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使也需要神来眷顾

楼主:红舞鞋跳舞 时间:2008-11-14 09:22:00 点击:264 回复:1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尊敬的读者:
  这是曾经无怨无悔抗击在“非典”一线的医护人员,用热泪谱写的呼唤:单位借国企改制为由改变了我们的命运!
  我们原是某集团所属职工医院的医护人员。我们集团具有百余年的历史,被誉为“中国北方离世界最近的港口”。我们曾为在这样的医院工作而感动骄傲和自豪,并能为我们“老码头”的健康保驾护航而感到欣慰。当肆虐的“非典”袭来之时,我们这些医护人员冲到一线,与全国人民并肩抗击“非典”,不计个人得失,任劳任怨,不顾个人安危,没喊过苦、说过累,更没有一个人因为怕被传染而退缩!
  当我们经历了“非典”之后,医院通知:医院参与国企改制,分批买断,职工全部解除劳动合同,期限为2004年-2005年6月。在大连日报刊登挂牌公示。医院在“改制”中以强制、诱导的方式,迫使我们买断工龄、转变身份协保、退养及提前退休。2005年末医院通知:不参加改制。医院至今仍按原体制运行,改变的是领导拿了年薪。
  在“改制”过程中让我们觉得委屈和无奈的是,医院领导并不是本着公开、公正、透明、平等、择优上岗的原则,而是采取了以下的方式:
  职工之间互选。(在各级领导暗示下)
  二、以院领导为主的竞聘考核小组,每张选票代表5票,如不是整数倍的采取四舍五入的形式。(选留预先定好的职工)
  这种选举方式堂而皇之的写进“改制”方案中,并下发各科室公示。这种幕前形式,幕后操作的手段,我们惊呆了!国家在选举领导人及政府官员时,都是1人代表1票,他们的1票能代表5票!!!
  我们在医院所谓公平、公正的选举中,成了定岗定编的“富余人员”。 为此我们提出疑议,不愿意在解聘书上签字。但医院采取:不设置岗位、不发工资,每月只发240元的待岗工资。并下发“送达条”:如在2月之内不签字,则不享受买断后的相关待遇,并自动解除劳动合同。我们都是上有老下有小的中年人,是家中的顶梁柱,一份稳定的收入对我们来说非常重要!我们这些“富余人员”,有国家承认的学历、职称,是医院的中坚力量,工作勤勤恳恳,缺乏的只是“关系”!其中有党员、先进工作者、复转军人,临床经验丰富。对于一个医院来说是很大的一笔宝贵财富。这些临床经验是书本上学不到,用金钱买不到的。说是“富余”人员,但一部分医护人员,解除劳动合同后仍在原来的工作岗位,同时医院新聘用了医护人员40余人!我们到底是 “富余”人员,还是“人情”的牺牲品???在新聘用的医护人员中,多数都没有执业证,上级部门来检查时,院方就安排她们上夜班或在家休息,由“富余”人员上岗应付检查(直至2008年才有一些医护人员取得执业证)。
  大家都知道,医护人员在工作中,有被传染及药物污染的危险性。在所谓的“富余”人员中,有一名护士,在买断后不久确诊为肺癌晚期,一直在化疗。当时夫妻双方均为该集团的职工,其中一方已经买断。本人将此情况反应给院方,领导不予理睬,仍买断处理。(劳动法中规定:夫妻双方在同一单位不允许同时下岗)。为了给她治病花光了家里所有积蓄,现在的生活极其困难。对于她的病情和困难,已经多次向院方和上级部门反映情况,却无人问津。要知道身为医护人员,深知自己的病情将会如何发展下去,是多么残酷的一件事情啊……
  “富余”人员中,还有多名复转军人,他们曾为祖国付出了青春与热血。到地方后仍然肩负救死扶伤的职责。这些流血不流泪的军人们,在拿到院里下发的送达条时,在《解除劳动合同书》上签下了自己的名字,黯然流泪。在南方雪灾、汶川地震中,到处可以看到我们的子弟兵用他们的身躯,担负起人民赋予的希望。有谁来关怀一下曾经的子弟兵们?
  我们曾多次找到医院以及上级部门反应,希望能给我们这些医护人员恢复原有的身份,但是经过多次的敷衍,搪塞和推诿,终于在2008年10月间答复为:一,医院改制是正确的,符合国家规定;二,做法是公正、公平、公开、合理合法的。
  我们是普通的百姓,在国家提倡“以人为本的和谐社会”建设中,谁来帮助我们解决“小家庭”的艰难!灾难来临的之时,我们感觉到胡锦涛 、温家宝总理的大爱与真诚;在农民工问题上,总理给予了无限的关怀。而我们这些“白衣天使”在“关系”面前却欲述无门。像一个没有妈妈的孩子,没有温暖和依靠。什么时候,我们这些折了翅膀的“天使”,才能得到神灵的眷顾啊!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 楼主 | 埋红包
楼主发言:1次 发图:0张 | 添加到话题 |
楼主红舞鞋跳舞 时间:2008-11-14 19:21:39
  尊敬的读者:
    这是曾经无怨无悔抗击在“非典”一线的医护人员,用热泪谱写的呼唤:单位借国企改制为由改变了我们的命运!
    我们原是某集团所属职工医院的医护人员。我们集团具有百余年的历史,被誉为“中国北方离世界最近的港口”。我们曾为在这样的医院工作而感动骄傲和自豪,并能为我们“老码头”的健康保驾护航而感到欣慰。当肆虐的“非典”袭来之时,我们这些医护人员冲到一线,与全国人民并肩抗击“非典”,不计个人得失,任劳任怨,不顾个人安危,没喊过苦、说过累,更没有一个人因为怕被传染而退缩!
    当我们经历了“非典”之后,医院通知:医院参与国企改制,分批买断,职工全部解除劳动合同,期限为2004年-2005年6月。在大连日报刊登挂牌公示。医院在“改制”中以强制、诱导的方式,迫使我们买断工龄、转变身份协保、退养及提前退休。2005年末医院通知:不参加改制。医院至今仍按原体制运行,改变的是领导拿了年薪。
    在“改制”过程中让我们觉得委屈和无奈的是,医院领导并不是本着公开、公正、透明、平等、择优上岗的原则,而是采取了以下的方式:
    职工之间互选。(在各级领导暗示下)
    二、以院领导为主的竞聘考核小组,每张选票代表5票,如不是整数倍的采取四舍五入的形式。(选留预先定好的职工)
    这种选举方式堂而皇之的写进“改制”方案中,并下发各科室公示。这种幕前形式,幕后操作的手段,我们惊呆了!国家在选举领导人及政府官员时,都是1人代表1票,他们的1票能代表5票!!!
    我们在医院所谓公平、公正的选举中,成了定岗定编的“富余人员”。 为此我们提出疑议,不愿意在解聘书上签字。但医院采取:不设置岗位、不发工资,每月只发240元的待岗工资。并下发“送达条”:如在2月之内不签字,则不享受买断后的相关待遇,并自动解除劳动合同。我们都是上有老下有小的中年人,是家中的顶梁柱,一份稳定的收入对我们来说非常重要!我们这些“富余人员”,有国家承认的学历、职称,是医院的中坚力量,工作勤勤恳恳,缺乏的只是“关系”!其中有党员、先进工作者、复转军人,临床经验丰富。对于一个医院来说是很大的一笔宝贵财富。这些临床经验是书本上学不到,用金钱买不到的。说是“富余”人员,但一部分医护人员,解除劳动合同后仍在原来的工作岗位,同时医院新聘用了医护人员40余人!我们到底是 “富余”人员,还是“人情”的牺牲品???在新聘用的医护人员中,多数都没有执业证,上级部门来检查时,院方就安排她们上夜班或在家休息,由“富余”人员上岗应付检查(直至2008年才有一些医护人员取得执业证)。
    大家都知道,医护人员在工作中,有被传染及药物污染的危险性。在所谓的“富余”人员中,有一名护士,在买断后不久确诊为肺癌晚期,一直在化疗。当时夫妻双方均为该集团的职工,其中一方已经买断。本人将此情况反应给院方,领导不予理睬,仍买断处理。(劳动法中规定:夫妻双方在同一单位不允许同时下岗)。为了给她治病花光了家里所有积蓄,现在的生活极其困难。对于她的病情和困难,已经多次向院方和上级部门反映情况,却无人问津。要知道身为医护人员,深知自己的病情将会如何发展下去,是多么残酷的一件事情啊……
    “富余”人员中,还有多名复转军人,他们曾为祖国付出了青春与热血。到地方后仍然肩负救死扶伤的职责。这些流血不流泪的军人们,在拿到院里下发的送达条时,在《解除劳动合同书》上签下了自己的名字,黯然流泪。在南方雪灾、汶川地震中,到处可以看到我们的子弟兵用他们的身躯,担负起人民赋予的希望。有谁来关怀一下曾经的子弟兵们?
    我们曾多次找到医院以及上级部门反应,希望能给我们这些医护人员恢复原有的身份,但是经过多次的敷衍,搪塞和推诿,终于在2008年10月间答复为:一,医院改制是正确的,符合国家规定;二,做法是公正、公平、公开、合理合法的。
    我们是普通的百姓,在国家提倡“以人为本的和谐社会”建设中,谁来帮助我们解决“小家庭”的艰难!灾难来临的之时,我们感觉到胡锦涛 、温家宝总理的大爱与真诚;在农民工问题上,总理给予了无限的关怀。而我们这些“白衣天使”在“关系”面前却欲述无门。像一个没有妈妈的孩子,没有温暖和依靠。什么时候,我们这些折了翅膀的“天使”,才能得到神灵的眷顾啊!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