莎士比亚十四行诗第十八首,改译

楼主:ideaarchitect 时间:2009-08-13 11:56:00 点击:32020 回复:94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莎士比亚的爱人据说是一位黑肤丽人:),因此他大概喜欢把她比作夏天:)
  
  ideaarchitect改译(改译也者,大致仿佛,又有所发挥是也):
          
  让我如何来把你比作夏天?
          
  你比夏天还要可爱,而且柔软:
          
  暴风的五月摧残了鲜嫩的蓓蕾,
          
  夏天那无情的赁期,又实在是太短:
            
          
  有时候太阳的照耀又会太烈,
          
  而且那辉煌的面孔也难免乌云的遮掩;
          
  每一种美丽,都会有衰谢的一天,
          
  或者由于无常,或者因为自然。
            
          
  可是你的夏天却不会凋谢,
          
  你的美丽,也永远不会消散;
          
  虽然骄傲的死亡可以在夏天投下阴影,
          
  但是不朽的诗行将照亮你的鲜妍。
            
          
  只要有一个人还在呼吸,还能阅读,
          
  这首诗就活着,让你的青春生动依然。
  
  
  原文
  
  Shall I compare thee to a summer’s day?
  Thou art more lovely and more temperate:
  Rough winds do shake the darling buds of May,
  And summer’s lease hath all too short a date:
  Sometime too hot the eye of heaven shines,
  And often is his gold complexion dimm’d;
  And every fair from fair sometime declines,
  By chance or nature’s changing course untrimm’d
  But thy eternal summer shall not fade
  Nor lose possession of that fair thou owest;
  Nor shall Death brag thou wander’st in his shade,
  When in eternal lines to time thou growest:
  So long as men can breathe or eyes can see,
  So long lives this and this gives life to thee.
  
   李霁野译文
    
    李霁野
    
    我来将你比作夏天吗?
    你比夏天更为可爱,更为温和:
    暴风摇落五月的柔嫩花芽,
    夏季的租赁期限要短得多:
    
    有的时候太阳照得太热,
    他的金色面孔常变阴暗;
    每种美有时都会凋零衰谢,
    由于机缘,或者由于自然变幻;
    
    但是你的永久夏季不会衰败,
    你的美也永远不会丧失;
    死亡不至夸口:你在他的阴影里徘徊,
    当你在不朽的诗行中度日:——
    
    只要人还能呼吸,眼睛还能看望,
    这些诗行就会永存,使你万寿无疆。
    
    
    梁宗岱译文
    
     一八
    
    我怎么能够把你来比作夏天?
    你不独比它可爱也比它温婉:
    狂风把五月宠爱的嫩蕊作践,
    夏天出赁的期限又未免太短:
    天上的眼睛有时照得太酷烈,
    它那炳耀的金颜又常遭掩蔽:
    被机缘或无常的天道所摧折,
    没有芳艳不终于雕残或销毁。
    但是你的长夏永远不会雕落,
    也不会损失你这皎洁的红芳,
    或死神夸口你在他影里漂泊,
    当你在不朽的诗里与时同长。
    只要一天有人类,或人有眼睛,
    这诗将长存,并且赐给你生命。
    十四行诗(第十八首)
    
     ---威廉·莎士比亚
    
     (译文:小雨)
    
    
    
    我是否将你比作夏天?
    
    你比它可爱也比它温婉。
    
    狂风把五月的嫩芽摧残,
    
    夏天的期限又未免太短。
    
    天上那金眼有时太强烈,
    
    它的容颜又常常被遮掩;
    
    世上娇艳之物都会凋零,
    
    受机缘或大自然的局限。
    
    你的长夏永远不会消逝,
    
    永不会失去迷人的光彩;
    
    不会在死神阴影中漂泊,
    
    这诗句将让你与时同在。
    
    只要人活着,眼睛还能看。
    
    这诗将永存,赋予你生命。
    
    
    
    十四行诗(第十八首)
    
     ----威廉·莎士比亚
    
     ( 译文:梁实秋)
    
    
    
    我可能把你和夏天相比拟?
    你比夏天更可爱更温和:
    狂风会把五月的花苞吹落地,
    夏天也嫌太短促,匆匆而过:
    有时太阳照得太热,
    常常又遮暗他的金色的脸;
    美的事物总不免要凋落,
    偶然的,或是随自然变化而流转。
    但是你的永恒之夏不会褪色;
    你不会失去你的俊美的仪容;
    死神不能夸说你在他的阴影里面走着,
    如果你在这不朽的诗句里获得了永生;
    只要人们能呼吸,眼睛能看东西,
    此诗就会不朽,使你永久生存下去。
    
    
    其中以梁实秋和梁宗岱的翻译最为贴切原文,却未必是最有诗意和最饱满圆融的。
  

在偶的照片里,你的美丽将永远新鲜:)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楼主 | 埋红包
楼主发言:1次 发图:0张 | 添加到话题 |
楼主ideaarchitect 时间:2009-08-13 19:55:09
  自提
楼主ideaarchitect 时间:2009-08-13 21:00:25
  要回两次贴才成功?
  
  改一版:
  
  
  
  
  让我如何来把你比作夏天?
  
  你比夏天还要可爱,而且柔软:
  
  暴风的五月摇落了鲜嫩的蓓蕾,
  
  夏天那无情的赁期,又实在是太短:
    
  
  有时候太阳的照耀又会太烈,
  
  那辉煌的面孔也难免乌云的遮掩;
  
  每一种美丽,都会有衰谢的一天,
  
  或者由于无常,或者因为自然。
    
  
  可是你的夏天却不会凋谢,
  
  你的美丽,也永远不会消散;
  
  虽然骄傲的死亡在夏天投下阴影,
  
  但是不朽的诗行将照亮你的鲜妍。
    
  
  只要有一个人还在呼吸,还能阅读,
  
  这首诗就会活着,让你的青春生动依然。
  
楼主ideaarchitect 时间:2009-08-15 07:03:30
  贴图提贴.
  鲜艳的蒙娜丽莎
  :)

楼主ideaarchitect 时间:2009-08-15 07:11:10
  改一版:
    
    让我如何来把你比作夏天?
    
    你比夏天还要可爱,而且柔软:
    
    暴风的五月摇落了鲜嫩的蓓蕾,
    
    夏天那无情的赁期,也实在是太短:
      
    
    有时候太阳的照耀又会太烈,
    
    那辉煌的面孔更难免乌云的遮掩;
    
    每一种美丽,都会有衰谢的一天,
    
    或者由于无常,或者因为自然。
      
    
    可是你的夏天绝不会凋谢,
    
    你的美丽,也永远不会消散;
    
    虽然骄傲的死亡在夏天投下阴影,
    
    但是不朽的诗行将照亮你的鲜妍。
      
    
    只要有一个人还在呼吸,还能阅读,
    
    这首诗就会活着,让你的青春生动依然。
  
作者:chenfangabc 时间:2009-08-15 11:09:47
  Sonnet XVIII by William Shakespeare
  His works include thirty-six plays,one hundred and fifty-four sonnets,and five long poems.
作者:chenfangabc 时间:2009-08-15 11:11:44
  sonnet:A fourteen-line lyric poem.a sonnet usually has three quatrains of four lines each and a concluding couplet of two,rhyming abab cdcd efef gg.Each line usually has five beats.
  As a result, the English sonnet is one of the most tightly organized of poetic forms.
楼主ideaarchitect 时间:2009-08-15 11:32:38
  :)))
  所谓商籁体,格律当然是有说法的,不过我也读到过一篇小文,分析过莎士比亚的十四行诗是否严格按照所谓的meter,特地转贴在此,请楼上的仁君参考:
  
  http://blog.sina.com.cn/s/blog_49e2192501009sui.html
  
  http://qkzz.net/magazine/1008-8024/2007/11/2315737.htm
  
  经典重读:莎士比亚十四行诗第18首缺点分析
  
  
  
  周建新
  
  
  
   莎士比亚(William Shakespeare,1564-1616)的154首十四行诗(Sonnet)代表英语十四行诗的最高峰,一向为时人推崇。到目前为止,汉语全译本已达11本,选译本则更多。著名的译者有朱生豪(1912-1944)、朱湘(1904-1933)、屠岸(1923-)、梁宗岱(1903-1983)、杨熙龄和梁实秋(1903-1987)等。其中,最广为传诵的当属第18首,其美妙的比喻,精致的措辞和热烈的情怀,不知令多少学者和诗人叹服,赏析文字者莫不称颂其妙。然而,一般读者对该诗的看法如何呢?笔者给英语专业本科生和研究生以及非英语专业本科生教授英诗几年,从教学实践看,学生对莎氏十四行诗第18首表示欣赏的寥寥无几。经典诗歌不受大众欢迎是常见现象,人们往往归咎于时代和社会,或者归咎于读者,却很少对作品本身进行再审视,因为它们是“经典”。然而,笔者认为,有时经典作品本身的缺陷也是其不受大众欢迎的原因之一,以莎氏十四行诗第18首为例,以往从未有人指出过它的缺点,但笔者根据教学实践得来的体会,认为它至少有两大缺点,一是在音韵方面,其韵脚、头韵和韵格均不同程度的破坏了诗歌的音美和形美;二是某些比喻和描述的平淡或离奇破坏了诗歌的意美。
    
    一、音韵参差,破坏了音美和形美
    
    全诗的基本格律是五音步抑扬格(iambic pentameter),包括三个四行组(quatrain)和一个对偶句(couplet),采用典型的莎氏十四行的韵式,即abab cdcd efef gg。但本诗音韵并不十分齐整。
    在韵脚(end rhyme)方面,第二行的temperate与第四行的date押韵,但两个词的重音位置却不同,这一韵就既非阳韵(masculine rhyme)也非阴韵(feminine rhyme),显得不伦不类,与其它严整的韵对比,这一韵念起来令人颇感突兀,破坏了诗歌的音韵美。
    头韵(alliteration)方面,第六和第七行都以And 起头,形成头韵,但这两个并列的简单陈述句从意义上看,造成了语意在同一水平上徘徊而不是递进,而且用相同的And起头使两句不仅在语意也在形式上显得拖沓而无变化,破坏了诗歌的音韵美和形式美。
    韵格(meter)方面,五音步抑扬格的诗歌是常有破格的,特别是在诗歌首行的第一个音步,经常是前重音后轻音。适当的破格可使诗歌免于呆板,增加变化,使音韵更显其美。但过多的破格就会打乱诗歌的格式,使其音律显得零碎,给诗歌带来负面影响,本诗即是如此。第一行“Shall I compare thee to a summer’s day?”中的“thee to”是无法按轻重音的顺序来念的,第二行“Thou art more lovely and more temperate”中的两个more是强调,要念重音,因此这一行的韵格就不是抑扬格了。第六行“And often is his gold complexion dimm’d”中前两个音步的轻重音位置是模糊的。第十行“Nor lose possession of that fair thou owest”中的第一个音步可以看作是破格,第十一行“Nor shall Death brag thou wander’st in his shade”中的“Nor shall Death brag”重音和轻音顺序应是“重轻重重”,也不是抑扬格。可见,本诗因为破格过多,格律形式有点混乱,诗歌齐整的音韵美受到了损害。实际上,学生也经常反映这首诗歌读起来有些地方很拗口,主要就是因为韵律破格太多所致。
    
    二、比喻和描述有时平淡或离奇,破坏意美
    
    诗歌之美,不仅体现在音美和形美上,而且还有语意层面的美。通过语法、词汇或使用比喻等,可以建构诗歌的意美。本诗中有美丽的语言,如“darling buds of May”(五月的嫩蕊)、“eternal summer”(长夏)、“thou wander’st in his shade”(在他的暗影里蹉跎),但也有平常的比喻和描述,如诗中将“你”比喻为“夏季”,把太阳比成“天上的眼睛”,有“金色的面容”,这当然不是平淡的描述,但至少也不是新鲜的。而说死神能“夸口”,这种拟人的手法多少有些平淡了。诗中又说夏天有“租期”,租期又“太短”,则令人感到有些陌生,难有美感了。时光匆匆是人人皆知的常识,诗中用复杂的表述来说明浅显的道理,很难令人感到亲切,这样的比喻并未达到增强表现力的效果。这种将简单复杂化从而使人产生隔膜的例子还有“nature’s changing course untrimm’d ”以及“that fair thou owest”。而“And every fair from fair”则让一般读者感到很抽象,难以理解。“So long as men can breathe or eyes can see”也是一句很平常的散文句。
    以上所述,是莎氏十四行诗第18首在诗艺上的缺陷。当然诗中古雅的用词和句法也会给普通读者带来阅读上的不适,但这是古今语言演变造成的隔膜,并非诗歌本身的原因,正如其多个汉译文,现在看起来也有时代距离感一样。莎士比亚十四行诗第18首是一首经典诗歌,其美妙自不待言,但是从另一个角度检视和观察,认识其缺点和不足,以避免盲目吹捧和过度美化,应该是对待文学经典的更全面因而是更可取的方法。
    
    参考文献:
    [1]梁实秋译.莎士比亚全集:十四行诗[M].台湾:远东图书公司,1968.
    [2]杨熙龄译.莎士比亚十四行诗集[M].呼和浩特:内蒙古人民出版社,1980.5.
    [3]梁宗岱译.莎士比亚十四行诗[M].成都:四川人民出版社,1983.11.
    [4]屠岸译.莎士比亚十四行诗集[M].上海:上海译文出版社,1992.6.
    [5]曹明伦译.莎士比亚十四行诗全集[M].桂林:漓江出版社,1995.
    [6]虞尔昌(朱生豪的大学挚友)译.莎士比亚十四行诗集[M].台北:台北世界书局,1996.
    [7]辜正坤译.莎士比亚十四行诗集[M].北京:北京大学出版社,1998.9.
    [8]梁实秋译.莎士比亚全集:十四行诗(英汉对照)[M].中国广播电视出版社,2002.1.
    [9]金发燊译.莎士比亚十四行诗集[M].桂林: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2004.11.
    [10]王勇译.莎士比亚十四行诗(英汉对照)[M].哈尔滨:哈尔滨出版社,2003.2.
    [11]李鸿鸣译.十四行诗(英汉对照)[M].哈尔滨:北方文艺出版社,2005.12.
  
  
    (作者简介:周建新,广州华南理工大学外国语学院副教授)
  
  
  
楼主ideaarchitect 时间:2009-08-15 11:43:55
  而我想我的这个翻译,主要翻译的是诗,其中,尤其主要的是翻译诗意,希望把古英国人的意象翻译成当今中国人所熟悉的意象,并能通过阅读过程,形成类似的通感,所以我称为改译,例如这句:Rough winds do shake the darling buds of May,直译是“粗暴的风肯定要摇落五月的嫩蕊”,可是哪里有“暴风的五月摇落了鲜嫩的蓓蕾”更符合审美性的阅读习惯,更能够形成新奇的诗意和更悦耳动听:)。这是一首情绪张扬诗意夸张的作品,使用尖新的措辞,我以为相宜。
  
  我想我翻译的是诗,而不是格律——我从来没有翻译格律的野心:)。
  
  我只是希望把其他语系的人们创造的某些美好的情绪和意象,传递给汉语世界,使汉语世界的人形成类似的情感:)))
楼主ideaarchitect 时间:2009-08-15 11:53:49
  从教学实践看,学生对莎氏十四行诗第18首表示欣赏的寥寥无几
  -------------------------------------------------------
  我想,这个情况,不是莎士比亚的诗写得不好,而是阐释和翻译得不到位,缺乏感情和诗意,措辞艰涩(当然也许严格复写了所谓的抑扬格),诗意因此不够圆融和饱满,加上不同文明之间关于意象联想方式的隔离,导致学生不能领悟其妙处。我想,如果在教学的同时使用我的这篇译文辅助学生理解,以“广州华南理工大学”学生的程度,一定会有学生将我的这篇译文抄在明信片上,寄给他的女朋友的:):
  
      让我如何来把你比作夏天?
      
      你比夏天还要可爱,而且柔软:
      
      暴风的五月摇落了鲜嫩的蓓蕾,
      
      夏天那无情的赁期,也实在是太短:
        
      
      有时候太阳的照耀又会太烈,
      
      那辉煌的面孔更难免乌云的遮掩;
      
      每一种美丽,都会有衰谢的一天,
      
      或者由于无常,或者因为自然。
        
      
      可是你的夏天绝不会凋谢,
      
      你的美丽,也永远不会消散;
      
      虽然骄傲的死亡在夏天投下阴影,
      
      但是不朽的诗行将照亮你的鲜妍。
        
      
      只要有一个人还在呼吸,还能阅读,
      
      这首诗就会活着,让你的青春生动依然。
  
作者:chenfangabc 时间:2009-08-15 12:00:15
   头韵(alliteration)方面,第六和第七行都以And 起头,形成头韵,但这两个并列的简单陈述句从意义上看,造成了语意在同一水平上徘徊而不是递进,而且用相同的And起头使两句不仅在语意也在形式上显得拖沓而无变化,破坏了诗歌的音韵美和形式美。
  ----------------------------------------------------------
  In English,words of a phrase or a line of speech (or writing)may share the same initial sound in order to get good sound effect.This is called"alliteration".
     比如丁尼生勋爵的《鹰》
  He clasps the crag with crooked hands(From "The Eagle"by Tennyson)
楼主ideaarchitect 时间:2009-08-15 12:19:05
  作者:chenfangabc 回复日期:2009-08-15 12:00:15
  ----------------------------------------------------
  呵呵,那个是“广州华南理工大学外国语学院副教授周建新”先生的观点。我之引用该文,乃是为指出并非所有的人认为这首诗本身是严格遵守所谓的商籁格律的。所以重要的是诗意以及诗意的表达。至于“And……And”倒不是关键,而且这类重叠是否运用恰当,我的私见,也要和上下文相关,例如我原来翻译的版本有“让我如何来把你比作夏天?你比夏天还要可爱,还要柔软:”,这里重叠使用两个还要,我觉得就一点不损害形式方面的阅读感受(后来改变这种译法是为了更适应原诗的逻辑,虽然诗歌向来有“无理而妙”说法,但是那主要是指汉诗),而原来
  “但是你的夏天却不会凋谢,
  你的美丽,也永远不会消散;
  虽然骄傲的死亡可以在夏天投下阴影,
  但是不朽的诗行将照亮你的鲜妍。”
  就缺乏形式美,生硬了,所以要把一个但是改成可是。
  
  所以私意以为您的反对理由不足以对“周建新”先生的观点形成有效的反击——当然在这方面我也并不认可他的观点,这位先生在涉及格律的时候,或许还有些道理,但是一旦涉及诗意和对诗歌的理解,就似乎有些迂腐不堪了——这点倒是古今中外一例的,凡是缺乏诗意的人都标榜格律,放佛这是他们可以进入诗歌殿堂的唯一入场券似的,哈哈哈哈哈,而且进来以后,举着格律的放大镜到处照人,搞得大家兴味索然不欢而散,然后他们就把入场券改印成一是一二是二的平平仄仄仄仄平,因为关于诗歌,他们大约只能理解这个,只能纠缠这个了——当然,这也是个人观点。因为,就像不同的人朗读这两个“and”的时候会在听众中产生完全不同的审美效果那样,不同的读者对这个两个“and”的用法也完全可以有不同的立场。例如,赵本山读这首诗和白岩松读这首诗,这两个and也许就会产生完全不同的语气效果:)
  
  别忘了,莎士比亚还是个演员和剧作家。:)))
楼主ideaarchitect 时间:2009-08-16 11:26:06
  朱湘译文
  
  我来比你作夏天,好不好?
  不,你比它更可爱,更温和:
  暮春的娇花有暴风侵扰,
  夏住在人间的时日不多:
  
  有时候天之目亮得太凌人,
  他的金容常被云霾掩蔽,
  有时因了意外,四季周行,
  今天的美明天已不再美丽:
  
  你的永存之夏却不黄萎,
  你的美丽亦将长寿万年,
  你不会死,死神无从夸嘴,
  因为你的名字入了诗篇:
  
  一天还有人活着,有眼睛,
  你的名字便将于此常新。
楼主ideaarchitect 时间:2009-08-16 11:29:10
  屠岸译
  
    能不能让我把你比拟作夏日?
  
    你可是更加温和,更加可爱:
  
    狂风会吹落五月的好花儿,
  
    夏季的生命又未免结束得太快:
  
    有时候苍天的巨眼照得太灼热,
  
    他那金彩的脸色也会被遮暗;
  
    每一样美呀,总会离开美而凋落,
  
    被时机或者自然的代谢所摧残;
  
    但是你永久的夏天决不会凋枯,
  
    你永远不会失去你美的仪态;
  
    死神夸不着你在他影子里踯躅,
  
    你将在不朽的诗中与时间同在;
  
    只要人类在呼吸,眼睛看得见,
  
    我这诗就活着,使你的生命绵延。
  
楼主ideaarchitect 时间:2009-08-16 11:31:22
  莎士比亚居然是同性恋,亦成一说:
  
  “或许我可以将你比作春日?”
  ——对于莎士比亚第18首十四行诗的重新解读
  沈弘
  内容提要 莎士比亚的第18首十四行诗是一首脍炙人口的英诗名作,遗憾的是,几乎所有的译者都把作品中的春天这一主要意象误读成了夏天。本文作者认为,正确解读此诗的钥匙在于对英语语言史和英国诗歌传统的了解,因为在古英语和中古英语当中 “summer”一词可兼指春夏。莎士比亚在第18首十四行诗中巧妙地采纳了“summer”这个词的古意来刻意营造春天的意象,其手法含蓄而又不失典雅,堪称一绝。
  关键词 莎士比亚 十四行诗 春天 夏天
  Shall I compare thee to a summer’s day? Thou art more lovely and more temperate: Rough winds do shake the darling buds of May, And summer’s lease hath all too short a date: Sometime too hot the eye of heaven shines, And often is his gold complexion dimmed, And every fair from fair sometime declines, By chance, or nature’s changing course untrimmed: But thy eternal summer shall not fade, Nor lose possession of that fair thou ow’st, Nor shall death brag thou wander’st in his shade, When in eternal lines to time thou grow’st, So long as men can breathe, or eyes can see, So long lives this, and this gives life to thee.
  莎士比亚的第18首十四行诗是一首脍炙人口的英诗名作,同时也是英诗汉译者们的最爱。《莎士比亚十四行诗集》的各种不同译本琳琅满目,就连在《英美名诗一百首》一类的诗歌杂集,或甚至在报纸文艺版面的某个角落,人们都可以看到这首诗的新译文。迄今我所能够见到,正式出版的该诗中译文就已多达14种以上,网上的译文更是不计其数。①
  一
  遗憾的是,几乎所有的中译文译者们都把作品中的春天这一主要意象简单地误读成了夏天。当然,这主要是因为莎士比亚在作品中三次重复使用了“summer”这个词,于是乎译者们便对这一传统的解读深信不疑。然而仔细回味一下,将这首诗中的“summer”译成“夏日”也有其矛盾之处:众所周知,莎翁此诗献给一位年方二十的贵族青年男子,人们一般总是用春天的意象来代表青春,而“夏日”往往被用于指代三、四十岁的成熟男性。此外,诗中与“summer”相提并论的有第三行中的“darling buds of May”(五月的娇蕾)。显而易见,与“五月”这个时间和“娇蕾”这个意象相对应的应该是“春日”,而非“夏日”。
  辜正坤也许是第一个对以上传统译法提出质疑的译者。他曾在《世界名诗鉴赏词典》(1990)中首次推出了一个新的译文,将该诗第一行中的“summer”大胆地译成了“春季”,可是他对此的解释是:“英国由于其地理位置偏北,其夏季在较大程度上相当于中国的春季,是英国最明媚妍好的季节。”②这种说法相当勉强,且不合逻辑:既然英国本身气候就比较寒冷,就应该把六月称作“春日”,为何还把“五月”称作“夏季”?可能正是由于底气不足,所以辜正坤在后来出版的《莎士比亚十四行诗集》(1998)和《中西诗比较鉴赏与翻译理论》(2003)一书中又回到了传统译法,还是将“summer”译作了“夏日”。③
  钱兆明在莎士比亚十四行诗的注释本中对于“夏日”和“五月”之间的矛盾之处做了这样的解释:“英国1751年历法改革以前的五月相当于今天的五月中旬至六月中旬,时间晚半个月,故而属夏季。”④这个说法虽然比前一种要更好一点,但仍然难以令人信服。因为即使是在五月中旬,仍然应该算作春季。或者反过来说,用夏日来比拟青春,也并不一定十分合适。
  笔者认为,正确解读此诗的钥匙在于我们对英语语言史和英国诗歌传统的充分了解。由于在古英语和中古英语当中并没有特指“春天”和“秋天”的词汇,所以在中世纪英语诗歌中,“春天”这个概念大多是用其他词汇来代替的。⑤现代英语中的“spring”(春天)虽然是来自古英语,但是古英语中的“springan”和中古英语中的“springe”都只是动词,表示“跳跃”、“上升”和“生长”,正是因为这些特性跟万物复苏的春天有直接的关联,才使得这个动词在早期现代英语中衍生出一个特指“春天”的名词。与此相对应的是“fall”(落下)这个动词,其古英语的形式为“feallan”,中古英语为“falle”。因它常被用于表示秋季落叶的过程,所以它也在早期现代英语衍生出一个特指“秋天”的名词。这个词由十七世纪的清教徒带到了大西洋彼岸的新大陆,所以直到现在,美语中的“秋天”还是称作“fall”。
  正是由于中古英语中没有专门表示“春天”和“秋天”的名词,所以“summer”(一般拼写为“sumer”或“somer”)一词可兼指春夏,而“winter”一词往往兼指秋冬。尤其是在中古英语抒情诗中,“summer”一词常被用来泛指春天。请看下面这首题为“Sumer is icumen in”(“春天已经来到”)的中古英语抒情诗歌的头一段:
  Sumer is icomen in, Lhude sing cuccu. Groweth sed and bloweth med And springth the wude nu. Sing cuccu. (1-5)⑥
  春天已经来到。
  布谷鸟高声叫!
  种子生,草地绿,
  树木发出嫩芽。
  布谷鸟婉转啼!⑦ (1-5)
  在以上所引的这一小段诗歌中,无论是布谷鸟的啼叫,还是苗木发出嫩芽等意象,均是跟春天这个概念紧密结合在一起的。因此在这个特定语境中,“sumer”这个词决不能够翻译成 “夏天”,而必须是“春天”。
  同样的例子在中古英语诗歌中是屡见不鲜的。一个比较极端的例子是乔叟的长诗《禽鸟议会》(The Parliament of Fowls),后者讲述自然夫人在圣瓦伦廷节(St. Valentine’s Day)那一天将天下的禽鸟都召集在一起,为它们选择配偶。据称这就是西方情人节的由来,而乔叟则被视为情人节的首倡者。在长诗的结尾处,如愿得到了配偶的众鸟们兴高采烈地齐声歌唱,以表达对于自然夫人尊崇和感激。这首众鸟合唱的颂歌实际上就是一首欢迎春天即将来到的优美回旋诗:
楼主ideaarchitect 时间:2009-08-16 11:32:26
  续:
  
  Now welcom, somer, with thy sonne softe, That hast this wintres wedres overshake, And driven away the longe nyghtes blake.
  Saynt Valentyn, that art ful hy on-lofte,
  Thus syngen smale foules for thy sake:
  Now welcome, somer, with thy sonne softe,
  That hast this winters wedres overshake.
  Wel han they cause for to gladden ofte,
  Sith ech of hem recovered hath hys make,
  Ful blissful mowe they singe when they wake:
  Now welcome, somer, with thy sonne softe,
  That hast this winters wedres overshake,
  And driven away the longe nyghtes blake! (680-692)⑧
  欢迎,春天,你明媚的阳光
  终于战胜了严冬的阴霾,
  并且驱散了茫茫的黑夜。
  圣瓦伦廷立于高高的云端,
  小鸟们都在为你而歌唱:
  欢迎,春天,你明媚的阳光
  终于战胜了严冬的阴霾。
  它们有理由这样兴高采烈,
  因为鸟儿们都成双结对,
  它们整天都在幸福歌唱:
  欢迎,春天,你明媚的阳光
  终于战胜了严冬的阴霾,
  并且驱散了茫茫的黑夜。 (680-692)
  众所周知,圣瓦伦廷原来殉教的那一天(St. Valentine’s Day),即后来演变为现代西方情人节的那一天,是定于每年的二月十四日。在那个时候说“Now welcome, somer, with thy sonne softe”,绝对不可能是指夏天,而只能是指即将来临的春天。就连把二月十四日说成是“春天”(“somer”)也算是为时过早了一点,但此时大地确实已经开始回春,鸟儿们也开始逐渐进入交配的季节。严冬的阴霾正在散去之时,明媚的春光还能远吗?
  乔叟的同时代诗人兰格伦生活在偏远中西部的沃斯特郡。无有独偶,他在长诗《农夫皮尔斯》的开头也同样用了“somer”这个词来表示春天:
  In a somer seson, whan softe was the sonne,
  I shoop me into shroudes as I a sheep were,
  In habite as an heremite unholy of werkes,
  Wente wide in this world wonders to here.
  Ac on a May morwenynge on Marlverne hilles
  Me bifel a ferly, of Fairye me thoghte. (Prologue 1-6)⑨
  春季风和日丽,阳光正和煦,
  我套上绵羊般蓬松的毛毡衣,
  装束成一位云游四海的修士,
  出门去浪迹天涯,探访奇闻。
  五月的一天早晨,我似乎中了魔,
  于莫尔文山上遇见一桩怪事。 (序曲 1-6)
  诗中这位叙述者出外浪游的季节(“a somer seson”)也完全不可能是“夏天”,因为他在浪游了一段时间之后,才告诉了我们一个相对比较确切的日子——“五月的一天早晨”(“on a May morwenynge”)。
  二
  既然在中古英语中并没有一个能够准确界定“春天”这个概念的词,那么当时的英国人是否对于冬、春、夏等季节的概念有一个明确的区分呢?当然还是有的,因为除了“summer”和“winter”这两个含义较为模糊的单词之外,人们还可以用月份,以及太阳与天上星宿相对的位置来表示春天来临的概念,而且这样做应该说还是相对比较准确和客观的吧。乔叟在《坎特伯雷故事集》总引的开头部分对于春天的来临就作了一个明确的界定:
  Whan that Aprill, with his shoures soote
  The droghte of March hath perced to the roote
  And bathed every veyne in swich licour,
  Of which vertu engendred is the flour;
  Whan Zephirus eek with his sweete breeth
  Inspired hath in every holt and heeth
  The tendre croppes, and the yonge sonne
  Hath in the Ram his halfe cours yronne,
  And smale foweles maken melodye,
  That slepen al the nyght with open ye
  (So priketh hem Nature in hir corages);
  Thanne longen folk to goon on pilgrimages …
  (General Prologue 1-12)⑩
  当四月用它甜美的雨水
  彻底驱走了三月的干旱,
  并用浆汁滋润每根茎脉,
  凭借其力量使花苞绽放;
  当春风用它芬芳的气息
  令树林和灌木发出绿芽,
  还有绿苗,那初春的太阳
  已走完白羊座的一半路程,
楼主ideaarchitect 时间:2009-08-16 11:33:45
  续:
  小鸟们整天不停地鸣叫,
  连晚上睡觉都张着眼睛
  (大自然就这样使它们发情);
  这时人们便渴望去朝圣…… (总引 1-12)
  乔叟在此明确地将干燥的March(三月)视为冬季,而多雨的Aprill(四月)作为万物复苏,草木吐绿的春季。而且了解中世纪占星术的人也知道,当太阳在白羊座里转了半圈时,恰好就是四月份的开端。虽然评论家们在阐释和评注这一个段落时,往往会向读者指出,乔叟的描写在很大程度上受到了卜迦丘等意大利诗人的影响,并暗示这样的描写其实更适合于位于欧洲南部的意大利。⑾但是在英国把四月和五月视为春季大致上是没有问题的,因为在各个时期的英国诗歌中都不乏这样的例子。
  莎士比亚早期创作过一部喜剧《维洛那二绅士》中,普洛丢斯在剧中论及他与朱利娅的恋爱时就套用了“春天 / 四月天”这个意象:
  O, how this spring of love resembleth
  The uncertain glory of an April day,
  Which now shows all the beauty of the sun,
  And by and by a cloud takes all away. (I iii 84-87)⑿
  唉,这爱情的春天就好像是
  四月天那变幻莫测的天气,
  刚才灿烂的阳光还普照大地,
  但不一会儿乌云便遮天盖地。 (第一幕,第三场,84-87行)
  英国的四月和五月间各种鲜花相继开放,景色非常美丽,所以它们在许多英国人的心里都留下了对于故乡的美好印象。英国十九世纪的维多利亚诗人罗伯特·布朗宁(Robert Browning)在《异国思乡》( “Home-Thoughts, from Abroad”)这首诗的开头动情地写道:“O, to be in England / Now that April ’s there …”(“四月已降临,/ 梦回英格兰……”)。而且当绿树绽出嫩芽,小鸟放声歌唱的四月过去之后,鲜花灿烂的五月之美更加令诗人觉得刻骨铭心。⒀相形之下,“夏季”的意象在英语诗歌中就往往没有像“春日”那么令人憧憬,这主要是因为大自然中的万物生长在盛夏达到了顶峰之后,便开始逐渐走向衰败。托马斯·莫尔(Thomas Moore, 1779-1852)那首《夏季的最后一支玫瑰》(“The Last Rose of Summer”)便以其忧伤和悲凉的旋律而闻名于世:
  ’Tis the last rose of summer
  Left blooming alone;
  All her lovely companions
  Are faded and gone. (1-4)⒁
  这是夏季的最后一支玫瑰,
  孤零零地含苞怒放,
  它所有那些可爱的同伴们,
  都已经凋零和消亡。 (1-4)
  莫尔的这首诗在本文中可以用作反证,以说明莎士比亚在第18首十四行诗中称赞他年轻朋友的美貌时,心里所联想到的意象不太可能是“夏季”,而更应该是“春日”。
  三
  根据《牛津英语大辞典》的记载,“spring”作为特指“春天”的名词是于1547年首次出现在著名的《陶特尔杂集》(Tottel’s Miscellany)之中:“Description of Spring, wherin eche thing renewes, saue onelie the louer”(“对于春天的描述就是,在那个时候万物更新,只有情人除外”)。⒂但由于语言的演变并非一蹴而就,所以在此后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里,“spring”这个特指春天的新词与“summer”这个可以表示春天概念的旧词仍然是相互并存,而且被人们交替用来指代春天的。
  上述第一位运用“spring”(春天)这个新词的是英国文艺复兴时期诗人,十四行诗的介绍者之一萨里伯爵(Earl of Surrey, or Henry Howard, 1517?-1547),他仅比莎士比亚早出生了47年左右。而且在十四行诗的创作上,萨里伯爵也是莎士比亚所要模仿的少数几位大师之一。在下面这首流传甚广的十四行诗《甜美的季节》(“The Soote Season”)中,我们可以看到,承袭了英语诗歌传统的萨里依然还在用“summer”这个代表“春天”的旧词:
  The soote season, that bud and bloom forth brings, With green hath clad the hill and eke the vale; The nightingale with feathers new she sings, The turtle to her make hath told her tale. Summer is come, for every spray now springs, The hart hath hung his old head on the pale, The buck in brake his winter coat he flings, The fishes float with new repairèd scale, The adder all her slough away she slings, The swift swallow pursueth the fliès smale, The busy bee her honey now she mings--- Winter is worn that was the flowers’ bale. And thus I see, among these pleasant things Each care decays, and yet my sorrow springs.⒃
  甜美的季节里,花儿含苞怒放,
  无论山峦河谷均换上了绿装;
  夜莺披着新换的羽毛在啼唱,
  斑鸠对它的新配偶情语绵绵。
  春天已经来临,树上发出嫩芽,
  雄鹿将头探到了木栅的外面,
  公羊在灌木丛中丢弃了冬衣,
  水中的鱼儿鳞片已焕然一新,
  蝮蛇也褪去了身上的旧皮囊,
  矫健的燕子在追逐小小苍蝇,
  忙碌的蜜蜂开始酿造那蜂蜜——
  令花朵凋谢的冬季寿终正寝。
楼主ideaarchitect 时间:2009-08-16 11:39:58
  续:
  
  所有这些事物赏心悦目,令人
  陶醉,而我却不由地悲从中来。
  值得引起我们注意的是,该诗第五行中的“Summer is come”并非是指“夏日已经来临”,因为紧接着的后面半句是“树上发出嫩芽”。
  可能会有人会争辩说,莎士比亚也已经掌握了“spring”(春天)这个新词的用法,并进而质疑笔者在本文中所表达的观点为多此一举。但是萨里伯爵的例子已经给了我们一个警示,即事情并非那么简单。
  的确,假如我们细读莎士比亚的文本,也不难发现他在作品中数次用到了“spring”(春天)这个新词。例如在他第98首十四行诗的开头部分,莎士比亚这样写道:
  From you have I been absent in the spring,
  When proud-pied April, dressed in all his trim
  Hath put a spirit of youth in everything, … (1-3)⒄
  自从我在春天与你暂时别离,
  庄重的四月当时已披上盛装,
  并将勃勃生机注入世间万物,…… (103)
  在喜剧《皆大欢喜》快要结束时人们所唱的一首歌曲中有这样一行:“Sweet lovers love the spring”(“甜蜜的情人们挚爱春天”, V iii 21)⒅;悲剧《哈姆莱特》中也曾将含苞待放的花朵称之为“the infants of the spring”(“春天的婴儿”, I iii 39)⒆;在《泰尔亲王配力克里斯》这部传奇剧中,一位女主人公的上场更是被描述为“she comes appareled like the spring”(“她打扮得像春天女神一般翩翩而至”, I i 12)⒇;等等。
  细心的读者可能已经注意到了,莎士比亚在用“spring”(“春天”)这个新词时,往往是在前面带定冠词“the”的。这表明,他在用这个词的时候,还不太肯定读者是否会把这个代表“春天”的名词跟其他形式相同,但意义迥异的动词、形容词和名词混淆起来。相反,莎士比亚在用“summer”这个词的时候,几乎是从来也不用在前面加定冠词的。
  另外,“summer’s day”这个短语在英语诗歌中可谓是耳熟能详,读来已经十分顺口。在中古英语的长诗《奥费欧爵士》(Sir Orfeo)中,我们就可以读到这样的诗行:“He com into a fair cuntray, / As bri3t so sonne on somers day”(“他来到了一片美丽的平原,/ 耀眼明亮,就像春日的太阳”,351-352)(21)。“summer’s day”这个短语还频频出现在莎士比亚的《仲夏夜之梦》(I ii 89)、弥尔顿的《失乐园》(I 743)、华兹华斯的《序曲》(I 290)、阿诺德的《博学的吉普赛人》(The Scholar-Gipsy 20)等诗歌作品之中。可是像“spring’s day”这样的短语读起来就会觉得相对比较拗口,而且在莎士比亚之前的诗歌作品中,这种说法几乎从来也没有见到过。
  所以,在莎士比亚第18首十四行诗的特定语境下,诗人自然而得体地采用了“summer’s day”这个人们非常熟悉的短语来表现“春日”的意象和概念。它与后面的“summer’s lease”(“青春的契约”)和“thy eternal summer”(“你永恒的青春”)互为呼应,在寓意的把握上显得灵活而富有弹性,而在风格的凝练上则是雍容华贵,恰到好处。
  通过以上的简略分析和阐释,我们可以得到这样一点启示:即关于文学作品,我们不能够仅仅满足于对字面意义的理解。粗通英语语言史的知识和了解英国诗歌传统的背景,对于正确解读英语诗歌作品的深层主题,尤其是十七世纪以前的作品,显然具有非常重要的意义。
  
  莎士比亚的第18首十四行诗就提供了一个很好的例子。诗人忠实遵循英诗传统,巧妙地采纳了“summer”这个词的古意来刻意营造作品中的“春天”这一主要意象,其手法含蓄而又不失典雅,运笔流畅如行云流水,堪称一绝。
  ①光是辜正坤一个人就发表了三种不同的译文(《世界名诗鉴赏词典》,北京大学出版社,1990年;《莎士比亚十四行诗集》,北京大学出版社,1998年;《中西诗比较鉴赏与翻译理论》,清华大学出版社,2003年。),其他还有朱生豪(《莎士比亚全集》,6卷本,人民文学出版社,1995年)、梁实秋(《莎士比亚丛书40:十四行诗》,远东图书公司,1991年)、梁宗岱(《莎士比亚十四行诗》,夏林含英,1992年)、杨熙龄(《莎士比亚十四行诗集》,内蒙古人民出版社,1980年)、屠岸(《莎士比亚十四行诗一百首》中国对外翻译公司,1992年)、金发燊(《莎士比亚十四行诗集》,桂林: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2004年)、虞尔昌(《莎士比亚全集:十四行诗》,世界书局,1996年)、曹明伦(《莎士比亚十四行诗全集》,漓江出版社,1995年)、孙梁(《英美名诗一百首》,中国对外翻译公司,1987年)、艾梅(《莎士比亚:十四行诗》,天津教育出版社,2006)、陈黎、张芬龄(“英语情诗名作选——莎士比亚十四行诗‘第18首’”,台北:《中国时报·人间咖啡馆》,2002年10月18日。<http://home.kimo.com.tw/glbtnews2002/2002/g20021018-3.html>)等人的译文。篇首的莎士比亚第18首十四行诗原文引自The Riverside Shakespeare, ed., G. Blakemore Evans, introd,, Harry Levin et al, Houghton Mifflin Company, Boston, p. 1752.
  ② 《世界名诗鉴赏辞典》,第906页。
  ③ 《莎士比亚十四行诗集》,第37页;《中西诗比较鉴赏与翻译理论》第228页。
  ④ 莎士比亚注释丛书,第九卷,《十四行诗集》,钱兆明注释,商务印书馆,1990年,第39页。
  ⑤ 主要是由“summer”这个词来指代;在题为“Lenten ys come wi&thorn; loue to toune”的一首中古英语抒情诗中,“lenten”(大斋节)也曾一度成为春天的代名词。大斋节是指复活节前长达四十天的斋节期,其时间段大致与初春相对应。参见Moore, Arthur K. “’Somer’ and ‘Lenten’ as Terms for Spring.” Notes and Queries. 19 Februry, 1949, 82-83.
  ⑥ John Frederick Nims, ed., The Happer Anthology of Poetry, HarperCollinsPublishers, New York, 1981, p. 2.
  ⑦ 本文中引用的所有英语诗歌译文均由笔者本人所译。
  ⑧⑩⑾ Geoffrey Chaucer, The Works of Geoffrey Chaucer, 2nd ed., ed., F. N. Robinson, Boston: Houghton Mifflin Company, Boston, 1957, p. 318, p. 17, p. 651(F. N. Robinson’s Note 7).
  ⑨ William Langland, The Vision of Piers Plowman: A Complete Edition of the B-Text, ed. A. V. C. Schmidt, J. M. Dent & Sons Ltd., London, 1978, p. 1.
  ⑩ 见注⑧。
  ⑾ 同上。
  ⑿⒄⒅⒆⒇ The Riverside Shakespeare, ed., G. Blakemore Evans, introd,, Harry Levin et al, Houghton Mifflin Company, Boston, p. 151, p. 1767, p. 397, p. 1147, p. 1484.
  ⒀ M. H. Abrams et al, eds., The Norton Anthologyof English Literature, Vol. 2, W. W. Norton & Company, London, 1986, pp. 1243-1244.
  ⒁ John Bartlett, ed., Familiar Quotations, 15th ed., Little, Brown and Company, Boston, 1980, p. 446.
  ⒂ J. A. Sympson and E. S. C. Weiner, eds., The Oxford English Dictionary, Vol. 16, Oxford: Clarendon Press, 1989, p. 359.
  ⒃ M. H. Abrams et al, eds., The Norton Anthologyof English Literature, Vol. 1, W. W. Norton & Company, London, 1986, p. 475.
  ⒄ 见注⑿。
  ⒅ 同上。
  ⒆ 同上。
  ⒇ 同上。
  (21) Kenneth Sisam, ed., Fourteenth Century Verse & Prose, Clarendon Press, Oxford, 1967, p. 24 .
  [作者简介] 沈弘,1954年生,浙江大学外国语言文化与国际交流学院教授。近期发表的论文有《最早的汉译英诗应是弥尔顿的<论失明>》、《试论早期英国文学中的“剽窃”问题》。
  (本文已被《外国文学评论》录用,发表在2007年第1期上) 8
楼主ideaarchitect 时间:2009-08-16 11:51:42
  不过沈弘的观点,我是不认同的,何况南安普顿伯爵的传说并非完全确定。
  以下是维基百科关于Sonnet 18的记录:
  http://en.wikipedia.org/wiki/Sonnet_18
楼主ideaarchitect 时间:2009-08-16 12:06:24
  孙梁译文:
  
  能否把你比作夏日璀璨?
  你却比夏季更可爱温存;
  狂风摧残五月花蕊娇妍,
  夏天匆匆离去毫不停顿。
  苍天明眸有时过于灼热,
  金色面容往往蒙上阴翳;
  一切优美形象不免褪色,
  偶然摧折或自然地老去。
  而你如仲夏繁茂不凋谢,
  秀雅风姿将永远翩翩;
  死神无法逼你气息奄奄,
  你将永生与不朽诗篇。
  只要人能呼吸眼不盲,
  这诗和你将千秋流芳!
  虞尔昌译文:
  
  我应否把你和夏天比美?
  你比夏日更其美好温和:
  强风诚有吹撼五月可爱的花蕾,
  夏之为期全太短暂匆匆忽过:
  天上日照有时又何炎炽,
  太阳的黄金脸色也复常被阴翡掩没:
  美丽的事物终有一天会失去它们的美丽,
  只因它们遭遇不测或者自然之变的剥夺。
  但是你的常住之夏将要永不消退,
  那为你所有之美也将无改观,
  当你已在不朽的诗篇中和时间合一
  死神便休再夸口你正在他的阴影中盘桓:
  斯世尚有人视息,我诗长存予君生命至无极。
  
  戴镏龄译文:
  
  我怎样能把你比做夏天?
  你比她更可爱也更温和。
  五月的娇蕾有暴风震颠,
  夏季的寿命很短就渡过。
  有时候当空照耀着烈日,
  有往往它的光彩转阴淡;
  凡是美艳终把美艳消失,
  遭受运数和时序的摧残。
  你永恒的夏季永不凋零,
  而且长把你的美艳保存;
  死神难夸你踏他的阴影,
  只因永恒的诗和你同春。
  天地间能有人鉴赏文采,
  这诗就流传就教你永在。
  杨熙龄译文:
  
  我可否把你来比拟作美丽的夏天?
  你比夏天更可爱,也更加温善。
  粗暴的风有时会摇落五月的金蕾,
  而夏天借与人的,匆匆地就要收回。
  时常那苍穹的眼睛炎热地瞅人,
  而往往他黄金的脸颜又躲进愁云。
  凡美的总要失去其美,无论是偶然,
  或者是造物变易的规律,不可避免。
  但是你永恒的长夏将永不消逝,
  你也永不会把你美的宝藏丧失,
  死神不能夸口,说你在他阴影下飘零,
  因为你已在不朽的诗篇中永生。
  只要世间还有人能阅读,还有人生存,
  这篇章将活着,它活着就给你以生命。
  杜承南、罗义蕴译文:
  
  我怎能把你和夏天相比,
  你比夏天更加娇艳温婉,
  五月的鲜花在风雨中化作尘泥,
  夏天的日子未免过于短暂;
  有时上天的明眸照耀地实在酷烈,
  它那金色的容颜也常被云遮雾掩;
  美总会因受到摧残而转瞬凋谢,
  或由于机遇,或源于自然的变幻。
  但你永恒的夏天不会逝去,
  你具有的千娇百媚也永不凋残,
  死神也无法夸口说你徘徊在它的阴影里。
  有这不朽的诗篇永远为你作伴,
  只要人类两眼能看——一息尚存,
  我的诗就长在,使你得到永生。
楼主ideaarchitect 时间:2009-08-16 12:08:31
  蔡元鑫译文:
  
  我怎么可以将你比作明媚夏季的白昼?
  你比夏季更婉丽动人而又更亲切温存:
  狂风老是把五月心爱的花蕾摇落了,
  而夏令的租期始终又是短短的一瞬;
  有时天空那只巨眼照得大地灼热逼人,
  他金灿灿面色也常给云雾弄成灰蒙蒙;
  每一种美呀终有一朝离开美而衰退,
  是由于偶然或是由于自然界改变行程;
  不过,你终古不息的夏天决不会消失掉,
  你决不会失去你所拥有的倾国倾城,
  “死神”也决不会自夸你在他幽影下蹀躞,
  要是你生长在这些不朽诗行里与时间同春;
  只要人类啊能够呼吸或眼睛能够看,
  这诗能存多久,你就能享受多久的韶光。
  
  高健译文:
  
  我啊多想把你比作明朗夏天!
  但是你比夏天更加温柔娇艳:
  狂风会把五月芳菲肆意摧残,
  那些美好夏日也常时间太短:
  有时那天上的晴光过于焦炙,
  有时它那辉煌却又黯无颜色;
  美的容貌总有一天会要消逝,
  暮去朝来她的明艳必遭剥夺:
  但是你的滔滔长夏却不衰歇;
  你的美丽却将长在,永葆青春;
  死神难夸你在他的荫下蹀躞,
  一旦你在不朽诗篇获得永存:
  只要一天眼能观看,人能呼吸,
  这诗就将不死,并赋生命予你。
  
  张梦井译文:
  
  我可否把你与夏日相比?
  你比夏日更美丽、温和有节制。
  五月的狂风会吹落可爱的花蕾,
  夏日的时间倏忽就过多么短促。
  有时天空的火眼照得太明,
  但它金色的脸盘常常阴沉朦胧,
  有时美中之也要凋零,
  机遇或自然之进程会使它杂乱无形。
  而你的永恒之夏却永不凋零,
  你那天仙的面容也永葆青春,
  死神也不敢夸口你会进入它的阴影,
  在我永恒的诗行中你将与时间永存。
  只要人的呼吸尚存,眼睛也能看清,
  只要这样存在,我的诗行将给你生命无穷。
  
  孙大雨译文;
  
  我可要将你比作初夏的清晖?
  你却焕耀得更可爱,也更温婉;
  狂风震撼五月天眷宠的嫩蕊,
  孟夏的良时便会变得太短暂。
  晴空里赤日有时光照得过亮,
  它那赫奕的金容会转成阴晦;
  被机运或被造化变迁所跌宕,
  任何美妙的形象会显得不美。
  但你这丰华的永夏不会衰颓,
  你不会丧失你这无比的修好;
  死亡不会夸,你在它影下低回,
  有这些诗行将你的韶光永葆:
  只要人们还活着,眼睛还能看,
  这首诗便能栩栩赋与你霞丹。
  
  丰华瞻译文:
  
  可否把你比作明媚的夏天?
  你比夏天更可爱、更温婉:
  夏日会起狂风,把五月的苞蕾摧残;
  好景能有几时,转眼花事阑珊。
  有时天神的眼睛,照地炎热逼人;
  他那金黄色的颜面也常蒙上层云。
  纵然花卉鲜妍,终于落入泥尘,
  不堪摧折凋残,无奈时序转运。
  但是你的长夏,永远不会消亡;
  你的神采风韵,必将恒久如常。
  死神不敢夸说:你在他的阴影中徜徉;
  因为我把你写入诗句,使你的丰姿永放光芒。
  只要人们能呼吸,眼睛能发亮光,
  这首诗便能永存,使你的生命万古辉煌。
  
  顾子欣译文:
  
  我不知能否将你比作夏天?
  你比夏天更温和也更可爱。
  狂风有时将五月的娇蕾摧残,
  而夏天的尽期很快就会到来。
  有时苍天的巨眼照得太热,
  有时他金色的脸庞又黯淡无光;
  每一种美都会凋零,或夭折,
  或随着时叙代谢自然衰亡。
  但你的夏天永远不会消陨,
  永远不会丧失你赋有的美貌,
  死亡也不能夸耀你徘徊其影,
  你将我诗中与时间共存不老;
  只要还有人呼吸,眼睛能看见,
  我的诗就活着,使你生命绵延。
  
  黄杲昕译文:
  
  我可能够拿你同夏天作比较?
  但是夏天不像你温和又亲切:
  狂风会让五月的娇蕾抖又摇,
  而夏天又是过于短促的季节,
  有时候天上那眼睛照得太热,
  它金色的面庞又常黯淡无光,
  任哪种美色都难以永葆美色——
  意外或自然变化剥去其盛装。
  可是你永恒的夏天不会凋零,
  不会丧失你所拥有的那种美——
  一旦你在不朽的诗中获永生,
  死神难吹嘘你在它影中徘徊:
  只要世上有看书的人在呼吸,
  这诗就存活并把生命给予你。
  
  辜正坤译文:
  
  或许我可用夏日将你作比方,
  但你比夏日更可爱也更温良。
  夏风狂作常会摧落五月的娇蕊,
  夏季的期限也未免还不太长。
  有时候天眼如炬人间酷热难当,
  但转瞬又金面如晦常惹云遮雾障。
  每一种美都终究会凋残零落,
  或见弃于机缘,或受挫于天道无常。
  然而你永恒的夏季却不会终止,
  你优美的形象也永远不会消亡,
  死神难夸口说你在它罗网中游荡,
  只因你借我的诗行便可长寿无疆。
  只要人口能呼吸,人眼看得清,
  我这诗就长存,使你万世流芳。
  施颖洲译文:
  
  让我来把你与夏日比拟?
  你是更加可爱,更加温婉;
  狂风会摇撼五月的娇蕊,
  夏天租借的时日也太短;
  有时苍天明眸照耀太热,
  他的金容也常常被遮暗;
  美中之美也各有时消没,
  因意外或天道变化紊乱。
  但你永恒的夏不会朦胧,
  也不失去你拥有的美丽;
  死神难夸你徘徊他影中,
  你在永恒诗中与时并滋:
  只要有人呼吸,有眼看明,
  此诗便将长存,予你永生。
  
  蒲度戎译文:
  
  我能否把你同夏日相比?
  你啊是更加温柔美丽。
  五月会有狂风吹落花朵,
  整个夏季又匆匆而过;
  有时天上的太阳分外酷热,
  那灿烂的容颜又常常被遮;
  每一种美呀到时终究凋枯,
  时间剥掉它华丽的装束;
  但是,你的长夏永在,
  你永远拥有你的芳颜,
  死神不敢夸口能将你捉走,
  穿过悠悠岁月,你在诗中不朽。
  只要人能呼吸,眼睛不失明,
  我的诗就流传,赐予你永生。
楼主ideaarchitect 时间:2009-08-16 12:09:48
  高健译文:
  
  我啊多想把你比作明朗夏天!
  但是你比夏天更加温柔娇艳:
  狂风会把五月芳菲肆意摧残,
  那些美好夏日也常时间太短:
  有时那天上的晴光过于焦炙,
  有时它那辉煌却又黯无颜色;
  美的容貌总有一天会要消逝,
  暮去朝来她的明艳必遭剥夺:
  但是你的滔滔长夏却不衰歇;
  你的美丽却将长在,永葆青春;
  死神难夸你在他的荫下蹀躞,
  一旦你在不朽诗篇获得永存:
  只要一天眼能观看,人能呼吸,
  这诗就将不死,并赋生命予你。
  
  张梦井译文:
  
  我可否把你与夏日相比?
  你比夏日更美丽、温和有节制。
  五月的狂风会吹落可爱的花蕾,
  夏日的时间倏忽就过多么短促。
  有时天空的火眼照得太明,
  但它金色的脸盘常常阴沉朦胧,
  有时美中之也要凋零,
  机遇或自然之进程会使它杂乱无形。
  而你的永恒之夏却永不凋零,
  你那天仙的面容也永葆青春,
  死神也不敢夸口你会进入它的阴影,
  在我永恒的诗行中你将与时间永存。
  只要人的呼吸尚存,眼睛也能看清,
  只要这样存在,我的诗行将给你生命无穷
  
  顾子欣译文:
  
  我不知能否将你比作夏天?
  你比夏天更温和也更可爱。
  狂风有时将五月的娇蕾摧残,
  而夏天的尽期很快就会到来。
  有时苍天的巨眼照得太热,
  有时他金色的脸庞又黯淡无光;
  每一种美都会凋零,或夭折,
  或随着时叙代谢自然衰亡。
  但你的夏天永远不会消陨,
  永远不会丧失你赋有的美貌,
  死亡也不能夸耀你徘徊其影,
  你将我诗中与时间共存不老;
  只要还有人呼吸,眼睛能看见,
  我的诗就活着,使你生命绵延。
  
楼主ideaarchitect 时间:2009-08-16 12:12:13
  再看看偶的译文,相比之下,应该可以发现偶的译文的厉害:)
  
  
  
  让我如何来把你比作夏天?
  
  你比夏天还要可爱,而且柔软:
  
  暴风的五月摧残了鲜嫩的蓓蕾,
  
  夏天那无情的赁期,也实在是太短:
    
  
  有时候太阳的照耀又会太烈,
  
  那辉煌的面孔更难免乌云的遮掩;
  
  每一种美丽,都会有衰谢的一天,
  
  或者由于无常,或者因为自然。
    
  
  可是你的夏天却不会凋谢,
  
  你的美丽,也永远不会消散;
  
  虽然骄傲的死亡在夏天投下阴影,
  
  但是不朽的诗行将照亮你的鲜妍。
    
  
  只要有一个人还在呼吸,还能阅读,
  
  这首诗就会活着,让你的青春生动依然。
  
楼主ideaarchitect 时间:2009-08-17 11:38:45
  贴原创美女摄影顶贴
  
  你美得就好比是夏天
  那么地热烈,那么地喧阗:)

作者:423161 时间:2009-08-17 11:45:21
  pump for lz
作者:youngzhizhao2 时间:2009-08-17 15:01:57
  论文写作有困难的朋友请加QQ727624102。有意的朋友请加
  
  楼主你太有才了。。。
作者:不爱江山恨美人 时间:2009-08-17 20:41:13
  ---强烈抗议lz贴图时只出来各位mm呢上半部分!!下面呢?
  偶太愤慨啦,怎么连个全呢都没有呢???
楼主ideaarchitect 时间:2009-08-17 20:48:42
  楼上的,不要激动,看看你自己的身份证你就明白了.
楼主ideaarchitect 时间:2009-08-17 20:58:00
  你美得太热,要把人烫伤:)
  
  夏天是可以形容女人的,
  女人应该就是热烈的夏天。
  
  每一条曲线都是闪电,
  每一道眼风都是雷击:)

楼主ideaarchitect 时间:2009-08-18 10:12:21
  贴美女提贴

楼主ideaarchitect 时间:2009-08-18 10:13:54
  上面的美女标题是“憧憬”:)
楼主ideaarchitect 时间:2009-08-18 10:34:33
  陈黎&#8231;张芬龄翻译的版本
  
  英语情诗名作选---莎士比亚十四行诗"第18首"
  
  我该把你比拟做夏天吗?
  你比夏天更可爱,更温婉:
  狂风会把五月的娇蕊吹落,
  夏天出租的期限又太短暂:
  有时天上的眼睛照得太热,
  他金色的面容常常变阴暗;
  一切美的事物总不免凋败,
  被机缘或自然的代谢摧残:
  但你永恆的夏天不会褪色,
  不会失去你所拥有的美善,
  死神也不能夸说你在他阴影裡徘徊,
  当你在永恆的诗行裡与时间同久长:
  只要人们能呼吸或眼睛看得清,
  此诗将永存,并且赐给你生命。
  莎士比亚十四行诗第十八首 (飘 译)   文 / gonewithwind
  
  
  
  
  
  
  
   SONNET 18
    
    Shall I compare thee to a Summer’s day?
    我能把你比诸一个温和的夏日吗?
    
    Thou art more lovely and more temperate;
    可是你更加可爱迷人;
    
    Rough winds do shake the darling buds of May,
    狂风定会摧残美妙柔嫩的花蕾,
    
    And Summer’s lease hath all too short a date.
    夏季应允的承诺总是太短的时辰。
    
    Sometime too hot the eye of he****en shines,
    骄阳的光芒有时太灼热明亮,
    
    And often is his gold complexion dimm’d,
    金灿灿的外表却常常暗淡无光,
    
    And every fair from fair sometime declines,
    一切源自于美的美好事物渐渐隐去,
    
    By chance, or nature’s changing course, untrimm’d.
    这是命运,是自然规律,明明白白。
    
    But thy eternal Summer shall not fade,
    但无穷的夏天不会消失,
    
    Nor lose possession of that fair thou ow’st,
    你的天生丽质永不衰退,
    
    Nor shall Death brag thou wander’st in his shade,
    哪怕死神的阴影也不敢将你迷失,
    
    When in eternal lines to time thou grow’st;
    你已在永恒的诗行里与时间相会;
    
    So long as men can breathe or eyes can see,
    只要尘世间还有人呼吸,有人看见,
    
    So long lives this, and this gives life to thee.
    这诗歌就存在,你就活在其间。
  
   GONEWITHWIND 译 2005-6-25
  
  http://english.ncu.edu.tw/wenchi/Song/song_sonnet.htm
  歌詞翻譯、注釋、隨筆︰林文淇
  
  十四行詩第十八首
  
  
  
  夏日怎能與妳譬喻比擬
  
  妳的可愛溫和夏日難及
  
  五月花蕾惡風吹襲落地
  
  夏日租約倏忽轉瞬到期
  
  
  
  有時天眼高灼炎炎難耐
  
  更見烏雲常蔽金色面容
  
  古今紅顏難逃紅顏色衰
  
  命運無常季候欺凌作弄
  
  
  
  妳的永恆夏日卻將長存
  
  美貌紅顏必也永世不減
  
  死神難誇妳為地府美人
  
  因妳芳名已成不朽詩篇
  
  
  
  除非人世已經滅絕無生
  
  此詩必將永傳與汝永恆
  
  隨筆
  這首歌是七0年代初就出道的Roxy Music團體的主唱與作曲Bryan Ferry為紀念戴安娜王妃殞故,而特別將莎士比亞的著名詩篇譜曲演唱的歌曲。Bryan Ferry 早期曲風藝術搖滾走新潮(avant-garde),普普(pop)、拼貼(kitsch)風格,後來雖改走略微大眾化路線,但是依舊屬於較為另類的流行樂團。此番為黛妃作曲與演唱,竟然是中規中矩,聲音中帶著一股古典,十分難得。
  
  英國大文豪莎士比亞文名遠播,在台灣通常敬稱他為莎翁。只要端出他的肖像幾乎就可以象徵英國文學或是大英帝國。這位一五六四年出生,一六一六年卒的詩人、劇作家、演員,據說在一五八九年開始寫劇本之後,每二年就創作三齣戲劇,總共寫了三十七齣戲。這些劇作不像電影《莎翁情史》所刻劃的那樣,由他自己就拿出去賣稿,而是由他舞台上的二位友人,為了紀念他而在他過世後蒐集出版。
  
  另外,莎翁也寫下了一百五十七首的十四行詩。十四行詩是格律工整的詩體(這首詩每行十個音節),內容通常是歌詠宮廷式浪漫愛情的詩句。義大利詩人佩脫拉克(Petrarch Francesco)應該是這個詩體的創始人,為他不倫之戀的愛人蘿拉寫下了許多著名詩篇。這個詩體到了莎士比亞這個天才文人的手中,不僅格律有了改變(例如押韻的方式從二行二行同韻的aabbccddeeffgg格式改成隔行同韻的ababcdcdefefgg格式,此處翻譯儘量仿原文格式呈現),同時莎士比亞在內容的取材上以及對愛情的描述上,都有了文藝復興時期典型的活力與多樣性。他的第一百三十首十四行詩,其實就是拿佩脫拉克的詩所掀起的宮廷式愛情詩與浪漫式的愛情觀來開玩笑。從莎翁的十四行詩裡,其實已經可以看出他幾百年來聲名何以不墜的原因。
  
  在第十八首這一首非常精彩的愛情詩裡,莎士比亞透過修辭性的問句說我是否應該把妳比喻為夏日?然後就一路開始給它比下去。先說夏日雖然美好(對於英國而言夏日還是算蠻短的),但是他的情人更好,完全沒有夏日的缺點。接著立刻又推翻前面所言,說即使如此,女人的美貌終究還是難保不會因意外而失去,或是隨著年歲衰敗。然後話鋒再又一轉,竟然捧起自己來了。他那看來像是讚美對方擁有永恆的夏日的詩句,搞了半天原來是利用「超級比一比」在吹噓自己的才華。十四行詩的最後兩行往往就是全詩神來之筆之處(Punch line),莎士比亞當然十分善於利用這個形式的特點,在這兩行來凸顯自己萬古流芳的不朽詩篇,也就是他的文采,才是一個女人的芳華與美貌能夠恆久豔麗的保證(當然更不是那些SK1~X的面膜,或是可以讓 黑天鵝變成白天鵝,黑眼圈變成白眼圈的保養霜)。
  
  莎士比亞這個傢伙雖然狂妄,說話臭屁得很,但是還真不假。時至二十一世紀的今日,除了我之外,還真的不曉得有多少老師、學子與愛詩人,正在朗誦他的十四行詩的第十八首。詩裡面的這位美女,真的就如同永恆的夏日一般,在詩中永遠不老。如同他後來的同胞詩人濟慈(Keats)對著一只銘刻著在歡愉的背景中一對愛人將吻而未吻的希臘古甕,發出了浪漫的吟詠寫成<希臘古甕頌>,頌讚那不會隨時間消逝的永恆追求與永恆的美:
  
  She cannot fade, though thou hast not thy bliss, 雖然你尚未一親芳澤,但她將永不消逝,
  For ever wilt thou love, and she be fair! 你將恆久熱戀,她亦將恆久美麗
  
  而文學偉大的魔力,也正是在此。
  
  
楼主ideaarchitect 时间:2009-08-18 10:36:59
  林文淇所译也相当不错,尤其仔细考虑了和格律的配合,但是我觉得我的应该更好:
  
    让我如何来把你比作夏天?
    
    你比夏天还要可爱,而且柔软:
    
    暴风的五月摧残了鲜嫩的蓓蕾,
    
    夏天那无情的赁期,也实在是太短:
      
    
    有时候太阳的照耀又会太烈,
    
    那辉煌的面孔更难免乌云的遮掩;
    
    每一种美丽,都会有衰谢的一天,
    
    或者由于无常,或者因为自然。
      
    
    可是你的夏天却不会凋谢,
    
    你的美丽,也永远不会消散;
    
    虽然骄傲的死亡在夏天投下阴影,
    
    但是不朽的诗行将照亮你的鲜妍。
      
    
    只要有一个人还在呼吸,还能阅读,
    
    这首诗就会活着,让你的青春生动依然。
  
楼主ideaarchitect 时间:2009-08-18 10:42:48
  林译在考虑格律的前提下这句翻译得尤其讨巧:
  
  妳的可愛溫和夏日難及
  
  可惜从文学性角度考虑,顺口溜的味道多了,诗意少了。
楼主ideaarchitect 时间:2009-08-18 15:34:21
  贴美女提贴:
  期待:

楼主ideaarchitect 时间:2009-08-18 19:12:48
  贴美女提贴
  
  回旋在眼睛里的那阵风:)
  

楼主ideaarchitect 时间:2009-08-19 08:06:33
  贴美女提贴
  青睐(也就是青眼有加:))

楼主ideaarchitect 时间:2009-08-19 11:59:22
  贴美女提贴
  顾盼
  |||||||||||
  ||(*^_^*)||
  

楼主ideaarchitect 时间:2009-08-20 05:35:00
  王道余翻译的版本
  以君比夏日,未知君可愿?
  君自更可爱,君亦更温婉:
  五月娇花蕾,狂风吹落散,
  夏季何短暂,倏忽已过完。
  日头高悬天,有时吐烈焰。
  金黄灿烂脸,常常转阴暗;
  美丽随时减,日久终不艳,
  若非遇不测,自然亦使变。
  君当长为夏,历历不暗淡,
  美丽君拥有,保留至永远。
  死神虽不惭,不敢将君挽。
  永恒诗行间,君与时共延。
  人若可呼吸,眼睛可看见,
  此篇若流传,君生得万年。
  
楼主ideaarchitect 时间:2009-08-20 05:38:28
  艾梅翻译的版本
  我怎能把你比作夏天,
  你比它更可爱、更温婉:
  狂风把五月的花蕊摧残,
  夏季时光匆匆、总是如此短暂:
  有时炙热异常,像天上灼烧的眼,
  它那金色的面容常飘忽闪现。
  再美好的事物也终将凋残,
  随时间和自然的变化而流转。
  但是你的夏日会永远鲜艳,
  你将永远拥有这俊美的容颜。
  死神也无法夸口让你在它的阴影里逗留,
  当你在这不朽的诗句中永远地生息留守:
  只要人类还在呼吸,只要眼睛还在阅读,
  我这首诗就会存在,你的生命就会存在。
  
楼主ideaarchitect 时间:2009-08-20 05:39:48
  
  译者为charmingleo?
  欲将芳容比长夏,
  娇颜羞涩更可夸。
  五月风狂摧新蕾,
  明媚期短损有涯;
  天眼时伤赤焰辣,
  金颜常遭乌云压。
  香消韵散终有时,
  机缘天道法天下。
  君夏恒久永不退,
  丽质不朽长相随。
  诗歌长吟人长在,
  死神夺命亦无畏。
  诗行千秋留芳菲。
  文章万古存红蕊。
  
楼主ideaarchitect 时间:2009-08-20 05:47:11
  文言译本,译者未知:
  美人当青春,婉丽自销魂。
  焉知东风恶,良辰讵待人?
  朝日何皋皋,暮色何昏昏。
  众芳俱摇落,天意倩谁询?
  我有丹青笔,腾挪似有神。
  为君驻颜色,风霜不可侵。
  丹青亦难久,罔若诗与琴?
  延年歌一曲,万古扬清芬。
  
  这首去原诗意旨甚为遥远,而且意象经营情绪渲染十分俗常,虽在文字方面颇有古意(和“娇颜羞涩更可夸”以及“金黄灿烂脸”等腔调相比,更为古雅可喜),然而审美的结果却是诗意寡淡,原作张扬发挥惊天动地的神采,几乎凋零殆尽,于译于创,皆非佳品。
楼主ideaarchitect 时间:2009-08-20 05:48:44
  再看看本人的译文:
  |||||||
  (*^_^*)
  
  
  
      让我如何来把你比作夏天?
      
      你比夏天还要可爱,而且柔软:
      
      暴风的五月摧残了鲜嫩的蓓蕾,
      
      夏天那无情的赁期,也实在是太短:
        
      
      有时候太阳的照耀又会太烈,
      
      那辉煌的面孔更难免乌云的遮掩;
      
      每一种美丽,都会有衰谢的一天,
      
      或者由于无常,或者因为自然。
        
      
      可是你的夏天却不会凋谢,
      
      你的美丽,也永远不会消散;
      
      虽然骄傲的死亡在夏天投下阴影,
      
      但是不朽的诗行将照亮你的鲜妍。
        
      
      只要有一个人还在呼吸,还能阅读,
      
      这首诗就会活着,让你的青春生动依然。
  
楼主ideaarchitect 时间:2009-08-20 05:54:13
  http://bbs.zhsc.net/dispbbs.asp?boardid=50&Id=489980
  白羽翛译
  念奴娇·莎士比亚十四行诗第18首
  
  乾坤春暖,怅东风,摇动枝头蓓蕾。
  欲把春容比春色,尔比春光娇媚。
  烈日无情,幽光隐忿,变幻忽明晦。
  一年好景,醒来花落流水。
  
  万物皆有荣枯,花容月貌,但恨人憔悴。
  唯我诗篇悬日月,耀尔娇羞永睟。
  织女流怜,姮娥暗妒,相约瑶池会。
  人间天上,且陪王母同醉。
  
楼主ideaarchitect 时间:2009-08-20 06:26:41
  http://www.poemlife.com/TranslateColoum/caominglun/article.asp?vArticleId=51820
  
  曹明伦 译
  
  
  
   18 18
  
  
  
  我是否可以把你比喻成夏天? Shall I compare thee to a summer’s day?
  
  虽然你比夏天更可爱更温和: Thou art more lovely and more temperate:
  
  狂风会使五月娇蕾红消香断, Rough winds do shake the darling buds of May,
  
  夏天拥有的时日也转瞬即过; And summer’s lease hath all too short a date:
  
  有时天空之巨眼目光太炽热, Sometime too hot the eye of heaven shines,
  
  它金灿灿的面色也常被遮暗; And often is his gold complexion dimmed,
  
  而千芳万艳都终将凋零飘落, And every fair from fair sometime declines,
  
  被时运天道之更替剥尽红颜; By chance, or nature’s changing course untrimmed:
  
  但你永恒的夏天将没有止尽, But thy eternal summer shall not fade,
  
  你所拥有的美貌也不会消失, Nor lose possession of that fair thou ow’st,
  
  死神终难夸口你游荡于死荫, Nor shall death brag thou wander’st in his shade,
  
  当你在不朽的诗中永葆盛时; When in eternal lines to time thou grow’st,
  
  只要有人类生存,或人有眼睛, So long as men can breathe, or eyes can see,
  
  我的诗就会流传并赋予你生命。 So long lives this, and this gives life to thee.
  
  
  
  注:第11行语出《旧约&#8226;诗篇》第23篇第4节:“虽然我穿行于死荫之幽谷,但我不怕罹祸,因为你与我同在……”
  
  
楼主ideaarchitect 时间:2009-08-20 06:27:49
  ◎ 附:我是否可以把你比喻成夏天?(原载《外国文学评论》2008年第3期)
  
  
  
  ◎“我是否可以把你比喻成夏天?”——兼与沈弘先生商榷
  
  
  
  ◇ 曹明伦
  
  
  
  内容提要:在中国,翻译家均把莎士比亚十四行诗第18首中的summer解读为“夏天”,而一些评论家则批评翻译家们误读了summer这一主要意象,主张把该诗中的summer解读成“春天”。本文作者认为,在解读莎士比亚十四行诗时,翻译家不能因注重语篇语境和文本语境而忽略了历史语境和文化语境,评论家也不能因关注历史语境和文化语境而忽略了语篇语境和文本语境。莎士比亚十四行诗中四季分明,summer这个意象确指夏天。
  
  
  
  关键词:莎士比亚 十四行诗 夏天 春天
  
  
  
  随着文学研究的文化转向,文学评论家们越来越重视历史语境和文化语境,但与此同时又出现了另一种倾向,即某些评论家在关注历史语境和文化语境的同时,逐渐抛弃了“精读文本”这一文学批评传统,或者说越来越忽视所研究文本的语篇语境和文本语境。以莎士比亚十四行诗第18首为例,笔者手边的9种中文译本⑴无一例外地将第1行中的summer’s day解读为“夏天”,但有评论家认为这里的summer’s day应该解读为“春天”,或曰:“英国的summer’s day实际上相当于中国的春天”,中国人将其译为“夏日”是一个“有趣的毛病。”⑵或曰:“只有将summer替换为译语国家里合适的季节,才能达到文化功能上的对等效果。”⑶沈弘先生在《外国文学评论》2007年第1期上发表《“或许我可以将你比作春日?”——对莎士比亚第18首十四行诗的重新解读》(以下简称《春日》)一文,再次批评“几乎所有的中译文译者都把作品中的春天这一主要意象简单地误读成了夏天。”并为“译者们对这一传统解读深信不疑”而感到“遗憾”。《春日》一文资料翔实,论证充分,令人信服地论述了summer这个能指在中古英语中之所指既可是“夏天”亦可是“春天”这一语言文化事实。但遗憾的是,《春日》作者对此问题的思考仍不够全面,对莎士比亚十四行诗的研读尚不够细致,对历史语境和文化语境的探究亦稍有偏差,因而其结论似乎也有失偏颇。鉴于此,笔者谨就《春日》一文的几个主要论据提出商榷,以求教于沈弘先生和大方之家。
  
  
楼主ideaarchitect 时间:2009-08-20 06:29:32
  续:
  一、莎士比亚十四行诗中“四季分明”
  
  
  
  《春日》一文指出:“中古英语中没有专门表示‘春天’和‘秋天’的名词,所以summer(一般拼写为sumer或somer)一词可兼指春夏,而winter一词往往兼指秋冬。”沈弘先生是中古英语专家,以上论述令笔者获益匪浅,但沈先生据此认为summer一词在莎士比亚十四行诗中也“必须”解读成“春天”,这就有点难为读者,尤其是难为中国的翻译家了。因为细心的读者应该注意到,莎士比亚诗中的春夏秋冬“四季分明”,春天就是春天,夏日就是夏日。
  
  
  
  在莎士比亚的154首十四行诗中,春(spring)共出现6次(见于1:10、53:9、63:8、98:1、102:5、104:4),⑷ 夏(summer)出现20次(见于 包括第18首的共13首诗中),秋(autumn)出现2次(见于 97:6、104:5),冬(winter)出现10次(见于2、5、6、13、56、97、98和104等8首诗中),而且多首诗中都有季节交替甚至四季更迭的描写。如:
  
  
  
  And yet this time remov’d was summer’s time,
  
  The teeming autumn, big with rich increase,
  
  Bearing the wanton burden of the prime,
  
  Like widowed wombs after their lords’ decease: (97:5-8) ⑸
  
  
  
  然而我俩这次分离是在夏日,
  
  当丰饶的秋天正孕育着万物,
  
  孕育着春天种下的风流硕果,
  
  就像怀胎十月而丧夫的寡妇。(97:5-8) ⑹
  
  
  
  Our love was new and then but in the spring
  
  When I was wont to greet it with my lays,
  
  As Philomel in summer’s front doth sing
  
  And stops her pipe in growth of riper days: (102:5-8)
  
  
  
  当我俩刚互相倾慕于那个春季,
  
  我曾习惯用歌为我们的爱欢呼,
  
  就像夜莺在夏日之初歌唱鸣啼,
  
  而随着夏天推移则把歌声停住。(102:5-8)
  
  
  
  … … … … … … … … …Three winters cold
  
  Have from the forests shook three summers’ pride,
  
  Three beauteous springs to yellow autumn turn’d
  
  In process of the seasons have I seen,
  
  Three April perfumes in three hot Junes burn’d, (104:3-7)
  
  
  
  严冬三度从森林摇落盛夏风采,
  
  阳春也已三度化为暮秋的枯黄,
  
  在四季的轮回之中我三度看见
  
  炎炎六月三次烧焦四月的芬芳,(104:4-7)
  
  
  
  从以上引文我们可以看出,在莎翁笔下,春夏秋冬四季的概念非常明确,一般读者(包括中文译者)都不可能把诗中的summer解读为“春天”,不然那些spring该如何解读?或如何翻译?也许《春日》作者会说,summer在以上引文中可以解读为“夏天”,但在第18首的特定语境中必须解读为“春日”。那么就让我们再次进入第18首的特定语境,对这首诗再进行一次语篇分析。
  
  
楼主ideaarchitect 时间:2009-08-20 06:31:44
  续:
  二、“五月娇蕾”与“夏日”并不矛盾
  
  
  
  《春日》作者之所以认为必须将第18首中的summer解读为“春天”,是因为他认为将其解读成“夏天”有两大矛盾。一是该诗歌咏的对象是位年方20的贵族青年,而人们一般用春天的意象来代表青春,夏日往往被用于指代成熟男性;二是诗中与summer相提并论的还有第三行中的darling buds of May(五月的娇蕾),而与“五月”的时间和“娇蕾”的意象相对应的应该是“春天”,而非“夏日”。
  
  
  
  我们先来看看第一个矛盾。这个矛盾中有两个主要因素,一是莎士比亚十四行诗的写作年代,二是那位贵族青年是否成熟。关于前者,笔者赞成夏威夷大学洛厄斯博士的看法,他在分析了前人的考证和结论后说:“最稳妥的说法应该是,这些诗可能写于1585年至1609年间的任何时候。”⑺ 关于后者,人们一般认为诗中那位贵族青年即莎士比亚的艺术庇护人南安普敦伯爵亨利&#8226;赖奥思利(Henry Wriothesley, 1573-1624)。笔者以为,由于这两个因素的第一因素并不确定,据此断定贵族青年“年方20”似乎过于主观。再说那个时代的贵族青年都成熟得早(如这位南安普敦伯爵从23岁起就与埃塞克斯伯爵一道南征百战),“成熟男性”可谓一个相对概念,更何况还有不少莎学家认为莎士比亚的十四行诗并非献给南安普敦伯爵的。因此,《春日》作者所谓的第一个矛盾其实并不存在。
  
  
  
  至于第二个矛盾,我们可根据以下解释加以化解。
  
  
  
  1、据Webster’s Third New International Dictionary第2210页和第2289页对spring和summer的解释,英国的春天包括2月、3月和4月(Brit: the season comprising the months of February, March, and April.),夏季则从5月中旬至8月中旬(the season comprising the part of the year extending from mid-May to mid-August)。由此可见,“五月”对应“夏日”并不龃龉。
  
  
  
  2、The Riverside Shakespeare对第18首第1行有如下注解:a summer’s day: i.e. the summer season(此处夏日即夏季)。
  
  
  
  3、著名莎学专家、剑桥大学教授克里根在评注第18首时指出:“在16世纪末,我们的历法比欧洲系统还滞后一些天数……所以莎士比亚诗中的“5月”实际上延伸进了我们今天的6月,当时的5月是夏季月份,而非春季月份。”克里根教授同时还指出,第1行中的“day”表示“一段时间”,相当于“period”或“term”,对此他所用的论据是《亨利六世》(中)第2幕第1场第2行“I saw not better sport these seven year’s day”。⑻
  
  
  
  4、与莎士比亚同时代的培根对英格兰的四季花卉有如下描述:“5月和6月可观赏的有各种石竹花、尤其是红石竹,有除晚开的麝香玫瑰之外的各种玫瑰,有忍冬花、林石草、牛舌花、耧斗花、万寿菊、金盏花……碎花香草和天香百合等等。”⑼如此看来,英格兰的夏日也是个百花盛开、千芳含苞的季节,“五月娇蕾”对应“夏天”也不矛盾。
  
  
  
  有了上述解释,我们再来对第18首进行语篇分析:
  
  
  
  Shall I compare thee to a summer’s day?
  
  Thou art more lovely and more temperate:
  
  Rough winds do shake the darling buds of May,
  
  And summer’s lease hath all too short a date:
  
  Sometime too hot the eye of heaven shines,
  
  And often is his gold complexion dimm’d;
  
  And every fair from fair sometime declines,
  
  By chance or nature’s changing course untrimm’d;
  
  But thy eternal summer shall not fade,
  
   Nor lose possession of that fair thou ows’t;
  
  Nor shall Death brag thou wand’rest in his shade,
  
  When in eternal lines to time thou grow’st.
  
  So long as men can breathe or eyes can see,
  
  So long lives this and this gives life to thee.
  
  
  
  “我是否可以把你比喻成夏天?”诗人之所以这样问他的爱友,是因为他一方面希望爱友的青春像夏日一样绵长,一方面又认为他爱友“比夏天更可爱更温和”。他为什么这样认为呢?因为夏日不仅有会吹落“五月娇蕾”的狂风(Rough winds),而且夏天的日头有时也会“太热”(too hot)。总之,自然界的夏季再长也有尽头,因为“夏天拥有的时日也转瞬既过”,“千芳万艳都终将凋零飘落,被时运天道之更替剥尽红颜”;“但你永恒的夏天将没有止尽”,因为“你”的青春美貌将永存于我的诗中,“只要有人类生存或人有眼睛,我的诗就会流传并赋予你生命。”如果说莎翁的十四行诗是英诗中的王冠,那么第18首则可谓这顶王冠上的明珠,其联想恣意汪洋,比喻新颖贴切,语音起伏跌宕,节奏张弛有度。全诗既精雕细琢,又语出天成,如第13行“So long as men can breathe or eyes can see”会使人想到英语谚语“As good as one shall see in a summer’s day (summer’s days being long, with lots of time for looking⑽)”,而第1行末的“summer’s day”又自然引出第3行末的“buds of May”。由此我们还可以体味到,诗人用“buds of May”并非为了强调五月,而是要用May与day押韵。综上所述,“五月娇蕾”与“夏日”不仅不矛盾,而且有助于表现整个语篇连贯、统一、和谐的艺术特征。
  
  
楼主ideaarchitect 时间:2009-08-20 06:33:18
  续:
  三、中古英语不等于早期现代英语
  
  
  
  众所周知,莎士比亚使用的是早期现代英语,而非中古英语。可《春日》一文为了证明莎翁十四行诗中的summer指代的是“春天”,却用了大量中古英语诗歌作为证据,这实在有点令人费解。按理说,要证明莎诗中的summer指代的是“春天”,《春日》作者最需要做的并非这种历时的语言演变研究,而是共时的互文比较,因为中古英语并不等于早期现代英语。我们知道,中古英语时期是古英语转变成早期现代英语的过渡时期,这一时期从公元1100年延续至1500年;⑾而对早期现代英语时期的延续时间有两种看法,有学者认为是从1500年至1600年,有学者认为是从1500年到约1650年。⑿但不管早期现代英语何时演变成今天的现代英语,中古英语都是在15世纪末就完成了向早期现代英语的演变,我们要确定summer、spring等能指在莎士比亚十四行诗中的具体所指,除了细读莎士比亚的文本之外,最有效的做法就是将其与伊丽莎白时代其它诗人的文本进行比较。维特根斯坦说:“词语的意义在于词语在语言中的应用。”⒀而笔者历来以为“语言应用中产生的词语的意义应该指一种语言文化对该语言文化中应用的词语之语意共识”。⒁那么,在早期现代英语时期英国人的语意共识中,summer和spring所指的到底是哪个季节呢?
  
  
  
  《春日》作者认为,在早期现代英语已流行约100年之后,莎士比亚“还不太肯定读者是否会把这个代表‘春天’的名词跟其它形式相同但意义迥异的动词、形容词和名词混淆起来”,所以往往会在spring这个名词前加定冠词。笔者认为此说十分牵强,因为有人会问:为什么与莎士比亚同时代的其它诗人就不怕读者把spring与其它同形异义的词相混淆呢?且看:
  
  
  
  Spring, the sweet spring, is the year’s pleasant king;
  
  Then blooms each thing, then maids dance in a ring,
  
  Cold doth not sting, the pretty birds do sing,
  
  Cuckoo, jug-jug, pu-we, to-witta-woo! … …
  
  
  
  春,甜美之春,四季之欢乐之君,
  
  其时繁花满树,姑娘们围圈起舞,
  
  轻寒而不冷森,处处有雀鸟啼鸣,
  
  啾啾,啁啁,嘤嘤,呖呖,咕咕!……
  
  
  
  这是托马斯&#8226;纳什(Thomas Nash, 1567-1601)那首脍炙人口的Spring(《春》)之第一小节,这首诗从标题到内文都没有在spring前加定冠词,可难道有人会怀疑诗中描写的不是英格兰的春日景象。
  
  
  
  我们知道,虽说是怀亚特爵士(Sir Thomas Wyatt, 1503-1542)和萨里伯爵(Henry Howard, Earl of Surrey,1517-1547)最先把十四行诗引入英国,但却是锡德尼(Sir Philip Sidney, 1554-1586)的十四行诗集《爱星者与星》(Astrophel and Stella, 1591)引起了伊丽莎白时代的诗人对十四行诗的狂热,使十四行诗成为英国当时最为流行的诗歌形式,“可以这么说,没有《爱星者与星》,莎士比亚也许就不会写出他的《十四行诗集》。”⒂在伊丽莎白时代所有的十四行诗中,艺术成就最高、人文思想最浓、流传最为广泛的无疑就是锡德尼的《爱星者与星》、斯宾塞的《小爱神》(Amoretti, 1595)和莎士比亚的《十四行诗集》(1609),它们被称为“文艺复兴时期英国文坛上流行的三大十四行组诗”。而既然锡德尼和斯宾塞的十四行诗集都比莎士比亚的更早问世,那就让我们来看看“summer’s day”在他俩的诗中是指“夏天”还是指“春天”。先看锡德尼的《爱星者与星》:
  
  
  
  That living thus in blackest winter night,
  
  I feele the flames of hottest sommer day. (89:13-14)⒃
  
  
  
  哪怕在伸手不见五指的严冬寒夜,
  
  我也感觉到骄阳似火的夏日白天。 (89:13-14)⒄
  
  
  
  再请看斯宾塞的《小爱神》:
  
  
  
  Lykest it seemeth in my simple wit
  
  Unto the fayre sunshine in somer’s day,
  
  That when a dreadfull storme away is flit,
  
  Thrugh the broad world doth spred his goodly ray: (40:4-7)⒅
  
  
  
  对于我这智穷才竭的笨人来说,
  
  那微笑我只能比作夏日的阳光;
  
  当一场可怕的暴风雨刚刚经过,
  
  它便为这广袤的世界洒下光芒。(40:4-7)⒆
  
  
  
  从以上引文我们可以看出,虽然锡德尼和斯宾塞的拼写还有中古英语的痕迹,分别把“summer”拼作“sommer”和“somer”,但作为能指,其所指无疑都是介于春天和秋天之间的那个季节。因为显而易见,只有在夏季才会感觉到“骄阳似火”(the flames),只有在夏季才会有“可怕的暴风雨”(dreadfull storme)。由此可见,关于summer这个词的具体意义,至少伊丽莎白时代那些使用早期现代英语的诗人已经达成了语意共识。因此我们可以肯定地说,莎士比亚十四行诗第18首中的summer也确指夏天,因为只有在夏天人们才会感到“太热”(too hot)。
  
  
  
  综上所述,我们也可以得到这样一点启示:即对于文学作品的解读和评论,我们既不可仅仅满足于对其字面意义的理解,亦不可仅仅满足于对其历史语境和文化语境的探究。我们今天强调历史语境和文化语境在文学研究、文学评论和文学翻译中的重要性,但我们别忘了列维说过:“更广阔的语境包括原作者的整本书,原作者的全部作品,甚至原作者所处时代的文学风尚等等。”⒇如果说“原作者所处时代的文学风尚”就是我们今天特别重视的历史语境和文化语境,那么“原作者的整本书”就可谓语篇语境,而“原作者的全部作品”则堪称文本语境,在解读和翻译莎士比亚的十四行诗时,我们不能因注重语篇语境和文本语境而忽略了历史语境和文化语境;而在研究和评论这些诗时,我们也不能因重视历史语境和文化语境而忽略了语篇语境和文本语境。
  
  
  
  如果评论家在重视历史语境和文化语境的同时也重视语篇语境和文本语境,就会理解翻译家们为什么都坚持把莎士比亚十四行诗第18首中的summer翻译成“夏天”,就会明白他们为什么“对这一传统解读深信不疑”,就会想到翻译家们不仅要让这首诗的上文与下文“衔接”,还得让这首诗与诗集中其它153首诗在整个语篇中形成“连贯”;甚至进一步想到,翻译家要翻译的不仅仅是诗中的summer,若把summer译成春天,那spring他们该怎么译呢?而且有的翻译家(如梁实秋)不仅翻译莎诗,还翻译莎剧,如果把莎诗中的summer译成“春天”,那莎剧中的A Midsummer Night’s Dream是不是该译成《仲春夜之梦》呢?
  
  
  
  总而言之,文学评论(尤其是诗歌评论)的根本还在于细读所评论的作品本身。尽管新批评理论如今已不新鲜,但其精读文本、穷究词义的精神我们不可轻易丢弃。
  
  
楼主ideaarchitect 时间:2009-08-20 06:35:35
  续:
  注释:
  
  (1)按出版年代,笔者手边的9个译本分别是:杨熙龄译《莎士比亚十四行诗集》,内蒙古人民出版社,1980年;屠岸译《莎士比亚十四行诗集》,上海译文出版社,1981年;梁宗岱译.《莎士比亚十四行诗》,四川人民出版社,1983年;曹明伦译《莎士比亚十四行诗全集》,漓江出版社,1995年;辜正坤译《莎士比亚十四行诗集》,北京大学出版社,1998年;阮珅译《十四行诗集》,湖北教育出版社,2001年;梁实秋译《莎士比亚全集》(卷四十),中国广播电视出版社、远东出版社,2002年;虞尔昌译《莎士比亚十四行诗》,台北世界书局,2002年;金发燊译《莎士比亚十四行诗集》,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2004年。
  
  
  
  (2)参见彭秋荣《论‘预设’和‘移情’对翻译的影响》,中国翻译,1995年第6期,第20页。
  
  
  
  (3)参见刘嘉《论翻译中的对等层次》,天津外国语学院学报,2006年第2期,第17页。
  
  
  
  (4) 1:10表示第1首第10行,下同。
  
  
  
  (5)本文所引莎诗原文均据Houghton Mifflin出版公司1974年版The Riverside Shakespeare。
  
  
  
  (6)本文所引莎诗译文均据拙译《莎士比亚十四行诗全集》,漓江出版社,1995。
  
  
  
  (7)(15)Lowers, James K. Cliffs Notes On Shakespeare’ s Sonnets, Lincoln:
  
  Cliffs Notes Lnc.1965, p.11, p.7.
  
  
  
  (8)(10)Kerrigan, John. (ed.) William Shakespeare: The Sonnets and A Lover’s
  
  Complaint, London: Penguin Book-Ltd.1986, p.196.
  
  
  
  (9)Bacon, Francis. Essays and New Atlantis, New York: Walter J. Black, Inc. 1942,
  
  p.191.
  
  
  
  (11)(12)参见李赋宁《英语史》,商务印书馆,1999,第94、205页。
  
  
  
  (13) Wittgenstein, Ludwig. Philosophical Investigations, Eng. Trans. by G. E. M.
  
  Anscombe, Oxford: Basil Blackwell, 1953, p.20e.
  
  
  
  (14)参见曹明伦《翻译之道:理论与实践》,河北大学出版社,2007,第122页。
  
  
  
  (16)Evans, Maurice. (ed.) Elizabethan Sonnets, Totowa: Rowan and Littlefield,
  
  1977, p.50.
  
  
  
  (17)译文参见拙译《爱星者与星——锡德尼十四行诗集》,河北大学出版社,2008。
  
  
  
  (18)Smith J.C. & Ernest de Sélincourt, (eds.) The Poetical Works of Edmund
  
   Spenser, London and New York: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1947, p.569.
  
  
  
  (19)译文参见拙译《小爱神——斯宾塞十四行诗集》,安徽文艺出版社,1998年第2版。
  
  
  
  (20)Levy, Jiri. Translation as a Decision Process, in Venuti, Lawrence (ed.).
  
  The Translation Studies Reader. London and New York: Routledge, 2000, p.151.
  
  
  
  [作者简介] 曹明伦,文学博士,四川大学教授,博士生导师。近年发表的论文有《海明威死亡意识中的宗教因素》、《翻译中的历史语境和文化语境——莎士比亚十四行诗汉译疑难探究》等。
  
  
楼主ideaarchitect 时间:2009-08-20 06:55:03
  顏斯華译文:
  
  Normal 0 0 2 以下是莎士比亞十四行詩的第十八首 - 被稱為是英國文學最美麗的一首情詩。
  
  許吾將卿比做明媚夏日?
  卿更可愛更知溫柔克制:
  五月嫩蕊常遭狂風摧遲,
  夏之賃期*則又苦短難滯。
  有時九天之眼烈焰狂悍,
  時常其金容則受蔽黯淡,
  世之美者,其美類皆存難,
  有時不測,有時歲月自然;
  然卿之永恆夏將不凋殘,
  卿之所美者,卿永擁其屬,
  當卿隨此永恆詩篇*殖展,
  冥神亦難誇卿遊其死谷:
   但許人可吐息,目可識丁,
   此詩即活,且賦生命與卿。
  
  Normal 0 0 2 本詩白話翻譯如下:我要將你比做夏日嗎?你比夏日更可愛更溫柔,五月初夏的嫩蕊常會遭狂風摧毀,夏季的逗留(租賃)期則又讓人慨歎太短。有時候太陽會照得太熾烈,而時常它的金色面孔又被烏雲遮蔽,世上的美好事物都難長存,有時因為不測之禍,有時則是大自然律;然而你的永恆之夏將不凋殘,你將永遠擁有你的美。當你隨我這首永恆詩篇延續後世,死神不能誇稱你在他的死谷徘徊:只要這世間還有人,且有眼睛,這首詩就會活著,並且賦生命與你。
  
  
  
  Normal 0 0 2 1. a summer’s day:指「夏天的日子」。「夏」在英國是「四季之『王』」,是四季中最受喜愛的一季,與漢文化的「四季印象」並不相同。為了與傳統華人夏季的觀念有所區分,我在此將莎詩的「夏日」「加油添醋」的譯成「明媚夏日」。
  
  2. the darling buds of May 莎士比亞時代的英國曆為(類似中國的)陰曆,與今日的陽曆不同,五月在當時當地算夏季沒錯。
  
  其他註釋請見拙著「莎士比亞十四行詩譯註」。
  
楼主ideaarchitect 时间:2009-08-20 12:32:48
  贴美女提贴
  
  上海车展上的雷克萨斯车模

楼主ideaarchitect 时间:2009-08-20 20:25:23
  贴美女提贴:)
  这大约便是美女搓完麻将或者划拳以后的样子
  |||||||
  (*^_^*)
  

楼主ideaarchitect 时间:2009-08-21 06:43:13
  贴美女提贴.
  太空人情调
  |||||||
  (*^_^*)
  

楼主ideaarchitect 时间:2009-08-21 12:08:53
  贴美女提贴.
  蓝少女
  |||||||
  (*^_^*)
  

楼主ideaarchitect 时间:2009-08-22 10:02:09
  贴美女提贴

作者:少做点梦 时间:2009-08-22 10:21:52
  哇,好多美女耶,好喜欢好喜欢哦,诗很美的呀,美呀!!!
楼主ideaarchitect 时间:2009-08-22 12:03:34
  谢谢你,在这美好的夏日里,希望你能享受这个帖子:)
楼主ideaarchitect 时间:2009-08-23 08:30:09
  贴美女提贴
  
  青涩
  

楼主ideaarchitect 时间:2009-08-24 17:59:05
  贴美女提贴
   
  淡定
  
  |||||||
  (*^_^*)
  

楼主ideaarchitect 时间:2009-08-26 20:11:22
    贴美女提贴
     
    经历
    
    |||||||
    (*^_^*)
  

作者:hunter560 时间:2009-08-27 09:14:55
  谢谢ideaarchitect君贴出诸多权威的版本。猎人也欣赏了您的译文,很不错!今贴出俺两年前的老帖,凑个热闹。
  
  2007-7-16 18:49:00 访问:176 回复:9
  (日志200)
    猎人为纪念发日志200篇,特贴出刚译完的莎翁名篇《商籁18》,以谢诸位网友。
    
    Shall I compare thee to a summer’s day? 我欲将你比作夏天? (Sonnet 18)
     William Shakespeare
    
    Shall I compare thee to a summer’s day?
    Thou art more lovely and more temperate.
    Rough winds do shake the darling buds of May,
    And summer’s lease hath all too short a date.
    Sometime too hot the eye of heaven shines,
    And often is his gold complexion dimmed;
    And every fair from fair sometime declines,
    By chance, or nature’s changing course, untrimmed;
    But thy eternal summer shall not fade,
    Nor lose possession of that fair thou ow’st,
    Nor shall death brag thou wand’rest in his shade,
    When in eternal lines to Time thou grow’st.
    So long as men can breathe, or eyes can see,
    So long lives this, and this gives life to thee.
    我欲将你比作美丽夏天?
    你比夏天更温柔更娇艳。
    五月幼嫩蓓蕾狂风吹颤,
    夏天的季节又委实太短。
    有时上苍巨眼喷射烈焰,
    他金色的面容常变阴暗。
    华美之物难免衰败黯淡,
    实机缘或自然变化使然。
    但你永恒之夏色彩斑斓,
    丝毫无损你所有的芳颜。
    死神拒你在其影中盘桓,
    日月同辉你在永恒诗篇。
    只要一息尚存双眼可见,
    此诗不磨将你生命续延。
楼主ideaarchitect 时间:2009-08-27 15:49:16
  作者:hunter560 回复日期:2009-08-27 09:14:55
  --------------------------------------
  感谢参与,所译相当不错,音韵铿锵,形式齐整,语言自然,我以为胜梁宗岱一筹。
  其实这诗十分难译,要译出原诗的妙意同时又做到诗情饱满,其实颇难。
楼主ideaarchitect 时间:2009-08-27 15:57:49
  个人感觉这诗适合白话翻译。
  类似顏斯華一类文白参杂的译本,显得生硬卖弄,放佛戏台上的女伶,惺惺作态,扮演古人,其实处处露馅。而所谓恶俗,也大抵如此罢:)。
楼主ideaarchitect 时间:2009-08-27 20:25:53
  贴“才女”提贴,脂粉虽粗,可是有才。
  有人说美女“庸俗”,呵呵,那就换换口味,看看李书福的吉利汽车请来的粗犷的才女。
  
  |||||||
  (*^_^*)

楼主ideaarchitect 时间:2009-08-28 09:59:37
  意犹未尽,为某人主贴对本贴的批评再分辩几句:
  
  流行美女贴多了,似乎有些沉闷,呵呵,且有被某君讥谪为“庸脂俗粉”之虞(*^_^*),而这“庸俗”,若只是指偶的品味倒也罢了,因为偶“自恋”,自恋的人往往有洁癖,认为自己的都是好的,别人的都是不好的,连自己的口水,也要比别人干净,所以从来不用别人用过的杯子喝水,不用别人用过的毛巾擦手,不在别人夹过菜的地方下筷子,所以若有人说我“庸俗”,自恋的我是决计不会相信的(*^_^*),往往会付之以哈哈一笑(*^_^*),讥谪汝自讥谪,自恋吾自由之。但是这里却有所不同,这里的庸俗似乎不仅指偶的品味,而且可能涉及这里照片中的几位美女的清誉,我觉得有必要调整一下,驳斥一下,例如,这种清澈柔嫩,深情款款的目光,是那种庸俗脂粉能表演、模仿出来的吗?这是对世界充满幻想的阳光灿烂的顾盼,哪一个须眉不会因为这样的青睐而心生感恩,动情呵护呢:
  |||||||
  (*^_^*)
  这首诗衬这样的美,正是恰当妥贴,清雅脱俗
  
  莎士比亚原作,ideaarchitect译
  
  
  让我如何来把你比作夏天?
        
  你比夏天还要可爱,而且柔软:
        
  暴风的五月摧残了鲜嫩的蓓蕾,
        
  夏天那无情的赁期,也实在是太短:
          
        
  有时候太阳的照耀又会太烈,
        
  那辉煌的面孔更难免乌云的遮掩;
        
  每一种美丽,都会有衰谢的一天,
        
  或者由于无常,或者因为自然。
          
        
  可是你的夏天却不会凋谢,
        
  你的美丽,也永远不会消散;
        
  虽然骄傲的死亡在夏天投下阴影,
        
  但是不朽的诗行将照亮你的鲜妍。
          
        
  只要有一个人还在呼吸,还能阅读,
        
  这首诗就会活着,让你的青春生动依然。
  

楼主ideaarchitect 时间:2009-08-28 10:02:00
  再贴一个陶醉在艺术中的音乐才女给大家看看,看看是不是便不“庸脂俗粉”了,呵呵。
  |||||||
  (*^_^*)
  

楼主ideaarchitect 时间:2009-08-28 10:41:20
  其实楼上的才女也有诗意,月朦胧鸟朦胧的朦胧诗诗意
  |||||||
  (*^_^*)
  比如这首诗,似乎也和这照片蛮搭的:
  
  我不知道风是在哪一个方向吹
  
  作者 徐志摩
  
   我不知道风
   是在哪一个方向吹——
   我是在梦中,
   在梦的轻波里依洄。
   我不知道风
   是在哪一个方向吹——
   我是在梦中,
   她的温存,我的迷醉。
   我不知道风
   是在哪一个方向吹——
   我是在梦中,
   甜美是梦里的光辉。
   我不知道风
   是在哪一个方向吹——
   我是在梦中,
   她的负心,我的伤悲。
   我不知道风
   是在哪一个方向吹——
   我是在梦中,
   在梦的悲哀里心碎!
   我不知道风
   是在哪一个方向吹——
   我是在梦中,
   黯淡是梦里的光辉。
  
  甜腻腻的意象的碎片,东拉西扯,此起彼伏,不亦乐乎。作者显然是想要抒发,切望表达,可是似乎情绪已经失控,理智和逻辑已经从他的头脑中化妆潜逃,已经无法形成“虽然骄傲的死亡在夏天投下阴影,但是不朽的诗行将照亮你的鲜妍”这种诗情澎湃可是同时又头脑清晰的妙意,只剩下了一些捶胸顿足的嘟囔和梦呓——因为缺乏逻辑,所以他们找出了一种关于朦胧的审美价值,于是他们自称这种风格为朦胧诗:)。
  |||||||
  (*^_^*)
  
楼主ideaarchitect 时间:2010-03-20 08:36:23
  提贴
楼主ideaarchitect 时间:2010-04-09 11:09:15
  up
作者:小_萝_丽 时间:2010-04-09 12:34:53
  原著比较好看,虽然也很古英语
楼主ideaarchitect 时间:2010-04-11 13:31:38
  作者:小_萝_丽 回复日期:2010-04-09 12:34:53
  
  请教怎么讲?好在哪里?看看哪里还有没有传达到?
  :)
楼主ideaarchitect 时间:2010-04-30 12:53:38
  up
楼主ideaarchitect 时间:2010-06-23 12:07:56
  up:)
楼主ideaarchitect 时间:2010-06-23 12:10:57
  妄想,就是觉得可以把粗鄙打扮成高雅把高雅诬蔑成粗鄙。
  那基本是失心风后出现的低智商幻觉!
楼主ideaarchitect 时间:2010-09-03 11:35:15
  贴美女提帖

楼主ideaarchitect 时间:2010-10-01 08:52:48
  再改一个字
  
  第十八
  
  ideaarchitect改译
  
      让我如何来把你比作夏天?
      
      你比夏天还要可爱,而且柔软:
      
      暴风的五月摧残了鲜嫩的蓓蕾,
      
      夏天那无情的赁期,也实在是太短:
        
      
      有时候太阳的照耀又会太烈,
      
      那辉煌的面孔更难免乌云的遮掩;
      
      每一种美丽,都会有衰谢的一天,
      
      或者由于无常,或者因为自然。
        
      
      可是你的夏天却不会凋谢,
      
      你的美丽,也永远不会消散;
      
      虽然骄傲的死亡在夏天投下阴影,
      
      但是不朽的诗行将照亮你的鲜妍。
        
      
      只要有一个人还在呼吸,还能阅读,
      
      这首诗就活着,让你的青春生动依然。
  
楼主ideaarchitect 时间:2011-01-06 14:48:46
  o(∩_∩)o
作者:杭杭ZJ 时间:2011-01-07 20:51:37
  楼主,
        只要有一个人还在呼吸,还能阅读,
        
        这首诗就活着,让你的青春生动依然
  
  请搞清楚,
  
  不是“诗让/使你的青春/美丽长存”,也不是你说的“不朽的诗行将照亮你的鲜妍”。
  
  而是,“诗与你的青春/美丽同在同新”之类。不要夸大原诗的口气,莎翁也没你这么狂妄。
  
  “夏天那无情的赁期”?说的是什么东西?自己都没搞另清,咳。。。
  
  
楼主ideaarchitect 时间:2011-01-07 22:42:42
  楼上的真有意思,原文看到过吗?
  
    Shall I compare thee to a summer’s day?
    Thou art more lovely and more temperate:
    Rough winds do shake the darling buds of May,
    And summer’s lease hath all too short a date:
    Sometime too hot the eye of heaven shines,
    And often is his gold complexion dimm’d;
    And every fair from fair sometime declines,
    By chance or nature’s changing course untrimm’d
    But thy eternal summer shall not fade
    Nor lose possession of that fair thou owest;
    Nor shall Death brag thou wander’st in his shade,
    When in eternal lines to time thou growest:
    So long as men can breathe or eyes can see,
    So long lives this and this gives life to thee.
楼主ideaarchitect 时间:2011-01-21 18:58:48
  终于忙完了,今天有空,预备将楼上的质疑条分缕析,一一剖析,以明端倪。其实,我自认分析是我的特长,呵呵哈,没有多少矫饰、伪诈、罪恶能够躲过自由理智分析的手术刀。当然,对于翻译或者理解上的错误或者暧昧,更是如此。
  你的质疑口气相当狂妄,声势咄咄逼人,不过这不是重点,重点是有没有道理!哈哈。
  你的质疑有归纳起来,有两个方面。
  1、你说你不能理解“夏天那无情的赁期”是在说什么!
  2、你说我的这两句:
  “只要有一个人还在呼吸,还能阅读,
  这首诗就活着,让你的青春生动依然”
  是夸大了原作的语气,你说最后几句的意思不是“不朽的诗行将照亮你的鲜妍”的意思,而是诗行将和美人的美丽一样长生不老,言下之意是我把莎士比亚的诗歌译得狂妄了,莎士比亚是一个谦虚的护花使者,而只愿自己的诗歌和爱人的美人丽同在同新——那么,我想,如果莎士比亚果然如你要求的那么谦虚的话,那么他的那位爱人的美丽肯定是eternal了,否则,这些eternal lines怎么能配得上他爱人的every fair from fair sometime declines的美丽呢?哈哈,这且是一个玩笑,正式分析如下:
  1、“夏天那无情的赁期,也实在是太短”,乃是针对“ summer’s lease hath all too short a date”的翻译。现在引用两个文献,让大家看看这句翻译是不是恰当:
  Howell, Mark (April 1982). "Shakespeare's Sonnet 18". The Explicator 40 (3): 12. ISSN 0014-4940.
  其中大意云:
  ----------------------------------
  在第十行的ow'st一词,其实是双关语: "ownest" 和 "owest". 许多读者理解为"ownest", (在莎士比亚时代"owe" 有时候被用作"own"的同义词). 不管怎样理解,"owest" 在这里表达了这样一种想法:美丽是一种从自然借贷过来的东西,随着时间的流逝,美丽不得不租赁期满连本带息到期还给自然。按照这种解释, "fair" 可以被看成"fare"的双关语, 被看成是自然索要的你必须为你的生命旅程付出的代价(every fair from fair sometime declines,本钱越来越少了,从生命的富翁变成生命的穷人了).
  -----------------------------------
  另外一个解释,来自 Thurman, Christopher (May 2007). "Love's Usury, Poet's Debt: Borrowing and Mimesis in Shakespeare's Sonnets". Literature Compass (Literature Compass) 4 (3): 809–819. doi:10.1111/j.1741-4113.2007.00433.x.
  ----------------------------------
  其大意云:
  在这里,借贷关系比喻在诗中有自然场景方面和人本身方面的双重意义:比如,夏天,被作为极短的租赁期的一种比喻,这个金融的比喻在莎士比亚的商籁中并不罕见,在他身处的那一个资本主义萌芽时代社会,夏天般的短期租赁几乎像家常便饭一样常见。
  ---------------------------------
  这样,关于“夏天那无情的赁期,也实在是太短和“ summer’s lease hath all too short a date”,搞领清了嘛?
楼主ideaarchitect 时间:2011-01-21 19:23:18
  第二,关于
  ……
  But thy eternal summer shall not fade
  Nor lose possession of that fair thou owest;
  Nor shall Death brag thou wander’st in his shade,
  When in eternal lines to time thou growest:
  So long as men can breathe or eyes can see,
  So long lives this and this gives life to thee
  这一串等等,是不是我把莎士比亚的口气译狂妄了,现在做下面的分析。
  http://www.shakespeare-online.com/sonnets/18detail.html
  在这个网站,关于相关内容,注释如下:
  in eternal lines...growest (12): The poet is using a grafting metaphor in this line. Grafting is a technique used to join parts from two plants with cords so that they grow as one. Thus the beloved becomes immortal, grafted to time with the poet's cords (his "eternal lines"). For commentary on whether this sonnet is really "one long exercise in self-glorification", please see below.
  现在,我再给你一个比较刻板的翻译:
  But thy eternal summer shall not fade
  但是,你的永久(租用——请参考夏天的赁期,lease永久lease合同!)的夏天将不会过期(褪色)
  Nor lose possession of that fair thou owest;
  (你)不会失去对美丽的拥有
  Nor shall Death brag thou wander’st in his shade,
  死亡也无法得意地让你在他的阴影里走失
  When in eternal lines to time thou growest:
  当你在永恒的诗行里生长(这里grow,应该是继续活着的意思)
  So long as men can breathe or eyes can see,
  只要人们还能呼吸,眼睛还能看见
  So long lives this and this gives life to thee.
  这首诗能活多久,就能给你多久的生命。
  
  现在看看,原文是“诗与你的青春/美丽同在同新”的意思吗?我夸大了原文的口气了吗?我的翻译有问题嘛?
  ---------------------------------------------
  
  可是你的夏天却不会凋谢,
        
  你的美丽,也永远不会消散;
        
  虽然骄傲的死亡在夏天投下阴影,
        
  但是不朽的诗行将照亮你的鲜妍。
          
  只要有一个人还在呼吸,还能阅读,
  
  这首诗就活着,让你的青春生动依然。
  
楼主ideaarchitect 时间:2011-01-21 19:26:04
  现在,为了加深印象,再贴一遍原文和译文,哈哈!
  
  第十八
    
    ideaarchitect改译
    
        让我如何来把你比作夏天?
        
        你比夏天还要可爱,而且柔软:
        
        暴风的五月摧残了鲜嫩的蓓蕾,
        
        夏天那无情的赁期,也实在是太短:
          
        
        有时候太阳的照耀又会太烈,
        
        那辉煌的面孔更难免乌云的遮掩;
        
        每一种美丽,都会有衰谢的一天,
        
        或者由于无常,或者因为自然。
          
        
        可是你的夏天却不会凋谢,
        
        你的美丽,也永远不会消散;
        
        虽然骄傲的死亡在夏天投下阴影,
        
        但是不朽的诗行将照亮你的鲜妍。
          
        
        只要有一个人还在呼吸,还能阅读,
        
        这首诗就活着,让你的青春生动依然。
  
  Sonnet 18
  
  Shall I compare thee to a summer's day?
  Thou art more lovely and more temperate:
  Rough winds do shake the darling buds of May,
  And summer's lease hath all too short a date,
  Sometime too hot the eye of heaven shines,
  And often is his gold complexion dimmed,
  And every fair from fair sometime declines,
  By chance, or nature's changing course, untrimmed.
  But thy eternal summer shall not fade,
  Nor lose possession of that fair thou ow'st,
  Nor shall death brag thou wand'rest in his shade,
  When in eternal lines to time thou grow'st.
  So long as men can breathe or eyes can see,
  So long lives this, and this gives life to thee.
  
楼主ideaarchitect 时间:2011-01-21 19:48:01
  谦虚是好事,谦虚使人进步,但是标榜谦虚,炫耀谦虚,那就是另一种骄傲了。你所谓的莎士比亚的狂妄,我的理解,是一种诗人的热情和率真,岂是经济仕途上的周旋与应对?写情诗都要牢记谦虚使人进步骄傲使人落后,时刻盯着自己或者别人,充满心机与运筹,“悠悠苍天,此何人哉”?岂不是奥赛罗的那个鬼祟的跟班——伊阿古了?哈哈。
楼主ideaarchitect 时间:2011-01-21 19:54:58
  刻板翻译版漏了一个字:
   So long as men can breathe or eyes can see,
    只要人们还能呼吸,眼睛还能看
  So long lives this and this gives life to thee.
    这首诗<就>能活多久,就能给你多久的生命。
  
作者:xiesl2010 时间:2011-07-06 07:44:32
  @ideaarchitect 2009-8-13 11:56:00
   莎士比亚的爱人据说是一位黑肤丽人:),因此他大概喜欢把她比作夏天:)
    
    ideaarchitect改译(改译也者,大致仿佛,又有所发挥是也):
            
    让我如何来把你比作夏天?......
  -----------------------------
  一八(谢诗琳 翻译)
   我是否可以把你比拟为夏之白昼?
   然而你比它更加可爱又更加温和,
   狂风暴雨打落了五月的娇花嫩蕾,
   夏天所分配到的日子又何其短暂;
  苍天的巨眼有时会照射得太酷热,
  它那金光闪闪的面容又常被遮暗,
  而且每位佳人的丽质时常会失色,
  剥夺其丽质的既是机缘也是常道;
  但是,你永恒的夏天将不会消失,
  你所拥有的那份丽质也不会褪色,
  死神也不能夸耀你在它影中徘徊,
   当你在不朽的诗篇里与时间同在。
  只要人人能呼吸或眼睛还能看见,
  我这诗就会永存并且赐给你生命。
  
  
作者:鱼皮的肺 时间:2011-11-16 17:00:45
  打个酱油
  
  可否将你比作初夏的美好
  然而你比夏天还要可爱,更加柔和
  狂风摇落会五月的花蕊
  夏的季节又如此短暂
  
  天光有时太过强烈蒙住我的眼
  他金色的容颜因此变得暗淡
  世上的美丽总会凋谢
  因循规律或者无常
  
  但是你的长夏永远不会消逝
  迷人的光彩从不曾退却
  死神不能将你带入他的阴影
  这诗篇将让你与时同在
  
  只要生命还有人的存在
  我的诗将活着,赋予你永恒的生
楼主ideaarchitect 时间:2011-12-08 19:53:42
  up
作者:hongying_d 时间:2011-12-09 11:37:10
  读原诗不觉技痒,也来秀一把.注意最后三句诗眼,自认比别人出色,道出常人所未见.
  
  我该把你比作夏季的白天?
  你更可爱亦更温和:
  大风确实常把五月花苞摧残,
  可夏季里白天都过于短暂:
  有时天上日头照射太过强烈,
  经常却是金色脸盘突然晦暗;
  凡美好事物时不时要凋零坠落,
  或出于偶然,或因上天安排本就无常.
  但你永恒的夏季将不会褪色,
  将不会失去拥有的美好形象;
  死神将不能自夸你也生活在他阴影之下,
  在不朽的诗篇里,你将随时代而演变:
  只要人类还能呼吸,眼睛还能看,
  只要这诗活着,给你提供生命力.
楼主ideaarchitect 时间:2012-01-03 21:26:11
  再贴一遍提贴
  
  Sonnet 18
  
  ideaarchitect改译
  
  让我如何来把你比作夏天?
  
  你比夏天还要可爱,而且柔软:
  
  暴风的五月摧残了鲜嫩的蓓蕾,
  
  夏天那无情的赁期,也实在是太短:
  
  
  有时候太阳的照耀又会太烈,
  
  那辉煌的面孔更难免乌云的遮掩;
  
  每一种美丽,都会有衰谢的一天,
  
  或者由于无常,或者因为自然。
  
  
  可是你的夏天却不会凋谢,
  
  你的美丽,也永远不会消散;
  
  虽然骄傲的死亡在夏天投下阴影,
  
  但是不朽的诗行将照亮你的鲜妍。
  
  
  只要有一个人还在呼吸,还能阅读,
  
  这首诗就活着,让你的青春生动依然。
作者:sophie_bleu 时间:2016-03-30 12:44:29
  涨姿势了,,露珠写的很不错啊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