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储粮“罐中罐”案件——刘万成一个人的冤案

楼主:中储粮荆州库员工 时间:2019-08-11 21:13:52 点击:1694 回复:15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53岁的刘万成突然得知二审判决消息的时候,心中似乎被捣了一拳,此前一直焦灼不安的他呆坐在椅子上,眼神平静而空洞,他已经被羁押在石首市看守所整整六个月零一天了。2019年4月16日,荆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审判委员会突然通知合议庭做案件汇报,在不开庭的情况下当场表决,以5票赞成,7票反对的结果驳回了合议庭关于无罪或免处的建议,维持原判。

  二审判决书写到:“上诉人刘万成作为中央储备粮荆州直属库的驻库监管员和石首市健纯油脂有限公司的驻库收购人员,由于其工作不认真履行职责,造成国家3000余万元损失,其失职行为与国家利益遭受重大损失之间存在直接因果关系,故维持一审判决。认定被告人刘万成犯玩忽职守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

  吊诡的是,基层员工刘万成竟成了这诺大一个案件中唯一走进监狱的人,给流失的3000余万国有资产埋单的是他一个人的自由。“小人物”不经意间走上了台前,似乎要用一种悲剧的方式强行给“中储粮罐中罐案件”画上句号。

打赏

2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楼主 | 埋红包
楼主发言:10次 发图:4张 | 添加到话题 |
作者:ty_伯乐常 时间:2019-08-11 21:17:52
  什么罐中罐案?介绍一下
作者:原物 时间:2019-08-11 21:25:21
  小人物,大事件。反正我不信,小人物有这么大的能量吗?要是有,说明什么?要是没有,又是什么?
楼主中储粮荆州库员工 时间:2019-08-11 21:32:52
  东窗事发

  2017年,受中储粮荆州直属库委托的石首市健纯油脂公司临储油出库,白纸黑字明明白白的4200吨菜籽油才出不到1249.42吨,储油罐的等高线就到了底。多方求证与检测无果的情况下,现场人员花了大力气打开了储油罐,竟发现一个如“俄罗斯套娃”一般的“罐中罐”,同样等高线的情况下真实容积不到标准容积的三分之一。

  纸终究没能包住火,犹如一块石子扔进了平静的池塘,掀起的是惊涛骇浪。

  事情很快上报到了中储粮荆州直属库,兹事体大,把事情压住成为了第一选择。很快,油老板雷运强被找到,并被领导要求赶紧把油补回来,可以不追究他的责任。据不愿透露姓名的直属库的相关人员表示,领导当时甚至暗示油老板可以买转基因油来填窟窿。可旗下坐拥七家企业、账面资产过亿的雷老板竟拿不出钱来买油,选择了投案自首,案情终究没能捂住,爆炸了开来。2017年,石首市健纯油脂公司假油罐(罐中罐、套罐)事件败露,给国家造成了3130.99万元的经济损失。震源很快扩散开来,同样被中储粮荆州直属库委托收购加工菜籽油的公安新裕农业发展有限公司也被发现了“罐中罐”,新裕老板罗先俊在与中储粮荆州直属库领导谭大文会谈之后离奇自杀,新裕的案子被压了下来,损失近亿的案子对外宣称1700万。
楼主中储粮荆州库员工 时间:2019-08-19 20:06:46
  薛定谔的“罐中罐”
  2013年之前,石首市健纯油脂公司老板雷运强与公安新裕农业发展有限公司老板罗先俊就已经发明了“罐中罐”,企图套取油菜籽收购、加工资金。

  随即在2013年4月28日,石首市国家粮食储备库向中储粮荆州直属库提交了《湖北石首国家粮食储备库关于开展2013年国家临时储备菜籽油收储库点申请》,“申请”中写道:“石首市健纯油脂公司生产设施、设备良好,油罐条件都符合中央储备粮相关要求、已具备国家临时存储菜籽油收、储条件”。

  签发了这份申请的石首国家粮食储备库法人代表张家旺,还进一步为健纯油脂公司做了背书,以石首市粮食局的名义出具了一份关于健纯油脂公司合标的《证明》。作为健纯老板雷运强的同学,张家旺在随后开展的粮油收购行动中一直参与到年底结束,随后主动辞职,逃出生天。

  收到石首相关单位申请和证明的荆州直属库,在2013年5月先后派遣了供销科、业务科以及财务科的骨干对健纯的油罐进行了反复的核查与复核,并形成了2013年5月21号的一份《2013年国家临时存储菜籽油收储库点情况核查表》,核查结果如下:检查有效总仓容6500吨、有效空仓容6500吨;有效总罐容13000吨、有效空罐容6900吨;有化验室、检验人员持证;油管体、管道设施质量完好坚固,有关部门证明,检查合格;库(厂)区消防安全合格;防雷设施合格;计量器具合格、罐区内有安全、可靠、有效的护油堤等。随后荆州直属库监管科的廖正华,业务科的敖丹以及财务科的潘琛与健纯老板雷运强一同在这样一份完美的复核单上签了字。

  准备工作已经就绪,按照规定,油菜籽入罐前需要对罐子进行清理和最后的查验。2013年6月10日,健纯公司和驻厂的工作人员谢文、刘汉桥、许汉武进行了清罐工作,验罐人员是邹时来。在保留完好的《石首市健纯油脂有限公司清罐记录卡上》清晰写着,8、9号罐内已经被清洁完毕,检查后封孔,而检查人员也写下了经检查,管道阀门完好的结论。

  至此,最后一个发现套罐的机会也丧失了,随着清罐工作的结束,再也没有人进入过油罐,直到东窗事发。
楼主中储粮荆州库员工 时间:2019-08-20 19:33:29
  事发之后,石首市检察院以及荆州直属库对案件展开了漫长的调查,然后最后被追责的只有一个对罐子毫无知情的驻石首国家粮食储备库的小兵刘万成,在他的一沓审判判决证据中,竟发觉不出任何关于这个“套罐”是什么时候被放进去的丝毫线索。

  “健纯公司申请作为临储油收购企业时,油罐检查验收是我和敖丹、潘琛来检查的,当时10号罐还没有修好,我们对罐容检查,审核资质材料。对罐子的设计不清楚,那时没有要求。我认为应该是石首市粮库的收购人员负责清罐。以前没有要求去罐里面检查。”曾反复被派往健纯验罐复查的监管站站长廖正华这样说道。

  诡异的是,2013年所有的关于空罐验收表都不翼而飞,事发之后的2017年6月,当被问及空罐验收的详情时,荆州直属库领导谭大文表示他也在找空罐验收表,也不知道表在何处。更加诡异的是,事发之后人心惶惶,荆州直属库的工作微信群曾流传了一张空罐验收表的照片,后来被证实为莫须有。风言风语不胫而走,2013年9月继任廖正华监管站站长的袁四红被举报入股健纯并参与分红,后来也不了了之。

  至此,经过石首市国家粮食储备库的申请、石首市粮食局的证明以及中央储备粮荆州直属库的核查,健纯的“罐中罐”(套罐)正式被启用。截止发稿之时,没有任何官方关于这个“罐中罐”是如何进入健纯的油库以及通过各项验收的说明或解释。

  一个容积高达近5000吨的金属套罐,这样一个庞然大物, 身手矫捷地趁着夜色偷偷钻进了母罐,不到最后出油的那一刻,谁也发现不了它。而它的主人,这个手眼通天的石首富豪雷运强,亲手创造了这个“薛定谔的罐中罐”。
楼主中储粮荆州库员工 时间:2019-08-20 19:37:36
  “不签就把你关起来”

  蝴蝶已经煽动了翅膀,狂风骤雨却迟迟未至。案发近五个月,石首市人民检察院反复取证质证,抓人又放人,最终他们将目光聚焦在了这个案件最终唯一的责任人身上,时任中储粮荆州直属库监管科科员刘万成。

  2017年11月28日,基层员工刘万成在家突然接到了石首市人民检察院的通知,被告知去交代问题。一向老实的刘万成不敢马虎,答应明儿一早就赶到石首市人民检察院配合调查。

  这注定是无眠的一晚,刘万成的妻子总有种不祥的预感,感觉丈夫此去吉少凶多,睡了不到三个小时就起来,准备了两袋饼干,叫醒了熟睡打着呼噜的刘万成。凌晨四点,夫妻二人驱车前往石首,夜色正浓,妻子反复嘱咐刘万成千万要提高警惕,别瞎签字,是你的错就是你的错,不是你的错不能瞎认。

  刘万成回忆他当时心态不错,觉得这事不会砸到自己头上。吃了点饼干等到了九点,刘万成走进了石首市人民检察院,可能多年以后回忆起来,刘万成才会认识到正是因为他的漫不经心,让他莫名其妙上了贼船,最后还被认定成了匪首。
楼主中储粮荆州库员工 时间:2019-08-27 16:22:25
  最后,签了也要被关起来。

  “你要老实认罪,认定你投案自首,可以从轻处罚”,石首市人名检察院的办案人员郑文光精明而干练,上来就要打杀威棒。刘万成很诧异,为自己辩解道自己驻库驻厂的职责范围,空罐验收以及清罐都不是自己负责的,并且引起损失的假油罐不进罐是查不出来的,而自己并没有被赋予进罐的权利。

  面对刘万成的解释,郑文光感到很棘手,马上转换了策略,打起感情牌。“老刘,你在问询笔录上签字是没有问题的,出了这么大的事,谁没有责任,你敢说你没有责任?该是谁的责任就是谁的责任,我们不会把别人的责任放在你头上,这个你放心”, 接着郑文光又说:“不签就把你关起来,关你几个月不怕你不认罪”。

  从早上九点到晚上七点,冬天的夜晚总是黑的很早,刘万成已经疲惫不堪,面对检查人员的轮番攻势以及大家都追责,你的责任不会大,也就是个警告处分这样的许诺下,老实的刘万成答应在问询笔录上签字。有些表述过于专业,只有小学文凭的刘万成显的有些吃力,热情的办案人员主动先写了一个范本。刘万成认真对着誊写了一遍,最后签上了自己的名字。

  从检察院的大门出来,天已经完全黑了,饥肠辘辘的刘万成找到了妻子,妻子急切地问他什么情况。他说签了,妻子心提到嗓子眼,追问,签了什么?刘万成说,我在这个事件中有责任的一个问询笔录。妻子顿时瘫坐在椅子上失声痛哭,责问他为什么瞎签字,不听她的意见。刘万成看到妻子哭泣很难受,每每碰到这个时候他都难受却没有办法,只能宽慰道:“没事没事,检察院的人很好,说我的责任不大,该是谁的责任都要追责的”。末了,轻声说了一句:“我怕你在外面等久了担心,签字了就能出来”。

  刘万成当时绝无可能意识到这个文件在后来的重要性,在石首市人民法院一审判决的时候,除了真正自首的雷运强,刘万成竟成了唯一一个被刑事诉讼的公职人员。无独有偶,他也被认定为了投案自首,一审判决词这样写道:“被告刘万成虽有主动投案行为,且投案后主动供述自己的犯罪事实,但其在庭审中翻供,不能认定其有自首情节,故对其辩护人认为被告人认罪态度好应该认定自首的辩护意见不予采纳”。讽刺的是,一审辩护律师做的无罪辩护。

  “不签就把你关起来”,最后,签了也得被关起来。
楼主中储粮荆州库员工 时间:2019-08-27 16:24:19
  “不要闹,别人都坐牢对你有什么好处!”

  一滴水滴在了沸腾的油锅里,锅边的人纷纷躲避唯恐不及。感到情况不对的刘万成回过神来,马上找到了中储粮荆州直属库的领导说明情况,领导很忙,一句“这是检察院找你们,我们插不了手”便挡了回去。

  刘万成的妻子感觉事情要恶化,放下往日的斯文去单位上闹,并声明要向媒体曝光。“会哭的孩子有奶吃”,很快,过了约莫一个星期,2017年12月7日,石首市检察院郑文光、时任中储粮荆州直属库法人代表的谭大文、时任中储粮荆州直属库监管主任的刘士强以及时任中储粮荆州直属库副主任徐合斌碰了头,商量怎么解决这个问题。

  协商的地点在“茅草小镇”餐厅,这是一家经营荆州土菜的装修颇为高档的餐厅。据当事人刘万成妻子回忆,约莫晚上七八点的时候,刘士强打来电话,颇带自信的说:“我和石首检察院的郑文光关系好的很,是同学,这个事情我已经和他们沟通好了,我们待会要去三国公园KTV唱歌,你买8条1916黄鹤楼香烟送过来”。

  刘万成的妻子已病急乱投医,赶紧收集了下家里剩下的现金,还找隔壁的亲戚凑了点,大概一万块钱的样子,买了8条1916黄鹤楼香烟。约莫晚上十点的样子到了三国公园一家KTV的楼下,等了一会就在门口那和刘士强碰了头。

  刘士强略带酒意,颇为得意地说:“已经和石首检察院说好了,判三年缓刑,不坐死牢,保留工作籍”。听到了这样的结论,一世清白的刘万成家属坚决不能接受名誉蒙羞,坚持没有刑事责任,并据理力争。谈判不欢而散,并由此走向破裂。

  香烟自然也没有送出去,很快石首市检察院办理取保候审的通知就来了,刘万成再次前去石首市检察院说明情况:健纯油脂公司3000多万的损失并不是不按照领导安排去工作、不负责造成的,鑫飞达油脂公司也是我巡查,可是因为油罐没有问题,油也没有问题,问题的根源是“假油罐”以及驻厂对收购加工全过程现场监管的石首国储库工作人员未按流程工作造成的。

  石首检察院办案人员对不肯屈服的刘万成夫妇劝解道:“你们不要闹,你们都还要靠单位吃饭,别人都坐牢对你们有什么好处!”。

  对抗进一步升级,很快刘万成向中储粮荆州直属库的上级中储粮武汉分公司递交了说明材料,将案件捅到了省城。中储粮荆州直属库的领导再次找到了刘万成夫妇,告知他们有事好商量,不要曝光,三年缓刑不坐死牢可以上班,并问他们觉得怎么样。刘万成夫妇态度坚决:没犯罪,什么也不怕!莫须有的罪名绝对不要,绝对不当替罪羊。同时表示要将事件向社会和媒体公布,为自己讨回公道。

  “国务院都知道此事了,还怕你曝光吗?你曝光就把你们夫妇俩开除!”,中储粮荆州直属库的一把手谭大文这样告诉刘万成,希望他不要再给组织添麻烦了。
作者:白乐天2020 时间:2019-08-27 16:48:54
  帮顶
作者:luoweiforest 时间:2019-08-27 17:07:00
  继续啊
作者:luoweiforest 时间:2019-08-27 17:07:16
  顶上去
楼主中储粮荆州库员工 时间:2019-08-28 22:12:20

  
  
  
  
  如俄罗斯套娃般的“罐中罐”
楼主中储粮荆州库员工 时间:2019-08-28 22:13:13
  一字之差

  2013年1月1日,新年伊始,按照惯例,中储粮荆州直属库要求监管科科员刘万成签署了驻库监管员及保管员责任状,工作职责第9小点要求:对粮油出(入)库进行全过程监控,做到每天核实出(入)库数量,次日上午通过《粮油出(入)库进度表》向监管办报送出(入)库数量。

  情况开始复杂起来。原则上讲,被荆州直属库委托收购加工菜籽油的企业,比如位于石首市的健纯油脂有限公司和公安的新裕农业发展有限公司,在收购、加工菜籽油期间,荆州直属库会派遣直属库监管科的职员前往当地驻库监管,自然,这里指的“驻库”指的是驻当地公司“油库”,有时候也称为“驻厂”。

  政策总是赶不上变化,菜籽油收购季节收购活动频繁的时候,荆州直属库监管科的职工会人手紧张,无法一一在当地企业“驻库(其实是驻厂)”,就会安排直属库监管科的员工驻地方国储库,同时临时聘用调任当地国储库的员工驻当地企业,驻地方国储库的员工则成为了片区的巡视员,是不驻厂的。

  中储粮荆州直属库的所有官方文件中,“驻库监管员”一般指的是“驻地方油库监管员”,也叫“驻厂监管员”;但是便宜行事的过程中,这个“驻库监管员”有时候指的是“驻地方国储库监管员”,也称为“巡查员”。

  “巡查员”因为工作任务是统筹巡查,主观上和客观上都不可能亲身驻厂,对实物检测、认定进行负责,因而与“驻厂监管员”职责大有不同。但是由于汉语言文学的博大精深,以及政策实施过程中领导便宜行事,一般会将“驻库监管员”、“驻库保管员”甚至“驻厂监管员”混为一谈。

  冗长的《刑事裁定书》里面,被搞的晕头转向的检察官们和法官们一上来就会说,荆州直属库的“驻库监管员”、“驻库保管员”、“驻厂监管员(很少使用,事实上)”指的是同一对象,甚至认定“巡查员”在荆州直属库的语境里也叫驻库监管员。如果亲身阅读一审、二审的刑事裁定书,检方的指证以及证人的证言就会发生选择性叫法,而最终执法也变成了选择性。

  事实上,“驻库监管员”与“驻厂监管员”的一字之差,便决定了刘万成的命运,甚至解脱了很多人。

  文字游戏做起来很复杂,但事实却很简单。
楼主中储粮荆州库员工 时间:2019-08-28 22:13:25
  文字游戏做起来很复杂,但事实却很简单。

  2013年年初,刘万成按照单位要求签署了《责任状》,成为了荆州直属库的驻库监管员,这个时候他应该还不知道他是要驻石首国储库做巡查还是驻健纯的油库,这一切要看领导的安排。

  这一年的5月,油脂公司的雷老板借着石首国储库的东风拿到了荆州直属库的生意,荆州直属库与石首市健纯油脂公司签订了《中央储备粮荆州直属库2013年国家临时存储菜籽油业务流程》,里面指出荆州直属库将向厂方派出两名工作人员作为驻库监管员驻厂开展油菜籽收购,负责油菜籽收购、移交、加工和产品库存监管等工作。

  很快,便宜行事的情况发生了,2013年6月4日,中储粮荆州直属库与石首市健纯油脂公司正式签订了《油菜籽委托收购加工合同》,合同的第13点写明:甲方可以派出独立管理团队或者委托乙方所在地国储库人员,驻厂参与本合同范围内的收购、加工、存储、销售等业务环节的管理和监督工作。

  马上这个合同就实施了,当天又签署了《补充协议》,甲方荆州直属库与乙方石首市健纯油脂公司以及丙方湖北石首国家粮食储备库约定:由丙方即湖北省国家粮食储备库安排符合荆州直属库要求的工作人员全程参与健纯油菜籽收购即加工业务,并驻厂管理。

  第二天,中储粮荆州直属库确定谭涛、刘万成、刘迪霞3人为驻石首市健纯油脂有限公司的收购人员,当天旋即调整为刘万成、曾静、张祥红。过了两天又发生了调整,
  6月7号的时候,库领导考虑到直属库人员不够,把刘万成抽调出来作为了石首市的巡查人员,监管整个石首市的政策性粮油。

  至此年初的《责任状》约定的职责与义务已与6月7号的事实情况发生了差异,但检察院仍然拿着一纸责任状将刘万成咬死成驻库监管员提起了诉讼。

  不管是有心还是无意,这一错误造成了被告刘万成与石首市检察院、石首市法院的长期对立,不管后来出具了多少证人证言与说明文件,证明被告刘万成不是驻库监管员,而是驻石首国储库的巡查人员,真正的驻库监管员是石首国储库派驻的两个工作人员。奈何错误已经铸成,怕是绝无改口的可能。

  令人费解的是,丙方派驻的石首国储库的驻厂人员竟没能发现任何造假的蛛丝马迹就将每日的《检斤单》、《日进度表》报给了驻石首国储库的刘万成,最后竟没被石首检察院与法院追究责任;更加令人细思极恐的是,荆州直属库向公安新裕农业发展有限公司派驻的本单位的驻厂保管员朱继华、驻厂监管员陈勇以及过磅员肖明慧,在新裕农业发展有限公司爆出的“罐中罐”并造成巨大损失的案件中,竟完全没有被追责。

  进一步的调查显示,朱继华系刘士强同学,陈勇系刘士强的妹夫,而真正的一线过磅员肖明慧竟是刘士强的舅妈,而刘士强在案发时是中储粮荆州直属库的副主任,是当时最有希望升任主任的人选。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