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北黑社会纪实小说之《尽头》

楼主:冬洛 时间:2015-03-18 14:38:00 点击:287900 回复:427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上页 1 2 3 4 下页  到页 
  今天之所以发这个贴,是想纪念一些人。故事的真实性在这里可以像大家保证,大部分是有血有肉的事实。既然是小说,那就难免有虚构和夸张的地方,但都是为了故事的精彩而设定的。其实黑道大部分时间是很平淡的,就像我们的生活一样,没有人每天都去打架,去惹事生非。
  看过很多关于东北黑道的影视剧和小说,觉得都各有特色,但我要在这里说一句,没有一部是能代表东北黑道的。他们都不懂什么是社会。
  第一章 出狱
  1994年冬。冬天这个季节,在东北是特别主要的。许多人一想到东北,就会联想到东北的冷。东北人对付冷还是特别有办法的,如果在农村,买家都会有火炕,而火炕的热度是邻里之间冬天的主要话题之一。光有火炕是不足以对抗严寒的,于是每家都会在搭个明炉子,明炉子的搭法就简单了许多,明炉子连接几节炉筒,在屋里烟囱部位打个洞穿进去,这就算搭好了。如果冷了点上一把火屋里的温度瞬间就上了另一个档次。
  由于当时的物流没有那么发达,南方的蔬菜在冬天是很难运到东北的。东北的家庭都习惯在秋收的时候自己家都存一些秋菜,土豆,白菜,萝卜这三样是最主要的。一个是经济条件真的有限,冬天只能吃这些,在就是有钱都不知道去哪买。东北人也有自己的零食,比如蹦棒米花,一毛七一锅,蹦棒米花的要是来了,那是孩子最开心的时候。土豆在东北还有一个很特别的吃法,把土豆去皮切成大片,放在炉盖上烤着吃,外焦里嫩特别好吃。
  东北的城市和农村还是不一样的,在改革开放初期,城市的平房是要多过楼房的,一般都是当时国营单位给盖的家属区。大多地方都被称为什么什么职工家属区。城里人住平房取暖更喜欢安装暖气,他们认为暖气更为干净,最重要的是身份的象征。
  十二月二十九日上午,龙城第一监狱的大门打开了,王长军刑满释放。
  王长军二十三岁,一米八零的个头,浓眉大眼,额头特别的宽阔,身材魁梧,给人的感觉就是,正宗的东北大汉。他九零年因为盗窃被判刑五年,由于在监狱表现良好提前释放。
  王长军走出大门看着冷清的街道,心里五味杂陈,没有人来接自己,他在狱中反复想着自己见到父母会哭什么样,他要当着父母的面,告诉他们自己学好了。可此情此景,让他倍感伤心,他不明白自己在监狱四年的时间,父母为什么一次都不来看他,他几乎每月都往家里寄信,但等了四年没有收到一封回信。他感觉到自己被遗弃了。大冷的天他脱掉自己身上的黄棉袄,只穿了一件蓝色的内衣。他的裤子还是进去时候穿的裤子,也许他长个了,裤子的腰怎么都挤不上,他用力拉了拉腰上的麻绳,以防裤子掉下下来。他扛起了手里的胶丝袋,里面装着他在监狱的生活用品。王长军突然觉得自由也没有那么宝贵了,一个没有人关心的人,想想自己都觉得悲哀。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 楼主 | 埋红包
楼主发言:187次 发图:0张 | 添加到话题 |
楼主冬洛 时间:2015-03-18 15:30:59
  第二章 家和亲人
  王长军走在回家的路上,看着街边的风景。可能是关的时间太久了,他的眼睛有些发直,神情和正常人也不太一样。他没有坐公交车,就是一直走着,看到大街上的女人,他如同发了情的疯狗,真想马上就拉过来一个,管她美与丑。
  到家了。王长军站在家门口往屋里望,他不知道自己的父母到底欢不欢迎他回来。人都是这样,总有难为情的时候,和自己的亲人也是一样。王长军硬着头皮进了屋,他打开门看见母亲正在厨房炒菜,真香!母亲听到有人进屋了,回头一看,手里的炒菜勺子也掉落在地上,眼里的泪水劈了啪啦就流了下来。王长军看着母亲自己也哭了,“扑通”的就跪在母亲的面前。母亲抱住了王长军,大哭起来。突然母亲用嘴咬住了王长军的肩膀,她似乎想把王长军身上的肉咬下来。王长军跪着不动任凭母的撕咬。王长军的母亲不咬了,哭着对王长军说:“你个小兔崽子,你还知道给我跪下啊,你说你干的那些事,都是人干的吗,你爸和我这几年都抬不起头做人。”
  毕竟是自己的儿子在怎么恨铁不成钢,那也是心头肉。母亲把王长军拉了起来说:“去看看你爸,你爸在屋呢。”
  王长军走进卧室看到了自己的父亲,他跪倒父亲面前。父亲面无表情的对他说:“回来了,就找个正经事干,别再瞎胡混了。你让我在多活两年,明天我在去求求人看看能不能先给你找个班。”
  王长军跪在地上不说话。父亲叹了一口气又说:“ 你可得学好了,不能在像以前了,谁看到你都说你是二流子,流氓了。我就说这些,好坏你自己掂量吧。
  王长军的父亲是高中教师,文化人对面子特别重视。他教育那么多学生,就是教育不好自己的儿子,这是他所不能接受的,这些年他想儿子也不去看。
  王长军收拾了一下自己,他从这一刻感觉到新的生活开始了,他要学好,他抢着干家里的活。他要赎罪,赎他亏欠父母的罪。
楼主冬洛 时间:2015-03-20 14:46:52
  第四章 朋友
  时间过的真快,一个月过去了。王长军已经领到自己第一个月的工资了,二百九十八元。看着手里的工资,王长军的心里美的都不行了。许多人领到自己人生中第一份工资的时候,多多少少会给自己的父母买一些东西。王长军给母亲买了件红色的绒衣,给父亲买了条毛料西裤。给父母买了礼物之后,自己手里还剩下一些钱,他并没有给自己添置任何东西,而是想起了自己朋友,他要拿剩下的钱请自己的朋友吃顿饭。
  俗话说秦桧还有三个知心朋友,王长军也有自己的知心朋友。在他蹲监狱的日子了,有两个朋友经常去看他,在那段日子里见他们是最开心的事了。
  王长军的这两个朋友,一个叫韩宏斌,一个叫马建华,他们是上学时期认识的。缘分这个东西真挺有意思,不只是男女之间有缘分,哥们儿之间也是要缘分的。上学的时候他们三个人形影不离,总有说不完的话,直到长大友谊一直保持着。王长军找到了他们俩个,朋友见面是开心,彼此的问候,彼此的关心让人觉得世界上友谊是多么的可贵。
  三个人找了一家餐馆,简单要了几个菜。好哥们儿请吃饭就是喝酒叙旧,吃的上面没有人太在意,就是大葱蘸大酱,感情到了那就是生猛海鲜。
  “长军我得挑你理了,你回来也不告诉我俩一声,我俩好去接你,前几天我和韩宏斌还说要去监狱看你呢,”马建华说。
  马建华二十五岁,中等身材,面相宽厚,小平头,身上的衣服特别干净,黄棉袄被他洗的已经有点发白了。第秀良的裤子,裤线笔直。脚下的二棉鞋没有一丝灰尘。
  “可不是吗,你说你真不讲究,我俩惦记你,你也不想我俩。”韩宏斌说。
  韩宏斌和王长军同岁都是二十四岁。他身材较瘦,但面相十分英俊。穿的略好一些,中长款的皮夹克,毛料西裤,棉皮鞋。
  王长军尴尬的笑着,看着自己的两个朋友,不知道说些什么。
  “还上班第一个月工资,请我俩吃饭,今天不用你请,我请客就当给你接风。”韩宏斌说。
  王长军当然不能让他花钱,经过争论这顿王长军请,以后韩宏斌请。三个人倒满酒边说边聊。
  “长军回来就好好上班吧,等过段时间在找个对象一结婚,以后都是好日子。别整那些没用的了。”马建华说。
  王长军看着马建华一丝苦笑,想了一下说:“谁跟我呀,都知道我蹲过监狱,现在我家邻居晚上早早的就把门插上了,怕我偷他们东西。”
  “事都过去了,咱也在监狱改造了。再说你不就偷一次吗,还是吃锅烙了。大傻偷电视你给放风,你说你冤不冤啊。”韩宏斌说。
  说道伤心处,王长军眼泪在眼圈打转,低头不语。
  “现在改革开放了,人的思想也开放了,没你想的那么严重,心放宽点。马建华安慰着。
  收拾了一下情绪王长军问韩宏斌:“你现在忙啥呢,找你可费老劲了。”
  “我就是瞎混,班我也不爱上,活一天算一天,说不上哪天就枪毙了。”韩红斌说。
  韩宏斌的回答挺让人觉得挺没头没脑的,逻辑上有些混乱。混就一定会枪毙吗。其实在东北许多混社会的人,嘴上时不时的都会挂上一句“说不上哪天就进去了”,在不就是这句“说不上哪天就枪毙了。”
  马建华也不知道是不是有意的说了句:“宏斌这两年,在社会上混的有名,都说他有魄力,敢干。前两年没禁枪的时候,宏斌扛着猎枪在大街上横晃,认识他的人都问他,宏斌你打猎去啊。”
  “我操!你就埋汰我吧,谁问我打猎去了。”韩宏斌表示不服。
  那个时代年轻人混子很多,你要说是黑社会他们还不是,就是喜欢参与打架斗殴。有个称呼更适合他们“团伙”。
  马建华也在社会上游走,但他口碑好,对朋友讲义气,做事从不手软。所以同年纪的人更多的对他是尊重。虽说穷点,但到哪都让人高看一眼。
  韩宏斌就不一样了,他心狠手辣,做事也很少讲原则,接触他的人都认为这个人很阴险。
  要说他俩混的好,那也不是,因为在他们的这个年纪,无论阅历,经济,还是人脉都只小角色。如果话说的白点,就是个混子。
  三个人聊了很多,过去,现在,和未来。王长军更多的想法是,以后好好做人。
  和朋友喝酒是开心的,总是时间过的太快,一般都会有种不尽兴的感觉。但话又说回来了,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矛盾!
  时间也很晚了,几个人做了道别,约定了再见面的日子。王长军很高兴,唱着小曲就回家了。人不就这么回事吗,家庭美满,朋友知心。



楼主冬洛 时间:2015-03-21 11:39:43
  第五章 大头的报复
  大头这段时间心情特别不好,没事总想着王长军打自己的事。他倒不是因为在厂子挨打没面子烦心,而是赔偿金额自己不太满意。按他自己的想法是少三百五肯定不行,但王长军家就给三百。一想这事大头心里就窝火,五十块钱虽说不多,但那也是钱,至少能喝顿酒。
  不怕没好事,就怕没好人。大头认识的一些狐朋狗友,时不时的就拿这事开大头的玩笑。大头脸皮在后,也架不住人总说他,心里总盘算着怎么报复王长军。
  大头有自己的心眼,他认为警察都出面了,王长军要是出点什么事,肯定警察得找自己。经过几天的凝思苦想终于心生一计,这个计策他不知道该怎么表达,大体的意思就是等时间长了,所有人都淡忘了王长军打他的事了,他在找俩儿人揍王长军一顿,警察就不会怀疑自己了。想法是挺好,但大头执行力太差,有的时候就忘了。
  计策是好计策,但也要分什么人用。大头每当和朋友喝酒的时候,都会与大家分享他超高的智商,也得到了基本的认可。酒真不是好东西,喝酒容易误事。一天中午大头和两个朋友喝酒,其中一个叫小华的就问大头:“大头你这愁还报不报了,我都等你一个月了,我家那把菜刀都快让我磨成尖刀了。”
  大头心里感动啊,这哥们儿太够意思了,真拿我的事当自己的事了。大头向小华投去感激的目光,感慨的说:“小华你太讲究了,一会咱们喝完酒就办事。”
  大头比较贪酒,是那种你不跟他喝,他都能把自己喝多了的人。他们三个人交杯换盏喝的好不痛快。最后三个人喝的基本上眼睛都不太好使了。
  喝过酒之后他们三人按照事先的约定就去找王长军了。走到市场附近的时候,大头看见了一个女人,他用力的挤了挤眼睛才看清“这不是王长军他妈吗”。王长军他妈身边还有一个男人,从背影大头判断这个人是王长军。
  机会就在眼前,大头哪能错过这好机会,于是就让两个朋友过去打人。小华的意思是三个人一块上,大头死活不同意,因为大头有自己的计策,不能把自己暴露了。大头晓之以理动之以情,好说歹说小华终于同意了。
  小华二人也不含糊上去就和王长军母亲二人打作一团。架是打上了,可小华总觉得哪不对,这王长军也没有大头说的那么厉害,到是这女的给自己一顿挠。眼看自己这边就要落下风了,小华喊道:“大头快上啊!”
  大头心里这个气,计划失败了,小华把自己暴露了,没办法了啊上吧,大头也加入了战圈。人数上的优势一下就明显了,三个大小伙子打一男一女胜算还是很大的,没多大一会王长军母亲二人就被打倒在地了。人是打倒了,大头看着王长军,觉得样子不对
  ,为了证实自己的判断,大头蹲在男人的身边揉了揉眼睛仔细的看了一下心想:“这王长军老的也太快了,几天没见咋老这样了。”大头又使劲的打了自己的脑袋几下,他觉得自己可能喝多了出幻觉了。别说打这几下真好使,清醒不少,仔细一看明白了,打错人了,从外貌上分析这个人肯定是王长军他爸。大头愣住了,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大头钱你都收了你还打我们,我上派出所告你去。”王长军的母亲躺在地上对大头哭喊着。
  大头这辈子就怕警察,一听要报警朋友他都不管了,掉头就跑了。小华看到大头跑了心想:“你跑我也跑吧。”小华二人也跟着跑了。
  跑到没人的地方三个人停了下来。小华喘着粗气说:“大头你跑咋不叫我呢?”
  “我给你打手势了,快跑。”大头边说边做着手势。
  小华从头到脚把大头看了个遍,脸上的表情很轻视,拍了拍大头的肩膀说:“大头咱俩就办这一把事,你小子太不讲究。”说完叫着自己的同伴就走了。
  大头看他俩走也没太在意,而是自己找了个干净的地方坐了来,嘴里嘟囔着:“我这智商是你俩能懂的吗,俗话说的好子债父还,打谁都一样。”
楼主冬洛 时间:2015-03-21 14:05:13
  第六章 报仇
  话分两边说,王长军的父亲毕竟是个知识分子,从小也没有太多体力劳动,虽说人高马大的,但身体的耐力还是偏弱一些。这顿打是他从记事以来挨得最严重的一次,身体有些吃不消了。平常就跟人家讲道理,谁承想老了老了发生这样的事。
  王长军的心如刀割,复仇的火焰犹如将要喷发的火山。看着父母心里把抓柔肠,但他没有去报复,而是听母亲的话报警了。
  警察接到报案,到大头家去抓人,扑了个空。大头打完人之后就跑了一直没有回家。毕竟只是简单的打架斗殴,没有造成什么伤害,顶多是个皮外伤,警察也不可能为了这件事耗费太多的人力和时间。时间长了事就被搁置下来。
  王长军骨子里是有男人的冲动的,他自己也是实在忍不住了,就给韩宏斌打了个传呼。没过一会韩宏斌就回话了,王长军对韩宏斌讲了事情的经过。韩宏斌的答复是你等我一会,我安排一下马上就到。
  大约下午四点左右,韩宏斌,马建华他们就来了。韩宏斌和马建华带了几个生面孔的朋友给王长军认识。大家商量了一下,决定晚上去找大头。
  大头具体在哪王长军还不知道,他找人打听了一下,知道大头这几天在家。晚上十点左右他们一行人来到了大头的家。大头住在职工街的一处平房,韩宏斌捡起了一块砖头扔进了大头家的院内,他要试一下有没有狗。没有听到什么特别声音,几个人翻墙进院,走到房门前王长军一拉门,开了,门没锁。韩宏斌手持电棒先进屋了,屋子不大,但比较凌乱,韩宏斌借助电棒的光看到大头在炕上睡的正香,走过去用电棒晃大头的眼睛,大头可能对光不太敏感,一点反应没有。韩宏斌抬手就给了大头一个耳光,这下大头有反应了,睁开眼慌乱的起身,由于电棒一直晃着他的眼睛,他也没看出来人是谁问道:“你们是谁,干什么的。”
  “我们是派出所的,找你了解点情况。”韩宏斌说。
  听到对方说是派出所的,大头的心到宽了一些,想了一下说:“政府我啥也没干啊,这大晚上的可吓死我了。”
  王长军手伸进了大头的被子底下摸了一下说:“炕烧的挺热,你真他妈的会享受。
  大头听出了是王长军的声音了,心马上就开始紧张了。慌乱中开始找自己家的电灯开关,毕竟是自己家,在慌也能找到自己想要找的东西。灯一开大头傻眼了,除了王长军剩下的人他都不认识。大头平复了一下自己的紧张情绪对王长军说:“长军咱俩之间有误会,我没想打你父母,我朋友打的我拉都没拉住。”
  王长军抬手就给了大头一个耳光。大头晃了晃头继续说:“长军跟我真没关系,真不是我打的。”王长军又给了大头一个耳光。大头揉着脸说:“长军我没撒谎,我说的是真的。”王长军又是一个耳光。大头疼的咧着嘴说:“长军。”没等大头说完王长军开始左右开工抽打大头的脸部。大头被打的不敢说话了,胆怯的望着王长军。这时马建华从怀里拿出一把锤子,然后把枕头垫在了大头的身上开始击打大头。第十锤下去的时候大头实在受不了了开始跪地求饶。
  “大头今天找你,你知道为什么吧,你说这事该怎么解决。”韩宏斌问大头。
  大头被打的话都不想多说一句,硬挺着说:“怎么都行,你说了算。”
  “那行,你赔长军点钱吧,他父母还在医院呢,多少你给拿点。”韩宏斌说。
  “行我赔钱,我兜里还有三百多块钱你们都拿去吧”大头说。
  “大头你可能没明白我的意思,我说长军的父母都住院呢,你想啊医院那地方三百五百的够干啥的呀。”韩宏斌说。
  “那你说个数,能给起我肯定拿。”大头说。
  “大头这样咱们就按规定要,我也不狮子大开口,医药费,误工费这你都得给出,我前天看香港电影说有个精神损失费,这个就严重了,我要是找律师要多少你就得给拿多少。看你家这样也没啥钱,我就少要点你给三千。你别说不行啊,要是说我可不高兴了。韩宏斌说。
  听到说要三千大头不干了,这是一年的工资啊,都给你我咋活呀。身上再疼也不能不反抗了,看着韩宏斌说:“没有那么多,最多给一千,要不你们打死我算了。”
  马建华拿起锤子就要打。大头看到锤子赶紧求饶“哎呀妈呀!可别打了,我给我给。”
  “那行既然你同意了,拿钱吧。”韩宏斌说。
  “我没那些呀,要不先给你打个欠条吧,剩下的过几天我就给。”大头说。
  几人个一商量觉得可以,就让大头写欠条。大头也听话就按照他们的意思写,等写好了,韩宏斌一看落款儿鼻子没气歪了,落款儿大头。韩宏斌又连打带骂让大头从写了一遍,最后用刀划破了大头的手指按下手印。
  拿到欠条几个人心满意足的走了,把大头留在孤零零的房间。大头怎么想都觉的自己窝囊,想去报警,一想不行,前段时间刚给人家父母打了,去派出所不是自投罗网吗,整不好先把自己关起来。前思后想终于做下决定,去找自己大姑家的表哥,把这个面子找回来。




作者:读者1984 时间:2015-03-21 19:04:55
  支持期待更新!
楼主冬洛 时间:2015-03-22 12:47:12
  第七章 大头的表哥
  大头很少和自己的表哥来往,原因有很多,最主要的是大头认为表哥看不起自己,所以有的时候都刻意回避。要说这个世界上最难为情的事情就是求人,一点都不过份。像大头这样脸皮厚的跟鞋底似的人,也不愿意求人。没办法呀,毕竟三千块钱欠条在人家手里呢,面子值多少钱。大头硬着头皮去了表哥家,但让他意外的是表哥对自己挺热情。大头心里特别的温暖,亲人吗!
  大头的表哥四十出头的年纪,身材不高,但很健壮。要说起大头的表哥多少有些来头,十四五岁就在社会上混,打架斗殴从来没怯过场。如果说大头在塑料厂称王称霸,那他表哥的范围就大了很多,具体大多少,这还不好说,如果一定要在地域上划分,那就是整条街。东北混社会的有句老话,练社会先混家门口。如果在家这一亩三分地你说话都不好使,在外面谁能扯你呀。打个比方,如果你是黑道的,在外面带朋友回来,街上的人都没有和你打招呼的,你让朋友怎么想。
  大头看到表哥犹如看到了希望,鼻涕一把泪一把诉说着自己的委屈。其实表哥是真看不起大头烦他。但没办法自己的弟弟,你说不管自己妈那关就过不去。
  “你说你让人打的这个熊样,没提我是你哥呀?”表哥问大头。
  很简单的问题就把大头难住了,大头想了好半天才回答:“提了不好使呀,越提你打的越狠,还不如不提呢。”
  表哥的脸色变得很难看,脸部的肌肉不断的抽动,不是好气的说:“我让他哭!”
  看到表哥愤怒的样子,大头继续火上浇油:“操他妈的,真以为我家没人了呢,这回让他知道知道,我哥是谁。”
  表哥开始打电话叫人,叫了大约能有十多个人左右,表哥一人给他们发了一根钢管。准备好之后,表哥带着人直奔塑料厂。
  王长军还是正常上班了,并没有躲。一是他认为没必要,在一个是他真没把大头当回事。正干活呢,大头带着他表哥来了,甚是嚣张。王长军对大头的表哥还是了解的,毕竟都在一条街上住,多少心里有些害怕,看着表哥说:“哥你咋来了呢,找我啥事呀?”
  人都怕敬,也特别受用。表哥看王长军挺尊重自己火就消了很多,语气也很平缓的对王长军说:“大头是我弟弟,你把他打了我能不出头吗。我听他说怎么地你打完人还向他要了三千块钱。你可真牛逼。”
  “哥你问他我为什么打他,他把我爸我妈都打住院了。”王长军说。
  听到这里,表哥为难了。开始怀疑大头对自己说的话的真实性。他看着大头,发现大头的目光总是闪躲。表哥有点左右为难,如果事情真是王长军所说的,打大头一顿也没什么。可大头是我弟弟呀,这个气无论如何我都得替他出。表哥思来想去想了个办法。
  “王长军我不管大头打没打你家人,他是我弟弟我帮他谁都说不出啥,今天我也给你面子,明天中午把欠条给我送过来,你在赔大头一千块钱,这事就算完了。”表哥说。
  王长军没有接话,他有点不知道该怎么办了,对表哥他是忌惮的。欠条到好说给他就是了,可一千块钱凭什么给他。
  “那行就这样吧,我先走了。你考虑好了,别到时候再出点别的事,后果你自负。”说完话表哥带着人就走了。





作者:黑龙江马赛 时间:2015-03-22 14:52:43
  去找自己大姑家的表哥,把这个面子找回来。
作者:黑龙江马赛 时间:2015-03-22 15:08:02
  说完话表哥带着人就走了
作者:jacklkw888 时间:2015-03-22 15:18:57


  ...俩月减⒛多公斤.过程我拍了视频.在我惦里可以看。看我怎么减的.抠抠.1六1七1三5四9四.抠抠资料里有店址。
楼主冬洛 时间:2015-03-22 15:35:12
  @黑龙江马赛 2015-03-22 15:08:02
  说完话表哥带着人就走了
  -----------------------------
  是不是觉得表哥没有说什么,没有动手打人,我想表达的是,不是什么事情都会动手打人的把欠条要回来,再让对方赔钱,这不很好嘛。这也是找面子的一种方式。
  谢谢你的支持,很幸福!
楼主冬洛 时间:2015-03-22 16:03:40
  @黑龙江马赛 2015-03-22 14:52:43
  去找自己大姑家的表哥,把这个面子找回来。
  -----------------------------
  这个笔误了,见笑了。
楼主冬洛 时间:2015-03-22 16:35:40
  @黑龙江马赛 2015-03-22 14:52:43
  去找自己大姑家的表哥,把这个面子找回来。
  -----------------------------
  @冬洛 2015-03-22 16:03:40
  这个笔误了,见笑了。
  -----------------------------
  我应该写:去找自己大姑家的表哥帮忙把这个面子找回来。
  谢谢你黑龙江马赛,我真的有些不用心了,错误很多,希望你经常来。
  特别感激,不为别的就为你的及时提醒。
  我不知道有多少人看我写的东西,希望咱们都能成为朋友,好哥们儿。有你们很幸福!
楼主冬洛 时间:2015-03-22 18:54:55
  第八章 跑路
  马建华的朋友家住在城东,王长军他们倒了两趟车才到。赶得有些不巧,马建华的朋友没在家。大冬天的外面又冷,把他们三个冻得哆哆嗦嗦的。
  “咱们找个地方暖和一下吧,”韩宏斌提议。
  王长军和马建华立即就点头答应。他们仨找了个小酒馆要了几个小菜儿,开始喝酒聊天了。王长军满脸的愁容,他对砍表哥这个事有些后悔。他到不怕表哥报案或者是报复他,他怕父母生自己的气,刚回来没几天又闯祸。韩宏斌让他喝酒他也不喝,让他吃饭他也不吃。看到他这样马建华也比较担心,就开始劝王长军:“长军没事,别想太多了,过段时间咱们就回去。你挺大个小伙子别唉声叹气的。”
  王长军有点坐不住了,他是真闹心。家里人担心不说,朋友跟着自己跑路让他特别过意不去,怎么都缓不过这个劲来。
  韩宏斌喝了一杯酒,话匣子也打开了:“没事长军,要是真出事就改造被,也不是没进去过。就你这样能混社会吗。”
  “谁说我想混社会了,我就是担心连累你俩。”王长军说。
  “我俩不用你管,你就把心放宽吧。”韩宏斌说。
  听韩宏斌这么说,王长军心里更不舒服了,他觉得对不起朋友。其实混社会就是这样,出了事要有人负责,要有人承担后果。花钱平事也好,判刑进监狱也好,总要有人承担的,法律谁也不惯着。
  他们三个人有一句没一句的聊着,时间的也挺快,一转眼晚上八点多了。结完账三个人又回到了马建华朋友家的门口。人还是没回来。没回来那也得等啊,等到十点多左右,马建华看见远处走过来一个人,好像是自己的朋友,他试探的喊道:“春生。”
  那个人听到有人喊掉头就跑。都等一天了,哪能让你跑了。马建华随后就追,边追边喊:“春生,我是马建华。”
  春生停住不跑了,转过身警惕的看着马建华这边。等确定来人正是马建华的时候,才把警惕性放下来。
  “春生你跑啥呀,看把我累的。要不是我跑的快,还真追不上你。马建华说。
  “我以为是铁钢他们呢,前几天我和铁钢发生点冲突。你找我啥事呀?”春生说。
  马建华把砍表哥的经过和春生说了一遍。
  “怎么就你自己,你朋友呢?”春生问。
  “都在你家门口呢。”马建华说 。
  春生笑了,也有点不好意思的说:“走上我家。”
  马建华把春生介绍给他们俩认识,互相握过手之后,春生把他们让进屋。
  春生二十四五岁的年纪,中等身材,长的有点像王宝强。没有固定工作,父母双亡。
  春生从厨房拿了一盘花生米几根火腿肠,还有一瓶大高粱的白酒,放在桌子上。他启开白酒对马建军他们说:“我这两天手头紧,你们就将就一下。等过两天我手头宽裕了咱们在找地方喝,
  春生就是这样人,手头再没钱,朋友来了也要喝酒。



作者:黑龙江马赛 时间:2015-03-22 22:44:52
  你写的很好 最喜欢东北的故事了 顶。。。。
楼主冬洛 时间:2015-03-23 12:06:17
  酒绝对是拉近人与人之间距离桥梁,从陌生到相知也许就是一杯酒的时间。王长军他们几个喝着酒聊着天,聊一些他们感兴趣的话题。
  “春生你在外面玩的时间最长,现在咱们市谁是老大?”韩宏斌说。
  春生想了一下说:“你以为看香港电影呢,还谁是老大。如果真要说谁混的好那就是海涛了,海涛现在有钱,官方也弄得明白,手底下有敢拼命的兄弟。不过话又说回来了,不服他的也挺多,现在这社会谁惯着谁呀。”
  “是平准街的海涛吗,他现在都快五十了吧。”韩宏斌问。
  “海涛是有点岁数大了,没有年轻的时候能打了。但现在人家要钱有钱要人有人,社会上的交往还广,什么事都不用自己动手。”春生说。
  “春生问你个事,你知道哈尔滨有个叫乔四的吗?我蹲监狱的时候有几个哈尔滨的哥们儿总提他。”王长军问春生。
  “我知道啊,乔四今年枪毙的。他活着的时候在哈尔滨可老牛逼了,奔驰坐着,娘们睡着,我认识的一个哥见过他。”韩宏斌回答。
  “那你哥也挺牛逼啊!”王长军说。
  “他还行吧,最近几年刚起步,前些年去哈尔滨干拆迁挣了点钱。其实在我哥的心目中乔四并没有什么,他最佩服的是乔四的一个手下。听他说好像是个朝鲜人叫李正光。”春生说。
  “手下比大哥还牛逼。”马振华问。
  “这个我没细问,不太清楚。”春生说。

作者:韩鸿飞 时间:2015-03-23 12:17:30
  有看头,期待更新

楼主冬洛 时间:2015-03-24 12:25:54
  在黑道上混的人,喝酒聊天,聊得最多的也是黑道。如果有人问好好的日子不过为什么混社会,其实答案挺简单的,一般都与生活环境有关。比如刚入学的时候老师教的都是正能量的东西,好好学习,助人为乐。可并不是每个孩子都爱学习,在学习方面得不到认可的孩子,其实是很苦恼的,他们需要鼓励需要安慰。老师和家长更多的是对他们的批评,所以他们要找一些人或事证明自己。谁都喜欢被尊重,只是方式不同罢了。
  他们几个聊了很长时间的黑道,聊了很多社会上有名气的人。为什么聊这些,因为他们爱这个职业,真的很爱,无拘无束,快意恩仇。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梦想,混黑道的人也有自己的梦想,希望有一天自己能够成名,能够在这个社会上体现自己的存在感。在这个社会上想混出名真的太难了,并不是你打个架、砍两个人你就出名了。就像二十几岁这个年纪,你就挣多少多少钱,现实吗?并不是说你这个年纪不能挣,而是这样的人真的很少。我们身边的朋友有多少是二十几岁就赚很多钱的,你要无聊的时候可以查一查。
  社会也是如此,有的人说谁谁二十多岁就是社会大哥了。这个说法是不准确的,其实他们这个年纪就是在学习中和探讨中摸索这个社会。
  再打个比方,比如现在的明星,是需要人捧的。社会大哥也是如此,不是几个人几把刀一腔热血就能混出来的。他们需要的是朋友的支持,只有得到了足够的支持,才能到达事业巅峰。你要有杀人的魄力,足够的金钱,丰富的阅历,社会朋友的支持与交往,这才是能成为大哥几个重要条件,缺一不可。
作者:黑龙江马赛 时间:2015-03-24 16:06:32
  乔四啊 我同学认识他 听说他老讲究了
楼主冬洛 时间:2015-03-24 16:16:40
  第九章 迈入社会

  日子一天一天的过,一转眼王长军他们已经在春生家住一个星期了。时间是最好的良药,王长军都快忘记自己把表哥砍伤的事了。这段时间日子过的有些平淡,聊天,喝酒,睡觉这些事,每天都在重复着。虽说王长军和春生接触的时间短,但经过几天的朝夕相处,他们对彼此都有了新的认知。王长军知道了春生还有个外号,春生的外号是“城东一杆枪”。
  关于春生的这个外号,在这里要解释一下。春生很小的时候父母亲就去世了,他是靠着偷靠着抢才活下来。看守所也是他这些年经常进出的地方。一个孩子无依无靠你让他做什么。春生从小就被人欺负,今天他来了打一顿,明天他来了骂一通。直到有一天春生发现自己长大了,可以反抗了,他疯狂的回击欺负他的人。春生的人生格言是:我烂命一条,没人管没人问,谁惹我,我就拿命跟他拼。”但光有格言是不行的,要现实中强硬才是真理。那时候春生的生活状态就是今天你打我,我明天就打你,打不过你我也甩你一身大鼻涕。挨打是春生二十岁以前经常发生的事,有的时候被打坏了,他都没钱看。他想自己的改变命运,可又没有人瞧得起他,他甚至成了朋友们发泄的对象。俗话说的好世事难料,挺偶然的一个机会,他得到了一把猎枪,从他拿到猎枪的那一刻起,就没人敢欺负他了。有一天他在远处看到了经常欺负他的一个人,他开枪了,就这么简单。
  有的朋友会问开枪不得打死人啊,那是你不了解猎枪,你可能都没听过猎枪的响声。猎枪顾名思义是打猎用的,他的真实杀伤力其实是很小的,近距离是能威胁到人的生命,但距离要是远的话杀伤力是有限的。猎枪的子弹没有弹头,是靠火药把铁砂打出去的,距离要是太远又加上是新手,你自己想一下。但猎枪在震慑力上面是很强的,不了解的确实挺唬人。
  知道了枪的好处,春生有点肆无忌惮了。那个年代持有猎枪是合法的,许多人家都有,但打仗敢用的还真没几个。春生敢用,他不怕。朋友多的时候,有开春生玩笑的人就会说:“春生多牛,城东一杆枪,想嘣谁就嘣谁。”
作者:读者1984 时间:2015-03-24 17:02:42
  写的很真实顶
作者:读者1984 时间:2015-03-24 22:01:14
  快更新 别偷懒
作者:黑龙江马赛 时间:2015-03-24 23:06:39
  乔四是个重情义的人
楼主冬洛 时间:2015-03-25 11:38:02
  王长军他们商量着要出去散散心,在家憋的时间太长了,想放松一下。他们刚要出门的时候,一个二十多岁的小伙子从外面跑了进来对春生说:“春生哥,孙诚哥让你过去一趟,他找你有有急事。
  “他说没说什么事?”春生问。
  “说了,孙诚哥在城北郊区包了一块地,以前这块地是包给铁钢的,铁钢承包的日子上个月就到期了,可铁钢就是赖着不走,让孙诚哥包他损失。”
  春生让年轻人先等一会,随后就和王长军他们说:“我这有事,你们出去玩吧,等晚上我回来咱们在喝酒。”
  王长军他们几个都觉得挺亏欠春生的,再说大家都是好哥们,有事不到场心里真过意不去,死活都要跟着春生去。
  春生推辞不过,答应大家一起去。他们几个先是打了个面包车到时代广场,和孙诚碰头。到了地方他们几个刚下车,迎面就走过来一位大约三十四五岁的中年人,一米七十多的个头,短发人显得特别精明。他伸出手握住了春生的手说:“过来了兄弟,我先谢谢你了。”
  “诚哥什么谢不谢的,都是自家兄弟,有事你就说话,我随叫随到。这是我几个好哥们儿,我给你介绍一下。”春生把王长军他们介绍给孙诚认识。
  几个人都跟孙诚打了招呼。大约半个小时左右,孙诚凑了能有三十几个人,给他们每个人发了根儿钢管。
  “人到齐了,咱们走。”孙诚说。
  孙诚自己开了部捷达,剩下的人被分别安排在几辆面包车上。人员安排完毕,车队开始出发。
楼主冬洛 时间:2015-03-25 12:41:41
  车行驶的很快,王长军望着窗外,回想着出狱到现在所发生的事情,他觉得事情发生的都莫名其妙,由不得自己掌控。车上很安静,没有人讲话,可能大家都各怀心事吧。
  车停了,众人开始下车。他们手持钢管跟在孙诚的后面。这是一块靠近路边的土地,商业价值可想而知。孙诚准备在这块地盖间厂房,因为铁刚的原因始终不能开工,他今天来只有一个目的,把铁钢从这里赶出去。
  这里的环境很简单,一块地,一所民房。孙诚带着众人走到民房前,站住了脚,冲里面喊道:“铁钢你出来,我来了。”
  门开了,铁钢手持一把日本战刀,走了出来。铁钢一米八的身高,面相凶恶。
  看到铁钢走了出来,孙诚先开口说:“我操!你是真没把我当回事。我早就和你说过了,你不走我请你走。你手里的那破铁片子有用吗?”
  铁钢耸了一下肩膀,满不在乎的回答道:“我也和你说了,想让我走拿钱。你今天人多,我整不过你,但你今天想让我从这里搬出去,也得问问我手中的刀同不同意。
  “你他妈的好大个脸,地都包给我了,你就是赖着不走。都说你铁钢猛,今天我就见识见识。”说着话孙诚就要往前冲,但王长军比他更快,抢先一步冲到铁钢面前,举起钢管砸向铁钢的头部,铁钢用战刀把钢管分了出去,钢管和战刀相撞的声音十分清脆。铁钢趁势用刀刺向王长军,眼看战刀就要刺中王长军的腹部,马建华冲了出去一钢管打在了铁钢的手腕上,随着一声惨叫,铁钢的刀脱手了。韩宏斌抓住了铁钢刀脱手的这个机会,用手中的钢管打在了铁钢的后脖颈的部位。铁钢“啊”的一声,大头冲下栽了了下去,春生用脚把落地的刀踢到远处,然后用钢管抽打铁钢的背部。这回他们有经验了,不打头了。他们像疯了一样用手中的钢管抽打着铁钢的身体。
楼主冬洛 时间:2015-03-25 16:23:03
  “都别打了,差不多就行了。”孙诚制止住了他们。
  孙诚蹲下身子,用手扒了扒铁钢的头说:“钢子你还能不能说话了?”
  铁钢确实是个战士,就这么打,还是没服。他看着孙诚说:只要我不死,我就弄死你。”
  孙诚拍了拍铁钢的脸说:“别吹牛逼,哪方面你都不行。你有战刀,我有兄弟。
  孙诚挥起右拳开始击打铁钢的面部,一拳,两拳,三拳,打完第十拳之后,孙诚开始抖动自己的右手,他用的力量太大了,拳打铁钢的同时也伤害到了自己的右手。
  铁钢的面部都被打肿了,鼻子和嘴角流着血。孙诚感觉自己的手没那么疼了,又抓住了铁钢的头发说:“钢子好说好商量你不干,偏要和我拧着来。你看今天这事整的,好像我欺负你一样。
  孙诚想了一下,从兜里掏出了三千块钱,塞进了铁钢的兜里又说:“钢子我孙诚不差钱,但你这么和我要,就是你的不对了。我这个人有个原则,钱可以给,但怎么给我说了算。这钱你拿着,去医院看看,再买点营养品好好补补身子。等你好了,要是对我还有想法,我随时接待你。”
  孙诚站起身子,吩咐手底下的小弟,把那间房子里属于铁钢的东西都扔出去。随后他又让自己比较信得过的兄弟把铁钢送去医院。
  零散的事情处理完了。孙诚对大家说:“没事,出事算我的,这点事我还是能摆平的。一会咱们喝酒去,在好好聊聊,喝完酒你们该回家,回家,别把这件事放在心上。”


作者:读者1984 时间:2015-03-25 20:30:38
  快更 写的不错
作者:HHGYUT 时间:2015-03-25 21:47:18
  真好看快更新
作者:黑龙江马赛 时间:2015-03-26 05:36:34
  真实上演。。。
作者:陈沫2014 时间:2015-04-08 08:30:34

  很好的题材,支持。
作者:拉一个打一个 时间:2015-08-17 22:56:37
  更
  
作者:xiangodg 时间:2015-08-18 01:18:07
作者:拉一个打一个 时间:2015-08-19 20:46:51
  更
  
作者:拉一个打一个 时间:2015-08-20 19:06:08
  更
  
作者:拉一个打一个 时间:2015-08-22 06:02:12
  更
  
作者:阿里耶cb 时间:2015-08-22 17:51:04
  记号
作者:zxy715 时间:2015-08-22 18:17:14
  现代社会活电影,看了令人唏嘘不已!《活着》是一面镜子,让你看见自己的艰辛与挣扎。(地址:http://bbs.tianya.cn/post-feeling-3903323-1.shtml
作者:拉一个打一个 时间:2015-08-23 23:44:55
  更啊
  
作者:凭栏远眺123 时间:2015-08-28 14:54:33
  太监。
  
楼主冬洛 时间:2015-08-30 10:57:18
  谢谢大家支持,从今天开始,继续更新
楼主冬洛 时间:2015-08-30 12:09:03
  第十章
  孙诚带着一行人来到本市规模比较大的一家酒楼,点好菜,要好酒,开喝。酒宴上的气氛特别热烈,大家都畅所欲言,聊一些他们感兴趣的事情。
  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兄弟相聚也总有要分开的时候,酒喝完了。孙诚叮嘱着大家回家要注意安全,到家后给他打电话报平安。孙诚又再次表达了对王长军他们的谢意,大致的意思是,谢谢你们帮我,以后你们有事情,我也是随叫随到。
  在回家的路上,王长军他们几个也聊的特别开心,尤其是韩宏斌。不知道什么原因他特别兴奋,拉着大家说个没完。
  “我兜还有500块钱,咱们找小姐去啊?”韩红斌问他们几个。
  “不去。”王长军回答。
  “那你先回家吧。”韩红斌他们几乎同时说出了这句话。
  王长军这个人,脸皮薄,本打算谦让一下子,没想到大伙直接让他回家,那他能干嘛。嘴里说着自己回家没意思,我去也不找,我就当溜达玩儿了。
楼主冬洛 时间:2015-08-30 13:20:15
  韩宏斌他们几个在大街上找带有色情服务的地方,找了好几家都没开门。这把他们几个急的。
  这时一家旅店的门开了,从门里探出个头,对韩宏斌喊:“大哥你过来。”
  韩宏斌也听话,小跑着就过去了。
  “大哥住店不,咱家干净卫生。”
  “不住,你这有小姐吗?”
  “大哥,我们这是正规旅店?”
  “你别墨迹,你就说有没有。”
  “今天刚新来几个,嘎嘎亮!”
  “多少钱啊?”
  “快枪40,包宿120。”
  和服务员对完话,韩宏斌招手让他们过来,几个人跟着服务员进了旅店。服务员安排好了房间,就去叫小姐了。
作者:周易取名 时间:2015-08-30 13:28:36
  m
  
楼主冬洛 时间:2015-08-30 14:18:59
  “他家小姐多少钱啊?”马建华问韩宏斌。
  “40,良心价格。”
  “这也太便宜了,是不是张的不行啊。”
  “服务员说了,嘎嘎亮,你就放心吧。”
  俩人正说着话,服务员敲门把小姐带了进来,带进来四个小姐,他们四个一人一个。王长军留了个心眼,先走过去挑,屋里的灯光很暗,在加上小姐的妆化的太浓,也看不出哪个好看,只得随便叫了一个。他拉住小姐的手看着韩宏斌说:“宏斌要不咱们包宿吧,包宿合适。”
  “你包吧,我请客,振华和春生也包,我来个40的就行。”宏斌安排完,他们就带着个自己的小姐去包房了。
  一夜无话。第二天早上起来,王长军就和小姐吵起来了。
  “你多大岁数你了,你还出来卖啊?”
  “我五十六,咋的啊?”
  “我妈还没到五十呢,我没有钱,别跟我墨迹。”
  “老娘白让你玩啊,赶紧给钱。”
  “大娘,我多大你知道吗,我二十出头,你五十六,我一宿给你一百二,我脑袋得多大啊。”
  韩宏斌也听出是怎么回事了,心里也不是滋味,张嘴就骂:“你个臭骚逼,我兄弟刚多大,你占多大便宜,你还要钱,今天就白干了,爱咋咋地。”


楼主冬洛 时间:2015-08-30 17:45:08
  韩宏斌边说边让王长军他们收拾一下,他们好走。
  嫖完娼不给钱,到哪也说不过去。都说提上裤子就不认账,但生意就是生意,服务你都享受了,还不想给钱,世界上哪来这些好事。
  看他们想走,老板娘蹭的一下从屋里出来了,表情特别紧张,如林大敌。用手抓住韩宏斌的胳膊不松开。
  “你放手,听没听着。”韩宏斌说。
  你说放手就放手,那钱找谁要去,老板娘也不傻。老板娘也不说话,双手还是紧抓住韩宏斌的胳膊。
  韩宏斌使劲一甩胳膊,一下就把老板娘甩在了一边。抬腿就往出走。老板娘也是巾帼不让须眉,用最快的速度,把自己宽大的身体挡在了门口。眼神略带轻视的看着韩宏斌。
  “你赶紧起来,不起来我就揍你。”韩宏斌对老板娘说。
  “我凭啥起来啊,你睡完了还不给钱,你以为你是谁啊。”
  “我刚来的时候你我怎么问的,我问服务员你们这有没有小姐,服务员怎么回答我的。”
  “别说这些,你就说你干没干吧,干了就得给钱,我这块的价格也是低啊,你花四十块钱还想找啥样的。”
  韩红斌不想和她废话了,伸手开始拉她起来。老板娘死活都不起来。这时王长军抓住老板娘的头发给了她两个大嘴巴子。你还别说,嘴巴子真好使,老板娘把门口让出来了。韩宏斌迈步往出走,可他刚迈步,就退了回来,他看到眼前能有20多个手持镐把的中年人堵在了门口。

楼主冬洛 时间:2015-08-31 10:51:45
  第十一章
  按理说找小姐不给钱,一般人干不出这样的事来。但在他们那个青涩的年纪,什么事情都有可能发生。
  王长军的想法是,小姐的岁数太大,自己吃亏了,谁花钱不想找个年轻漂亮的,所以心情不好。这个是可以理解的,毕竟小姐年纪在那呢,换做你,你也接受不了。
  韩宏斌就有点铝杆往上爬了,小姐长啥样他都没看,他在这方面的心理打击可以说就是没有。韩宏斌有自己的心眼,他想不花钱,我都穷啥逼样了,正好借这个机会不给钱。
  什么事情你不能光想着自己。人家是开窑子的,你就笨想,一般人能开这玩意吗。咱不说警察抓,就是社会这方面你没有人,你也开不了。
  看着自己被围了起来,韩宏斌一点服软的意思都没有,还是五马长枪的叫着。打仗这件事最讲理,人家二十人,你们四个人,平均五个打一个,哪有打不赢的。
楼主冬洛 时间:2015-09-06 10:09:52
  韩宏斌看到对方人多,并没有示弱,眼睛直盯着对方。
  “兄弟,找小姐不给钱。社会不是你这么混的,在外面玩,要讲究点。”对面为首的人说。
  韩宏斌的脸一下子就红了,他在和老板娘吵得时候觉得没什么,想赖账。可对方换了个成年的男人和他说这件事情的时候,他真不好意思了。确实丢人。
  “兄弟,谁都年轻过,都有事情考虑不到的时候,你把钱给了,我就当什么事情都没发生。”
  韩宏斌想掏钱,但他的手被王长军按住了。王长军的想法和韩宏斌不一样,他认为掏钱就是认输了,和找小姐不给钱没关系,我开始不给你,到最后我也不给你,这是原则,说到哪就办到哪。
作者:邓二楞 时间:2015-09-09 22:21:12
作者:拉一个打一个 时间:2015-09-11 21:53:49
  更
  
作者:拉一个打一个 时间:2015-09-13 11:05:31
  更
  
作者:风吹电线 时间:2015-09-13 17:36:35
  好小说,支持。
作者:拉一个打一个 时间:2015-09-13 23:58:10
  更
  
作者:拉一个打一个 时间:2015-09-14 22:48:29
  铁粉
  
楼主冬洛 时间:2015-09-16 19:22:01
  “小伙子,你啥意思,你知不知道我是谁啊?”对面的人问王长军。
  “我不认识你,我也不管你是谁,今天这钱我肯定不给。不是我们赖账,关键我接受不了,小姐岁数太大了,我说咋不让我开灯呢。你们这是欺骗顾客。”
  “我欺骗你妈了个逼,你个小逼崽子,你一百二睡一宿,你还吃亏了,一百二你睡老母猪一宿,老母猪都够呛能跟你。”
  王长军脸挂不住了,骂的实在是太难听了,真接受不了。接受不了归接受不了的,但你还是要看清形势,对方那么多人,你哪能先动手呢,王长军这大哥先动手了,准确的说是先动脚了。抬腿就给对面为首的人一脚。
  被踢的人也愣住了一下,看了王长军一眼,意思是我这么多人你也敢动手,胆挺大啊。于是他招呼人就要开打。
  “都别动手,孙诚是我大哥。”马建华喊道。


楼主冬洛 时间:2015-09-17 18:12:11
  别看马建华平时不爱说话,但是心里有数,是个明白人,他已经看出眼前的形式,这么下去会吃亏。就在这紧要关头马建华想起了孙诚,因为他觉得孙诚的名气足够大,可以震慑住这些人。
  效果还是不错的,对方听到马建华提孙诚的名字,手停了下来,看着马建华说:“孙诚是我哥们儿,但认识他的人很多,谁知道你说的是真是假。”
  “你可以给他打电话,我叫春生。”春生说。
  对面的人拿起大哥大拨号,边说边往出走。过了大约能有十分钟后。他走到春生面前说道:“你们走吧,我和孙诚的关系没得说,跟亲兄弟一样。他的兄弟就是我的兄弟,我叫李建国,有时间你们要是路过我这就进来喝杯酒。”
  人都怕敬,李建国一说客套话,王长军也不还意思,掏裤兜就要给钱。你要说韩宏斌掏钱行,人家有500块钱。你王长军裤兜比脸都干净,你把裤兜掏漏了你也掏不出来啊。
  场面顿时尴尬起来了,李建国的意思是等王长军把钱掏出来,然会他在推辞。可干等王长军也掏不出来钱,李建国也着急了,一下子就扑了过去按住王长军掏兜的手说:“兄弟,别客气,今天建国哥请客,你别掏了。”
  两个人你来我往,挣得脸红脖子粗。最后以李建国坚持不要,获胜。
  王长军他们寒暄了一段时间,李建国想留他们喝酒,被王长军他们婉拒了。
  走出了旅店,几个人的心情还是不错的。如果有人问找小姐是好事情吗?那在这里可以用最负责任的话告诉你,不是好事情。那男人为什么还要去找,那你说呢?
  找小姐不给钱是不是很丢人,真的很丢人吗?在这里有理由相信,不给小姐钱的嫖客,都会被认为是占了很大的便宜。成为众多男人羡慕的对象。
楼主冬洛 时间:2015-09-17 18:24:10
  在回家的路上,韩宏斌问王长军:“你有钱吗?”
  王长军不回答,装没听见。
  “我听说外国,演电影好的,都给个奖,叫什么屋,长军你去正好。”春生说。
  “就他那逼样还能演戏,见女人都走不动道。看着外国娘们他不得爬都爬不动啊。”马建华说。
  王长军压根就不理他们,心里想,我就这性格,我年轻,谁年轻不猖狂啊,别说找小姐不给钱,我干啥都不想给钱。
楼主冬洛 时间:2015-09-18 18:51:03
  第十二章
  四个男人在一起也玩不出什么花样,无非就是混日子。整天在一起吹牛。
  春生和韩红斌实在是太无聊了,决定出去走走。具体地方没有定,无非就是出去散心。
  他们两个走到了一所高中,看见里面正在踢足球,就进院去看。韩宏斌特别喜欢在足球,中国队的比赛他一场不落,郝海东,范志毅,高洪波,都是他喜欢的球员。
  他和春生找了个地方坐下看球,现在红方一名队员正在主罚任意球,位置相当不错,距离球门不到20米了。按正常说,任意球要么传高点,头球攻门,要么直接射门。可是这大哥一脚就把球开到了角球的位置。所有人都愣了,不明白这个球为什么这么踢。正在大家思考的时候,裁判出红牌了。
  裁判一看,我操!这不是抢我戏呢吗,那可不行。红防队员看到裁判出红牌,那能干吗,把裁判围起来就要削他。让大家没想到的是被红牌罚下的球员给裁判求情,说啥不让打,到最后大家才知道裁判是他老叔。
  “假球,绝对假球。”韩宏斌说。
  “假什么球啊,你没看都是业余的吗。”春生说。
  “业余的就不踢假球了,现在的裁判都吹假球。”
  “你没听见他说,裁判是他老叔。”
  “在裁判眼里,没有老叔和侄子这个说法。”
  两个人沉默了,中国球迷不容易啊,一场业余的比赛都会对执法者产生疑问,就不能彼此信任吗。”
楼主冬洛 时间:2015-09-18 19:09:57
  足球不欢而散了。他们两个也不想在学校呆了,往出走的时候,韩宏斌看见了一个女孩,大高个,麻花辫,水灵灵的大眼睛,皮肤白里透红,在阳光的照射下,甚是好看。
  韩宏斌看的痴了,真漂亮,她怎么会这么美。
  “你相中她了”春生问?
  韩宏斌点了点头。要说春生这朋友够意思呢,二话没说就把那个女孩叫住了“我哥们儿要跟你处对象?”
  女孩被春生吓到了,神情特别紧张的往前走。春生在女生屁股后面追问。女孩突然加快了速度,跑了起来。春生没有在继续追,而是站在了原地,他觉得这么追求女孩子挺没劲的,就想走了。可刚要走,女孩被另一个女孩拉扯着走到了春生面前问:“你要和他处对象啊,就你张这样谁跟你啊。”
  春生没有生气,他对自己的外貌并不在乎。“不是我,是我朋友想和他处对象。”
  “哪个是你朋友啊?”
  春生用手指了指韩宏斌。
  “就他呀,你让他死心吧,我们璐璐有男朋友了,比他帅多了。”
  春生不在理她俩, 就走了。韩宏斌眼巴巴的在这等着呢,看春生回来了,迫不及待的问,咋样同没同意?”
  “她有男朋友了,咱俩回家。”

楼主冬洛 时间:2015-09-18 19:56:35
  韩宏斌三魂没了七魄,整日无精打采。大家你一句,我一句的劝。爱情总是让人烦恼,虽说一见钟情让人感觉不着调。就是喜欢了,你能怎么办。
  在王长军他们凝思苦想的方式下终于想到一个最好的办法,办法也比较简单,首先找到女孩的男朋友打一顿,让他以后不要在和女孩来往了,第二就是,在女孩放学的时候截住女孩。
  他们有很好的执行力,想好了办法就去办,首先打听到女孩的男朋友,并且找到了他。女孩的男朋友是个品学兼优的学生,在学校很有知名度,所以很好找。
  “你以后别和王璐璐在一起了,再让我看到你们俩在一起,我整死你。”王长军说完就给了他两个耳光,打的他脸部都肿了起来。
  “我知道了,我以后不理她了。”男同学说。
  “你听清楚了,我说你俩以后别处了。”王长军怕自己听错了,又问了一遍。
  “我不和她处了,一会我就去和她说,你们别打我了。”
  这么简单,真有这么简单吗,爱情就是两个嘴巴子吗?有的时候还真就是。真他妈的不值钱。
作者:读者1984 时间:2015-09-18 21:20:00
  支持,楼主加油
作者:方瑞华 时间:2015-09-19 09:22:31
  顶起来

  支持佳作!!!!
作者:方瑞华 时间:2015-09-19 09:23:16
  顶起来

  支持佳作!!!!
作者:冯凯2015 时间:2015-09-19 12:02:13
  很好!快点更新
作者:拉一个打一个 时间:2015-09-19 12:05:41
  顶
  
楼主冬洛 时间:2015-09-19 18:28:48
  男生摆平了,该轮到女生了。本以为女生比男生好办,没想到碰到个油盐不进的主,不管王长军他们怎么死皮赖脸的跟着她,她就是不同意跟韩宏斌好。女人要是看不上你,也真他妈的没招。软的不行就来硬的,王长军放出话去,不同意就上她家去找她去。女孩每天都生活在恐惧中,害怕这些人会伤害她。
  “洪斌要是不行,你就把她强奸了。”春生说。
  “拉倒吧,在他妈的给我抓起来。”韩宏斌说
  “你蒙上面,她知道你谁。”王长军说。
  韩宏斌选择不搭理他们,独自一人出去了。
  要是一个男人喜欢一个女人,不能和她在一起是很痛苦的,思念一个人,挺难受的。相信大家都有这样的时候,很喜欢一个人,哪怕不能朝夕相伴,也很幸福。
  韩宏斌的爱情并没有下文,女孩的家不久以后就搬走了。对于女孩子家搬走这件事上,韩宏斌心理特别内疚,他始终认为是他吓到了这个女孩。
作者:拉一个打一个 时间:2015-09-19 20:04:12
  更
  
作者:方瑞华 时间:2015-09-20 09:17:40
  继续顶起佳作!!!
作者:拉一个打一个 时间:2015-09-21 10:06:09
  顶
  
作者:方瑞华 时间:2015-09-23 15:02:54
  问好!!!

  楼主加油!!!

  大作顶上去
作者:拉一个打一个 时间:2015-09-25 14:19:07
  顶
  
作者:方瑞华 时间:2015-09-27 09:38:06
  祝:中秋快乐
  阖家欢乐

  佳作顶起来
使用“←”“→”快捷翻页 上页 1 2 3 4 下页  到页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