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黑镜头续

楼主:灵峰漪莲 时间:2016-07-01 21:58:00 点击:15833 回复:34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这几天看完了《北京黑镜头》这部小说,结局的惨烈,让我始终不能接收萧闪他们的死,更无法接受萧闪的故事,就此划伤句号!
  相信很多读者,跟我一样有同感,本人不才,极其想完成续写,如果大家爱看欢迎支持,若不爱看也没有关系,只求勿喷!谢谢!
  建议没有看过《北京黑镜头》的读者,先看《北京黑镜头》,以便对人物和故事脉络有更好的把握!



  正文
  北京黑镜头续
  第1节 夜
  夜,萧闪躺在监狱里,终日不吃不喝,使得萧闪本来健硕的身躯,显异常的消瘦。
  自从萧闪被捕到现在,几乎是一言不发,在他的脑海里,一直都在回忆他和白脸儿、大斌子、义哥,代利和京生这哥儿几个从小到大的点点滴滴,有时候想到小时候开心的事情,萧闪在暗夜里会突然地“噗嗤”的笑出声来。这个举动,着实吓得看守所外的武警不轻,他见过太多像萧闪这样,等待行刑的死刑犯了,有嚎啕大哭的,有嗷嗷直叫的,但却从没有见过乐出声的,这声音从此时的萧闪嘴里发出,实在渗人!
  夜,萧闪家。
  箫爸爸坐在客厅的沙发上,没有开灯,望着儿子的卧室的门,眼睛一眨不眨地出神,月光落在箫爸爸头脸上,箫爸爸此时已是老泪纵横,而他头发,也在一夜之间全都白了。自己干了一辈子的刑警,他太清楚法院的判决——“两特一极,必死无疑!”箫爸爸的心在煎熬着,自责着,平时由于工作太忙,自己对萧闪兄妹俩的关心实在太少了,现在好不容易退居二线,刚有时间要和儿子儿媳和未出世的孙子,共享天伦之乐的时候,可是却等到这么个结果……这怎能叫人不痛心?
  夜,萧闪所被关押的市局法院一把手的家里卧室。
  一把手正在熟睡,突然手机响了,他被从美梦中惊醒,不耐烦地接通了手机,正要发威,电话的那头的声音,让他把嘴里,即将要“放”出的“操”字,硬生生地吞了回去。
  一个中年男人威严而低沉的声音,通过电话,传到法院一把手的耳朵里:“萧闪的案子,判定了?”一把手一听这个声音,立刻一改平时地飞扬跋扈,语气也变得唯唯诺诺地,连忙回答道:“是是是,都已经按照程序审判结束了,萧闪一伙罪大恶极,全部判处死刑……”
  “枪什么时候响?”中年男人问道。
  “呃,下个月5号8:00!”法院一把手回道。
  “上面换届的事,又要变化了,风云莫测,萧闪一伙的案子……”中年男子不再往下说了
  “难道是手心要翻过来了?”法院一把手小心地讨好着试探地问道。
  “总之,5号8:00枪响的日期待定,你自己做好两手准备!”中年男子说完就挂断了电话。一把手的握住手机的手心,此时已经全是汗水了,湿漉漉地,脸色也吓得苍白。
  自从上面说,要开始动萧闪一伙那一刻起,这些公检法的一把手,各个都尽显溜须拍马之所能,先是派公安到山西煤矿,抓捕白脸儿,对白脸儿进行了严刑拷打逼供,活生生地将白脸儿打成了植物人,然后再是不顾萧山妻子小繁,身怀有孕,破门而入,将其带走,恐吓威胁。使用心理战,利用她肚子里未出世的——萧闪的骨肉相威胁,逼小繁给萧闪打电话,又通过技术手段定位,抓住了萧闪等人。可以说破案手段,无所不用其极!
  他们知道萧闪一伙人恩怨分明,一旦他们被放出来,并且知道这其中的一切后——首先要除掉的就是他们这些“蛀虫”!
  想到这里,法院一把手不禁又看了看手里那个刚才打来的,没有显示号码的来电信息,惊得是一头冷汗!
  第2节 儿子
  “萧闪!”监狱门外一声大喝,监狱长亲自来提萧闪了,“到!”萧闪应了一声,思路也一下子从回忆中回到了现实。这时,监狱长亲自带来了4名武警,走进了牢房,然后武警们萧闪带上了手铐和脚镣。
  “走吧,有人要见你!”监狱长大声喝到。萧闪心想:肯定又是来诱供的,这个月不知道已经记不清,有多少次被相关的人员,奉他们的上级领导之命过来,拿着一些人名单,读给萧闪听,企图从萧闪的口中知道些,名单上的人犯罪的蛛丝马迹。
  以萧闪的为人,即使揭发这些人可以给自己减刑。他是绝不会那么做。更何况他的案子已经判为死刑,改无可改了!
  这些名单上的人萧闪大都第一次听说过,根本就不可能供出什么来。每次萧闪面对诱供时总是一言不发。现在兄弟们没了,萧闪的精神支柱也倒塌了,他不怕死,现在只求能够快点枪毙他,因为对于他来说,等待行刑,无疑是煎熬。
  每次萧闪被提,他都希望是送自己上刑场!可是每次都是诱供他!萧闪走过监狱的通道时,看看押解自己的阵势,苦笑了一下,看来还是有人“重视”自己啊!
  萧闪被带进了一间审讯室,4名武警押解着他,让他坐在犯人椅上,然后锁好椅子,确定他不可能站起来伤人时,才退出去。
  这是,一个西装革履的人推门走了进来,萧闪抬起眼皮一看,立刻眼睛里有了些许生气。
  这个人萧闪认识,就是专门替他们这些黑道人士打官司的那个律师!上次萧闪被捕,也是他帮助打得官司,但是这个人的姓名,他们却从没有人知道过。这也是这个律师的高明之处。
  “你还真有办法!”萧闪冲他勉强一笑,律师也微微一下,坐在了萧闪对面道:“时间不多,你有什么要问赶紧问?”
  萧闪脑子里顿时乱成一团,因为他太多的问题要问了,想想就不知道该问什么,萧闪低头过了一分钟,律师在频频地看手表,焦急的问萧闪:“真的没有什么要问的么?”
  “我妻子和孩子怎么样了?”萧闪突然想到了家人。
  “放心吧,你妻子昨天刚给你生了一个儿子,现在在医院,母子平安!”律师告诉他道。萧闪听了心里有了一丝惊喜,但是,随即想到自己可能无法见到自己的孩子,孩子也在一出生就失去父亲!他作为父亲是多么的失职,不免又陷入精神崩溃的边缘!
  又是一阵子的沉默,律师小声提醒他道:“没有什么别的要问的吗?”萧闪眼神涣散,陷入绝望,不知道该问些什么了!
  “这可能是你——是你——被行刑前,最后一次知道外界信息的机会了。你的案子上面盯得很紧,他们没有打算让你活着再见你的家人,真的没有什么要问了吗?”律师再一次看看手表,关切而而又焦急问萧闪道。
  萧闪依旧沉默着,律师无奈起身,走到门口正要敲门出去,“京子现在情况如何?”萧闪突然开口了。
  “如果我的情报可靠的话,京子现在应该在国外了!”律师告诉萧闪。这个时候还在在意自己的兄弟,律师想萧闪投来赞许的目光。
  律师走了,萧闪又被带回了监狱里,萧闪又躺在床上,此刻的他,心里平静了许多,家人和兄弟,是萧山心中的两大支柱,现在听到他们的好消息,该是最大的安慰。
  想想自己还未曾见面的儿子,萧闪又不甘心死去,他多想抱抱小家伙啊!

打赏

2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楼主 | 埋红包
楼主发言:18次 发图:0张 | 添加到话题 |
楼主灵峰漪莲 时间:2016-07-01 22:02:49
  第3节 通话
  北京此时的秋天,秋老虎已然大有离去之势,丝丝凉意传到了千家万户。昨晚看,箫爸爸昨天又是一夜未眠,在沙发一直坐到了天亮,墙上的万年历已经显示今天是5号——萧闪被行刑的日子,箫爸爸这几天把自己关在屋子里,很少吃东西,肖敏强忍着悲痛,照顾着爸爸,可是爸爸还是消瘦了不少,箫爸爸感到有些冷,想去关上肖敏卧室的窗户,却发现肖敏此时正坐在书桌边上,泪眼带着倦容,显然也是一夜未睡。
  从小到大,爸爸成天不在家,萧闪和妹妹一直相依为命,肖敏此时心如刀绞,可又不能过多的表现出来,她怕自己的爸爸看到自己哭而更加的伤感。
  肖敏很懂事,小时候萧闪、白脸儿、大斌子、代利、京生还有义哥出去玩,萧闪没有时间给肖敏做饭,肖敏都是自己给哥哥做饭,煮面条再加两个荷包蛋,都不在话下。萧闪的作业不写,妹妹就一边自学哥哥的课程,一边帮哥哥写作业。哥哥出去玩回来,总是给肖敏带回来惊喜的礼物,什么小鸟啊,大蟋蟀啊,蜻蜓啊……应有尽有!
  此刻是5号7:00,箫爸爸走进肖敏的卧室,肖敏也没有察觉到,箫爸爸随手关上了肖敏卧室的窗户,然后走到肖敏,给肖敏瘦弱的肩膀上,轻轻地披上件肖敏的外套。
楼主灵峰漪莲 时间:2016-07-01 22:03:35
  连日里来,肖敏自从得知哥哥的事情从国外回来以后,就整日操劳担心,本来就单薄的身躯,现在更加的单薄了。箫爸爸心疼地看着自己的女儿,这是肖敏回神来,才发现爸爸不知道什么时候进来的,赶紧搀扶着爸爸,“爸,您快坐下,我给你买早点去!”说完,肖敏转身就要出门,她是为了掩饰脸上的泪痕。
  “不用了,我吃不下,小敏,过来陪爸爸出去送你哥哥去!”箫爸爸叫住了肖敏,无力地站起来,肖敏眼睛又湿润了,自己的爸爸好像在一夜之间又苍老了十几岁。白发人送黑发人,这是世间何等的悲哀!
  肖敏正要过来搀扶爸爸,客厅的电话突然间就响了,肖敏赶紧跑去,拿起电话:“喂,是萧山家吗?”“您好,是的,您是?”肖敏问道。
楼主灵峰漪莲 时间:2016-07-01 22:04:09
  “不要管我是谁,我是要告诉你们,萧闪今天不会被行刑了!事情可能有转机!”
  “真的吗,那我哥哥…..”肖敏话还没有说完,箫爸爸多年的刑警职业习惯,好像觉察了萧闪的事情有了变化,从肖敏的卧室冲出来,一把夺过来电话,“喂,我是萧闪的爸爸,我儿子现在怎么样?”
  “箫爸爸,我看过萧闪了,他还好!上面现在出现新的情况,萧闪的事情…..或许有好的变化……我时间不多,不多说了,你们保重,我会跟你们联系的!”说完,电话就挂断了。
  此时能打这个电话,只能是那个手眼通天的律师了,但是箫爸爸和肖敏浑然不知。但是这些都不重要了,重要的是,萧闪暂时没事了!
楼主灵峰漪莲 时间:2016-07-01 22:04:43
  第4节
  今天是5号7:30分——还有30分钟就是萧闪离开这个世界的时刻!
  此时他的心情,却是异常的复杂,一方面,萧闪不怕死,自从兄弟们死的那一刻,萧闪就没有想过再苟活下去,但是,另一方面,在得知自己的儿子出世,作为父亲的萧闪,一想到儿子以后会没有了父亲,不由得又惆怅万分,他不甘心这么死了。
  就在萧闪怀着饱受煎熬的心,背靠在墙上坐着时,突然,一片淡黄色的秋叶,如同一只蝴蝶,从监狱的铁窗飘了进来,再萧闪的眼前一荡一荡的落下,最后,竟然落在了萧闪的肩膀上,萧闪看着出神,心想:这大概是自己临死前,能看到的来子大自然,最美丽最多彩的颜色了,看来老天还是很眷顾自己的。
  时间就这样一分一秒的过去……
  现在是5号的8:00分了。
  “咣当”一声,监狱门被打开了。“萧闪”监狱长面无表情大喊了一声,“到!”萧闪知道自己的“时候”到了,无比放松的回应了一声。
  监狱长今天来见萧闪,后面却没有带一名武警,这让萧闪感到了一丝好奇,萧闪抬头向监狱长身后一努嘴,嘴角微微上扬,微微一笑,问道:“怎么,送我上路这么重要的事情,就您一个人来,就不怕我……”
  “想什么呢?”监狱长大声喝道,打断了萧闪的话,一瞪眼,说道:“上面突然下命令,今天不枪决你!”
  “那上面打算到底什么时候动手?”萧闪对于这个结果感到意外,但是又不想再受等待的煎熬,有些愤怒地低声问道。
  “这个不清楚,我只是按照命令办事!”说完这句话,监狱长看了一眼萧闪,眼神十分复杂,然后转身走了。
  “咣当!”一声监狱铁门,又冷冷地关上了。“赶快枪毙我!啊——”萧闪发疯似的用后脑勺撞击着墙壁,大声吼道。监狱长在外面听到了,顿了一下脚步,微微一回头,眼神很复杂,但是只是几秒钟,之后又恢复了常态,走了!
  时间在号子里是漫长的。萧闪依旧是不吃不喝,躺在床上靠着童年的回忆,支持着自己濒临崩溃的精神……
  儿时的他们一起上学、逃课出去打架,和傍晚在小树林里抓知了……种种趣事历历在目。
  有一次萧闪他们在小树林的草丛里,抓到了小青蛇,白脸儿拔掉了牙齿,小心翼翼地放在书包里,准备趁着天黑带回家,谁知道刚往家没走几步,就被附近一个中学——北中的几个坏孩子给截住了,他们当中的有个卷毛,一眼就看见白脸儿,正有意无意地用背靠墙,好像是再护着,身后的书包。卷毛一看以为书包里有钱呢,立马过来抢白脸儿的书包,白脸儿不干了,宁死都不松开书包,此时萧闪、大斌子,代利,京生哥儿四个,都做好了打架和挨打的准备。
楼主灵峰漪莲 时间:2016-07-02 22:08:31
  不好意思来晚了,等会儿继续更新
  
作者:鲁光阳 时间:2016-07-03 16:50:23
  期待期待
楼主灵峰漪莲 时间:2016-07-03 20:51:10
  “嘿,小b崽子!操n妈的,你丫敢不给我!”卷毛一看抢不过白脸儿,一记耳光抽在白脸儿左脸上。白脸儿的左脸上,立刻泛起了红红的“五指山”。旁边几个坏孩子,一直在旁边看哈哈,此时白脸儿挨了一巴掌,顿时幸灾乐祸地笑道:“信不信诶,丫准哭等会儿!哈哈哈哈!”
  正在这时,白脸儿抬起脸,看着卷毛的眼睛,竟然阴狠地笑了……
  卷毛他们立刻就愣住了,他们平日里,竟是欺负人欺负惯了,都凭经验认为,像白脸儿文弱的小孩子,打一巴掌准会捂脸哭鼻子,哪知道白脸儿会有这样的反常反应!萧闪一看,心里也是咯噔一下,他现在倒不是担心白脸儿会不会继续挨打或是哭鼻子,而是替卷毛的安危担心起来了。
  第五节 风云
  果然,就在卷毛他们一愣神的功夫,白脸儿突然双手松开,刚才还死命抓住不放书包带,猛然从腰间掏出一把水果刀,毫无表情地向卷毛的肚子扎去!
  “白脸儿不要!”萧闪他们也不知道,白脸儿从何时起,身上带了把水果刀,可能是白脸儿知道今天要路过北中——坏孩子的集中营门口,一早就把水果刀藏在身上了。萧闪的反应已经够快了,一把从后拦住了白脸儿的腰,但是,即使是这样,也没有完全的拦住。
  白脸儿被这一拦,手头就不那么准了,水果刀锋利的刀尖离开了,卷毛肚子——这个预定的位置,稍稍朝下扎去,一下子便扎伤了卷毛的大腿表皮,鲜血顿时就染红了卷毛的半条裤腿。卷毛一看到自己流血了,立刻就吓傻了,软在地上就哭嚎了起来,跟他一起的几个坏孩子也被镇住了,彻底地愣在了原地。
  “操你m的,你们丫几个傻b,还打么?来啊!”白脸儿冲着他们吼道,白脸儿是严重的暴力症患者,此时一见到血,又犯病了,往日秀气的脸蛋变得无比的狰狞!
  这几个坏孩子一看血,顿时丢下地上的卷毛,四散而逃!此时白脸儿还处于亢奋阶段,看到了地上还在流眼泪的卷毛后,气就不打一出来,一边问道:“你丫还哭是么?”,一边在地上寻找着什么。萧闪知道,白脸儿是在找板砖,打算给卷毛的脑袋花了!
  萧闪怕白脸儿闹出人命,忙上前踢了还在嚎叫不停的卷毛一脚,问道:“你丫服了么?”
  “大哥,别打了,我错了!我服了!”卷毛被这一踢,顿时连声服软求饶。
  “赶紧滚蛋啊!”萧闪见卷毛还知道不跑,赶紧大声道。卷毛一时不确定萧闪是不是真的放他走,楞了一下。
  “妈的,你丫还不滚蛋,跟这儿等这挨花呢!滚啊!傻逼!”大斌子此时也知道了白脸儿要干什么了,也赶紧对卷毛吼道。
  代利和京生哥儿俩,从小老实善良,一把将坐在地上,吓得身子发软的卷毛扶起来,卷毛此时也意识到再不走,白脸儿可能真的要抄家伙,花了自己,顿时忘记了腿上的疼痛,撒丫子也跑了!
  从此,卷毛他们再没有在小树林一带出现过…..
  “也不知道白脸儿在山西会不会出事,但愿京子能给白脸儿发个信息,让白脸儿也逃到国外!”此时萧闪又回到了现实,想到了去往山西的白脸儿的安危,在心里默默地替白脸儿祈祷着。
  三个月过去了,萧闪发现自己还活着……
  转眼间,春节到了!再此之前再也没有人来审过萧闪,好像这个世界把他遗忘了一般,就让他在“单间”的号子里,慢慢地逝去……萧闪已经除了回忆童年,还是回忆童年……似乎声带已经退化了,好像忘记了自己还会说话!
  “萧闪!”终于在正月初五的早上被人打开了,监狱长走了进来,这次身边只带了两名武警,在回忆中的萧闪根本就没有听到监狱长叫他,仍然一动不动躺在床上。
楼主灵峰漪莲 时间:2016-07-03 21:58:50
  本文部分内容借鉴了《北京黑镜头》和《北京黑镜头前传》的内容,还请《北京黑镜头》的作者予以谅解和支持,再次笔者感激不尽!
  续写源于崇拜,借鉴为的是写的更能与原著承接!
作者:znufer 时间:2016-07-04 02:06:25
  期待作者把《月球背面》写完
  
楼主灵峰漪莲 时间:2016-07-04 07:17:41
  @znufer 10楼 2016-07-04 02:06:00

  期待作者把《月球背面》写完
  —————————————————
  《月球背面》是谁的小说?
  
我要评论
楼主灵峰漪莲 时间:2016-07-04 23:21:44
  “萧闪!”监狱长又大声的唤了一声。萧闪还是没有反应,监狱长顿时眉头一皱,赶紧跑到萧闪的床前,俯身子,用二指在萧闪的鼻子一探,感觉到萧闪的呼吸正常,这才送了一口气。
  “萧闪!萧闪!”监狱长一边喊着萧闪的名字,一边推了推萧闪的肩膀。
  萧闪迷迷糊糊地睁开了双眼,好大一会儿才逐渐地看清了监狱长,那张国字脸的轮廓,然后是眼睛、鼻子,嘴巴…..
  “到!”萧闪好像真的是声带不听使唤了,好不天才从发出这个“到”的音,然后坐了起来,起身下了床。两名武警走上前来,照例给萧闪上了手铐脚镣。
  “今天送我上刑场么?”萧闪在武警给自己上手铐脚镣的时候,转头平静地问了一句。
  “不是,有人要见你!”监狱长说道,萧闪觉得今天监狱长对自己哦态度,似乎也好了许多,尽管还是那样的严肃。
  萧闪又被带进了审讯室,武警押着他进来,让萧闪坐下犯人做的铁椅子,然后锁好椅子,在确定萧闪不能站起来伤人以后,转身以标准的军姿出了审讯室。
  没一会儿功夫,审讯室里走进来一个人,萧闪一看又是那个专门替黑道人士打官司的律师,律师进来以后从萧闪笑着一点头,算是打了招呼。“你不是说,上次是我最后一次知道外界消息了吗?怎么……”
  “时间有限,你先听我说!”律师打断了萧闪的话,径直走到萧闪对面,他自己的位置上,放下公文包坐好,继续说道:“我这次进来是想告诉你,上面又要‘变天’了!”
  “什么意思?老爷子不是已经被……”萧闪不解的询问道,因为他知道老爷子早在他入狱之前就不秘密枪毙了。
  “这个我也不清楚,但是现在重新换届后的新人,好像有意的在干预的你的案子!”律师看着萧闪,充满希望的说道。
  “我已经是判了死刑了,再干预又能怎么样,还能将我五马分尸不成!”萧闪干裂的嘴角微微的笑道,一副无所畏惧的样子。
  “我不是这个意思”,律师解释道,“我的意思是,上面有人在给你们翻案……”说这话时,律师的脖子有意的往前伸了伸,声音也压低了许多。
  “时间到!”萧闪眼前一亮,以为自己听错了,正想详细地问律师,这是审讯室负责人进来了。
  “那么,就这样吧!再见——!”律师看看表,无奈地冲萧闪笑笑,跟萧闪道了别,然后拿起公文包,起身离开了审讯室,走了。
  萧闪又被押回了号子,此刻萧闪那颗早已“死掉“的心,仿佛又开始一点一滴的恢复生命力。
  “他们真的还能让我再出去吗?他们真的还能让我再出去吗?他们真的还能让我再出去吗?……”萧闪开始一遍一遍的重复着这句话。此时的萧闪在惊喜过后,陷入了冷静——
  曾经的特种侦察兵,几年的军旅生涯,让他从小就稳准的性格,更是锻炼地几乎毫无破绽!在每次执行任务时,萧闪的冷静,曾无数次地枪林弹雨中,挽救了他和战友的生命,除了最后地那一次任务……
  “看来上面的换届真的有了变化,难道是支持老爷子的那支力量又当权了?”萧闪头靠着墙,细细地琢磨起来……
  事情变化得太突然,萧闪要好好屡屡,但是又想不出任何的头绪,自己在里面关的太久,外界的消息几乎隔绝了,想了半天萧闪也搞不清,其中的来龙去脉,最后萧闪想得头都疼了。
  “静观其变吧!”萧闪心里说道,然后,索性不去想了,就这样慢慢地睡去了……

作者:李春霆2014 时间:2016-07-05 00:17:28
  值得细看的作品,
剩余 1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楼主灵峰漪莲 时间:2016-07-05 07:17:01
  @李春霆2014 13楼 2016-07-05 00:17:00

  值得细看的作品,
  —————————————————
  谢谢支持
  
我要评论
楼主灵峰漪莲 时间:2016-07-06 14:14:52
  晚上继续更新
  
作者:zbhaolt 时间:2016-07-09 15:15:12
  追剧不等待,楼主加油!
楼主灵峰漪莲 时间:2016-07-09 21:34:34
  @zbhaolt 16楼 2016-07-09 15:15:00

  追剧不等待,楼主加油!
  —————————————————
  谢谢支持??
  
楼主灵峰漪莲 时间:2016-07-10 21:08:26
  第六节 刑场
  “萧闪!时候到了!”正在熟睡中的萧闪,突然被推醒,朦胧中看到,原来是监狱长不知什么时候,已经进了萧闪的监狱,并站在萧闪的床前,面无表情的说道。两名武警过来,照例给萧闪上了手铐脚镣。
  “去哪儿?”萧闪摇了摇微微疼痛的头,眯起还没有适应灯光的双眼,抬头问监狱长道。“你的时候到了,该上路了!”监狱长的语气虽然严厉,但是缓和了不少。“枪毙我吗?”萧闪此刻已经有了预感,但是还是问了一句。“对!刚接到命令,送你——上刑场!”监狱长顿了顿,然后看着萧闪几秒,眼睛里充满了复杂的神情。
  武警给萧闪上了“国法”,将萧闪押起来,此刻的萧闪不但没有紧张,反而回忆起了童年……
  18岁那一年萧闪放弃了上学,也去参军了。记得自己参军那一天,白脸儿、京生、代利他们车送他,萧闪那天穿着崭新的新兵军装,胸前带大红花,随队伍来到了火车站,白脸儿他们挤在人群中,笑着招人送他,他也挥手……
  “兄弟们,等我回来啊!”萧闪心里冲兄弟们说着,眼睛里充满了喜悦。
  站台上兄弟们哭了,萧闪哭了……
  萧闪出了监狱,上了囚车,回头看看了关押了自己许久的看守所,又看了看天,乌云遮住了天空,阴得让人看一眼,都觉得让人难过。乌云里,仿佛满是兄弟们的笑脸,笑得那样的灿烂。
  “闪子!哥儿几个等着你呢!”
  “闪子!到部队好好干!”……
  囚车上萧闪笑了。
  接新兵的班长一拉萧闪,萧闪登上了闷罐火车。萧闪看看那时的天空,白云朵朵,让人看一眼都觉得心情愉快!
  火车发动了!
  囚车发动了!
  萧闪知道再不用多,一颗子弹,就能送他去见他的兄弟们了。
  “真想回到小时候啊!”萧闪一路上,心里一直都在回想着大斌子的这句遗言。小时候的萧闪、白脸儿、大斌子、代利、京生还有义哥,每天都是幸福的!只要兄弟们在一起,在就够了!
  “大哥!九泉之下再会!到时候去了阎罗殿,阎王爷要是难为兄弟们,咱就给他来个改朝换代!别了,大哥老严!”萧闪在最后一刻,想到了自己的大哥——老严。
  刑场到了!
  囚车停了!
  一共两辆!
  萧闪下了第一辆车,眼睛被蒙上了,后面的第二辆车上的囚犯,也相继被带下囚车,同样被蒙上了双眼,由于有段距离,萧闪没有看清楚后面囚犯的样子,后面的囚犯也不知道前面那辆车上犯人是谁。
  “押赴刑场!”随着一个声音传到萧闪的耳朵里后,萧闪就被武警按着头押解着,跌跌撞撞地挨到了目的地。
  “执行!”又一个声音传来!
  “砰!”“砰!”两声枪响震耳欲聋,声音回荡在上空旷的刑场上!
  四周安静了,此刻只有风声呼啸而过,并亲瞬间带走了,两只枪口刚刚冒出的“死亡烟幕”。
  “全体都有!稍息!立正——各班带回!”又一个声音传来,然后就是武警们收枪的声音,番号的声音,汽车发动机“隆隆”的声音……
  五分钟过后,武警远离了刑场……
  “报告领导!任务完成!”监狱长没有走,留在了刑场,正在跟一个身穿黑色衣服的老者交谈着!老者带着帽子和墨镜,遮住了饱经沧桑的脸,手里拄着一跟雕刻着四条龙的实木手杖——跟老爷子的那跟一模一样!
我要评论
楼主灵峰漪莲 时间:2017-01-24 00:40:51
  @灵峰漪莲 18楼 2016-07-10 21:08:00

  第六节 刑场

  “萧闪!时候到了!”正在熟睡中的萧闪,突然被推醒,朦胧中看到,原来是监狱长不知什么时候,已经进了萧闪的监狱,并站在萧闪的床前,面无表情的说道。两名武警过来,照例给萧闪上了手铐脚镣。

  “去哪儿?”萧闪摇了摇微微疼痛的头,眯起还没有适应灯光的双眼,抬头问监狱长道。“你的时候到了,该上路了!”监狱长的语气虽然严厉,但是缓和了不少。“枪毙我吗?”萧闪此刻已经有了预感,但是还是问了一句...
  —————————————————
  马上更新
  
我要评论
作者:ty_心跳乱了节奏5 时间:2017-04-02 20:06:14
  快快更新啊
作者:ty_127012880 时间:2017-04-04 16:33:17
  怎么没有了?

  
作者:jinjiku 时间:2017-04-08 12:53:03
  为什么不写了呢
作者:jinjiku 时间:2017-04-08 12:56:24
  看了第五季美剧越狱 男主角没死 可以也这样续写奥
作者:似水流年6E 时间:2017-06-06 20:14:05
  跪求更新不希望他们死的死疯的疯
作者:似水流年6E 时间:2017-06-06 20:14:56
  跪求更新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