倪萍对话三甲医院医生

楼主:zhangzeyi 时间:2019-06-13 16:59:49 点击:407 回复:1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倪萍对话三甲医院医生

  浙江卫视《因为是医生》节目是2014年开播的,节目定位“中国首档医疗人文真人秀节目,聚焦年轻医生群体,紧扣医患关系社会问题。”并邀请倪萍做主持人。

  这个视频从2分钟后,倪萍问了这样一个尖锐问题:

  “是否所有的患者到医院都寄予希望的结果是起死回生,妙手回春?”

  北大医院的医生说:“是”。

  “而结果,80%都做不到?”

  北大医院的医生说:“是,就是,您说的很尖锐,就是这样。”

  倪萍追问:“做不到的原因是什么?”

  北大医院的医生说:“现代医学有这样一个说法,几乎所有的慢性疾病都是不可治愈的。现在医学可以治愈的病非常非常的少,十个手指头就可以数的过来。”

  3分钟后,协和医院的医生说:

  “需要的治疗费用会很高。而且预期不一定。有时候患者家属会砸锅卖铁、卖地卖房,你能不能接受最后钱也花了,最后人也没了,这个结果?我们只是把利和弊告诉患者家属。”

  倪萍说:

  “但是对患者来说,他把自己交给医生的手里,所以他对医生有这样的期盼,我把钱和命都交给你了,如果钱花了,病治不好,他就容易对你有仇恨。”

  身边很多人有各种疑难杂症时,多会通过各种途径寻找医生专家。

  但是大家太急于看病而往往忽视:

  医学不是万能,医生也有无奈。

  做好充分的思想准备,积极治疗,但也需要做好最坏的应对。

  我们公众健康教育是不到位的。

  普通人内心都有几个“错觉”:

  1、科学昌明,现在得任何病都不用担心

  2、但凡可以叫出名字的病,医生都可以治疗,只要找到对的医生或机构

  3、只要是病,都可以被治愈,而且会一劳永逸

  最后结论:我花钱了,你接诊了,于是你要给我承诺几次可以让我重获健康。

  这样错误想法如何在公众内心形成的,我们不去细究。

  我们只需通过上面视频,反思两个问题就可以:

  1、从今天开始,真的意识到“慢性疾病,现代医学很无奈”。

  2、你的健康,是花钱交由别人左右,还是花钱,由自己提前掌握?

  慢性疾病,不是洪水猛兽——这反而是现在主流临床医学好解决的问题。

  慢性疾病从“得病”到“发病”的过程,是“千里之堤溃于蚁穴”、“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这些老祖宗智慧所描述的。(本文转自搜狐健康真心实意过人生)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 楼主 | 埋红包
楼主发言:1次 发图:0张 | 添加到话题 |
作者:zhwenh0032 时间:2019-06-13 18:24:14
  日本的医疗制度,凭什么被世界卫生组织评为全球第一?

  2018-06-06 东泰山人

  近年来,日本的医疗制度屡次被世界卫生组织评为全球第一,如果想要解决我们的看病难看病贵的问题,日本可以为我们提供哪些借鉴意义?

  近几年,“十年努力奔小康,一场大病全泡汤”的现象已经屡见不鲜。

  不幸罹患大病、重病,不但自己家庭要面临破产,甚至相关亲属也要跟着砸锅卖铁。

  如何不让重大疾病掏空一个家庭?

  仅仅靠“众筹治病”等社会爱心救助,是远远不够的。根本之道,还在于制度保障。

  日本,就为我们提供了很好的借鉴。

  日本:看病私人化,费用政府包

  日本人只要加入国民医保,哪怕是刚刚入境的持有中长期签证的外国人,都可以不用担心有“治不起”的病。

  日本出色的医疗体制,不仅用心呵护着全体国民的生命质量,也为日本成为世界最长寿国家(据2017年统计,平均寿命女性87.14,男性80.98)做出了巨大的贡献。

  那么,日本的医疗到底优越在哪儿呢?

  总体来说,这与它的体制有关。日本的医疗体制介于北欧与美国模式之间。北欧国家多采用公共医疗体制,效率相对较低;美国则是完全私有化,医疗水平虽高,穷人却享受不起。

  日本的医疗服务由民间提供,医疗费用则由政府负担,既保证了效率,又解决了看病难、看病贵的问题。

  那么,在日本看病,究竟是如何收费的呢?这无疑是大家最好奇的部分了。

  这就得先来说说日本的医疗保险制度。

  日本的国民健康保险法在一战后即已制定实施,但是由于当时实行自由加入制度,很多国民并未加入医疗保险。战后至1955年,日本仍有1/3的国民未加入保险。1958年日本颁布实施新的国民健康法,强制要求所有国民必须加入国民保险,因此加入国民保险成为了每个国民的义务。

  到1961年,日本就实现了国民保险的所有国民全面覆盖,但是此时,要求患者自己负担的比例为医疗费的5成,相对比较高。随着日本经济的繁荣,1973年,患者负担比例减为3成。

  1973—1983年的10年间,日本曾一度实行过老年人的免费医疗,但是之后随着老年保险制度的改革,老年人也负担起其中一部分费用。

  目前,日本现行(2008年之后)各医疗机构,患者窗口负担比例,从小学生到70岁是3成,70到74岁是2成,75岁以上是1成。尽管只需付3成的医疗费,但是遇到重病、大病,也可能会出现高额的医疗费用的情况。

  因此,为了不至于加重生活压力,日本的医疗保险中还设有高额医疗费制度。根据此制度,无论什么病,在医院住多久,自己只需要支付一定额的费用即可,超过部分由保险来支付。具体的区分及负担额等则是根据年收入来确定的。

  比如,未满70岁,年收入在370~770万(约21~45w人民币)之间,实际医疗费为100万(约58000人民币),按照自己负担3成的话,需支付30万日元(约17600人民币)。但是,根据最高限额制(见上图),自己的负担额等于80100(1000000-267000)X1%=87430日元(约5100人民币),也就是说自己实际只需要负担87430日元即可。而且如果入院连续超过3个月的话,另外还有相应的减免。

  这样一来,不仅费用大为减少,而且为了减少患者的麻烦,日本医疗费的支付,都是医院依据保险及限额规定,算出患者最终需要支付的费用(或每个月需支付的费用)后,将票据寄送给患者,患者只需支付自己应该负担的那一部分即可。

  值得一提的是,近年来,随着日本少子化问题严重,儿童医疗正逐渐向免费化的趋势发展。

  按照日本现行医疗制度,学龄前(截至7岁那年3月)儿童的医疗费负担比例为2成,小学一年级以上则为1成。

  日本全国各自治体根据财政状况不同,基本都设有儿童医疗费助成制度。如,有的地方规定,儿童至18岁之前,无论住院还是看普通门诊,均为免费。也有的地方则规定,至学龄前实行全部免费。

  小学一年级至15岁之前,各地的规定也各不相同。以京都市为例,0~3岁儿童,无论门诊还是住院,无论任何疾病,每月只需负担200日元(大概十几块人民币)。比如本月初去了一趟医院,之后,月内无论何时再去任何医院,均无需再付任何费用。3岁到15岁,每月为3000日元,如果超出,可申请现金返还。

  与少子化相应的就是日本人口老龄化非常严重,这一方面导致医师、护理人员的严重短缺,另一方面也加重了医疗费用的负担。

  其中最明显的是老年病、慢性病等占比不断提升。

  近些年,日本主要的疾病大类中,典型的老年病,如恶性肿瘤和以糖尿病为代表的内分泌代谢疾病占比明显增加。为了应对这类疾病,日本非常重视早期的筛查与预防。各地保健中心每年定期会通过当地登记在册的人口,适时将各类疾病的预防、检查等通知单寄送到相应的人家里,提醒按时参加体检等做好相关疾病的预防与筛查工作。

  人口的老龄化也导致了急救的比例的上升。据统计,2017年,日本全国急救的高龄人口(65岁以上)达337万人,占整体的六成以上。需要说明的是,作为生命健康保障的重要一环,日本的救护车是不收取任何费用的,碰到事故、急病等时,一个电话,几分钟之内便有专业的急救人员抵达指定地点。近年来,随着在留外国人的增加,急救电话也同时开启了多语种应对的模式。

  在刚刚过去的5月23日,医学界国际顶级权威学术期刊杂志之一的Lancet(《柳叶刀》)发布了全球195个国家的保健医疗质量的排名,日本紧跟西、北欧小国之后,排名第12。

  但是从医疗的质量的得分来看,日本仅次于最高得分瑞典之后,排名第二。如果再考虑到西北欧小国的人口、社会等因素,以同等人口规模和社会状况的因素等来衡量,日本的医疗毫无疑问是世界最高水准。当然,近年来,在世界卫生组织(WHO)的全球医疗水平评比中,日本也连续多年稳居第一。

  当然,这种荣誉也是伴随着日本在医疗保障领域多年的探索和改进,对我国来说,如今日本领先全球的保障体系,很多地方都值得学习借鉴,也相信假以时日,我们国家的医疗保障也会日臻完善,看病难将不再是一个问题。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