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张五常《佃农理论》[已扎口]

楼主:巡夜人 时间:2003-11-20 17:36:00 点击:10583 回复:138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上页 1 2 下页  到页 
张五常,《佃农理论——应用于亚洲的农业和台湾的土地改革》。商务引书馆,2000年8月第1版,易宪容根据美国芝加哥大学出版社1969年版译。
  
  一、地租理论
  40年代末到50年代,台湾也施行了土地改革,这其中一个重大过渡性举措,就是“把地租在年收成中所占的比百分比,从平均估计数的56.8%减少到统一的法定最高比例37.5%。”(第5页)1949年的实施办法,有:“本省私有耕地之租用……其地租租额不得超过正产品全年收获总量千分之三百七十五,其约定地租超过千分之三百七十五者,应减为千分之三百七十五,不及千分之三百七十五者,依其约定。”(160至161页)
  张五常说,“传统的观点是,分成租佃制会导致资源配置无效率。本书将证明,无论是从理论上来说,还是从经验上来说,这种无效率的观点都是一种错觉。早私人产权的条件下,无论是地主自己耕种土地,雇佣农民耕种土地,还是按一个固定的地租把土地出租给他人耕种,或地主与佃农分享实际的产出,这些方式所暗含的资源配置都是相同的。换句话说,只要合约安排本身是私人产权的不同表现形式,不同的合约安排并不意味着资源使用的不同效率。”(第2至3页)
  张五常所说的“传统观点”,是基于这样的一种考虑:固定租金条件下,农民上缴一定数额之后,全部剩余都归自己所有;而分成租金条件下,农民所有的劳动产出都要分一部分上缴给地主,这会打击农民的劳动积极性。假设土地一年的产出为I,固定租金为A,分成比例为r,则固定资金条件下农民的剩余为I-A,而分成制下为I(1-r),如果分成制下农民所得超过固定租金制度下所得,即:
  I(1-r)>I-A,
  得,
  rI  I  或者,两边同除以I,得,
  1
  也就是说,如果由固定租金制改革到分成制,总产量不会超过A/r这个点,否则农民的收入将不升反降。由于没有充分的资料,所以我们无法确定A,也不知道改革前后产量分别为多少。但是,张五常提供了一个数据,改革前地租在年收成中所占的百分比的平均估计数为56.8%(第5页)。即,A/I平均为0.568。0.568/0.375大于1,也就是说,年收成在A/r这个限定点内。可见,但从这种土地改革本身来说,在当时的条件下,就是在减轻农民负担,所以,产量有了大幅度增加是合情合理的,谈不上符合还是不符合“传统观点”。
  当然这只能说明依照传统的观点也可以解释农产品产量的大幅度增长,但却并不能否定张五常的理论本身。下面,我来分析一下张五常独到的地租理论。
  在确认了土地改革前,台湾的农业资源是“私人产权体制下的资源”(第18页)后,张五常以这样4个前提假设开始了他的佃农理论,或者更广泛的说,是“分成合约下的资源配制理论”(第19页)。这4个前提建设是:1、自由市场中私人产权约束条件下追求财富最大化;2、资源具有排他性和可转让性;3、合约当事人可以自由的接受或者拒绝通过协商达成的分成合约条款;4、除非特别说明,假设签定合约成本为零。(第19页)
  从这四个前提条件来看,张五常的佃农理论基本上是建立在与台湾的现实相悖的基础上的。首先,对第1个条件来说,台湾当时绝对不是自由市场,甚至还在很大程度上处于自然经济中。(白先勇回忆1960年的台北:“大概那时台北还是农业社会——清晨牛车满街,南京东路还有许多稻田,夜总会是一个神秘而又邪恶的名词,好象只有一两家。”《白先勇自选集》,花城出版社,1996年6月第1版,第336页。)对于中国传统的地主和农民来说,除了经济关系,还有相当复杂的人身依附关系并且有与之相适应的一套伦理道德体系,简言之,对于自给自足的封建经济来说,对财富的追求是相当有限的。对第2个条件,很明显,这里所说的“资源”并不包括劳动,而似乎是专指土地。劳动的特殊性质是一个很重要的因素,对于劳动者来说,劳动能力无法转让给其它人,这往往决定了劳动者在经济关系中的不利地位。而且,以当时的社会经济条件,农民恐怕也不能自由的流动,他也没有太多的就业机会可供选择。对于第3个条件,同样,和约当事人不可能自由的接受或者拒绝,对于没有积蓄的农民来说,不接受对自己不利的契约,往往意味着生存的窘境。就是对发达市场经济来说,自从凯恩斯的《通论》发表以来,人们也已经意识到了,传统的不承认非自愿失业存在的理论是多么的错误。特别是,对于张五常自己的佃农理论而言,地主可以提高地租比例、把土地划分为许多小块出租给农民,这本身就是与这一假设直接对立的。对第4个条件,我们可以认为,在土地所有者拥有的土地面积不是非常大,而佃农又来自于在同一地区(村庄等)生活的农民中,签定契约成本为零的假设是合理的。
  张五常的地租理论,其实可以用语言描述如下:
  对于农民来说,其收入=土地产出-地租。除了从事农业活动外,他还有其它的经济来源。“如果佃农的耕作收入与他在其他方面可选择的收入一样高或更高,只要土地的边际生产力大于零,而且除土地之外所有的耕作投入保持不变,那么佃农就会继续从事农业耕作,并尽可能的利用他所承租的土地。”(第20至21页)
  对于地主来说,他有两个方法可以控制自己的收入。一个是提高地租比例,“直到佃农的耕作收入等于他从事其他经济活动可能获得的收入为止。”(第21页)另一个,就是把土地划分成几块分别租给几个佃农。此时,相对于把整块土地出租给一个佃农,每小块土地的边际产出会变大,同样,此时,地主对每个农民收取的地租,要保证每个农民从事农业耕作的收入“不会高于他从事其他经济活动的收入。”(第22页,原文如此。考虑到这句上一句非常匪夷所思很可能翻译或者排版错误,这句也存疑。不过,这一句也说得过去,只不过“不会低于”更合理一些。)
  但是,虽然土地的边际产出上升了,但是由于佃农承租土地的面积减少了,每块土地的产出会减少,所以地租必须降低每一小块土地的地租比例,也意味着归地主所有的土地的边际产出的比例在减少。划分得越多,比例越小。这样,“这种减少将导致从每一个佃农获得的地租的减少,而且,如果每一个佃农获得的土地面积继续减少的话,地租的比例最终会变得很低,以至于土地的地租总额将下降。因此,解释可以明确的定义为:在地主所拥有的土地总量与佃农对土地的投入成本给定的情况下,地主的财富要最大化,就得同时决定每个佃农所租种的土地面积和地租所占的比例。”(第22至23页)
  可见,张五常的佃农理论在很大程度上是一种理想状态,或者说,比较适用于市场经济发达的国家和地区,而不完全适用于类似台湾土地改革这样的情况。另外,除了前边我所分析的那些情况之外,从叙述中可以看出,张五常完全是占在地主这一边考虑的,而且这个地主是资本化了的地主。但是,张五常的佃农却不是。当他的地主在盘算如何收入最大化时,而他的佃农却只满足于农业活动的收入不低于从事其他经济活动的收入。
  而且,他的佃农对耕种土地投入的成本是一定的。显然,当张五常这么说的时候,他把劳动的投入并没有算作成本。否则,就无法解释,当佃农耕种面积较小些的土地时,土地的边际产量怎么会上升。对佃农来说,按比例来说,他租种较大面积的土地所投入的成本要比租种较小面积的土地成本小。至少,他要在较小面积的土地上,付出更多的劳动来保证其收入维持在一定的水平上。假设,在力所能及的情况下,佃农可以租种面积较大的土地,面积为S,也可以租种较小的土地面积为s,租种面积为S的土地时其机会成本为A,劳作时间为T,租种面积为s的土地时其机会成本为a,劳作时间为t,那么,显然,t/T > b/B。所以,对佃农来说,只有a/A < b/B时,租种较小面积的土地才是合算的。可是,对于机会成本a来说,a/A < t/T,是“不可能”的,是违背劳动产出边际递减规律的。所以,佃农租种较小面积的土地,无论如何是不合算的。因此,张五常所谓佃农对土地的投入的成本是一定的,这个假设,是绝对错误的。这样,他的理论对资本主义经济同样至少是不完全适用的。 
  随后张五常给了一个数学表达,这个表达是建立在文字说明的基础上的,与文字说明实质上完全一致。他只是证明,在他的逻辑下,存在这样一个点,这个点是地租与佃农收入的均衡点,这个点能够达到地租的最大化。对于每一个学习过经济学的人来说,这样的证明都是轻松的,这里也就不再多说了。
  当然,这些对其逻辑和方法的质疑并不能表明张五常由此得出的结论本身也是不正确的。其实从张五常的这些分析中,只有一个结论性的东西,即:在资本主义条件下,如果地主追求财富最大化,显然分成地租制比固定地租制要好。其实对于马克思主义来说,这是非常明白的事。当然对于主流经济学来说,马克思主义不但不是主流,而且简直要把它驱逐出经济学去。
  在随后的分析中,张五常发现,很多时候佃农的效率要比自耕农更高。其实,对于当时的亚洲来说,这是非常正常的现象。单从这一点上并不能说明分成承租意味着高效率。因为,在当时(50年代的台湾),以及张五常所引用的资料研究的年代(20、30年代的中国),市场经济并没有真正确立起来,自耕农基本上处于自给自足的状态中,他不需要从市场上去寻求什么,因此也不需要向市场提供什么,所以,对自耕农来说,效率的低下是非常正常的,这意味着他可以用更多的时间用来休息。如果有人在现在的台湾再做一个统计的话,我敢断言,自耕农和佃农的这种效率的差别即使依然存在,也一定小得可以忽略了。因为在现代的经济中,已经没有任何人可以独立在市场之外了。
  在提出了交易成本为零的地租理论后,张五常又去研究了交易成本不为零的情况。事实上,这部分内容也是《佃农理论》这本书依然有人阅读的主要原因。对这部分内容的分析,请待续.
 Image Hosted by ImageShack.us巡夜人。28/5,现居上海。经济学学士。物流业资本家手下的高级劳工。资深理论写手,有马克思理论的深厚功底,对经济学有独到的认识。
  格言:君子当自强不息。自评:天性懒散,不爱规划,但态度认真。友评:心直口快、爽朗。处事行为似异乎常人,但符合其内心严谨的规律逻辑。其理论概括力和务实态度值得赞赏。
巡 夜 人 专 栏 
 □凯恩斯的基本思路
 □评张五常的《佃农理论》
 □随想之四:均衡、危机与增长 
 □经济学随想之二:价格供求模型
 □别了朱容基(被删除)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 楼主 | 埋红包
楼主发言:43次 发图:0张 | 添加到话题 |
作者:古魂 时间:2003-11-20 18:01:16
  留个脚印先,慢慢读
作者:mpb 时间:2003-11-20 20:18:10
  好,张五常终于要接受捡验了!
楼主巡夜人 时间:2003-11-21 22:11:29
  二、对地租理论的再分析
  但是,在对有关于交易成本这部分内容进行分析前,我们还是要回过头来再仔细解读一下他的地租理论。
  张五常的地租理论,其实还有一个暗含的前提,就是,土地的潜力没有全部利用,地主在划分土地前后土地的产量都没有达到极限。否则,他的理论就完全失效了。
  这其实是一个比较无关紧要的东西。我在上边已经说明,其第3个前提假设存在很大问题,而且,在他构造他的地租理论的时候,一个很关键的内容,就是佃农租种土地的收入大于至少是不少于从事其他工作的收入。这样,张五常的佃农租种土地就是一种有选择的理性行为,而不是由于被束缚在土地上、缺乏生产资料、没有其它就业机会、没有其它经济来源等等诸如此类的原因。
  我在上边已经说明,这种假设至少对当时的台湾是不适合的,这应该是比较发达的市场经济社会的现象。这里暂且不论这个,就单单说,张五常为什么这样推理他的地租理论。
  这是为了建立一个数学模型。他做了这样的假设后,就可以对地主的收入函数提供一个约束条件,用张五常自己的公式表达是(第24页):
  Wt=(1-r) q(h,t)
  其中,“W是佃农劳动t的市场工资率”(第24页),也就是佃农如果不从事租赁土地耕种而从事其它工作的劳动报酬率。地主的收入函数是(第24页):
  R=m*r*q(h,t)
  其中,R为地主的地租收入,m为佃农的户数,t是佃农劳动,h是每一户佃农所承租的土地量。r是地租比率。用那个劳动的约束条件和这个地主的收入函数就可以建立一个拉格朗日表达式,再进行偏微分,就可以求得均衡表达式,即(第25页):
  ðq/ðh q-Wt
  ------=-------=r
  q/h q
  可见,张五常这样考虑问题,除了他习惯性的从发达资本主义经济角度出发思考问题外,还在于他这样才能建立起数学体系,用数理的方法求得这样一个均衡点。
  但是,很明显,这又与他的第一个假设,“自由市场中私人产权约束条件下追求财富最大化”,相矛盾。因为,很明显,佃农并没有要求获得这样的财富最大化,只是要求收入不少于其它劳动收入。如果,我们认为,地主同样不要求获得这样的财富最大化,而只是要求把土地出租给农民获得的收入不少于把土地用于其它用途获得的收入,那么,显然,把土地划分成若干小块出租就没有意义了,而农民的收入将取决于土地的其它用途收益率这个外生变量,就如同张五常的地租理论,要取决于W这个外生变量一样。
  所以说,张五常这样构造的这个地租理论是个千疮百孔的东西,不但有许多不切实际的假设,而且逻辑上自相矛盾。
  前边我也同样分析过,张五常假设佃农耕种土地的成本不变是错误的。同样,张五常之所以要做这样的假定,其实也是为了他的数学分析方便之用。成本不变,他就可以在构造数理模型的时候放心的省略这个因素,否则,他的数理模型将大大的复杂化。我已经说明,如果把劳动的投入看做成本的话,成本不变是错误的;如果把同样的劳动用于其它工作的收入看作机会成本的话(事实上必须看做机会成本,这一点张五常不会不懂),成本必然是变动的。他的成本不变的假设,同样与他的第1条假设,“自由市场中私人产权约束条件下追求财富最大化”,相矛盾。
楼主巡夜人 时间:2003-11-25 13:21:45
  这么强的帖子都不给个红脸?呵呵。张五常的弟子们也不来凑个热闹?
楼主巡夜人 时间:2003-11-25 13:23:53
  三,交易费用约束下的合约理论
  该书第4章,《交易的费用、风险的规避与合约的选择》,尽管被视为代办理论的肇始,但是内容却非常凌乱,作者自己也承认,“我无法将这些零散的分析整合成一个正式的理论:选择理论中涉及交易成本和风险的问题仍是难以克服的。”(第125页)三十年后,作者为本书中文版做序,也只是强调两点:一,风险这个因素可以归纳在交易费用中;二,卸责应是局限下争取最大利益的结果,而且无法判定,不应该单独拿出。(序言,23至26页)
  因此对这部分内容的分析比较困难。我并不想涉及到新制度经济学这几十年所有的长足的发展,也无从知晓作者是否有了更有系统性的表述。在这里,我仅就作者在文中的内容做个评述。
  在张五常看来,“如果一个企业可以通过使用一个以上的资源所有者的生产资源来提高生产效率的话,那么,就会产生一份把这些资源结合起来使用的合约。合约的形成包括以某种形式部分转让产权,例如出租、雇佣或抵押。产权的这种转让,以及在生产中各种投入要素的相互协调,都是要花费成本的,其中包括商定和执行合约条款的费用。”(第90至91页)
  而合约是可以有各种形式的。之所以存在不同类型的合约安排,至少有两个原因:一、存在自然风险,规避风险有这么几中方法,即搜寻有关未来的信息、投资时选择风险较小的期权交易、把风险分散给其他人;二、由于投入产出的物理属性不同,制度安排不同,不同的合约条款要求在合约的执行与谈判中付出不同的努力,每一种合约安排的交易成本不同。(第91至92页)
  “对于任何一种资源,都会有许多人展开竞争以获得拥有它的权利。……在市场上争夺,所有权的竞争与所有权的可转让性,对合约行为起到了两个方面的重要作用”(第93页):对所有资源潜在的所有者来说,竞争汇集了他们的知识;对潜在的合约当事人来说,他们之间的竞争以及转让使用他的资源权利的能力,降低了执行合约条款的成本。“总之,市场上的竞争降低了寻找和追求最有价值的选择来签定合约把一种资源用于生产的成本。一旦交易成本确定了,合约安排的选择也就确定了。”(第93页)
  但是降低交易成本不等于取消了交易成本。如果没有交易成本,可以使资源配置达到帕累托最优条件。可是在存在交易成本的情况下,“与帕累托条件一致的资源配置则不一定会使资源利用在边际上相等。”(第94页)这里的边际上的不相等可以划分为两种:
  “第一种边际上的不相等可以视为发生在企业间之间,即:相同的要素投入在不同的企业或不同的用途中会产生不同的边际生产率。例如,由于交易成本的存在,市场上就不可能有均一的投入要素价格,买方价格可能不同于卖方价格。这种价格差异将导致相同的要素投入在不同的企业中有不同的边际生产率。”(第94页)
  “第二种边际上的不相等可以视为发生在企业内部,即:由于交易成本的存在,一个企业所使用的要素的边际产出可能与它的边际要素成本不相一致。”(第94页)例如,如果地主计算用水量很麻烦,成本很高或者甚至根本无法计量,那么,“地主可能只收取固定费用而让佃农自由使用水量。……在这种合约支付形式下,佃农就会使用水资源直到它的边际产出等于零为止,即使水资源的要素边际成本仍为正。”(第95页)当然,如果计量成本小于计量的收入,就会取消这种一次性支付的合约。
  “因此,在增加了交易成本的约束条件下,有效的资源配置要求每一种资源用在价值较高的选择上。选择的价值可以用效用或财富来度量,因而取决于是否存在市场价格。”(第96页)
  这就是张五常交易费用约束下的合约选择理论的要点。
  我们先来分析一下他的这个理论本身,至于这个理论在地租问题上的应用稍后再谈。
  首先,就这个理论本身来说,它要求所有这些合约的签定者都是平等的,是自由的,而且数量上足够多,足以形成竞争。这和张五常的第一个假设是一致的,但是正如我所指出的,这与他的地租理论在很多地方都存在着逻辑上的冲突,而这种冲突是他的地租理论所无法避免的。对此,我认为,抛弃他的地租理论,确实是更好的选择。后边我们在讨论他的合约理论在分成地租合约的选择上的应用时,还可以看到这种冲突。这也表明了张五常作为一个经济学家思维的不连贯性。
  其次,张五常后来声明,风险其实可以归纳在交易费用中,因此不需要单独列出。因此,他的文中所说的“规避风险”的问题,其实可以同样可以解释为减少交易费用的问题。但是在这里,张五常混淆了两种不同的风险。一种是他所探讨的资源配置的交易过程中发生的风险,这种风险确实可以归纳在交易费用中。但是另一种风险,资源配置实现后现实经济运行中各种不确定性因素引起的风险,却不能归纳为交易成本。当然如果他认为各种不确定性因素都可以归结在交易之中,如康芒斯那样,把所有人与人之间的关系都称为交易,不论是不是资源配置的交易,不论企业内的以及企业外的,那么,这种把“交易”概念无限扩大的做法又有多大的可靠性呢?
  事实上,风险本身正是经济活动本身造成的。是为了追逐利润所以才有风险,而不是冒了风险所以才补偿以利润。在这个问题上,经济学依其观点的不同可以划分为许多派别。所以,张五常自己也非常谨慎的说,“‘规避风险’在这里定义为,在预期平均收入相同的情况下,人们宁愿选择较小的风险变化而不是较大的风险变化。”(第99页)其实对于许多微观经济学和新制度经济学的拥护者来说,这都是一个警示,即:如果把“交易”无限扩大的话,首先也要清楚,降低交易费用的意义也是在“预期平均收入相同”的前提下的。抛开收益讲成本没有任何意义。
  当然交易费用本身更如同一种“摩擦”,这种费用是经济活动不得不承担的,却不带来任何收入的负担。但是建立在一定的交易方式之上的制度安排,却和经济活动从而和收益直接相关。因此,如果相应的制度安排意味着更多的收益的话,比较多的交易费用当然是可以接受的,直到这种费用超过因此而带来的收入为止,正如张五常自己举的那个佃农用水的例子所说明的那样。
  第三,“市场上的竞争降低了寻找和追求最有价值的选择来签定合约把一种资源用于生产的成本”,这种说法也是可疑的。我们都知道,市场的资源配置功能在利润的指导下,是通过浪费和失败来实现的。因为,市场本身是没有意志的,市场的作用是通过各种相互悖逆的意志在相当复杂的关系中较量而产生的,这个作用实现的过程也就是充斥着失败和浪费的过程。即以张五常所说的资源配置的交易而言,除了寻找“最有价值的选择”本身的交易成本外,其它不是最有价值的选择的淘汰就意味着其它竞争者努力、资源和时间的浪费。
  第四,在张五常随后指出的两种可能存在的与帕累托条件不符的情况中,佃农用水的例子并不能证明他的企业内部边际不相等的可能。因为,正如他指出的那样,选择的价值取决于是否存在市场价格。如果地主允许佃农一次性支付后随意使用水,那么,只有两种可能:一是地主本身不需要再支付用水的费用,这样就没有使用要素的边际成本,一是这种一次性的支付肯定高于佃农使用的量,这样使用要素的边际成本就小于使用该要素的边际产出。如果有第三种可能,即这种一次性支付少于佃农使用的量,就是地主存在其它的非经济因素的考虑了。
  当然这只能说明他举的例子的不妥当,还不能说明他这个边际不相等的可能本身不成立。但是,在一个“企业”(姑且使用这个科斯及其弟子喜欢的用词)内部,正如科斯在《企业的性质》中所指出的那样,价格机制已经不能起作用了,因此这种边际不相等是再正常不过的可能。与其说这是由于交易费用的存在,倒不如说这是“企业”经济计划本身内在的目的使然。
  在进一步把这种交易费用约束下的合约选择理论应用于农业的时候,张五常首先说明存在三种合约方式,即定额地租合约,分成合约和工资合约(第96页),“分成合约的总交易成本(谈判成本与实施成本之和),似乎要高于定额租约或工资合约”(第97页)。因为分成合约要规定地租的比例,非土地投入对土地的比例,种植的作物种类,还要弄清实际的产量。那为什么人们会选择分成合约呢?张五常认为,这是为了规避风险(请记住后来张五常已经把风险归纳进交易费用之中),因为分成合约使得地主和佃农分摊了风险。“合约的选择可以用交易成本的不同及规避风险的假设来分析。给定与某一产出相联系的风险状态,较高的交易成本会导致生产性资产的汇报率较低。另一方面,给定交易成本,规避风险则意味着,资产的价值与收入的变化是负相关的。实质上,分成合约下的风险分散会使订约资源的价值较高,而与其相关的较高交易成本则会降低资产的价值。财富的最大化(或取决于相应的度量问题的效用最大化)意味着,所选定的合约安排是能够使订约资源价值最大化的合约安排。”(第100页)张五常提出证据,在分成合约应用较多的小麦产区,小麦产出的方差要大大高于分成合约较小采用的南方稻谷产区的稻谷产出的方差。张五常还认为,虽然定额租约可能采用一系列的免责条款来规避风险,但是免责条款的应用使得交易成本过于巨大而变得不合算。所以,虽然“分成合约的交易成本要高于定额租约。所观察到的中国的合约安排表明,一系列免责条款的交易成本要高于分成租约。这是因为,一系列免责条款提供的分散风险的机会要多于分成合约,但据观察只有一种免责条款。因而,合约选择的范围是受交易成本限制的。”(第110页)对张五常的这个观点,我没有任何资料,所以不能提出任何意见。只是,在这里需要强调的是,张五常又不得不站在了地主的立场之上,要他的地主承担风险就是“强加”的,那么显然让他的佃农承佃风险就是应当的了。这又和他的理论前提直接相矛盾。
作者:齐士 时间:2003-11-25 13:25:47
  没读过
  但我知道楼主是高手,先顶一下再看
作者:胡说霸道 时间:2003-11-25 13:40:23
  就看楼主的了.
作者:52liaoning 时间:2003-11-25 14:18:06
  xue xi
作者:永远的自由 时间:2003-11-25 14:27:45
  先收起来
作者:raku8731 时间:2003-11-25 17:55:39
  张五常的佃农理论早就已被证明是错误的,还用楼主来证明?!多看看国外的关于劳动经济学的书和论文吧。闭门造车是没什么好处的。
楼主巡夜人 时间:2003-11-26 16:12:52
  raku8731:张五常的佃农理论早就被证明是错误的了?这我倒不知道,多谢你告之。我只知道,张五常本人可不这么认为;而且,事实上的关键不在于“佃农理论”,而在于《佃农理论》这本书中实质上是提出了一个交易成本约束下的分成租约构造和选择的理论。“佃农理论”只不过是这个理论在地租上的应用罢了。你也该能看到,我现在贴出来的部分,写得最长的,是关于合约选择的而不是地租的。
作者:北国飞龙 时间:2003-11-26 21:22:58
  华人经济学家的著作里,我最喜欢读张培刚的《农业与工业化》和张五常的《佃农理论》。每读一遍,感觉都不一样。
作者:魔牙 时间:2003-11-27 19:03:10
  在一个人的理论体系没有形成之前,很容易被别人评论为错误,很容易被别人影响,如果把它放在合适的环境里,可能就有不同的看法了~我是这么想的~就想mks主义一样~~~~不知道对不对哦~?
楼主巡夜人 时间:2003-11-27 20:13:39
  怎么说呢?确实这本书是张某人做学生时写的东西,不过看他那口气到目前为止还是很自得的。那么,光从理论上说,而不考虑是什么时候写成的,应该也是合情合理的吧?
  还要继续写下去的。
作者:baikyo 时间:2003-11-27 20:46:44
  张五常以前在21世纪经济报道理有连载,我也很爱看,对于张五常还是很喜欢的,如果想了解一些详情的话,可以到 制度主义时代www.stevenxue.com里看看(我决没有做广告之意)
作者:清谈误民 时间:2003-11-28 08:51:27
  确实,台湾的一个学者很早之前就证明张五常佃农理论的错误。
  
  斯蒂格利茨也提出过批评。
作者:酒儿 时间:2003-11-28 09:15:49
  不能不承认,张五常是个天才。
楼主巡夜人 时间:2003-11-29 13:17:07
  四、综述
  这样,张五常在本书中所贡献出的理论价值就相当清楚了。作为一个博士论文,这本书其实已经够令人不满意的了。这并不是说张五常这本书一无是处,作为一个著名的经济学家,在这是张五常已经显示出了后来所有那些成就的智慧萌芽,在这本书中张五常也有许多相当出色的内容,比如书中第8章,张五常在资料相当不足的情况下,对数据的收集和处理,对理论的验证,没有扎实的功底、清晰的思路、敏锐的头脑和相当的耐心,是不能完成的。相比较如今的许多文献,光光把数字简单的罗列出来,确实有着天壤之别 。
  但是一旦接触到理论本身,最令人印象深刻的却是,漏洞百出。对张五常本人来说,这个缺点非常遗憾的是他一直保留了下来,并且在晚年发展到了极端,就是敢于对任何事情发表任何最大胆的评论。不过张五常的巨大声誉,恐怕也与他这语不惊人死不休的风格有关。
  在主流经济学界,张五常是最有影响的华人,所以他在中国的被迷信是可以理解的。但是,这种迷信毕竟是有害的。
  在《佃农理论》中,张五常的思想实质上已经远远超越出了“佃农”这一土地出租耕种方式,而跨进了更广阔的分成租约的领域。但是从他的叙述中,我们可以明显感觉到他这种分成租约理论的局限性,即:合约双方,必须是提供不同的生产要素。当然了,否则也就没有新制度经济学所谓的“企业”这么个怪物了。对于提供相同生产要素(或者如张五常所说的,“资源”)的合伙人来说,这套理论失效。
  前边,在分析他的地租理论时,我们指出了张五常的数理分析有严重缺陷。这里我们不再去探讨这个缺陷的意义,而走向另一个问题,分成租约的效率问题。
  张五常声称自己证明了,分成合约的土地租赁方式与分成方式一样,是有效率的。虽然在一个地方,他自己也认为,“经济效率的含义直到最近仍未阐述清楚”(第44页),但是似乎他并没有想过要提供一个这样的标准。他只证明了分成合约条件下地主也能达到地租的最大化,但是并没有证明这种最大化与其它租赁方式的最大化的数量关系。从他在第3章《有关分成租佃制的传统观点和对可选择假说的检验》中的论述看起来,存在着两种“效率”的判定方式:一种是古典的,即地主所得的地租的多少,从斯密开始认为分成制不如定额制的直接理由就是分成制下的法国,地主获得的地租要少于定额制下的英国地主的所得;第二种是新古典的,就是马歇尔所说的,分成制下地租均衡点,佃农劳动的边际产出要大于佃农的边际成本。这意味着浪费。当然张五常已经证明了马歇尔犯了逻辑上的错误,这里不再多说。
  其实光从张五常自己的论述来看,他丝毫没有能够从数学上证明分成租约的效率与其它租约方式相同,甚至没有一个明确的标准。因此,我们可以肯定的说,张五常的分成租约理论,单从理论上讲,也只完成了一半。另一半,最重要的一半,只用了几句含糊的话就搪塞过去了。
  虽然这里只对张五常的这么一本书进行评论,我希望人们能够更加清醒的面对他的其它著作;并且不仅是对他,而且对所有人,所有各式各样的权威。本文到此结束。
楼主巡夜人 时间:2003-11-29 13:20:22
  那是大约两年前的现在这个时候,我正闹罢工,也没地方住,就到网巴里去呆着。那时候来了天涯,看到许多人在谈论张五常,似乎非常崇拜。那时我没读过他的书,对他印象反正不怎么样。一天跑到商务印书馆去闲逛,正好看见这本书,就买了来。要不是天涯的缘故,我是不会买的。
  如今把它又还给天涯了,呵呵,也算是个因果循环吧。无论如何,无论张五常是对是错,无论别人怎么证明他对还是不对,这些都是我自己的思考,我相信也总有我独到的地方在。
作者:天狗地上行 时间:2003-12-23 23:00:29
  巡夜人的文章我常看
楼主巡夜人 时间:2004-01-01 14:38:17
  新年快乐!
作者:上包子 时间:2004-01-01 14:48:57
  顶了细看
作者:空山观雨 时间:2004-01-01 15:59:50
  好!顶一下。
作者:空山观雨 时间:2004-01-01 18:15:44
  应该谢谢巡夜人的介绍。几年前听说张五常因佃农理论被提名诺贝尔奖,十分惊奇。现在看了巡夜人的介绍,惊奇更甚。
  
  据上述介绍,(虽然简略一些,但逻辑清晰),这个佃农理论不过是古典的厂商理论的一个应用。即使算上后来在交易成本约束下的分析,也没有新的思想。这样的成果何以能被提名?怪哉!
  
  张对地租的分析,因为用了十八世纪末十九世纪发展出来的微观经济分析技术,当然要比亚当斯密的进步。这根本说明不了什么。这不是经济学思想的发展。比如,应用相对论计算地球的轨道要比牛顿算的准确,不意味着比牛顿高明。
  
  他的分析局限在对地租-佃农交易的微观分析,不结合进对更广泛的资源市场、劳动力市场和经济体系的分析,何以能得出效率均等、资源优化的结论?由于绝大多数的经济体都处在远离帕雷托优化的状态,一个政策的效率有很强的时效性。比如,二十几年前的分产到户和企业承包制,导致整个经济很明显的帕雷拖累进,但是现在同个政策会造成资源的很大浪费。
  
  他关于交易成本和风险的概念似乎很乱。
  
  总之,这样的分析,除了能强化对微观经济理论的理解之外,能够得出有益于现实经济的结论吗?
作者:空山观雨 时间:2004-01-01 18:39:13
  对不起。应是十九世纪末二十世纪前期。
楼主巡夜人 时间:2004-01-02 09:18:27
  空山观雨说得非常好,其实他这本书,对经济学发展的意义,真的是不大。我一直觉得,张五常的名气,很大程度上是中国人处于民族原因吹捧起来的。如果他真的因为这本书获得诺贝尔提名,那我就更要怀疑诺贝尔经济学奖的水准了。
楼主巡夜人 时间:2004-01-30 08:27:08
  我再顶!
作者:清谈误民 时间:2004-01-30 10:28:17
  给我们杂志写点稿子吧:)
楼主巡夜人 时间:2004-02-05 17:19:39
  刚才又看见有人在吹捧这本书,再顶一下!
作者:谢多夫 时间:2004-03-06 22:01:22
  张无场一钱不值
作者:清风月下客 时间:2004-03-06 22:23:02
  张教授给人的不只是这篇文章
  他现在最主要的是在 制度经济学 和 产权经济学上的贡献
  对我们国家的经济改革有很大的贡献
  这篇文章都是他博士的论文了 60年代的东西了
  能和现在的比吗?
  我崇拜张教授
作者:谢多夫 时间:2004-03-06 22:33:01
  作为资产阶级的学术雇佣兵,他的贡献对于资产阶级的确很大
作者:jobo1981 时间:2004-03-06 23:48:04
  说几句话,到现在还有左的大棒在飞,我觉得很悲哀,
  台湾的现实,我相信巡夜人肯定不清楚,单凭白的文章不足为据
  其他的批驳也非常可笑,
  斑竹给了红脸,可喜可贺
  
楼主巡夜人 时间:2004-03-07 08:53:45
  亲爱的先生,你在哪里看到了我的“左”呢?请指出来,那我就多谢了!
  至于其它的批驳怎么“非常可笑”,也请你指出来。
  否则,我只能这样说你:
  
  到现在还有右的傻瓜在吹,我觉得很无聊,
  台湾的现实,我相信在美国查资料的张五常肯定不清楚,单凭几个地契样本不足为据
  其它的论点也非常可笑
  傻瓜给盖了高帽,可喜可贺
  
楼主巡夜人 时间:2004-03-07 08:58:13
  另外,请清风月下客放心,关于 制度经济学和 产权经济学的批判,我早晚会做出来的,现在还不行,别着急。我两年前就说要批一批 佃农理论,不也是今年才贴出来吗?
作者:请宽恕光明在黑暗 时间:2004-03-07 09:59:32
  建议贴到关天茶社去那边的砖头会多些
楼主巡夜人 时间:2004-03-08 10:53:03
  关天是天涯第一大垃圾堆,那里充斥着眼高手低胡言乱语的家伙,只怕那里的砖头比这里的更虚弱,更不值一提。
  小子们,有本领说出道理来!说不出来,那就哪凉快哪待着去吧。
作者:清风月下客 时间:2004-03-24 02:48:36
  学术的讨论不该涉及个人的恩怨,
  满口骂人的话,
  咄咄逼人的问词 对学者来说未免小气
  
  欢迎大家的批驳,那才是学者该有的态度和语气。。
  
  批评没有恶意,人身的攻击带来不了任何的意义。。
  
  巡夜人,你说呢?
楼主巡夜人 时间:2004-03-24 08:40:30
  什么样的批评有恶意,什么样的批评没有恶意呢?
  当然,jobo1981也没有恶意,他不过比较痴呆罢了。
  我最反感的,就是什么都不拿出来,恐怕也拿不出来什么,却在那里说几句莫名其妙的话。
  对这样的人,我没有任何风度。
  我欢迎所有人的批驳,但是不欢迎痴呆的梦呓。
作者:吾慕平 时间:2004-04-23 09:51:10
  "三七五減租以民國36年及37年之平均正產物收穫總量為計算依據,而非每年依37.5%重新計算,故為定額制而非定率制。"
  因此我不再看张的<佃农理论>
作者:一头执著的猪 时间:2004-04-23 10:12:23
  但是,很明显,这又与他的第一个假设,“自由市场中私人产权约束条件下追求财富最大化”,相矛盾。因为,很明显,佃农并没有要求获得这样的财富最大化,只是要求收入不少于其它劳动收入。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这不就是财富最大化的表现吗?或者换句话说,这是他能够选择的方式中做到的财富最大化。
  
  有些地方要拍转要写太多字了,你知道我很懒的,况且这也不是plmm的贴,就写这么多了。
楼主巡夜人 时间:2004-04-23 12:19:51
  猪兄弟,你说的好象有道理,实际上是逻辑错误。
  围绕着同样一块土地,地主和佃农都要从中获得最多的利益。但是,张五常的地主想的是:如何通过划分这块土地和确定地租比例而获得最多的收益,换句话说,是从出租土地这个行为本身中获得最多的利益,而与这块土地是否有其它用途并能获得多大收益,以及这个地主从事其它活动能获得多少收益没有关系。而佃农,则不是考虑如何从租种多大的土地什么样的地租这种行为本身获得最大利益,而是依赖一个外来的量,从事其它职业可能的收入。地主和佃农想的不一样,这个理论就有问题。如果都是追求利益最大化,要么(1)都在考虑这块土地本身不考虑别的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就是建立一个封闭体系;要么(2)地主和佃农考虑的都是不低于其它可能的收入。
作者:一头执著的猪 时间:2004-04-23 13:04:39
  地主和佃农想的不一样,这个理论就有问题。
  ---------------------------------------
  看不出有什么问题,因为不同的人追求利益最大化的角度本来就是不同的。
  
  在张五常的假设中,佃农似乎选择的范围大一点,它可以选择租用哪家的地,也可以选择不租用。但是地主的地是必须要出租的,不能卖给政府盖房子什么的。但是这样也没有什么大问题啊。毕竟地主是所有者啊。
  
  
作者:一头执著的猪 时间:2004-04-23 13:40:39
  都被你绕晕了。。。
  本来书里讨论就是分成和固定的好坏,前提就是土地要拿出来出租耕用的。那在这个前提下,地主只能选择怎么租,租给谁了。
  因为土地的所有权是在地主手上,如果他选择其他用途的话,合本书就没有关系呢。
  可以这样看,地主假设有两种选择,出租土地和另作他用。
  那么你要另作他用的话,前提当然是土地的平均收益要大于用来出租获取租金。
  那么好,假设地主可以知道另作他用的收益情况,那么租用的情况下收益又是怎么样呢?
  这才是本书的重点,就是论证哪种获取租金的方式最有效率。所以说书中的前提就是地主必须出租耕种。
  
作者:ranita 时间:2004-04-23 14:30:49
  看回复有说某某某某学者早就证明了张的错误.
  嘿,我不知道,还有这样的权威存在,他说错了,便是错了.我还以为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呢.
  难道我又落伍了?
楼主巡夜人 时间:2004-04-23 14:37:28
  我看你也是糊涂了。
  首先,张五常论证的不是定额地租和分成地租哪个更好更有效率。他是要证明两个都有效率。那为什么有的选择分成制有的选择定额制,他认为是交易费用使然。你不只没看懂我,也没看懂他。
  其次,好,地主必须出租土地,不管是否背后有步枪。那么,佃农呢?张五常的佃农却不是必须租种土地。如果我是佃农,我想的不是租种土地的收入不比从事其它职业的少,而是在不比那么收入少的前提下,想怎么能收入更多一些。凭什么我们农民就那么容易满足?地主已经是收入不可能再多了(根据张五常的分析),而我们农民就不去考虑有没有这种可能性?
作者:飚007 时间:2004-04-23 14:46:26
  是你的论文么~
作者:一头执著的猪 时间:2004-04-23 16:18:04
  如果我是佃农,我想的不是租种土地的收入不比从事其它职业的少,而是在不比那么收入少的前提下,想怎么能收入更多一些。
  ----------------------------------------------------------
  ????太拗口的一句话。我讨厌写那么多。。。
  
  你前面说“以当时的社会经济条件,农民恐怕也不能自由的流动,他也没有太多的就业机会可供选择。”而张五常假设中,农民的选择弹性更大,那么张五常的假设应该对农民是更有利的。更何况,他的文章中有对佃农和地主自由地相互选择的引用,就是那个互相请客的一段。
  
  简言之,对于自给自足的封建经济来说,对财富的追求是相当有限的。
  ----------------------------------------------------
  显然这里对追求个人财富最大化的论断有偷换概念之嫌,农民对财富追求有限,但是他仍然追求的是财富的最大化,只是最大化的程度问题。就像原来的农民只希望吃饱,现在的农民还希望有家电一样。
  
  农民当然希望能够收入多一点,但是地主可以通过和约来约束,尽量使得农民的种田收益和其他收益相同。显然这是地主追求利益最大化的表现。这样也是在经济上说得过去的。如果农民种田的收益要大于其他工作的收益,那么必然导致劳动力转移,最后达到均衡。
楼主巡夜人 时间:2004-04-23 18:07:50
  你终于说话了,好。不错。
  首先,我说,“以当时的社会经济条件,农民恐怕也不能自由的流动,他也没有太多的就业机会可供选择。”我这么说正是为了指出张五常的假设与事实并不相符。就算是依照他的假设,“对农民更有利些”,我也看不出与我说的有什么关系。至于地主和农民相互请客吃饭,那正说明了我的观点,在封建土地所有制下,除了经济利益还有相当复杂的社会道德伦理关系。比如,一个地主家的长工,在丧失劳动能力后,是要由地主来赡养的。
  其次,我说的是“相当有限”,不是一点没有。很多时候,在自给自足的封建经济体系中,对财富的追求并不是最重要的,或者说,唯一重要的。
  地主利用和约约束来限制佃农的收益,这就把垄断因素引入进来了。只是张五常只做了一半,只把垄断因素赋予了地主。如果我现在做另一半,觉悟的农民们组织了工会,那么,又会怎么样呢?(比如,美国的码头工会势力强大无比,不但码头工人收入颇丰,而且动不动就罢工,把货主和船公司害得那个哭呀)当然了,我还是承认你说的“均衡”是很有道理的,虽然那也是很不现实的。
作者:一头执著的猪 时间:2004-04-24 00:04:54
  地主利用和约约束来限制佃农的收益,这就把垄断因素引入进来了
  ----------------------------------------------
  合约是双方自愿的,何谓垄断。
  
  我也看不出与我说的有什么关系。
  -----------------------------------------------
  很有关系,因为你在论断中感觉农民是吃了亏的,就像你上面说的地主是有垄断因素的。
  
  就写这么多了,很累得。。。。
楼主巡夜人 时间:2004-04-24 09:21:05
  没有地主对土地的垄断,谈何和约约束?
  换个角度说,如果佃农收入太高会导致劳动力流入从而实现均衡,那么地主收益太高是否会导致资本流入从而实现均衡???
  不是我说农民吃亏,我是说在张五常这个千疮百孔的理论中自相矛盾和草率的地方太多。
作者:一头执著的猪 时间:2004-04-24 09:49:13
  没有地主对土地的垄断,谈何和约约束?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合约约束是维系交易的基本手段,谈何垄断?
  
  那么地主收益太高是否会导致资本流入从而实现均衡???
  ——————————————————————
  但是会导致劳动力的转移啊?甚至会导致农民起义。
作者:一头执著的猪 时间:2004-04-24 09:56:50
  当佃农耕种面积较小些的土地时,土地的边际产量怎么会上升?
  ————————————————————————————
  佃农理论很早看得,既不太清楚,印象中没有说佃农耕种小面积的土地边际产量上升啊?应该边际产量依然是下降的啊,不过在于面积的约束,小面积耕种下降的幅度要小而已。
楼主巡夜人 时间:2004-04-24 09:57:53
  你老人家越扯约远了,离张五常的本题有地球到太阳那么远了。没有地主对土地的垄断,能够有这样的合约吗?我们这里谈的不是一般的合约,而是分成制或者定额制的合约!至于起义啊什么的,要是网警找你谈话,你可得说明,那不是我挑唆的,是你自己想出来的。
楼主巡夜人 时间:2004-04-24 09:59:20
  作者:一头执著的猪 回复日期:2004-4-24 9:56:50 
    当佃农耕种面积较小些的土地时,土地的边际产量怎么会上升?
    ————————————————————————————
    佃农理论很早看得,既不太清楚,印象中没有说佃农耕种小面积的土地边际产量上升啊?应该边际产量依然是下降的啊,不过在于面积的约束,小面积耕种下降的幅度要小而已。
  
  
  您再好好看看吧,这书读起来还是挺有意思的。
作者:一头执著的猪 时间:2004-04-24 10:09:44
  虽然和张五常的书关系不大,但是我觉得还是要说明白的:
  和约类似于劳动合同,因为我们知道佃农理论现在更多地用在委托代理关系上面。
  地主对土地的垄断这是偷换概念,因为单个地主对土地不是垄断的,他只是具备一部分土地的所有权,然后找人耕种。就像董事长拥有公司股权,然后请ceo来经营差不多。
  分成制和定额制就是劳动和约的一种,那么还有一种是工资。我们的劳动合同中也是会体现分成和定额的,特别是销售人员的合同。
  至于起义什么的,张五常的书里有提过。
作者:-武器- 时间:2004-04-24 13:30:01
  科斯了不起,提出交易费用,可以解释许多经济现象。
  张五常哼哼,要证明交易费用,注解了书呆子现象。
楼主巡夜人 时间:2004-04-25 17:24:10
  兄弟,我还是认为你搞错了。
  起义的事咱不谈,单说垄断这个问题。我所谓地主对土地的垄断是这种合约的前提,简单的说,是基于这样的认识:任何所有权都是对资源的垄断。我所说的垄断与你所说的垄断不是一回事。如果单个地主垄断所有土地,那他也用不着像张五常那样画坐标图或者求微分来判断地租率了,他想收多少就是多少了。
  我也说过,因为我对制度经济学还是半通,在进一步了解和学习之中,所以我不能对制度经济学说太多,对张五常的理论在委托代理的理论中有什么样的作用和发挥,我并不想涉及。我想说的,只是他这个理论本身。
作者:一头执著的猪 时间:2004-04-25 22:47:45
  地主利用和约约束来限制佃农的收益,这就把垄断因素引入进来了。
  ----------------------------------------------------
  如果你把垄断看作是资源的所有权的话,且不说这种看法正确与否,那么上面这句话,什么叫垄断因素?
  反过来说:任何所有权都是对资源的垄断。这句话不通的很。我对家里的桌子的所有权能说成我对桌子资源的垄断吗?毕竟垄断已经有了公认的含义呢。
  
  我对你这篇文章还是有很多看法的,不过许多还是要参阅原文,你知道我很懒的。比如你说书中讲当佃农耕种面积较小些的土地时,土地的边际产量会上升。我实在没有影响,又懒得翻书,你如果能够告诉我这句话的出处就更好了。
作者:一头执著的猪 时间:2004-04-25 22:48:40
  影响应该是印象,写错了。。呵呵
作者:其心可诛 时间:2004-09-11 10:04:07
  炙着的猪,没有印象?等会我回家给你找找。
  你对你家里的桌子的所有权当然是你对你家里那张桌子资源的垄断了,而不是你对天下所有桌子的垄断。
  巡夜人:
  任何所有权都是对资源的垄断。我所说的垄断与你所说的垄断不是一回事。如果单个地主垄断所有土地,那他也用不着像张五常那样画坐标图或者求微分来判断地租率了,他想收多少就是多少了。
  
作者:mpb 时间:2004-09-11 14:45:28
  顶
作者:一头执著的猪 时间:2004-09-11 17:05:13
  居然这个帖子又顶起来了,自从版主被撤以后,巡夜人就再也没有在经济版里面出现了,如今睹物思人啊。。。
楼主巡夜人 时间:2004-12-25 21:14:09
  炙着的猪胸:
  关于“比如你说书中讲当佃农耕种面积较小些的土地时,土地的边际产量会上升。我实在没有影响,又懒得翻书,你如果能够告诉我这句话的出处就更好了。”
  请看张五常的原话如下:
  当耕种现有土地的佃农的人数增加时,土地的边际产出曲线相对于只有一个佃农的情况时会向上移动。
  《佃农理论》,商务印书馆2000年8月第1版,第21页。
  
作者:toowolf 时间:2004-12-25 21:17:03
  怎么到处看见某两人对掐?
楼主巡夜人 时间:2004-12-25 21:17:25
  作者:吾慕平 回复日期:2004-4-23 9:51:10 
    "三七五減租以民國36年及37年之平均正產物收穫總量為計算依據,而非每年依37.5%重新計算,故為定額制而非定率制。"
    因此我不再看张的<佃农理论>
  
  我不知道你引用的话来自什么地方。在《佃农理论》一书第6章中,张五常说,“根据几个学者的看法,台湾的减租是对固定总额的限制,而不是对地租比例的限制……这种法律上的混淆需要加以澄清。”(同上第158页)。接着他引用了克莱因的话“按照减祖法令,地租被定为标准或者预期产量的37.5%,而不是实际收获量的37.5%”。(在161页上张五常说地主要求评估土地产量期望评估的产量足够高但是政府最终的评估是对地主很不利的,但是找不到贯彻实施的证据。)张五常说,这是因为这些人把1949年4月颁布施行的《台湾省私有耕地租用办法》和1951年的《耕地三七五减租条例》混为一谈。(第159页)。1949年的《办法》规定地租不得超过实际产出的37.5%,而且减租要在收获季节对产量进行核查,“如果减租确实是以固定总额而不是以分成比例为基础,那就根本不需要对产量进行核查”(第160页)。他说,1951年的《条例》却有“耕地主要作物正产品收获总量之标准由各乡镇公所租赁委员会按照耕地等评议”的说法。但是这个《条例》并没有施行过,1952年2月才制定出实施规则(163页),但是1953年起就施行了“耕者有其田”的新法案,“强制性的以较低价收购地主的土地,然后以同样低的价格卖给佃农”(164页)。张五常认为1951年的《条例》根本就是一种政治宣传(164到165页)。
  不知道吾慕平网友是否能提供足够的证据推翻张五常的这些说法呢?
楼主巡夜人 时间:2004-12-25 21:20:05
  嘿嘿,某两人就是喜欢对掐,因为没有小妞掐,只好掐男人。
作者:toowolf 时间:2004-12-25 21:28:11
  某人,我查了你的资料,结论是你“有小妞掐”,这么说话你可是公然挑衅婚姻法?
  你若是喜新厌旧,倒不妨给Chung的流派前面加上一个“新”好啦!也更符合我对他的理解。
  NIE本来就是不同于主流古典经济学的流派,Chung的创建还在于方法论层面,这首先是一种新的方法,其次才可能被当作理论去推敲。
作者:旆景遥看 时间:2004-12-25 23:17:17
  "如果单个地主垄断所有土地,那他也用不着像张五常那样画坐标图或者求微分来判断地租率了,他想收多少就是多少了。"
  
  真的想收多少就多少吗?
    
  
楼主巡夜人 时间:2004-12-26 13:06:33
  声明,我老婆不是小妞,年纪偏大了,已经。
  另,如果从方法论的角度谈张五常的《佃农理论》,怕是没什么意思吧?他头几章用的是新古典的方法,后边用的是交易成本的分析方法,没有一个是他自己创建的。
  另,更正,当然不是想收多少就收多少。我说话有点不注意。
楼主巡夜人 时间:2004-12-26 13:07:40
  声明,我老婆不是小妞,年纪偏大了,已经。
  另,如果从方法论的角度谈张五常的《佃农理论》,怕是没什么意思吧?他头几章用的是新古典的方法,后边用的是交易成本的分析方法,没有一个是他自己创建的。
  另,更正,当然不是想收多少就收多少。我说话有点不注意。
作者:toowolf 时间:2004-12-26 16:24:57
  Chung在NIE发展中起到“过”很重要的作用
  你说创立者,要是Chung尚不能算,那么估计只能剩下Coase一人的名字。
  我觉得Coase是一个思想家,而Chung是一个典型的学者,他的价值在于丰富和完善
  此文就是对新古典主义僵化的观点的一次有力批判
  至于从理论上推敲,我离这个话题太远,便是看明白已属不易……
  在我心中,有两个Chung
  一个年轻热情飞扬跋扈富于洞见
  另外一个,是个老头
作者:一头执著的猪 时间:2004-12-26 21:25:06
  当耕种现有土地的佃农的人数增加时,土地的边际产出曲线相对于只有一个佃农的情况时会向上移动。
  
  比如你说书中讲当佃农耕种面积较小些的土地时,土地的边际产量会上升。
  ——————————————————————————————
  把书仔细看看,这两句话意思不一样。
作者:一头执著的猪 时间:2004-12-26 21:25:48
  当耕种现有土地的佃农的人数增加时,土地的边际产出曲线相对于只有一个佃农的情况时会向上移动。
  
  比如你说书中讲当佃农耕种面积较小些的土地时,土地的边际产量会上升。
  ——————————————————————————————
  把书仔细看看,这两句话意思不一样。
作者:toowolf 时间:2004-12-26 21:56:08
  今天好像大家说话都带回声,郁闷,不知为何
作者:小鱼儿游泳 时间:2004-12-27 00:17:35
  因这回贴之后出现这样的现象:
  处理 URL 时服务器上出错。 请尝试更换以下服务器地址访问天涯虚拟社区: www1.tianyaclub.com www2.tianyaclub.com www3.tianyaclub.com 或和系统管理员联络:webmaster@tianyaclub.com 带给您的不便,请谅解。
  
  回贴人以为系统出错,再发一次,
  还是出错,再发一次。。
  可还是出错,再发。。。
  其实早已经发出去了!:P
楼主巡夜人 时间:2004-12-27 09:14:58
  恩,我就是上了楼上说的那个当。估计猪也是因此发了两次。
  猪啊,在土地面积不变的情况下,雇佣较多的佃农,和佃农租种较小面积的土地,我觉得好象是一回事。
作者:一头执著的猪 时间:2004-12-27 15:09:07
  呵呵,“当佃农耕种面积较小些的土地时,土地的边际产量会上升”
  这句话有歧义,我当初理解的是“当佃农耕种面积较小些的土地时,(该小面积)土地的边际产量会上升”。你的意思我明白,就此说明。
作者:toowolf 时间:2004-12-27 16:25:51
  我也看过,结论是守夜人的理解应当是对的……
  猪想岔了
作者:AD20 时间:2004-12-27 16:48:05
  首先申明我不懂经济学,但是看看经济学的发展历史,那些经典理论也是不断被修正,不少学派轮流当家。佃农理论好象是张的毕业论文吧,估计不至于成为真理的。
  
  一个定理的前提有明示的,也有暗含的,要做到面面俱到成为真理还真难啊 : )
  
  这人130斤...不对,根据相对论,应该是...呵呵,理论上是要精确的啊
作者:toowolf 时间:2004-12-27 16:53:00
  所以说,评价一个学者,很难从理论的可推敲性上去说
  要知道,Chung本人就坚持证伪主义的科学观
  一种契约形式必然有其合理性,这就是这文章Chung说出的最有道理的话
  这为经济学界指出了一个新的方向
  这个年龄段的Chung,是很值得欣赏的
作者:就是黑黑黑 时间:2004-12-27 16:58:16
  我一篇文章用了“佃农理论”的一点结论,大家看对不对?我也正在琢磨“佃农理论”及相关的东西,有时间再和各位深入讨论。
  
  第七章 直销的经济学分析
  
  经济学中有两个基本原理,其一,是约束条件下的极大化;其二,是在一般情况下需求曲线斜率为负。
   ——张五常《我只用两个原则说明问题》
  
  
  第一节 从“租佃理论”看直销
  
  在经济学里,“租佃理论”主要研究在不同给租佃制度下资源利用的效率问题。地主和佃农之间主要有三种合约形式:定额地租合约(用现金或谷物规定每亩土地的地租)、分成合约和工资合约。
  
  分成租佃制是一种土地租佃方式,在该制度的安排下,合约规定了每一时期佃农按其产出的多少缴纳一定比例的地租。一般说来,土地所有者提供土地,佃农提供劳动力;其他投入可由当事人任何一方提供。
  
  传统的租佃理论认为,分成租佃制是无效率的。这意味着,当地主与佃农对土地的产出是分成关系时,由于每一产出佃农都要与地主分成,但是当达到一定投入后,产出的增长是低于投入的增长,同时还要给地主分成,因而,在一定的产出后,佃农不愿再投入,从而不能达到土地资源的最大产出。传统的经济研究者认为,分成租佃制与定额地租或自己耕作情况下的产出分配是不一样的,在后一种情况下,耕作者获得了所增加的全部产出。因此,由于佃农没有动机在所承租的土地上进行更多的投资或更努力地工作,分成租佃制被认为会导致较为粗放的耕作,因此,耕作效率较低。
  
  但是,经济学家张五常通过对亚洲租佃制度的研究证明,“无论是从理论上来说,还是从经验上来说,这种无效率的观点都是一种错觉。在私人产权的条件下,无论是地主自己耕种土地,雇用农民耕种土地,还是按一个固定的地租把土地出租给他人耕种,或地主与佃农分享实际的产出,这些方式所暗含的资源配置都是相同的。换句话说,只要合约安排本身是私人产权的不同表现形式,不同的合约安排并不意味着资源使用的不同效率。”
  
  张五常证明,在一个佃农(或一户佃户)耕种投入保持不变的情况下,土地的边际产出量随着承租土地面积的增加而减少。根据定义,佃农的收入会随着他所承租的土地面积的变化而变化。如果佃农的耕作收入与他在其他方面可选择的收入一样高或更高,只要土地的边际生产力大于零,而且除土地之外所有的耕作投入保持不变,那么佃农就会继续从事农业耕作,并尽可能地利用他所承租的土地。为了使财富最大化,地主会提高地租所占的比例,因而,提高分成比例,直到佃农的耕作收入等于他从事其他经济活动可能获得的收入为止。这就意味着虽然边际效益递减,如果佃农没有更好的选择机会,还是会继续投入土地,尽量使土地的产出最大化。
  
  究竟定额地租与分成地租之间有什么差别?张五常认为,在不考虑交易成本和风险的条件下,定额地租与分成租佃制的根本区别是它们如何选择劳动力——土地比例(或非土地投入对土地的比例)。在定额地租下,佃农自己决定在非土地投入。但在分成租佃制下,地主与佃农共同决定非土地投入对土地投入的比例。由于对两种类型的合约来说,对决策的约束条件是相同的,因此,这也就意味着资源使用的效率是相同的。
  
  可是,在交易成本和风险不为零的情况下,人们为什么会选择不同的合约?张五常分析,人们选择不同的合约安排,是为了在交易成本的约束条件下,从规避风险中获得最大收益。,“规避风险”在这里定义为,在预期平均收入相同的情况下,人们宁愿选择较小的风险变化而不是较大的风险变化。
  
  张五常认为,“合约的选择可以用交易成本的不同及规避风险的假设来分析。给定与某一产出相联系的风险状态,较高的交易成本会导致生产性资产的回报率较低。另一方面,给定交易成本,规避风险则意味着,资产的价值与收入的变化是负相关的。实质上,分成合约下的风险分散会使订约资源的价值较高,而与其相关的较高交易成本则会降低资产的价值。财富的最大化(或取决于相应的度量问题的效用最大化)意味着,所选定的合约安排是能够使订约资源价值最大化的合约安排。”
  
  对于租佃理论中的风险问题,经济学家杨小凯在《从租佃理论和信息经济学看土地制度变迁》一文中作了进一步阐释:
  
  “这些理论(租佃理论)证明,当生产中风险很高,生产者的努力水平很难测度时,分成地租是最有效的;当风险很小时,固定地租最有效率,而生产者努力水平测度费用低时,雇佣关系最有效率;当风险不太大也不太小时,分成地租和固定地租会在合约中同时出现;,而分成地租由于地主与佃农分担风险,所以租金水平会高于地主不承担风险的固定地租。
  
  所有这些土地制度都在特定条件下是风险分担和提供激励的两难冲突之间的最优折中,所以不存在一种制度在所有条件下比所有其他制度坏,也不存在一种制度在不同条件下比所有其他制度好的情况。”
  
  如果我们将企业和销售人员分别看作“租佃理论”中的“地主”和“佃农”,他们之间的利益(收入)分配方式是否非常相象呢?
  
  一般来说,企业和销售人员的利益分配关系也有三种方式:奖金、固定工资、固定工资与奖金结合。
  
  当销售风险很高时,销售人员的努力程度很难监测,企业与销售人员会通过奖金体现收入,这时没有工资;当销售风险很小时,企业给销售人员固定工资,如果这时销售人员的努力比较容易监测,双方会形成雇佣关系,奖金演变为固定工资;当销售风险一般时,固定工资和奖金会同时采用。
  
  当分析那种方式对企业和销售人员最有利时,要看具体的销售情况和销售风险。
  
  这个原理可以很容易解释在传统的公司,销售人员的工资(不包括奖金)为什么低于技术人员和行政人员的工资。如在一个公司,行政人员工资2000元/月,销售人员工资1200元/月,800元的差额是销售人员承担的销售风险,1200元是公司承担的风险,销售人员如果能够销售更多的产品,获取奖金,可以降低双方的风险。
  
  对于多层次直销,由于销售效率低,销售成本高,销售风险也相对高。在这种情况下,企业给销售人员的报酬只有奖金,而没有工资,这就是多层次直销公司对于销售人员,有奖金、有分红,就是没有工资的原因。
  
  从上面的分析可以看出,多层次直销方式,在销售风险很高的情况下,是最有效率的一种销售方式。
  
  但是,在第五章的分析结论是,多层次直销是一种效率低的销售方式,这不是和“租佃理论”互相矛盾了吗?
  
  其实,这两个结论互相并不矛盾,第五章说多层次直销是一种效率低的销售方式,是针对销售人员的个人销售效率而言的,本章推断多层次直销有效率,是从整体的产出情况来说的。即前者是销售人员的个人销售效率,后者是多层次直销公司的整体销售效率,两者不是一个概念。
  
  可能又有人要问了,销售人员的个人销售效率低,为什么没有导致直销公司整体的销售效率低呢?
  
  这个问题,如果把多层次直销作为经济学的研究模型来看,正是这种模型和租佃理论模型不同的地方。
  
  在租佃理论模型里,地主要和佃农共同承担风险,因为,地主投入了土地,土地是有限的自然资源,同一块土地,不可同时给两个或多个“佃农”使用的,如果年成好(没有自然风险),这个佃农种好了地(没有经营风险),收成好,地主分得也多,如果年成不好,或佃农付出不够,收成少,地主分得也少。在这里,地主存在机会成本的风险。
  
  而在多层次直销模型里,多层次直销公司与“地主”不同是,多层次直销公司投入的是产品,可以供多个销售人员共同销售的,甲卖不掉,乙还在卖,乙卖不掉,还有丙,虽然大家的效率都不高,但是每个销售人员多多少少还是可以卖出去一些,由于多层次直销公司不用负担卖不出产品而产生的成本和风险,却可以从卖出的产品中获取收益,如果销售人数足够多,虽然每个人销售的不多,但销售的总量还是很可观的。销售量上去了,直销公司由于不用承担风险和成本,整体销售效率就提高了。多层次直销公司正是利用这种“人海战术”规避了这种销售方式的高风险,但是,对于销售人员来说,这个高风险没有消失,只能自己承担。
  
  参见《直销的本质》zxdbz.bbs.xilu.com
楼主巡夜人 时间:2005-02-02 18:57:24
  我挺喜欢楼上的文章的。以后给我那想发财的老婆看看。
楼主巡夜人 时间:2005-06-22 14:34:02
  部分内容修改一下:
  
  对佃农来说,按比例来说,他租种较大面积的土地所投入的成本要比租种较小面积的土地成本小。至少,他要在较小面积的土地上,付出更多的劳动来保证其收入维持在一定的水平上。假设,在力所能及的情况下,佃农可以租种面积较大的土地,面积为S,也可以租种较小的土地面积为s,租种面积为S的土地时其机会成本为A,劳作时间为T,租种面积为s的土地时其机会成本为a,劳作时间为t,那么,显然,t/T>s/S。对佃农来说,只有a/A<s/S时,租种较小面积的土地才是合算的。也就是说,a/A<t/T。可是,对于机会成本a来说,a/A<t/T,是“不可能”的,是违背劳动产出边际递减规律的。所以,在可能的情况下,佃农租种较小面积的土地,无论如何是不合算的。因此,张五常所谓佃农对土地的投入的成本是一定的,这个假设,是绝对错误的。这样,他的理论对资本主义经济同样至少是不完全适用的。
作者:樱桃小兔子 时间:2005-12-13 17:32:31
  哈哈,我们微经老师期末要考张的佃农理论,lz这篇文章要被一大帮研究生拜读了。因为在百度搜索里排名很靠前哪!
  
  老师这么推崇这篇文章,不知看中了它哪一点。
作者:我为牧歌 时间:2005-12-13 18:26:04
  似乎很多人很鄙夷张无常啊————
  难道老张的文章就只有佃农理论了吗?人家贵为制度经济学的鼻祖可不是盖的,老是吹捧制度的周其仁恐怕只能制度学派第nn号弟子吧??
楼主巡夜人 时间:2005-12-13 18:48:02
  看到樱桃小兔子的回帖,倒真有些意外。我还以为大家都把这个帖子给忘了呢。居然有人推崇,还推荐给一帮研究生阅读,说来也是荣幸。正文中有点毛病,回面的回帖中修改过了,请注意。
  也许过段时间,能从马克思的地租理论对本文来个补充。
作者:三分道理 时间:2005-12-13 20:38:26
  作者:-武器- 回复日期:2004-4-24 13:30:01 
    科斯了不起,提出交易费用,可以解释许多经济现象。
    张五常哼哼,要证明交易费用,注解了书呆子现象。
  
  =========
  呵呵,这个评价精辟!
  
  巡夜人现在似乎不必跟张五常一般见识……张还幻想着拿他这个论文当诺贝尔奖牌呢,可惜奥斯陆的那帮委员们还都不糊涂:)
  不如找薛兆丰对掐去(我没看过他的文章,不过幸亏有现在学派的泾渭分明,知道他是哪一拨的:)
  
楼主巡夜人 时间:2005-12-14 08:54:14
  我上网的第一个帖子就是骂薛某的,那是将近6年前了。今年还写了篇帖子骂薛某这个臭不要脸的,不过对这种没脸的人,也实在没兴趣罗嗦太多。
作者:一头执著的猪 时间:2005-12-14 09:16:54
  薛是缺乏一些风骨的,曾经看他一篇狗屁不通的写眼球经济的文章,后来想批,发现找不到了。结果翻了他的一部文集,居然没有那篇文章,靠。
作者:三分道理 时间:2005-12-15 14:18:36
  
  呵呵,回头也找了他的一篇文章看,知道他薛某人为什么那么出名了:)
  
作者:三分道理 时间:2005-12-16 17:08:26
  作者:我为牧歌 回复日期:2005-12-13 18:26:04 
    似乎很多人很鄙夷张无常啊————
    难道老张的文章就只有佃农理论了吗?人家贵为制度经济学的鼻祖可不是盖的
  
  ============
  呵呵,张五常是制度经济学的“鼻祖”?你不怕学经济的笑掉下巴:)
  
作者:利津嘴子 时间:2005-12-27 00:42:43
  有没有仁兄能从根本上来说明,为什么古典理论中证明了的无效的分成制度在张的证明下变成了有效呢?其根本原因是什么?是什么因素导致了张的证明是合理的?或者怎么才能从数学角度说明一下,究竟是什么条件的改变,使得张可以把原本无效的分成制变成了有效率的?
  
  这是我们这个学期的期末考试题,跪求答案?
作者:利津嘴子 时间:2005-12-27 00:47:09
  我不想知道张的理论是否在现实中应用效果,只是想知道它为什么就和古典理论的结论截然相反呢?这两种理论之间,究竟存在什么差别?是什么因素产生了背道而驰的结论?
  最好哪位高人能从根本原因上给予解释并辅上数学解释~~
  感谢万分~!!!
楼主巡夜人 时间:2006-01-13 08:46:13
  今天才看到楼上的话。期末考完了吧?问题回答出来了吗?
  其实这个问题很简单。数学模型张五常自己已经建立起来了。和传统理论的区别一看就知道。两者的区别不在于经济思想的不同,而在于,老张给分成制加上了限制条件Wt=(1-r)q。这样一来,分成制有效率就证明出来了。
楼主巡夜人 时间:2006-01-13 08:59:50
  老张的数学分析还有一个大问题我从前没说到,等会放上来。
作者:小叶孤城 时间:2006-01-13 09:58:50
  呵呵 顶一下
楼主巡夜人 时间:2006-01-13 12:37:48
  我一开始就描述了张五常所说的传统观点是怎么回事。张五常所说的“传统观点”,是基于这样的一种考虑:固定租金条件下,农民上缴一定数额之后,全部剩余都归自己所有;而分成租金条件下,农民所有的劳动产出都要分一部分上缴给地主,这会打击农民的劳动积极性。假设土地一年的产出为I,固定租金为A,分成比例为r,则固定资金条件下农民的剩余为I-A,而分成制下为I(1-r),如果分成制下农民所得超过固定租金制度下所得,即:
  I(1-r)>I-A,
  得,I  也就是说,如果由固定租金制改革到分成制,总产量不会超过A/r这个点,否则农民的收入将不升反降。我也说明了,在当时台湾的条件下,由于改革前地租占到总收成的56.8%而改革后最高地租率不能超过37.5%,所以从张五常所说的传统理论中仍然能够解释改革后产量上升。事实上,这种观点也没什么意义。很明显,只有在刚刚由定额地租向分成制改革的头几年,这样的对比才有意义,多年之后,人们将无从量化对比定额地租与分成地租,而且,固定租金条件下的A也并非一成不变,如果产量持续上升,A也必然将水涨船高。所以,张五常所说的传统观点,如果不是他自己杜撰的,就是缺乏起码的想像能力的结果。也就是说,就算没有张五常自己的理论,他所说的传统观点也是难以成立的。
  现在来看看老张的数学分析。他假设土地总面积为H,平均分割成m份,则每份面积为h=H/m。佃农投入的劳动为t,土地产出为q,q=q(h,t)。地租率为r,则地主地租收入为R=m·r·q(h,t)。佃农收入为(1-r)·q(h,t)。假设市场上工资率为W,则有约束条件Wt=(1-r)·q(h,t)。求max.R=m·r·q(h,t),依照拉格朗日表达式,转变为求最大化
  L=m·r·q(h,t)-λ·[Wt-(1-r)·q(h,t)]
  求解,最后得均衡状态下,rq/h = эq/эh ,也就是每单位耕地面积的地租等于土地的边际产品。(第25页)。其实说到这里,我们得感慨张五常绕了多大个没必要的圈子。这根本没必要用这种数学方法又是偏微分又是约束条件的。按照微观经济学的原则,如果边际地租大于边际产品,那么佃农会退租或者减少耕种投入;如果边际地租小于边际产品,那么佃农会加大投入或者更多的佃农求租。所以均衡条件下一定是边际地租等于边际产品。
  然后张五常又算出了ðq/ðt=W,也就是说“佃农劳动的边际产品等于工资率”(第25页),这也很搞笑,因为老张本来就是把Wt=(1-r)·q(h,t)作为约束条件的。所以老张又一本正经的补上一句,“这一条件是与工资合约下的条件相一致的”(第25页)。
  最后老张得到r=(q-Wt)/q。也就是说,土地产品,除了弥补佃农的劳动之外,剩余全部以地租形式归地主所有。这就是微观经济学惯用的方法,好像很科学,很严谨,数学公式一大堆,其实都是循环论证。既然你老张已经把Wt=(1-r)·q(h,t)作为约束条件了,那当然弥补佃农的劳动之外的剩余全部归地主了,否则就不是约束条件了。
使用“←”“→”快捷翻页 上页 1 2 下页  到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