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院明知自己有严重违法行为,却要上访人进学习班(附法院自认违法的文件图

楼主:zhongyingjie 时间:2009-06-29 11:54:00 点击:295 回复:7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法院明知自己有严重违法行为,却要上访人进学习班(附法院自认违法的文件图片)
      本人孙举明,不懂法,但是和法院打交道10多年,学会了用法律保护自己的合法权益。根据信访法的规定,我逐级上访,并没有越级上访,而是通过正常渠道向全国人大、和最高法院反映我的冤枉,上访是法律赋予公民的权利,我并没有违法。
      
       今年两会期间,我两次到北京上访。第一次哈尔滨市中级法院截访法官说回哈后有领导接待我,给我解决问题。没想到晚上6点左右我被截回到哈市后,哈尔滨市中级法院四位法官在出站口把我直接押送到郊外的上访人学习班,让我学习信访法,因本人坚决反对,学习班领导听我诉说案情后,考虑到我的实际情况,没有让我进学习班学习。但是哈尔滨市中级法院的法官却非让我写保证书,保证再不去北京上访,在扣押了我的身份证后才送我回家。
      
       因没见到什么领导,哈尔滨市中级法院也根本没有解决我问题的意思,所以一周后我又去了北京,在最高法院大门外我又被哈尔滨市中级法院驻京截访法官截住,说有院长在北京,要和我谈,这位院长说我的案子他要亲自督办,让我先回哈,他三天后回哈找我。现在已经快三个月了,我也没见到这位院长。可怜我这次进京连最高法院的门都没进去就被截回。到哈市后是早7点左右,被哈尔滨市中级法院的法官接到法院,下午3点多才让我走,不是谈怎么解决问题,而是还让我去学习班学法,我说我比你们法官懂法,拘留我就没办法了,进学习班是你们法官的事。
      
       是我们上访人还是你们法官应该进学习班学习???
      
        一、本案基本情况
      
        控告人于1993年个人投资近三千万元,建了一所占地面积九万多平方米、建筑面积近二万平方米、教学设施配套齐全,集小学、初中、高中为一体的符合国家教委标准的民营学校。
      
        1997年为了扩大学校宿舍楼面积,控告人学校与黑龙江省千秋建筑工程公司(下称千秋公司)签订了工程合同。由于千秋公司违约,1998年1月控告人学校提起诉讼。
      
        经调解,哈尔滨市中级法院(下称被告人)下发的(1998)哈民一初字第7号调解书发生法律效力。该调解书约定:千秋公司保证1998年6月15日前完工,控告人学校于同年9月15日承付工程款。然而千秋公司不但再次违约,而且恶人先告状,于当年9月份向被控告人提起执行申请。以上为本案的基本事实。
      
        二、执行法官,不当为而为;唯我独尊,行强盗行径。
      
        1998年哈民一初字第7号调解书是双务条款,即千秋公司履行义务在先,控告人履行义务在后。根据法律规定:“先履行一方履行义务不符合约定的,后履行一方有权拒绝其相应的履行要求。”而千秋公司在没有履行调解书确定的义务——竣工、验收等条件下,即向被控告人执行局申请执行,而被控告人执行法官在没有审查执行依据的情况下,即进入强制执行程序,不听控告人于理、于法的申辩,不但扣押了学校的通勤车,而且到正在上课的教室向师生散发查封公告,勒令师生立即搬出,导至六百余学生、一百五十多名教职员工在被控告人执行法官的淫威、逼迫、驱赶下,纷纷成鸟兽散。一个好端端的民营学校面临垮台、倒闭。
      
        三、已终结执行的案件,瞒天过海再次执行
      
        1999年7月1日,中国法制报刊登了《如此执法不应该》的调查文章,被控告人执行庭的一位副庭长带两个执行员到学校核实情况后,于当月20日向控告人学校下达了案件终结执行裁定书。而没几日被控告人却又将学校查封,执行依据仍然是(1998)哈民一初字第7号民事调解书。令人不解的是,被控告人为了堂而皇之地倒行逆施,弄虚作假地将“北辰学校诉千秋公司违约”篡改为:“千秋公司诉北辰学校拖欠工程款”。再次查封的结果导致控告人的学校彻底解体。
      
        四、徇私舞弊恶意串通,肆无忌惮违法拍卖。
      
        控告人当时在被控告人处共涉及三起执行案件(是哈中级法院违法执行造成的),均已在被控告人执行局非法拍卖前终结执行。也就是说被控告人执行局提起拍卖程序,已经没有了执行依据。由于学校被迫解体,使控告人无力履行其他案外人的债务,合同相对人纷纷提起诉讼,为了尽快还清债务,2001年3月控告人将学校以2400万元出售,然而这一合法的出售行为,被控告人执行局却横加干涉,坚持该学校必须进行拍卖。
      
        被控告人执行局,为了使其暗箱操作的行为得逞,不但把评估和拍卖委托同是一家的“翔鹰公司”,而且有意对许多项目不予评估;为了使控告人不明真相,愚弄控告人,不但将价值2400余万元的学校标底降到了1200余万元,而且不将评估报告向控告人学校送达,也没有向控告人学校交代复议权利;为了和拍卖公司、北开大学恶意串通,不但贴出公告并打电话通知各竞买人延期拍卖,时间地点不定,却突然又贴出公告通知拍卖仍为原时间、原地点,致使诸多竞买者不知,只有黑龙江北开大学独家参加竞买,而且不通知控告人学校到场。
      
        五、视控告人为草芥,游戏法律;玩控告人于股掌,愚弄公民。
      
        综上所述,被控告人一系列违法、甚至犯罪的行为,作为执法部门在明知是错案、冤案、违法执行至今已近十年之久的情况下,不但不加以纠正,而且为了掩盖罪责,竟冒天下之大不韪堵塞漏洞、逃避自己的罪责。控告人为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多次向全国人大、最高法院、省市人大、省委纠风办、省高法及被控告人处反映情况,被控告人两风座谈会间也曾假惺惺地邀控告人到会讲述情况,可是到头来,依然是“牛郎欲问瘟神事,一样悲欢逐逝波。”真可谓:悲者自悲,欢者自欢;违法者弹冠相庆,受害人无处申冤。
      
        无庸置疑,哈尔滨法院的这种作为是执法犯法!是知法犯法!甚至是犯罪行为!为此,本人强烈要求国家有关部门立即组织专案组严厉查处!还北辰学校和本人一个公道!
      
        此致
    以下是附图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楼主 | 埋红包
楼主发言:1次 发图:0张 | 添加到话题 |
作者:背着麻袋闯新疆 时间:2019-05-10 00:20:12
  还有多少个十年

相关推荐

换一换

      本版热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