹妹实难留;
  手拉着哥哥的手,
  有几句知心话, 哥哥你记心头:
  走路你走大路,大路上人马稠……
  天长日又久……

  高加林进了城,那段让人心酸的“猪娃说”对话,便是地位变化而产生的裂痕,这是刘巧珍无法弥补的,也是她的局限性而照成的天然沟堑。

  “你们家的老母猪下了十二人猪娃,一个被老母猪压死了,还剩下……”“哎呀,这还要往下说哩?不是剩下十一个了吗?你喝水!”

  “是剩下十一个了。可是,第二天又死了一个……”

  “哎呀哎呀!你快别说了!”加林烦躁地从桌子上拉起一张报纸,脸对着,但并不看。他想起刚才和亚萍那些海阔天空的讨论,多有意思!现在听巧珍说的都是这些叫人感到乏味的话;他心里不免涌上了一股说不出的滋味。

  到这种场合,我们的刘巧珍是无能为力的,那么,黄亚萍就该登场了。

  地位的改变让人的情感也随之改变,在这个颇有争议的高加林身上体现到了极致。这里不去管它,但他的改变却演变了一出黄高罗曼蒂克式的现代爱情。但有人骂他们是“业余华侨”。

  黄的任性在折腾高加林去找小刀一幕得以充分的展现,这时高加林会短暂的念起刘巧珍的好,但这只是短暂的。他们随后又一起谈天说地,好高骛远。这就是他们的培育爱情的全部。吝啬的路遥没有花更多的笔墨来渲染他们的热恋,这也许就是路遥说的关于黄亚萍没有展开的所在了。路遥也许也很不喜欢这种他不向往的功利恋情,所以才不屑多费笔墨吧!

  刘巧珍的爱情培育是原生态的、是乡村气息浓烈的、是无私的。而黄亚萍的经营爱情之道是舶来品、是现代的、是夹杂着个人好恶的而不顾及另一半感受的,也就是自私的。

  四、面对分手的态度

  与刘巧珍分手是“哥哥你不成材,卖了良心才回来”的高加林先提出来的。他让三星把她约到大马河桥上,虽然,刘巧珍一声“加林哥”的呼喊像刀子一样在他的心头捅了一下;虽然,刘巧珍来的那么快,对于他的要求,她总是尽量做得让他满意;虽然,她特意为他穿了一身他喜欢的新衣服,并担心一夜他是否生病了。可“命硬”的高加林还是说了!

  “我可能要调到几千里路以外的一个地方去工作了,咱们……”巧珍一下子把手指头塞在嘴里,痛苦地咬着。过了一会,才说:“那你……去吧。”

  一阵长时间的沉默。两串泪珠静静地从巧珍的脸颊上淌下来了。

  她的两只手痉挛地抓着桥栏杆,哽咽地说:“……加林哥,你再别说了!你的意思我都明白了!你……去吧!我决不会连累你!加林哥,你参加工作后,我就想过不知多少次了,我尽管爱你爱得要命,但知道我配不上你了。我一个字不识,给你帮不上忙,还要拖累你的工作……你走你的,到外面找个更好的对象……到外面你多操心,人生地疏,不像咱本乡田地……加林哥,你不知道,我是怎样爱你……”

  巧珍说不下去了,掏出手绢一下子塞在了自己的嘴里!

  高加林眼里也涌满了泪水。他不看巧珍,说:“你……哭了……”巧珍摇摇头,泪水在脸上刷刷地淌着,一串接一串掉在了桥下的大马河里。清朗朗的大马河,流过桥洞,流进了复日浑黄的县河里……沉默……沉默……整个世界都好像沉默了……

  巧珍迅疾地转过身,说:“加林哥……我走了!”

  他想拦住她,但又没拦。他的头在巧珍的面前,在整个世界面前,深深地低下了。

  路遥在写这一段时,他哭了,因为刘巧珍是他的姐妹;路遥在构思这个悲剧结局时,他犹豫了,因为刘巧珍是他的姐妹;路遥在看他自己的这段文字时,他心碎了,因为刘巧珍是他的姐妹。

  但路遥还是这么写了,他的姐妹此时不纠不缠;路遥还是这么构思了,他的姐妹是善良的化身,是懂得放手爱的女子;路遥回看他的这段文字的时候,是骄傲的,他为他的姐妹骄傲的,为黄土地一样厚重的品行骄傲,也为黄土地里孕育的金子刘巧珍而骄傲。

  光这还没有完,当得知高加林又一次被下了,当得知巧英要在高加林灰溜溜回家的路上羞辱他时,我们的刘巧珍来了,来劝她的姐姐不要这么干。“好姐姐哩!他现在也够可怜了,要是墙倒众人推,他往后可怎样活下去呀……”巧珍说着,泪水已经在眼眶里旋转起来。巧珍哽咽着说:“我给你跪下了!姐姐!我央告你!你不要这样对待加林!不管怎样,我心疼他!你要是这样整治加林,就等于拿刀子捅我的心哩……”善良的品格和对不幸的妹妹的巨大同情心,使得巧英一下子心软了。
  巧珍也站起来,问:“你公公在不在家?”

  “在哩。怎啦?”巧英问。

  “是这样的,我昨晚还听巧玲说,公社可能还要叫咱们学校增加一个教师。加林回来一下子又习惯不了地里的劳动,我想看能不能叫他再教书。马拴是校管委会的,他昨晚上说马店村有他哩,说他一定代表马店村去给公社说。咱村里你公公拿事,我想拉你一块去求求明楼叔,让加林再去教书。你在旁边一定要帮我说话,你是他的儿媳妇,面子比我大……”巧英惊讶地张开嘴,望着妹妹怔了半天。她一条胳膊挽起筐子,过来用另一条胳膊搂住巧珍的肩头,说:“那咱们回!妹子,你可真有一副菩萨心肠……”

  说完了刘巧珍,让我们再来看看黄亚萍对这事的反应。

  这一次还是高加林首先跟黄亚萍提出来的。

  高加林得知自己被下了,他先把火柴盒抽出来,哗一下全撒在了地上。然后,他又弯下腰,一根一根往火柴盒里拾;拾起以后,又撒在了地上,又拾……如此三番情绪稳定下来后,他第一个想到了刘巧珍,他在桌子上狠狠砸了一拳,绝望地叫道:“晚了!我这个混蛋……”

  接下来他才想到了黄亚萍。她没有引起他过分的痛苦,只是嘴里喃喃地说了一句:“生活啊,真是开了一个玩笑……”

  他要主动找黄亚萍断绝关系!他洗了一把脸,把那双三接头皮鞋脱掉,扔在床底下,拿出了巧珍给他做的那双布鞋。布鞋啊,一针针,一线线,那里面缝着多少柔情蜜意!他一下子把这双已经落满尘土的补口鞋捂在胸口上,泪水止不住从眼睛里涌出来了……

  黄亚萍见到高加林先是哭,哭完便劝他去找他地区当劳动局长的叔叔继续走后门,这法子被否决后,就开始真诚的躁动起来,情感也开始起伏起来:
  “你不能回去!”她认真地叫道。

  加林苦笑了:“不是能不能回去,而是必须要回去!”

  “回去可怎办呀……”亚萍抬起头,脸痛苦地对着天花板,喃喃地念叨着,两只手神经质地捋着头发。

  “怎办呀?还能怎办呀!回去当农民!”

  “我不工作了!也不到南京去了!我退职!我跟你去当农民!我不能没有你……”亚萍一下子双手蒙住脸,痛哭流涕了。可怜的姑娘!她现在这些话倒不全是感情用事。她也是一个有个性的人,事到如今,完全可以做出崇高的牺牲。而她现在在内心里比任何时候都要更爱高加林!

  “亚萍,怎能这样呢?我根本不值得你做这样的牺牲。就是你真的跟我去当农民,难道我一辈子的灵魂就能安宁吗?你一直娇生惯养,农村的苦你吃不了……亚萍,我知道你对我的感情是真诚的。为了这,我很感激你。我自己一直也是非常喜欢你的。但我现在才深切感到,从感情上来说,我实际上更爱巧珍,尽管她连一个字也不识。我想我现在不应该对你隐瞒这一点……”

  亚萍突然惊讶而绝望地望着他的脸,一下子震惊得发呆了。她麻木地呆立了好长时间,然后用袖口揩去脸上的泪水,向前走了两步,站在高加林面前,缓缓说:“如果是这样,那么……我祝你们……幸福……”她向他伸出手来,两行泪水静静地在脸上流着。加林握住她的手,说:“巧珍已经和别人结婚了……现在让我来真诚地祝你和克南幸福吧!”

  他说完,就把他的手从她的手里抽出来,转过身就往门外走。

  刘巧珍从分手到劝姐姐不要羞辱高加林,再到找高明楼活动高加林再当民办教师。只有一个字可以解释她的举动,那就是:爱!是始终如一的爱!她希望他好,希望他前途光明,哪怕是牺牲自己的幸福也无怨无悔。

  而黄亚萍呢?她首先是想到他们以后怎么办?冲动起来也可以短暂地真诚发誓与他心爱的人一起务农,但高加林一番话后,她又真诚的祝福高加林和刘巧珍幸福,哪怕得知刘巧珍已经嫁人了,还是只剩下祝福了。她的爱是功利的。

  那么两位姑娘,高加林更喜欢谁呢?由于,他自己本身就是一个“问题”青年,或者说是一个矛盾体,他的喜好是会漂移的,只能说在不同阶段他爱谁更深一点。这一点,书里已经描述的很家喻户晓了,不在累述。

  不过,在经历大挫折后,在高加林又回到他人生的起点的时候,他的领悟或许可以认为是真的,是严峻的生活教会他。我们且来看他的内心独白:

  假如他跟黄亚萍去了南京,他这一辈子就会真的幸福吗?他能不能就和他幻想的那样在生活中平步青云?亚萍会不会永远爱他?南京比他出色的人谁知有多少,以后根本无法保证她不再去爱其他男人,而把他甩到一边,就像甩张克南一样。可是,如果他和巧珍结了婚,他就敢保证巧珍永远会爱他。他们一辈子在农村生活苦一点,但会活得很幸福的……

  德顺爷爷对高加林说:“巧珍娃对你是真的好哩!你把一块金子丢了!巧珍,那可是一块金子啊!”
  那黄亚萍是什么呢?对高加林好到什么程度呢?德顺老汉没说,也许是留给我们去意会吧!

打赏

1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楼主 | 埋红包
楼主发言:8次 发图:5张 | 添加到话题 |
楼主梅雨无声 时间:2014-11-17 15:26:53
楼主梅雨无声 时间:2014-11-17 18:26:46
楼主梅雨无声 时间:2014-11-17 20:03:30
楼主梅雨无声 时间:2014-11-18 09:13:51

  


  昨日是先生去世22周年祭日!谨以此文与先生对话!缅怀和崇敬最好方式莫如学习、感悟先生的风范,并依此激励和校正《人生》,让平凡的人在《平凡的世界》里过得更充实!
楼主梅雨无声 时间:2014-11-18 14:51:36
楼主梅雨无声 时间:2014-11-20 22:11:09
  吴天明的电影是路遥亲自改编的剧本,所以那个电影可以看做是路遥的另一个原著,是对原著的补充和丰富,比如电影剧本里就补充了巧珍学认字的情节,这个非常合理贴切.
楼主梅雨无声 时间:2014-11-22 09:19:22
  补充一个人:马栓。

  马栓憨厚的笑容,缠着俗气的彩带的自行车,还有那句“果子是颗好果子,就怕吃不到咱嘴里”的憨厚的幽默,让我们顿时对这个人有了好感。路遥先生的意思很明显,他对这个憨厚的庄稼人是非常喜欢的,他出场时的基调非常轻松,如此充满诗意的村庄,憨厚的马栓骑着车子去说亲,这是一副多么温馨的场景。刘巧珍嫁给马栓是路遥尊重现实后为自己的姐妹安排的一个无可奈何的兄长般的托付。
作者:cpafang 时间:2019-04-02 13:58:16
  留名细看,期待更多的解读
作者:cpafang 时间:2019-04-02 14:14:40
  目前能下载到的本版,我指周里京那个版本的,里面都是缩减版的,130分钟的,但从剧情看,应该不止130分钟,有好多镜头被删了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