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春旧梦》:隐藏在《富春山居图》后的皇家风月

楼主:雨席子 时间:2016-05-14 10:20:00 点击:241357 回复:1949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上页 1 2 3 418 下页  到页 


楼主荣获舞文弄墨2016年年度十佳作者
            

楼主荣获舞文弄墨2016年年度最佳新人
          



《富春山居图》,中国十大传世名画之首。

  乾隆年间,一幅《富春山居图·子明卷》被征入宫,乾隆皇帝见后手不释卷,定为真迹,创造历史上同一人在同一画中题跋最多的记录。然第二年,又有一幅《富春山居图·无用师卷》呈入宫中,引发“富春疑案”,孰真孰假,一时莫辨。

  秉烛粗观,乾隆一眼便认出最初入宫的《子明卷》是假,却为何在次日坚称其为真品?

  又为何一边昧着本心宣布《无用师卷》是赝品,一边以不菲的价格买下,任其湮没在库房的灰尘中?

  后人皆嘲乾隆附庸风雅,不辨真伪。

  却不知笑谈背后,还藏着一段不为人知的往事……


  

  一幅传世名画牵引出的皇家秘闻,

  一场夺嫡风波倾覆下的风花雪月。



  《富春旧梦》

  作者:雨席子
  (新浪微博:@雨席子 ,欢迎来玩~)


  -------------------------------------------------


  楔 子(一)

  深更,夜色如墨。

  养心殿依旧灯火通明,幢幢烛影笼在书台,将乾隆皇帝的脸照得明灭不定。

  宫婢皆被驱至殿外,人人吊着一颗心,大气也不敢喘上半口。

  皇上对着两幅几乎一模一样的《富春山居图》,已是枯坐了整整一夜。

  更阑人静。也不知煎熬了多久,终于有人忍不住。

  阿林在殿门外犹豫再三,还是决定推门进入。他向前挪了几步,伏身低首,小心翼翼道:

  “皇上,该歇息了。”

  弘历恍若未闻,手执红烛,仍紧紧盯着画上的一处,额上皮肤越绷越紧。

  阿林踟蹰着再唤:“皇上……”

  弘历目光一涣,这才张开干涩的唇:“阿林,来,你过来。告诉朕,这两幅画,孰真孰假?”

  阿林愣了片刻,犹豫道:“……微臣一介武人,不识文墨。”

  弘历苦笑,微微摇头:“别人或许看不出,但你是朕的贴身侍卫,是陪着朕一路走过来的,又怎会不知?”他的眸光黯淡下来,发出一声极轻的叹息,“……只不过不愿说出来,让朕伤心罢了。”

  阿林正欲开口,撞上弘历暗沉的眼睛,嘴边的话又缩了回去,只垂眉低首,不敢言声。

  “十九年了,一转眼,居然已经过了十九年。”弘历如同自语,眼中隐有晶光闪烁,“朕早已不再是意气风发的少年郎,可她在朕的记忆里,依然还是当初模样。”

  阿林听了弘历这一句,只觉难过异常,头垂得更低,目光不自觉落在画上。

  这的确是两幅极为相似的画,阿林不懂鉴画,分不出真假,可听到“子明”这名字,再念及十九年前那段往事,亦能猜到答案。

  弘历顺着他的目光看去,沉默半晌方道:“朕知道,从一年前子明卷被送入宫中时便知道,这只是《富春山居图》的伪作。官员把它当成真迹,说得天花乱坠,却没想到,早在十九年前,朕便看过它了……”

  也欢迎大家关注【天涯文学】微信公众号,更多精彩内容,在这里呈现!
  
楼主发言:428次 发图:2张 | 更多
举报 | | 楼主 | 点赞
楼主雨席子 时间:2016-05-14 10:26:01
  楔 子(二)

  弘历伸出手,轻轻抚上子明卷的画纸,一寸一寸滑过,抑制不住地颤抖:“它是假的《富春山居图》,可是这又如何?于朕而言,它便是唯一的真迹。”

  回忆霎时涌上脑海,曾经柔肠百结、风雨如晦的年少岁月如在眼前。他的双眸陡然亮起来,在晃动的烛光中,如同两簇燃烧的火苗。可很快,这火苗便暗下去,暗下去,又成了一滩失望的灰烬。

  弘历抚额,自嘲地笑了笑:“可惜啊……这子明卷虽出自她手中,却终究不是为朕所作。”

  一年前,当他得到《富春山居图》子明卷时,曾一意孤行地把这当做她与他的续缘。当初她正是用此画,为他在夺嫡风波中扳回重要的一局。之后她走了,可她的画经历兜兜转转,却依然回到了他的身边。这是否隐含着某种喻意?

  他便抱着这样的期待,将子明卷留在身边,日日观赏,赋诗题词。似乎只要如此,就能重构他与她之间的联系。

  好梦不过一年。

  今日,又有一幅《富春山居图》无用师卷被呈了上来,正是元代画家黄公望的真迹。

  没有人敢质疑皇帝鉴画的权威,可这幅真品却如当头泼下的凉水,似在提醒他:认清现实,莫再妄想。

  弘历闭上眼,浑身都被一股浓浓的无力感包围。

  缓缓地,他站起身,踱步到窗前。天高无月,星辰如同尖锐的刃口,将心剜成了空洞。

  “皇上,那这两幅图……明日如何同大臣们交代?”阿林在身后轻声问。

  弘历猛地睁眼,仿佛瞬间被点醒。他眉心突突一跳,心内那点欲断未断的不甘,再次唤起。

  交代?如何交代?

  难道要他承认自己这一年都是自欺欺人吗?

  难道要将她留给自己唯一的东西视作赝品,断了念想吗?

  不,他偏不!

  弘历猛地攥紧拳头,倔然道:“告诉他们,去年入宫的子明卷才是真正的《富春山居图》。至于今日入宫的这幅,虽是伪作,但也画得不错,买下放在库房里吧。”

  阿林愣了愣,意料之外,却又觉是情理之中,半晌才回过神来:“是,微臣遵命。”事已至此,他亦不再相劝,默默退下。

  空荡荡的大殿,再次只剩一个寥落的背影。

  天光将明未明,弘历看着远方,眼神深处却空无一物。他已拥有了富丽江山,到头来却依旧力不从心。

  攥紧的拳头用透了力,慢慢松开。

  他明白,她是再也不会回来了。

  那段渺远的记忆袭上唇边,还想要再说一遍。可是环顾身边,想要倾诉的人却消失不见。

  也只剩下这一幅画,她为别人作的画。陪伴着他,慰籍着他。

  唯有如此,才能在无数漫漫长夜中,告慰已行至绝处的思念。

  “令汐,十九年了。你还记得吗?”
剩余 1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楼主雨席子 时间:2016-05-14 10:27:45
  第一章 林暗草惊风(一)

  她觉得自己逃不掉了。

  吴令汐疾奔如飞,周遭的景色化为虚影,耳边唯有簌簌风声,狂暴着呼啸而过。

  她的力气不断流失,浑身上下的骨架如同被抽去一般。身后追赶的人紧随不舍,近了,更近了。

  令汐只觉呼吸短促,意识渐渐模糊,在几乎晕倒之前,突然瞧见前方的一处岔道。

  她咬着牙,卯足最后的力气冲了过去,方一侧身,旁边猛地闪出一道黑影。令汐顿时毛骨森然,脚下一软,整个人如同一块没挂好的绸布,轻飘飘地向地上倒去。

  半个时辰前。

  万木书院刚散学,令汐感到束发有些松动,伸手理了理头上的毡巾,确认没有纰漏后,与众书生一路谈笑着出了书院。

  自从哥哥外出游学后,吴家便只剩她一个女儿。令汐不愿困在家中,好在吴老爷开明,便让令汐顶着哥哥“吴令轩”的名字,进入万木书院读书。

  但见她身着水墨色的书生服,头戴一片毡巾,肤色刻意涂暗了一层,五官虽是清秀干净,却也与女儿妆时不甚相同。一眼看去,俨然是个玉树临风的俊俏才子。

  日丽风清,是个写生的好天气。

  令汐与同伴挥手告别,独自朝偏僻人稀的方向行去。
剩余 1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楼主雨席子 时间:2016-05-14 10:30:00
  这条道偏离市集,鲜有人至,但风景独好。令汐一路赏玩,绕过几条藩篱,忽见一片青绿竹林。远看郁郁苍苍,待进入,阳光从天顶倾泻而下,透过随风翻飞的翠叶,竟将整片竹林染成莹亮的海洋。

  那莹亮中站着两个男人。

  一人是个魁梧壮汉,恭敬颔首,垂眉低语。另一人负手长立,端的是贵气的身姿,虽然只看到侧影,但从那做工精致的黛色锦缎长袍,亦能觉出身份的不凡。

  竹林、晖光、风动、叶舞,再衬上两个窃窃私语的男人。偶遇如此佳境,令汐不忍惊扰两人,瞧见前方有一块巨石,忙轻手轻脚地挪了过去,将身形掩藏,又从书袋中拿出纸笔,微微探出头,挥手便画了开来。

  沐浴在竹林渗下的阳光里,笔尖与指尖的温度仿佛融合在一起,下笔便是行云流水。她由浅入深,由淡至浓,眼前的情境都成画境,在纸上挥洒肆意。
我要评论
楼主雨席子 时间:2016-05-14 10:30:56
  待背景画完,再描人物。令汐注意到贵气男子的腰际挂着一柄极为精致的短剑,那剑柄竟由羚羊角制作,实在罕见,再看剑鞘,微有弧曲,由犀牛角制成,上面还镶嵌了一颗绿色宝石。

  令汐觉得这佩剑实在特别,依形画了下来,刚要收笔,忽听那佩剑男子愤懑一声:

  “凭什么!大哥二哥去世后,明明我才是长子,凭什么所有好处都让他给占全了!”

  令汐被这声吓得个激灵。方才一直都是壮汉在絮絮低语,未听佩剑男子发话,突兀来了这么一句,瞬间将她从幽然的画境中拉了出来。

  佩剑男子周身环绕着一股无法遏制的怒火,字像是从牙关里一个个蹦出来的:“若不是他步步相逼,我也不想走到这般田地。如今,也该让我的好四弟尝尝厉害了!”
楼主雨席子 时间:2016-05-14 10:33:29
  他的手按在剑柄上,忿忿握紧,对身旁垂首的壮汉道:“方才你提的日子是个好机会,送他上黄泉路吧。”

  那声音中的狠戾与绝情,让令汐的后背升起一股冰冷的寒意。意识到自己听见了什么,她将身体缩在巨石后,屏住呼吸,分毫不敢再动。

  忽然一阵劲风卷过,吹动手中的画卷,发出纸页哗啦啦的声响。

  佩剑男子立刻警觉:“什么声音?”

  “许是竹叶被风吹动。”旁边的壮汉答。

  “不,绝不是。”

  紧接着,令汐便听见沉滞的脚步声,试探着朝自己走来。

  她仅用须臾便做了决定--逃。
楼主雨席子 时间:2016-05-14 10:37:58

  对方绝非等闲之辈,单看衣饰佩刀便不是凡品。再听他言语,能对自己兄弟下死手的人,不可能是什么善茬。若是自己被逮住,还能有活路吗?不如先逃为妙,或许还能有一线生机。

  令汐疾奔如飞,周遭的景色化为虚影,耳边唯有簌簌风声,狂暴着呼啸而过。

  佩剑男子并未亲自出手,仅派壮汉紧紧追赶。令汐出了竹林,专挑热闹的市集跑,凭着灵巧的身形在人潮里穿梭,意图甩开壮汉。

  虽扮作男人,可她到底还是女儿身,精力与速度比不得壮汉。眼看两人的距离越缩越短,她的力气却消耗殆尽,只觉头晕眼花,随时都可能栽倒下去。

  近了,更近了。
楼主雨席子 时间:2016-05-14 10:38:43

  令汐整个人快要虚脱,绝望还如影随形。她揉了揉被汗水浸入的眼,发现前方有一条岔道。她咬牙,卯足最后的力气冲了过去,方一侧身,旁边猛地闪出一道黑影。

  令汐受了惊吓,再也没有力气,她浑身瘫软,轻飘飘地向地上倒去。还未触地,突然感到自己眼睛被捂住,腰身一紧,连带着整个人都被抱起,天旋地转。

  回过神之后,令汐已躺在一张软垫上。

  她头晕脑胀,浑浑噩噩地睁开眼,气还没喘匀,便见一张俊颜无声无息地凑在跟前。眉如墨画,鬓若刀裁,那双澄明晶亮的眼睛静静盯着她,连一根根卷翘的睫毛都看得清晰。

  令汐愣住,待反应过来,惊得身体往后一缩,却无处可退。或许是方才跑得太累,又或是被这俊美的黑衣男子盯得犯怵,她一开口,声音都变了:“你……你是谁?”
楼主雨席子 时间:2016-05-14 10:40:01

  “江子明。” 对方见她醒来,坐直了身体,认真答道。

  不再凑得那么近,令汐得了宽裕,用胳膊半撑起身体,警惕地靠坐在墙边。她等了会儿,见江子明仍不声不响地坐在一旁,与方才的壮汉不像是一路人,s遂小心试探:“你是来抓我的,还是……”

  “救你的。”江子明声音平静,言简意赅,菱唇一开一阖,点漆般的眸子望着她,“方才那恶人,为何对你穷追不舍?”

  令汐心下稍安,却不愿提起竹林之事,不答反问:“你怎知他是恶人,我是好人?”
楼主雨席子 时间:2016-05-14 10:41:43

  “那人是个粗蛮壮汉,而你同我一样,都是手无寸铁的书生。”他说到此处,抬头看她,“若是我弄错了也无妨,把你再扔下去就好。”

  说罢,他伸手拎住令汐的后领,直将她往窗口带。

  “别别别,我说笑的,说笑的。”令汐连忙道,“多谢子明兄仗义相救,在下感激不尽。”

  江子明这才放下她,淡淡道:“举手之劳。”

  “……”令汐一时无言,眼前这人不按常理出牌,明明生得一副风流韵致的好皮相,说起话来却硬邦邦的。
楼主雨席子 时间:2016-05-14 10:42:34
  恰好临近窗台,令汐便挪了过去,探出头往外看。这才发现自己已是身处二楼,下方正是她之前跑过的岔路口。

  已经寻不到壮汉的影子,令汐松了口气,笑道:“想不到你看起来文弱安静,居然还会轻功,竟能直接带着我飞上二楼。”

  江子明的脸有一瞬间的僵硬,但令汐没有看见,她转过头,正对上江子明的澄净的眼:“我没有。”

  “啊?”

  “我没有飞上二楼。”他说,“我是拖着你,沿楼梯爬上雅阁的。
楼主雨席子 时间:2016-05-14 10:43:40
  “咦,是吗?我分明感到自己腾空而起,只片刻又落到实处……”令汐说着说着,瞥见江子明凝视的眸光,思绪一乱,戛然止音。她笑笑,拍了拍脑袋,“大抵是我跑得头晕,感觉错了。看你的模样也知是书生,怎会像习武之人?”

  江子明嘴角动了动,也扯出一丝笑,没往下接话。

  令汐环顾四周,注意力又被这间布置精致的雅阁吸引,问道:“这是哪儿?”

  “香溪茶园。”

  令汐恍然:“京城最有名的茶园,我知道。听说不仅文人墨士爱来此处,就连王公贵族也常有光顾。”她回过神来,问江子明:“不过,你拖我上来时,怎知这雅阁里没人?”

  “我并不知晓。” 江子明道。

  令汐微觉诧异:“那这一路过来,茶园的小厮竟没拦住你?”

  江子明别开眼,盯着自己的手指:“今日茶园新戏上演,无人注意此处。”

  “如此。”令汐点头,瞧见江子明身后还有一扇里窗,轻手轻脚过去,伸手拉开一条缝,眼睛凑了过去。
我要评论
楼主雨席子 时间:2016-05-14 10:44:43

  这雅阁位置极好,开窗便对着茶园正中的戏台。台上摆了几件道具,面涂粉墨的伶人正唱得千回百转,台下叫好声不断。

  令汐不敢看得太久,合上窗缝:“果真是热闹,不知这演的是什么戏?”

  江子明并不关心她的问题,瞥了眼暗沉的天色:“我得走了。”

  令汐微有错愕:“这么快!这就要走了?”

  “我在别处还同人有约。”

  令汐回过神来,亦觉此处不宜久留:“那我同你一起罢。”她站起身,因方才跑得虚脱,脚还有些发软,走起路来踉踉跄跄。她见江子明又匆匆瞟了眼天色,不敢再叨扰他的行程,重新坐下道,“算了,我还是再歇会儿吧。”
楼主雨席子 时间:2016-05-14 10:54:08

  江子明想了想:“也好,那壮汉或许还未离远,莫忘提防。”

  令汐颔首道:“今日多谢你,有缘再见。”

  江子明点头,转身堪堪走了两步,像是突然想起了什么,又回过头,依然是波澜不惊的神情,但那卷翘的睫毛如同蝶舞,在他的呼吸间颤抖起伏。他看着她,眼神清澈,声音笃定:“我们一定会再见的。很快。”

  言毕,江子明推开阁门,侧身跃了出去,又轻轻关上。他身姿轻巧,丝毫没有拖泥带水。令汐还没从他的话中回过味来,那人便已消失无踪。
楼主雨席子 时间:2016-05-14 10:55:50
  第一章 林暗草惊风(二)

  江子明离开后,令汐自然不愿久留。今日既然是新戏开场,雅阁随时可能来人。纵然腿力还未恢复,她也不愿继续耽搁,捶了捶小腿便起身。

  拍去衣上的沙尘,忽然瞥见地上一张皱巴巴的画纸。

  之前落跑时,她一直下意识抓着这幅画,越紧张,手便握得越紧,以至纸上平添了几道重重的褶痕。

  竹林,晖光,私语的男人,妙然意境如在眼前。可方才,就是为了这幅画,让她差点丢了性命。

  令汐轻叹一声,捡起画纸欲往书袋里塞,想着回去便烧掉。还没来得及打开书袋,一道嘹亮的声音刺入耳膜。

  “哎哟,洪公子,您可算是来了!”
楼主雨席子 时间:2016-05-14 11:06:15

  说话的大概是茶园的老板,语气中透着浓浓的谄媚:“今次是《桃花扇》上演第一日,您可叫我好等,这都快过半场了!不过没关系,小的早就留了视野最好的雅阁,正对着戏台子,专程为您准备的。洪公子,您这边儿请!”

  声音由远及近,是朝着这个方向无误。令汐顿时慌了,眼睛在雅阁内四处逡巡,唯瞧着墙边的屏风是个能藏人的地,连忙拾掇了画卷书袋躲过去。

  刚把身体遮住,便听见雅阁的门被推开。

  “洪公子,就是这儿了,您有什么吩咐,尽可随时招呼小的。”

  有男子笃定的脚步进来,声音清朗却是稳稳:“好,你下去吧。”

  雅阁的门关上,过了会儿,又听这男子道:“阿林,你说为何三哥最近总是外出,派人跟着也很快没了影,难道——”
楼主雨席子 时间:2016-05-14 11:07:28

  声音戛然而止,像被人有意打断。令汐躲在屏风后,一手捂住嘴,一手握着画,丝毫不敢乱动。

  沉默并未维持太久,下一刻,一股凌冽的剑气破空而下,迅疾如风,生生将屏风斩成两段。令汐只感到面前的空气被劈开,颈上微凉,剑刃已抵在喉管。

  “什么人?”持剑之人气势汹汹,在他身后,一白衣公子从容凝立,夕阳的余晖洒下,愈发显得他身量颀长,器宇轩昂。想来,这便是方才茶园老板口中的洪公子了。

  令汐身体僵硬,还维持着方才的姿势,喉咙动了动,刚要发声,持剑之人已等得不耐,剑刃一紧,逼得更近:“快说!谁派你来的?”
楼主雨席子 时间:2016-05-14 11:16:48

  令汐猛然清醒,忙解释道:“没有谁派我来,真的。我一介书生,不过想来茶园看戏,但一楼人实在太多,便溜上了雅阁……真没想到,这雅阁是提前给您留好的。抱歉妨碍了您,我这就走,立刻就走。”

  她说完,身体轻轻后仰,手指了指近在咫尺的剑刃,一脸无辜地看向沉默凝立的洪公子。

  面前这两人中,谁才是真正有发言权的,一眼可辨。

  洪公子看看她,半晌,拍了拍持剑那人的肩:“阿林,放下吧。”

  阿林与洪公子对视一眼,依言将剑收回鞘中,退后半步。
楼主雨席子 时间:2016-05-14 11:17:36

  令汐紧绷的皮肤松懈,呼出一口气。趁两人手下留情之际,忙加快动作,直朝阁门奔去。

  忽然,一道疾劲的掌风从后方劈来,令汐来不及回避,头顶一闷,整个人被重重击倒在地。

  头晕目眩中,她听见阿林一本正经地下了结论:“少爷,可以肯定,此人的确不会武功。”

  “嗯。”洪公子事不关己地应了一声。令汐趴在地上,动也动不了,心中尽是一片哀凉。今日实在命途多舛,刚被江子明救出魔爪,转眼又沦入另一道深渊。

  阿林问:“那该如何处置此人?”

  “放了吧。”洪公子吐出三个字,简直如同天降福音,令汐还没来得及感激涕零,又听他扬声道:“等等!”
楼主雨席子 时间:2016-05-14 11:23:21

  令汐再次提心吊胆,眼睁睁看着一双乌皮靴走到自己跟前。本以为还要遭一轮审讯,可那人却弯下腰,拾起了她落在地上的那幅画。

  “阿林,你看这画的是什么?”

  阿林凑过去,皱着眉头看了半天,犹犹豫豫地开口:“我虽不懂文墨,但这幅画看上去构图精准,意境盎然,用笔干净利落,无轻浮之感,应当算是一幅好画。”

  “没让你看这些。”洪公子的手往画上一指,压低声音道,“你看这人的佩剑。”

  阿林倒吸一口凉气:“这不是三——”他猛地捂住嘴,及时止住了话头,没往下说。
楼主雨席子 时间:2016-05-14 12:27:01

  洪公子递了一个眼神,阿林忙解了令汐的穴道,将她扶起坐稳。洪公子单膝蹲下,把画一抖,悬在她面前:“这是你画的?”

  令汐不想惹祸上身,径直否认:“不,这是我方才捡到的。”

  “哦,真的?”洪公子显然不信,嘱咐阿林:“打开他的书袋看看。”

  “是。”阿林依言,从书袋里翻出了另外几幅画,风格笔画都同洪公子手中那幅十分相近,显然是一人所做。洪公子看了几眼旧作便扔在一旁,沉默半晌,忽然扬声叫道:“吴令轩!”

  令汐下意识地浑身一抖,抬起头来看他。

  也是在目光交错的同时,她心底浮出两个字:完了。
楼主雨席子 时间:2016-05-14 12:40:29

  虽然“吴令轩”是她的哥哥,但令汐顶着这个名字久了,也渐渐形成习惯。每次作画后,为防露馅,落款也是写的“吴令轩”。今日这幅虽然还没来得及落款,可看过旧作的洪公子已知晓画者名姓,并以此为饵,证明这些是她所作。

  洪公子挑眉一笑:“现在呢?还要说这不是你画的?”

  令汐无法,只好承认:“本想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如今看来是行不通了。这的确是我所作。”

  洪公子满意地点点头:“看这画的角度,你是躲在一旁偷偷画的?”

  “是。”

  他指着画上的一处,再问:“这人腰际的佩剑,是用什么材料做的?”
作者:槐秋仪自 时间:2016-05-14 13:04:56
  @雨席子 2楼 2016-05-14 10:27:00

  第一章 林暗草惊风(一)

  她觉得自己逃不掉了。

  吴令汐疾奔如飞,周遭的景色化为虚影,耳边唯有簌簌风声,狂暴着呼啸而过。

  她的力气不断流失,浑身上下的骨架如同被抽去一般。身后追赶的人紧随不舍,近了,更近了。

  令汐只觉呼吸短促,意识渐渐模糊,在几乎晕倒之前,突然瞧见前方的一处岔道。

  她咬着牙,卯足最后的力气冲了过去,方一侧身,旁边猛地闪出一道黑影。令汐顿时毛骨森然,脚下一软,整个人
  —————————————————
  楼主文笔真好~富春山居图,也是很吸引人的
  
作者:运堪夕马 时间:2016-05-14 13:49:22
  @雨席子 2016-05-14 12:40:29
  虽然“吴令轩”是她的哥哥,但令汐顶着这个名字久了,也渐渐形成习惯。每次作画后,为防露馅,落款也是写的“吴令轩”。今日这幅虽然还没来得及落款,可看过旧作的洪公子已知晓画者名姓,并以此为饵,证明这些是她所作。
  洪公子挑眉一笑:“现在呢?还要说这不是你画的?”
  令汐无法,只好承认:“本想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如今看来是行不通了。这的确是我所作。”
  洪公子满意地点点头:“看这画的角度,你......
  -----------------------------
  富春山居图不是那个电影吗
作者:盼思永兴 时间:2016-05-14 14:14:55
  @雨席子 2016-05-14 10:26:01
  楔 子(二)
  弘历伸出手,轻轻抚上子明卷的画纸,一寸一寸滑过,抑制不住地颤抖:“它是假的《富春山居图》,可是这又如何?于朕而言,它便是唯一的真迹。”
  回忆霎时涌上脑海,曾经柔肠百结、风雨如晦的年少岁月如在眼前。他的双眸陡然亮起来,在晃动的烛光中,如同两簇燃烧的火苗。可很快,这火苗便暗下去,暗下去,又成了一滩失望的灰烬。
  弘历抚额,自嘲地笑了笑:“可惜啊……这子明卷虽出自她手中,却......
  -----------------------------

  封面好美
楼主雨席子 时间:2016-05-14 14:18:33

  令汐对这佩剑记得清晰,画得也足够详尽,就算她不说,看眼前两人的表现,大概也已知晓。她装模作样地回忆了片刻,道:“这把佩剑的样式十分纳罕,我倒是记得,剑柄是由羚羊角制作的,剑鞘……好像是犀牛角做的,上面还镶了颗绿宝石。”

  这话似乎印证了洪公子的猜想,他绷紧嘴唇,目光多了分凌厉,语气也焦躁起来:“这两个私语男人在说些什么,你可有听到?”

  令汐一怔,分明从这话中嗅出危险的意味。

  她因听到佩剑男子的密谋而被追赶,眼下,又因为同样的缘由被眼前二人胁迫。再仔细看洪公子的穿着举止,一身白色银线团福缎袍,腰际束镂雕鹿纹玉带板,若论天潢贵胄之气,比起竹林中的佩剑男子更甚。这位洪公子是谁?他同竹林里的佩剑男子又有何关系?不管此问是好奇还是试探,于令汐而言,都不是好事。

  她斟酌片刻,脑中已绕了九曲十八弯,皱着眉摇头:“我隔得太远,没听见他们说什么。”

  话音未落,阿林的剑已架到她的脖子上:“说实话!否则别怪我刀下无情。”
作者:怀芷心 时间:2016-05-14 14:18:55
  支持一把
  
楼主雨席子 时间:2016-05-14 14:23:41

  洪公子的表情也因这回答变得难看,但他显然比阿林更沉得住气,挥挥手道:“阿林,把剑收回去,有话好好说。”他很快恢复了往日从容,笑道,“令轩兄,此事非同小可,实在不宜隐瞒。只要你把听到的告诉我,我自然会放你离开。”

  他竟是叫她“令轩兄”。令汐心道这两人红脸白脸配合得真不错,可到底还是多了几分惧惮,放柔声音道:“洪公子,并非我有意隐瞒,而是真没听见。画者不过记录,哪有功夫窥听。你看我画中构图便知,我同他们隔了一段距离,心思又全在画上,实在不知他们说了些什么。”

  “你——”阿林又要开口,被洪公子抬手制止。

  “令轩兄,你若真不知晓,我们自然也不会为难你。只是兄台既是为《桃花扇》而来,不如借此雅阁,一同赏过?”
楼主雨席子 时间:2016-05-14 14:31:57

  “不必。”令汐站起身,方才被阿林劈过的肩膀仍是酸痛,她看这位洪公子并非无赖之徒,语气也还算和缓,大着胆子道,“洪公子若是当真不想为难我,就请放我离开。”

  “腿长在令轩兄身上,自然是想走便走。”洪公子全然忘记方才命阿林劈下的那掌,泰然道,“不过,令轩兄大可仔细回忆一番,若是记起了,再告诉我也不迟。”

  令汐立刻配合道:“他们讲的什么,我的确没听到。不过若是想起其他细节,定会告知洪公子。”

  “好,那我等着。”

  令汐惊异,方才还穷追不舍的洪公子,此时竟如此轻易地放过了她。但她没时间多想,赶忙转身离开,甚至没问如何才能寻得到他。这并不重要,她并未打算同这位贵族再有任何联系。
楼主雨席子 时间:2016-05-14 14:33:29

  令汐一路提心吊胆,生怕洪公子身边那位武艺高强的阿林突然窜出来再劈她一掌,好在这次有惊无险,直到她关上雅阁的门,阿林都未再出手。令汐惊魂未定,担心壮汉仍在寻她,特意将水墨色的外衫反穿,书袋也小心遮掩,这才左顾右盼地离开了茶园。

  “吴令轩出来了,四处张望,然后往北行去。”阿林站在雅阁窗前,毕恭毕敬地向洪公子汇报。

  洪公子正悠然赏着《桃花扇》,闻言只嗫了一口茶:“派人跟上他。”
楼主雨席子 时间:2016-05-14 14:34:23

  阿林抬起头:“您认为他真的听到了三阿哥的图谋?”

  “不一定是听到,他是共犯也说不准。”洪公子目不斜视,听台上伶人唱到“良缘到手难推让,准备着身赴高唐”,不禁会心一笑:“弘时近日恐怕会有动作,只是良缘太好,先让我们遇上了这个吴令轩。顺着他查下去,或许能掘出线索。”

  “是。”阿林领命退下。洪公子将目光从戏台收回,低头又看到摆在案上的那幅画,弘时腰际的佩刀显得尤为刺眼,还未出鞘,便似散发着凛凛寒光。他顿觉心中郁结,用手指抹了抹那虚无的寒光,面色沉冷:“画得真是不错,只是可惜……心怀叵测。”
作者:ymdtndfenh 时间:2016-05-14 14:34:37
  @雨席子 25楼 2016-05-14 14:18:00

  令汐对这佩剑记得清晰,画得也足够详尽,就算她不说,看眼前两人的表现,大概也已知晓。她装模作样地回忆了片刻,道:“这把佩剑的样式十分纳罕,我倒是记得,剑柄是由羚羊角制作的,剑鞘……好像是犀牛角做的,上面还镶了颗绿宝石。”

  这话似乎印证了洪公子的猜想,他绷紧嘴唇,目光多了分凌厉,语气也焦躁起来:“这两个私语男人在说些什么,你可有听到?”

  令汐一怔,分明从这话中嗅出危险的意味。

  她因听到
  —————————————————
  拜读
  
作者:beyond有喜 时间:2016-05-14 15:03:58
  继续更
  
楼主雨席子 时间:2016-05-14 15:13:02
  @怀芷心 2016-05-14 14:18:55
  支持一把
  -----------------------------

  谢谢^_^
楼主雨席子 时间:2016-05-14 16:41:50
  第一章 林暗草惊风(三)

  翌日清晨。

  经历了昨日几番波折,令汐仍需早起。她咬牙束胸,将书院统一的水墨色长衫披上身,正要背起书袋,忽地一滞。

  昨日壮汉并未瞧见她的正脸,却一定记住了衣着和书袋。衣衫她换不了,也不需换,整个万木书院都穿着这一身。但书袋却不同,一眼便能认出。

  她当即换下昨日的褐色书袋,另拿了个古青色的。对方若是想寻她,根据她昨日的衣着,必定能锁定万木书院,但接下来,大概便只能依照背影的身形判断。令汐虽是瘦削,却并不矮,书院中相似身形的男子大抵还有六七人。

  她想至此,又觉自己过于多虑,兴许此事并无后续。她耸耸肩,朝屋内的吴老爷招呼一声:“爹,我去书院了。”

  里面立刻传来吴老爷中气十足的回应:“去吧,但今日可得早些回来。莫像昨日,你爹都等你到太阳下山了。”

  “知道的,我今日一定早回,散学就回。”令汐信誓旦旦地保证,一溜烟便出了门。
楼主雨席子 时间:2016-05-14 17:26:24

  九月的京城,日光清浅,暖意间还夹杂着几缕游丝般的凉意。微风浮动,窜入袖中,贴在温热的肌肤上,激得令汐拢了拢单薄的衣。然而,当她迈入学堂,那凉意便陡然消失。堂内闹哄哄一片,也不知今日发生了什么事,众学子都格外热忱。

  “令轩,你可参加了今年书院的画艺竞技?”安白见令汐到来,蹑手蹑脚地靠了过去,一抬头,两眼已是放着光。安白个头瘦小,低调谨慎,书院大部分学子都是来自书香门第,而安白的父亲却是狱官,因而平日寡言,唯提到绘画,整个人便容光焕发。

  令汐点头:“之前已交了初选的画,怎么?”

  安白兴高采烈道:“今日夫子便要公布入围之人,但今年与往年不同,京城六所书院皆会参与。若能名列前茅,还能得名师指点。”

  令汐也来了兴趣:“名师,哪位名师?”

  “沈德潜先生。不仅如此,听说当朝四阿哥与沈先生私交不错,或许也会来。”

  令汐一笑:“沈先生的确名声在外,可这四阿哥又算哪门子名师?”
我要评论
作者:槐秋仪自 时间:2016-05-14 20:14:17
  问好,支持
  
作者:beyond有喜 时间:2016-05-14 22:38:52
  好题材!很有意思
  
楼主雨席子 时间:2016-05-15 09:19:32

  “虽非名师,到底是天潢贵胄,见一面也是容光。”安白目光闪烁,激动之余,把手搭在令汐肩上,“明日便是终选,你我定能入围,只是你三甲在握,我却未必。”

  令汐不动声色地将他的手从自己肩膀拿开,刚欲回应,门外忽传来一声亮嗓:“夫子来了!”

  顷刻,方才还扬锣捣鼓的学堂顿时安静,等夫子迈入堂内,众人皆已盘腿坐得规规矩矩。

  夫子在前方坐定,并未开口,反是朝门外颔首致意。

  令汐抬眼,只见一清俊男子,身着书院统一的水墨色长衫,不紧不慢地走了进来。学堂内的呼吸明显滞了几拍,他站立的身姿仿佛峭壁之巅的一株古树,分明是风华内敛,却是让人生生移不开眼。

  “在下江子明,往后与诸位共处,还望海涵。”
楼主雨席子 时间:2016-05-15 09:25:44

  令汐霎然愣住,脑中电石火光地闪过昨日的告别之语——他眼神清澈,声音笃定:“我们一定会再见的。很快。”

  原本只当是随口戏言,却不想隔了一夜,竟在书院相见。

  衣裾带过一阵风,从令汐身边扫过,她转头,江子明已在她身后落座。四目相对,江子明的轮廓愈发清晰,这是张勾人心魄的脸,却偏偏一派安静无邪。

  “我们又见面了。”他说,无不诚挚。
楼主雨席子 时间:2016-05-15 11:10:58

  令汐回过神,想了想道:“你昨日救我,原来是见我穿着书院的衣衫,想着提前结识同窗啊。”

  江子明没否认:“算是一部分原因。”

  “那还有一部分呢?”

  江子明没答,眼神微偏,朝令汐身后看去。夫子轻咳两声,展开手中函件:“明日的画艺竞技,入围名单如下。”

  令汐闻言,再没心思听江子明下句,转身将目光凝在夫子嘴上。
楼主雨席子 时间:2016-05-15 12:58:16

  不出意料,“吴令轩”果然在入围名单之中,安白也顺利入围。

  “明日清晨,在君德涧公布试题,限时半日完成,当场评阅,前五甲可得名师单独指点。”夫子的目光落在令汐身上,“此次六所书院皆会参与,需得重视。”

  令汐颔首,在夫子充满期盼的目光下,不敢再轻易转头同江子明说话,方才的话题过了时机,亦不了了之。
作者:怀芷心 时间:2016-05-15 13:01:19
  支持席子大作
  
作者:顺辉华 时间:2016-05-15 21:05:52
  @雨席子 40楼 2016-05-15 09:25:00

  令汐霎然愣住,脑中电石火光地闪过昨日的告别之语——他眼神清澈,声音笃定:“我们一定会再见的。很快。”

  原本只当是随口戏言,却不想隔了一夜,竟在书院相见。

  衣裾带过一阵风,从令汐身边扫过,她转头,江子明已在她身后落座。四目相对,江子明的轮廓愈发清晰,这是张勾人心魄的脸,却偏偏一派安静无邪。

  “我们又见面了。”他说,无不诚挚。
  —————————————————
  支持朋友
  
作者:李春霆2014 时间:2016-05-15 22:21:24
  真是传奇故事,很吸引眼球。
楼主雨席子 时间:2016-05-16 10:33:20
  @李春霆2014 2016-05-15 22:21:24
  真是传奇故事,很吸引眼球。
  -----------------------------
  谢谢~~
楼主雨席子 时间:2016-05-16 11:18:56
  第一章 林暗草惊风(四)

  昨夜失眠半宿,熬到课间,令汐实在捺不住困意,垂着脑袋在座位小憩。她睡得并不安稳,梦里是密不透风的竹林,壮汉在身后穷追不舍,直逼得她无路可退。突然身后一阵喧哗,似又来了许多人,她孤立无援,就这么满头大汗地醒了过来。

  原来是梦。她舒了口气,但与梦中相同,学堂门前竟也是一片鼓噪。众人争论不休,令汐隐约听到“寻人”“命令”几个词,不由嗔怪,拉了安白来问:“发生何事?”

  安白道:“几个捕快,说有位贵人昨日申时丢了东西,从衣着看,盗贼是我们书院的人,受令来查。”

  令汐原本汗水沾衣,闻言却从手指凉到了脚心。昨日申时,是他们吗?竹林中的佩剑男子和壮汉,他们当真锲而不舍抓她来了?
作者:天南游子 时间:2016-05-16 12:02:26
  支持。
楼主雨席子 时间:2016-05-16 12:16:16

  安白并未注意令汐的异样,垫着脚尖朝外看了看,兀自道:“夫子似乎答应了,正领着人朝这边走。”

  令汐下意识便想逃,昨日佩剑男子狠戾的语气如同一把尖刀插在心上,她不敢被他捉去,更不敢面对那未知的刑责。慌张动了几步,她猛然清醒,自己今晨连书袋都换了,光凭身形,对方未必能确定是她。

  “令轩,你怎么了?”安白将手放在令汐眼前晃晃,“不舒服?”

  “没有,没事。”令汐决定以静制动,她调整情绪,竭力镇定,稳步走回自己的位置,甚至没有注意到江子明沉默的打量。

  眼见捕快将要步入学堂,肩膀忽然被人从后扳住。
楼主雨席子 时间:2016-05-16 14:01:41

  有温热的气息凑了上来,紧接着江子明低沉的问语:“昨日茶园的新戏叫什么?”

  令汐觉得他的语气似乎同之前不一样了,却又说不出哪里不同。她喉咙动了动,见捕快已开始盘查,脱口而出:“《桃花扇》。”

  “昨日申时,你同我在香溪茶园看完了整场《桃花扇》。”江子明说完便放开令汐的肩,再次沉默。

  捕快已走到跟前,审视着令汐的身形。
楼主雨席子 时间:2016-05-16 15:45:58

  “你,把书袋拿出来。”其中一人指着她的鼻子命令道。

  令汐心绪下沉,面色平静,把古青色的书袋给他看,对方失望地皱了皱眉,不肯罢休地再问:“昨日申时,你在何处?”

  令汐抬眼,往江子明的方向看,对方却是云淡风轻,面无表情。令汐已经确定这些人是寻她而来,无处逃遁,只得咬牙道:“我在茶园听戏。”

  “什么戏?”

  “《桃花扇》。”

  “一个人?”

  令汐犹豫了,江子明昨日已救了她一次,她不想将他再牵扯进来。
作者:李春霆2014 时间:2016-05-16 23:11:44
  继续关注。
楼主雨席子 时间:2016-05-16 23:20:31

  可是江子明没有给她机会,未等她开口,便上前拍拍她的肩,将一两白银放入她手中:“昨日在茶园找你借的钱,还你。”

  捕快飞快地对视一眼,其中一人立刻上前将江子明拉开,确定令汐再听不见这头的声音,才颇有威信地问他:“你昨日与这人一同在茶园?”

  “没错。”

  “做什么?”

  “《桃花扇》头一日在茶园上演,当然得去听。”

  “呆了多久?”

  “从头听到尾。”他装模作样地想了想,“大约从未时末到酉时初。”

  这便完全避开申时了,捕快讪讪再问:“可还有其他人看见你们?”
楼主雨席子 时间:2016-05-16 23:33:39
  @天南游子 2016-05-16 12:02:26
  支持。
  -----------------------------
  多谢朋友~
作者:李春霆2014 时间:2016-05-17 22:43:15
  加个好友。
楼主雨席子 时间:2016-05-21 10:18:40

  江子明回忆道:“同茶园老板碰过面,但未攀谈,不知他是否记得我们。”昨日江子明从雅阁离开时,茶园老板正在楼梯下恭恭敬敬地等着谁,两人因此打了个照面。

  捕快的目光在江子明脸上绕了一圈,见他一脸淳真、面和如水,语气终于放缓:“见过你面貌的人,都不该没有印象。”

  相似的问题,分别问了令汐和江子明,两人回答完全一致。捕快不再刁难他们,又在学堂内寻了几个与令汐身形相似的人,盘问之下,竟是都有各自的理由。

  毕竟是在书院,不能把所有嫌疑人都抓走,几人合计了一番,也想不出别的法子,只得悻悻地离开。

  令汐僵硬的肩终于塌了下来。
楼主雨席子 时间:2016-05-21 23:24:59

  因着捕快占用太多时间,夫子索性不再讲学,由得众人自行安排。没多久,学堂内便人去阁空。令汐落在末梢,硬着头皮往前走,带着些侥幸逃脱的余悸,更多的却是忐忑。那帮人虽然离开,可心里总像是悬着一根针,刺得人惶惶难安。

  心绪难宁,她只顾着向前走,一脚直愣愣地踏出去,忽听身后一声淡淡的提醒:“台阶。”

  令汐霎时被唤醒,匆忙中一个趔趄,脚没收住,往下踩了空,身体不受控制地向前倾去。

  一只手飞快从背后探来,稳稳地扶住了她。
作者:愚人的游戏 时间:2016-05-22 09:58:05
  支持
楼主雨席子 时间:2016-05-22 10:33:11
  不必回头,只听方才的声音,便知身后那人是谁。无澜的,平静的,却富有蛊惑力。令汐定了定神,低头看见他的手指。与想象中不太一样,本以为他安静俊美的容颜该配一双玉葱般柔软细腻的手,可在婆娑的树影下,他的手指瘦削而有力,粗糙的纹路毕露无疑,衬着修长分明的指节,有一种遒劲的美丽。

  那双手放开的时候,令汐还有些依依不舍。她转过头,想要对江子明说声谢谢,却先撞上他凝视的眼。眸如点漆,似要将她看得仔细。令汐神经一滞,忘了到嘴边的话,反而忆起之前学堂内的情境,忽然想起了什么,解释脱口而出:“先前……你别误会,我没有偷贵人的东西,也绝不是什么盗贼。”

  江子明似乎笑了一下,藏着些微妙的意味:“我知道。”

  “你知道?”

  “他们声称贵人丢了东西,却从来没有搜过你们任何一个人。”
楼主雨席子 时间:2016-05-22 21:12:20

  令汐一怔,的确如此。可事实上,早在盘查之前,江子明便已决定帮她了。念及此,细碎切肤的感动勾连而出,再看眼前的男子,更觉得熨帖可亲。

  她心道,这人虽然总是一副波澜不惊的表情,可内心是纯善的、天真的、值得信赖的。竹林的事她闷在心底,谁也没敢说,但此刻,劫后余生的倾诉欲膨胀开来,她迫切需要一个与之分担的人。而眼前的江子明,看起来是如此安静、诚实,他已被迫卷入此事,亦有权利知晓原委。

  瞧了瞧四下无人,令汐将竹林中的所见所闻,尽数告诉了江子明。
楼主雨席子 时间:2016-05-22 21:31:23
  “我总觉得这事还没完,他们应该还会再来。方才问我们的那些话,也必定会去核实。”令汐道。

  “核实也没用,昨日我们的确去过茶园,这并无争议。”江子明揣度半晌,面色多了几分肃然,“至于竹林的事,你莫要再同人提起,也万万不可参与。明白?”

  令汐微惊于江子明的严肃,颔首道:“明白。”

  江子明的眉头却未舒缓,不知想到了什么,嘴唇抿成一线,如有深思。
楼主雨席子 时间:2016-05-22 22:34:47
  令汐以为他正为自己的安危担忧,满心尽是愧意:“实在抱歉,你刚来书院,便将你卷入此事……”

  “无妨,我并不介意。”他语气平静,并未说谎。

  其时风过,吹得落英如雨,两人站轻舞晃动的树影间,桂花沾衣,微微一颤,又飘下,一种微妙的静谧。

  “吴令轩!”静谧被远处昂扬的声音打断,令汐转过头,十余双眼睛看着她,尽是同窗中喜好蹴鞠的人,各个都是汗水淋漓。

  “帮忙把蹴鞠踢回来。”他们说,指了指离令汐不远的一处。
楼主雨席子 时间:2016-05-23 00:06:49
  令汐点点头,同江子明道:“那我先去了,有机会再聊。”江子明轻答了个“好”字,目送她小跑过去,对着蹴鞠一脚踢去,奈何技术不佳,踢偏了方向,蹴鞠甚至滚到了更远的地方。

  一群人笑得东倒西歪,令汐也有些不好意思,偷眼去瞟江子明,对方却不知什么时候已经离开。她赶忙追上蹴鞠,再添了一脚。这次还算顺利,同窗用脚接过蹴鞠,感谢之余,不忘向令汐发起邀请:“一起来踢啊。”

  “不要,我不喜欢踢蹴鞠。”令汐笑着拒绝。

  转眼,瞥见不远处的桂树后藏着一个人。
楼主雨席子 时间:2016-05-23 11:08:39

  那人身形魁梧,半个身体探出来,一只眼直勾勾地盯着她,凶光毕露。令汐面上还挂着笑,心里却打了个寒颤。这不正是昨日对自己穷追不舍的壮汉吗?那人一半身体被树干遮住,看不清晰,令汐迅速别开目光,唯希望是自己精神过敏,一时眼花看错。

  冷汗涔涔。

  她恐有耽搁,转过身便往前走,待行至拐角处,再往方才那棵桂树后看,已是没了人影。

  果真是眼花了吗?

  她靠着墙壁,这才来得及舒出一口气,然而下一刻,数道人影跃过矮墙,瞬间将她团团围住。

  “你们……什么人?”令汐的睫毛猛地一跳,像是被针蛰到了眼皮。
我要评论
楼主雨席子 时间:2016-05-23 11:47:09
  
多谢大家支持文文【抢红包
剩余 6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忧如晦 时间:2016-05-23 12:06:43
  @雨席子 :本土豪赏1根鹅毛(10赏金)聊表敬意,对您的敬仰如滔滔江水连绵不绝。【我也要打赏
楼主雨席子 时间:2016-05-23 12:14:05

  人墙自中间拨开,一魁梧壮汉大步行来,怒目横张,面色狰狞,上来便一手钳住令汐的脖子:“小书生,你可叫我好找!”

  令汐认出这便是昨日那壮汉,原来方才不是错觉,自己也没那么侥幸,可她依旧挣扎:“找我做什么?我根本不认识你。”

  “当真不认识?”壮汉逼近,恶狠狠地看她,关节用了力,“昨日躲着偷听那么久,还敢说不认识?”

  “我不懂你在说些什么……”

  “你以为我没法子找到你,是吧?换了书袋,拉了人作伪证,以为光凭身形我不能确定是你?”壮汉嘲讽地冷笑,“告诉你,若不能确定是谁,万木书院所有被怀疑的人都得遭殃,你同样逃不掉。”
作者:sacaxa 时间:2016-05-23 12:22:40
  顶贴!
  
作者:勇颜树星扬昌林 时间:2016-05-23 12:35:16
  留个爪,继续追
  
作者:波军笛弥 时间:2016-05-23 12:58:28
  养肥再看
  
楼主雨席子 时间:2016-05-23 13:03:04
  颈上的钳制更紧,令汐闭上眼,快要喘不过气,她拳打脚踢,试图推开壮汉,但力量微薄,无济于事,只能重复:“我听不懂……”

  “还装,以为爷我是随便说说诈你的么?也好,便让你想个透彻。”壮汉神情狡黠,两片粗眉拱起,“昨日追着你跑了那么久,虽然不小心让你溜了,但你跑起来的姿势却是深入我心。寻常来说,只有女人才会用小腿着力,小步颠着跑,可你一个男人竟也这样。方才捕快无功而返后,我便潜在暗处,观察每个可疑之人,只有你在踢蹴鞠时的跑姿与昨日那书生相同,像个娘们。呵,怎么,说到这里,你还想否认?”

  令汐浑身瘫软,力气一分一分卸了下来。平日里行路,她都多有谨慎,可情急之时的奔跑顾不得这些,女子的仪态不经意暴露,竟是牵累至此。
作者:beyond有喜 时间:2016-05-23 13:11:15
  顶顶更健康
  
作者:蔡盼秋赣 时间:2016-05-23 13:43:33
  不错不错
  
楼主雨席子 时间:2016-05-23 13:44:01

  壮汉见令汐稍有收敛,也不再逗留。吩咐旁人将她的手脚绑住,遮了双眼,又往嘴里塞了布团,扬手一挥:“将他带走!”

  “等等。”一个清淡的声音从旁飘来,令汐心脏一缩,是江子明。

  壮汉压根没把眼前这个俊美少年放在眼里,敷衍道:“官家办事,少管闲事。”

  江子明从容不迫,道:“我也参与其中。”
作者:怀芷心 时间:2016-05-23 13:45:38
  封面图好美
  
楼主雨席子 时间:2016-05-23 13:58:17
  @怀芷心 2016-05-23 13:45:38
  封面图好美
  -----------------------------

  哈哈,是吗?还有一张~我都很喜欢~
  
作者:sacaxa 时间:2016-05-23 13:59:21
  养肥再看
  
作者:盈慕雁迫 时间:2016-05-23 14:17:35
  m
  
作者:青狐yunzifox 时间:2016-05-23 14:19:19
  http://mp.weixin.qq.com/s?__biz=MzIzNjIwOTA3Mw==&mid=503197779&idx=1&sn=d9516ed872b2adfdd3b2937ea5899f02#rd
作者:顺辉华 时间:2016-05-23 14:20:53
  下午好,午安
  
作者:beyond有喜 时间:2016-05-23 14:37:33
  顶顶顶顶顶
  
楼主雨席子 时间:2016-05-23 14:44:26

  壮汉狐疑地转过脸,上下打量江子明,旁边一捕快装扮的人忙凑到他耳边道:“钟石大人,这个人我记得,就是他之前在学堂作了伪证,称两人一同在茶园看了整场《桃花扇》。”

  钟石旋即抚掌大笑:“哈哈,好好好,又来个不怕死,既然如此,就给我一起绑了!”

  令汐被堵住了嘴,呜咽着发不出声,想要阻拦,已是有心无力。耳边传来窸窸窣窣的响动,江子明没有任何挣扎,由得他们五花大绑,挟入马车。

  周遭一片黑暗,只剩下滚滚的车辘声,不知驶向何处。
作者:芳超静轮苒芬 时间:2016-05-23 14:53:07
  更新好慢
  
楼主雨席子 时间:2016-05-23 15:01:22

  第二章 进退维谷间(一)

  眼前的世界,晦暗恍惚。

  蒙住眼睛的黑布被拆开,令汐终于再次看见。她身处一间阴冷的地牢,没有任何装饰,光线透过生锈的铁栅射入牢内,照着孤零零的两把椅子。椅子上坐着她和江子明,都被绑得严严实实,偶然对视,她目瞪心惊,他静澜无波。等到钟石粗暴地拿走他们嘴里的布团,单独将两人留在屋里后,令汐终于得以大口呼吸,转头对江子明低斥道:“原本没有你的事,硬要跟来做什么?”

  江子明似乎没有领会到令汐的用意,轻巧道:“我不过是说了事实。”
作者:烟婉容远 时间:2016-05-23 15:06:51
  楼主辛苦了
  
作者:谷怜南尾 时间:2016-05-23 15:18:21
  内容比较有趣,楼主快更吧
  
作者:顺辉华 时间:2016-05-23 15:26:20
  @怀芷心 2016-05-23 13:45:38
  封面图好美

  —————————————————
  @雨席子 78楼 2016-05-23 13:58:00

  哈哈,是吗?还有一张~我都很喜欢~

  
  —————————————————
  这张意境高远
  
作者:ymdtndfenh 时间:2016-05-23 15:35:33
  来串串门
  
作者:宏丹秀家菲 时间:2016-05-23 15:48:17
  文笔不错
  
作者:芳虹荣梅 时间:2016-05-23 16:10:58
  等更新啦……
  
楼主雨席子 时间:2016-05-23 16:43:32

  他漠然的态度让令汐更加着急,她有些恼火:“这些人不是闹着玩的,是想要命的。你倒好,自告奋勇把自己卷了进来,一点都看不出危险吗?”

  “你说得对。”江子明依然没有半分悔意,点点头,万分赞同的样子,“这群人来势汹汹,事情恐怕比想象中更棘手。”

  “你知道你还来?”令汐拿他没办法了,皱着眉头问,“莫不成,你是想来救我?”

  江子明不说话。
作者:顺辉华 时间:2016-05-23 16:54:59
  @雨席子 86楼 2016-05-23 15:01:00

  第二章 进退维谷间(一)

  眼前的世界,晦暗恍惚。

  蒙住眼睛的黑布被拆开,令汐终于再次看见。她身处一间阴冷的地牢,没有任何装饰,光线透过生锈的铁栅射入牢内,照着孤零零的两把椅子。椅子上坐着她和江子明,都被绑得严严实实,偶然对视,她目瞪心惊,他静澜无波。等到钟石粗暴地拿走他们嘴里的布团,单独将两人留在屋里后,令汐终于得以大口呼吸,转头对江子明低斥道:“原本没有你的事,硬要跟来做什么?”

  —————————————————
  一直在看哟,加油
  
作者:强媛晴华杉煦 时间:2016-05-23 17:07:46
  送上问候,加油
  
作者:槐秋仪自 时间:2016-05-23 17:20:17
  @雨席子
  
作者:顺辉华 时间:2016-05-23 17:24:51
  码
  
作者:协姬伦文 时间:2016-05-23 17:42:36
  顶下LZ很喜欢这种叙述风格
  
使用“←”“→”快捷翻页 上页 1 2 3 418 下页  到页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