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屌丝到富豪——我的金钱美女权力路

楼主:天下南岳2014 时间:2016-03-21 10:55:00 点击:841 回复:9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男人一辈子的极致追求,金钱、美女与权力,我一个也没落下。
  可是谁又知道,几年前,我还是身无分文的穷屌丝呢!
  如果你有兴趣,不妨听我细细道来。
  我的故事,还得从我退伍后开始说起。


  我是个退伍军人,一个戍边的武警。本来我是要留部队转士官的,可是一场没有任何预兆的事,让我的士官命化为乌有。


  人世间,钱是狗屁!
       但没有钱,人连感情也无法表达!
       做生意的目的是赚钱!但能做钱生意,是最高境界。

   我就是做钱生意的,而且做得风生水起。在衡岳市业界,提起我孔另,莫不以为是一匹黑马,来得快,来得猛。甚至有人说,我孔另的背后,有一个神秘的财团,多少钱都不在话下。只要你敢要,没有我不敢借的。


  江湖的传说,总是带着无比神秘的色彩。其实我很简单,我查过家谱,尽管很多东西看不懂,但我掐指算下来,自己是孔夫子的第七十三代后裔。
  我是孔夫子的后裔这是个不争的事实。只是我给孔老夫子丢了脸,当然,不是我丢的,这要追溯到我爷爷的爷爷那一辈去。
  作为孔老夫子的后裔,最低也要是书香门第,最差也要是耕读人家。而实际我家跟书香搭不上边,我家就是个开铁匠铺的,我爷爷的爷爷就开始在小镇打铁,传到我爹这代,已经是第三代,到我这代,确切是第四代了。
  四代打铁,当然是打铁世家。于是我在初中辍学后,找出小学练习毛笔字的墨汁,虽然有点臭了,但还很黑,只是墨汁不多了,我便从锅底刮了一点锅底灰掺进去,让小镇的木匠替我刨了一块木板,挥毫写下“铁匠世家”四个字,高高挂在我家铁匠铺的门头上。
  小镇上有木匠铺、弹棉花铺,杂货铺,也有杀猪铺、榨油铺和纸马铺。唯有我家的铁匠铺有门头牌匾,这让我爹在很长一段时间无比自豪,走在小街上能将头颅高高的昂起。
  没错!我是铁匠铺的第四代传人,但我是不甘于打铁的。于是我在部队来小镇征兵的时候,瞒着我爹报了名。
楼主发言:3次 发图:0张 | 更多
举报 | | 楼主 | 点赞
楼主天下南岳2014 时间:2016-03-21 10:59:22
  我报名当兵部队很高兴。我有一身腱子肉,体格出奇的强壮,这与我跟着老爹打了几年铁有莫大的关系。部队在体检之后,特地上门找了我爹,尽管我爹有一万个不愿意,但部队是国家的人,我爹不敢反对。
  走兵那天,我在兵站认识了一个人,叫方路。
  方路与我,是战友,一个班的战友,睡觉也是上下铺。方路是城市兵,长得清秀,身材瘦弱,像个小姑娘一样,说话就脸红。
  我就不一样,我是农村兵。当兵之前跟着老爹学打铁,一身的腱子肉,让方路羡慕不已。
  我们两个人在兵站认识,都穿着没有领章帽徽的新衣。
  送兵哪天,方路全家人都来送他,塞钱的塞钱,叮嘱的叮嘱。把一个崭新的旅行包,塞满了各种各样的零食。
  我这边就显得无比冷清了。只来了老爹一个人,也不说话。看着别人跟孩子说话,他似乎很茫然,努力了半天,终究没说出一句话。
  我老爹打了一辈子铁,终日站在熊熊炉火前,除了一天到晚的叮当叮当的打铁声,他懒得开口说话。
  按老爹的说法,说话花元气。人就靠着一口元气活着,特别像他这样打铁的人,元气尤为重要。
  我跟着老爹学,打铁的手艺没学到,倒是把老爹关于元气的说法,一字不漏地继承了下来。因此我也很少说话,不到迫不得己,磨子也压不出一个屁来。
  整个送兵现场热火朝天,只有我和我爹,沉默得令人感到压抑,于是显出格格不入来。
  方路家来的人多,围着他千叮咛万嘱咐,这样就把我老爹挤到了一边。
  我爹也不生气,笑眯眯的看着方路的妈妈,把一叠老人头大钞塞进儿子的口袋。
  方路看妈妈挤到了别人,抱歉地笑,露出一口洁白的牙齿。
  站在一边的我心里很难受,拉过老爹轻声说:“爹,你先回去吧。”
  我爹憨厚地笑,说:“还等一下,等一下吧。”
楼主天下南岳2014 时间:2016-03-21 11:42:15
  我就不好说什么了,毕竟这一别,最少也得一年半载才能见到爹。虽然自少跟爹没太多的感情,终究是血浓于水,爹总归是爹,是带我来到人世的人。
  过了不久,带兵的干部吹响了口哨。新兵蛋子们像是上了发条一样,扔了亲人们,很快就站成了几条纵队。
  方路刚好排在我的前边,他回过头,朝我启齿一笑,又露出一口洁白的牙齿来。
  我礼貌地笑笑,还没说话,方路已经调转了头,留给我一个瘦弱的背影。
  带兵的干部讲了几条纪律,大意是一切行动听指挥的意思。
  我们这批新兵,要去云南边境。先要在部队接受为期三个月的新兵训练,三个月期满,各个部队再来人挑人,张三李四王麻子,作鸟兽散。
  因此说,我和方路,还不是严格意义上的战友。也许我们今后下部队,不在一起,这一辈子,也就是兵站的缘分。
  带兵干部讲完话,队伍就要进站上车了。
  我爹仿佛才想起一样,急匆匆地走到我身边,从身上摸出几个熟鸡蛋,就要往我旅行包里塞。
  旅行包是部队统一发的,样式挺好看。
  我爹这一动作,把本来整齐的队伍,弄得有些散乱了。跟在我后边的新兵就不高兴了,瞪着一双眼说:“乡里人!”
  我爹陪着笑脸,也不言语,顾自去拉我旅行包的拉链。
  我的脸红了起来,固执地不肯给爹塞鸡蛋。低声责怪道:“我不要了,你拿回去,自己吃。”
  这样一拉扯,后边的人跟不上队伍,就黑了脸,冲带兵干部喊:“首长,首长。”
  带兵干部闻声过来,看到我爹手里的几个鸡蛋,也黑了脸,说道:“老人家,早先怎么不搞好?赶快站开一些,莫阻挡路。”
  我爹嘿嘿地笑,说:“我怕孩子路上饿。他娘煮好的鸡蛋,先前忘记了。”
  “路上有吃的,不怕。”我说,从我爹身边绕过去走。
  我爹追了几步,眼看儿子一副决绝的神色,想再过去塞,又鼓不起勇气了,只好张着一双浑浊的眼,任朦朦胧胧的雾,漫上来。
  就在队伍要过闸的时候,突然从队伍里冲出一个人来,径直跑到我爹面前,双手从他手里接过鸡蛋,笑了笑,露出一口洁白的牙齿,居然是方路。
  我爹还来不及说话,方路已经跑回了队伍里去。
  队伍进了闸,直接上车。我和方路,恰好在一起。
  坐下不久,方路掏出鸡蛋对我说:“我喜欢吃鸡蛋,我家没给我。”
  我微笑了一下,眼睛去看窗外。
  “你爸给你钱了。”方路说,拿出两张老人头递给我。
作者:光影疏斜暗香袭 时间:2016-03-21 14:44:54
  我是来混脸熟留爪印的,1楼主请眼熟我(*^__^*) 嘻嘻……
  
作者:橙疯子 时间:2016-03-21 14:45:16
  支持
作者:光影疏斜暗香袭 时间:2016-03-21 14:53:50
  @天下南岳2014 :本土豪赏1个(100赏金)聊表敬意,相识是缘!大神加油!祝新帖红遍天涯!【我也要打赏
作者:丁莉 时间:2016-03-21 17:41:38
  支持[xyc:赞]
作者:每天进步一点2011 时间:2016-03-23 02:00:54
  大力支持新帖,南岳兄加油!
作者:噬空 时间:2016-03-23 08:07:02
  [xyc:打卡]
作者:在水一方0310 时间:2017-04-28 16:54:19
  @天下南岳2014 2016-03-21 11:42:15
  我就不好说什么了,毕竟这一别,最少也得一年半载才能见到爹。虽然自少跟爹没太多的感情,终究是血浓于水,爹总归是爹,是带我来到人世的人。
  过了不久,带兵的干部吹响了口哨。新兵蛋子们像是上了发条一样,扔了亲人们,很快就站成了几条纵队。
  方路刚好排在我的前边,他回过头,朝我启齿一笑,又露出一口洁白的牙齿来。
  我礼貌地笑笑,还没说话,方路已经调转了头,留给我一个瘦弱的背影。
  带兵的干部讲了......
  -----------------------------
  南岳!你看上去这么帅,这么年轻。 你不应该是七十三代吧。 孔繁森1944年的,都是孔子第74代。你再回去查下家谱。 哈哈哈!!!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