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工智能冲击女大学生就业.

楼主:战亦难和亦难 时间:2017-09-13 09:27:51 点击:6075 回复:132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上页 1 2 下页  到页 
  人工智能近期主要取代办公室文职岗位,以及翻译等职业,而这些职业是女大学生就业的集中区域.
  中国女大学生本来找工作就难,人工智能兴起后,找工作会更难.=============================================================================================================================================================================================================================================================================================================================================================================================================================================================================================================================================================================================================================================================
楼主发言:1次 发图:0张 | 更多
举报 | | 楼主 | 点赞
作者:xxweng 时间:2017-11-12 21:23:12
  女大学生还没就业的可来我这暂住,我包吃包住外给1500零花钱,无条件,我就是想有个伴。
剩余 6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没能挣脱2017 时间:2017-11-15 00:51:18
  不会的,可以模仿岛国大力发展AV产业,教育,医疗都能产业化。资源不能浪费呀,现在不是在找支柱产业吗,既能解决N多光棍需求,满足就业,还能增加财政收入。
作者:济南阿宝 时间:2017-11-15 09:29:06
  女大学生还没就业的可来我这暂住,我包吃包住外给2000零花钱
作者:点_滴_在_心 时间:2017-11-15 10:28:04
  我不觉得中国女大学生找工难,除非你说理工科类专业,实际城市第三产业文科类专业,女的比男的需求大多了,华南地区都喜欢请女性,甚至连烧鹅店都是请女的
作者:打酱油的自强人 时间:2017-11-15 13:55:58
  工科类女生就业一点问题都没有。文史类就不行了
作者:打酱油的自强人 时间:2017-11-15 13:56:36
  补充一点,我说的是正经就业啊
作者:树林8 时间:2017-11-15 19:26:12
  转载:耐克面对自动化未来
  2017年11月15日 07:26
  耐克集团的代工厂在42个国家聘用了102万名工人,仅从事耐克鞋生产的员工就超过49万人。如今,这一庞大组织正因生产自动化而面对抉择。
  作为一名劲头十足的马拉松运动员,诺克斯•鲁宾逊(Knox Robinson)一年可能要穿坏十几双鞋子。不过,在比赛时,他有一双首选鞋子——耐克(Nike) Flyknit Racer跑步鞋。
  对许多运动员而言,这种特殊设计的线织鞋面打造了一款更加无缝、服帖的鞋子,其他品牌几乎没有能与之匹敌的产品。
  “它一出来,我就爱上它了。我觉得,它有着如此精致的构造,”鲁宾逊在曼哈顿下东区(Lower East Side)一场跑步俱乐部的见面会上说。这双鞋让他想起了他父亲曾穿过的跑步鞋,“那种你在照片上看到的经典耐克鞋”。
  自2012年首次面世以来,Flyknit Racer跑步鞋就被视为一项技术突破。这款鞋是使用一种特殊的针织机生产出来的,消耗的人力和材料比大多数跑步鞋都要少。但现在,这种材料已成为一场更激进实验的基础——这场实验具有颠覆运动装与休闲装行业、加快一项重要全球化趋势的潜能。
  自2015年以来,耐克便一直与高科技制造公司Flex——该公司更知名的身份是Fitbit活动追踪器和联想(Lenovo)服务器的生产者——合作,在原本劳动力密集的制鞋工序中引入了更大的自动化要素。

  Flex的墨西哥工厂已成为耐克最重要的工厂之一,不但占公司总产量的比重不断提高,而且负责将要在耐克基础供应商中推广的一连串创新,比如激光切割和自动涂胶。
  对耐克而言,提高自动化程度有两种巨大的吸引力。自动化可以降低成本,从而大幅提高利润率。自动化也将让耐克能更快地推出新设计,以更高价格卖给变幻无常、追求时尚的顾客。一双不带Flyknit鞋面的耐克Roshe鞋售价75美元,带Flyknit鞋面的鞋则价格高达130美元。
  “我们正一起实现制鞋业的现代化。”Flex首席财务官克里斯•科利尔(Chris Collier)今年在谈起该公司与耐克的关系时说,“这对我们而言是一种长期的、价值数十亿美元的关系,不是以几年来算,而是以数十年来算的。”
  与Flex的合作也对广阔得多的范围产生了震荡。过去20年,耐克成为了向发展中国家外包生产线的先锋之一。在那里,耐克一直被谴责不当对待劳工,比如使用童工。
  然而,这些国家中的许多人如今担心,自动化将让他们丧失实现工业化的机会。如果耐克继续提高自动化程度,并最终削减在亚洲的产量,那么该公司将发现自己处于一场不同的政治争议的前沿。
  耐克表示,销量增大将允许其在保留现有劳动力的同时,接受更大的自动化。但耐克是全球最大的跨国企业之一,从事耐克鞋生产工作的生产线员工超过49.3万人,分布在15个国家里。就整个集团的产品而言,耐克的代工厂在42个国家里聘用了102万名工人。

  卡内基梅隆大学泰珀商学院(Carnegie Mellon’s Tepper School of Business)经营管理教授斯里达尔•塔尤尔(Sridhar Tayur)说, 耐克做出的在多大程度上引入自动化的决定,将成为业界一座重要的里程碑。
  “如今,亚洲曾经非常低廉的劳动力成本也不再那么低了,除非你去非洲或其他什么地方……长期以来,到底该迁到成本超低的地方还是提高自动化程度,这种选择的压力一直在增大。”他说,“目前已到了人们更认真地考虑自动化的时点。”
作者:树林8 时间:2017-11-15 19:26:41
  他说,耐克努力把自己重新塑造成为一家合乎道德的、可持续的企业,但只要稍微偏离这一设定就可能引发强烈抵制。“美国消费者对不公的理解已变得老道得多,”塔尤尔说,“耐克已采取了他们不会只做最低限度努力的立场。”这种立场让该集团受到更严格的审视。“想象一下,如果这个承诺无法兑现的话,会有怎样的反弹。”他接着说。

  耐克需要有什么东西推它一把。2017财年,耐克的销售额达到344亿美元。该集团距离完成2020年营收达500亿美元的远大目标还有很长的路要走。耐克首席执行官马克•帕克(Mark Parker)在2015年定下了这一目标。那时的耐克看上去即将引领一场在健身房之外穿运动服的“运动休闲”潮流。然而,面对白热化的竞争和德国阿迪达斯(Adidas)在北美的复苏,耐克自那以来一直难以提振增长。
  耐克提高自动化程度的潜在好处非常大。据花旗银行(Citibank)的分析师估计,通过使用Flex生产工序来生产耐克最畅销系列之一2017 Air Max鞋,劳动力成本将减少50%,材料成本将减少20%。分析师吉姆•苏瓦(Jim Suva)和凯特•麦克沙恩(Kate McShane)表示,这将相当于把毛利率提高12.5个百分点,至55.5%。

  据花旗银行的估算,如果Flex将生产耐克北美鞋类销售量的30%,那么耐克可以节省价值4亿美元的劳动力和材料成本,相当于每股收益提高5%。

  “我们认为,服装业可能会密切关注于此。如果耐克成功了,我们可能看到未来会有更大的(自动化)空间。”苏瓦说。
  引入自动化的推动力并非仅仅来自成本:这也是为了跟上消费者的脚步。总体来看,目前最成功的零售商是那些不断推出新产品、满足消费者不断变化的品位和购物习惯的商家。但是,由于鞋类更复杂的生产工序,各公司迟迟没有把鞋类跟所谓“快时尚”趋势联系到一起——起码到目前为止是这样。
  随着超过100万双耐克鞋在瓜达拉哈拉工厂生产,Flex另一位高管迈克•丹尼森(Mike Dennison)表示,它正在用比你在亚洲见到的“少得多的工人完全重塑”该行业。
  传统制鞋工艺需要多达10种尺码的200个不同部件,通常需要手工切割和粘合在一起。Flex正在开发的新制造过程引入了一度被视为不可能的两个想法:粘合过程自动化以及用激光切割Flyknit材料。
  制鞋业的交付期曾经达数月之久:Flex承诺帮助耐克加快交付,一双定制运动鞋可以在三到四周内交付。

  将生产搬到距其关键市场更近一些的地方将会有助于部分满足那种需求。然而,对过去20年一直在一些国家开展业务的耐克等公司而言,如今这种做法在这些国家导致了新的政治问题。耐克有可能被指责剥夺了亚洲工人的就业岗位——过去它被指责不当对待的正是这些工人。
  在上世纪90年代中期和2000年代初,耐克成为人们对跨国公司卑劣做法的批评焦点,当时乐施会(Oxfam)和Global Exchange等非政府组织指责它容忍其工厂和多个亚洲国家的供应商中存在血汗工厂以及使用童工。

  尽管耐克自那以后在善待劳工方面取得了巨大的进步,但它仍然遭受抨击。去年,华盛顿乔治敦大学(Georgetown University)的学生要求该大学结束与耐克的合同,原因是它与一家名为工人权利联盟(Worker Rights Consortium,简称WRC)的非政府组织发生纠纷。
  独立的调查机构WRC在过去两年里批评耐克没有采取足够措施去应对其供应商工厂Hansae Vietnam的问题,这些问题包括不公平解雇、无偿工作以及不安全的工作环境。耐克表示,每家代工厂都需遵循一套严格的标准,而且还会定期接受审计以评估合规努力。乔治敦大学最终在新的监督协议到位后续签了合同。

  耐克在过去5年里将其供应链中的工厂减少了近200家,以聚焦于数量更少的“优质长期合作关系”。然而,BetterWork全球运营经理塔拉•兰加拉詹(Tara Rangarajan)表示,对“耐克这样的品牌形象非常重要的公司”来说,在关闭工厂(包括那些存在合规问题的工厂)的过程中需要尽量减轻对当地经济的破坏,这个过程可能是漫长且代价高昂的。BetterWork是联合国的国际劳工组织(International Labour Organisation)与世界银行(World Bank)的国际金融公司(International Finance Corporation)合办的组织,关注服装行业的劳动条件问题。

  她表示,耐克等公司“与它们所开展业务国家的联系十分深入”,与政府官员、工厂所有者和工会代表都有合作。
  国际劳工组织估计,在今后10年或者20年,柬埔寨、印尼、菲律宾、泰国和越南大约有56%就业岗位很有可能被自动化取代,服装和鞋类制造业岗位首当其冲。耐克逾75%的鞋履生产线工人在越南、印尼和中国工作。

  耐克表示,如果销售继续增长,供应链上的就业岗位就不会减少。耐克执行副总裁兼首席运营官埃里克•斯普朗克(Eric Sprunk)表示:“我们的使命当然是在产品制造方式中引入更多的自动化和创新。”
  他说:“我们没有避讳这种做法会影响整体劳动力的事实。但我们预计不会有任何工人失业。我们在主要供货地将需要的制造业岗位还是一样多。”
  然而,斯普朗克说,由于耐克打算追求增加本地区制造,将工厂放在更靠近其北美关键客户的地方,“某些国家将会看到劳动力总量发生变化”。他还说,“我们将需要我们的制造基地更加灵活。”
  --------------
  Jae-Hee Chang是国际劳工组织一篇关于亚洲雇员状况的报告的作者之一。她表示,如果慢慢改变且经过明确沟通,如果给予工厂改变的机会,那么自动化导致的就业岗位减少将不会像原本可能的那么严重。
  她说,她将关注耐克等品牌是如何帮助自己的供应链为迎接改变做准备。国际劳工组织一直在与企业和政府讨论如下问题:加大培训和及早采用新技术如何能够减轻自动化程度提高对劳动者的冲击。
  Jae-Hee Chang说:“仍会有就业岗位,但只是针对那些能够维护、检修以及与机器人一起工作的人。有些岗位可能会被取代。除非进行新的培训,否则他们是不会自动获得那一领域的工作的。这些人将会是受影响最大的。”
  WRC执行总监斯科特•诺瓦(Scott Nova)补充称,反对自动化并不明智,因为生产率提高应该有益于所有人。
  他说:“当只有一小部分人口享受自动化程度提高带来的益处的时候,那就是个问题。在过去20年里,生产率提高带来的大部分经济益处的获得者是公司的股东和高管,而不是全部人口。”
使用“←”“→”快捷翻页 上页 1 2 下页  到页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