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一个人在嘉峪关再次遭受公检法流氓执法,谁的悲哀?

楼主:908967665 时间:2016-06-21 14:09:00 点击:214 回复:0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甘肃公检法眼都瞎呀,这么充足的证据都看不见还是根本就用不着,法官他娘的吃屎长大的,良心在哪,判我官司输我到无所谓,可看了一年门的老汉工资谁付,甘肃的官司只是靠钱和权断案的吗?李宝山寄存在我厂里的料子难道要我来赔,天理何在???????????今天下午过去交上诉材料,居然说是唱歌比赛排练去了,找不到人。当时被抢就打了110,结果潘启忠通过浙江商会找到某局长,公安给我的答复属经济纠纷,控制了看门老汉,不让其打电话通知我,还强行抢走了别人(李宝山)存放在我厂里的货,这种行为不属抢劫????现到了法院再次徇私枉法,李宝山起诉我法院判我输,我起诉潘启忠违约法院还是判我输,难道李宝山被抢的货还要我来赔,天理何在?这他妈的是什么公检法,几十年前是人民打下的江山,现在是贪官污吏吃人民的肉,喝人民的血。
  民事诉讼状
  上诉人:周立新 男 1966年8月16出生 汉族 个体 住安徽马鞍山市雨山区芦场村转盘队646号
  被上诉人:潘启忠 男 1962年2月22出生 汉族 个体 身份证3303281962022234419
  被上诉人:付武斌 男 1976年12月18出生 汉族 个体 身份证14272719761219601X
  诉讼请求
  1 被上诉人潘启忠所说,因拆迁和亏损导致上诉人不记账属胡话,我的证据上清楚的记录了因被上诉人缺乏资金和技术,导致亏损。另外因被上诉人账目混乱,上诉人无法继续记账。
  2 被上诉人付武斌所说未发生强行拉走货物也与事实完全不符,两被上诉人控制给我看门老汉,不让其打电话通知我,两被上诉人也没告知我,不管是谁的货物,既然从我的场地拉走 ,就该通知我。我于2015年4月就正式通知了两被上诉人,厂里剩下的货物被我扣下弥补损失,他们可以通过法院解决,有短信为证。另外两被上诉人还同时强行抢走了李宝山存放在我厂里的货物。
  3 录音材料和手机短信上详细的记录了,两被上诉人资金链断裂多次拖欠水电费和工人工资,更主要的是两被上诉人在技术上根本不懂,只是拉两车料子到文师傅的石料厂做次试验,在没技术的前提下,多次造成返工,耽误了生产,是因两被上诉人严重违约,没技术没资金才造成亏损。
  4 李宝山存放的货物,李宝山已委托律师取样化验,李宝山所存放的货物与我和被上诉人合作期间所生产的货物有本质上的区别,颜色,品味,包装袋,总重量的差异等。李宝山已另案起诉为证。
  综上所述:
  一审法院认定事实不清,上诉人提供的证据法院完全没有依法采纳,明显的偏袒被上诉人一方,请求二审法院依法查明事实,维护上诉人的合法权益,并要求被上诉人退回李宝山存放的货物。难道法院可以找找人,疏通一下就可以不依法判决,那我提供的证据难道是废纸?


  此致
  嘉峪关市中级人民法院

  减免诉讼费申请
  申请人:周立新 男 汉族 个体 安徽马鞍山市雨山区芦场村646号 身份证342626196608166118
  请求减免申请人上诉被告潘启忠和付武斌合伙协议纠纷一案的诉讼费用。
  事实理由
  申请人诉被告潘启忠和付武斌合伙协议纠纷一案一审判决,明显属事实认定不清,没有依法采纳上诉人提供的证据,上诉人在嘉峪关接连遭执法者徇私枉法流氓执法,一千多万被骗至今没有追回一分钱,现已再无经济能力支付8695元的上诉费,现向贵院申请减免本案的上诉费,诚请贵院批准。
  此致
  嘉峪关市中级人民法院



  申请人:周立新
  2016年6月21日




  上诉人:
  2016年6月20日
  文革时期四清运动,北京有多少高官被贬到甘肃,文革结束后都返京,对他们曾经遭受磨难,对他们有滴水之恩,如今都是贪官的甘肃朋友,怎么忍心痛下杀手。当今中国稍微大点的生意,幕后老板都是领导,普通老百姓哪有能力和他们在同一行当上竞争。老百姓只能是上当受骗的命,连告状都没人管!!!!!
  四川一个女人刘云会,敦煌党河综合治理一李市长和张平就骗去了二千三百多万,新区一主任骗去七百多万,四0四核处理四百万,新铭源公司骗了近四百万,西宁石膏矿二百万,敦煌沙金矿二百万,河南一煤矿七百万,平凉一棚户区改造等,兰州报案至今李市长和张平人虽抓了,可一分钱款没追回,新铭源报案不受理,这就是人民的公检法,可悲呀。
  这是我亲身经历的真实案例,08年在嘉峪关被骗五六百万之后,来到了兰州,当时兰州炒的正火就是再造兰州城,我在甘肃省新铭源建筑工程公司看到了发改委立的项,海南龙湾港集团和新铭源公司合作合同,当时网上政府也有相关公示信息,我交了保证金,签了两千万方的土石方合同,几年过去了都开不了工,施工方的龙湾港一直找不到投资人,搁浅,上当受骗的人数以万计,政府变招成立国家第五大新区,几年又过去了至今除几条路外,离规划设计相差甚远,现龙湾港没了,报案几年兰州市公安局也不管,也不敢管,新铭源共骗收保证金八千多万,中石油中石化在兰州联创宾馆包租三层楼,收过亿保证金,人去楼空,香港亿美在皋兰建上百间房的项目部,骗了走人,白银靖远什么农业综合开发项目骗了几十家工队在山上,皋兰县虞省长招商引资的亿星之光合成氢项目,我合伙调了两百多台机械上了工地,三月没开工,抓一人了事,还有河道治理,煤矿接土层等等。都大肆骗取保证金,用来孝敬领导,结果资金不到位开不了,告不成,告不管,管不抓,抓不追脏。老百姓永远是受害者。骗子泛滥为什么?当官的是直接受益人,生意人亏本,拿工资的工资发不出,连银行都没有了现金,市场怎么流通。钱全掌控在领导的手里,当官的很命的贪,一个管水的也能贪上亿,厅部级不用我说,大家都知道,一查出来就是过亿,甚至几十亿,上百亿,看看下面我的亲身经历
  2014年8月26日如此杂怂的公检法中央纪委睁眼瞎,甘肃省公安厅上访纯属对牛弹琴,屁用!!!

  上访一个多月省公安厅的回复大跌眼镜, 竟然只是督促下面办案,下面说证据不足就了 事,,那还胡吹什么按程序上访,屁用。
  人 民合理合法的一再诉求,达不到公正合理的 对待和解决,人民就会走极端。社会的和谐 是靠人民群众来维护的,法律是维护的工具 。可法律一旦被当权者用来牟利谋私,就会 失信于民,民就成了恐。中央纪委监察部, 甘肃纪委监察部,第一巡视组三家我都寄了 材料,一两年过去了没反应???现在进 公检法的大门,安检比上飞机都严,他们把人民当恐来防,他们的天平失去了平衡,失去了人民的滋养,人民才是根本,做了太多对不起人民群众的事,怕人民复他们。人民的公检法前面的人民二字该去掉?2014年(5 月4日)我到检察院,检察院拿出让公安详查的材料,我只能又找到公安刑警大队政委 ,政委的解释就算我们没查,检察院也不该结案,我又到检察院,检察院无奈最后的答复,让我星期五(5 月15日)过来检察长接待后再说,结果检察长根本不敢见面。这样的公检法让老百姓怎样信任 !!!!
  彻查请求 嘉峪关市检察院;
  年前嘉峪关公安答应帮我彻查,过完年公安又反悔不肯查,为什么?难道骗子春节期间又找到了什么领导,马厅长的批示算啥?马厅长我 的手机号186 09494015,您亲自
  看看我的 证据(形成文字版的手机电话录音),您的手下是怎么执法,法律赋予公安的权利不是用 来徇私枉法。三月份公安张局长说我态度不好,不管了,敷衍我公安材料全部做了,是检察院没批,让我找检察院,其实公安对王博杨柱年根本没查,王博杨柱年在检察院的材料里都他妈的变成证人(看看法院二审判决书),哪来的调查材料?
  一 我 和杨柱年长达三个小时的电话短信聊天,有 近百条,这是我没报案前的一次心平气和的 聊天,短信上所说的都是案发当时现场的事 实情况,难道不属实?为什么不能作为证据 ?杨柱年找人冒充国家公务人员(假的蒋秘 书,一百万签字担保假的检察院在职人员) 虚构事实与能力,已非法占有我一百万,达 到目的,符合刑法诈骗罪定罪条例,为什么 不构成诈骗?这假秘书是这案件里至关重要 第一嫌疑人,为什么不查????
  二 王博; 当初向我介绍杨柱年时,为了取得我对杨柱 年的信任,告诉我杨柱年给酒钢某领导在天 水的情人结婚送礼10万 ,该领导西藏买金矿 来回的费用三十万柱柱年拿的,(张玉玲可 以作证,胡在录音里也提及此事)以这理由 向我索骗钱财。其和杨一起把一百五十万骗 到手后,又称给郑文义送50 万,又骗去了50 万,共计200万,为了继续掩 盖事实真相, 遂又找到胡培基,同样为了让我相信胡培基 ,又告诉我胡是徐省长的弟弟,一直住在徐 省家里,(检察院和公安给我的回复是,他 也是听别人说的)但为什么又以给徐省长送5 0万为理由骗我,告诉我他胡一起 给徐省夫 人送了50 万,(录音短信里有详细的送钱经 过)后又谎称到兰州找胡办事和给虞送了七 份信为由,(录音里有记录,黄志华知道此 事可以作证)前后在我这一万二万的共又骗 去了二十多万,送信的手法和胡培基一样, 虚构这么多,也骗取120 多万(录音里有详 情)达到了目的,也符合诈骗罪定罪条例, 为什么也不构成诈骗?王博当时告诉我胡培 基和酒钢签订合同百分百是真的,胡没这大 胆子伪造合同和章子(录音里有记录)现在 为什么又帮助胡培基,掩盖事实真相,说没 见过合同。签合同前所做的相关材料(现在 我还保留一份)是胡培基,王博,陈德友, 柳胜强和我,我们五个人做的,又是王博开 车和胡培基一起到酒钢的诚信广场签的,签 完拿到合同后才给我打的电话,我才从厂子 里赶到市里见到合同,柳胜强陈德友都在场 ,为什么说不知道?为什么帮胡培基掩盖事实 。
  三 陈德友在我刚认识时就告诉我胡培基在 天水银宝投资一厂子,他去做污水处理,胡 说厂子不景气,让他不要做,后来厂子倒闭 ,避免了损失。又与2011年4 月打电话告诉 我,他在请白银公司老总时,西钢的副总刘 克林正好过来,听他是江苏口音,就告诉他 江苏人胡培基在西钢签合同一事,这样都无 非是向我证实胡培基所做的一切都是真实的 ,其这样做在这整个诈骗过程中难道没有衔 接作用,不可疑?每次都是他开车送胡培基 回家,他知道胡在兰州的窝点。
  四 胡培基女 儿也为其父掩盖事实,来兰州,去敦煌也说 住在徐省家里,这样做的目的?
  五 胡一直在 天水,到嘉峪关一个人不认识,假秘书王伟 怎么带我们进的酒钢?火车上认识的人,怎 么可能会冒充假秘书王伟,承担这大风险, 再说也进不去酒钢,为什么不追查此人?这 一切都是他们早就安排好的。录音里老柳读 的那份甘肃省人事厅的批文,难道又没其事 ?提到的营业执照又不存在?为什么不查? 人虽抓了为什么不追赃款?(追了赃款胡培 基就不可能一个人顶罪,就会交代)伪造了 酒钢合同,西钢合同,湘钢合同,国土部矿 管司的批文,中纪委关于虞海燕的批文,为 什么不追查?伪造了这么多枚章子,为什么 不对胡的住处搜查?从整个事情的经过可以 很明显的看出,他们是一个分工明确,手段 多样,环环相扣的一个完整的诈骗团伙。我 第一次2011年6 月5日 向嘉峪关公安局经侦支 队报的案,公安不做笔录,在我还没交出任 何证据,就直接说我证据不足,不与立案为 什么?又直接问我退部分款可不可以?下午 在濮局长那里,办案的警官说有人给他们打 了电话,就是诈骗也该到刑侦报案,事情就 这样结束。于是我又6月10日 又到刑侦支队 报案,回复一样是在我没提交任何证据之下 就武断的说我证据不足,不立案。为什么? 省厅三次上访回复材料到嘉峪关后还是不查 ,2012年4月在常市 长接访后才勉强立案。 三年前说我证据不足,现在我提供证据后, 为什么证据又够了?但却只抓了胡培基。201 2年6月胡培基抓了 一个星期又放其回去过端 午节,错过了取证的时机,谁之过?市信访 局,政法委多次递交详查请求,为什么我提 供的证据对胡培基有用,对王博和杨柱年就 没用?胡培基和我一样是外地人,王和杨是 本地的。公安交检察院胡培基的材料里,王 博和杨柱年为什么都变成了证人?检察院在 审查材料时难道没有发现这天大的笑话?法 院开庭判了胡培基1 2年 ,为什么作为当事人 的我一点不知情,也不出庭作证,所有的证 人也不到场?至今我连份判决材料都没有。 我到法院,法官给我的回复是有必要通知你 吗?有必要给你材料吗?这很明显剥夺了我 上诉的权利和申请附带民事赔偿的权利。胡 培基判了12年, 单凭骗我90多万就可以了, 那他伪造了这么多的合同批文章子都属无罪 ?市政法委,市信访局,公安信访办,检察 院信访办都递交了两次以上的材料,现在都 是连我的材料都不接。对以上的疑问检察院 给我的回复是无法解释。为什么?督察打个 电话就没有下文,请问公安上会讨论侦破此 案时,局领导在干啥?这么多的地方没查清 又是怎么通过的。检察院检委会局领导又在 干啥?又是怎么通过的。法院在这么多的证 据没搜集到位,又依照什么判刑?这些局领 导为什么装聋作哑,渎职,不作为,帮骗子 洗罪,很难不让人怀疑收了骗子的好处。我 现在连吃饭都没钱,没送礼,但公检法不能 昧着良心,歪曲事实办案
  证据又够了?但却只抓了胡培基。201 2年6月胡培基抓了 一个星期又放其回去过端 午节,错过了取证的时机,谁之过?市信访 局,政法委多次递交详查请求,为什么我提 供的证据对胡培基有用,对王博和杨柱年就 没用?胡培基和我一样是外地人,王和杨是 本地的。公安交检察院胡培基的材料里,王 博和杨柱年为什么都变成了证人?检察院在 审查材料时难道没有发现这天大的笑话?法 院开庭判了胡培基1 2年 ,为什么作为当事人 的我一点不知情,也不出庭作证,所有的证 人也不到场?至今我连份判决材料都没有。 我到法院,法官给我的回复是有必要通知你 吗?有必要给你材料吗?这很明显剥夺了我 上诉的权利和申请附带民事赔偿的权利。胡 培基判了12年, 单凭骗我90多万就可以了, 那他伪造了这么多的合同批文章子都属无罪 ?市政法委,市信访局,公安信访办,检察 院信访办都递交了两次以上的材料,现在都 是连我的材料都不接。对以上的疑问检察院 给我的回复是无法解释。为什么?督察打个 电话就没有下文,请问公安上会讨论侦破此 案时,局领导在干啥?这么多的地方没查清 又是怎么通过的。检察院检委会局领导又在 干啥?又是怎么通过的。法院在这么多的证 据没搜集到位,又依照什么判刑?这些局领 导为什么装聋作哑,渎职,不作为,帮骗子 洗罪,很难不让人怀疑收了骗子的好处。我 现在连吃饭都没钱,没送礼,但公检法不能 昧着良心,歪曲事实办案
  ​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 楼主
楼主发言:1次 发图:4张 | 更多 |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