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予成干货bot】供应链金融之反向保理ABS(实操向)「下」

楼主:EdisonZDT 时间:2019-01-10 09:40:08 点击:29 回复:1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在上篇文章中我们给大家介绍了反向保理的定义和结构特点,今天我们将就供应链反向保理ABS操作关注要点及供应链金融ABS未来的方向两方面做一个简单的科普。

  01 供应链反向保理ABS操作关注要点
  普通保理模式和代理模式的选择

  根据应收账款是否转让以及保理公司是否已经实际支付保理款项,供应链反向保理ABS可以分为普通保理模式和代理模式两类。代理模式即保理商与供应商签订委托代理协议,对供应商享有的应收账款债权提供代理转让服务。两种模式的不同之处在于:一方面,保理商角色不同,在保理模式下保理商因受让而享有应收账款债权,即为原始权益人,而在代理模式下原始权益人仍为供应商,保理商只是充当代理人的角色。另一方面,向供应商支付价款时间不同,保理模式下保理商受让应收账款债权时应向供应商支付价款,而代理模式下需在ABS发行之后将募集资金转付给供应商,供应商或因ABS发行时间不确定且折价率波动存在一定的风险。

  两次通知程序的合法性问题

  保理ABS业务中,涉及两次通知程序。第一次通知程序为卖方将应收账款债权转让给保理机构,此时卖方应当通知买方债权转让事宜以使转让行为对买方发生效力。第二次通知程序为保理机构将保理债权转让给专项计划,此时保理机构应当通知买方债权转让事宜以使转让行为对买方发生效力。

  此类资产证券化项目中,通常存在第一次通知程序有瑕疵,导致基础资产的合法性受到影响的情况。这种瑕疵通常是由于卖方(债权人)过分依赖于保理机构,在操作应收账款转让时忽略了以其自身名义向买方(债务人)做出债权转让的通知程序。

  根据《合同法》第八十条规定:“债权人转让权利的,应当通知债务人。未经通知,该转让对债务人不发生效力。债权人转让权利的通知不得撤销,但经受让人同意的除外。”

  在债权转让过程中,通知程序的主体应当是债权人而不是受让人,因此如果由保理机构主动通知债务人,将导致债务人以未经通知为由拒绝向受让人履行义务。在反向保理业务中,这种行为因为买方的主动履行而使风险降低,但是在资产证券化过程中,律师需要对保理机构取得保理债权的合法性发表法律意见,而此种程序性的瑕疵将影响律师的法律意见。

  因此,在保理机构参与的第一次通知程序中,无论是通过应收账款转让协议还是通过单独的授权文件,交易双方应当设置卖方委托保理机构通知债务人的条款,使保理机构通知债务人的行为合法化,以确保保理债权通知程序的合法性。

  基础资产和底层资产的穿透核查

  在保理债权作为基础资产时,无法回避对底层资产采取何种核查力度的问题。根据《证券公司及基金管理公司子公司资产证券化业务信息披露指引》(以下简称“披露指引”),律师需要对基础资产的真实性、合法性、权利归属及其负担情况发表法律意见。

  保理债权是通过债权转让获得的债权,保理债权的真实性和合法性受到底层资产真实性和合法性的影响,故而,在对基础资产进行核查时需要对底层资产进行穿透核查,即律师既要审核保理债权的真实性和合法性,还要审核作为底层资产的贸易/服务合同(以下简称“底层合同”)的真实性。

  审核底层合同真实性和合法性的要点如下:

  买方和卖方是否具备签订底层合同的主体资格和程序要求;
  卖方是否具备履行底层合同的特殊资质;
  证明交易真实性的过程文件;
  卖方是否已经履行底层合同的义务;
  如果卖方和买方是关联方的情况下,需要重点关注交易是否符合商业习惯,是否具备合理的交易价格。


  对重要债务人的全面调查

  重要债务人是指入池应收款的本金余额占资产池比例超过15%的,或者债务人及其关联人上述比例达到20%的债务人。对于重要债务人需要全面调查其经营情况及财务状况,目的是为了反映其偿付能力和资信水平。反向保理ABS一定会存在“重要债务人”,这一点和常规保理ABS存在明显差异。

  常规保理ABS业务会围绕保理机构持有的保理债权展开,通常债务人比较分散,因此不存在需要根据《证券公司及基金管理公司子公司资产证券化业务尽职调查指引》(以下简称“尽调指引”)的要求需要进行全面尽职调查的重要债务人。而反向保理ABS项目是在围绕核心买方开展的保理业务之上开展的资产证券化业务,该类资产支持证券的入池资产通常是以该核心买方为债务人的应收账款,因此需要对重要债务人进行全面尽调。

  “黑红池”机制设计及基础资产同质性考察
  目前市场上已发行的供应链金融保理ABS多为储架发行,并且采用“黑红池”机制。“黑红池”机制系指在项目前期审批报备采用模拟资产池(“红池”),而在资产支持证券发行阶段时重新筛选资产池(“黑池”)。由于入池应收账款账期较短且证券发行时间不确定,若按照常规的一次封包操作方式,会产生一定的资金沉淀,且已封包资产无法再进行融资,降低了资产使用效率,“黑红池”机制是一种行之有效的方式。运用“黑红池”模式的前提是基础资产同质性强,即在满足入池资产标准的前提下,在应收账款平均余额、平均期限、债务人行业及地区分布、对应业务类型等统计要素上具有极高的相似性。

  02 供应链金融ABS未来的方向
  互联网电商的供应链反向保理
  供应链金融能有效弥补互联网渠道的扁平化。互联网供应链ABS基础资产通常为小贷,不仅拓宽了小微企业的融资渠道,还降低了融资成本。保理ABS产品可充分利用互联网金融成本低、效率高、发展快的优势,并结合供应链金融贸易自偿性和大数据风控模式,减少管理弱、风险大的劣势,提高资产池质量。

  京东金融-华泰资管保理合同债权ABS是国内资本市场首单互联网保理业务ABS,基础资产是京东金融供应链金融业务“京保贝”的债权,“京保贝”是互联网模式下的供应链保理融资业务,服务于京东商城供应商及其他电商平台客户。未来互联网电商作为核心企业的供应链反向保理保理ABS将出现。

  区块链技术引入
  供应链金融ABS基础资产多为债券类,而区块链技术无需借助第三方呈现交易对手信用历史,一系列技术特点与ABS行业相结合,解决了各方对底层资产质量真实性的信任问题。针对应收类ABS普遍存在的信息不对称等信用问题,保理债权就是其中之一。区块链的引入使得供应链上每笔交易都得以录入并开放给所有参与者,加强底层资产质量透明度和可追责性。随着区块链和科技金融技术的快速发展,未来的供应链金融将不断创新,有望成为资产证券化领域未来的蓝海。

  2017年5月,深圳证券交易所挂牌成立了“德邦证券浙商银行池融2号资产支持专项计划”,是首单区块链供应链金融ABS产品。该系列产品由浙商银行与德邦证券联手打造,涵盖了国内信用证类资产、银行付款保函类资产、电子银行承兑汇票类资产、电子商业承兑汇票类资产四种不同贸易融资应收账款的储架式资产证券化项目。项目运用区块链技术,可以为应收账款、票据、仓单等资产确权(不可篡改、透明化数据),从而进行保理、贴现、质押等资产交易(减少中间环节、帮助企业融资),并且留下数据存证(电子合同、关键数据、身份信息),防止票据作假、重复质押等风险发生(永久审计追踪)。

  更多精彩内容,管住卫星工作号:予成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 楼主
楼主发言:1次 发图:0张 | 更多 |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