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篇小说】何事秋风悲画扇(已完结 寻出版)

楼主:何青蓝 时间:2016-02-02 19:20:00 点击:1658009 回复:8814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上页 1 2 3 483 下页  到页 
楼主何青蓝 时间:2016-02-13 17:03:58
  她的年龄比我长几多春秋?一个确切无误的年岁难以估算。因为在相互陌生的同座楼层,我们虽碰过多次面,但我却从未曾问过她这样的问题,当然也是出于礼貌缘故。

  “素昧相识,岂能与语”。

  或许,这只是我的错。不过,话虽如此,但,我仍相信她的年龄较长我些,因为在她的容颜里,我可以清晰的看到刻满人到成熟时的印痕,她绰约的身姿时时刻刻都显露着花绽盛艳时的醉人妖娆。
我要评论
楼主何青蓝 时间:2016-02-13 17:04:25
  或许,这就是我们通常所言的“细微处观察得以真知”的道理吧。想到这些细微的道理,对于我一个资质愚笨的人而言,他人应该认为是高兴的事,然而,我却没有快乐的举动。

  为什么呢?是因为教室的场所禁止喧哗?是因为年轻阶段的掬禁?是自己也感染了她的成熟?还是有些待放的思想依旧禁锢?

  多少个匆匆过去的日子里,我从未曾在深思中得到正确答案的真心垂爱。我想,像我这样时时感到困惑的人一定很多,不是吗?因为我们都很年轻,不是有句俗言称:“年少无知”,用在这儿恰到好处。
楼主何青蓝 时间:2016-02-13 19:21:37
  [xyc:围观]
作者:东海闲鸥 时间:2016-02-14 08:37:05
  各位朋友情人节快乐,情人多多,文思多多,财源多多哦哦
楼主何青蓝 时间:2016-02-14 09:21:09
  顶
  
楼主何青蓝 时间:2016-02-14 09:56:09
  @东海闲鸥 时间:2016-02-14 08:37:05
  各位朋友情人节快乐,情人多多,文思多多,财源多多哦哦

  情人节快乐
作者:春榭潇湘 时间:2016-02-14 10:48:00
  @何青蓝 :本土豪赏1串鞭炮(100赏金)聊表敬意,对您的敬仰如滔滔江水连绵不绝。【我也要打赏
我要评论
楼主何青蓝 时间:2016-02-14 17:24:39
  那位服务员来回穿梭于稀落的人群,抬起的两手臂总是落了又起、起了再落;躬起的身体弯了又直、直了再弯。

  她周而复始的工作,做着单调而且简单的动作,犹如一台拥有足够马力的机器,敬岗敬业,乐此不疲。

  仔细观察我才发现,她负责的区域无外乎三个地方。咖啡屋西南角的两三桌、西北角的一两桌(虽然西北角一直空荡荡,但是,明知如此,她依旧习惯性的往那走几步,将要靠近时再折回来)和东南角的一两桌。也就是我坐的位置。
楼主何青蓝 时间:2016-02-14 17:48:05
  东南角的窗户是最靠近外街的地方,打这里向外望去,不但可以看到对街旅店招牌后的那条隐秘的巷弄(之前从未发现),而且可以把视线移向B区西路。如果稍微的往玻璃窗探探头,我就能很容易的望见不远处的A区的十字街口。

  也许,这才是我喜欢坐在那儿的原因。

  不过,她几乎不向西南角的两三桌去。虽然那里的座上客总是人满为患,且源源不断的给这间咖啡屋带来收益。然而那里的座上客总是把咖啡屋当成酒吧屋、把品咖啡当喝酒。

  他们的年龄平均在三十五岁之间,穿着打扮也挺考究,西装革履、皮鞋蹭亮、头发溢油。
作者:东海闲鸥 时间:2016-02-15 12:32:15
  顶起来,青蓝加油
楼主何青蓝 时间:2016-02-15 19:37:22
  @东海闲鸥 时间:2016-02-15 12:32:15
  顶起来,青蓝加油

  多谢多谢!
楼主何青蓝 时间:2016-02-16 08:29:23
  [hou:duang]
作者:陈沫2014 时间:2016-02-16 08:53:42
  [xyc:打卡]
我要评论
作者:东海闲鸥 时间:2016-02-16 09:22:46
  支持一帖,顶青蓝
楼主何青蓝 时间:2016-02-16 14:31:52
  @陈沫2014 时间:2016-02-16 08:53:42
  [xyc:打卡]

  元宵节快乐
楼主何青蓝 时间:2016-02-16 14:32:51
  @东海闲鸥 时间:2016-02-16 09:22:46
  支持一帖,顶青蓝

  咱们都在文学混啊?居然不知道。惭愧
楼主何青蓝 时间:2016-02-16 19:24:40
  [hou:duang]
楼主何青蓝 时间:2016-02-17 09:02:02
  [xyc:威武霸气]
作者:灭団之星 时间:2016-02-17 09:51:49
  我在等
我要评论
楼主何青蓝 时间:2016-02-17 10:13:40
  每次他们造访,咖啡屋宁静的气氛都会被搅得鸡犬不宁。

  他们举起手里的咖啡碰着杯,嘴里时不时的吆喝“听酒令”。噼里啪啦的碰杯声叽哩咣当,吵闹的嘈杂声叽叽咋咋,互敬而又推让的动作来去自如,与咖啡屋所有的来客形成鲜明的对比。

  他们,本不属于这儿。

  或许,这是第六感告知的警觉,使她远离危险。她想:既然能把咖啡当成酒喝,无非一些酒鬼或者喜欢恶作剧的人。
楼主何青蓝 时间:2016-02-17 10:14:55
  @灭団之星 时间:2016-02-17 09:51:49
  我在等


  多谢朋友到访,提前祝元宵节快乐。。。
楼主何青蓝 时间:2016-02-17 10:26:56
  所以,她负责的工作范围也就变成了西北角和东南角两个地方。

  西北角只有一两桌容纳座上客的位子,而且自打我成为这里的成员以来,那里几乎都是空荡荡的无人光顾。但凡造访这里的客人都自然的避开那个角落,或是选择中间的位置落座,或是靠近柜台的位置。

  最终,她所负责的区域只剩下我落座的位置。

  很奇怪。我之前也问过其他的座上客,怎么西北角的几个座位一直空着,为什么到这来的客人自觉的不去那里落座。然而他们也说不出个所以然。尽管他们也是这里的常客。
作者:东海闲鸥 时间:2016-02-17 10:50:56
  不懈支持
楼主何青蓝 时间:2016-02-17 11:18:27
  @东海闲鸥 时间:2016-02-17 10:50:56
  不懈支持

  我要准备写新的了
楼主何青蓝 时间:2016-02-17 13:59:48
  [d:鼓掌]
楼主何青蓝 时间:2016-02-18 08:41:25
  她动作娴熟的绕过左三右四的座位,并且手里一直没有忘记擎着托盘,三步并两步的走了过来。

  你好,先生,请问有什么可以效劳。她言谈很流利。

  当事情摆在面前你才知什么叫做不知所措和措手不及。是的,我要什么帮助。我自问道。杯里的咖啡还有盈余,我能不能说再添些来。很显然纯粹是借口。然而,如果不说这些作为开头,好像没有比这更恰当的理由了。

  貌似一切都很麻烦。
作者:东海闲鸥 时间:2016-02-18 10:47:15
  再顶勤奋更新的青蓝
楼主何青蓝 时间:2016-02-18 11:19:32
  @东海闲鸥 时间:2016-02-18 10:47:15
  再顶勤奋更新的青蓝

  文学那边的已经差不多了。这边马上就快了
楼主何青蓝 时间:2016-02-18 21:33:45
  我说。你再帮我添些咖啡吧,这次不要太浓。杯里所剩的已经不多,而我呆在这儿的时间还有些。

  她说。好的。然后动作娴熟的给我冲了满满一杯。并说了声:先生,请慢用。转身就要离开。

  我说。还有一件事,需要麻烦你,不知道你方便与否。我当即挽留。
楼主何青蓝 时间:2016-02-18 21:35:18
  话音刚落,但见她的脸颊绯红的特别厉害。犹如一位高烧四十度的病人,燃烧成的色彩。顿时我感觉是否所提的要求有些过分,或者有些出乎她的意料。因为这是我们之间唯一的一次交谈而且也没具体到某件事,只是我有所帮助之求。

  我看到她显得困窘。转而后悔。当即收回了我的请求。抱歉啊,不方便的话就算了。你就当我什么也没说就是了。

  然而。她的迟疑不决并不曾耽误多少时间。可以的,先生,您请说。我尽量。
楼主何青蓝 时间:2016-02-18 21:36:21
  我暗自松了口气。暗自庆幸。是这样,打从我到这儿,我从来没见过西北角的一两个座位有过客人。而且每次来的顾客无论是谁如同事先约定一样,故意避开那里,为什么?

  她踟蹰且犹豫,好像有不能说出的秘密,并且我看透了这个秘密,而她又不知告诉还是不告诉的困难。

  她握在手里的托盘不住的颤抖,整个人都显得失去生机。
楼主何青蓝 时间:2016-02-19 00:09:14
  她的这一举动更加验证了我的猜想。里面肯定有文章,若不然,所有的人为何从来不讨论呢?

  我放下端在手里的咖啡,等待着她的回答。

  情形算得上质问,虽然这件事与她与我毫无瓜葛。然而,内心的驱使如同魔鬼吞噬了灵魂,摇摇晃晃找不到安全的港湾。人的好奇心作怪时,任谁也拦不住,一如绝堤的洪水猛兽,只能尽情的泛滥。
楼主何青蓝 时间:2016-02-19 00:09:36
  其实没什么?不关自己的事,何必在乎、多此一举呢。她佯装轻松的回答。可是她的眼背叛了她的心。出卖着说:她在撒谎。

  如果没什么?那就说明不是秘密;既然不是秘密,那就没有隐瞒的必要,不是吗?

  难道你是逻辑家,理由充分的头头是道。她打趣的说。你不知道还是有好处的,况且你一直处于意料之中而又无计可施,这样的感觉不是挺好,其实事情糊里糊涂要比明明白白的好。
楼主何青蓝 时间:2016-02-19 00:09:54
  我更加困惑,这件事为何能给自己扯上关系?我打来这里掐指算算也是屈指可数,而且西北角的座位我从来不曾动过。现在想想,我第一次来喝咖啡的情景,当初我是要往那里落座的,但是记得有人暗暗的提醒了我。

  既然故事与我相关,说明很有缘,既然有缘,何必落得无分。我着实想弄个明白。

  劝先生您还是听我的建议,既然没有人主动告诉你,并不代表你是傻子,他们都是疯子。换句话说,既然你不是傻子,他们也不是疯子,那么,事情一定有因,抱歉,请原谅我不恰当的比喻。
楼主何青蓝 时间:2016-02-19 00:10:26
  事情哪有太绝对的,如今出现了绝对,说明谁都心知肚明。不是吗?她说。

  她的一番话确实不无道理。而我只是搞不懂为什么?当我打定主意坚持追问的时候,台前的工作人员便向她打个手势。她回头看看,明白了意思。

  诶,我叫何秋风。你怎么称呼。她没走多远,我轻声的问一句。

  大家都习惯喊我“英子”,你也可以这样叫我。

  她回头应了声。消失我的视线。

  我举起杯里的咖啡,臆语:谢谢!
楼主何青蓝 时间:2016-02-19 00:22:04
  那天之后,一切又回到最初常态。

  我依旧徘徊于A区的十字路口,留意着匆匆忙忙的人群,寻觅越来越深刻的你。仿佛时间一直处于停滞状态,无论我从哪里开始,一切未曾变化。无论我在哪里结束,一切如初!
楼主何青蓝 时间:2016-02-19 00:22:26
  你,离开了;你,再不曾来过。

  经过A区十字街的尽头,我转向那条阴森森的巷弄,绕过旅店招牌的角落,继而行走在B区西路,而后我在它的尽头右拐,重新踏回咖啡屋的正街。

  一句欢迎光临。我又做到东南角的老位置,面前摆着苦涩的咖啡,目光穿过半掩的玻璃窗,投向街道里外,周而复始。
楼主何青蓝 时间:2016-02-19 00:22:43
  英子依旧忙里忙外的招呼着客人,她手里的托盘总是缺了满,满了缺。虽然上次我们之间有过不是很深刻的交谈,然而,现在我们也不算陌生。偶尔,在她送咖啡的当头,我们还能稍微的聊上一两句。只要不影响她正常工作就行。
楼主何青蓝 时间:2016-02-19 00:22:57
  当然,我也再没有提及前些天关于西北角的事情。因为我知道,即使我再继续追问,其结果依旧没有答案。她已经给过建议。我看不无道理。我想:与其自讨没趣,不如顺其自然。
楼主何青蓝 时间:2016-02-19 00:23:16
  应该不是时候,如果时机成熟,英子一定不会相瞒。因为既然与我有联系的事,我迟早会知道,剩下的只要耐心等待妥了。我告诉自己。

  那天夜里,我比以往去咖啡屋的时间稍晚了些。单位临时加个班,为是赶写策划,一个挺伤脑筋的方案。绞尽脑汁总算有了眉目,迫不得已加加班勉强整理出预定文,以免第二天上班时忘记。
楼主何青蓝 时间:2016-02-19 00:24:10
  因而等我到达咖啡屋的时候,它将要停止营业。幸亏中途我适时加快步伐,也许跟我这些时候常常走每段路产生的距离感有关,否则很难赶在店门关闭之前要份咖啡。
楼主何青蓝 时间:2016-02-19 00:24:31
  里面还是存在寥寥可数的座上客,泛黄的灯光照耀下,分不清他们的容颜是男是女、是老是少。他们像是这个城市的被丢弃的灵魂,无家可归的时候,相聚一起,倾诉着各自悲哀。
楼主何青蓝 时间:2016-02-19 00:24:48
  送进口里的咖啡像是烈性毒药,百般挣扎的痛苦全部表露脸颊。谁加害了他们?谁又能拯救他们。他们不再精神的动作被现实的世界折断,他们成不了上帝眼中的天使,只是为养家糊口增添的饭碗。
楼主何青蓝 时间:2016-02-19 00:25:09
  黑暗的时候我们才能看清楚陌生或者熟悉人的面孔,明枪易躲暗箭难防其实我们都懂。许多人戴着人皮面具在白天招摇过市你得笑着对他们称颂,许多人在夜里一不小心暴露无疑不成体统。
楼主何青蓝 时间:2016-02-19 00:25:30
  那时,英子还在接替最后一班岗。她总是下班最晚的一个。记得之前她告诉过我:她从中午开始上班,如果中途没有要紧的事必须得亲自处理,很多情况下她都是这样。从不间断。她说工作工作,只有工切,才能作歇。生活里的琐事也就好解决了。少了一些妥协。
楼主何青蓝 时间:2016-02-19 00:26:04
  老位置。她端来咖啡说,今晚就点少一份吧。

  平时我点的杯数从来未曾少过三四份。
楼主何青蓝 时间:2016-02-19 00:26:18
  时间不多了。况且你也不可能重复白天的事情继续等待。咖啡屋马上到了关门时间。

  我说没关系,就点一份。这么晚的时间她也不会来。我只是习惯了,如果每天不在这坐会儿,老感觉失去些什么。
楼主何青蓝 时间:2016-02-19 00:26:34
  英子笑笑不说话,折了回去。准备下班。

  我端起咖啡放到嘴边,苦的!
楼主何青蓝 时间:2016-02-19 00:27:12
  午夜静悄悄,街上的肅寂只剩下微弱的灯火孤单落寞着郁郁阑珊,零星点缀的夜空,多多少少给单调而且乏味的夜涂抹油彩,着装丽色,使路上的行人看上去不那么冷落不堪。
楼主何青蓝 时间:2016-02-19 00:27:30
  一开始我和英子一起离开咖啡屋。因为回去的路上我们顺一段路。我们走在街上说说笑笑,如同多年不曾见面的老朋友般旧地重逢,话题自然不会少了。
楼主何青蓝 时间:2016-02-19 00:28:00
  我们扯着咖啡屋发生的许多奇闻轶事,包括西南角把咖啡当酒喝的那几位座上客,以及咖啡屋出入的形形色色的人。虽然她只是一个餐饮工作人员,并且工作时间很少与其他的顾客说话,但是她谈笑自如以及优雅的姿态,都在她的言谈举止相回应,蛾眉低首间相得益彰。并且她对里面的每位座上客分析的很透彻,拥有自己独到的见解,虽然我不能说她的见地全部正确,但是又不无道理。
楼主何青蓝 时间:2016-02-19 00:28:20
  说话的当头,我在心底暗暗的佩服。生活里的许多事情都包含着一段故事,只要你善于发现和总结,无论身居何种地位,你都能收获隐藏的真理,从而升华自己的人格魅力。并不是说平凡的人只配平凡的活着,出生富有家庭的人必须口含橄榄枝,谁有权力规定?
楼主何青蓝 时间:2016-02-19 00:28:40
  我们并肩走了一段路程,说的不亦乐乎。后来她在B区西路的第三个拐弯处遇到了和她同住一个单元的朋友。我们互相打过招呼之后,我和英子便分开了。英子有了回去路上的伴侣,而我?
楼主何青蓝 时间:2016-02-19 00:29:52
  大街上只剩下我形单影只的走着。这竟和昨天的境遇不自觉再次重叠。仿佛过去的一切时刻躲在某个角落静静的守候,单等着我的到来,然后它便逮住我不放手,定要说个没完没了,方肯罢休。
楼主何青蓝 时间:2016-02-19 00:30:12
  记得那时,我也是从B区西路第三个拐弯处踏进,然后一系列的穿过视力范围之内的街道,经过卖五金的商店、几间规模不大的网吧、两三家生活用品不够齐全的超市,还有夜色温柔下的酒吧等等。如果时间充足,我将在接近午时或者黄昏的时刻,重新落座与咖啡屋的东南角的老位置,叫上一份咖啡。
楼主何青蓝 时间:2016-02-19 00:30:29
  其间,也就是我刚刚经过酒吧门前的时候,有一辆东倒西歪的轿车在我视线的正前方“步履蹒跚”的驱动。毫无质疑,开车的司机一定是从酒吧逍遥之后出来的。难道不是?能把车驾驶成只有八十岁老太太才能淋漓尽致的行动路线,我能有什么恰当的解释呢?
楼主何青蓝 时间:2016-02-19 00:30:49
  我小心翼翼的距车尾约五十米开外的位置观察着前方的动态。那辆轿车如同陶醉在探戈舞池,扭捏着屁股,矫揉造作秀弄着身材,大S曲线。它那左右横行的动作几近妖娆至火辣,造作的曲线撞击着我的眼球,触动我的神经,顿时让我想起了大学时期在某次文艺舞会上靓丽而且青春的少男少女们。
楼主何青蓝 时间:2016-02-19 00:31:08
  那是一次文化广场,定期分类举办的假面舞会。我记得非常清楚!
楼主何青蓝 时间:2016-02-19 00:31:29
  参加假面舞会的学生们分别戴上假面具,身披大尺度的奇装异服,手里拿着烟火唱着跳着,跳着唱着,脸贴脸、肩擦肩不认识谁是谁的踢踏着夸张的猫步,扭动着身材,卖弄着风骚,心里的残缺暴露的一览无余。
楼主何青蓝 时间:2016-02-19 00:31:57
  他们跟它很像,或者说它跟他们很像,简直就是一个版本出来的不同物体。单是上演的时间和地点不同而已。如果两两扮演的角色适当进行对调,不知道会成什么样?我想也就两个结果:人多的地方唤作广场舞,车多的地方唤作车展。
楼主何青蓝 时间:2016-02-19 00:32:18
  可惜时光不能倒转,我能享受的只有眼前,而回味的只有过去。过去的不能在现实中重演,眼前的过去始料未及。
楼主何青蓝 时间:2016-02-19 00:32:47
  我跟在轿车的后面同样走了一段距离。有好几次,车上的驾驶人把车停在路边,下车后一阵反胃式呕吐。但见他抹了抹嘴角的残留,之后,他重新关上车门把车开走。
楼主何青蓝 时间:2016-02-19 00:33:03
  摇摇晃晃,左颠右颤。然而,扭捏的车尾还没有摆动足够彰显的幅度、身材曲线还没有完全凸显,它又被迫停止,紧接着又是一阵嗷哩嗷咯的往外倒,一段路上重复了好几次。
楼主何青蓝 时间:2016-02-19 00:33:23
  毋不知是我的脚步走的快了,还是那辆轿车行驶的速度减慢了。我们之间起初保持的约五十米的距离,渐渐的在缩短。以至于到后来我都快贴近它的车尾,眼看将要发生“追尾”事件的可能。
楼主何青蓝 时间:2016-02-19 00:33:41
  突然,车上的驾驶人摇下车窗,并把头伸出窗外,从他的相貌判断,他是一位中年男子。只见他把脸朝后方扭了过去,接着叫嚷了起来。
楼主何青蓝 时间:2016-02-19 00:33:57
  “离远点,睁大你的眼看清楚,我这又不是计程车,再说有这样豪华的计程车吗?你喝醉了还是神经病,叫车去路边候着,你跟着我做甚,妈的!”
楼主何青蓝 时间:2016-02-19 00:34:14
  他自言自语骂骂咧咧好一阵子,方才罢休!我还没来得及和他理论,他就把车速抬高不低于六十码的速度,急速转过十字街口,一溜烟儿功夫消失我眼前。
楼主何青蓝 时间:2016-02-19 00:34:32
  其实,你知道。这才是人的真实面目。
楼主何青蓝 时间:2016-02-19 00:36:36
  假如驴踢了你一脚,难道你还能去踢驴一脚;如果你还给驴一脚,那么你和驴有什么区别?
楼主何青蓝 时间:2016-02-19 00:37:00
  将接近B区西路最后一家商店的时候,我竟然破天荒般神经质的透过玻璃窗往店里面瞅了瞅,我隐约看见还有几个顾客转来转去,收银台前还有顾客排着队进行结算。
楼主何青蓝 时间:2016-02-19 00:37:15
  以前我从未曾甩过它,尽管我每次回去都经过这里。我感到很吃惊今天我会这么做,因为刚才的表现已经违背常态,而我现在竟然冒出想进去看看的想法?
楼主何青蓝 时间:2016-02-19 00:37:30
  我暗暗想:平时这个点儿,所有的商店早就关门大吉了,这家为何仍旧灯火通明?
楼主何青蓝 时间:2016-02-19 00:37:50
  我也没想太多,管他呢?反正眼前的事越来越糊涂、越来越糟糕,即便再多一件两件也无所谓。我整整晦气的心情迈着轻松的步伐走了进去,虽说眼下我并不需要增添东西。
楼主何青蓝 时间:2016-02-19 00:38:08
  这是我头次走进该家商店。以前我路过这儿,从来不曾进去,哪怕只是看看。它对我来说依旧是新鲜的事物。
楼主何青蓝 时间:2016-02-19 00:38:28
  我先是站在门口扫视一番,店里出售的商品位置摆放的井然有序,给人玲琅满目的感觉,并且物物件件也够齐全。走进去之后,我近距离看看粘贴在物品一旁的零售价,上面标定的价格也是中等收入水平能够接受的。
我要评论
楼主何青蓝 时间:2016-02-19 00:38:53
  我在店里的各个货架跟前转了几通,并时不时的拿起上面的东西看看包装上的说明,尤其是配料和生产日期以及保质期的栏目。其间,一名看似导购员的中年妇女老是跟在我的屁股后面,形影不离。
楼主何青蓝 时间:2016-02-19 00:39:34
  我走一步,她随一步,好像邯郸学步。我跨出多少距离,她迈开多少距离。并且两眼目不转睛的盯着我拎过的每件商品,时刻警觉着我的动作幅度有没有越限。
楼主何青蓝 时间:2016-02-19 00:39:59
  这和我第一次进商店的情景没有两样。多年前的某个星期天的下午,我的母亲领着我走进我们镇西头卖东西的地方。地方不大,但铺子里的货架上摆放的物品却足够当时经济水平收入的人们甄选。那时我们不管它叫“商店”而是用“小卖铺”代替。它是我们镇第一家也是唯一一家出售东西的地方。
楼主何青蓝 时间:2016-02-19 00:41:20
  我屁颠屁颠的撦着母亲的衣袖跟在身后,母亲在前面挑选着油盐酱醋之类的生活必需品,我则目不暇接的眼馋着其他。由于年龄尚小,我所能够着的地方只有货架的最低层,当然也是比较诱人的一层。
楼主何青蓝 时间:2016-02-19 00:41:43
  “小卖铺”货架二层以及顶层摆放的都是生活用品,而最低层放到都是儿童玩具。我拿拿东碰碰西,左手刚刚拎起玩具水枪,右手又发现了奇形怪状的贴画。
楼主何青蓝 时间:2016-02-19 00:42:03
  顾左不及右,及右不顾左的拿起来放下去放下去拿起来。重复着动作。那位看店的阿姨步辗步脚踢脚的跟在我们后面,并时不时的拿走我攥在手里的玩具且提醒母亲看管好孩子。
楼主何青蓝 时间:2016-02-19 00:42:23
  我在店里没停留多久。虽然眼下我并不缺少什么东西,但是我也不好意思空手而归。想想多少也得给他们刷刷营业额,哪怕只是两角钱一盒的火柴,否则不让人笑话。
楼主何青蓝 时间:2016-02-19 00:43:27
  我在柜台外的冰柜前要了一瓶矿泉水,结账、付钱、找零!
作者:浪里个啷哩个了 时间:2016-02-19 00:44:29
  支持
  
我要评论
楼主何青蓝 时间:2016-02-19 00:45:11
  当我走出店门口,顿时感觉心情舒畅了好多。之前因为与司机发生的口角全部抛在脑后。虽说我并没有把它放在心上,但多少还是有点影响。或者因为一盒火柴的消费营造的满足感,这也太贱了。
楼主何青蓝 时间:2016-02-19 00:45:27
  我返回原来的路线,继续绕走在B区西路的大街,犹如囚徒般盲无目的的亡命天涯,寻找某处安全的避难所,而下一站的未知是最可怕的事情。尽管我坚信路的尽头转过两个弯之后,我会顺利的躺在舒服温暖的床头。一夜安然,一场好梦!但是,情况也不会好到哪去。
楼主何青蓝 时间:2016-02-19 00:45:57
  柏油路两旁的路灯有一排已经熄灭,剩下的那排照耀的灯火惨淡。仿佛这个世界一半已经毁灭,另一半还在苟延残喘!
楼主何青蓝 时间:2016-02-19 09:43:03
  @浪里个啷哩个了 时间:2016-02-19 00:44:29
  支持

  多谢朋友的支持,送去今天的问候。
楼主何青蓝 时间:2016-02-19 09:44:19
  你永远不能准确无误的预知明天到底将发生什么情况,即便你拥有料事如神的本领。于千变万化毫无规律可言的时间面前,你只能束手无策缴兵投降之外,别无他法!
楼主何青蓝 时间:2016-02-19 09:44:35
  事情或多或少发生变化。要么今天我看见的人,熟悉的或者陌生的,不是昨天的那个;要么今天我所遇到的问题,容易的或者困难的,不是前天的那道。
楼主何青蓝 时间:2016-02-19 09:44:53
  我这么说不是没有道理。反正其中隐藏的细微末节总是变戏法的与你无关,我们成了局外人。矛盾的是我总感觉基本上围绕一个主题,自信的认为我已经扼住了命运的喉咙。
楼主何青蓝 时间:2016-02-19 09:45:15
  因此,忘乎所以。

  每天我游逛于咖啡屋,见到的听到的以及着手处理的全都于此。
楼主何青蓝 时间:2016-02-19 09:45:34
  我时常在心里奢想着你的到来,无论是行走于街道,还是叫最后一杯咖啡的时候,所有的事情总是无规律可循,谁知等来的结果?没有人曾告诉我。反正一切都从不是我所把握。就像我时刻准备着一件事,而且我有一定的实力,然而等我信心百倍着手处理的时候,摆在眼前的扭曲的事实,令我懊恼不已。
楼主何青蓝 时间:2016-02-19 09:45:53
  不是恨自己,不是恨别人,而是恨无奈,而是恨自己。

  咖啡屋一如既往地容纳着每位到访的座上客。上午下午傍晚。
楼主何青蓝 时间:2016-02-19 09:46:11
  东南角的那几位顾客照常把咖啡当酒喝,西北角的座位依旧空空如也,东南角一直是我的位置,英子也依旧给我送来咖啡……这一切从来未曾改变过。
楼主何青蓝 时间:2016-02-19 09:47:06
  所有的顾客都可以看到,英子绕过西南角的座位,为我端来热腾腾的咖啡,我一般叫两到三杯,很少时候连续多叫一杯,除非我遇到比较棘手的事情,而我又找不到头绪解决,苦恼的时候我不会抽烟,咖啡代替了许多过滤嘴抽离的烟草味道。之后,我便起身走到对面的十字街,穿梭于每天如潮的街道。
楼主何青蓝 时间:2016-02-19 09:47:21
  大约花去一两个小时的时间,我将再次回到咖啡屋,然后依旧东南角的座位,继续叫上一两杯咖啡,而后,结束上午或者下午的行程。
楼主何青蓝 时间:2016-02-19 09:47:40
  当然了,这里的客流量以及人员也是有所变动的,并不是所有的人都是闲人,并非所有的人都肯花时间去喝苦涩的咖啡。
楼主何青蓝 时间:2016-02-19 09:48:00
  我可以在一两分钟的时间见到昨天脸熟的顾客,我也可以在一两分钟的时间遇到今天以及前天不曾熟悉的脸颊,或者压根那个人以前从未来过。形形色色的人周而复始的在我眼前变动不居,我才发现原来不可捉摸的并非我自己,还有另外某些事情。
使用“←”“→”快捷翻页 上页 1 2 3 483 下页  到页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