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征集:海南鸡饭

楼主:苦旅悟客 时间:2019-01-11 10:46:33 点击:54 回复:0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从开始交“人头费”以来,报账就特别难,每一个导游都有一大堆钱被公司扣押,听她说拿到钱了,全都露出了一副只有羡慕,没有嫉妒和恨的表情。羡慕过后,我们就赶紧买旗杆的买旗杆,买小喇叭的买小喇叭,然后便和她一起去吃海南鸡饭。
  坐在位于海甸三路的一家不起眼的餐馆里,我们边吃边聊了起来。
  “挡不住的诱惑啊!”饭菜一上来,露露就端起碗,细细打量了一阵,然后用筷子在米饭里面扒拉了几下,接着就送了一口进嘴里,咀嚼一番后,赞不绝口地点评道:“米饭颗粒饱满,色泽嫩黄,一粒一粒的,松、散、鲜、香。看在眼里,吃在嘴里,美在心里,真是好吃,齿颊留香啊!”
  她的煽动让海哥第一个动心,他也端起碗,品尝了一口,一边品尝一边说道:“有没有那么好吃啊?乱打广告要罚款的哈!”
  “哎呀呀呀!你们再看那鸡肉,黄黄的鸡皮就像是刚刚盛开的油菜花,鸡皮下面那一层薄薄、淡淡的鸡油,就像是琥珀色的玳瑁,浅黄色的鸡肉中透着七分蛋壳一样的白,而蛋壳白中又含着三分的黄,就像是深藏海底的珊瑚礁一样。”露露没有理睬海哥,扫视了我们一眼后,再一次浓墨重彩地推销起来:“你们再看,在鸡肉与骨头的相连处,略带一丝淡淡的血色,这就说明,火候是掌握得恰到好处的。另外,鸡肉的码放也是井井有条的,不见一丝凌乱,明明被千刀万剐了,却又活灵活现地趴在白玉盘里春睡。所以说啊,这道菜,无论是颜色还是外形,无不令人垂涎欲滴啊!”
  在海南,鸡肉的做法以白切为主,这种烹饪方法听起来很简单,其实是非常讲究的,不光是火候、时间、水温的掌握,就连取内脏的方法也与众不同,不能开膛破肚,只能在屁股这个地方开一小洞,从里面往外掏,目的是上菜时,保持鸡的造型。看着盘子中那只拼得栩栩如生的文昌鸡,我接话道:“你为什么说它是在春睡呢?冬眠不行啊?”
  不知道露露今天是怎么了,说起话来就像是在做文章一样,我的问题一出口,她又抑扬顿挫地回答道:“当然,你要说它是在冬眠也可以,不过,春睡更好!你看,那翠绿的香菜点缀其间,给人带来强烈的视觉冲击,仿佛是在提醒人们,春天的脚步近了,春天的气息越来越浓了!对吧?乾美。”
  “就是!就是!”乾美附和道。
  像看陌生人一样地打量了露露一阵后,正在喝茶的小钱,对着茶杯噗嗤了一声,差点把茶杯都打翻了,然后一边拿纸巾擦拭,一边大声笑道:“哈哈,哈哈,你是这家餐馆的形象代言人啊?”
  “啥子形象代言人哟!我看呐,她们两个都是这家餐馆的托儿!”小钱的话音刚落,海哥接话道。
  “只听说酒吧街那里有很多美女在做酒托儿,真是想不到,连海南鸡饭也有托儿了。”强哥也插话了。
  “嘻嘻,嘻嘻。”等我们几个笑过之后,乾美接话道:“你们也不想一想,这样的小餐馆儿会舍得钱,请我们这样的托儿吗?一等一的美女加才女哟!”
  “就是,就是。”露露附和道。
  她们的话不无道理,我扭头打量起来。这是一家极其寻常的餐馆,寻常得让路人视而不见,寻常得就像是穿在游客身上的岛服一样,无论怎么看,都不是那种需要在电视上广而告之的餐饮集团。
  “别睡啦,起床啦!”就在我也感到困惑不已的时候,只见海哥夹起了一块鸡肉,一边放进酱料碟子里搅拌,一边说道:“大梦谁先觉?海哥我自知;鸡肉香不香,夹块试一试。”
  “哈哈,哈哈。”海哥的打油诗把我们大家都逗乐了,不由得纷纷拿起筷子品尝起来。
  本帖选自《导游手记》第四十九章。另外,作者想找一点反映海南风土人情、市容市貌的插图,喜欢摄影的朋友请回复一下。若不嫌麻烦,自行上传到原著里面更好,链接附后。多谢!http://bbs.tianya.cn/post-culture-1046740-1.shtml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 楼主
楼主发言:1次 发图:0张 | 更多 |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