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译交流]医用英语小记(转载)

楼主:pomelo 时间:2003-07-08 00:25:00 点击:4158 回复:6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符号及缩写字〕 〔发音注意事项〕 〔英美发音不同之点补充说明〕 〔中英对照医院有关单位及设施名称〕 〔医用处方之文字与缩写〕
  
  
  名 名词 a.=arteria 动脉 (单)
  形 形容词 aa.=arteriae 动脉 (复)
  动 动词 v.=vena 静脉 (单)
  (俗) 俗语 vv.=venae 静脉 (复)
  Pl 复数 n.=nervus 神经 (单)
  (L.) 拉丁 nn.=nervi 神经 (复)
  (Gr.) 希腊 m.=musculus 肌肉 (单)
  (Fr.) 法国 mm.=musculi 肌肉 (复)
  (Ger.) 德国 (心) 心脏
  (SP.) 西班牙 (胎) 胚胎
   (脑) 脑
   (交感) 交感神经
   (心理) 心理
  
  ~表示前半段或后半段与前字相同;或相同名词不再赘述.
  [回到附录]
  
   
  
  〔发音注意事项〕
  
  兹将发音较为特殊者解释于后,一般发音规定在此不予赘述.
  1.重音(accent):
  (1)一个单字若只有一母音或一个音节者即不须以重音区别之.
   例如:bag[]; plate[]; probe[]
  
  (2)一个单字若有两个母音以上者(或两个音节以上),一定有一主要重音(primary accent)出现.
  
   例如:bacteria[]; radiate[]
  
  (3)一个单字有三个母音以上者(或三个音节以上),除主重音而外,多有一个或数个次重音
   (second accent)出现.
   例如:hypotension[]; granulomatosis[]
  
  2.aeou四母音若处于主重音之前或后,其发音往往呈现轻声或模糊音,(发国语注音符号之ㄜ;英语音标()音.
   例如:atrophy[]; pharmacology[]
  
  3.i发短音时:
  
  (1)万国音标以或KK音标以I之短音时,其正确发音与国语注音符号之(一)相似,但须由喉部
   发出,而非由齿部发出.
  (2)国际音标或KK音标表示I之短音时,且不在重音处者,英美人士之发声几乎与音标相似,发出
   与2相同之模糊音.
  
   例如:syphilis[],可读成 []; gastritis[]可读成[].
  
   但一般中国人尚不习惯此种标音与发音,于此只作一种提示,特请读者注意而已.
  4.r为一子音,与母音aeiou相连时,如:,,,及,分别发出,,等音,但若其后仍有
  
   母音相随时,其音仍须与其后之母音相连而发出.
  
   例如:forearm[]; hyperextension[]        
  [回到附录]
  
   
  
  〔英美发音不同之点补充说明〕
  
  1.[]发声应与中国注意符号(ㄜ)近似.
  
  (1)常用之代表及音,偶而代表及,但以美语发音时[]音则近似卷舌音(ㄦ).(2),,,
  
   四个母音,其后若无相连,而又处于主要重音之前后,常以[]音表示短促之轻声,如:pathology
   [],无论英美均一致单发(ㄜ)音.
  
  2.[]发声应与中国注音符号(ㄛ)相似.
  (1)常用之代表o之短音KK发音().国际音标(英国音)发().
  (2)之后若无相连,而有其他子音相随于后,且为重音accent时,
   如:ossify[](英),[](美).(KK音);
  
    streptococcus[](英),[](美).
  
  [回到附录]
  
  〔中英对照医院有关单位及设施名称〕
  
  〔(国内)医学院校名称〕〔医务机构及其职称〕〔医务人员职称〕
  
  〔医院内各单位及常用之设备〕〔会议名称〕〔证明书〕〔回到附录〕
  
  (一)(国内)医学院校名称
  
  国立台湾大学医学院
   
   National Taiwan University, College of Medicine
  国防医学院 National Defense Medical Center
  台北医学院 Taipei Medical College
  国立阳明大学 National Yang Ming University
  中山医学院 Chung-Shan Medical College
  中国医药学院 China Medical College
  高雄医学院 Kaohsiung Medical College
  XX护士学校 XX Nursing School
  医学院院长 Dean of Medical School (College)
  医学院 School of Medicine; Medical School
  
  [中英对照]
  
  (二)医务机构及其职称
  
  卫生署 Department of Health
  卫生署署长 (Medical) Director General
  军医局 Military Medical Bureau
  军医局局长 (Medical) Director General
  军医处(署) Surgeon General’s Office
  卫生处(台湾) Taiwan Health Department
  卫生处长 (Health) Commissioner
  卫生局(台北) Taipei City Health Bureau
  卫生所(地区) Health Station
  医务中队(地区) Medical Squadron
  诊疗所 Dispensary (或clinic)
  救护机 Rescue Airplane
  救护队(搜救队) Rescue Squad
  
  [中英对照]
  
  (三)医务人员职称(英美人士对军医多不称官衔,而多称Doctor XX或直称其官阶colonel上校XX等)
  
  院长
   
  
   
  
   
  
   
  
   
   1.Superintendent
  2.Director (of the hospital)
  
  3.Hospital Administrator
  
  4.Commanding Office (简称C.O.)
  
   (of the hospital) (军方用语)
  
  5.Commandant of Hospital(军方用语)
  
  副院长
   
  
   
   1.在院长之前加Deputy即表「副」之意
  2.Associate亦为“副“之意, 如:Associate
  
  Professor; Associate Director
  
  校长(会议 亦称之) President
  副校长 Vice President
  (大学)医学院院长 Dean
  系主任(会议 亦称之) Chairman
  副系主任(副 ) Co-Chairman
  医疗部主任(医务组组长) Director of the Professional Department
  内科部主任 Director of the Medical Department
  外科部主任 Director of the Surgical Department
  XX部主任 Section Chief
  外科主任 Chief Surgeon
  护理部主任
   
   Director of the Nursing Department (男或女)
  Matrom (女性) (英)
  
  督导 Supervisor
  医务长(军语) Surgeon
  护理长 Head Nurse; Sister(英)
  主治医师 Attending Doctor (Visiting Doctor)
   (内科) Attending Physician
   (外科) Attending Surgeon
  总医师 Chief Resident
  住院医师 Resident
  助理住院医师 Assistant Resident
  实习医师 Intern
  研究员 Reseacher; Investigator
  手术者;接线生 Operator
  顾问(被谘询者) Consultant
  技术士 Technician
  物理治疗师 Physical Therapist
  药师 Pharmacist
  护士 Nurse
  病房杂役 Orderly
  医师 Physician (或Medical Doctor)
  医院内医师(集合名词) Medical Staff
  医院内行政人员(集合名词) Ancillary Staff
  
  [中英对照]
  
  (四)医院内各单位及常用之设备
  
  病房 Ward
   手推车(床) Cart
   换药车 Dressing Table (Shelf Truck)
   盐水架 I.V.Stand (I.V.Pole)
   担架 Stretcher
   轮椅 Wheel Chair
   体温计 Thermometer
   听诊器 Stethoscope
   血压计 Sphygmomanometer
   磅秤 (Weighing) Scale
   热水袋 Hot Water Bag
   护士站(护士办公室) Nursing Station
   调节床(摇床) Adjustable Bed
   床单 Bed Sheet
   枕头 Pillow
   枕套 Pillow Case
   床边风 Bedside Screen
   床牌 Identification Card
   床柜 Bedside Cabinet
   尿袋 Urine Collection Bag
   吸器 Suction Apparatus
   弯盘(脓盘) Emesis Basin
   橡皮环垫 Ring Cushion (Inflatable)
   检查台 Examining Table
   发药盘 Medicine Tray
   消毒罐 Sterilizing Jar
   氧气帐 Oxygen Tent
  加护病房 Intensive Care Unit (I.C.U.)
  心脏病加护病房
   
   Cardiac Care Unit (C.C.U.)
  Coronary Care Unit (C.C.U.)
  
   气管切开器 Tracheostomy Set
   示波器 Oscilloscope
   监视器 Monitor
   苏醒器(人工呼吸器) Resuscitator
   心震颤去除器 Defibrillator
   心跳转变器 Cardiotransverter
   心电图机 Electrocardiograph
  手术室
   
   Operating Room 或 Surgery
  Theatre(英)
  
   (外科用)吊灯 Celling light
   立灯 Stand light
   消毒器(灭菌器) Sterilizer
   手术台 Operating Table
   石膏 Plaster of Paris
   矮凳 Footstool
   器械架(手术台旁用) Instrument Stand
   麻醉器 Anesthesia Machine
   器械盘 Instrument Tray
   器械橱柜 Surgical Instrument Cabinet
   口罩 Mask
   手术帽 Cap
   手术衣 Surgical Suit
   长袍 Gown
   手套 Glove
   手术单(表) Operation Schedule
   手术巾 Towel
   刷手 Scrub
   水槽 Sink
   清洁剂压出器 Detergent Dispenser
   更衣室 Locker Room (Dressing Change Room)
  苏醒室 Recovery Room
  产房 Delivery Room
  婴儿室 1.Baby Room  2.Nursery
   母奶喂养 Breast Feeding
   牛乳喂养 Milk Feeding
   婴儿栏 Child’s Crib
   婴儿保温箱 Infant Incubator
  治疗室 Treatment (Room)
  门诊部 Out Patient Department (OPD)
   约诊 Appointment
   出诊 House Call
   值急诊 On Call
  体检室 Physical Examination (Check-up) Room
   视力检查 Vision (Acuity) Testing Chart
  视力箱 (Vision Testing) Stereo Scope
  色盲簿 Pseudoisochromatic Plate Set
  斜视检查器 Phorometer
  血库 Blood Bank
  眼库 Eye Bank
  药房 Pharmacy; Dispensary
  挂号室 Registration
  急诊室 Emergency Room
  住院室 Admitting Department
  社会医学部 Social Medicine Department
  病历室 Medical Record Department
  医疗部(组) Professional Department
  肿瘤放射治疗科 Radiation Oncology Department (Center)
   模拟机 Simulator
   直线加速器 Linear Accelerator
   钴60 Cobalt 60
  复健部 Rehabilitation Department
   物理治疗 Physical Therapy
   职业治疗(法) Occupational Therapy
   水疗 Hydrotherapy
  核子医学部 Nuclear Medicine Department
   扫描仪 Scanner
   闪烁摄影仪 Scintillation Camera
  (医用)仪器修护组 Clinical Engineering Department (或Section) 
  营养组(饮食部)
   
   Dietary (Dietician) Department
  Nutritional Support Unit
  
   菜单 Diet List
   一般饮食 Regular Diets; General Diets
   特别饮食 Special Diets
  药库 Stock Room; Store Room
  仓库 Depot
  库房 Warehouse; Storeroom
  服务台 Information Desk
   呼叫系统 Paging System
   广播(呼叫) Paging
  太平间(停尸间) Morgue
  验尸 Inquest
  验尸官 Coroner
  葬礼 Funeral Ceremony (Services)
  火葬 Cremation
  焚化炉(死人) Cremator
  焚化炉(垃圾) Incinerator
  殡仪馆 Funeral Parlor
  车辆集用场 Car Pool
   停车场 Parking Lot
   救护车 Ambulance
  药箱 First Aid Kit
  
  [中英对照]
  
  (五)会议名称
  
  
    
  
  (会议报告时)   
   Chairman (男) (大学系主任亦称之)
  Chair-Woman(女)
  
  President
  
  座长 Mediator
  医学大会(世界性) Medical Congress
  医学研讨会 Medical Work Shop
  医学大会 Medical Convention
  会议(一般者) Conference; Meeting
  专题讨论会 Symposium
  联合大会(与他科或其他医院) Combined Conference
  旅行学习 Tour Study (去远方)
  研讨会,观摩会(小型) Seminar
  晨间查房 Morning Rounds
  晚间查房 Evening Rounds
  肿瘤委员会 Tumor Board
  读书会 Journal Club
  临床病理讨论会 Clinical Pathology Conference(C.P.C.)
  群体主讲讨论会 Panel
  群体主讲讨论会成员 Panelist
  访问教授 Visiting Professor
  经理组(病房装备组) Housekeeping Department
  人事组 Personnel Department
  会计室(主计室) Accounting
  财务室 Finance
  主计(人) Comptroller
  总务组 General Affairs Section
  行政室 Quartermaster’s Office
  大礼堂
   
   Auditorium
  Amphitheater (圆形有梯阶者)
  
  会议室 Conference Room
  大讲堂
   
   Lecture Room
  Lecture Hall
  
   银幕 Screen
   放影机 Projector
   指示棒 Pointer
  接待室 Reception Room
  洗衣房 Laundry
  洗手间
   
  
   
   Men’s Room (男)
  Ladies’ Room (女)
  
  Toilet
  
  
  [中英对照]
  
  (六)证明书
  
  诊断证明 Diagnosis Certificate
  住院证明 Hospital Certificate
  死亡证明 Certificate of Death; Death Certificate
  手术志愿书 Operation Consent Form
  病人须知(提示病人注意事项之纸单) Instruction Sheet
  死亡报告 Death Note (Report)
  转院单 Transfer Note
  申请书
   
   Requisition Sheet
  Application Form (求职用) (求学用)
  
  病假 Sick leave
  产假 Maternity leave
  
  [中英对照][回到附录]
  
  〔医用处方之文字与缩写〕
  
  缩写
   字或句
   字义
  
  aa or a
   ana
   每一,各一
  
  abs.feb.
   absente febre
   无烧(热)
  
  ad
   ad
   加到
  
  add.
   adde
   加入
  
  ad.feb.
   abstante febre
   有烧(热)
  
  adhib
   adhibendus
   被给
  
  ad.lib.
   ad libitum
   任意
  
  admov.
   admove
   施以
  
  ad part. dolent.
   ad partes dolentes
   用于痛处
  
  agit.
   agita
   摇幌,搅拌
  alb. albus 白色
  altr alter 其他
  alt.hor. alternis horis 每隔一小时
  ante cib.or A.C. ante cibum 饭前
  aq. bull. aqua bulliens 开水
  aq. dest. aqua destillata 蒸馏水
  aq. font. aqua fontis 泉水
  aq. pur. aqua pura 纯水
  aut aut 或者
  bene bee 好
  b.i.d bis in die 每天两次
  bib. bibe 饮
  bis bis 两次
  bol. bolus 大药丸(片)
  bull. bulliat 使煮
  c cum 与......一起
  cap. capsula 胶囊
  chart.or cht. Chartula 医用纸张
  coch. mag. cochleare magnum 一汤匙
  coch. med. cochleare medium 一茶匙
  coch. parv. cochleare parvum 一茶匙
  collyr. collyrium 洗眼
  commisce commisce 混合
  comp. Compositus 由......混合
  cong. Congius 加仑
  cont. rem. continuantur remedia 继续药疗
  cotula cotula 测量
  cras mane sum cras mane sumendus 明早服用
  cuj. lib. cujus libet 如你所愿
  d., det. da, detur 给,被给
  d. d. in d. de die in diem 一天天的
  dec. decanta 倒掉
  dent. tal. dos. dentur tales doses 给如剂量
  dexter dexter 右
  dieb. alt. diebus alternis 每隔一天
  dieb. tert. diebus tertiis 每三天
  dil. dilue, dilutus 稀释
  dim. dimidisu 一半
  div. divide 分开
  div. in p. aeq. dividatur in partes aequales 分成等份
  donec alv. sol. ft. donec alvus soluta fuerit 通便时
  dos. dosis 剂量
  dur. dolor. durante dolore 当痛持续时
  e. m. p. ex modo prescripto 如所指示
  emp. emplastrum 石膏
  emuls. emulsio 乳剂
  en. enema 灌肠
  epistom. epistomium 抑止器
  ext. extende 撒布
  febris febris 烧(热)
  ferv. fervens 煮
  filt. filtra 过滤
  garg. gargarisma 漱口
  grad. gradatim 渐渐的
  gr. granum 英厘(grain)
  gtt. gutta, guttae 一滴,成滴的
  guttat. guttatim 一滴滴的
  h. hora 一小时
  hor. decub. hora decubitus 睡时
  hor. som. or h. s. hora somni 睡时
  hor.1 spat. orae unius spatio 一小时的时间
  idem idem 同样
  ind. indies 每天的
  int. intime 澈底的
  lin. linimentum 擦剂
  liq. liquor 溶液
  lot. lotio 乳液(擦剂)
  M. misce 混合
  mac. macera 潮湿
  man. prim. mane primo 早晨第一件事
  mas. massa 硬块
  med. medicamentum 药疗
  m. et n. mane et nocte 晨与昏
  mitt. mitte 送
  mitt. x tal. mitte decem tales 送十次
  mod. modicus 中等大
  moll. mollis 软的
  mor. dict. more dicto 如所嘱方式
  mor. sol. more solito 如所习惯
  no. numerus 数目
  noct. maneq. nocte maneque 夜间与早晨
  non. rep., n. r. non repetatur 不可再重复
  nunc nunc 现在
  o. octarius 一品脱
  O.D. oculus dexter 右眼
  O.L. oculus laevus 左眼
  omn. bih. omni bihoris 每二小时
  omn. hor. omni hora 每小时
  om. 1/4h. omni quadrantae horae 每15分钟
  om. mane vel. noc. omni mane vel nocte 每天早或晚
  part. vic. partitus vicibus 分开之剂量
  p. c. post cibum 餐后
  pil. Pilula 一颗药片
  p. p. a. phiala prius agitata 瓶子先摇
  p. r. n. pro re nata 视情况而定
  pro. rat. aet. pro ratione aetatis 按病人年龄
  pulv. Pulvis 粉末
  q. h. quaque hora 每小时
  q. l. quantum libet 量如所愿
  q. s. quantum sufficiat 尽足量
  quotid. quotidie 每天
  repetat., rep. repetatur 再重复
  rub. ruber 红色
  sec. a., or s. a. secundem artem 按艺术
  semih. semihora 每半小时
  sig. signa 写
  sing. singulorum 每一
  sol. solutio 溶液
  s. o. s. si opus sit 如有所需
  solv. solve 溶化
  ss. semi or semisse 一半
  stat. statim 立刻
  st. stet or stetem 静置不动
  subind. subinde 时常
  sum. sume 取
  suppos. suppositoria 坐药,塞剂
  tab. tabella 片剂
  tere tere 擦
  tere bene tere bene 仔细擦
  t. i. d. ter in die 每天三次
  tinct. tinctura 酊剂
  trit. tritura 磨醉
  ult. praes. ultimus praescriptus 上次所嘱
  ung. unguentum 油膏
  ut dict. ut dictum 如所嘱
  vitel. vitellus 蛋黄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楼主 | 埋红包
楼主发言:2次 发图:0张 | 添加到话题 |
楼主Pomelo 时间:2003-07-08 00:42:04
  看看, 参考一下。
  http://www.ym.edu.tw/md/docs/Student/Student_Exchange/2003_report.htm
  
  
  Prelude
  
  首先很感谢黄达夫医学教育促进基金会,以及阳明医学系提供的这个机会,让我能够前往全美著名的杜克大学医学中心交换见习。三个月不算很长的时间,仅以一些文字和图片来和大家分享这些日子的所思所得。
  
   杜克医学院四年的医学教育中,第一年(约11个月)即把基础医学和临床医学密集而有效率的教授完成,第二年医学生便开始进入临床见习(Clinical rotation),开始内外妇儿等主要临床科目的rotation,举凡history taking、physical examination、在病历上记录note以及一些invasive procedure等也一并都在此时开始,而医学生也被视为团队中的一份子,意见与发问都颇受到重视,其involve整个医疗过程的程度,比起阳明六年级的clerkship有过之而无不及。第三年是杜克特有的设计,整个净空,让医学生去追求不管是跟着医师进行research,或是其他领域的结合(例如企管、法律、公卫等)。我觉得这是个很棒的想法,除了选择research可以提早启发physician-scientist之外,选择企管、法律或公卫来与本身的医学专业做结合,可以更进一步拓展背景知识,拥有更多的角度和观点来观察医疗行为。第四年医学生们再度回到临床,进行elective clinical rotation,选择自己有兴趣的科别,继续进行rotation;而我所参与的即是杜克医学生们第四年的课程。
  
  以下我将一一叙述这三个月中我所选择的rotation的情形:Infectious Disease Consult、Radiology以及Cardiology Consult;之后再对于这三个月的总体感想做进一步描述。
  
  Infectious Disease Consult
  
  Infectious Disease Consult主要的活动包括(1)接照会(2)每天中午的microbiology plate round(3)各式有趣的会议等。Infectious Disease Consult主要分为三个team,两个General Infection Consult,以及一个Transplant Consult Service。而我和成大的同学即被分配在其中一个General Consult Service中。
  
   Consult rotation主要活动便是「接照会」,主要进行的方式是以医学生为第一线前往接照会,在医学生完成history taking、physical examination以及自己的assessment/plan之后,再与resident/fellow一起讨论病人的情况,补足不足的history等其他漏洞,订出一套后续的处置方式,之后在下午attending查房时再present一次,大家再一起做最后照会结果的concur。还记得由于是在Duke Hospital第一个rotation的缘故,整个过程只能用「手忙脚乱、结结巴巴」来形容,第一天零零落落的presentation,窘的让我想挖地洞躲起来,但很意外的,attending并没有责难之意,反而鼓励我继续报下去,或者我遗漏了某些physical examination时,也会说「OK, let’s do it together later」,这样宽容的态度,让我能保有兴趣与自信继续练习,而日后逐渐上轨道。而医学生除了接照会、present patient之外,也高度的参与整个决策的讨论过程,attending或fellow不时会丢个问题过来,「What do you want to do next?」、「What do you think about this?」、「Give us a bullet-shot summary of this patient!」,来询问自己的意见。对于以往总是习惯在这种场合沉默的我,第一次发现有人要「听我讲我的看法」,起初总是战战兢兢的回答,但到后来我也蛮能享受这种彼此诘问的乐趣。有的时候attending询问我问题而答不出来时,这个就会变成我的homework,「Leon, give us a short talk about this tomorrow」,也是蛮常听到的话。另一点值得提到的是在讨论时,大家的发语词经常是「There’s an article…」;期刊或clinical trial在临床practice时被引用及执行的比率明显的高过我在台湾时的所见所闻。而大家也真的按照paper上建议的方式或guideline的指导来治疗病人,这种真正落实evidence-base的practice,让人印象不深刻都很难。
  
   由于在Infectious Disease Consult的缘故,免不了会接触到需要isolation的病人。Duke Hospital每个patient care unit的第一和最后一间均是隔离病房,在进出此间隔离病房之前,还有一个缓冲用的小房间,供医疗人员更换隔离衣、口罩、手套、护目镜等设备,而进到病房后,则是有此位病人专用的听诊器、血压计等放置在病房中,供医疗人员使用;而在一般的contact isolation病房时,则是在门口即会贴上大大的「contact isolation」警示,并在一旁放置黄色「隔离车」,供需要进出的人员更换隔离设备之后再进入。而更可贵的是,在每个病人病房的门口都有摆设灭菌泡沫、每三四步的距离就有洗手抬,所以在Infectious Disease Consult时,我也养成了进出病房、诊视不同病人时必定洗过手的习惯。我觉得这真的是一个减少将不必要的感染带进带出的好方法,而且这习惯一旦养成,对于病人和医疗人员双方面都是有好处的。
  
   Microbiology Plate Round是另一个Infectious Disease Consult的主要活动。而所谓plate round,round的主要就是培养皿。每个下午约花费四十分钟,在Microbiology Lab会有一位医师带领我们,如何从简单的病人history,连结到真正培养皿/显微镜上的finding,这让我感到十分新鲜有趣,一方面藉由Dr. Barth Reller的解说,以往认为很枯燥艰涩的microbiology也顿时活灵活现了起来,加上可以应用与连结所学到平时的照会,听起更是十分practical,而非只是纸上的knowledge。
  
   在Infectious Disease Consult,另一项有趣的活动就是各式各样的讨论会,这是我在这三个月的rotation中,感觉讨论活动最为频繁而缤纷的一个rotation。星期一的Infectious Disease Grand Round、星期二的Journal club、星期四的Case conference都各有特色,每遇到这些日子我都会期待讨论会的到来;以Journal club为例,讨论的主题并不一定限定以医学类的journal为主,而是大家各自带着有趣的paper来报给大家听,是一个很easy而活泼的journal club,从规规矩矩的NEJM paper到New York Times的文章都有,一扫我以往认为很枯燥的期刊阅读,也一并解决了我以前常在此类会议上睡着的困扰。而在present paper时并没有像在台湾时如此的正式,还精心制作一堆投影片或slide,报告者通常随手抓着paper便批哩啪啦的开始报了起来,从这篇paper的目的、material/method到最后的conclusion,很快的在十几分钟内报完,而重点则是在之后对于此篇paper的批判和讨论,这是这个journal club精彩的地方。非常不同于台湾报完之后的一片静默,你来我往的讨论常常令我「听」不暇给,也深深感觉到需要建立自己对于阅读paper时批判性思考的重要性。而关于Case Conference,则是另一个很棒的「猜谜」活动,每周由fellow们轮流选出比较特别、或目前有疑问的case,来报给大家听,也是很轻松自在的方式进行,简单的报完基本history后,便交给全场来提问,看需要询问哪方面的history、进行哪些physical examination、更进一步的检查等,一步一步的differential下去,在present时并不会提供多余的资料或hint,为的是模拟「我们当时就是遇到这样的情况,下一步该怎么做?」的场景,不过若一旦要求提出某项检验的结果,甚至连玻片和显微镜也都会带到现场给大家参考,而到最后终于推敲出最终的诊断或处置方式。这真的是一个非常精彩的过程,这种逻辑性的思考推理,一步步的看大家提出想法、修正、再提出,对我而言是前所未有的经验,即便是以往在台湾上过的clinicopathological conference,也较偏于讲者单方面的讲授,这真的是一个很难得的经验。
  
  
  *从左至右:Dr. John Bartlett、Dr. Charles Hicks、Dr. Nathan Thielman、Dr. Barth Reller。前三位是我在Infectious Disease Consult时的attending,Dr. John Bartlett有着活泼的讨论风格、Dr. Charles Hicks很重视逻辑思考及推理的过程、Dr. Nathan Thielman则与我们相处最久,乐于和我们讨论各种问题;最后一位则是在中午的microbiology plate round时的主要主持医师,从简单的病人history连结到培养皿上的finding,Dr. Barth Reller让以前遥远的微生物学,顿时活灵活现了起来。
  
   Patient Care Unit。整天的照会活动及查房,就在各个patient care unit间跑来跑去。 Infectious Disease Consult的最后一天。左手边是活力充沛的fellow Dr. Kim Hanson,右手边则是Dr. Nathan Thielman。
  
  
  Radiology
  
  Radiology主要的活动有(1)每日早上的看片(2)每日下午的lectures(3)两次case presentation及期末影像跑考(4)大大小小各种影像判读的会议等,是一个作息蛮固定的rotation。
  
  和我一起run Radiology的还有其余六位Duke medical student,这也是一个能和其他医学生相处,交换心得的好机会。而在Radiology报到时,主带的医师Dr. Nancy Major,按照我们个人未来的选科兴趣,分配四周中所要去的各种image reading room;我表示对于内科较有兴趣,因此被分配到了一周Bone film reading room、一周Chest x-ray reading room、一周Neuro CT reading room,以及一周的Abdomen CT reading room,其他的学生有的对于妇产科较有兴趣,则会被排到Mammography reading room和Ultrasonography reading room,对于GI有兴趣者,则会被排到GI series和Ultrasonography reading room等。对于如此「个人化」的灵活安排,我一方面感到惊喜,也对于日后更多了分期待。
  
  在Radiology看片时,我们主要先和resident一起把片子看完一遍后,再与attending一起读一遍,做最后的concur。而在这其中,除了可以看到Radiologist如何从片子与病人的基本history中做出一步步的鉴别诊断外,也可以看到他们对于教学的热诚。许多住院医师会询问我「What do you think about this film?」,这时也只好硬挤出一丁点自己的想法来和resident讨论,而他们也会很有耐心的对我说明,我所想的和目前所见的影像差异在何处,不会因为我们delay了他的阅片速度而有所不耐。其中印象深刻的是在Chest x-ray reading room时,我们会先看完一些chest x-ray,之后便向Dr. Philip Goodman present我们对于这些片子的finding和想法。而Dr. Goodman总喜欢先闭着眼睛,听我们描述片子的finding,之后再真正实地去看片子,比较单纯从听取我们自己的描述,和实际上真正见到的片子有多大的差异,之后再与我们讨论这些finding可能涵盖的鉴别诊断。这真的是个蛮刺激的经验,Dr. Philip Goodman一方面不断的提醒我们present时需要有组织有系统、纠正我们描述片子时的用词以及联想鉴别诊断的方法,一方面也一再强调拥有自己系统性看片法的重要性,以及「One view is no view」的概念。而这两个观念在这一个月的Radiology rotation中也不断的被提及。
  
  Radiology的另一重头戏,便是下午长达三个小时的lecture。不过说是lecture有点太过严肃了,其实这是由资深住院医师或Fellow来带领我们看片,「眼力脑力大激荡」的时刻,进行的方式是由学生轮流一个个上去描述片子上的finding以及可能的鉴别诊断,再由主带的住院医师或Fellow做评论,引领我们更进一步的看片。我认为这比单方面的大讲堂授课有效率许多,一方面你必须集中精神、睁大眼睛寻找片子上可疑的地方,另一方面又必须赶紧连结这些finding到可能出现的鉴别诊断,这让我们的眼睛和脑子在这三小时中不断的转动,而嘴巴也没闲着,和同学或resident/fellow间一来一往的讨论,活泼的程度也同样令人印象深刻。Lectures另一个有趣的地方,则是能与其他六位杜克医学生一起学习,有机会目睹并参与其他医学生的学习情形。不难发现,已经决定日后想走哪科的同学,对于该科类型的片子特别擅长,例如其中一位日后将走骨科的同学,对于各式骨折的bone film多能在第一时间答出正确的思考方向。另一个小发现,则是发觉其实论及所学到的textbook knowledge,我觉得台湾的医学生并不会逊于杜克的医学生,但其中的差异在于课程间活泼的讨论气氛,以及「应用」已知所学的能力,这让原本平凡死板的医学内容,变成一个很有趣、不断reasoning的过程。
  
  杜克放射科的另一个优点,则是拥有大量的teaching films等自我学习的资源,拥有Radiology resident teaching films library以及Radiology medical student teaching films library,其内所放置的教学片也因resident和medical student的程度不同及所需,放置不同类型的片子。这实在是一个很棒的自我学习资源,当我们有时候提早结束阅片时,或一天结束后,我都还是会读个十几个片袋当作自己每日的练习,感觉十分充实。而除了这些丰富的资源外,我认为他们也相当清楚「what to teach」,医学生仅在放射科进行一个月的rotation,不可能学遍所有的影像诊断基础或高超的「eye-testing」细微病变,所以这一个月我们主要focus在学习plain films的判读,以及一些紧急而需要马上从片子上判读出来的情况,尔后的期末影像跑考,也是主要针对这个学习目标而订。
  
  
  *从左至右:Dr. Nancy Major、Dr. Clyde Helms、Dr. Phillip Goodman。Dr. Nancy Major是Radiology见习课程的主要负责人,风趣且善于引导的风格,让我在Radiology时如沐春风;Dr. Clyde Helms,在Bone reading room时,活泼而有趣的领着我看片;Dr. Philip Goodman,在Chest reading room时,耐心的教导我看片的原则以及描述片子的方式。
  
  
   Radiology医学生图书馆中的自学teaching files,部分由Radiology制作,部分由以往学生的case presentation搜集而来,除片子外,更附有完整的case presentation summary以及看片要点。 Radiology的医学生图书馆,除了放置有各种自学teaching files之外,也是下午三个小时脑力激荡的主要场所。
  
  
   Radiology住院医师图书馆中的自学teaching files,难度可比医学生图书馆中的teaching films要难多了。 Radiology期末影像跑考结束后,大家也准备各分东西。Dr. Nancy Major一一对每位同学献上祝福。
  
  
  Cardiology Consult
  
  Cardiology Consult的主要活动包括了(1)接照会(2)Dr. Waugh主持的一系列lectures(3)Dr. Greenfield的EKG判读(4)术前门诊(5)Cardiology patient simulator,亦即Harvey(6)平日的各式会议等,洋洋洒洒的一大堆活动,让Cardiology Consult的每一天都过得相当愉快充实。
  
  Cardiology Consult是众多照会科别中的一支,因此「接照会」便是我们一日中的主要活动。这个月份共有五位学生选修,我和台大的同学被分配到Duke Consult Service、一位Duke student在VA Consult Service、一位德国交换学生和一位Duke student在Duke CCU Service。一如其他的Consult rotation,但Cardiology Consult更加focus在cardiac physical examination;而进行的方式和Infectious Disease Consult的方式大致上差不多,也是由医学生担任一线接病人,之后再与resident或fellow讨论后续的处置和计画;而除了inpatient的照会之外,Cardiology Consult在下午也有术前门诊(pre-operation clinic)的活动,主要评估手术前病人的cardiac risk程度,我们也常有机会到门诊区去接这样的病人。在Cardiology Consult有机会和三位不同的attending共事,风格不一,但都是很棒的经验;还记得有次下午结束在Duke South的术前门诊后,和Dr. Goldschmidt一起走向Duke North,而之前在术前门诊,我很尴尬的把一个AS with AR的murmur听错,觉得浪费了一个好好可以临床应证所学的机会,走在南北间的长廊,为了打破沉默,只好硬着头皮跟Dr. Goldschmidt聊起我自己觉得所学和临床应用间的差距,以及我那还不是很熟练的cardiac physical examination,聊表我刚刚在门诊的抱歉。「我在做physical examination的时候,常会忘东忘西,需要多跑个几次才会趋于完整;或者有的时候,常常会觉得耽误病人太久的时间而觉得不好意思。」,我向Dr. Goldschmidt如此表示,本想说会招来一顿教训,尤其Dr. Goldschmidt是Duke Hospital的内科部主任,心中更是有点怕怕的;而Dr. Goldschmidt回答,「在诊间的时候我就该提出我的疑惑,病人不会因此感到打扰的;而做physical examination的时候,需要全心贯注focus,病人不会太在意你听他的心音听了太久,只要之前征求过同意即可,重点是要有确实的听到。而这些都非一蹴可几,所以我们才需要residency的训练。」,这段话说起来完全没有架子,就像个好朋友在一旁提出建议般,让我心中顿时安定不少,日后也更加勤快的练习cardiac physical examination。
  
  Dr. Waugh所主持的一系列lectures,也是一个可以看出Cardiology Consult对于课程设计用心的地方。Dr. Waugh在进行一开始的orientation时,便表示来到Cardiology Consult最重要的是了解cardiac pathophysiology,以及学会cardiac physical examination,因此共计十二堂(十二小时)的lectures,75%都在详尽的教导cardiac physical examination,从general appearance、venous pulse、arterial pulse、precordial exam等,一路讲到到auscultation,系统性的一步步来,而且可以马上应用到当天接的照会病人身上,感觉十分受用;而其余25%则是点出一些主要的cardiac diseases和基础的EKG教学。
  
  而每个星期的一、三、五上午,我们则可以到VA(Veterans Affairs Medical Center,在Duke Hospital的对面)与Dr. Greenfield一起判读EKG。主要由医学生们先review过数十份EKG并在其上写下自己的判读结果,之后再与Dr. Greenfield一起concur最终的判读。而在判读EKG的同时,我们被教导不去看电脑的判读结果,先自己试着判读,写下自己的看法,之后与Dr. Greenfield一起concur时,再讨论自己的看法与电脑的差异到底在哪里。我认为这种训练方式进步很快,EKG的判读对我而言不再那么遥远,在真的下了一番功夫判读之后,有位资深的医师可以在一旁correct你的盲点与失误,这真的是很棒的学习经验,而且经过了一个月,也感觉到自己判读速度以及主要诊断的掌握逐渐提升,令人感到欣喜,到后来Dr. Greenfield表示「You’re getting better」「Exactly as you’ve got」,更是我持续学习的正向回馈。到后来常常把整个stack的EKG读完,导致没EKG可以继续判读的程度。在读EKG时,有件小事也令我记忆深刻,由于在VA读EKG的同时,还要兼顾Duke的照会,所以每次能有机会好好的读EKG,我都很珍惜。有次在VA读EKG读到一半,被resident call去接病人,只好先留了张便条在我读过的EKG堆上,说我去Duke Hospital一下待会回来。结果没想到一接完病人,和住院医师及fellow讨论完,已经过了Dr.Greenfield的读片时间,因此就没有再回VA。惊喜的是,之后的早上回VA继续读EKG,看到Dr.Greenfield在我之前留的字条上写了:「Where are you?We miss you!」的回话,让我十分感动,感觉备受尊重。
  
  而除了以上的活动之外,Cardiology Consult的「Harvey」,也是很棒的自我学习资源。Harvey是个用来练习心音听诊,和其他一些简单physical examination的半身机器人,和辅助的电脑软体搭配,以一个个的教案来进行,每个教案从一开始的history、physical examination、CXR和EKG、到sonography及治疗方针,很有系统的,以模拟approach病人的方式,带领我们认识主要的心脏疾病。由于可以按照自己的速度调整学习脚步,是个很棒的自学工具,常常每天都会花个三个小时操作这些设备,有的时候周末还得去补完未赶上的进度,但是每次完成一个教案,心中便增添了几分学习的满足感。
  
  
  *从左至右:Dr. Daniel Mark、Dr. Pascal Goldschmidt、Dr. James Tcheng。三位分别是我在Cardiology Consult时的attending;Dr. Daniel Mark在我present patient时,常常会提出建议,让我抓住consult时该注意的重点、Dr. Pascal Goldschmidt则是很重视physical examination,而其熟悉paper与 trial的程度也让我赞叹不已、Dr. James Tcheng在presentation后的讨论着墨许多,问答之间让我受益颇丰。
  
  
  *从左至右:Dr. Robert Waugh、Dr. Joseph Greenfield。Dr. Robert Waugh是Cardiology Consult的主要课程负责人,安排了十余堂的课程,详细的介绍cardiac physical examination,从general appearance、venous pulse、arterial pulse、precordial exam等一路介绍到auscultation,是个很棒而有系统的serial lectures;而和Dr. Joseph Greenfield一起判读EKG,则是种乐趣,尤其不时稍来的肯定,更是让我一张又接着一张判读下去的动力。
  
  
  Harvey。最有耐心的病人,可以在他身上不断的自学心音的听诊以及其他简单的physical examination。 辅助Harvey而一并使用的多媒体软体「UMedic」,以case by case的方式进行,总共15个教案,全部完成之后,多少对于cardiology也有些概括的了解了。
  
  
  Duke South的门诊诊间。很讶异诊间中并无放置电脑,由于Duke是采「医师跑诊间」的方式,所以电脑都集中放在work area。但诊间中的设备很齐全,诊疗床可以拉长、垫高,对于医师和病人都很方便。 在VA的EKG reading room判读着EKG。拿着caliber,用笔在EKG上写下自己的判读结果,之后再一起与Dr. Greenfield做最后concur。
  
  
  Summary
  
   在Duke Hospital见习的这段日子,除了语言和文化的冲击外,也见识到另一种可能性,亦即「Have fun!」的生活或学习态度;踏入蓝色的Duke hospital,就会感受到活力,阳光射入走廊,远眺Duke Chapel,一天就这么开始。每个人敏捷的走着,蓝衫的surgeon、白袍的physician,每个人在从事自己的专业之时,也不忘在其中添加点趣味;不论是在Grand round中穿插的幽默、在平时和resident/fellow讨论时的智性愉悦,或是以往我认为很枯燥的journal club/case conference,都有了一番全新的体验,原来医学也可以这么的有趣!发现以往我们似乎太过于严肃看待医学,反而掩盖了内藏的乐趣,而且这种「Have fun」的态度,并不会影响到平日的practice,反而是种正向的回馈,一种持续精进的动力。除此之外,遇到疑问时,随时阅读或查询up-to-date的文献(诸如线上的期刊、UpToDate、MD Consult、PubMed等网路资源),也是大家的习惯,常常可以看到医学生、intern或是resident在遇到临床问题时,第一步就是找台电脑坐下来,开始查询有关的文献来阅读,一方面学习目前最新的处理方式,一方面也是为了在之后与team里的主治医师等人讨论时,作为提出自己想法时的依据。而这种随时阅读最新文献的习惯,对我的阅读资料和学习方式产生了很大的影响,我开始不再把自己局限在一定要阅读某些圣经级科书,非Washington manual或Harrison’s internal medicine不可,而是大幅度的拓展涉猎的文献范围,将一些公认可信赖的期刊和资料库纳入,也开始注意到文献的新旧程度,也养成了机动性、马上查询文献的习惯。因此每天每遭遇一次临床问题,就像是面对一个「极速版」的PBL,很是刺激有趣,我想,这应该也是阳明目前推展PBL课程改革的目的吧!
  
   另一个令我感到惊讶的是病历记载的详细程度。常常可见intern或resident在遇到较复杂的病人时,病历上留下的assessment/plan有时长达十余项,规规矩矩,很确实的把目前遭遇到的问题及之后的计画,一项一项的列出来,从major problem到minor problem,从acute event到chronic process,都很清楚而有条理的描述出来,并提出之后将考虑的处置。我觉得这种确实记载的态度不但有助于自身了解病人的情形,对于临时被照会来处理病人情况的其他医疗工作人员,也是一个很有效率很方便的纪录。而这种风气,对于我的病历写作也产生了很大的影响,我开始第一次深刻的了解到,history taking、physical examination、labs以及exams是搜集资料的方式,但是assessment/plan才是真正牛肉的所在,从这里可以看出自己的clinical thinking process。于是每天的follow up时,exam病人,check之前assessment/plan的变化,变成一种很有连续性的习惯,而不是破碎的片段。
  
   再来谈到对于医学生教育的热诚及重视。我指的对于医学生教育的重视,并不是安排一些lectures,放一些slide这些单方面静态的教学,而是指整个环境中强烈的讨论风气,以及对于医学生参与情形的重视与尊重。「Discussion!Discussion!Discussion!」,这是每天在Duke Hospital中必然出现的场景,在这三个月的rotation中,我都感受到同样热切的讨论习惯。「为什么这样做?」「你为什么这样认为?」「你的证据在哪?」,在讨论的时候,就会发现自己所不知道的盲点与思考模式的逻辑与否,而我们也在这种不断reasoning的过程获得学习的乐趣与成长。在Consult rotation时,医学生第一线接病人,问病史、做physical examination,以及接下来的patient presentation,根据目前的线索想可能的differentials,然后提出下一步的处置来区别这些differentials,以及可以开始的治疗等,这一套完整的学习经验都由医学生先独力完成,但是我们也了解医学生不可能独力完成照会的工作,所以藉由整个team内讨论的过程,彼此交换意见,讨论有哪些可以修正的地方,来达到监督照会的品质,以及医学生的临床学习经验。整个过程中医学生参与的程度之高是我在台湾不曾感受到的,有些需要值班的科别,甚至有医学生自己的值班室可以使用,更是令我十分羡慕。我觉得这真的是个很棒的设计概念,创造了多赢的局面,而我们在这些过程中有不足时,他们也拥有相当容忍错误的capacity,除了指导我们改正之外,也常常回报以赞美与鼓励。
  
  另外有一点也值得提到的是,Duke Hospital组成的多元性质,及其兼容并蓄的风气。Duke Hospital虽然非位于大城市之中,但确有着小型国际社会的感觉,在这三个月的期间,遇到了来自黎巴嫩和德国的交换学生、来自德国、韩国的resident,以及华裔、古巴的attending等,在这里似乎很难找到一位所谓的「Pure Duke Guy」,从医学生、intern、residency到fellowship等,一路上都是在Duke Hospital完成的人们,简直寥寥可数。Duke鼓励人们到外面的环境去接受新的刺激,学习新的作法,学成之后可以再回到Duke Hospital来,成为一股新的成长动力,而这或许也是Duke Hospital每年招募时,只有1/3的名额留给Duke自己的毕业生的缘故。这三个月在Duke Hospital,我们被视为Duke自身的medical student一般,并不会因为是visiting student的身份,而在医院学习的权限受到限制或受到不同的待遇,或者是只是三个月的「过客」,而对我们不予重视,这是令我感动的地方。
  
  在Duke Hospital三个月中,也有很多机会观察到医疗团队和病人间互动的情形。首先发现的是,医师解释病情的时间,常常和检查与寻问病人的时间不相上下,占了颇重的角色,而且在传达重大讯息时(如在感染照会时,告知病人HIV(+)),更是拉把椅子在床边坐着,慢慢的用病人可以理解的语言,仔细说明,不厌其烦;而在订定治疗方向时,病人也并非被动的接受医师的安排,由于有先前的病情说明,病人对于自身病况有一定的了解,更使得病人可以选择自己所希望的治疗计画,但也不至于一方面强调病人自主,却又将病人left in desperate的窘境,而是让病人了解自己的病情,而足以competent到做决定的程度。另一个发现则是对于病人隐私保障的程度;在Health Insurance Portability and Accountability Act(HIPAA)通过后,对于病人权利的保障更是趋于严谨,在医院除了到处可以看到「Respect patient confidentiality」的标语之外,在病房内进行问诊或检查时,大家更是注意房门或帘子有无关上或拉上,不会大剌剌的就地和病人说起病情或做起physical examination来;有时在走廊上、或电梯中讨论时,一旦有非自己医疗团队的人员在场时,大家也会暂时停止讨论,等到进到会议室或非医疗团队的人离开后,才会重启讨论;有关病人的医疗报告或病历,摆置时也是合起来或背面朝上的放置。这些小地方,让我真的感受到保护病人隐私的用心,也随时提醒自己注意自己的言行。不过在Duke Hospital的三个月见习中,最感谢的还是接触过的病人的帮忙,由于Duke Hospital除了primary care team的医疗人员们会来察看病人外,更有照会team、社工、复健、技术人员等会在一天之中不断的进出病房,光是照会team一天便会察看病人三次以上(医学生、住院医师、主治医师查房等),可以想见病人会被不断的打扰及询问类似的问题,但是他们都相当的有耐心,遇到有些长者,更是慈祥的简直把我当成他的孩子看,我很感谢这些病人的帮忙,陪我度过这三个月美好的学习日子。
  
  另一个让我感叹的是这里医疗网络,彼此连结颇为紧密。以医院间的联系而言,除了转诊时必定会把原医院的就医记录一并转过来之外,要是需要其他影像学检查或更详细的资料,只要病人同意,医师也是「马上」以电话通知对方医院,要求将资料传真过来,或马上与对方医师联络,行动之迅速让我深为惊讶;而以纵向的医疗结构而言,当病人住院时,除了会通知病人的primary family doctor之外,院内以前主要照顾过此位病人的医师,也会在病房stop by,向病人打声招呼及了解情况;而以各科的交流而言,primary care team常与各个Consult service进行意见的交换,也不「耻于下问」,在病历上除了写下note提供建议之外,更会在最后留下扣机号码,对方如果有疑问更可以直接call该位医师来进行讨论;这些绵密的互动,让我觉得primary care team的医疗人员们并非孤军奋战,而拥有相当充沛的智囊团可以随时谘询,协力提供完善的医疗照护。
  
  而此行刚好有机会参加Duke Medical School的毕业典礼,也是个令人深刻的经验。典礼简单而隆重。首先由Dr. Caroline Haynes,Medical education associate Dean的演讲开场。「还记得你第一次穿上白袍时的感觉?」「还记得你第一次觉得自己是个医师的感觉?」「还记得自己手上第一个去世的病人?」「还记得来不及跟病人说再见的时刻?」「记得被不平等对待时的感觉?」「告诉自己不要重蹈覆辙。」,演讲就在这一连串的问句及短暂的留白之间反复进行。之后便是简单的递交证书。「Dr.XXXXX」「Dr.XXXXX」「Dr.XXXX」,学生们一位位接着上台,走下台时,便已有着MD称号。席间不断的爆出掌声与喝采。学生们第一次开始被称呼为「Dr.」,听起来的感觉就是不同,而当时一起run放射科的同学也在其中,感觉起来更是分外有趣。
  
  
  Acknowledgements
  
   能够来到杜克,在这里度过近百个精彩的日子,都得感谢黄达夫医学教育促进基金会提供的机会、阳明医学系的评选委员们当时的抉择、Dr. Tony Huang(黄裕钦医师)的接待、Dr. Holly Wen(翁皓铃医师)带领我们认识医院的作业环境、蔡宛蓁学姐以及我的朋友们一路以来的支持、我的家人们的关心,以及,last but not least,从一下机就开始忙碌的Cosi,帮忙我们打点生活日常起居,让我们可以完全无后顾之忧,尽情的在杜克专心学习;也感谢这三个月以来,台大与成大同学的帮忙。
  
  三个月的时间并不算长,我不敢说在专业知识上有什么长足的进步,但我更加深了对于医学这个行业的喜爱,也期许自己能将这三个月在杜克感受到的氛围、接受到的改变、新激起的想法长存心中,在日后实践时,成为我日后医学生涯中永远的动力来源。再一次感谢Duke University Medical Center中曾经共事的医师和医疗工作人员们。
  
  Thanks to:
  Infectious Disease Consult
  Dr. John Bartlett、Dr. Kim Hanson、Dr. Charles Hicks、Dr. Barth Reller、Dr. Nathan Thielman
  Radiology
  Dr. Philip Goodman、Dr. Clyde Helms、Dr. Nancy Major
  Cardiology Consult
  Dr. Pascal Goldschmidt、Dr. Joseph Greenfield、Dr. Jane Kim、Dr. Daniel Mark、Dr. Robert Mitchell、Dr. Wendy Owen、Dr. Tony Seiwart、Dr. James Tcheng、Dr. Robert Waugh、Dr. Matthew Wolf
  
  And our dearest friend, Cosi.
  
  国立阳明大学医学系 陈伟挺
  Leon W.T. Chen
  
  
作者:Cindy520 时间:2003-07-08 15:38:17
  Very good. Thank you,Pomelo
作者:移花接玉 时间:2004-06-25 19:17:10
  GOOD JOB!
  有带图片的原帖吗?:))
作者:疯如我 时间:2004-06-25 19:56:51
  physician 多指内科医生,以跟“surgeon”区别
  
  物理治疗师更常用physiotherapist
作者:疯如我 时间:2004-06-25 20:03:53
  医疗工作人员还有healthcare workers/staff,hospital staff等说法

相关推荐

换一换

      本版热帖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