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師長辭 舉國不舍(转载)

楼主:hkqiuqiu 时间:2009-11-02 19:22:00 点击:302 回复:3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錢學森遺體初定11月7日下葬
  
   錢學森語錄集
  
   愛國
  
   (據香港商報報導)我的事業在中國,我的成就在中國,我的歸宿在中國。我在美國前三四年是學 ,后十幾年是工作,所有這一切都在做準備,為了回到祖國后能為人民做點事。因為我是中國人。
  
   風骨
  
   我姓錢,但我不愛錢。我個人僅僅是滄海一粟,真正偉大的是黨、人民和我們的國家。
  
   治學
  
   難道搞科學的人只需要數據和公式嗎?搞科學的人同樣需要有靈感,我的靈感,許多是從藝術中悟出來的。我們不能人云亦云,這不是科學精神,科學精神最重要的就是創新。
  
   冒雪弔唁者絡繹不絕
  
   中國一代科學巨匠、中國航天事業開創者和奠基人錢學森辭世。昨日一早,位於北京玉淵潭畔中國航天大院內的錢學森住處銀妝素裹、樹木垂首,周圍停滿了各種車輛。冒雪前來弔唁的人們絡繹不絕。這場不期而至的秋雪,是北京今年迎來的第一場雪,比往年提前了一個月,為這位「中國航天之父」駕鶴西去送行。錢學森家中所設靈堂僅十平方米左右,布置簡樸,牆上懸挂的黑色挽幛上寫有「沉痛悼念錢學森同志」九個白色大字,挽幛下方正中位置是錢學森的遺像,兩側擺滿了前來弔唁人們敬獻的花圈、花籃,左側最里面的兩個花圈是錢老夫人蔣英及兒子錢永剛所獻,分別寫有「您永遠活在我心中」、「爸爸永遠活在我心中」的輓聯。中國航天科技集團公司總經理馬興瑞說,「錢老雖然走了,但充滿高風險性和挑戰性的航天事業發展沒有止境,中國航天人將繼承他的愛國精神和創新精神,不斷攀登航天科技發展的新高峰」。
  
   「兩彈一星」元勋、中國繞月探測工程原總設計師孫家棟院士說,得知錢老辭世的消息時非常震驚,「上個星期還向錢老的秘書問起,說錢老精神不錯。再過一個多月就是錢老九十九歲壽辰,我們還商量著像往年一樣給錢老送一張賀卡。」錢學森生前對中國的大飛機研制非常關心,還多次向國家領導人建言獻策。原國防科工委主任、中國商用飛機有限責任公司董事長張慶偉表示,「我們一定會完成錢老這一夙願,努力讓中國的大飛機早日飛上藍天。」中國載人航天工程原副總指揮、解放軍總裝備部原副部長胡世祥至今還清晰地記得自己與錢老的首次接觸,那是上世紀六十年代中期他在酒泉衛星發射中心任電路技師時,錢老親自指點他解決陀螺平台方面的一個小問題。
  
   「錢老辭世,不光對中國航天,對整個中國和這個時代來說,都是一個巨大損失。」中國航天科工集團公司副總經理高紅衛說。4名自西安交大考入清華讀研的學子結伴而來,他們在三層紅色磚樓外側甬道上頂著風雪佇立良久,朝著錢老靈堂方向默默憑吊緬懷。據錢學森家鄰居回憶稱,錢學森晚年一直臥病在床。在鄰居們眼中,錢學森是一位平易近人的老人,和藹可親,十幾年前經常看到他在院中散步,但近年來已經不見出門。
  
   「錢老走得很安詳」--秘書涂元季緬懷錢學森
  
   在錢學森身邊工作了26年的秘書兼學術助手涂元季一直陪伴到錢老最后一刻。「錢老的離去,我們都沒有想到。前天肺部感染,發展比較快,血壓下來怎麼也上不去,最后心臟不行了。他走得很安詳。」涂元季聲音低沉地說。「錢老就是我的親人,就是我的恩師。」從1983年開始做錢學森的秘書到現在,「經常在錢老身邊耳濡目染,他思考和處理問題的方式,讓我悟到好多。」涂元季說,作為一名科學家,在錢老心中,從來就是堅持以人為本的,而且他心中的這個「人」是不分尊貴卑賤的。不管是什麼人,只要給錢老寫信求教,他一律認認真真地回答。「尽管他工作繁忙,但絕不慢待任何一個人。」
  
   感謝后輩指出錯誤
  
   1964年,一位默默無聞,遠在新疆生產建設兵團農學院的年輕人郝天護給錢學森寫了一封信,這位年輕人竟然指出錢老新近發表的一篇力學論文中的一處錯誤,并提出了自己糾正的意見。不幾天郝天護收到了錢學森的親筆回信:「我很感謝您指出我的錯誤!科學文章中的錯誤必須及時闡明,以免后來的工作者誤用不正確的東西而耽誤事。所以我認為,您應該把您的意見寫成一篇幾百字的短文,投《力學學報》刊登,幫助大家。」在錢老的鼓勵之下,郝天護將自己的觀點寫成文章:「關於土動力學基本方程的一個問題」,由錢學森推薦發表在1966年3月第9卷第1期《力學學報》上。錢老的鼓勵給郝天護以極大的動力,他后來投身力學事業,成為東華大學教授。
  
   反對浮躁作假
  
   錢老反對一切浮躁甚至作假歪風。有人把在錢老指導下發表的論文署上他的名字,涂元季記得錢老很鄭重地給作者寫了回信說:「把我的名字放在文章的作者中是不對的,我決不同意,這不是什麼客氣。要說我曾向您提過一兩點有用的參考意見,那也只能在文章末尾講上一句。這是科學論文的慣例,好學風,我們務必遵守!至要,至要!!!」
  
   「我只是滄海一粟!」
  
   在涂元季看來,錢老始終持有一顆超乎常人的「平常心」。「我只是滄海一粟!」在錢老與別人的書信中,錢老反覆強調,原子彈、氫彈、導彈衛星的研究、設計、制造和實驗,是幾千名科學技術專家通力合作的成果,不是哪一個科學家獨立的創造。「在任何新的領域,我們都是小學生。」錢老的這句話也許最能解釋他一生不斷學 、不斷創新的動力所在。而他「成天思考、憂慮的大問題」,就是中國目前缺乏拔尖的領軍人才。如果說錢老對自己的人生有一點遺憾的話,在涂元季看來,最大的遺憾也許是莫過於人們對他所講的東西有許多還不理解。因為錢老的科學思想至少超前我們一般人10年。
  
   外媒:新興航空領域最聰明的人
  
   對於這位中國科學泰斗的辭世,各國媒體給予高度關注,并對錢學森在中國航天和導彈領域的貢獻予以重點介紹。路透社在報道中說,錢學森負責領導研發了中國首枚導彈,并監督了中國首枚原子彈的發展。美聯社發表了題為「中國98歲導彈首席專家逝世」的文章。文章說,錢學森1956年寫了一份關於中國航空工業的意見書,導致了中國國防部航空工業委員會的成立。這個委員會是領導中國導彈與航天科研工作的主要機構,由中國著名元帥聶榮臻主持。文章稱,得益於錢學森的研究工作,中國於1964年10月成功爆炸了第一顆原子彈。《今日美國》報發表報道說,錢學森是在美國開始的事業,他被視為新興航空領域中最聰明的人之一。1955年,他回到中國。在他的努力下,1970年中國成功發射了第一顆人造衛星。俄羅斯《真理報》發表文章說,1991年錢學森退休,中國載人航天第二年正式啟動。在錢學森的研究成果的基礎上打造出長征二號F運載火箭,2003年由長征二號F火箭運載的神舟五號飛船將楊利偉送往太空。
  
   娶妻蔣英科學與藝術結合
  
   蔣英是大軍事家蔣百里的三女,美貌與智慧兼具。今年9月6日,錢學森妻子蔣英,在北京度過90歲生日。回首來時路,她與錢學森「科學與藝術的結合」,如「詩經」中「執子之手,與子偕老」,恩愛終生。被稱為「中國歐洲古典藝術歌曲權威」的蔣英是軍事家蔣百里的三女,錢學森的父親錢均夫和蔣百里都是前清秀才,又同是留日學生,兩家來往甚密。錢學森和蔣英自幼受到很好的文化薰陶和家庭教育。1935年,蔣英隨父親到歐洲考察;1937年,她考進柏林音樂大學聲樂系。錢學森在美國苦攻航空機械理論,蔣英在歐洲學聲樂,12年來,兩人沒有來往;后來,蔣百里到美國考察,把蔣英的照片拿給錢學森看,才子佳人就這麼牽起千里姻緣的紅線。1947年,錢學森與蔣英在上海結婚。這年9月,兩人同赴美國波士頓,他們在麻省理工學院附近租了一棟舊樓房,在新家的起居室里,擺了一架黑色鋼琴,這是錢學森送給新婚妻子的禮物。多年后,蔣英憶起往事,無限回味,她說:「那個時候,我們都喜歡哲理性強的音樂作品,我們常一起去聽音樂,看美展。不知道為什麼,我喜歡的,他也喜歡…」
  
   大躍進時一篇文章終身盛名之累
  
   再完美優秀的人也難免失言和犯錯,錢學森「大躍進」時的一篇文章,成為他終身盛名之累。1958年的「大躍進」,造成了三年自然災害。1958年6月16日,《中國青年報》發表了錢學森的署名文章《糧食畝產量會有多少?》開頭引了一則民謠:「前年賣糧用蘿挑,去年賣糧用船搖;今年汽車裝不了,明年火車還嫌小!」文入正題,錢學森寫道:「土地給人們的糧食產量碰頂了嗎?科學的計算告訴人們:還遠得很!今后,透過農民的創造和農業科學工作者的努力,將會大大突破今天的豐產成績。現在我們來算一算:把每年射到一畝地上的太陽光能的百分之三十作為植物以利用的部分,而植物利用這些太陽光能把空氣里的二氧化碳和水分制造成自己的養料,供給自己發育、生長結實,再把其中的五分之一算是可吃的糧食,那麼稻麥每年的畝產量就不僅僅是兩千多斤或三千多斤,而是兩千多斤的二十多倍。」以錢學森的聲望,其言動見觀瞻可知。但結果是大自然并沒照科學家希望運作。如今揣想,大概是科學家的熱情與天真吧!作為中國「導彈之父」,偶爾失言,但小瑕不掩大瑜。
  
   胡錦濤溫家寶
  
   據報將參加追悼式
  
   據報道,國家 胡錦濤、國務院總理溫家寶將參加追悼式。據本港媒體報道,錢學森兒子錢永剛說,父親去世時非常安詳,因父親身份特殊,后事須待中央統一安排。錢學森來自江南錢家,海內外不乏知名人士,2008年諾貝爾化學獎獲得者錢永健便是其堂姪。胡錦濤去年初曾到錢學森家中探望,溫家寶近年更4次看望錢學森。錢學森初定11月7日下葬。
  
   學生:
  
   大師教誨今猶在
  
   在中國科學技術大學的也西湖畔,數百位科大年輕學子以及錢學森的學生自發來到此間錢學森的雕塑前默哀緬懷。
  
   為學生請來幾尊「大砲」
  
   1958年,擔負為國家培養新型尖端科技人才的中國科技大學成立。錢學森是該校創始人之一,任該校近代力學系首任系主任20年。尹協遠教授是科大近代力學五八級學生,他向記者講述記憶中最深刻的一件事。當年剛開學不久,在全系學生的一次大會上,錢老幽默地說:「給你們請來了好幾尊『大砲』。」這里的「大砲」包括嚴濟慈、吳文俊、蔣麗金、郭永懷等。尹協遠說,當年物理學家嚴濟慈為他們上「普通物理」,數學家吳文俊上「高等數學」,化學家蔣麗金上「普通化學」,郭永懷上專業基礎課,錢老也為學生傳授火箭技術導論等知識。
  
   教學生敲敲打打做學問
  
   「世界上最高級的儀器在哪里能買到?」科大六一級學生夏源明回憶道,這是錢老曾向學生提出的問題,在學生回答美國、德國等國能買到的時候,錢老說,「最高級的儀器哪里也買不到,它只能在科學家的實驗室里能看到」,并告誡學生要重視基礎研究的訓練。科大五八級學生蔡有智介紹說,當年幾個同學一起在條件簡陋的土房子里,純手工做實驗時有些抱怨,恰被錢老聽到,錢老說,敲敲打打做學問才叫紮實。
  
   族人:
  
   永遠不會忘記他
  
   錢學森病逝的消息傳出后,杭州的家鄉人民、錢氏家族、錢氏研究會成員聞訊備感震驚,沉痛哀悼這位杰出的錢氏后裔。杭州臨安,正是吳越錢王的出生地和歸息地,千年以來,錢氏后裔遍布大江南北,涌現了錢鍾書、錢穆、錢學森、錢偉長、錢三強等一大批杰出人物。根據歷史研究,錢學森是錢王的第33世孫。臨安錢氏研究會副秘書長陶福賢說,錢學森1911年12月11日生於浙江杭州,3歲時隨家人離開故鄉,但對家鄉有著特殊的情結。得知錢老逝世的消息后,陶福賢非常難過:「大家永遠也不會忘記他。」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楼主 | 埋红包
楼主发言:1次 发图:0张 | 添加到话题 |
作者:注了好几次册了 时间:2009-11-02 19:27:42
  以赚钱来衡量一个男人的成功,钱太差劲了。在京城混了五六十年才混套百把平方的小房。不如一刚参加工作的公务员,钱老,真失败啊真失败。
作者:经济辉煌 时间:2009-11-02 19:39:49
  他是中国的爱因斯坦
作者:sfs1981 时间:2009-11-02 20:54:03
  以赚钱来衡量一个男人的成功,钱太差劲了。在京城混了五六十年才混套百把平方的小房。不如一刚参加工作的公务员,钱老,真失败啊真失败。
  ==================================我们在北京的公务员朋友年纪很轻就已经在很好的地段弄到100多平米的房子了,还是新的哦,钱老真是混的太惨了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