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南有个尖峰岭

楼主:苦旅悟客 时间:2018-12-20 11:26:43 点击:230 回复:0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第二天早晨,用过早餐,我们便在登山导游的带领下,开始了原始森林的探险之旅。
  走出餐厅,沿着花间小径曲曲折折地前行,最先映入眼帘的是争奇斗艳的奇花异草,看着脚下的廊桥水榭,桃花岛一词就猛然从我记忆深处蹦了出来,真不知道是金庸先生来这里找到了灵感呢,还是所有的桃花岛都一样。
  穿过度假村别具匠心的花间小径,我们来到了天池。据说,这里是南海观音沐浴净身的圣地,所以这里的水特别洁净,空气特别清新,每立方厘米的负氧离子含量高达5到10万个,是一个纯天然的大氧吧。
  俗话说,来得早不如来得巧。可能是我们来得正是时候吧,听登山导游介绍完天池后,我们便在他的指点下抬眼望去,只见大片、大片的浓雾密密匝匝地笼罩着对面的整个山头,白茫茫一片,让人分不清哪是云,哪是雾,哪是山。不过,这种局面并没有持续多久,因为对面的山上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刚才还岿然不动的浓雾,竟然像溃败的千军万马一样朝我们席卷而来,瞬间就占领了整个天池,快到我们身边时,却又像是被天池里的不明生物吞噬了一样,眨眼的功夫就消失得无影无踪了。浓雾散去后,剩下的雾霭如一层薄薄的轻纱,把远山的上半身包裹得若隐若现。
  旭日似乎还没有睡够,像一个圆圆的、红黄相间的大蛋糕一样,懒洋洋地挂在大山和天空的交界处。柔和的光芒像千万条细线,穿过轻纱的缝隙,洒满了天池。不知是因为折射还是反射,天池里布满了五彩云霞,一阵山风划过水面,微澜起处,池水便了无痕迹地摆动起来,微风过后,一切又恢复了平静。
  为什么这里的天空那么透、那么蓝、那么清?明白了!原来,它是被天池的水揉搓、清洗了的,要知道,这可是观音菩萨从净瓶里倒出来、沐浴净身的圣水啊,被圣水洗过,能不令人心醉吗?
  沿着天池走了10多分钟,就来到了集市。由于昨晚忙于赶路,没有来得及细看,现在有了时间,我便一边走,一边观察起来。这个集市应该是我见过的、最小的集市了,由几栋屈指可数的小木屋构成。目前,集市还在打烊,远处的屋顶有零星、孤单的炊烟穿过瓦片缓缓升起,融入山林与微风中后若有若无地飘散开来。这化为清风的人间烟火勾起了鸟儿的食欲,它们在布满炊烟的房前屋后欢快地呼朋唤友,发出了一声声清脆、婉转的啼叫。接到邀请的鸟儿则一边应和,一边时不时地腾空掠起,树梢、屋顶,全是它们的声影。
  过了集市不远,就到热带雨林的入口了。这是一条由无数代人开辟出来的山路,经过无数双脚的踩踏后,路面的泥土比旁边的看起来要坚硬许多,不管是草本、木本还是藤本,都自觉地躲到了两边,只有枯枝和快腐烂的落叶,毫不知趣地堆积在山路上挑战人类的权威。有了它们,还没有走到十分钟,人的痕迹就逐渐模糊了,山路上根须如网,葛藤如织,板根挡道,枝丫蔽日。
  黑冠长臂猿、坡鹿、孔雀雉、狗熊、云豹、巨蜥、蟒蛇,这七种国家一级保护动物享有“七剑客”之美誉,不过,我们还没有来得及认识它们,山蚂蝗倒是不请自来了。这家伙细如发丝,生活在雨林的各个角落,特别喜欢对人畜发动攻击。最先发现它的是一位美女,她觉得腿上好像有什么东西在往上爬一样,便卷起裤腿看,这一看,吓得她花容失色,妈的一声便坐下了。登山导游阿华闻讯赶来后,一边安慰她,一边在她腿上拍打了几下,就像是认识一样,一见到他,山蚂蝗便落荒而逃了。
  赶走她腿上的敌人后,经验十足的他,叫我们把裤脚塞进袜子里。在我们忙着塞裤脚的时候,他为了缓解大家的紧张与不安,调侃说:“山蚂蟥非常‘好色’,特别喜欢咬女人,尤其是女人那雪白的大腿,因为那里的皮肤细嫩不说,还比较隐秘,不会被打扰,所以,它会一直往上爬,爬到私密处才下口。”
  说了几句玩笑话,见我们把裤腿扎好了,他又从口袋里掏了几管硫磺软膏出来,让我们抹一点在鞋子上。很快,林中就有了一股淡淡的硫磺味,有了硫磺,就连毒蛇也会回避,山蚂蝗、山蚊子、毛毛虫这些就根本不在话下了。
  山蚂蝗带来的风波平息后,我们继续前行,各种久仰大名的珍稀植物就一一呈现了。
  大板根是最常见的,时不时就冒出来横亘在路中央。一般植物都是把根须深深地扎进大地,但有些植物则相反,它们似乎更聪明,知道越往下,土壤里的养分和空气就越少,于是它们就把根须尽量往土壤表层靠拢,既吸收了更多的养分又抓牢了大地。板根的高度可达几米,长度可达十几米,就像飞机的翅膀一样,所以得名大板根。阿华说:大板根之所以长得如此雄壮,是因为掠夺,这种像政客一样聪明的植物不多,属于凤毛麟角。
  空中花篮是最好看的。在原始森林里,喜欢寄生和附生的植物品种多,密度大,往往一棵古树上就长有几十上百种植物,形成树上长树,树上长花的奇特景观。阿华说:空中花篮类似于傍大款的美女,古树如大款,花篮是美女。古树因为花篮而变得美丽动人,花篮因为古树而生机勃勃,这是对共荣共生的最好诠释。
  黄花梨是最有收藏价值的,被称之为“木中君子”,是明清时期官宦人家的主要家具材料。这种树的木纹有点像狸猫的斑纹,古人就把它叫做“花狸”,狸与梨谐音,所以又称花梨,由于它的颜色以黄色为主,所以得名黄花梨。《儒林外史》第五回说:“而今端了家里花梨椅子,悄悄开了后门,换肉心包子吃。”从这一句话,我们不难看出,花梨自古以来就是非常值钱的,故而,海口的大街小巷都有人蹲坐在地上,脚边摆着一张收购黄花梨、算盘、旧家具的广告纸。阿华说:黄花梨就像A股,没风时,它是久居闹市无人问;有风时,它是藏在深山有远亲。
  比黄花梨还要值钱的是沉香。沉香密度大,入水即沉,故而得名。沉香是树的结痂,沉香树之所以会结香,是因为树干受伤,伤口被霉菌感染,树干就分泌树汁包裹它,这个道理和珍珠的形成有点类似。一块优质的沉香需要几十上百年,甚至上千年的时间才能形成,由于产量稀少,市场又供不应求,所以十分珍贵,是稀世天然藏品,有“疯狂的木头”之称。2012年,北京保利春拍的一幅“沉香西洋镜座瓶”成交价高达2070万,一克的价格就高达万元,所以,藏家们把它叫做“植物中的钻石”。沉香是一种珍贵香料,从春秋时期开始,就成为王公贵族的炉中佳品。斗香、品名、插花、挂画,是君子四雅,斗香为四雅之首,由此可见,人们对它的关爱度有多高。《本草纲目》介绍说:“气味辛,微温无毒。有降气、纳肾温中、清肝之功效,治上热下寒,气逆喘急,大肠虚闭,小便气淋,男子精冷。”所以,沉香还是极为珍贵的药材,被医学家广泛运用,以沉香配伍的中成药有160多种,最常见的有:西瓜霜退热灵胶囊、沉香化滞丸、沉香舒郁片、八味沉香散、沉香理气丸、十香返生丸等。阿华说:沉香是一种物质财富,但更像精神财富,因为它的身上有着更多的人文情结。
  绞杀是最能体现物竞天择的植物现象。热带雨林的植物多如牛毛,而阳光和土壤的养分是不会轻易改变的,要想在这样的生存环境里茁壮成长,没有一定的绝招是不行的,为了获取更多的阳光和养分,一些狡猾的植物就把家安在一棵棵倒霉的大树身上,用一条条气根紧紧地包裹着大树,贪婪地吸允、抢夺大树的养分,最终,大树就像被绳索绞死了一样,所以得名绞杀。阿华说:弱肉强食是自然界的生存法则,只要是有生命的地方就会有优胜劣汰,职场如此,江湖如此,生活也如此;国家如此,民族如此,个人也如此。
  从尖峰岭回去没多久,我迎来了导游生涯的第一次打击,也直到这时,才深刻领悟了绞杀这个道理。
  本帖选自《导游手记》第三十一章。另外,作者想找一点反映海南风土人情、市容市貌的插图,有图片的请回复一下,最好是上传到书稿正文里面,链接附后。谢谢!
  http://bbs.tianya.cn/post-culture-1046740-1.shtml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 楼主
楼主发言:1次 发图:0张 | 更多 |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