潇潇语言实验室(1—7)

楼主:PANCO 时间:2002-10-20 12:08:00 点击:2965 回复:43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潇潇语言实验室-想提高英文水平和学习兴趣的朋友请过 (很有趣的文章。我一不开心就拿来看。在此感谢!)
  
  嘿,大家好,这是我去年写的东西,没准对提高你对英文的兴趣有点帮助。有空看看吧。
  -潇潇
  Xiaoxiao’s Lanuage Lab #1 06/20/00
  
  毕业的日子一天比一天近,收拾抽屉时看到自己的很多习作,最显眼的是老师红色的评语。毕业后作文写得好也没有人给A, give me a pat on the shoulder and say "well-done", 写差了也没有人给我打C, and say "Hey, you need to put in more effort!"
  工作又不太需要英语,真怕自己一点一点地淡忘。
  于是想起建立一个Xiaoxiao’s Language Lab,回忆整理以前学过的东西,并永远保持一种学生的心态。
  以前看过李敖的一本书,收集了他在狱中给他的小女儿写的80封信,信里主要是教他的女儿一些英语的典故,习语,还有一些小知识。第一次发现李敖也可以渊博而不嚣张。
  若自己也可以拼凑80篇这样的小文章,也可以自诩"渊博"。
  唉,其实我写东西通常只是为了排遣苦闷的情绪。
  聊以为序。
  --潇潇
  
  心情不好,就先从心情讲起吧。
  MOOD:a state of the feelings at a particular time. 中文可解作"情绪"或"心情"
  "心情好"叫做"be in a good mood"
  "心情不好"叫做"be in a bad/lousy mood"
  "没有心情去做某事"叫做"not in the mood"
  "Hey, Yvonne, wanna go to the beach?"
  "Tempting, but I’m not in the mood."
  
  "情绪化" 叫做"moody"。
  
  "笑容满面"叫做"all smiles"
  "洗耳恭听"叫做"all ears"
  "笨手笨脚"叫做"all thumbs",想象一下十个手指都变成拇指,弹钢琴多不方便。
  
  中文的"实习"该怎么说呢?
  对,叫做"internship"。
  在英语角经常听到一些大学生说"I went to practise in that company..."
  其实英文中的实习不叫practise,可以说 "serve one’s internship" 或"I worked as an intern there."
  深究practise的含义,其实用practise表示"实习"是相当错误的。
  practise:to do the work of a lawyer, a doctor ,etc.
  而这种practise通常是指读法律和医学的人在学校苦读好些年后,通过苛刻的资格考试才有资格去执业,也就是practise,而不是像我们这样当没什么社会经历的小学徒。有资格practise的人都是很了得了。 即使是法学系的学生在律师楼实习也不能称为practise,他必须通过bar examinations才有资格称自己practise。 She’s passed her law examinations and is now practising (as a lawyer).
  A practising doctor.
  
  顺便提一下老掉牙的俗语"Practice makes perfect"-熟能生巧
  其实我并不赞同"Practice makes perfect"的说法。
  因为"It is not pracitce that makes perfect, it is perfect practice that makes perfect."
  方法不对头只会越努力越觉得自己笨。
  
  另一习语,"Practice what one preaches." (to do oneself what one advises others to do)
  可以用来形容"言行一致"的人。
  
  我们常说"It’s raining cats and dogs",是因为猫狗打起架来特别凶,雨大的就像猫狗在打架,吵吵闹闹。但是人们往往会忘记最初的意思。 一天正在下倾盆大雨。
  妈妈:"It’s raining cats and dogs"
  女儿:"No, it’s raining pigs."
  
  "It never rains, but it pours."意即"祸不单行"。
  
  "天看起来会下雨"叫做"It looks like rain"或"It looks as if it is going to rain."
  高考常考这句话怎么说,刻骨铭心。
  
  "as right as rain"意为身体很健康。
  "Yvonne’s been ill, but she’s as right as rain now."
  
  "as natural as rain"--Heineken 广告词
  Also, "as natuaral as curiosity"
  By the way, "curiosity kills the cat."
  我们说猫有九条命,西方文化中也有这种说法,but sometimes curiosity is bad enough to kill a cat.
  
  "rain or shine"(whatever happens, whether things are good or bad)-风雨不变,风雨无阻
  "I will always be there for you,rain or shine."
  "take a raincheck on something"
  raincheck 其实是旧时球赛的门票(记不清是什么球),如果下雨比赛取消,可以凭raincheck天气好时再看比赛。
  raincheck:(American English)an act of accepting something when it is offered, with the condition that one may claim it later.
  "Yvonne, can I invite you to a movie?"
  "I’d love to, but I have so much to do these days, can you give me a raincheck on it?"
  Well, must quit now...
  
  由于本人水平有限,错漏之处难免,欢迎各位English Fans(e-fans)来邮赐教。
  续集不再做此声明。
  
  Xiaoxiao’s Language Lab
  
  
  
  Xiaoxiao’s Language Lab #2 06/22/00
  
  续回上集,讲回猫:
  "fat cat"是指那些富的流油的有钱人。
  无论是在中学还是大学,身边都有人的花名叫做猫,或许是因为猫敏捷,乖巧吧。
  自己高中时也有个外号叫Supercat,听起来很super,其实那只是kinder朱古力广告里面的大肥猫而已。
  但其实在西方文化中,cat是有些不太好的含义的。cat也可指 A mean and unpleasant woman.
  但是各位爱猫的女生不必介意,因为这一层意思很少人们使用。
  《飘》的续集SCARLETT中Scarlett和Rhett的第二个可爱女儿就取名为Cat。
  
  有人将"欲擒故纵"译为"play cat and mouse"字典的解析为 "let someone think that they are getting or doing what they want, then prevent them from getting or doing it.
  意思模糊近似吧。
  
  俗语中说的"吊高来买"在英文中为"play hard to get"
  I’m sure it is not that Juliet doesn’t want to date you. She’s only playing hard to get.
  人有时就是这样,给他他不要,得不到的他偏要苦苦地去追。
  玩玩"play hard to get"的游戏,可以刺激征服欲强的他/她.
  我们说的"放电"在英文中为"turn on the charm"。
  "turn on"通常指打开电开关,所以"turn on the charm"解作"放电"也很贴切。
  It is difficult to refuse Lara when she turns on the charm.
  相反,"turn sb.off"意为"让人恶心"或"让人兴趣全无"。
  The radio turned me off, so I turned it off.--电台(节目)让我恶心,所以我把它给关了。
  Back to "rain" again-
  我们说的"未雨绸缪"在英文中也有相应的说法"save it for a rainy day"--to save something, esp. money, for a time when you will need it.
  
  "雨季"可译为"rainy days" or"rainy season"
  
  雨季总让人有少许的失落,"失落感"-"sense of loss"
  "这是我的损失"-"The loss is mine."
  我求职失败时总会用一句话来安慰自己,"这是他们的损失"-"That’s their loss."
  "不知所措"-"at a loss"
  Yvonne is at a complete loss as to how to excel in her new job.
  
  "lost in thought"--"陷入沉思"
  "feel lost in the crowd"--to not feel confident about what to do or how to behave, esp. among people you do not know.
  
  "Get lost!"--"滚开!"
  "There is no love lost between them."--they dislike each other.
  
  
  Well, to be continued...
  
  
  Xiaoxiao’ Language Lab #3
  
  今天不讲英语,我今天学德语-Deutsch(其实我的德语学得很烂,真是不好意思,well,just for fun)
  德语恐怕是世界上最难的语言,虽然英语来自古德语,但是英语已经简化了很多。
  我死活想不明白为什么德语不进化。或许这和我们的中文繁体字一样吧,虽然复杂,但是一些大陆的文人学士仍有写繁体字的雅兴。我的一些朋友说德国文化给人一种很厚实的感觉。不知道为什么,我对德国人或是学德语的人很自然有一种好感,虽然我这样想其实也很附庸风雅。
  
  
  我最喜欢的德语句子是:
  Heute habe Ich keinen Deutsch Unterricht. (我今天没有德语课:)
  
  我最烂熟于心的德语句子是:
  Geld oder Leben?(要钱还是要命?)
  Ha...ha...
  大家可不要以我为榜样(role model)
  
  不学德语的人大概不知道聪明绝顶的科学家爱因斯坦-Einstein在德语中意为"一块石头"
  ein 为数词"一" Stein意为"石头"
  
  
  浮士德-Faust, 其德语原意为"拳头"
  
  巴赫-Bach, 其德语意思为"小溪"
  
  
  弗洛伊德- Freud, 在德语中意为"朋友、快乐"
  
  霍夫曼其实是一个德国的姓-Hoffman,意为"高的男人"
  
  品牌CK-Calvin Klein,Klein 是德语的"小"
  小夜曲-eine kleine Nachtmusik
  
  Volkswagen 中的volks意为人们,wagen是车。
  美国女演员米雪飞花Mischell Pfeifer,其姓Pfeifer源于德文单词Pfeife,意为笛子。
  这个姓好musical呀!先别赞美,这个单词还有两个意思:烟斗和笨蛋
  
  德语的"再见"为 Auf Wiedersehen!
  这是比较正式的说法,朋友之间可以说 Tschus!,其发音和中文的"去死"一摸一样。
  我们每次德语课下课都和老师说"去死"。
  曾经有一个学德语的上司,我当时觉得他很可恶,下班时我微笑着和他说Tschus,他明知我骂他也耐我不何。
  
  好了,到时间说去死了。
  哈,哈 哈。。。。。。
  
  
  Xiaoxiao’s Language Lab #4
  
  近日常看到一个减肥茶的广告,觉得特搞笑。
  "能三十年都喝"更娇丽减肥茶"的就一定是妈妈."
  不知是哪个土豆想出来的广告词,一种减肥茶喝了三十年都不瘦,哪象人家民间流传的"西红柿洋葱七日瘦身汤",七日就瘦十斤。(我有此秘方,有志于减肥事业的同学可以电邮索取,p.s.本人很适合做减肥茶的代言人,请各大厂家注意:)
  但是更娇丽减肥茶的广告也不是一无是处,起码说明这种减肥茶喝三十年都不会中毒,无negative effect。
  By the way, 减肥在英文中为lose weight, 节食-on a diet.
  如果你的裤子穿不下,you need to watch your weight.
  如果你长得像Xiaoxiao那样,you need to put on some weight.
  
  其实我认为中国人都没有必要减肥。一个比利时商人曾对我说,"This is a crazy country, there are no fat people in China!"
  
  "过胖"在英文中为obesity,As far as I know, many Americans are plagued by obesity and therefore obsessed with losing weight.
  说起广告,想起在北京的时候看见过一种名叫"露露"的饮料,我想这种饮料在广州肯定不好sell。
  因为"露露"在广州俚语中意为笨蛋。
  我们最熟悉的笨蛋的英文说法为fool。实际上电视剧里较常用的说法是idiot/moron/jerk
  
  在广州街头看见一日本啤酒的广告,啤酒的日文好像ASAHI,但是这种啤酒却译作"舒波乐", 输了波还乐。
  我不知到中国的足球fans是否会喝着"舒波乐"来看球。但有一点是可以肯定的,asahi在进入广州市场前是没有充分考虑各种当地文化因素的。
  
  广告是件很有意思的事情。我们常说"这边风景独好",有一天看到一个楼盘的广告词,"这边风景也好"
  让人会心一笑。
  
  "Familiarity breeds contempt."-亲不敬,熟生厌。
  我们常说"距离才是美"、"相爱容易同住难"可能就是这个原因吧。
  我很早就听说过Familiarity breeds contempt,起初以为是一句谚语,后来知道这句话原来是Ford在1993年的广告词。
  可见成功的广告词是可以深入民心。
  
  不好意思,今天没怎么讲英语,Xiaoxiao’s Language Lab会讲一切和语言有关的东西。
  但是有时我可能只是在胡说八道,为自己在网上找个发表、发泄的空间而已。
  
  
  
  
  Xiaoxiao’s Language Lab #5
  
  刚才看TV B Pearl看到了Language Lab #4中提到的日本啤酒的广告,
  该广告用了三个英文单词:TASTY,HANDY,TRENDY
  有点土气,马马虎虎了。
  
  今天讲几个名词。
  第一个为baby-kisser。
  大家肯定知道baby-sitter是保姆的意思, 但是baby-kisser则指那些在搞竞选时大搞亲民形象,见到baby就抱,就亲的政客。不消我多说,大家都知道这个词为贬义。
  前些天还在报纸上看见Hilary的女儿为了帮母亲竞选,抱着个bb玩。
  
  第二个词是name-dropper。
  name-dropper是指那些喜欢说自己认识某某名人,和某某名人很熟的人,这种人的居心也不用我多解析了。
  我中学有一个老师就是这种人,一会儿说陈开枝是他的校友,一会儿有说这份试题是我在山东的某某高层朋友
  帮手弄来的,结果一节课三十分钟在drop names,剩下十几分钟来讲课。
  
  第三个词是lame duck
  lame duck:a political leader official whose period in office will soon end-一个任期快满的政府官员。
  克林顿就是一个lame duck。
  美国宪法规定总统任期不超过两届,唯有罗斯福例外,连任四届,不过很大原因是时势造英雄吧。
  so much for today.
  
  
  
  Xiaoxiao’s Language Lab #6
  
  俗话说三句不离本行,我今天就讲回我的老本行翻译-TRANSLATION & INTEPRETATION
  Translation 为笔译,要咬文嚼字,是件苦差。
  Interpretation为笔译,分为consecutive interpretation(连续翻译)和
  simultaneous interpretation(同声传译)
  所谓consecutive interpretation是指speaker讲了一会儿,停下来等interpreter翻译完他刚才讲的话再继续说。
  朱鎔基总理的新闻发布会就属于这一类。
  要做好consecutive interpretation要有很好的note-taking skills和short-term memory
  simultaneous interpretation则多用于UN 和EU的国际会议。interpreter要在speaker开声后两三秒就开始翻译。两者几乎是同步的,所以称之为同声传译。
  同声传译需要interpreter每分每秒都集中精神,否则无法根上speaker,所以同声传译员承受巨大的精神压力。
  UN的同声传译每隔15分钟就要换人。由于这种工作难度比较大,所以同声传译员报酬也和高,时薪300美元,不知现在有否涨价。
  大学时教我笔译的老师曾在联合国做过笔译,他没事时也听听同声传译的翻译,他说有时他们翻得很好,有时候翻的是狗屁。
  人毕竟不是机器,也有走神卡壳的时候。
  做一次同声传译不知要死多少脑细胞,我上完一节40分钟的同声传译课,通常都会累的得不想说话。
  在我的眼里,成功的同声传译都是很有趣、很有魅力的人。
  我们的笔译老师已修炼得连骂人也是慢条斯理,从来不会脸红脖子粗,不愧是在联合国泡过。
  笔译老师才是这样,教口译的老师通常都是讲话、反应极快,并且很有个性的那种人。
  
  
  就翻译而言, 机器或软件是无法完全代替人的。否则我们翻译系的人真的连谷种都没得吃。
  我有一次用东方快车翻译猫王的 LOVE ME TENDER, LOVE ME TRUE
  结果东方快车翻译为"爱我嫩的,爱我真的"
  让人喷饭!
  说起笔译,可能最难翻的就是诗了。
  钱钟书曾说过"诗是翻译中唯一遗失的东西"
  我有一次翻看一本中诗的译本,笑话连篇。
  "借问酒家何处有,牧童遥指杏花村"
  翻译把"牧童"翻译成cowboy,一讲起cowboy我总会想起万宝路广告里策马扬鞭的牛仔。
  "抬头望明月,低头思故乡"
  Head up, I see the moon
  Head down, I think of my hometown
  唉,真是让人喷饭! 听起来像是广播体操的命令。head up、head down。。。
  
  我从来都不会去翻译诗,一是没那么好的语言功底,二是就算翻译出来了已失去了原有的味道。
  我很难想象"寻寻觅觅,凄凄惨惨戚戚"翻译成英文读起来还会不会有那种凄美。
  诗是一个文化特有、内在的东西,很难和别的文化compatible。
  上笔译课时老师曾叫我们翻译很多外国的广告,in my humble opinion, 很多广告都是不可译的。
  不是指不懂其意,而是如果一个美国产品把自己在美国的广告直接翻译成中文在中国推出,并不是每次都行得通。
  因为中英文行文习惯,中西方思维方式、文化背景都很不一样。
  没有放之四海皆灵的广告。如果广告和当地的文化因素和国民性情抵触,广告必定失败。
  
  有一次,广东省的首席翻译来我们学校演讲,当被问及翻译必备的东西是什么。
  他建议我们买一本好的英英字典。
  真是Great minds think alike. 我从高一开始就用英英字典。我早年学英语时相当刻苦,每次见到生词都会把生词的英文解析、例句、各种搭配关系抄一遍。现在一直保留这种习惯。
  英汉或是汉英字典通常都无法给我们最准确的词义。只有英英字典才能比较准确地提供原意。所以我上笔译刻时,即使是汉译英也很少动用汉英字典。
  不要被应英英吓坏,实际上字典里用来解析单词的词汇都很简单,在2000词汇内。
  LONGMAN的英英字典都很不错。用英英字典还可以培养自己用英文阅读、思考、写作的能力,最重要的是培养一种对语言的感觉。
  越说越玄了。自己去体会吧,我也在黑暗中摸索,匍匐着前进。
  
  不过练习翻译对提高中英文都有帮助。我的中文很差,都是读了翻译系才逼自己去读读中文,虽然我现在的中文也不怎么样,但总比中学好吧。做翻译最大的痛苦是"只可意会不可言传"。我只有在做翻译时才会痛恨中文的行文。
  
  张爱玲在和她弟弟谈文学时提到"要提高英文和中文的写作能力,有一个很好的方法,就是把自己的一篇习作由中文译成英文,再由英文译成中文,这样反复几次,尽量要避免重复的词句。如果常做这种练习,一定能使你的中文、英文有很大进步。"
  这种方法我没试过,但爱玲的英文习作我看过几篇,确属上乘!
  爱玲为了苦练英文大学三年不用中文写东西,曾经效仿过爱玲,用英文写了本日记,不过自己看回那些日记,一眼扫过去,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需细看才明。
  毕竟没有母语那种最直接的感觉。
  
  最近有fans complain 说Xiaoxiao’s Language Lab 越写越短,不好意思,我真的很忙。
  今天写篇长点的,有空再吹吧。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楼主 | 埋红包
楼主发言:3次 发图:0张 | 添加到话题 |
作者:antzsc 时间:2002-10-20 12:28:55
  :)
作者:雨横山2 时间:2002-10-20 13:06:23
  这个-- 潇潇语言实验室 -- 是在那里处? 有没有 URL 给我们
  诸位看看?
  请继续多多专载。
作者:雨横山2 时间:2002-10-20 13:07:46
  这个-- 潇潇语言实验室 -- 是在那里处? 有没有 URL 给我们
  诸位看看?
  请继续多多专载。
作者:bluesea 时间:2002-10-20 15:56:13
  This is great!
楼主PANCO 时间:2002-10-20 17:27:35
  见大家和我一样爱看潇潇语言实验室
  我真开心
  在http://toptoefl.myrice.com/else.htm
  有下载
  
作者:bluesea 时间:2002-10-20 17:39:01
  Panco: thank you! That website is excellent.
作者:秋之痕 时间:2002-10-20 17:52:15
  真不错!
作者:听雨客舟 时间:2002-10-20 18:28:10
  deserve a pat on your shoulder,please keep on doing!
作者:sonnybeb 时间:2002-10-21 02:15:22
  妈妈:"It’s raining cats and dogs"
  女儿:"No, it’s raining pigs."
  
  :) By the way, who is this lovely Xiaoxiao?
作者:TOOTH 时间:2002-10-21 23:17:55
  好好
作者:chadley91 时间:2002-10-22 10:12:22
  Nice job! Thanks!
作者:巫师107 时间:2002-10-22 14:57:52
  Great!
作者:Dr_sniffer 时间:2002-10-23 17:37:25
  very good! i like it!
作者:amengsun 时间:2002-10-26 19:27:38
  I love xiaoxiao
作者:bulb 时间:2002-11-15 00:36:19
  hey,it‘s really great,worth going out of your way to see.
作者:土木 时间:2002-11-15 08:00:57
  Xiaoxiao Language Lab is fantastic! I love it! Thanks, Panco and Xiaoxiao! Lucky I haven‘t missed out on this.
  
  How come I couldn‘t get the Lab site open? I tried http://toptoefl.myrice.com/else.htm, but only got a Lycos stuff. Any tips? Thanks in advance.
    
作者:四只脚都是白的狗 时间:2002-11-15 08:45:43
  xiaoxiao,do you really need to put on some weight?:)hehe
  and i will buy an english-english dictionary soon.well ,frankly ,i have already have one, but the dictionary is as new as it was bought 5 years ago.this time ,i will follow your advice.:)thank you ,xiaoxiao.
  
楼主panco 时间:2002-11-16 12:08:53
  Xiaoxiao’s Language Lab #8
  
  我们的一生由出生到死亡是一辈子,我们要面对的也是出生和死亡,也是一辈子。
  第八集讲的就是生和死。 LIFE & DEATH
  从出生到死亡-from the cradle to the grave (从摇篮到坟墓)
  死不瞑目- to turn in one’s grave
  自掘坟墓-to dig one’s grave
  
  It is a matter of life and death.-这是一件生死攸关的事情。
  
  我们中文常说"笑死了",英文也有类似的表达方法。
  
  I was scared to death.-害怕死了。
  I was embarrassed to death.-尴尬死了。
  I was worried to death.-担心死了。
  I was bored to death.-闷死了。
  
  我在这里全用一般过去时,是因为这些句子一般用于叙述过去发生的事情。
  for example:
  Where have you been? -你去哪了?
  I was worried to death.我担心死了。
  能熟练地运用一般现在时以外的时态,我们才算比较熟练地掌握这种语言。
  
  想必很多e-fans都看过Roberts主演的"留住有情人"-DYING YOUNG
  to die young 从语法的角度来分析是指人死时的状态为年轻,意即"英年早逝",所以这里用形容词不用副词来修饰die。
  to die happy 是幸福地死去。
  to die poor 死时两袖清风。
  如果是语法考试,千万别选 to die happily/ to die poorly
  关于死时的状态还有另外一种表达方法:
  to die a wretched death- 死得悲惨
  to die a heroic death- 死得悲壮
  
  He’s dying. -他就快死了。
  然而be dying for sth/ to do sth 却和死无关, 该词组表示非常渴望做某事
  He’s dying to see his high school sweetheart again.
  
  The die is cast.- 木已成舟、大局已定。
  
  Never say die!-永不言败!
  She is someone who does not admit defeat easily.- 她不是容易认输的热人。
  
  to die down-灯火逐渐熄灭
  to die out- 绝种
  to die hard-根深蒂固(diehard也可做名词-顽固分子)
  
  按时间顺序我似乎应该先说"生"
  一个婴儿诞生了-A baby was given birth.
  玛丽生了孩子- Mary gave birth to a baby.
  天生丽质- She was born beautiful.
  天生如此- I was born this way/like that.
  天生的演员-She is a born actress.
  天生的赢家-He is a born winner.
  Some people believe interpreters are born not made.
  -有人认为优秀的口译是天生的不是造就的。
  
  天生一对-They are made for each other.
  He is not made for it/he is not cut out for it.- 他不是做这事的料子。
  Come on, don’t give me that, I wasn’t born yesterday.- 我不是三岁小孩(你别想骗我。)
  
  first-born (n) 是指第一胎。French-born-法国出生的
  baby boom 是指生育高峰期,据说克林顿就是一个baby boomer。
  family planning是计划生育。现在中国在城市实行one-child policy, 我在想n年后"哥哥、姐姐这些词汇岂不是要从我们的语言里消失。
  不过每当我在挤饭堂和挤车时都会衷心赞美我们伟大的基本国策。
  
  Death是一个生命的结束,一个旅程的终结。对于the dead它可能是新生的开始,对于the living它可能是个悲剧。是的,in a sense,"死亡"是活着的人的悲剧。
  reincarnation-再生、轮回
  说起再生,想起传说中的不死鸟 -PHOENIX- an imaginary bird of ancient times, believed to live for 500 years and then burns itself and be born again from its ashes.
  -like a phoenix from the ashes- 仿如风凤凰再生
  想起席慕容的那首小诗"是否鸟必得自焚才能变成凤凰,青春必得愚昧"。。。
  中学时看过一部日本卡通片"圣斗士星矢",这里面我只欣赏两个人物:不死鸟一辉和冰河。
  我不明白为什么星矢会是主角,或许是因为星矢是日本民族性情的代表-死缠烂打-die to the end。
  
  
  以下是一些和死亡有关的词:
  matricide-弑母罪
  patricide-弑父罪
  fratricide-弑兄/妹罪
  infanticide-弑婴罪
  genocide-种族灭绝
  homicide-谋杀罪
  suicide-自杀
  犯罪-commit crime
  自杀-commit suicide
  
  我没听人说过自杀是种罪
  
  但我听说自杀枉死的人会被打进畜生道,永不超生。
  或许上天认为,没有勇气面对今生的人不配有来生。
  勇者无惧
  不负我心
  只问今生
  Seize the day, the eternity is here and now...
  
  
  Xiaoxiao’s Language Lab #9
  
  大二时我们有一个来自Alaska的写作老师Barbara. Alaska天气严寒,气温低至零下40度。大冬天的,我们穿两件毛衣她却穿件短袖,不停地扇扇子,一个劲叫热。今天无意中发现自己在大二时的习作,我想 现在要我写这样的文章肯定写不出来。当时我一定是很爱看小说所以才写得出那么flowery的文。现在要抽时间出来看一本纯文学作品简直是种奢侈。
  当时Barbara列了一系列描写人的音容笑貌的词语,要求我们用这些词语描写两个正反人物。
  褒/贬
  fair skin/sallow skin
  large eyes/tiny eyes
  melodious voice/squeaky voice
  deep voice/ husky voice
  small white teeth/ decaying teeth
  smile/smirk
  ...
  以下文章只是一些词藻的堆砌,实无什么情节。只是为了练习描写人的相貌气质而已。
  
  
  As Eliza stepped into the dance hall, everyone’s eyes turned to her. There was something in her appearance remarkably beautiful and engaging. She had eyes that were large and dark, shining with the glow of youth, full of fire and softness, her black hair fine as silk, naturally curling; fair soft skin, cheeks of a warm rose; red moist lips; when she smiled she showed her small white teeth. A gay dress of blue and white plaid, exquisitely made and neatly fitted, set off to advantage the youthfulness and simplicity of her beauty. She walked with a sinuous grace that charmed all beholders. Her air of assurance, blended with shyness, showed that she was not unused to admiring glances.
  From the corner of the hall, a pair of pale, gray eyes burning with jealousy was staring at Eliza. It was Ruthy, the mayor’s daughter. She was a short fat woman, garbed in a very tight, very gaudy red dress. Her fingers bore several rings and dazzling long earnings were dangling from her tiny ears. Her eyes were too far apart, her piggy nose undoubtedly an eyesore, her big mouth hardly open without insulting somebody. When she spoke in her high-pitched squeaky voice, she showed her decaying teeth. She was so used to flattery and getting her own way, and simply couldn’t bear the thought that she was not the center of attention at the dance. She walked up to Eliza with a stupid condescending air, "Well," she said, "Listen, I don’t think you should be here among all these celebrities and somebodies. You know you are poor, ugly, a downright nobody!" Eliza was not daunted by Ruthy’s rude remark. She answered with her melodious voice, "Even if I am a nobody, I paid and I have the same right to be here as you do." She said this with such dignity that Ruthy could not help feeling a sneaky awe. At that moment, a tall handsome young man came to ask for Eliza’s hand.
  Ruthy, in aggravated jealousy, was left as a withered wallflower. (the end)
  
  现在看回自己的文章,觉得自己把美的写得太完美,把丑得写得太惨。
  这世上还是相貌平凡的人多。
  其实美来自内心,虽然这种美不是所有人都会欣赏,但这种美是最让人comfortable的美。
  西谚 "Handsome is as handsome does."
  说的就是行为举止美,人自然就美。
  如果要从语法分析还要费点劲。does在这里是指一个人的言行举止。
  If you are not a handsome guy, never mind, handsome is as handsome does.
  Likewise, pretty is as pretty does.
  Xiaoxiao
  Xiaoxiao’s Language Lab # 10
  
  热烈庆祝Xiaoxiao’s Language Lab创Lab第十集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WHITE ROSE {&} {&} {&} ~~
  ----\-§----§---{&}{&}{&}{&}~~
  ~ {&} {&}{&} {&}~
  {&}~
  
  
  今天应该张灯结彩,狂欢庆祝 :)
  
  英文中的狂欢庆祝称为"paint the town red"不晓得为什么要把整个城市染红,可能西方人也认为red是一种喜幸的颜色吧。但也不尽然。
  be in the red 表现一间公司正处于亏损、负债状态。
  be in the black相反这是"盈余"的意思。
  catch sb red-handed是指现场抓获某人。
  The thief was caught red-handed.
  
  red-carpet treatment 是指一些重要人物来访时为此人铺上几百米的红地毯来欢迎。现在恐怕国家首脑出访才会受此礼遇。现在我们用这个词也不一定指真的用红地毯来迎接,也可用来指隆重的礼遇。
  
  我们都知道look up是抬头望的意思。但在下面这个句子中却是另一种意思。
  Things are looking up. - 事情正在好转。
  look up to sb 这是指你很尊重这个人,你仰望这个人。
  英文个"The Greatest love of all"中有一句"Everyone needs someone to look up to."
  在我们的生活中,我们总需要有榜样-role model,让我们不敢放弃自己,不敢放弃梦想。
  
  安慰朋失落的朋友可以说"Eerything will turn out just fine." - 事情最终会好起来。
  turn out 在这里有"最终变成"的意思。
  
  同样"turn out to be"也有"最终变成"的意思,常指事情的发展出乎我们的意料。
  Sometimes, the very thing we are looking for turns out to be the last thing we want.
  有时,我们发现,自己苦苦追求的东西却是自己最不想要的东西。
  the last thing we want不是"我们想要的最后一件东西"而是"我们最不想要的东西"
  同样"He is the last man I want to see."意为"他是我最不想见的人"
  
  The factory turns out more than 1,000 chairs per day.
  在这句话中"turn out"的意思是"产出" -这间工厂日产1000多张桌子。
  以前在Reader’s Digest上看过一篇文章"How to turn out terrific kids"意为"如何培养好孩子"。
  
  
  我们经常说股市有牛市和熊市,英文的说法也是一样的。
  牛市-股票行情看涨-a bull market/ a bullish market
  熊市-股市行情看跌-a bear market/ a bearish market
  a bear-hug一个字一个字翻译(word-for-word translation)是"熊抱",其实是指很有力的拥抱。 Give your friend a bear hug!
  
  By the way, 我们都知道也yellow 是黄色,green是绿色。但是颜色通常都有深浅和强弱。
  有点黄-yellowish
  有点绿-greenish
  有点红-redish
  
  色盲叫做color-blind,我想大家都已知道。
  
  Dream-梦想,曾经多么熟悉的字眼。
  If you can dream it, you can do it.多么煽情的句子。
  If something is beyond your wildest dream, 那么这样东西肯定是你做梦都想不会发生的。
  It is too good to be true.
  
  梦中情人-dream girl/dream guy
  理想的工作-dream job
  做梦都想得到的靓车-dream car
  
  愿大家梦想成真。
  May your dreams come true!
  
  Xiaoxiao’s Language Lab #11
  
  学英语的人鲜有不知道张爱玲的。和林语堂一样,张爱玲也曾用英语写小说,只是张在英文小说方面的成就远不及她的中文小说。但无可否认,张的英文是一流的。现找到张爱玲在圣玛丽中学读书时的一篇英语习作 MY GREAT EXPECTATIONS,以饷各位English Fans。另附陈子善的中文译文。幸好这篇文章不是我这种中文奇差的人翻的。附件还有爱玲的相片,就差没有她的autograph(签名).
  顺便说一句,我们在各种document,合同、证件上的签名叫做signature,而名人明星的签名则叫autograph。
  如果你想请你仰慕发的名人签名,应该说"May I have your autograph?"
  
  MY GREAT EXPECTATIONS
  
  Time is like a sharp knife when it is misused, it can carve hard lines on beautiful faces and wear out blooming youth month by month, year by year but, well used it can mold a piece of simple stone into a magnificent statue. St. Mary’s, in spite of its long history of fifty years, is still a simple piece of white stone briefly carved. As time marches on, it may be marred by dust, worn out by whether, or broken into separate fragments, and it may be carefully, slowly carved by the knife, inch by inch, into a wonderful statue which will be placed among the glorious works of Michelangelo. This knife is held not only by the principal, the teachers, and the students of tomorrow; but all of our schoolmates have the power of controlling it.
  If I have a chance to live to be a snowy-haired old lady, I shall, in my peaceful dreams beside the fireside, seek for the old paths leading through the green plum trees which I have been familiar with in my early days. Of course, at that time, the youthful plum trees must also have grown into their pleasant old age, stretching their powerful arms to shade the crossing paths. The weather-worn old bell tower, standing in the golden sunlight, shall give out that slow, solemn blooming that is so familiar to my ears, as the girls, short and tall, pale and rosy, plump and slim, all blooming with the freshness of youth, shall pour into the church like a stream. There they will kneel and pray. Whispering to their spiritual Lord about the little things in their lives; their grief, their tears, their quarrels, their love, and their great ambitions. They shall ask him to help them in reaching their future goals, to be a write, a musician, an educationalist, or an ideal wife. And I can hear the old church tower ringing with the echoes of their prayers, whisper in return, "Yes, St. Mary’s Hall may not have the largest dormitories and the best-looking school gardens among all the schools in China, but she certainly possesses the finest and the most hard-working girls, who shall glorify her with their brilliant futures!"
  What I feel when I hear these words depends upon whether I have done anything or not in the years in between. If I have failed in playing my part on this stage. I shall feel ashamed and regretful that I have thrown away the privilege of glorifying my mother school. But if I have gained success in struggling along toward my goal, I will smile with pride and content, for I have taken a part, thought a very small part, in carving out, with the knife of time, this wonderful model of school life.
  
  《心愿》 陈子善 译
  
  时间好比一把锋利的小刀--用得不恰当,会在美丽的面孔上刻下深深的纹路,使旺盛
  的青春月复一月,年复一年地消磨掉;但是,使用恰当的话,它却能将一块普通的石头琢刻
  成宏伟的雕像。圣玛丽亚女校虽然已有五十年历史,仍是一块只会稍加雕琢的普通白石。随
  着时光的流逝,它也许会给尘埃染污,受风雨侵蚀,或破裂成片片碎石。另一方面,它也可
  以给时间的小刀仔细地、缓慢地、一寸一寸地刻成一个奇妙的雕像,置于米开朗琪罗的那些
  辉煌的作品中亦无愧色。这把小刀不仅为校长、教师和明日的学生所持有,我们全体同学都
  有权利操纵它。
  
  如果我能活到白发苍苍的老年,我将在炉边宁静的睡梦中,寻找早年所熟悉的穿过绿色
  梅树林的小径。当然,那时候,今日年轻的梅树也必已进入愉快的晚年,伸出有力的臂①此文原用英文所撰。
  
  膊遮蔽着纵横的小径。饱经风霜的古老钟楼,仍将兀立在金色的阳光中,发出在我听来
  是如此熟悉的钟声。在那缓慢而庄严的钟声里,高矮不一、脸蛋儿或苍白或红润、有些身材
  丰满、有些体形纤小的姑娘们,焕发着青春活力和朝气,像小溪般涌入教堂。在那里,她们
  将跪下祈祷,向上帝低声细诉她们的生活小事:她们的悲伤,她们的眼泪,她们的争吵,她
  们的喜爱,以及她们的宏愿。她们将祈求上帝帮助自己达到目标,成为作家、音乐家、教育
  家或理想的妻子。我还可以听到那古老的钟楼在祈祷声中发出回响,仿佛是低声回答她们:
  "是的,与全中国其他学校相比,圣玛丽亚女校的宿舍未必是最大的,校内的花园也未必是
  最美丽的,但她无疑有最优秀、最勤奋好学的小姑娘,她们将以其日后辉煌的事业来为母校
  增光!"
  
  听到这话语时,我的感受将取决于自己在毕业后的岁月里有无任何成就。如果我没有克
  尽本分,丢了荣耀母校的权利,我将感到羞耻和悔恨。但如果我在努力为目标奋斗的路上取
  得成功,我可以欣慰地微笑,因为我也有份用时间这把小刀,雕刻出美好的学校生活的形象
  --虽然我的贡献是那样微不足道。
  
  Xiaoxiao’s Language Lab #12
  
  一天过马路,看见一迎娶新娘的车队,WOW!!
  应该说是Benz车队。我数了一下,至少有十几辆,没等我数完我就不得不过我的马路了。
  以为只有自己那么无聊才会去数有多少辆Benz,发现旁边的小伙子也在数。
  那些Benz的车牌几乎都是以8结尾。以中国人爱吉利的习性,估计约有18或19部Benz。
  我找到了载着新娘的车子,车内的新郎(bride-groom/groom)挡住了我的视线,他知道我想看看新娘(bride),倒也大大方方地闪开让我看。
  哗!果然是"狼财女貌"!! What a babe! What a match!
  
  听说《大话西游》里的紫霞说过"我的如意郎君是盖世英雄,有一天会乘着七色彩云来迎娶我。"
  恐怕这句话要改写了,"我的如意郎君是亿万富富翁,有一天会开18辆Benz来迎娶我。"
  (有志于办个这样婚礼娶美眉的男生若无亿万薪家也不用灰心,因为租18辆Benz用不了亿万薪家。:)
  (有志于嫁给亿万富翁的女生若不是年轻貌美也不用绝望,因为如果福气好,长得普通也可以嫁入豪门,若是没福气,长得美丑都没用,这时候应该吃自己:(
  这年头,美女爱野兽,美男配夜叉多的是。
  童话中的婚姻总是公主配皇子的。
  白雪公主-Princess Snow-White
  千万别以为"白马皇子"是Prince White-Horse,英文不这样说,英文中的白马皇子是"Prince Charming"
  By the way,"charming" 可以用来形容男性和女性。
  乐队ALL-4- ONE有一首歌"I Can Love You Like That"中有一句歌词,大致是"You dream that your Prince Charming will come and rescue you one day."
  "你梦想有一天你的白马皇子会来救你。"
  这些都是毒害小女生的Cinderella Complex(灰姑娘情结):梦想一天一个翩翩少年出现,自己一朝飞上枝头变凤凰。
  这年头最好自救!
  和Prince Charming fall in love 是最理想的,但是谈到marriage,就应该找Mr. Right也就是我们中文说的如意郎君。The right person for you.不适合你的人当然就叫做Mr. Wrong
  我倒是顶赞同Mr. Right 这种观念,最好的不一定适合自己,最适合自己的才是最好的。就像好男人并不等于好丈夫。
  都说marriage是爱情的坟墓,见仁见智吧。
  新郎-bride-groom/ groom 岳母-mother-in-law 配偶的兄弟-brother-in-law
  新娘-bride 岳父-father-in-law 配偶的姐妹-sister-in-law
  伴郎-bestman
  伴娘-bridemaid
  花童-flowergirl-就是帮新娘托婚纱或是拿花的小女孩。
  
  但是flower child/flower children/flower people则是指西方六七十年代反对战争,提倡和平与爱的人。
  
  By the way,"男人没有一个好东西。"这句话英文说法是"Men alike are no good."
  如此类推,"女人没有一个好东西。"这句话英文说法是"Women alike are no good."
  完了,这回我男人女人都得罪了,我该转做中性人:)
  
  "这里的靓女都名花有主了。"-All of the pretty girls here are not available.
  available是指对方无男友/丈夫,还有发机会。
  不过这年头也难说呀,大把MBA- married but available-也是就是有发展婚外情的机会。
  DNA新解-divorced and available,divorced 了当然就是available了。好像有部港产片叫DNA女人。
  
  小时候看过一部黑白外语片,"七年之痒",情节早已不记得,只是记得有这么一个片名,长大学英语时翻字典无意中看到了英文的说法。
  英文中的七年之痒-seven-year itch: the feeling of dissatisfaction with one’s marriage that is said to develop after about seven years.
  "七年之痒"是指结婚七年后产生的对婚姻的不满。
  爱情是浪漫的,婚姻却是琐碎现实的。
  一日在书上看到一段话,说得蛮好的:"男人婚前是动物,婚后是植物,有了小孩后变矿物-这其实是幸福男人没事发的牢骚。女人若以此类推的话,恐怕有人会说,女人婚前像宠物,婚后像劳务,琐碎的生活常使脑中空无一物,丈夫嫌你是黄脸婆时自觉是废物,离婚后常空无一物。"
  这是多少女人的宿命。
  怪不得梁凤仪来我们大学演讲时给各女生的建议是"结婚头七年要多存点私房钱。"
  这是很实在的建议。男人喜欢新奇,女人喜欢稳定。对于爱情和婚姻,多数女性远比男人坚贞。
  有一天被人抛弃,若无自己的事业,稳定的经济来源,又带着孩子,那真是举步唯艰。
  
  有外遇,英文是"have an affair"
  "He’s having an affair with Mary. "他和Mary有染。
  对配偶(spouse)不忠-cheat on sb.
  He cheats on his wife.
  不忠还有一种说法"two-time sb."-He two-times his wife.
  有一次看"学警出更"一个女学员指责一个男学员对另一个女学员不忠。那男学员反驳:
  "I didn’t even one-time her, how can I two-time her?"
  这男学员的意思是"我都不是她的男朋友,谈何对他不忠。"
  当然"one-time"并没有"是别人的男友的意思",只是他当时这样用法,大家都明白他的意思,语言是人们的语言,是活的。
  
  想起那句话,"老婆是人家的好,文章是自己的好。"
  得不到的永远是最好的,辛辛苦苦追到手却经常发现不过如此,激情日减。
  看波姬小丝主演的Suddenly Susan,波姬小丝很奇怪祖母和祖父的感情怎么可以那么持久。
  祖母答道"We always surprise each other."
  这恐怕是lasting marriage的key吧。两人不断提高自己,展现自己,永远有新惊喜、新情趣,不过其实这样也很累。
  
  最笨的女人是结了婚的女人不打扮,不进修,整日围着丈夫、孩子、灶头转,最终变成琐碎唠叨,索然无味的黄脸婆。丈夫突然发现公司的小秘年轻漂亮、聪明能干、善解人意,家里的内人日渐老土、日渐烦人。
  中学时和宿舍的女生谈论那些为了爱情放弃一切的女生,宿舍的小才女说"为他放弃一切那你拿什么来奉献给他,你又凭什么要他爱你。"一语惊人。
  放弃了自己不见得会拥有别人。
  You are all you have, never give up yourself.
  
  如今的男女关系已经不像以前那么单纯。
  情妇-mistress也称为kept woman,字面意思是被人供养的女人,金屋藏娇。
  养猫叫做keep a cat
  养女人叫做keep a woman
  写日记-keep a diary/journal
  
  同居是live together/shack up
  She’s shacking up with her boyfriend.
  同居的人通常都没有什么commitment,也无所谓responsibility或是保障,说散就散,说走就走。
  西方也把同居关系称为common law marriage-非正式婚姻 common law wife/husband
  事实婚姻-de facto marriage
  在西方,如果别人向你介绍"He is my partner." 那是告诉你他们同居。
  在美国大学的申请表上有一栏是要求填写applicant的婚姻状况(marital status)的.
  其中有husband/wife选项但是还有一个选项就是"domestic partner",所谓的"domestic partner"就 是同居的伴侣。美国处处标榜自己无歧视,出此选项无疑标榜自己不歧视同居关系。
  
  私生子-bastard/illegitimate child/child born out of wedlock
  bastard这词已经变成一句骂人的话,wedlock把婚姻比作一把锁,倒也形象。
  "奉旨成婚"也就是所谓的先"有"后婚-shotgun marriage/wedding
  未婚妈妈-unmarried mother
  单亲家庭-single-parent family
  听说在联合国的阿拉伯同声传译在把"未婚妈妈"翻译成阿拉伯语时,费了好大的劲,因为阿拉伯语中没有没有"未婚妈妈"这个词汇,应该说是没有这种现象吧,翻译最后只能把它翻译成类似"一各将要结婚的妈妈"。
  可见语言是文化的载体。
  『 英文中有collect call,意为对方付款的电话,在中国你打给别人你付款,(手机双方付款例外)
  美国是可以打对方付款的电话的。
  不过在中国寄快件去外国,如果对方愿意,也可以选collect pay-对方倒付这一栏。』
  
  common law marriage的破裂是不用付赡养费(alimony)的。
  听说好莱坞的一位明星因为付不起起alimony而放弃离婚,多讽刺。
  
  有一次和一个德国人聊天,得知在德国离婚若是离婚时失业,依照德国法律,丈夫应该供养前妻一辈子。
  我一听马上觉得嫁给德国人很划算,再打听如果男方失业,女方也要供养男方一辈子。
  此德国法律未经核实,不过这个故事告诫我们,一定要找个事业型的另一半。
  顺便提一句,英文的one’s better half 是指丈夫/妻子。
  前妻-ex-wife 前女友-ex-girlfriend
  前夫-ex-husband 前男友-ex-boyfriend
  有前科的人-ex-con-也就是以前翻过罪的人。
  前总统-former president,注意这里是用former,不用ex-
  
  听说西班牙那边是信奉天主教,不信奉divorce,所以要嫁给西班牙人前一定要看清楚。
  听说阿根廷那边可以离婚,但是不能再婚。
  都是听说的。
  
  这年头,根本就不存在women should stay at home or work out of the home 的辩论。经济不景气,除非男方财大气粗,一般的家庭都需要两份income,两个肩膀才能担起。
  那种夫妇两人都上班赚钱,不要孩子的家庭称为"Double Incomes No Kids- DINK FAMILY"
  
  现在除了男女关系,还有男男关系,女女关系。
  男同性恋-gay/homosexual/queer
  女同性恋-lesbian
  异性恋-hetorosexual/straight
  双性恋-bisexual
  到America On Line的chatroom转转,就会发现美国人的"包容",那里有gay chat room/lesbian chat/bi chat ,每样人都有自己的空间。
  读大时英国文学的外教念了一段英国新闻给我们听,两个gay想有自己的孩子,却无法完成这项需要两性来完成的工作,于是借肚生子,(忘了是生男还是生女了),孩子生出来后,那对gay couple想合法收养那孩子,却惹了官非,结果是那对gay couple赢了。英国的法律是以先前的案例为法,那对gay couple赢了也就是等于承认他们做法的合法。
  不知道他们的孩子长大后如何形成健康的人生观。
  这世上什么人都有,这年头,谁在乎谁呀?!
  
  顺便说说语法。
  我们说"marry sb"但是应该说"get marry WITH sb."
  "be married"则指状态。 "They have been married for 40 years."
  结婚也叫"tie the knot",中文则说结为连理。
  
  结婚25年-silver wedding- 银婚
  结婚50年-golden wedding-金婚
  
  大四时参加口译大赛,比赛形式是中方老师和外籍老师进行辩论,参赛选手负责翻译。
  当时的辩题相当无聊:"Is marriage necessary?"起初还是中方老师做反方,后来他们觉得不太对劲,就换为外教作反方。
  参赛的六名选手从图书馆里抱了很多marriage方面的书来看,人手七八本,比赛完后六名选手都说三个月内不想再碰marriage方面的书,我们都说可以合伙开个婚姻问题热线。
  
  只有勇于承诺,勇于负责,勇于付出的人才会拥有一世的真情。愿天下有情人终成眷属!
  
  Xiaoxiao’s Language Lab #13
  
  By the way,那对gay couple找代母,借肚生子。代母-surrogate mother-专为别人生子赚钱的人
  
  今天我们不讲混乱的爱情世界,我们今天将办公室政治-office politics
  大学同学来email说"All bosses have ugly faces."
  我还好-All of my bosses happened to be handsome and disgusting.(这里好像没有公司同僚,不准泄露我说过什么:)
  一天回到公司发现坐在对面的Winson(瘟神)很像非洲和尚-黑人憎(请用粤语读此话,不会粤语的同志就算了,希望这里没人叫Winson,得罪:)
  Winson此人谄媚领导、压迫下级。样样精通。
  我们中国人说拍马屁,美国人则说 kiss ass -比中国的马屁精更低级 (P.S.我是本着学术的精神告许你们,请不要以为我讲粗口:) 要保持淑女风范的女生不要乱用这个词。
  to kiss (sb’s) ass-(taboo)to be too nice to someone who can give you something you want
  
  广东人还管拍马叫"擦鞋",在美国他们叫"擦苹果",这是真的!
  to polish the apple-擦亮苹果,源出美国小学。曾有一段很长的时间,有些小学生常在老师的桌子上放一只擦得发亮的苹果。最初的动机可能是尊师,但后来逐渐变成一种讨好老师、"走后门"的礼物。
  polish the apple现在比喻"讨好"、"奉承"、"拍马屁"的意思。
  He hopes to pass the exam by apply polishing the teacher.
  
  flattery是"奉承"的意思。
  西谚"Flattery gets you nowhere."-意为"奉承让你一事无成"
  其实现实经验告许我们-Flattery does get you somewhere sometimes.
  to get somewhere- 是指"有所成就,有所进展"的意思
  to get nowhere-是指"无什进展,没什么成就。"
  They are getting nowhere about the project.-此项目一筹莫展。
  
  我们中国人不太习惯接受赞美。重要说"哪里、哪里"
  而在西方,赞美和接受赞美都是很自然的事。
  别人称赞我们,我们应该很有礼貌地谢谢别人(Thank you/thank you for the compliment/thank you for saying that),我学外语,这点我是知道的,但是我也知道可以说"I’m flattered"-过奖了。
  
  有一次上写作课,我和同学用英语讨论,我们的Alaska写作老师走过来说"You guys speak very good English."
  我漫不经心地答道."I’m flattered."
  外教马上说,"I’m serious."
  可见"I’m flattered."最好不要乱用,你说这话好像别人敷衍,谄媚你。
  
  如果实在不习惯接受赞美,可以略带羞涩地说声"Thank you!"^-^
  我们都应该不吝啬给予别人真心的赞美,也应该大大方方地接受赞美。
  
  周旋于办公室政治,讲话一定要小心。
  不要随便说人坏话-speak evil of sb
  talk behind one’s back-"在别人后面说坏话",和中文的说法差不多
  
  大学时听过不少演讲,印象最深的倒不是什么学术大家的演讲,而是一个美国的MBA给我们讲的办公室政治的ten golden rules,那十条金科玉律我记不太清。
  记得他说过在办公室里"Some people are able to tear you into pieces while they are smiling at you."听起来很可怕,其实这种人我在大学都见过,用不着在办公室里去体会。
  这种人的特征之一就是两面三刀-two-faced-对着你一套对着领导一套-两面派
  He’s tow-faced.
  这种人的特长之一-stab people in the back- 做金手指
  Some poeple do get somewhere by stabbing people in the back.
  不公平又怎样。
  "Ten Golden Rules"之一"Life is not fair, never has been and never will be."
  生活是不公平的,许多事情都是。我们唯有尽力。
  当时的演讲确实很精彩,从来没有一个中国老师告许过我们"Life is not fair." 那speaker讲的都是很现实的东西。我在想,我们的教育系统在教我们面对"光明的未来"的同时,是不是也应该教我们如何面对黑暗和挫折。
  呀,这集还没写完,头痛写不下去。(待续:)
  
楼主panco 时间:2002-11-16 12:10:13
  Xiaoxiao’s Language Lab #14 10/26/00 -10/28/00
  
  Insights into the Chinese Export Commodities Fair
  
  中国出口商品交易会内幕
  
  中国出口商品交易会又简称为"广交会",每年春秋两届。
  以前的交易会是十五天。
  春交会:4月15至4月30 (the Spring Session of the Chinese Export Commodities Fair)
  秋交会:10月15至10月30(the Fall Session of the CECF)
  但是通常最后几天都是门庭冷落,没有什么生意,交易会是不准提前撤馆的。
  与会单位早就提意见要缩短会期,但是据一西安老板称"广州人们不同意",因为这样一来,广州人们赚少了很多钱。
  在各与会单位的极力争取下广交会终于从第86届开始缩短为12天。
  交易会分"馆内"和"馆外"。所谓的"馆内"就是在交易会馆内档位。"馆外"就是指在交易会对面的东方宾馆和中国大酒店还有体育馆及附近的档位。
  馆内的开放时间:9:00 a.m -6:00 p.m
  馆外的开放时间:9:00 a.m -11:00 p.m
  
  与会的单位除非自己公司有人会英文,都会雇佣翻译。
  一般都会雇佣广州各高校的大学生。但是其他省份的大学生也瞄准广交会这个赚钱的机会,不惜搭火车来到广州租房子也要来这里争一杯羹。
  
  我们学校的行价是馆内200-250元/天 ,馆外250-300元/天。但也会有例外。比这个价低或高的情况也有。
  但这只是我们学校女生开的价,听说其他学校的学生开价会低一些,具体多少不清楚。
  我们学校的男生开价也会比女生低,因为男生在交易会并不好找活。
  馆内能有150元的价钱就是acceptable了。
  
  至于男生价钱较低的原因,据我们班的一个男生解析:"女生既有实用价值,又有观赏价值。"
  据一位师兄的解析"来交易会的一般都是男的,所以想找个女翻译。"
  但是到了毕业找活时男生找活又通常比女生容易。
  上面那位男生说,"男生成绩不如女生,找工又难过女生岂不是很不公平。"
  如此诡辩。
  
  身为女生都不知是幸还是不幸。
  
  在交易会找活有时仅仅作为一个女生是不够的,你还必须是个漂亮的女生。
  很多老板来我们学校面试挑翻译,只在一排女生中挑个最漂亮的。
  你的英文讲的怎么样他根本就不在乎。
  不漂亮的女生若有熟人,师姐介绍也可以找到活。
  如果长得不漂亮,又没有师姐介绍,通常都会比较难找到活。
  所以每次交易会期间留在学校的都是几个长得不漂亮又没有什么熟人的女生和男生。
  
  现实是丑陋和冰冷的。
  
  有时同学都找到了,就是自己没有找到,你就会感到一种 peer pressure,这是很自然的。
  
  当然也可以在交易会开馆前几天去碰碰运气,看看有没有人要翻译。听说在交易会的天桥底下每天都有二三十个翻译站着。有些甚至打个牌"翻译"站在那里等。据一个师妹称"觉得像在贩卖人口"
  其实我的同学一般都会采取比较主动的方法:在馆外的档口一家家地问,留下名片,不会像举个"翻译"牌站在那里等那么尴尬。有时看见同行这样子,心里真不是滋味。
  
  我是属于比较幸运的,每次交易会都有人介绍,不用自己去碰运气。
  
  馆内进出都要有通行证。每个档位可以配三个免费的业务代表证,第四个证是要钱的,每天200元。我以前做馆内时老板花了三千元买了个证给我,还要另付工钱给我。听说现在馆内的免费业务代表证缩减到两个,但是未经核实。馆外的档口有些地区也要出入证,但是馆外的证是不要钱的。
  
  
  办证需要身份证复印件和两张大一寸彩照。
  来宾证,也就是老外和港澳同胞的出入证是不用钱的。不过如果老外要请个翻译进馆内也得为翻译办个翻译证,200元一天。
  如果你既不是参展单位,翻译,来宾,想进馆内看看可以办个临时证,也是200元一天。
  馆内有十几个馆,每个馆有好几层楼,你走几天几夜都走不完。
  
  不要以为与会单位请翻译花钱多,实际上他们在交易会拿一个档位花的钱更多,请翻译的那点小钱根本算不了什么。我以前做馆内时老板的档位12万,今届我做馆外,档位7.5万。但是馆内的许多档位都炒到20多万。有些是转手炒了几次的。你的档口的价钱没有一个定数,即使是同一层楼的档口有的可以是20几万,有的是
  10几万,有的是低于10万。这要看你认识什么人,档口转手了几次,档口的位置和大小。
  其实外经委规定每个档位的价钱只不过是3、4万。交易会也不是不知道这种炒卖。
  But who cares?很多时候都是一只眼开,一只眼闭(turn a blind eye to it)
  
  交易会馆内的档位只租给有出口证的出口公司。一般没有出口证的公司、工厂就只能在馆外租个档口。
  但是没有出口证的公司也可以通过买二手档混进馆内,我以前做馆内,档口的公司名是其他公司,公司给客人的名片却是自己公司名。
  
  有些单位能在馆内弄到档口也会放弃,因为投资太大,有时还赚不回本。
  
  如果用20几万在馆内弄个档口,若公司的产品属于low-tech, low profit那种,比如有些陶瓷走一个柜才赚一万人民币,也就是说要接20个柜的生意才能赚回本。所以有些老板宁可在馆外用几万块弄个档口。
  
  
  交易会可以说是一种赌博,有些人满载而归,也有些人空手而回。
  
  我这次是做馆外。档口在某五星级酒店的地下室(basement,又称为BS馆)
  10月14日晚老板从佛山过来,约我5:30 pm 在酒店大堂见见面。谁知他们赛车塞了差不多一个半小时。
  害得我等了一个半小时。
  广州的天气从14日开始转凉,下起了雨。我虽然穿着长袖还是冷的浑身哆嗦。这是历届交易会最冷的一次。
  过了一会酒店大堂安排了一支乐队弹奏音乐。
  他们奏起了"蓝色的多瑙河",我怎么从来没发觉"蓝色的多瑙河"那么好听。
  或许是平时给人放多了,所以觉得它普通。
  
  Too much is as bad as too little.
  
  接下来是"My heart will go on"
  为什么要在那么凛冽的寒风中演奏那么凄清的曲子,真是雪上加霜。
  
  好在下一首是卡门组曲。。。
  
  想来老天对我也不薄,虽然让我冷得浑身哆嗦,却安排一场免费的音乐会给我听。
  
  我们那天晚上有个美国老客要看我们的产品,但是他不喜欢他挑中的产品在交易会展出,所以我们在该酒店的商务中心租了一间小小的会议室和客人谈。租金每小时400元。
  客人本来约了8:00 但却临时改时间,改成 10:00,也就是说我们要多租几个小时。交易会期间该酒店的一般标准房每天要300美金,起初以为是鬼佬价,后来知道都是这个价。所以有些想省钱的鬼佬会去附近较次的酒店住。
  
  在商业社会经常会有意外的开支和时间的失算。
  
  记得大一时去佛山做商业谈判的翻译,我的中国老板约了鬼佬8:00 pm,本来打算当天来回,在酒店等到10点多那鬼也没回来。只得在酒店留宿,我半夜1:30才被电话叫醒去做翻译。因为大家第二天都有另外的安排,所以所有的谈判都要在夜里结束。原来那鬼去卡拉ok喝酒唱歌,忘了我们的appointment,回到酒店听到我们的留言才联系我们。
  以前读书时听说西方人喜欢守时。很多时候都不是的。最讨厌这种人。
  
  第一天晚上洗手间给一个女孩截住,问我是不是师姐。
  师妹好眼力,一眼认出我是师姐,她想和我一起打的回学校。因为馆外开到11点,没有车回学校。
  我只有告诉她我毕业了,不回学校住。我叫她一个档口一个档口问,肯定会找到同校的翻译。
  师妹和我说,"今天怎么一个客人都没有。"
  我听她这样说就问,"你是不是第一次做交易会?"
  "是呀,"
  我告诉师妹,"馆外是做晚上的生意,白天客人都往馆内跑,因为馆内是开9:00am-6:00pm,那些鬼佬通常是吃完晚饭才进馆外的档口看看。白天这里通常不会有多少客人,你白天抓紧时间睡觉和看书。"
  "拿本书来看老板会不会说?"
  "那得看你的老板是谁。"
  又好心问了一句,"知不知道集装箱怎么说?"
  "不知道。"
  小师妹连什么是离岸价,到岸价也不懂。
  呀,怎么什么准备都不做就跑来交易会了。
  "不知道不要紧,我教你几个词,你很快就上手了,交易会用的英文其实很简单。"
  于是很快地把一些术语和师妹过了一遍,当然我没有时间和她一个个词具体解析。
  
  在Language Lab我会稍微解析一下。
  在交易会一定要懂得说集装箱这个词-container。俗称为"柜"。
  我第一次接触这个词是我大一时第一次为商业谈判做翻译时。
  虽然我在高中时英语已经说得相当溜口,但是平时很少看商业方面的书,学校在一年级都是基础课,更不会有商业方面的东西。在去做翻译的前一晚,我狂K商业英语到晚上12点,结果还是有漏网的单词,就是container。
  谈判时外商问我的中国老板"How many containers can you sell per month?"
  我以前在新概念英语第三册见过container这个词,意思为"容器",我想container在这里的意思肯定不会是"容器",于是没有把container直接翻出来。
  只是问我的中国老板"我们一个月可以买多少货?"
  老板告诉我,"四到五柜。"
  我马上知道"柜"是container,于是告诉那老外"We can sell four to five containers per month."
  做完翻译第二天我马上去购书中心买了100多元的商业方面的书,知识投资总会百倍、千倍、万倍地回来。
  
  container有分为20尺柜和40尺柜:20-foot container/40-foot container
  买一个柜有时称为"走柜",也有时客户要求"走散货",也就是不足一个柜的货。
  大一点的公司一般都不愿意走散货,因为比较麻烦,赚钱又不多。所以有些公司的minimum order是一个
  20-foot container
  散货称为consolidation。我以前作做馆内,老板生意好,根本就不愿意走散货。馆外这个老板也没走过散货,不过有一个客户要求走散货,他还是答应了。因为有些新客户是不愿意一开始就订那么多货,起初只是订少量的货,先试试市场。
  
  报价-quotation
  师妹问我报价是不是offer。事实上在交易会根本不会出现offer这个词,offer(发盘)在交易会只是个动作。counter offer (还盘)也是,其实所谓的发盘、还盘说俗点只不过是讨价还价而已。
  在交易会只会听到"What’s the price?"
  "Give me the best price."
  所谓的best price就是最低价。
  报价时一定报清是离岸价还是到岸价。
  离岸价-FOB-Free on Board(起运港交货价格)
  The seller is responsible for all charges and all loses and damage until the goods are placed on board the ship. Insurance is taken care of by the buyer.
  所谓的Free on Board就是指从在港口交货后卖方就free of any responsibility.
  如果货物在深圳起运报价时就应该报 FOB Shenzhen $1.5
  
  到岸价-C.I.F.-Cost, Insurance and Freight (成本、保险加运费价格)
  The seller is responsible for charges and losses and damage of the goods up to the port of destination.(目的港) So insurance is taken care by the seller.
  
  C.N.F.-Cost and Freight ( 成本加运费价格)
  The seller is responsible for charges up to the port of final destination, but responsible for loses and damage only until the goods are on board the ship. Insurance is taken care of by the buyer.
  
  交易会的与会单位一般会采取FOB价,除非客户要求CIF 或CNF价。因为运费像股市一样不停地变,所以难以控制,还有一个因素就是CIF走柜若是商品不合目的港的检测标准,货物进不了港,生意也就泡汤。
  我也碰到少数客户是要求CIF或CNF的,这时你就应该听清是CIF还是CNF,因为只有一字之差。
  交易会期间会有许多船务公司来做广告,送上他们的运费价格。最好自己留一份,因为上面会有世界各大港口的英文名,若是你自己不熟悉,这份报价表会帮你的忙。
  例如报到汉堡的到岸价,就应该说CIF Hamburg $1.5, 不要客户讲个港口名你都不知道是哪里。这样你的老板就无法报价。
  报价时应该保持头脑清醒,不要报错数。
  听说有一个翻译报价时老板自己报错了,翻译照翻,老板发现自己报错后就责备翻译,"我报错了,你怎么能根着我错呢?"
  
  简直是无理取闹。
  
  不过自己小心点是应该的。
  像这次我做馆外,有一天老板和老板娘都在,他们报价一个报了$7.60,一个报了$7.65,他们自己有点混乱,所以我在我翻译前就问清到底是哪个价。
  还有一次一个台湾人带了一个美国客来我们档口。我得把顾客选中的产品的货号(item number)和尺寸(size)报给客人听。后来那个台湾人突然对我说,"小姐,你这样报会报死人的。"
  我看了看那美国客的笔记,原来他把size和item number连在一起写,这样尺寸就变成item number的一个号码了。
  我明明是item number和size分开来报,是那鬼自己写错,关我什么事。
  不过这种时候我通常都不会争辩,只能吃"死猫",那台湾人讲得多难听呀"你这样报会报死人的"
  好在事后老板并没有责备我。如果换了前面那个无理取闹的老板,我早就给骂得不清不楚了。
  
  就算是联合国的翻译也经常有吃死猫的时候,有些外教官自己说错话,不想负责任,就把责任推到翻译的身上,做翻译有时是要背黑锅的。
  
  我再简单讲讲包装-packing
  container里面通常都有外箱和内箱。
  外箱-carton
  内箱-inner box
  有些易碎的产品会在外面包一层泡泡纸-bubble wrap
  有些产品会用塑料袋装-poly-bag
  这些基本的包装材料要懂得怎么说,否则会搞不清客户的包装要求。
  
  付款方式-terms of payment
  这个一定要懂。
  在international trade中有三种基本的付款方式:
  Letter of Credit(L/C)-信用证
  Documents against payment (D/P)-付款交单
  Documents against acceptance(D/A)-承兑交单
  哎呀,我都不想说了。自己找本商业英语看看吧,比我说得还清楚、详细。
  记住看信用证就行了,交易会通常只用这种付款方式。
  找资料,看书准备是翻译的本份。
  
  在这里我只讲书上看不到的内容。
  
  在交易会做翻译,尤其是做馆内,一定要迅速和附近档口的翻译混熟。这样自己去洗手间或是走开时就可以拖其他翻译看着自己的档口,有鬼佬来来就可以帮忙翻译,这样就不会给老板责备你的失职。
  如果你还有意思给你现任老板继续做下一届交易会,那就应该和你老板搞好关系,如果你不想为他继续做,就应该和附近档口的老板搞好关系。 不过有的老板又刻薄,生意又不好,你多数都不会愿意为他连做两届。
  我做馆内时其实老板的老板的生意顶不错,最忙那几天经常忙到下午三四点才有机会吃午饭。有一天他因为等不到一个大客,心情不好就给脸色我看,讲话很不客气。
  客人不来关我什么事,也不看看前几天帮他干了那么多活。
  
  我们有个德国客,因为我会讲德语,所以很欣赏我。临别叫我对老板说,"Tell your boss he has a very good interpreter. You speak both English and German, tell him to hang on to you."
  他叫我老板以后继续请我。我根本就没打算继续给他干,所以没什么反应。那德国人见我没什么反应,很认真地对我说,"Tell him."我这才淡淡告诉老板,"他在赞我。"根本就没告诉他,他应该继续请我。
  我所遇到的德国商人大多很务实,所以对德国人印象一直很好。
  其实当时我手头已经有两个其他档口要请我做下届的翻译,和附近档口的两个北京画家很谈得来,他们现任翻译也是我们学校的,只是下届交易会她要毕业了。还有一个档口以更高价请我,不过只打算让那个档口做候补,其实干得开心是最重要的,多几百少几百并不碍事。
  谁知接下去那届交易会学校要我们准备考八级,下禁令不准去做交易会。本来交易会是届届熟客相传,学校真是坏了我们的好事。
  
  去交易会除了要做好会遇到刻薄老板的心理准备,很要有会遇到各种骚扰的心理准备。
  不要以为交易会是什么充满光环的地方。
  
  听说一个女翻译在一个中国男人和她说了些不干净的话后马上哭了。
  
  在象牙塔里,空气相对纯净些,但是在商业社会里什么人都有。什么话都能听得见。
  那些所谓的来宾,鬼佬有些真的很cheap。尤其是那些来自中东和其他破烂小国的鬼,经常骚扰女翻译,在翻译中口碑级差。当然这种骚扰多数是verbal的。但是也够nasty和disgusting.
  最轻的verbal harrassment是称赞女翻译漂亮。在商业社会称赞一个女性漂亮是very bad taste。
  也有些客人会讲一些sexual explicit的话。
  还有其他的骚扰:打单眼,飞吻,和你握手抓住你的手不放,摸脸。。。
  说起握手,我觉得大多数中国男人都不懂得怎样和女性握手,总是力度把握不好。
  男性和女性握手力度过大或过轻都是极不尊重的表现。
  照西方的礼仪应该是男性先伸出手来。
  
  我一般都不会主动和人握手,除非我很有诚意要谢谢那个人。
  
  在交易会遇到鬼佬的骚扰,如果是verbal的骚扰,类似称赞你漂亮,可以turn a deaf ear to it,如果是太过分的骚扰,你可以用英文来警告他,反正老板不懂英文,不过最好不要让老板看出你在骂客户。不用担心你骂几句客户,客户就会不买你老板的货。事实上生意人是相当实际的,他绝对不会因为你和他打情骂俏几句儿帮你多买几个柜,也不会因为你骂他几句儿不买你老板的货。你骂他几句,他觉得你有个性,反而会尊重你。只要你老板的货合他的要求,价钱吸引他就会买你老板的货。
  
  来自英、美、法、德的老外通常会比较守规矩,比较少骚扰女孩。可能是因为女性在这些国家的地位较高,而且在这些国家性骚扰(sexual harrassment)是会受到起诉的。
  有一次看香港电视,一名男教师被控性骚扰,据那男教师称,他只不过称赞了一名女教师的耳环漂亮而已。
  在中国连命案都不够人管,谁还管骚扰案呀。其实中国的女性受到的骚扰并不少。
  
  在馆内时隔离档口的老板整天说我长得眼睛大大,要包我做二奶。
  粗俗无礼!!
  如果不是实质性的骚扰,我一般不会轻易动怒。
  只是不紧不慢地警告他:"嘴巴放干净点!"
  
  有些人总用有色眼光看读外语的女孩,好像读外语就一定要傍老外,傍大款一样。
  其实一个人是否"开放","西化",和她是否读外语根本就没有什么关系。
  回想起大学的老师,哪个没出过洋,留过学。
  可是我们对各位老师的评价是:
  A老师像农民
  B老师像家庭主妇
  C老师像小学老师
  只有D老师像归国华侨
  
  一个人的行为举止只和她的品行,教养,价值观有关系,和她所读的专业根本就没有什么关系。
  我所认识的读外语的女孩多数都是很难得的好女孩。
  
  隔离档口的老板说我连下届翻译的工都找到了,说我"牛"(北方方言,大致意思是"有本事"吧)
  我告诉他"牛"和广州话的"串",有点近似。谁知他第二天找我算帐,告诉我他说一个广州女孩
  "串",差点给人打。
  "哎呀,真是不好意思,忘了告诉你"串"字不能乱用,"串"有贬义,通常用来形容烂仔栏女。"
  活该!谁叫他嘴巴不老实,乱说话。
  碰到这种人哭啥呀,就是应该让这种人也倒倒霉。
  
  
  那些要翻译拉客的老板简直是为难翻译,it is a very stupid thing to do.
  
  在交易会绝对不会出现街头小贩叫卖的情形。买家通常都是目的性极强,看到自己需要的产品就会马上和卖方交换名片,坐下来谈。什么废话也不说就开始问价砍价。如果你是卖玻璃的,人家想买铁,你多给几个媚笑也是白给。
  
  我碰到的老板都是摆过多届交易会,明白交易会是怎么回事,所以不会那么stupid要我招揽经过的客人。很多过客也只不过是随便看看,并没有买的意思。我只有看到过客有明显的购买意图才会走过去问一句;"Can I help?" 我绝对不会一见到鬼就说Hello。
  我馆外的老板喜欢我和客人打招呼。其实我对判断每个过客的意图已经相当老练,很多人根本就只是路过看看,但是既然老板以为那是他的would-be clients我就说几句话吧。"Please feel free to look around."通常是一听到我这句话就走。人家根本只是随便看看,想买自然会问价,你那么热情反而搞得人家不好意思。不过你的老板若是不喜欢人家看他的东西,你应该一有人站在档口就走过去招呼,让那个人不好意思,自动走开。
  
  在馆外的第二天,小师妹见到我问,"在这里坐12天会不会变成傻子?"
  
  无所事事是一种最糟糕的生命状态。
  
  师妹问我我们档口有没有客人。
  "一个也没有。"
  "你真能忍。"
  "有什么不能忍,他一天花几百大元请我回来看书。"
  
  师妹的档口在地下室的入口,所以每天我都会见到她。
  她的老板才给他每天200元,真是欺负小师妹不懂行情,我们学校的人怎么可以开这么低的价。
  师妹问我会不会出现赖帐的情况,因为她刚听说以前有个师姐到了交易会末期老板叫她先走,第二天再回来档口都搬空了。
  这种情况不是没有,但是比较少。
  我第一次做交易会时最后几天老板走了,剩下几个工仔,我也有过类似的担心,但只是最后几天而已。
  师妹从第二天就要担心这个问题,他的老板真应该付点精神损失费给她。但是我也帮不了她,这东西谁说得准呀,只能安慰她几句。
  扫了一眼小师妹的老板,一脸奸诈刻薄像,真为小师妹难受,我要是对着这种人十几天,我会疯的。
  
  师妹是企管大三的学生,逃课出来的,她说在这里耗时间觉得很对不起自己。
  我对在学校上课向来兴趣不大,从来不会觉得不上课是对不起自己。
  师妹说学校的生活单调乏味,她问我是怎样熬过来的。
  这个我真的不太清楚,在学校不痛快,不如意的时候很多,还是熬过来了,或许是自己总能找到目标和希望吧。
  师妹到我大三还问这个问题,我有点惊讶。
  我以为,大一时不能适应环境是环境的错,大三不能超越环境是自己的错。
  毕业才几个月回想起学校的日子仿如隔世。
  工作后心态迅速老化,见到小师妹觉得自己old and ugly.
  我每天要面对的新问题都很多,没有太多的时间回头望。
  而且我是更喜欢毕业后的生活:来去自由,努力工作有报酬。
  
  我告诉师妹虽然她的工钱不高,老板刻薄,但这也是一种经历,这是在学校体会不到的。
  我若不是以前做过交易会和其他兼职,接触社会多,对许多事情也不会泰然处之。
  第一次做完交易会后,"翻译"在我心目中的位置从理想的神坛跌到谷底。
  
  记得大三的第一节口译课,我们的口译老师先给我们一个下马威。
  老师是东南亚有名的同声翻译,他说三点:
  
  (1)一个翻译最光辉的时间只有五年。
  (2)做翻译要甘于寂寞,翻译永远只是别人的传声筒
  (3)Even your boss is a piece of shit, you are still lower than that piece of shit.
  
  说得很直白。但这是真的!
  尤其是交易会后,我更能感受到这一点。
  
  老师训练时很严厉,对女生也一样,他说"宁可你现在给我逼哭,也不愿意你在外面给别人逼哭。"
  
  大四时外交部招人,报了名,考虑了一个晚上,又放弃了。
  若是五年前,我真的会不惜一切代价都要冲进外交部,曾经多么稀罕的东西,走近时却不屑一顾。
  听老师介绍了一下外交部的情况:
  在外交部这种地方,政治性极强,事情无论对错,命令下了都要干。
  听说我们学校去的师兄师姐做得最高的也只不过是秘书长的秘书。不是我们的学生不如人,而是南方的学生缺乏一种政治意识,没有北京学生耳濡目染的条件。有时提拔一个人还有很多因素。我好像对着秘书长的秘书不太感兴趣。
  外交部招人必定会问选手有没有男女朋友。
  男生若有女朋友,一般会把女朋友调过去做家属,有男朋友的女生一般都不招,因为很少男生会愿意做家属。女生的婚姻通常是内部解决。
  搞外交的人都很忙,没有时间顾及孩子,有一批外交官的孩子都在监狱里。。。
  
  这好像并不是我想要的生活,虽然系主任对我们说,想象你自己就是朱彤,就是总理身边的人,她能做到的你也能做到。
  也曾向往过,也曾热血彭湃过,但是面对现实,我总是选择冷静。
  多年的梦想放弃了,一点也不觉得可惜。
  以前有师兄报了外交部,最后也放弃了,在五大会计师事务所之一工作,小日子过得不错。
  也有个广州的师兄去了外交部,日子过得很清苦。
  老师问这两个人后不后悔。他们的答案都是"没有什么好后悔的。"
  
  选择的只是不同的生活方式而已,没有什么好后悔的。
  
  但不得不承认,做翻译若是找不到一个像外交部,联合国这样的大舞台,真的没有什么意思。
  
  Well, back to 交易会。
  第三、四天看到师妹,发觉他逐渐进入傻子状态,见到我也不太爱搭理。
  和小师妹一起打的回校的另一个师妹不知道为什么被炒了。
  我问小师妹晚上还打不打的回校。
  "不了,我跑步去火车站赶11点的尾班车。"
  "跑?还是叫你老板早点放你走吧,他又不肯给你打的费,反正又没有什么客人。"
  
  我想小师妹很难忘记这段经历。第一次出来做兼职就碰上个刻薄的老板。
  
  我的老板不太难伺候,生意不好也不会怪我,本来就不关翻译的事。老板很少来档口,只在晚上有时会出现,平时都是老板娘或老板小舅看档,他们都顶通情达理,不难相处。只有老板比较喜欢用吩咐的语气说话,不过只要你办事醒目,他也不会怎么样。
  我可能是整个BS馆最逍遥自在的翻译。我是听朋友说这老板不错才肯帮他做翻译。
  
  开了几天馆都没有什么客人,有时我也会去闲逛。
  我发现BS馆靠门口的地方和酒店的一间酒吧相通,听见里面有歌声,于是走进去。
  当时才下午五点多,酒吧里面只有一个客人,一支band队在彩排。水平不错。唱得都是英文歌:
  Changing partners, Careless whisper,Yesterday once more, Hotel California...
  都是一些中学经常听的老歌,这些歌让我想起了那青葱岁月,飞扬不羁的年华。。。
  后来居然唱起了我大学的班歌-That’s Why You Go Away
  "Baby won’t you tell me why,there’s sadness in your eye.
  I don’t want to say good-bye to you.
  Love is one big illusion I should try to forget.
  But there is something left in my head...."
  正在听歌,服务员走过来招呼我。我连忙摇摇头,说我只想听听歌。
  她接着说,"我们这里设最低消费,我扫了一眼那个价目牌,一支小Heineken要60大元,一杯tap water恐怕也要几十元吧。
  That’s why I go away.
  吃完晚饭后八点多我又去"泡吧"听歌。另一个翻译也跟着我进去了。
  这时里面的客人比下午多了些。
  我们站在门口,并不进去,省得服务员又要我们来个最低消费。
  我指着对面的一个女子问另一个翻译,"你说那个女的是不是妓女?"
  "不会吧,这是星级酒店。"
  "星级酒店又怎么样。"
  我以前做馆内6点下班后都会去馆外探探同学,在馆外的同学说一到晚上11点左右,酒店门口就会有很多妓女出现。那时探完同学也只不过是7点左右就回家了,所以我没见过什么妓女。
  不过倒是见到很多乞丐。有几十个,都是一个妈妈状的女人带着一个小孩,追着老外直到人家给钱为止。
  这恐怕是新时代的丐帮吧。而且很有组织。那些小孩不知道是不是真是她们的?
  
  中国出口商品交易会内幕
  
  中国出口商品交易会又简称为"广交会",每年春秋两届。
  以前的交易会是十五天。
  春交会:4月15至4月30 (the Spring Session of the Chinese Export Commodities Fair)
  秋交会:10月15至10月30(the Fall Session of the CECF)
  但是通常最后几天都是门庭冷落,没有什么生意,交易会是不准提前撤馆的。
  与会单位早就提意见要缩短会期,但是据一西安老板称"广州人们不同意",因为这样一来,广州人们赚少了很多钱。
  在各与会单位的极力争取下广交会终于从第86届开始缩短为12天。
  交易会分"馆内"和"馆外"。所谓的"馆内"就是在交易会馆内档位。"馆外"就是指在交易会对面的东方宾馆和中国大酒店还有体育馆及附近的档位。
  馆内的开放时间:9:00 a.m -6:00 p.m
  馆外的开放时间:9:00 a.m -11:00 p.m
  
  与会的单位除非自己公司有人会英文,都会雇佣翻译。
  一般都会雇佣广州各高校的大学生。但是其他省份的大学生也瞄准广交会这个赚钱的机会,不惜搭火车来到广州租房子也要来这里争一杯羹。
  
  我们学校的行价是馆内200-250元/天 ,馆外250-300元/天。但也会有例外。比这个价低或高的情况也有。
  但这只是我们学校女生开的价,听说其他学校的学生开价会低一些,具体多少不清楚。
  我们学校的男生开价也会比女生低,因为男生在交易会并不好找活。
  馆内能有150元的价钱就是acceptable了。
  
  至于男生价钱较低的原因,据我们班的一个男生解析:"女生既有实用价值,又有观赏价值。"
  据一位师兄的解析"来交易会的一般都是男的,所以想找个女翻译。"
  但是到了毕业找活时男生找活又通常比女生容易。
  上面那位男生说,"男生成绩不如女生,找工又难过女生岂不是很不公平。"
  如此诡辩。
  
  身为女生都不知是幸还是不幸。
  
  在交易会找活有时仅仅作为一个女生是不够的,你还必须是个漂亮的女生。
  很多老板来我们学校面试挑翻译,只在一排女生中挑个最漂亮的。
  你的英文讲的怎么样他根本就不在乎。
  不漂亮的女生若有熟人,师姐介绍也可以找到活。
  如果长得不漂亮,又没有师姐介绍,通常都会比较难找到活。
  所以每次交易会期间留在学校的都是几个长得不漂亮又没有什么熟人的女生和男生。
  
  现实是丑陋和冰冷的。
  
  有时同学都找到了,就是自己没有找到,你就会感到一种 peer pressure,这是很自然的。
  
  当然也可以在交易会开馆前几天去碰碰运气,看看有没有人要翻译。听说在交易会的天桥底下每天都有二三十个翻译站着。有些甚至打个牌"翻译"站在那里等。据一个师妹称"觉得像在贩卖人口"
  其实我的同学一般都会采取比较主动的方法:在馆外的档口一家家地问,留下名片,不会像举个"翻译"牌站在那里等那么尴尬。有时看见同行这样子,心里真不是滋味。
  
  我是属于比较幸运的,每次交易会都有人介绍,不用自己去碰运气。
  
  馆内进出都要有通行证。每个档位可以配三个免费的业务代表证,第四个证是要钱的,每天200元。我以前做馆内时老板花了三千元买了个证给我,还要另付工钱给我。听说现在馆内的免费业务代表证缩减到两个,但是未经核实。馆外的档口有些地区也要出入证,但是馆外的证是不要钱的。
  
  
  办证需要身份证复印件和两张大一寸彩照。
  来宾证,也就是老外和港澳同胞的出入证是不用钱的。不过如果老外要请个翻译进馆内也得为翻译办个翻译证,200元一天。
  如果你既不是参展单位,翻译,来宾,想进馆内看看可以办个临时证,也是200元一天。
  馆内有十几个馆,每个馆有好几层楼,你走几天几夜都走不完。
  
  不要以为与会单位请翻译花钱多,实际上他们在交易会拿一个档位花的钱更多,请翻译的那点小钱根本算不了什么。我以前做馆内时老板的档位12万,今届我做馆外,档位7.5万。但是馆内的许多档位都炒到20多万。有些是转手炒了几次的。你的档口的价钱没有一个定数,即使是同一层楼的档口有的可以是20几万,有的是
  10几万,有的是低于10万。这要看你认识什么人,档口转手了几次,档口的位置和大小。
  其实外经委规定每个档位的价钱只不过是3、4万。交易会也不是不知道这种炒卖。
  But who cares?很多时候都是一只眼开,一只眼闭(turn a blind eye to it)
  
  交易会馆内的档位只租给有出口证的出口公司。一般没有出口证的公司、工厂就只能在馆外租个档口。
  但是没有出口证的公司也可以通过买二手档混进馆内,我以前做馆内,档口的公司名是其他公司,公司给客人的名片却是自己公司名。
  
  有些单位能在馆内弄到档口也会放弃,因为投资太大,有时还赚不回本。
  
  如果用20几万在馆内弄个档口,若公司的产品属于low-tech, low profit那种,比如有些陶瓷走一个柜才赚一万人民币,也就是说要接20个柜的生意才能赚回本。所以有些老板宁可在馆外用几万块弄个档口。
  
  
  交易会可以说是一种赌博,有些人满载而归,也有些人空手而回。
  
  我这次是做馆外。档口在某五星级酒店的地下室(basement,又称为BS馆)
  10月14日晚老板从佛山过来,约我5:30 pm 在酒店大堂见见面。谁知他们赛车塞了差不多一个半小时。
  害得我等了一个半小时。
  广州的天气从14日开始转凉,下起了雨。我虽然穿着长袖还是冷的浑身哆嗦。这是历届交易会最冷的一次。
  过了一会酒店大堂安排了一支乐队弹奏音乐。
  他们奏起了"蓝色的多瑙河",我怎么从来没发觉"蓝色的多瑙河"那么好听。
  或许是平时给人放多了,所以觉得它普通。
  
  Too much is as bad as too little.
  
  接下来是"My heart will go on"
  为什么要在那么凛冽的寒风中演奏那么凄清的曲子,真是雪上加霜。
  
  好在下一首是卡门组曲。。。
  
  想来老天对我也不薄,虽然让我冷得浑身哆嗦,却安排一场免费的音乐会给我听。
  
  我们那天晚上有个美国老客要看我们的产品,但是他不喜欢他挑中的产品在交易会展出,所以我们在该酒店的商务中心租了一间小小的会议室和客人谈。租金每小时400元。
  客人本来约了8:00 但却临时改时间,改成 10:00,也就是说我们要多租几个小时。交易会期间该酒店的一般标准房每天要300美金,起初以为是鬼佬价,后来知道都是这个价。所以有些想省钱的鬼佬会去附近较次的酒店住。
  
  在商业社会经常会有意外的开支和时间的失算。
  
  记得大一时去佛山做商业谈判的翻译,我的中国老板约了鬼佬8:00 pm,本来打算当天来回,在酒店等到10点多那鬼也没回来。只得在酒店留宿,我半夜1:30才被电话叫醒去做翻译。因为大家第二天都有另外的安排,所以所有的谈判都要在夜里结束。原来那鬼去卡拉ok喝酒唱歌,忘了我们的appointment,回到酒店听到我们的留言才联系我们。
  以前读书时听说西方人喜欢守时。很多时候都不是的。最讨厌这种人。
  
  第一天晚上洗手间给一个女孩截住,问我是不是师姐。
  师妹好眼力,一眼认出我是师姐,她想和我一起打的回学校。因为馆外开到11点,没有车回学校。
  我只有告诉她我毕业了,不回学校住。我叫她一个档口一个档口问,肯定会找到同校的翻译。
  师妹和我说,"今天怎么一个客人都没有。"
  我听她这样说就问,"你是不是第一次做交易会?"
  "是呀,"
  我告诉师妹,"馆外是做晚上的生意,白天客人都往馆内跑,因为馆内是开9:00am-6:00pm,那些鬼佬通常是吃完晚饭才进馆外的档口看看。白天这里通常不会有多少客人,你白天抓紧时间睡觉和看书。"
  "拿本书来看老板会不会说?"
  "那得看你的老板是谁。"
  又好心问了一句,"知不知道集装箱怎么说?"
  "不知道。"
  小师妹连什么是离岸价,到岸价也不懂。
  呀,怎么什么准备都不做就跑来交易会了。
  "不知道不要紧,我教你几个词,你很快就上手了,交易会用的英文其实很简单。"
  于是很快地把一些术语和师妹过了一遍,当然我没有时间和她一个个词具体解析。
  
  在Language Lab我会稍微解析一下。
  在交易会一定要懂得说集装箱这个词-container。俗称为"柜"。
  我第一次接触这个词是我大一时第一次为商业谈判做翻译时。
  虽然我在高中时英语已经说得相当溜口,但是平时很少看商业方面的书,学校在一年级都是基础课,更不会有商业方面的东西。在去做翻译的前一晚,我狂K商业英语到晚上12点,结果还是有漏网的单词,就是container。
  谈判时外商问我的中国老板"How many containers can you sell per month?"
  我以前在新概念英语第三册见过container这个词,意思为"容器",我想container在这里的意思肯定不会是"容器",于是没有把container直接翻出来。
  只是问我的中国老板"我们一个月可以买多少货?"
  老板告诉我,"四到五柜。"
  我马上知道"柜"是container,于是告诉那老外"We can sell four to five containers per month."
  做完翻译第二天我马上去购书中心买了100多元的商业方面的书,知识投资总会百倍、千倍、万倍地回来。
  
  container有分为20尺柜和40尺柜:20-foot container/40-foot container
  买一个柜有时称为"走柜",也有时客户要求"走散货",也就是不足一个柜的货。
  大一点的公司一般都不愿意走散货,因为比较麻烦,赚钱又不多。所以有些公司的minimum order是一个
  20-foot container
  散货称为consolidation。我以前作做馆内,老板生意好,根本就不愿意走散货。馆外这个老板也没走过散货,不过有一个客户要求走散货,他还是答应了。因为有些新客户是不愿意一开始就订那么多货,起初只是订少量的货,先试试市场。
  
  报价-quotation
  师妹问我报价是不是offer。事实上在交易会根本不会出现offer这个词,offer(发盘)在交易会只是个动作。counter offer (还盘)也是,其实所谓的发盘、还盘说俗点只不过是讨价还价而已。
  在交易会只会听到"What’s the price?"
  "Give me the best price."
  所谓的best price就是最低价。
  报价时一定报清是离岸价还是到岸价。
  离岸价-FOB-Free on Board(起运港交货价格)
  The seller is responsible for all charges and all loses and damage until the goods are placed on board the ship. Insurance is taken care of by the buyer.
  所谓的Free on Board就是指从在港口交货后卖方就free of any responsibility.
  如果货物在深圳起运报价时就应该报 FOB Shenzhen $1.5
  
  到岸价-C.I.F.-Cost, Insurance and Freight (成本、保险加运费价格)
  The seller is responsible for charges and losses and damage of the goods up to the port of destination.(目的港) So insurance is taken care by the seller.
  
  C.N.F.-Cost and Freight ( 成本加运费价格)
  The seller is responsible for charges up to the port of final destination, but responsible for loses and damage only until the goods are on board the ship. Insurance is taken care of by the buyer.
  
  交易会的与会单位一般会采取FOB价,除非客户要求CIF 或CNF价。因为运费像股市一样不停地变,所以难以控制,还有一个因素就是CIF走柜若是商品不合目的港的检测标准,货物进不了港,生意也就泡汤。
  我也碰到少数客户是要求CIF或CNF的,这时你就应该听清是CIF还是CNF,因为只有一字之差。
  交易会期间会有许多船务公司来做广告,送上他们的运费价格。最好自己留一份,因为上面会有世界各大港口的英文名,若是你自己不熟悉,这份报价表会帮你的忙。
  例如报到汉堡的到岸价,就应该说CIF Hamburg $1.5, 不要客户讲个港口名你都不知道是哪里。这样你的老板就无法报价。
  报价时应该保持头脑清醒,不要报错数。
  听说有一个翻译报价时老板自己报错了,翻译照翻,老板发现自己报错后就责备翻译,"我报错了,你怎么能根着我错呢?"
  
  简直是无理取闹。
  
  不过自己小心点是应该的。
  像这次我做馆外,有一天老板和老板娘都在,他们报价一个报了$7.60,一个报了$7.65,他们自己有点混乱,所以我在我翻译前就问清到底是哪个价。
  还有一次一个台湾人带了一个美国客来我们档口。我得把顾客选中的产品的货号(item number)和尺寸(size)报给客人听。后来那个台湾人突然对我说,"小姐,你这样报会报死人的。"
  我看了看那美国客的笔记,原来他把size和item number连在一起写,这样尺寸就变成item number的一个号码了。
  我明明是item number和size分开来报,是那鬼自己写错,关我什么事。
  不过这种时候我通常都不会争辩,只能吃"死猫",那台湾人讲得多难听呀"你这样报会报死人的"
  好在事后老板并没有责备我。如果换了前面那个无理取闹的老板,我早就给骂得不清不楚了。
  
  就算是联合国的翻译也经常有吃死猫的时候,有些外教官自己说错话,不想负责任,就把责任推到翻译的身上,做翻译有时是要背黑锅的。
  
  我再简单讲讲包装-packing
  container里面通常都有外箱和内箱。
  外箱-carton
  内箱-inner box
  有些易碎的产品会在外面包一层泡泡纸-bubble wrap
  有些产品会用塑料袋装-poly-bag
  这些基本的包装材料要懂得怎么说,否则会搞不清客户的包装要求。
  
  付款方式-terms of payment
  这个一定要懂。
  在international trade中有三种基本的付款方式:
  Letter of Credit(L/C)-信用证
  Documents against payment (D/P)-付款交单
  Documents against acceptance(D/A)-承兑交单
  哎呀,我都不想说了。自己找本商业英语看看吧,比我说得还清楚、详细。
  记住看信用证就行了,交易会通常只用这种付款方式。
  找资料,看书准备是翻译的本份。
  
  在这里我只讲书上看不到的内容。
  
  在交易会做翻译,尤其是做馆内,一定要迅速和附近档口的翻译混熟。这样自己去洗手间或是走开时就可以拖其他翻译看着自己的档口,有鬼佬来来就可以帮忙翻译,这样就不会给老板责备你的失职。
  如果你还有意思给你现任老板继续做下一届交易会,那就应该和你老板搞好关系,如果你不想为他继续做,就应该和附近档口的老板搞好关系。 不过有的老板又刻薄,生意又不好,你多数都不会愿意为他连做两届。
  我做馆内时其实老板的老板的生意顶不错,最忙那几天经常忙到下午三四点才有机会吃午饭。有一天他因为等不到一个大客,心情不好就给脸色我看,讲话很不客气。
  客人不来关我什么事,也不看看前几天帮他干了那么多活。
  
  我们有个德国客,因为我会讲德语,所以很欣赏我。临别叫我对老板说,"Tell your boss he has a very good interpreter. You speak both English and German, tell him to hang on to you."
  他叫我老板以后继续请我。我根本就没打算继续给他干,所以没什么反应。那德国人见我没什么反应,很认真地对我说,"Tell him."我这才淡淡告诉老板,"他在赞我。"根本就没告诉他,他应该继续请我。
  我所遇到的德国商人大多很务实,所以对德国人印象一直很好。
  其实当时我手头已经有两个其他档口要请我做下届的翻译,和附近档口的两个北京画家很谈得来,他们现任翻译也是我们学校的,只是下届交易会她要毕业了。还有一个档口以更高价请我,不过只打算让那个档口做候补,其实干得开心是最重要的,多几百少几百并不碍事。
  谁知接下去那届交易会学校要我们准备考八级,下禁令不准去做交易会。本来交易会是届届熟客相传,学校真是坏了我们的好事。
  
  去交易会除了要做好会遇到刻薄老板的心理准备,很要有会遇到各种骚扰的心理准备。
  不要以为交易会是什么充满光环的地方。
  
  听说一个女翻译在一个中国男人和她说了些不干净的话后马上哭了。
  
  在象牙塔里,空气相对纯净些,但是在商业社会里什么人都有。什么话都能听得见。
  那些所谓的来宾,鬼佬有些真的很cheap。尤其是那些来自中东和其他破烂小国的鬼,经常骚扰女翻译,在翻译中口碑级差。当然这种骚扰多数是verbal的。但是也够nasty和disgusting.
  最轻的verbal harrassment是称赞女翻译漂亮。在商业社会称赞一个女性漂亮是very bad taste。
  也有些客人会讲一些sexual explicit的话。
  还有其他的骚扰:打单眼,飞吻,和你握手抓住你的手不放,摸脸。。。
  说起握手,我觉得大多数中国男人都不懂得怎样和女性握手,总是力度把握不好。
  男性和女性握手力度过大或过轻都是极不尊重的表现。
  照西方的礼仪应该是男性先伸出手来。
  
  我一般都不会主动和人握手,除非我很有诚意要谢谢那个人。
  
  在交易会遇到鬼佬的骚扰,如果是verbal的骚扰,类似称赞你漂亮,可以turn a deaf ear to it,如果是太过分的骚扰,你可以用英文来警告他,反正老板不懂英文,不过最好不要让老板看出你在骂客户。不用担心你骂几句客户,客户就会不买你老板的货。事实上生意人是相当实际的,他绝对不会因为你和他打情骂俏几句儿帮你多买几个柜,也不会因为你骂他几句儿不买你老板的货。你骂他几句,他觉得你有个性,反而会尊重你。只要你老板的货合他的要求,价钱吸引他就会买你老板的货。
  
  来自英、美、法、德的老外通常会比较守规矩,比较少骚扰女孩。可能是因为女性在这些国家的地位较高,而且在这些国家性骚扰(sexual harrassment)是会受到起诉的。
  有一次看香港电视,一名男教师被控性骚扰,据那男教师称,他只不过称赞了一名女教师的耳环漂亮而已。
  在中国连命案都不够人管,谁还管骚扰案呀。其实中国的女性受到的骚扰并不少。
  
  在馆内时隔离档口的老板整天说我长得眼睛大大,要包我做二奶。
  粗俗无礼!!
  如果不是实质性的骚扰,我一般不会轻易动怒。
  只是不紧不慢地警告他:"嘴巴放干净点!"
  
  有些人总用有色眼光看读外语的女孩,好像读外语就一定要傍老外,傍大款一样。
  其实一个人是否"开放","西化",和她是否读外语根本就没有什么关系。
  回想起大学的老师,哪个没出过洋,留过学。
  可是我们对各位老师的评价是:
  A老师像农民
  B老师像家庭主妇
  C老师像小学老师
  只有D老师像归国华侨
  
  一个人的行为举止只和她的品行,教养,价值观有关系,和她所读的专业根本就没有什么关系。
  我所认识的读外语的女孩多数都是很难得的好女孩。
  
  隔离档口的老板说我连下届翻译的工都找到了,说我"牛"(北方方言,大致意思是"有本事"吧)
  我告诉他"牛"和广州话的"串",有点近似。谁知他第二天找我算帐,告诉我他说一个广州女孩
  "串",差点给人打。
  "哎呀,真是不好意思,忘了告诉你"串"字不能乱用,"串"有贬义,通常用来形容烂仔栏女。"
  活该!谁叫他嘴巴不老实,乱说话。
  碰到这种人哭啥呀,就是应该让这种人也倒倒霉。
  
  
  那些要翻译拉客的老板简直是为难翻译,it is a very stupid thing to do.
  
  在交易会绝对不会出现街头小贩叫卖的情形。买家通常都是目的性极强,看到自己需要的产品就会马上和卖方交换名片,坐下来谈。什么废话也不说就开始问价砍价。如果你是卖玻璃的,人家想买铁,你多给几个媚笑也是白给。
  
  我碰到的老板都是摆过多届交易会,明白交易会是怎么回事,所以不会那么stupid要我招揽经过的客人。很多过客也只不过是随便看看,并没有买的意思。我只有看到过客有明显的购买意图才会走过去问一句;"Can I help?" 我绝对不会一见到鬼就说Hello。
  我馆外的老板喜欢我和客人打招呼。其实我对判断每个过客的意图已经相当老练,很多人根本就只是路过看看,但是既然老板以为那是他的would-be clients我就说几句话吧。"Please feel free to look around."通常是一听到我这句话就走。人家根本只是随便看看,想买自然会问价,你那么热情反而搞得人家不好意思。不过你的老板若是不喜欢人家看他的东西,你应该一有人站在档口就走过去招呼,让那个人不好意思,自动走开。
  
  在馆外的第二天,小师妹见到我问,"在这里坐12天会不会变成傻子?"
  
  无所事事是一种最糟糕的生命状态。
  
  师妹问我我们档口有没有客人。
  "一个也没有。"
  "你真能忍。"
  "有什么不能忍,他一天花几百大元请我回来看书。"
  
  师妹的档口在地下室的入口,所以每天我都会见到她。
  她的老板才给他每天200元,真是欺负小师妹不懂行情,我们学校的人怎么可以开这么低的价。
  师妹问我会不会出现赖帐的情况,因为她刚听说以前有个师姐到了交易会末期老板叫她先走,第二天再回来档口都搬空了。
  这种情况不是没有,但是比较少。
  我第一次做交易会时最后几天老板走了,剩下几个工仔,我也有过类似的担心,但只是最后几天而已。
  师妹从第二天就要担心这个问题,他的老板真应该付点精神损失费给她。但是我也帮不了她,这东西谁说得准呀,只能安慰她几句。
  扫了一眼小师妹的老板,一脸奸诈刻薄像,真为小师妹难受,我要是对着这种人十几天,我会疯的。
  
  师妹是企管大三的学生,逃课出来的,她说在这里耗时间觉得很对不起自己。
  我对在学校上课向来兴趣不大,从来不会觉得不上课是对不起自己。
  师妹说学校的生活单调乏味,她问我是怎样熬过来的。
  这个我真的不太清楚,在学校不痛快,不如意的时候很多,还是熬过来了,或许是自己总能找到目标和希望吧。
  师妹到我大三还问这个问题,我有点惊讶。
  我以为,大一时不能适应环境是环境的错,大三不能超越环境是自己的错。
  毕业才几个月回想起学校的日子仿如隔世。
  工作后心态迅速老化,见到小师妹觉得自己old and ugly.
  我每天要面对的新问题都很多,没有太多的时间回头望。
  而且我是更喜欢毕业后的生活:来去自由,努力工作有报酬。
  
  我告诉师妹虽然她的工钱不高,老板刻薄,但这也是一种经历,这是在学校体会不到的。
  我若不是以前做过交易会和其他兼职,接触社会多,对许多事情也不会泰然处之。
  第一次做完交易会后,"翻译"在我心目中的位置从理想的神坛跌到谷底。
  
  记得大三的第一节口译课,我们的口译老师先给我们一个下马威。
  老师是东南亚有名的同声翻译,他说三点:
  
  (1)一个翻译最光辉的时间只有五年。
  (2)做翻译要甘于寂寞,翻译永远只是别人的传声筒
  (3)Even your boss is a piece of shit, you are still lower than that piece of shit.
  
  说得很直白。但这是真的!
  尤其是交易会后,我更能感受到这一点。
  
  老师训练时很严厉,对女生也一样,他说"宁可你现在给我逼哭,也不愿意你在外面给别人逼哭。"
  
  大四时外交部招人,报了名,考虑了一个晚上,又放弃了。
  若是五年前,我真的会不惜一切代价都要冲进外交部,曾经多么稀罕的东西,走近时却不屑一顾。
  听老师介绍了一下外交部的情况:
  在外交部这种地方,政治性极强,事情无论对错,命令下了都要干。
  听说我们学校去的师兄师姐做得最高的也只不过是秘书长的秘书。不是我们的学生不如人,而是南方的学生缺乏一种政治意识,没有北京学生耳濡目染的条件。有时提拔一个人还有很多因素。我好像对着秘书长的秘书不太感兴趣。
  外交部招人必定会问选手有没有男女朋友。
  男生若有女朋友,一般会把女朋友调过去做家属,有男朋友的女生一般都不招,因为很少男生会愿意做家属。女生的婚姻通常是内部解决。
  搞外交的人都很忙,没有时间顾及孩子,有一批外交官的孩子都在监狱里。。。
  
  这好像并不是我想要的生活,虽然系主任对我们说,想象你自己就是朱彤,就是总理身边的人,她能做到的你也能做到。
  也曾向往过,也曾热血彭湃过,但是面对现实,我总是选择冷静。
  多年的梦想放弃了,一点也不觉得可惜。
  以前有师兄报了外交部,最后也放弃了,在五大会计师事务所之一工作,小日子过得不错。
  也有个广州的师兄去了外交部,日子过得很清苦。
  老师问这两个人后不后悔。他们的答案都是"没有什么好后悔的。"
  
  选择的只是不同的生活方式而已,没有什么好后悔的。
  
  但不得不承认,做翻译若是找不到一个像外交部,联合国这样的大舞台,真的没有什么意思。
  
  Well, back to 交易会。
  第三、四天看到师妹,发觉他逐渐进入傻子状态,见到我也不太爱搭理。
  和小师妹一起打的回校的另一个师妹不知道为什么被炒了。
  我问小师妹晚上还打不打的回校。
  "不了,我跑步去火车站赶11点的尾班车。"
  "跑?还是叫你老板早点放你走吧,他又不肯给你打的费,反正又没有什么客人。"
  
  我想小师妹很难忘记这段经历。第一次出来做兼职就碰上个刻薄的老板。
  
  我的老板不太难伺候,生意不好也不会怪我,本来就不关翻译的事。老板很少来档口,只在晚上有时会出现,平时都是老板娘或老板小舅看档,他们都顶通情达理,不难相处。只有老板比较喜欢用吩咐的语气说话,不过只要你办事醒目,他也不会怎么样。
  我可能是整个BS馆最逍遥自在的翻译。我是听朋友说这老板不错才肯帮他做翻译。
  
  开了几天馆都没有什么客人,有时我也会去闲逛。
  我发现BS馆靠门口的地方和酒店的一间酒吧相通,听见里面有歌声,于是走进去。
  当时才下午五点多,酒吧里面只有一个客人,一支band队在彩排。水平不错。唱得都是英文歌:
  Changing partners, Careless whisper,Yesterday once more, Hotel California...
  都是一些中学经常听的老歌,这些歌让我想起了那青葱岁月,飞扬不羁的年华。。。
  后来居然唱起了我大学的班歌-That’s Why You Go Away
  "Baby won’t you tell me why,there’s sadness in your eye.
  I don’t want to say good-bye to you.
  Love is one big illusion I should try to forget.
  But there is something left in my head...."
  正在听歌,服务员走过来招呼我。我连忙摇摇头,说我只想听听歌。
  她接着说,"我们这里设最低消费,我扫了一眼那个价目牌,一支小Heineken要60大元,一杯tap water恐怕也要几十元吧。
  That’s why I go away.
  吃完晚饭后八点多我又去"泡吧"听歌。另一个翻译也跟着我进去了。
  这时里面的客人比下午多了些。
  我们站在门口,并不进去,省得服务员又要我们来个最低消费。
  我指着对面的一个女子问另一个翻译,"你说那个女的是不是妓女?"
  "不会吧,这是星级酒店。"
  "星级酒店又怎么样。"
  我以前做馆内6点下班后都会去馆外探探同学,在馆外的同学说一到晚上11点左右,酒店门口就会有很多妓女出现。那时探完同学也只不过是7点左右就回家了,所以我没见过什么妓女。
  不过倒是见到很多乞丐。有几十个,都是一个妈妈状的女人带着一个小孩,追着老外直到人家给钱为止。
  这恐怕是新时代的丐帮吧。而且很有组织。那些小孩不知道是不是真是她们的小孩,从小就被训练的没有自尊,真是不幸。
  看看酒吧里的那个女的,样子倒不太妖,衣服穿的比较少,也不能说人家衣服少就是妓女,但是看到她身旁那个丑老头一脸委琐状。。。
  这时酒吧进来三个浓妆艳抹的女人。
  我对湖南的翻译说;"我和你打赌,这三个女的一定是妓女。"
  "不会吧,衣服穿的顶多。"
  "正经女孩哪会化妆化的像女巫呀。"
  我们在那里静观其变,一会儿刚才那丑老头走过来和其中一个女的亲密地打招呼。
  老相好?
  那些女人很豪放的抽烟。
  再过了几分钟,一个黑鬼和白鬼走过来和那几个女的搭讪,很快他们拿纸写了些东西,应该是在交换电话号码和房间号。
  我们最后百分百肯定,那四个女的都是妓女。
  再过几分钟酒吧进来很多女人,这回进来的不用猜就知道是妓女,个个都穿着低胸小背心,化妆化的像女巫,在那里搔首弄姿.一些鬼很快就过来和她们搭讪。
  发觉此地不宜久留,因为这里基本上只有三种人-服务员、鬼和妓女。
  下午让我想起自己飞扬的青春的酒吧不见了,此时酒吧里乌烟瘴气,恶俗不堪。
  第一次见到妓女,而且是在五星级酒店,满屋都是。
  
  其实若是有一个健康一点的酒吧,和朋友喝喝酒,聊聊天,听听歌倒是件乐事。
  
  繁荣娼盛,千百年都是这样。妓女和乞丐都往最繁华的地方挤。
  听这里的保安说,妓女可以自由进出,因为人家身上有没有挂着各牌说自己是妓女。而且这些东西禁也禁不了。什么扫黄队自己本身都黄,他们应该先扫扫自己。
  在许多西方国家prostitution是种职业,政府公开打税。
  prostitute俗称hooker/street woman/street walker
  
  让我想起翻译界的一个笑话。是我们老师告诉我们的。
  有外宾来参观某城市街道,街道领导介绍到,"我们街道有400街道妇女。。。"
  结果那个土豆翻译把"街道妇女"翻译成"street woman",真是闹大笑话。
  
  这只是繁华背后的阴暗,It’s always there.只是我们以前不知道而已。
  
  晚上11点下班看见酒店外面有很多卖花的小男孩。
  一天下班撑着伞去赶车,看见几个小男孩把花塞进一部的士,里面有鬼和妓女,但那鬼拿了花并不给钱。
  典型的卑鄙无耻,下流贱格!
  
  在后面的日子看到小师妹的档口逐渐有些生意,这回她不用担心老板没做成生意赖帐。
  和她聊了下,她说很多客本身不是说英语的口音很难懂,她有点应付不来。
  She’ll learn fast.
  
  第五天我对面档口的老板开始出现傻子症状,他问我现在是白天还是晚上。
  在地下室看不到外面,也没有阳光和新鲜的空气。
  
  本来自己是想利用空闲看书,老实说,时间大大的有,但是就是看不进去。若不去逛逛,聊聊天,我也很快变傻子。
  和老板小舅聊天,他提起自己不幸的婚姻。让我想起了Yvonne’s Language Lab #12(婚姻爱情篇)
  
  老板小舅长得顶handsome,他说和多少女孩子都没有说结婚,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和他现在的太太认识不到半年就结婚了,可能是缘分。他说结婚后女方依靠男方,或男方依靠女方都不好。一方太有空在家里就会猜疑,他的太太结婚后没有上班。所以他事忙就整天没回家他的太太就猜疑他,老是打他的手机问他在哪里,像审犯一样。所以他有时明明经过家门都不回家。他们有个六岁的女儿,他说和他的太太越来越难沟通,若不是为了孩子早就离婚了。。。
  
  第六天晚上奇迹出现。有一个美丽女子来探老板小舅,看样子不像他太太,戒指戴在尾指。
  老板小舅和那美丽女子出去转了一圈拿回来一大袋麦当劳请我吃,我正在看青年文摘看得两眼朦胧。
  吃完麦当劳我又去闲诳。其他档口的翻译见到我照例问"今天有没有客人。"
  "没有,一个也没有。"
  "没有客人还那么高兴。"
  "我没什么所谓,公司又不是我的,没有客人老板也不会给我脸色看,还请我吃麦当劳。"
  "你的样子一看就特别zuwai,所以没有人敢给脸色呢看。"
  "什么叫zuwai?"
  "zuwai是我们的方言,就是潇洒。"
  真是这样就好了,我受气的时候多着呢,只是这次比较幸运,碰到个比较好的老板。
  
  许是美丽女子出现的缘故,老板小舅那天晚上10:30就放我走了。
  平时回到家都差不多12点,每天要差不多凌晨1点才可以睡觉。第二天一早就要爬起来去挤车。
  以前做馆内,早上还可以戴戴隐形眼镜,现在眼睛累得睁都睁不开。而且在广州这种地方戴隐形眼睛真的会瞎眼。一出门灰尘就扑面而来。一次在一本英文杂志上看到一段报道:世界十大污染城市中国占了九个。
  我一点都不怀疑此报道的真实性,而且怀疑广州是居中国之首。
  都说污染厉害的地方才是好地方,就忍着点吧。
  上到大四,班上的许多女生都配了隐形眼镜,学会了化妆,参加各种面试。
  两个成绩一样好的女生,用人单位很有可能要那个漂亮点的女生。
  社会是现实的。
  Everyone tries to look beautiful and successful.
  记得大四时参加深圳的人才市场。学校派车去。一群女生早上五点钟就起床,梳洗,戴隐形眼镜,化妆。我从来没有看见过那么多的漂亮女孩。去到深圳和十万大学生挤在一起,走遍了整个馆也找不到几家要英语系的公司。每个同学受到的冲击都很大。我随便投了一份简历,就收手了,想走。我的同学说,"我不走,既然来了就来了就要把简历投完。"于是又钻进人群投简历。晚上回到学校,许多女生穿着高跟鞋的脚都磨出了水疱,脸上的红妆已经融化。
  我的同学累累地说,"我们学校的女生真难得。"
  
  班上最吊儿郎当的男生去面试时也会西装革履,我们一群女生总会取笑他,"又去相亲呀?"
  女生花两三百块钱已经能买一套看起来很不错的套装,男生的西装若是上好的料子至少上千。
  以前听北方人评论广东老板,说广东老板最耐寒耐热,冬天夏天都穿着西装。
  有一次看西片,男主角弄了套白西装去参加宴会,结果还是给人当成waiter。
  因为只有两种人穿白西装:有钱人和waiter。
  
  就好像街头留着长发的男人,不是艺术家就是民工。
  
  我认为最丑的搭配就是夹克配领带。
  
  前几届交易会看见一个穿着白西装的女黑人,翘着腿很优雅高傲的坐着,简直是cool呆了。我至今仍记得那表情。
  
  第七天我带了7本TIME magazine回交易会,"上进心发现",准备开始疯狂的看书计划,谁知这天换了老板娘看档,带了小少爷Jim来。
  Jim11岁,平时在贵族学校上学,这天放假也跟着过来了。
  Jim倒顶聪明调皮。老是吵着要吃麦当劳,我只有带他去。此时的麦当劳真是客如云来。
  麦当劳的几条土豆也买几大元,麦当劳真是谋取暴利。
  交易会真是给附近的酒店,饭店,快餐店带了无限商机。
  听那间星级酒店的保安说,酒店的食街一天的营业额就27万人们币,真是发得变猪头。
  我们在酒店买个盒饭要12元,这在交易会期间是很正常的价钱。
  
  听说有个老板特别刻薄,要他的翻译每天冲出交易会,翻过两条大马路,钻进一条小巷去帮他找6块钱的盒饭。
  
  在酒店的地下室做了几天翻译和那里的保安,扫地的阿伯,阿婶,小妹妹都混熟了。
  可能是因为我有礼貌,又是BS馆内唯一的广州女孩,所以他们都喜欢和我聊天,从他们口中知道不少酒店的内幕。
  倒垃圾的小妹妹才18岁,是某旅游学校来实习的学生,要实习一年,每天25元工钱,还要给学校5元钱。宿舍帮她们租了宿舍,不过租金要她们自己出。
  学校真是大有大赚,小有小赚。
  我们学校的学生出来做交易会也要给回学校钱,每个系上缴的数目不同,有些系每天30元,我们系每天40元,如果做了超过10交易会,只用交400元。有些系据说每天要上缴80元。据系领导解析,我们系学生多,所以人头交得少些。
  学校不帮我们找活,却要我们交钱,很不公平。
  我在学校已经学会什么叫"不公平"了。如果你不去做交易会,必须每天回学校签到两次,上午九点一次,下午四点一次。交易会期间,你离开学校就当你去了交易会,交钱。
  若是不想交钱,学校不放你出去,大家一拍两散。
  Live and let live.
  我的一个写作老师说,"学生和学校斗,受伤害的永远是学生。"
  其实我们学校的学生开价比其他学校的人高,只不过是填回交给学校那笔数,也没比其他学校的人多赚。
  好在现在我毕业了,不用再给学校剥削。
  
  有一次倒垃圾的小妹妹来我们档口清垃圾,我对她说了声谢谢,她抬起头来,对我很灿烂地笑了笑。
  每个人心中都是希望别人尊重她的。
  
  18岁,多好的年华呀。和倒垃圾的小妹妹聊天时叫她趁年轻,努力进修。
  扫地的老伯在这间酒店扫地扫了17年。
  我说,"你在这里干了17年他们也不升你做卫生主管?"
  于是老伯对着我感怀了一番身世。老伯今年52了。老伯对历史,地理,烹饪都很有研究,讲什么都讲的头头是道。他和保安两人整天在我面前讨论如何干掉酒店的卫生主管和保安主任,然后爬上他们的位置,两人说话特别逗,笑得我半死。
  扫地的老伯整天说,要不怕从低做起,但又要不甘心永远做低的。
  
  第七天档口多了个小少爷,热闹了许多,但他也难伺候,老是闹着要去北京路买书看,我走不开,只有带他上酒店二楼的精品店的书摊看看有没有合他看的书。去到那里发现都是些英文杂志。
  看到精品店旁边有一间咖啡店,里面的墙壁上有好几幅花卉的画。我带Jim进去,说要看看画。谁知这时一个服务员走过来,"小姐,几位?"
  我只有带着Jim扫兴地走开。
  我和Jim一不小心进了一部上升的电梯,根着一个鬼佬上了15楼,等那鬼出去后我按了Lobby,Jim突然按了14、13、12、11、10、、、、4;、3、2button。
  "你在干什么?"
  "你不是说要看画么?"
  电梯到了14楼后打开,电梯门正对着一副画,到了13楼,电梯门也打开,也是正对着一副画。
  这才想起上到15楼时电梯门开时我们看到了一副画,发觉Jim很聪明,观察力很强。
  接下去的12、11、10、。。。4、3、2楼每到一层楼电梯门都打开,都可以看到一副画。
  从来没有以这么特别的方式看过画。
  小孩子寻找快乐的方式总是让大人惊讶,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我失去了这种天分。
  那天晚上Jim整个晚上缠着我,要我和他玩挑绳子游戏,他总是输给我,所以不肯放过我。
  结果我那天连1本TIME都没看完,真应该故意输给他。
  晚上走时看见小师妹的档口还有客人。
  好生意呀。
  
  第八天早上见到小师妹,她说她老板炒了她,今天她是回来等老板结帐给她。
  炒了?昨天晚上不是很好生意么?
  小师妹说昨天晚上从八点干到11点多,帮老板搬了无数件东西,没有功劳也有苦劳。。。
  昨晚的客人是西班牙人,英语口音很重,很难听懂。老板也看出了,后来老板请了其他档口的翻译帮手。第二天就把小师妹给炒了。
  算小师妹倒霉。
  他老板很刻薄,我要给这种人干他不炒我,我也会炒他。
  他连饭钱都不肯给小师妹,一到吃饭时间就玩失踪,自己出去吃,搞得小师妹只有自己买饭吃。
  连附近档口的老板都看不顺眼,请了小师妹吃饭。
  老板知道这件事后觉得小师妹落他脸,说小师妹不信任他。
  他叫人怎么信任他呀,已经不是第一次吃饭时间玩失踪了。每次叫小师妹买饭只给够买两个盒饭的钱,小师妹买饭回来还要嫌小师妹买的饭不好吃。
  我们老板每次都给够我买十几餐饭的钱,所以就算吃饭时间老板不在我都有钱买饭,哪像他老板那么算死草。
  小师妹和他老板的性情也很不合。
  小师妹还是比较cool的那种人。要她第一次出来做兼职就懂得看人脸色,也未免太苛刻。
  总之小师妹被炒有很多因素。
  小师妹说她长那么大从来就没受过那么多气,说着说着就哭了。
  想起老师那句,"宁可我现在把你逼哭,也不愿意你在外面给别人逼哭。"
  老师真是用心良苦呀。
  
  我们几个翻译都安慰小师妹。我叫小师妹去找个老外,帮他做随身翻,然后把那老外带来她老板的档口,挑上百件产品,要那老板报价,报完价然后不要那老板的货,气死那老板。
  大家都说着这是个好主意。
  我给了小师妹三个忠告:
  (1)不要找肤色深过你的鬼
  (2) 不要找有胡子的
  (3)最好找英、美、法、德这些大国的老外,夫妇更好
  
  那天中午12点开始我们的档口就有客人,谈到两点多,过了酒店买饭时间,我只有又去买麦当劳,回来后发现档口又有客人,讲中文的,不需要我,但是也不方便吃东西。
  下午时分小师妹带着一个没有胡子的年轻老外经过我们档口。
  小师妹好样的!
  这回真是气死她老板了。
  我走不开,只是简短地和她们打了个招呼。
  后来有空挡,又见到小师妹,她带来的鬼佬正在和一个档口谈生意,那档口有自己的翻译,所以小师妹跑开来找我。
  小师妹说觉得那鬼是可能是骗子。
  "我也觉得,我见鬼见得多了,好鬼坏鬼,一般都有点感觉。"
  小师妹说那鬼根她说他是做garden product的,他却和买圣诞饰品的档口说他是专门把产品的相片放上网让客户挑产品。
  小师妹和那鬼说她只想practise English,不收那鬼的钱,于是把那鬼带来她以前老板的档口,真的气死他老板了。
  小师妹说找到那鬼不久,那鬼低声打电话给他的朋友。
  师妹听到了一句"She’s here."
  这简直是很可疑了。
  "甩掉那鬼,他不会是什么好东西。反正你只是想利用他气气你的老板,你的目的已经达到了。你若还想再做翻译,明天另外找一个,要不回学校好好上课,反正你也不志在那点钱。"
  "那我应该怎么跟他说不干了呀?"
  "这还不容易,若是说好给钱的,就结清当天的帐,你现在又没要他的钱,你就说你要回学校。记住不要和他去少人的地方。商业社会基本上是男性社会,什么人都有,你要学tough一点才能保护自己。"
  
  过了一会儿小师妹又回来找我,这时她已经把那鬼给甩掉了。
  原来那鬼真的不是什么好东西,他和小师妹出去后,就叫小师妹和他上的士去他酒店的房间看Catolog.
  看啥catalog呀,一听就知道是骗人。
  小师妹马上把他给甩了。
  我拍拍小师妹的肩膀,"今天回去睡个好觉,明天好好上课。"
  我想小师妹经过这次交易会见识了许多东西,以后也会学精了。
  工作总是让人成长。
  
  小师妹的经历让我想起了那个来自湖南某大学的翻译,她见到我的第一天就和我说听说我们学校很多女生做妓女,给人包。
  她并不知道我是来自哪间学校的。
  我也不自报家门,不露声色地问道,"你听谁说的?"
  这种人,说人坏话也不先打听一下听的人的底细。
  我事后和广州某工学院的翻译提起这件事,她说"我要是听见有人这样侮蔑我们学校的女生早就一巴掌盖过去了。"
  那湖南翻译叫我猜她是几年级的。
  "大四?"
  "不是"
  "你肯定不是大一大二,大三吧。"
  "哎呀,你怎么猜中的。"
  "因为你的样子看起来年纪也不小了。"我很不客气地告诉她。
  她的样子和我大三的小师妹至少相差十年。
  
  那湖南翻译见到四处放电,周围几个档口的老板都给她迷得神魂颠倒。那天小师妹档口来了西班牙客。小师妹听不懂他们的英语,他老板附近档口的翻译都不找,专门跑了几个档口找她来帮忙。
  那湖南翻译一见到鬼就说,"come on baby。"
  都不知道是谁骚扰谁。
  唉,男女平等嘛。
  那西班牙鬼听到后,开心得从心里面炸开来,笑得见牙不见眼。
  我们其他几个翻译都说小师妹被炒是因为她不够媚。
  
  有一天那湖南翻译走过我们档口,对面老板问我,"那是不是你的同学?"
  "我怎么会有这种同学?"
  对面老板点点头,"低品味。"
  她这种人连她自己的师姐都不愿意认她。BS馆还有一个她大四的师姐。
  那湖南大四的翻译老是对我们说,"你们不要老是说她是我的师妹。"
  
  在交易会你可以见到各种人,当然你也可以比较近地接触生意人,和商业社会。
  商场如战场,没有真正的朋友,有的只是利益的联盟。
  以前在馆内做,档口来了个比利时的商人,一来到就和我老板很激动的砍价。
  我老板说,"friends"
  那比利时人说"no friends!"
  我老板请他坐下再谈。
  那外商说,"no sit down!"
  硬要我老板把价钱降下来才肯坐下来。
  在馆外做时,档口来了老板的老乡。老板对我说,"这是我的"大哥"呀,你一定要给他沏杯好茶。"
  他的"大哥"在BS馆也有个档口,也买相似的产品。
  有一天我们档口来了鬼佬,那鬼接着去老板"大哥"的档口。
  老板娘叫我去看看那鬼在那边挑了什么产品。我隔着几个档口看不清。于是想了个好办法。
  因为老板"大哥"的档口在开水房的旁边,于是我拿了满满的一壶水走进水房换了一壶满满的水出来,顺便把那鬼挑出来的产品扫进眼内,回去报告老板娘。
  
  有个胖子经常来我们档口坐,是老板娘的中学同学。大家有说有笑。他也是买相似产品。
  有一天有个鬼佬来到我们档口,那鬼告许我们他去过胖子的档口,胖子说我们抄袭他的产品。我们老板马上说是胖子copy我们的。
  什么同学,大哥呀。在商业社会不吃这一套。
  我想那胖子经常来我们档口聊天就是想看我们的产品。
  他有时见档口只有我一个人,就会问我签了多少单了,哪些些产品好买。
  做翻译的职业道德之一就是为客户保守秘密。
  我从来都不会如实答他。
  听说有一个翻译吃里扒外,把老板的客户都带到另一个公司,给老板发现后当即一巴掌盖过去。
  你可以出卖别人,别人也可以出卖你。
  你若不是"出卖"高手,还是别犯那种傻。
  做翻译一定要分清什么可以说,什么不可以说,别人和你闲聊时也要提高警惕。
  即使不是为了维护你老板的利益,在商业社会养成这种习惯也是有益的。
  
  有一次,档口有鬼来,事后老板问我刚才站在档口附近的那个家伙是不是他competitor的人。我说我忙着翻译没抬头看。
  老板教我,在商业社会一定要随时保持敏锐的感觉,很商业社会什么人都有,交朋友不像你想象的那么简单。一定要把书本学到的东西应用到现实中,否则书读得多好都没用。
  我看了看老板充满血丝的眼,他的感觉应该很敏锐,但是不知为什么赌钱总是输。
  第七天晚上老板输了两千,第八天输了一千多,要老板娘拿钱给他,老板娘帮他赢回了几百。
  第九天晚上老板失踪了三个小时,输了一万六。
  小师妹的老板就应该是很聪明的人,逢赌必赢,有"赌圣"之称,我老板和他赌总是输给他。
  最讨厌和老板一起看档,他老是玩失踪,有客人来老是要我打电话叫他回来,浪费我不少电话费。
  不过这老板倒是教会我不少东西。
  
  到了第11天的晚上各档口就开始拆档,看来大家都不打算摆第十二天。在馆内是不允许那么早拆档的。
  BS馆的档口有些真的是满载而归,有的真是空手而回。
  听说有个档口接了4000万美金的单,也有档口十天都没有人问过价,一早就打好包要走了。
  拆档的时候是最混乱的时候。很多档口都在砸自己的产品。为了省运费,他们都不把东西运回去。但是也不会把东西给人,因为怕人拿他们的版去仿做。
  如果你在交易会看见有人在吵架,那么一定是一方在指责另一方想偷看仿做他们的产品。
  也有些公司是把东西全部带回去的。有些会给肯给一两件要纪念品的人。不过若是客人定购的产品一般都会带回公司作板,不会送给人。
  这时候保安,服务员,翻译都出动四处要纪念品。
  一个保安说他们经理看中我们档口的陶瓷大公鸡,派他来要一个。好在老板小舅怕东西给人要完,早就失踪了。后来他回来了。
  "你回来干嘛?东西会给人要光的。"又把他赶走。
  我知道老板小舅是很心软的人。
  后来我不想看档,就把他找回来。因为我要开始我疯狂的扫货行动。
  其实我对BS馆里的东西不感兴趣,对了十几天,什么都对到厌了。只是想给亲友带点纪念品。
  去对面挡讨了两个大南瓜,过万圣节用。
  倒垃圾的小妹妹找到了我,说要谢谢我那天和她说的那番话,她现在每天都捧着本英语书。
  我鼓励自己去奋斗,也鼓励所有人去奋斗、去改变自己的命运。
  
  最后我要回来的东西多得装都都不完。
  倒垃圾的小妹妹帮我弄来了一个大袋子,给另一个翻译看见我们的交易。
  "你和她什么关系?她对你那么好?"
  哈哈,这就是对别人好的好处,你尊重别人,对别人好,别人也会对你好。
  于是接着去扫货。
  这个时候稍微turn on your charm,放放电也无伤大雅。
  有些女档主向她讨半天也讨不到,一些男档主,我站在那里不用说话,他就自动送几个纪念品给我了。
  同性相斥,异性相吸。
  这一点我不否认。我每次见工面试,过五关斩六将,最后总是栽在female interviewer手上。
  最后东西要得我三只手都不够搬,只好收手。我真应该雇个苦力帮我太东西。
  最后要劳烦老板小舅帮我做苦力,帮我抬东西送我出酒店门口打的。
  收获颇丰。
  其实交易会很无聊。
  
  哈哈。
  好了不写了,怕你们不想看下去。
  
  祝好!
  
楼主panco 时间:2002-11-16 12:13:42
  Yvonne’s Language Lab #15 10/26/00
  
  很快就万圣节了。在这里提供一点背景知识。
  
  Halloween -万圣节
  
  Halloween is an annual celebration, but just what is it actually a celebration of? And how did this peculiar custom originate? Is it, as some claim, a kind of demon worship? Or is it just a harmless vestige of some ancient pagan ritual?
  
  The word itself, "Halloween," actually has its origins in the Catholic Church. It comes from a contracted corruption of All Hallows Eve. November 1, "All Hollows Day" (or "All Saints Day"), is a Catholic day of observance in honor of saints. But, in the 5th century BC, in Celtic Ireland, summer officially ended on October 31. The holiday was called Samhain (sow-en), the Celtic New year.
  
  One story says that, on that day, the disembodied spirits of all those who had died throughout the preceding year would come back in search of living bodies to possess for the next year. It was believed to be their only hope for the afterlife. The Celts believed all laws of space and time were suspended during this time, allowing the spirit world to intermingle with the living.
  
  Naturally, the still-living did not want to be possessed.(给鬼上身) So on the night of October 31, villagers would extinguish the fires in their homes, to make them cold and undesirable. They would then dress up in all manner of ghoulish costumes and noisily paraded around the neighborhood, being as destructive as possible in order to frighten away spirits looking for bodies to possess.
  
  Probably a better explanation of why the Celts extinguished their fires was not to discourage spirit possession, but so that all the Celtic tribes could relight their fires from a common source, the Druidic fire that was kept burning in the Middle of Ireland, at Usinach.
  
  Some accounts tell of how the Celts would burn someone at the stake who was thought to have already been possessed, as sort of a lesson to the spirits. Other accounts of Celtic history debunk these stories as myth.
  
  The Romans adopted the Celtic practices as their own. But in the first century AD, they abandoned any practice of sacrificing of humans in favor of burning effigies.
  
  The thrust of the practices also changed over time to become more ritualized. As belief in spirit possession waned, the practice of dressing up like hobgoblins, ghosts, and witches took on a more ceremonial role.
  
  The custom of Halloween was brought to America in the 1840’s by Irish immigrants fleeing their country’s potato famine. At that time, the favorite pranks in New England included tipping over outhouses and unhinging fence gates.
  
  The custom of trick-or-treating is thought to have originated not with the Irish Celts, but with a ninth-century European custom called souling. On November 2, All Souls Day, early Christians would walk from village to village begging for "soul cakes," made out of square pieces of bread with currants. The more soul cakes the beggars would receive, the more prayers they would promise to say on behalf of the dead relatives of the donors. At the time, it was believed that the dead remained in limbo for a time after death, and that prayer, even by strangers, could expedite a soul’s passage to heaven.
  
  The Jack-o-lantern custom probably comes from Irish folklore. As the tale is told, a man named Jack, who was notorious as a drunkard and trickster, tricked Satan into climbing a tree. Jack then carved an image of a cross in the tree’s trunk, trapping the devil up the tree. Jack made a deal with the devil that, if he would never tempt him again, he would promise to let him down the tree.
  
  According to the folk tale, after Jack died, he was denied entrance to Heaven because of his evil ways, but he was also denied access to Hell because he had tricked the devil. Instead, the devil gave him a single ember to light his way through the frigid darkness. The ember was placed inside a hollowed-out turnip to keep it glowing longer.
  
  The Irish used turnips as their "Jack’s lanterns" originally. But when the immigrants came to America, they found that pumpkins were far more plentiful than turnips. So the Jack-O-Lantern in America was a hollowed-out pumpkin, lit with an ember.
  
  So, although some cults and devil worshippers may have adopted Halloween as their favorite "holiday," the day itself did not grow out of evil practices. It grew out of the rituals of Celts celebrating a new year, and out of Medieval prayer rituals of Europeans. And today, even many churches have Halloween parties or pumpkin carving events for the kids. After all, the day itself is only as evil as one cares to make it.
  
  
  Yvonne’s Language Lab 祝各位English Fans(e-fans) 万圣节快乐:)
  
  Your life is only as fun as you care to make it. -Xiaoxiao
  
  Xiaoxiao’s Language Lab #16 11/06/00
  
  昨天在图书馆阅览室翻看一本英文杂志Film Review,摘抄了几个句子,觉得可以成为Language Lab 的素材。
  
  I’m not saying that American Beauty isn’t good film but I do think it is terribly overrated. Can you tell me if there are any critics and/or magazines who don’t think the film is the best thing since sliced bread?
  -Lain Leigh, Dublin (都柏林-爱尔兰首都)
  第一眼看到这个句子,知道the best thing since sliced bread肯定是固定的俗语。查字典才知道它的具体意思:
  the best thing since sliced bread:(informal) to be new and very helpful, useful, etc
  e.g. He reckons his new word processor is the best thing since sliced bread.
  
  除了这个expression我们还可以从这句话学到什么呢?
  还有一个很有用的句型:
  I’m not saying that...but I do think...
  当你想指出一样好东西(或是大家都认为是"好东西"的东西)的不足之处,你可以用这个句型。先指出自己不是否定它,然后再提出不足之处。
  这个句型也反映了西方的说话和思维方式,他们讲话时很少绝对地否定,反对别人的观点(虽然他们心里面可能把别人的东西想得一文不值)
  例如,当你和你的朋友谈论他喜欢的女明星,你可以这样说。
  I’m not saying that she’ not beautiful, but I do think she lacks character.
  -我不是说她不漂亮,我只是觉得她缺乏个性。
  
  这样就好过直接说"I think she’s just a babe."-她只是一个花瓶。
  
  再造个句子:
  I’m not saying your boyfriend is disloyal, but I do think he doesn’t seem to care about you that much.-我不是说你的男朋友对你不忠,但我觉得他好像并不是很在乎你。
  (这是挑拨别人感情的好句子:)
  
  怎么样,现在对这个句型有的感觉了吧。
  
  同样,你也可以说:
  I’m not saying that TITANIC isn’t good film, but I do think it is terribly overrated.
  
  没看过TITANIC,但是感觉自己好像对它的情节已经很熟悉了。炒得太热了-terribly overrated.
  terribly 是非常的意思。
  第一次接触这个词是读高一的时候。
  那时在英语角给一位女士踩了我一脚,她连忙说"Terribly sorry!"
  我在初中时学过terrible这个词-"可怕的"
  我回去查字典知道terribly是非常的意思.
  I’m terribly sorry.
  I’m terribly busy.
  自此知道sorry前面可以加好多副词:
  I’m terribly/awfully/extremely/dreadfully sorry.
  给人踩了一脚,学了一句英文,也值。
  
  记得那时为了用上"terribly sorry"这个expression,在街上骑单车时故意去撞老外。只为了和他说一句"terribly sorry"(当然只是轻度的碰撞:)
  年少气盛时,总会去干一些疯狂荒谬的事情。
  awful和terrible 一样都是"可怕的"
  但是awfully和terribly一样,表示"非常地"
  
  看这个句子:
  He’s awfully handsome.
  其实这句子只是人们玩弄语言的产物。当人们听到He’ awful-时,人们可能以为你要说he的怀话,但一听到后面的-ly handsome。马上意会。
  你可以故意拉长声调来说这句话: He’s awful--ly handsome. -他很英俊。
  有一次看"学警出更"听到一句话:
  "She’s pretty ugly."
  这个句子和"He’s awfully handsome."异曲同工。
  
  pretty 作为形容辞词时是"漂亮"的意思,但作为副词是却是"非常地"的意思。
  She’s pretty.-她很漂亮。
  
  It’s a pretty sad story.这是个非常忧伤的故事。
  
  She’s pretty ugly=She’s very ugly.
  这也是人们玩弄语言的产物。
  
  现在讲讲overrated这个词。
  rate用作动词时以为"给。。。评级"
  overrated-评价过高
  highly rated-评价很高 a highly rated novel
  
  在香港,电影分为一级,二级,三级。
  在西方他们也会给自己的电影分级。
  
  The film is rated G/U/PG/X.
  
  G-adj(AmE)-a film that is G has been officially approved as sutiable for people of any age
  U-(BrE)a letter used in Britain to officially show that a film is suitable for people of any age
  
  PG- parental guidance;a film that is PG may include parts that are unsuitable for children under 15:
  Jurassic Park (PG)
  
  看英文台时我们常会听到:
  
  Parental guidance is recommeded for the following program.
  
  X-rated:-an X-rated film is one that people under 18 are not allowed to see because it includes sex or violence.
  
  再看看我摘抄的第二个句子:
  当大会颁发the medal for the best supporting actor(最佳男配角) 时:
  The five cameras trained on Caine, Cruise, Jude, little Haley Joel and mammoth Michael Clarke
  and "the Oscar goes to Michael Caine!" The audience rose to its feet as one and Tom Cruise grabbed Caine in a bear hug.
  在读下去前,问问你自己,你可以从这几句话中总结出几个语言点,精彩之处。
  
  
  
  
  现在看Xiaoxiao怎样分析这个句子。
  首先"trained"肯定是一下子吸引了你的注意力:火车?
  很明显"train"在这里做动词用,但是它在这里是什么意思呢?
  肯定和camera有关!
  对!
  train(v)-to aim a gun or camera etc.at someone or soemting-把枪或镜头对准某人
  搭配是-train sth on/at sb/sth
  e.g.The firemen trained their hoses on the burning building.消防员把喉管对准着火的房子。
  
  那么上面的句子的意思是五个镜头对准候选的五位男演员。
  在看看着这五位候选男演员:
  Caine, Cruise, Jude, little Haley Joel and mammoth Michael Clarke
  我觉得little和mammoth在这里用得最生动。
  little可以用来形容短小精悍的"小不点"
  mammoth可以用来形容高大魁梧的"大只佬"
  mammoth-extremely large
  即使你没有看Oscar颁奖典礼,或是不知道Haley Joel 和Michael Clarke是谁,你对站在台上的五位男演员的身材也会有所了解。
  然后听到司仪宣布"the Oscar goes to Michael Caine..."
  宣布某个奖项,荣誉的得主,应说"the award goes to Yvonne.."
  然后观众全体起立鼓掌。。。
  The audience rose to its feet as one.
  注意这里的名词所有格用its,而不是their。这个句子多妙呀:只用了as one两个单词就表达了"全体起立"的意思。
  我们应该记住人家地道简洁的表达方法,否则很有可能造出以下蹩足的句子:
  All people down the stage rose to their feet at the same time.
  
  我们应该记住这个句子:
  The audience rose to its feet as one.
  这时Tom Cruise grabbed Caine in a bear hug.
  我觉得grabbed真是用得妙极了。
  grab我们学过是"抓"的意思。
  在这里我们可以想象到颁奖的情形,Tom Cruise 一把拉过Caine,给了他一个"熊抱",以示祝贺。
  你看,短短的几句话就把颁奖时的情形生动地展现在读者面前:
  先是镜头对准候选男士,然后主持人用紧张的声音宣布"the Oscar goes to..."然后观众全体起立,响起了雷鸣般的掌声和喝彩声,台上的落选的Tom Cruise很有风度地给了获奖者一个有力的拥抱。
  
  语言的美就在这里!
  
  许多人问我怎么学英语,其实我学英语的方法很乖很传统。
  我是初中才开始学英语,初一、初二这两年学到的东西可以说是终生受益的。
  别以为我初一初二的老师是什么语言大师,其实他们只不过是普通的大专生而已。但是那时自己对英语很感兴趣,上课很认真听,作笔记,把课文读熟。你相信么,我用了一个晚自修上才把Good morning的拼写记住,当时在学字母,老师并没有要求我们会写good morning.
  
  我那时还把整本课本自己翻译成中文呢!
  What is this?
  什么 是 这个?
  Is this a desk?
  是 这个 一个桌子?
  
  哈哈,不敢相信这是当年的Yvonne吧?当时能有这种翻译水平已经很不错了。
  
  当时的老师每教一课都会和我们总结该课文出现过的固定搭配,语言点,语法规则。在后面的课文若是再出现以前学过的东西,老师又会把前面学过的东西在总结一遍。
  For example,
  那时学了两个词组:
  (1)go on doing
  (2)go on to do
  我的老师和我们解析了不下五次:
  go on doing sth是指接着干刚才干的事情
  go on to do sth是接着干另一件事情
  这样总结再总结、回想再联想、比较再归纳。这样怎么会忘记。
  起初学英语,没有任何参考书,也没有任何录音带。老师的口音即不是标准伦敦音也不是纽约音,但好在也无严重口音。所以自己一开始学英语时,发音已不赖。
  现在自己看到一篇英文时,第一个反应就是这篇文章有什么是以前学过的,有什么是新的语言点、固定搭配。
  然后查字典、归纳总结、记笔记
  就是这样温故知新。
  久而久之自己形成了一种所谓的"对语言的敏感"。
  初三时转学,发现英语老师糟糕透了,从那时起根本就没有认真听过英语课。
  
  当你学会了如何学习,你不会在乎谁是你的老师,这是真的!
  
  这集Language Lab是我从一本杂志的两句话所想到的、体会到的、学到的。
  要学号一门外语,你的思维必须是发散的、网状的。
  也就是说,把你的思维放开来,但是有要懂得联想,发现事物间的关系。
  养成了良好的思维和学习习惯,你不会在乎谁是你的老师。
  虽然在大学碰到的老师比我初一初二时老师渊博几百倍,但是我真正让我终生受益的还是我初一初二时的老师,因为是他们教会我如何学习,帮我形成了良好的思维习惯。
  
  学习语言需要有激情。但是并不是所有人都可以长期保持激情,我也一样。办Language Lab的目的之一就是让自己保持对语言和生活的信念和激情。
  
  在生活中幸福和快乐都不是必然的,学习语言也一样。
  美和快乐需要我们去发掘,去创造。
  整天背单词,阅读,作笔记,累不累,耗不耗时?
  当然累,当然耗时!
  但是当你能发现、体会到那种语言的美,当你把自己学到的东西运用到实际生活中,你从中获得的成就感就是你的报酬。
  当年我给别人踩了一脚,学了一句英文,我觉得很高兴。
  为了把那句英文用出去,我不惜用单车撞老外。
  当然我不是鼓励大家像我一样用单车撞人,只是想告诉大家,应该自己去创造一切机会!
  
  昨天我一共摘抄了五段话,现在把其他三段提供给大家,看看你可以从中可以想到、总结到、学到多少东西。我今天就不多解析这三段话了,一写下去就不可收拾,留待下回分解吧。
  
  Eyes Wide Shut-
  
  Stanely Kubrick’s (director of Eyes Wide Shut)final legacy is a curious one because no matter what
  you imagine this film might consist of or center around, you’ll never second-guess the plot. Far from being the controversial outrage that one might expect from Kubrick, what you find within the film’s lengthy running time is instead an up close and personal study of a dysfunctional couple, who have to go through the most absurd and surreal circumstances to be able to relate to one another. The film is both staggeringly normal and compelling bizarre creating a unique experience, which isn’t exactly entertaining just immensely interesting.
  
  
  Felicia’s Journey:
  This is an exceptionally scarry movie, proving that ordinary people can be far more terrifying than any monster Hollywood can come up with.
  
  
  The End of the Affair
  "Whenever awards come your way, of course, they’ve tremendously flattering because you are nominated by your peers in the industry.
  -Julianne Moore
  
  
  Good luck!
  
  Xiaoxiao’s Language Lab #17 12/01/00
  
  一日lunch break,约了在附近上班的朋友吃午饭,碰上朋友的男同事下来饭店打包,我们点头打了个招呼,等我和我的朋友想结帐时,waitress告诉我们,"刚才那位先生已经帮你们付了钱了。"
  总以为这种情节只会发生在电视剧里,不知道是生活模仿戏剧还是戏剧模仿生活。
  
  By the way, 你如果在美国餐馆买饭,如果别人问你,"Here or to go?"
  他的意思是你想在这里吃还是打包。
  
  "Two hamburgers, to go."-- 来两个汉堡,打包。
  
  结帐广东话叫"买单",英文则说"foot the bill,当然也可以说pay the bill.
  Let’s go out and eat, I’ll foot the bill.
  I have so many bills to pay.
  
  在中学学英语,我们知道"foot"是"脚",其复数形式是不规则的"feet"
  还有"走路"是on foot. 记得中学时考这个搭配考了无数遍。
  It’s easy to get there on foot than by car.
  I go to school on foot
  若用其他交通工具,介词多数用"BY"-- by bus/by car/by bicycle/by train/by plane/by air/by boat/by ship/by sea (请注意by the way不是"走这条路"的意思:)
  这里就不多介绍了。
  
  football是足球。踢足球的人叫做footballer。(British English)
  有一次给一个苏格兰人做翻译,他问我: Who’s your favorite footballer?
  以前没有听过footballer这种说法,不过也能反应过来他问什么。
  我答道"David Beckhems."(Because he is the only footballer I know about, I’m not that crazy about football or Beckhems, but I do know a lot of girls are crazy about Beckhams.)
  然而当美国人讲football时,他们是指两头尖的橄榄球,也就是所谓的American football。美国人把圆圆的足球叫做soccer。
  
  foot还有另外一个意思是"英尺"1 foot=12 inches
  中文中的"得寸进尺"有人译成"If you give him an inch, he’ll take a foot."
  
  现在讲讲和foot有关的成语或用法。
  
  如果你站得太久脚累了,或是穿了新鞋不适应,你可以说,"My feet are killing me。"
  
  如果你在演讲前感到胆怯-You are getting cold feet.
  to get cold feet: to lose courage or confidence, especially just before something that is planned
  David wanted to propose to Sandy, but he got cold feet at the last minute.
  David本想向Sandy求婚,但是他却胆怯了。
  Because he was afraid of being turned down.-因为他害怕被拒绝。
  turn down-to refuse(a request or offer or the person that makes it
  He proposed to her, but she turned him down (=refused to marry him)
  To have two left feet: very clumsy 两只脚都变成左脚当然笨拙
  Sam’s got two left feet when it comes to dancing.
  在language lab第一集中提到的all thumbs也是笨拙的意思。所有手指都变成拇指,弹钢琴多不方便。
  He’s all thumbs and he’s got two left feet.- 典型的笨手笨脚。
  To put one’s best foot forward-尽力而为
  1.to walk as fast as possible
  2.to do the best one can
  You’ll have to put your best foot forward if you want to win the game.
  我们中文有"狗嘴长不出象牙","哪壶不开提哪壶",广东话中有"开口咬到舌头"
  这些句子都是形容人不会说话。
  To have one’s foot in one’s mouth-to say something without thinking carefully, so that you embarrass and upset someone-说话草率(容易得罪人)
  
  
  A slip of tongue: something that you say when you mean to say something else.
  A slip of tongue 只是一时不小心把A说成了B,并没有得罪人的意思。
  
  Freudian slip: something you say that is different from what you intended to say, and shows your true thoughts. - 是指一不小心把心里面的真正想法说了出来。
  读大学时,教同声传译的老师告诉我们,她在英国留学时在课堂上发言本想谦虚的说,"I am not the best student in the class…"
  谁知她一开口就说。"I am the best student in the class.."
  她的同学都笑她,"Freudian slip。"
  之所以叫做Freudian slip是因为这个理论是由弗洛伊德Freud提出来的。
  Freud认为世上没有笔误或是偶然说错一个字的事,都是本来心里就是这样想,无意中透露的。
  我业曾经犯过Freudian slip这种错误。
  有一次,某公司相请我加盟,我听了一下job nature的描述,接着问,
  "你们公司那个boring的。。。"
  其实我本来想说,"你们公司那个position。。。"
  但是我一不小心在position前加多了个boring,把自己心里真正的想法透露了。
  其实从礼貌的角度来说,我是不应该把自己真实的想法说出来,我也没打算说出来,但是有时大脑疏于防范一不小心就出卖了了自己。
  
  By the way, It slipped my mind = I forgot.
  I’m sorry I missed your birthday, it completely slipped my mind.
  
  关于foot的成语还有很多,不写了,我要出街了。
  
  Xiaoxiao
  
  12/10/00
  
  
  
  Xiaoxiao’s Language Lab #18 12/23/00
  
  谨以此Lab献给B+B的朋友们。
  
  这是很久以前的事了,去年12月写了3/4,后来换了硬盘,不了了之。
  今天把硬盘换回来,又找回了这集language lab。
  觉得不写完它浪费了我上个世纪末的心血。
  上个世纪的事 我己记不太清,今天算是"狗尾续貂"吧。
  03/19/01
  
  昨晚(12/22/00)应邀参加了好友公司的圣诞dinner party。好友说有一项任务要交
  给我-帮她公司的鬼佬boss Jim做翻译。乐意之极,说说话而已。
  
  白天在公司忙疯了,去到party吃完饭还没有缓过气来。
  我们去的是川菜馆,满桌都是辣的,每盘菜都有红红的辣椒。
  喉咙抱恙,不能吃辣的,结果我只啃了一碗白饭。
  英文中辣食称为spicy food。
  英国的辣妹组合-Spice Girls
  
  饭后是玩游戏,这时好友叫我做在Jim身边帮Jim做翻译。好友则用中文来主持游戏。
  在翻译界,这种坐在鬼佬身边帮鬼佬小声做翻译称为whisper interpreting。
  游戏的第一部分是identifying the body parts of colleagues.
  公司同事的手,耳朵,眼镜用复印机复印出来,让大家猜是谁的手,耳朵。。。
  这个游戏Jim还可以玩一玩,下一个游戏Jim就没有办法玩了。
  
  这个游戏是猜中文的四字成语。
  主持给出了9个中文词语,要我们猜相应的四字成语。
  谜面:
  1。选美
  2。口吃
  3。弃女
  4。心算
  5。地雷
  6。垃圾箱
  7。显微镜
  8。五只手指
  9。新发明
  
  **********************************************************
  
  好难猜呀!!
  "选美",我身边的朋友猜是"评头品足",我想到了"百花齐放"和"争奇斗艳"
  "口吃"是"吞吞吐吐"吧?
  "心算"是"心中有数"吧。
  "显微镜"是"明察秋毫"?
  "五只手指"是"了如指掌"么?好像不是。
  其他的我真是一点主意也没有了。
  
  如果你不知道,除了说I don’t know.还有好多说法。
  
  I don’t have the slightest idea.
  I have no idea.并不是说你没有点子,其含义是你不知道。
  "Does anybody have any idea how this copy machine works?"
  -有没有人知道这复印机怎么用。
  中国的学生常喜欢问"Do you know..."
  实际上就算是用"know"老外也喜欢说"Do you happen to know...? "
  为什么要这样用?
  一种礼貌和说话的习惯而已,以防别人反问"Why should I know?"
  "Do you happen to know Yvonne’s home telephone number?"
  
  就好像西方人说你的不足之处,常喜欢用一个句型"I am not saying that...but I do think..." (这个句型我在Lab#16详细解说过了。)
  我也学会了西方人的这种"虚伪"
  一次一个网友叫我给他的英文提点意见。
  我对他说,"I am not saying that your English is not good, but I do think if you can be more conversational in your style, you will be more fun to hang out with."-我不是说你的英文不好,但是你的风格若能口语化一点,和你在一起会更有趣的。
  
  这个网友老是喜欢用一些大词,整篇文章像出土文物。不过他会用大词证明他的词汇量
  还不小,应该鼓励鼓励,所以对他说"I am not saying that your English is not
  good..."
  其实我心里觉得他英语一点都不好,如果别人用这个句型,你应该知道侧重点在"but I
  do think..."前面说什么只是客套,给面子而已。
  
  Well, back to "I don’t know."
  I don’t know.
  I have no idea.
  Beats me. -含义是难倒我了
  I haven’t got the clue.-一点头绪、线索也没有
  You got me there.-难倒我了
  It’s beyond me. 这对我来说太难了。
  It’s Greek to me.这对我来说像希腊语一样,不知所云。
  
  再回到成语游戏。
  我很快地和Jim解析了一下游戏怎么玩,还有9个词语的字面意思(literal meaning)
  
  1。选美 -beauty pageant
  (千万不要望文生义,以为"选美"是selecting beauty,其实像香港小姐Miss Hong Kong和世界小姐Miss World,这些选美比赛都称为beauty pageant)
  2。口吃-stammer
  3。弃女-to abandon one’s daughter
  4。心算-mental calculation
  5。地雷-landmine
  6。垃圾箱-trash can
  (英国人叫dustbin,美国人叫trash can,Jim是美国人,所以我把垃圾箱翻译为trashcan)
  7。显微镜-Microscope
  8。五只手指-five fingers
  9。新发明-invention
  
  
  好了,反正Jim也猜不出,现在只等主持公布答案了。
  1。选美 -以貌取人
  2。口吃 -一言难尽
  3。弃女 -一掷千金
  4。心算 -心中有数
  5。地雷 -(我忘了主持怎么说了,请B+B的朋友回邮告知,以便我修改language
  lab,没准以后能出版成书:)
  6。垃圾箱-藏污纳垢
  7。显微镜 -明察秋毫
  8。五只手指-三长两短
  9。新发明-(我也忘了,请告知)
  
  主持人很快就把答案读完了,我在台下要做同声传译是不打可能的。
  而且在这种场合也不适合作同声传译。真正的同声传译,翻译会在翻译booth里戴上耳
  机,对着麦克风翻译,翻译是不会见到speaker。Speaker一开口说话,翻译允许比
  speaker慢几秒,大概半句话左右。作同声传译精神要高度集中,反应、说话都要快,
  而且一定要把话说完,"Never leave a sentence unfinished"是同声传译的金科玉
  律。
  如果前面说的话实在来不及翻译,那就放弃算了,译好后面的句子,不要患得患失影响
  情绪。做同声传译戴耳塞,音量,呼吸,换气都有技巧。为了防止自己的声音盖过了
  speaker的声音,翻译时不能太大声,如果你听不到speaker在说什么,你就无法翻译。
  我就不多解析怎样戴耳塞和换气了,因为这些技巧我自己现在也没机会用的上。
  
  我若是把答案都给Jim同声传译一遍,他也不会明白,所以我有选择地给他翻译和解析。
  我告许Jim "beauty pageant" 的答案是"judging people by their appearance"
  这个Jim也很好理解,因为每年世界小姐选举都有人游行抗议,说选美是歧视女性。
  
  其实Pageant字典的解析是:(American English) a public competition for young
  women in which their appearance, and sometimes other qualities, are compared
  and judged.
  从字典的解析就知道这种比赛是以外表为主的。
  
  然后我挑了个最有趣的答案解析给Jim听。
  "弃女"原来答案是"一掷千金"这个答案太妙了,我可想不出来。
  要翻译好"一掷千金"首先要高清楚"千金"是多少。应该是一千两黄金吧。但是我总不
  能告诉Jim 千金是"one thousand liang of gold",他哪会知道"两-liang"是多少。
  
  那么用kilogram吧,Jim肯定知道kg是多少。
  于是我告诉他, "Abandoning one’s daughter" is equivalent to throwing away
  one thousand kilograms of gold on a gamble desk, because in ancient China, a
  daughter was also called "a thousand kilograms of gold", esp. daughters of
  wealthy family. If you abandon your daughter, you throw away a thousand
  kilograms of gold." (throw away-丢掉,抛弃)
  
  在翻译的过程中要懂得把文化背景也介绍给老外,否则他会搞不清楚"一掷千金"和"弃
  女"有什么关系。至于"千金"的翻译,我用kilogram显然是错的,但是我翻译时极度疲
  劳,因为整个星期都在加班,到了星期五晚上已是强弩之末,哪里还有精神去"反应快
  而准"呀。
  英文中没有"两"这个单位,古代讲起黄金都以两为单位,但要把"两"换算成kilogram老
  外才能明白,一斤十两,一公斤20两,一千两是五百kg吧。 这样"千金""五百公斤金"
  了。
  其实做翻译最怕就是碰见这种为难的情况。
  我把"千金"译成"a thousand kilograms of gold"只是图个方便,当时实在是太累了,
  没有精力去换算,虽然那只是很简单的换算,我的翻译在这种场合叫做"机智",在正式
  场合叫做"无知"。若是在口译大赛上我这样翻译,台下肯定嘘声一片,评判肯定手下不
  留情。没有人会体谅翻译为什么会错,错的就是错的。
  Jim听我说这些成语的背景知识倒是觉得顶有趣。
  我还Jim解析了five fingers-three long two long(三长两短)
  我现伸出手掌给Jim看,我们的五个手指中间两个较长,拇指和尾之较短,所以称为三
  长两短。
  "However, three long and two short is the literal meaning of the Chinese
  idiom, when we say "three long and two short", something very bad happened
  to us."
  Jim responded, "Oh, does that mean you have bad luck."
  我知道我没有解析清楚,于是接着说
  "No, it’s more than bad luck, it’s a life-and-death matter. When you are
  "three long and two short", your life is threatened. It’s something like
  getting killed in a car accident."
  
  Jim问我为什么"三长两短"会有这种含义,这个我也不太清楚。
  据说点五支香,如果香烧到最后三支长两支短就表示凶多吉少。
  
  
  (3月19日接:)
  下一个游戏是从body language猜中文成语,这个游戏Jim当然也没法玩,如果没有我的
  解说,他也很难明白他的中国同事在干什么。(我现在已经不太记得当晚猜了多少给成
  语了,就讲讲我记得的两个成语吧)
  
  "拍马屁"这个成语是我做的body language,好友硬拉我上台。
  我学马跳,拍了拍屁股,大家很快就猜出谜底。
  后来我和Jim解析了"拍马屁"这一个成语"hit on the bottom of a horse" is
  actually equivalent to "kiss ass"。
  如果你知道英文"kiss ass"这个成语,"拍马"很好解析,不同文化不同动物而已。
  ass-donkey.
  
  "眉来眼去"做这个body language的朋友指了指自己的眉毛招了招手,再指指眼睛作叫
  人走开的手势。
  Jim不懂中文,根本没办法猜,我告许他谜底是"make passes at sb."但是英文的
  "make passes at sb."通常指单方面的挑逗,"眉来眼去"则有互相挑逗得含义,这
  些 shade of difference我都告诉Jim。同时也告诉Jim"眉来眼去"的字面意思是
  "eyebrow come,eye go",所以那位朋友才会做这样的手势。Jim听到"眉来眼去"的
  字面意思时眼睛都突出来了,觉得很不可思议。。。
  还有一个词是"露齿笑"中文三个字,但是英文一个字就搞定了"Grin"
  
  谢谢B+B的朋友们:))
  
作者:巴望别机 时间:2002-11-16 14:01:30
  潇潇这么努力大家支持,我要坚持看完!
作者:雪地蒼狼 时间:2002-11-17 13:10:42
  Panco,
  why can‘t i access the URL you provided.
  is there anything wrong?
作者:诱惑上帝 时间:2002-11-18 14:50:13
  可以联系你吗,想常请教你,得到你的帮助。
作者:sawing 时间:2002-11-26 12:31:25
  怎么不繼續寫啦?
作者:ATcomet 时间:2002-11-26 14:33:02
   厉害
作者:vivian-jf 时间:2002-11-26 18:12:55
  it‘s as pleasure as breeze blowing by kisses~~~~~~~~~~~~~:))
作者:vivian-jf 时间:2002-11-26 18:13:34
  sorry ,"as pleasant as..."
作者:直立行走1998 时间:2002-11-27 23:13:17
  download
作者:mylovesun 时间:2002-11-28 19:59:08
  写的很好,不仅是语言的学习,更是一种心灵的交流
作者:sawing 时间:2002-12-10 12:15:34
  還有嗎?
楼主panco 时间:2002-12-11 15:28:19
  原文就这么多
  我好想再看!
作者:fmmmm 时间:2002-12-12 22:35:55
  好想yvonne继续写下去。
  如行云流水般的句子,I love that
作者:zergz 时间:2002-12-30 11:38:56
  it sounds very useful,thanks very much for providing it.
作者:谁是阿水 时间:2003-01-02 21:38:03
  原来小小是女的阿,佩服
作者:谁是阿水 时间:2003-01-02 21:50:38
  希望看到更多
作者:擦边而过 时间:2003-04-25 17:53:38
  good
作者:一辈子 时间:2003-05-24 22:54:02
  写的很不错。
  特别是广交会的那段。
  今年的广交会情况如何,有谁能介绍介绍?
作者:蝈蝈2003 时间:2003-05-25 00:21:53
  preservation
作者:Dr_sniffer 时间:2003-05-25 03:23:30
  在哪儿能下啊?
作者:yangqing 时间:2003-05-25 10:26:56
  it‘s very wonderful .but that‘s all?
作者:twodogs 时间:2003-05-25 15:11:52
  Wondering to be continuded!
作者:天涯甜雅 时间:2003-05-25 19:13:44
  寻寻觅觅
  冷冷清清
  凄凄惨惨戚戚
  
  I look for what I miss,
  I know not what it is,
  I feel so sad, so drear,
  So lonely, without cheer.
  
  :)英语中虽然叠词词汇不多,却不乏其他的重复修辞手段。
  如前三行出现了四次“I”,后两行连续有三个“SO”字结构~~与WITHOUT CHEER形成一体,~~
  
  其实这样应该算比较美的译法了~```````
  
作者:karst 时间:2003-05-25 21:12:50
  上次有人问过距离产生美,萧萧这里翻译为 Familiarity breeds contempt ;上次有译 distance breeds beauty..觉得breed用的蛮好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