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你是最美的修行——讲述我和一个道士的故事

楼主:风宜清 时间:2016-09-20 16:54:00 点击:710095 回复:4110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上页 1 2 3 419 下页  到页 
  写下这个故事,我只是想倾诉,单纯的想倾诉,很多年前的时候,也曾在天涯上见到过一篇描写喇嘛爱情的故事,当时不觉有什么,匆匆一眼而过,直到年华出落,相遇一人,方才知道这样的爱情有多少无奈。
  我们的故事还在继续,没有人知道命运会在哪里拐角书写结局,我只是想将他记叙下来,仅此而已。
  你可以当做一个故事,静静的做一个听书人,但唯有这份爱是最真实的存在过。
  





  我曾见过这世上写字写的最好的人莫过于他,他将我的名字一点点的记录在册,当墨汁晕染宣纸,那笔迟句稍顿间仿佛都能开出一朵莲花,直到很多年后,我依然能记起他那双温和的眼睛••••


  我曾幻想过无数次爱情是什么,是如柏拉图的纯粹还是如金钱的骨干,可是无论如何,似乎都不应该和这样一个人有关,他是正常的,我也是正常的,可是那种正常是无论擦肩过多少次都不会有的交集。
  真是一件很奇怪的事情,我为什么会爱上这样一个人呢?
  “你会抓鬼吗?”那是我第一次见到他时对他说的话,怀着些许的刁难与故意我这么问他,然后在他愣住的片刻后,我笑的前俯后仰,笑到肚子很疼,开始有点难过。
  一年半前,我刚毕业,带着所有的迷茫与彷徨踏入这个未知的社会,然而学历的高低也纵然不是评判一个人的所有标准,在这个经济萎靡的时代,对于我们这些批量生产的大学生无疑是能源的过剩。
  那个时候的我只身一人来到这个陌生的城市。怀着求职失败后的所有委屈与迷茫在观宇的门口徘徊,然后我就遇见了他,一个怎么都不该有交集的人。
  之后在每一个星光无眠的夜晚,我曾无数次的反问自己,为什么这个人偏偏会是一个道士。

  人们经常尊称他道长,但实际他还很年轻,有一双温和的眼睛,每当看着那双眼睛的时候,仿佛这世间所有的烦恼都会在那刻穿透浮华烟消云散。
  有意思的是,我向来是个虔诚的佛教徒,从小到大,并不曾与道教有任何交集,所以,当我第一次踏入这里的时候,不同于其他人的满腔心事,所求不过一方安身立命之处。
  “您一定是位虔诚的佛教徒,对吧?”
  磕头礼行完后起身,我才发觉出声那人正笑吟吟的坐在殿堂的一处。
  我怀着一些好奇与恶意,平生第一次对一个出家的人打起了玩笑,“对啊,你们会抓鬼吗?”
  答案当然是否定的,“你一定是第一次来这里吧?”
  “是的,道长会算卦?”
  “不是,我们平时不算卦,也不抓鬼,我们只是道士,功课修行就是我们的日常,就像你们信仰的佛教僧人那样。”
  “因为刚才我看你所行的是佛教的礼仪,所以我就知道你一定是个佛教徒。”他说的那样笃定且自信,竟让我无法找出一句能反驳的话来。
  不得不承认,和他聊天是件很舒心的事情,他仿佛永远都是那样一个周到而有条理的人,二十八岁的年华,却有着而立男人的稳重与惠达。就像我曾无数次的反复试想,究竟是怎样一种生长环境才会造就他这样从容而清淡的性格。
  临行前,我捐赠了一百的香火钱,尽管,观宇里时常不乏有钱之人动辄便是整千整万的积福德,但他还是翻开那本善男信女册,一笔一笔的记录下我的名字。
  我曾见过这世上写字写的最好的人莫过于他,他将我的名字一点点的记录在册,当墨汁晕染宣纸,那笔迟句稍顿间仿佛都能开出一朵莲花,直到很多年后,我依然能记起他那双温和的眼睛••••

楼主发言:834次 发图:127张 | 更多
楼主风宜清 时间:2016-09-20 18:19:19
  也不知真的是诸神的护佑还是我坚持不懈的结果,一个多星期后,终于有一家电子公司愿意接受一个毫无经验的财会毕业生,这对失业率大增的当时来说,无疑是个好消息。
  拿到薪酬的第一个周末,我兴高采烈的再次来到那里,按照说法,这叫还愿,当许下一个愿望成真后就要来答谢,令我没有想到的是再次踏入那里时,所见到的依然是他。
  彼时,他正在点一盏烛火,神龛前的檀香在他袖间熏染出好闻而安宁的味道。
  我们在见到的那一刻,都露出了一丝惊诧,他对我报之一笑,随后继续手中的事情,而我亦开始虔诚的祭拜,只是,每当一个磕头礼行下,抬起时,心中都会荡起一丝涟漪。
  礼拜完后,我就安静的坐在旁边,看着他此刻专注认真做事的样子,外面的风会偶尔带起观宇廊檐下的铃铛,发出几声清脆的声响,而那些香雾萦绕着他的身姿,带出些许缥缈不清的感觉。
  那种感觉牵扯出胸口的某一处,生出一点点的摇摆,一些些的奇妙···


  

  
  • 欧阳力拔8: 举报  2016-10-21 19:18:52  评论

    评论 风宜清:美
  • ty_qj366: 举报  2017-02-16 17:42:27  评论

    这没什么啊,按照宗教说法,每个人都有前生后世,那也许你们曾经过去生中有些因缘吧,也许曾是各种亲属关系,也许曾经做过夫妻,也许是过好友,同学,呵呵,所以这世见面有感觉,而因为你们现在都是男女不同身份了,又不免生出几分遐想,哈哈。问世间请为何物直教人以身相许......haha
剩余 4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楼主风宜清 时间:2016-09-20 18:25:44
  “真是缘分,今天还是我值班。”
  缘分——这样一个词搁在红尘中,是很调笑而随意的,我也终不会太过当真,但是对他,我的心会在不经意间砰然而动,因为我愿意去相信这就是他所说的缘分!
  每一句的交谈,每一分的时光,都开始令我缱绻,我究竟是恋上了这里的什么呢?从那双温和的眼睛里我得到了什么呢?
  我不知道,我只知道,从此以后,我爱上了这里。




  

  
我要评论
楼主风宜清 时间:2016-09-20 19:03:43
  离开前,按照之前的习惯,我都有捐香火钱,这次也不例外。
  “刚找到工作吧。”
  “恩。”
  “是这样啊,万事其实只要心诚就会灵的。”
  他的意思我很明白,只要心诚并不一定每次都要捐赠,况且初次工作,拮据的我并无多少存款,但我想了想还是转身从包里拿出两张百元。
  他微微楞了一下,似是没想到我还是坚持捐钱。
  我笑道:“还愿的,道长。”
  我不知道我在坚持什么,是想再次看到他将我的名字细细勾勒出还是其他什么,总之,当那本花名册翻开时,心底依然存了点小小的喜悦。
  我正要报我的名字,他说不用,我知道。
  我错愕了一下,他说,“你上次捐过,也是我写的名字。”
  观宇每天来往香客颇多,纵然是其他寺庙,捐上个百千,也未必会记住每一个香客的名字,而他竟能在只见过一次面时,就此记下,我虽心里有所期待,却又终究没好意思多问。


  

  
我要评论
楼主风宜清 时间:2016-09-20 20:14:55
  回去后,我经常会失神,向掉了魂一样,直到一再出错才惊觉:我不能这样沉沦下去了,我是怎么了,是喜欢上他了么?
  一个只见过两次面的人竟也产生了普通爱情的痛苦!
  最后一次,我悄悄而又大胆的向神许愿,如果这就是缘分,那就请让我们再次相遇吧。


  

  
楼主风宜清 时间:2016-09-20 20:16:29
  第三次,这是第三次。
  我甚至带了那么些忐忑踏入这里,当我从蒲团上起身时,我看到了,抬起头的时候,我看到了,就是他···
  我那辗转反复后多少次都会再次狭路相逢的爱情!
  
楼主风宜清 时间:2016-09-20 20:17:47
  那天,天阴沉沉的,没过多久就开始下起了雨,是那种绵绵的细雨。
  那天,香客不多,雨天带来了冷清,也带来了安宁,青草的味道在空气里弥漫开。我就站在廊檐下,静静的等待着雨停,而他就站在我身旁。
  偶尔会起风微微吹动他宽大的道袍,那股常年被熏染出的檀香彼时也会被带出萦绕在鼻尖。
  沉醉在那刻,我却突然想了解点什么,知道点什么,无论是什么,至少是关于身旁的他。
  “道长,是一直都在这里的吗?”
  “恩。”没有太多的其他,只是简单的嗯了一句,这反倒让我不知该继续说些什么。
  终于,过了好一会,我才听他缓缓的开口告诉我,“我是从小就在这里。”
  “哦,是这样啊,那你的修行也应该是很好的了,现在有很多都是中途才出家的呢。”
  “是的,但无论是哪一种,修行还是要靠自身,每天,师傅交代的做好就行。”
  “咦,那您不回家吗?”话刚出口,我便立刻觉得似乎有些唐突失礼,这本是人家的私事,不该多加过问。
  “看空闲吧,一般不太回,观里平时事情也蛮多的。”
  之后,我们还聊了一些其他的,主要集中在宗教上面,我曾自认对经科文史了解甚多,但不得不说,在这方面,他要比我博学的多,而作为一个道教人员,他亦同样尊敬佛教,这点让我很是惊讶,最近几年,常有佛道互掐的新闻凭现,他这种平心而论的行为,无疑是很让我惊讶又敬佩的。
  “您的师傅,一定也是位修为不错的道长吧。”我向来觉得能教导出这样一位徒弟的师傅肯定是不错的人。
  “师傅啊,的确是很好的人。”只有在聊到他师傅的时候,我才能看到他的唇边挂着很真挚而单纯的笑容,“如果下次有法会的话,你过来就会见到他的,当然如果届时你有空的话。”
  这样的邀请,我自然不会拒绝,“当然,如果有缘的话,我一定会过来的。”


  

  
我要评论
楼主风宜清 时间:2016-09-20 21:07:34
  雨停,风消云散,我带着一身的惬意与愉悦向他告别。
  我不知道,那天我从中得到了什么,整个人又似乎是都快乐了起来,我当真的期盼,哪天的法会会再次与他相见,事不过三,我们相见三次,我甚至愿意去相信,这也许就是神赐予我的缘分。
  
作者:ck0404 时间:2016-09-20 21:10:18
  这是真实?
  
我要评论
楼主风宜清 时间:2016-09-20 23:36:26
  @ck0404 10楼 2016-09-20 21:10:00

  这是真实?
  —————————————————
  对的,因为我想写下来,所以有三成是润色与修饰句,但七成是真实。
  
楼主风宜清 时间:2016-09-20 23:38:18
  过了实习期那段难熬的日子,一切也开始步入了正轨,薪水从原先的那点微薄也开始上涨,这一切无疑都是个好兆头,而我亦开始想念他。
  迟迟不来的邀约,让我失落而不安,他该不会是忘了吧?也许那天他只是说说而已。也许最近并无法会呢?
  我按捺不住那点点的蚀骨相思,再次来到观宇内,香客们在虔诚的礼拜,偶尔有几个道士在忙碌收拾香火,这一切的纷繁与云雾缥缈中却唯独没有那个人。
  心里如同坠入千金大石,一瞬间怅然若失。
  在记录香客捐赠款项的花名册旁,坐着的是另一位年轻的道士,一位我不认识,他亦不认识我的道士。
  在捐款后,我支吾着犹豫是否要说点什么。
  “您还有事吗?”年轻的道士见我迟迟不走问道。
  “那个,今天,另一位道长不在吗?”
  “谁?”
  突然间,我居然才发觉我似乎连他的名字及道号都不知呢。
  “是···”我支支吾吾的将他描述出来。
  小道士立刻明白过来,“哦,师兄啊,他今天不在,和师傅出去了,你找他有事吗?”
  有事吗?不,我并没有事,来此亦无什么要向诸神所求,我只是单纯的想念他啊~


  

  
楼主风宜清 时间:2016-09-21 00:04:29
  中午,观宇里有开设素膳,每个香客可以选择在此购买也可以选择敬完香就离开,我怀揣着最后一点希翼选择了中午留在此等待,我希望能从某一时刻再次见到他,然后轻声说句,“咦,真巧,又见面了。”
  到底是我向诸神奢求的愿望太多,那天我没有等到他回来。
  观里的劳作者们在饭后的闲暇,聚在一处歇息,他们往往不需要遵守太多道教准则,亦无须功课修行,所以有时也会随意的谈论一些八卦日常。
  “你说陈道长啊,他经常不在观里的。”
  第一次,我从厨娘的口中知道了那个人的故事。
  只要在观里工作的老一辈的人,是没有不知道陈道长的,因为他和其他道士是不太一样的,观里有很多道士是后来才入的,但是陈道长是真正的打小就在观里长大的。
  说起那个人的时候,五十多岁的厨娘还特意比划了一下,“我刚看见他那会,喏,才这么点高,好像也就六七岁吧。”
  他的原名叫什么,已经没有人知道了,只知道他俗家姓陈,家里总共就生了两个儿子,后来,听说家庭条件也并不是很好,父母离异了,便和弟弟跟着母亲生活过一段时间,但后来不知道为什么,母亲把他送来道观里出家后,就和弟弟走了,这么多年过去了,也早没消息了。
  “那时候师傅没想收他,不过也可怜,想想还是,唉算了吧。”
  我想问问这其中有什么原由时,他们的话题又开始跳转的很快,从观里每个道士的出身又说道陈道长如今的出场费。
  “从小倒也挺乖的,师傅说干什么就干什么,其实这么多徒弟里,师傅还是喜欢他,也难怪,从小带的,而且他现在做一场法会,钱不少的,就上次,还有不少老板来找他开光的。”
  “师傅老了,以后说不定,观里当家师的位置可能还是他呢。”
  从厨娘的口中,我才终于第一次知道,这个人一直以来是处于一种什么样的存在,我才终于明白了他当初那句缘分涵盖了多少的意思。
  他一直很忙,师傅的很多事情开始由他接替,他经常不在观里,但我们却偏偏在这百丈红尘里相遇三次,他其实不用在观里值班的,大部分由小道士去做花名册,但又该是怎样的缘分,使我的名字在他手中三次提笔下落。
  我多想寻求诸神的解答,但又连幻想的可能都不敢,这就好像游离在禁忌的边缘,再没法踏出那步。


  

  
我要评论
楼主风宜清 时间:2016-09-21 08:28:51
  我曾纠结过很长一段时间,为这场如梦似幻的单相思,起初,我只是单纯认为他是一个道士,一个简单的道士,道观里晨钟暮鼓可有可无的小道士。但是,自那天回来后,我才认识到这种错误的想法延续了我太多的时间,既然我没有办法追上他的脚步甚至改变这一切,那最好的办法就是遗忘。
  于是,我开始接受朋友们的各种介绍,各种安排。直到某一次聚会上,偶遇F先生,这段痛苦不堪的相亲才算是结束。
  F先生成了正牌男友,他会在晚上开车带我去各种地方兜风,看这个城市的灯红酒绿,也会带我去吃遍每一处餐厅会馆,但凡是喜欢的,F先生都是尽量满足,连朋友都说,按这程度再没法找出比他更好的了。
  但那种心里闷闷而失落的感觉只有我知道,他的影子一直从未挥去过。
  某天傍晚,F先生开着车问道,“听说你是个虔诚的佛教徒啊,正好,什么时候也带我去一些寺庙道观什么的拜拜,求个好兆头。”
  “寺是佛教场所,观是道教场所。”我没怎么搭理他。
  “无所谓啦,反正我也不懂,啥时候咱俩一起去吧。”
  他的话瞬间刺痛了我心底的某一处,咱俩?毫无疑问,我一点都不想去,一点都不想和另一个人一起去,我只想一个人去看他,只想一个人去见他,是的,我只是想念他了,单纯的想念他了,想念他被风吹起宽大的道袍,想念他终年萦绕不去的檀香,想念他的从容以及,那双温和的眼睛。
  之后很快,我和F先生分手了,没有任何理由,连朋友们都觉得不可理解,可是我不需要任何人去理解,我不需要他们所有人的在乎,不需要他们所有人的看法,我只想为此任性一回,就此一回。
  所以,我恳请上苍啊,诸神啊,让我再见他一次吧!
  
楼主风宜清 时间:2016-09-21 09:42:40
  我只想找寻一个我爱的人,然后和他在一起,一辈子,仅此而已。


  时隔半年,我再次来到这里,恭请三炷香,叩首而拜。在抬起头的时候,我终于看见了他,彼时,他正从香堂的拐角处走来,在见到我的时候,他也微微一愣,随后依然报以一笑。
  我就那样站在原地失神了好久,我终于明白,我一直都在怀念那个微笑,那个云淡风轻的笑容,那个出现在他清秀脸庞上明媚的笑容。
  “不记得我了吗?”
  我许久没有的回应,是他上前而来的笑问。
  记得,怎么会不记得呢,思念是什么,就是你不去提,但是有些东西你依然会记得,它们刻在心间,自在命里。
  “记得,我一直有记得你呢,从来没忘记过。”
  我知道,生平第一次知道,我爱上一个人了,不是喜欢,就是爱!


  

  
作者:u_110107154 时间:2016-09-21 12:57:26
  继续啊,真好看
  
楼主风宜清 时间:2016-09-21 13:18:38
  元宵,灯火璀璨,夜华流转,我依然记得《大明宫词》里的那段薛绍与太平相遇的场景。于是,那也成了我年少时所有的梦,一街的灯花,和被打了柔光的烟火。
  这是他第一次主动约我,虽说是邀约,但实则是来参加元宵节法会,但无论如何,一想到是他发来的信息以及晚上的那场相遇,那一点点兴奋与甜蜜就像是发了芽似的从心间蔓延而出,而我一连整个下午的时间都打发在了服饰发型的纠结上面。
  到了晚上,来参加法会的人还是不少的,其中多为一些阔气的老板,听厨娘们说,是师傅特意邀请的,每年有法会他们都会必来祈福,而且出手也很是大方。
  那个晚上,大家都在忙碌着,而他更是打过一次照面后便时常不见人影,直到最后法会开始,我看见他站在师傅的身旁,画符,诵咒,祈祷,这些所有的动作被一室的烛光渲染,而人们在经文中叩首膜拜。
  我被挤到了门口,就那样隔着人群看着他,12点的钟声敲响,功德主们开始一一进香,顿时满殿堂飘散起檀香,烟雾缭绕里,他和那些高台上的诸神一样,变得绰约又朦胧。
  
楼主风宜清 时间:2016-09-21 13:20:05
  祈园精舍钟声响,诉说事实本无常,娑罗一夜花失色,好似春夜梦一场。
  这本是平家物语的开头引,而此时用来形容这一场我和他的相遇,却再恰当不过。


  

  
楼主风宜清 时间:2016-09-21 13:21:45
  @缥缈之梦 21楼 2016-09-21 13:17:00

  以后真的注意了。。。 楼主真好
  —————————————————
  谢谢,很乐意把我的故事分享给大家
  
楼主风宜清 时间:2016-09-21 15:44:58
  法会结束后,人们开始一一散去,我看了眼手机,已经是快凌晨1点了。
  我想去找他,可是转身一看,大家都忙碌着收拾殿堂,便也就没忍心去打搅。
  二月的夜晚,很凉,我独自一人站在廊檐下,将手揣在了羽绒服的袋子里,即冷的想走又心里不甘的想留下,顿时让我变得纠结起来。
  直到他走到我身边,我还在原地拧巴着那个无聊的问题。
  “饿不饿?”
  我原是准备了一堆的说辞,如祝贺几句法会圆满,功德无量,再者修为精进等类似他们业内的说法,但他倒是一句饿不饿将我这些装出的文艺句子给全部憋进了肚子愣是没说的出来。
  最后,身体比思想更诚实的点了头“恩,不仅饿,还有点冷。”
  “走,吃饭去。”
  餐厅里并没有人,厨娘和义工们都在殿堂忙着收拾瓜果供品,不一会他从厨房里替我端来一碗酒酿圆子,还有几碟切好的素月饼,我捧着热腾腾的碗问他,“都1点了,你们平时居然还有吃夜宵的习惯?”
  “当然不是,因为今天有法会,所以会有准备宵夜。”
  “咦,那其他人有吗?”
  “一般都是给我们准备的,因为香客们结束后都会离开,不过,也有时候,会特别款待功德主。”
  “那我不是把你这份给吃了。”
  “我一般没有吃宵夜的习惯,过去也都是我师弟他们解决的。”
  “哦,是这样啊。”即使心里再好奇再有所期盼,终是压住了这一份按耐。

  
作者:钓我的猫猫呢 时间:2016-09-21 16:38:09
  写得真美!
  
作者:幽灵之谷鞘 时间:2016-09-21 16:40:54
  真好看∩_∩
  
作者:君心难寻月自明 时间:2016-09-21 16:45:13
  唯美灵动的感觉,期待后续
  
我要评论
楼主风宜清 时间:2016-09-21 16:45:31
  @钓我的猫猫呢 26楼 2016-09-21 16:38:00

  写得真美!
  —————————————————
  谢谢,很高兴有人能倾听我的故事
  
我要评论
楼主风宜清 时间:2016-09-21 16:47:37
  @君心难寻月自明 28楼 2016-09-21 16:45:00

  唯美灵动的感觉,期待后续
  —————————————————
  谢谢,因为我平时比较喜欢写字,所以就把我和他的故事润色修饰了一下写上来,很高兴有人能倾听
  
楼主风宜清 时间:2016-09-21 16:48:04
  @幽灵之谷鞘 27楼 2016-09-21 16:40:00

  真好看∩_∩
  —————————————————
  谢谢你的倾听
  
楼主风宜清 时间:2016-09-21 16:52:12
  宵夜过后,他询问我的住所之地,之后思考了片刻便出去了,再回来时,告诉我,方才正好有一位香客与我同路,他可以让人开车顺道送我一程。
  我想着如果动用他的关系,万一引来一些闲言碎语终究是对他影响不好,所以我原是要拒绝自己准备打车回去的。
  “现在已经1点了,外面不一定会打到车。”
  他走在前面,我就跟在他后面。
  “但,那样不会给道长你带来麻烦吗?”
  他笑了一下,“你指什么?林居士是很好的人,我们和他认识有几年了,他不是那样的人。”
  “哦~是这样啊。”
  “再说,我都没担心你担心什么。”
  我想了想也笑了。
  从餐厅到观宇门口的距离并不远,况且一路都有路灯,但他却走的出奇的慢,而手上更是拿了一个特别明亮刺眼的手电筒。
  在接近门口的时候,他突然停下了脚步,“你去看看,林居士是不是在门口,一辆白色丰田。”
  他没有一直送我到门外,而是接近门口处就和我道了别。
  我想挪动的脚步在那刻像是僵住了一般迟迟没有动。
  “怎么了?不早了,回去吧。”
  “林居士人很好的,没事的,不用担心。”
  我伸出手将五指在他面前晃动了两下,问道,“看得清吗?道长。”
  他眨动了几下眼睛,那目光十分的无神,许久,他说道,“有影子晃动,不清楚。”
  我的心里突然猛烈的咯噔了一下,又如同沉入了某种冰冷中,我证实了方才自己的猜测——夜盲症。
  厨娘曾说,来到这里的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故事,出家也不尽是外界传言的那样高学历高条件,就平时看家的那个小道士,张道长,那是小时候太皮了,家里又生的多管不住就让出家了。还有香堂后的那个齐道长,虽然是正儿八经的本科生,但当时考研考了几次没过,患了抑郁症想自杀家里没肯,也就出家来了,他们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故事,而我从一开始就从没怀疑过这个人,他是那样的稳重,惠达,又博学,是那样一个优秀的男人。
  周到,合乎礼仪的周到,我仿佛就从未在他身上找到一点不足的。
  正是这样一个人,有史以来第一次他让我感到了心疼,感到了难过,以至于难过到想哭。
  厨娘说,他的母亲送他来到了这里,带走了弟弟,厨娘说,师傅原先没打算收他,但还是于心不忍。而那天在我夸他眼睛漂亮而温和的时候,他自己却笑了。
  有谁能想到,这样一双温和美好的眼睛在黑夜里却是如此的黯然无神。
  “我可以摸摸你的眼睛吗?”
  他没有说话,我的手却一点一点的覆上那双眼睛,那曾经让我想要缱绻一世的目光。
  “是先天性的?”
  “嗯。”
  “治不好吗?”
  “很难,配了维生素片,每天都有吃。”
  我的手从他的眉宇开始一点点的抚过他的眼睛,然后停留在那里,最后终于我没法止住的呜咽起来。
  这是很奇怪的事情,明明看不见的那个人是他,可还是令我还是感到了绝望一般的难过。
  “怎么哭了,你看我都没哭。”这次没有纸巾,他只是用手温柔的擦去了我脸颊上的眼泪。
  “没有……就是想看你好好的……一直都好好的。”
  “我不一直都好好的,二十八年都好好的,不会有什么大问题啦。”
  “晚上一定很不容易吧……不用来送我了。”
  他愣了一会,然后笑了,“我只是想既然是我邀请你来的,那总该由我送你走。这样一件事情才算是有始有终圆满了。”
  “那……我们呢?……怎样算是圆满?”我再次大起胆子试着问道。
  这次他没有说话。
  我突然拿过了那个刺眼的手电筒,啪嗒一声关闭了,然后在无色的黑暗里,我靠在他耳边告诉他:我爱他,像犯了一个很大的错误……
  我以为他不会给我答案,和之前那样是安静的沉默,所以,我选择了离开,然而,在最后彻底踏出门口的时候,他说,“我也犯了一个很大的错误,缘分,那是我告诉你的。”
  我转过头来看着他,快乐又难过,在那个夜晚。
  
剩余 5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小男人的美 时间:2016-09-21 16:52:49
  期待更新。文笔很好,很喜欢
  
楼主风宜清 时间:2016-09-21 16:57:50
  @小男人的美 33楼 2016-09-21 16:52:00

  期待更新。文笔很好,很喜欢
  —————————————————
  谢谢倾听,我们的故事还在继续,但我会把那些经历过的都写出来,再次谢谢关注
  
楼主风宜清 时间:2016-09-21 17:26:37
  @风宜清 32楼 2016-09-21 16:52:00

  宵夜过后,他询问我的住所之地,之后思考了片刻便出去了,再回来时,告诉我,方才正好有一位香客与我同路,他可以让人开车顺道送我一程。

  我想着如果动用他的关系,万一引来一些闲言碎语终究是对他影响不好,所以我原是要拒绝自己准备打车回去的。

  “现在已经1点了,外面不一定会打到车。”

  他走在前面,我就跟在他后面。

  “但,那样不会给道长你带来麻烦吗?”

  他笑了一下,“你指什么?林居士是很好的...
  —————————————————
  谢谢喜欢
  
作者:何碧雯89 时间:2016-09-21 17:47:37
  爱得好深情;祝福楼主
  
楼主风宜清 时间:2016-09-21 17:53:18
  @何碧雯89 36楼 2016-09-21 17:47:00

  爱得好深情;祝福楼主
  —————————————————
  谢谢,很高兴能有人祝福,因为在现实生活中,虽然没有触犯律法,但我们这种感情很多时候是不被社会舆论认可的。
  
  • 天空的飞尘: 举报  2016-09-21 18:11:42  评论

    评论 风宜清:楼主,你知道吗?我真的看哭了!因为我也爱着一个人,永远不会有缘分在一起的人!我也是第一次感到了爱一个人是那样的心疼他,恨不能给他所有的温暖……很凄凉很绝望的爱!
  • 天空的飞尘: 举报  2016-09-21 18:16:53  评论

    评论 风宜清:第一次见到他,就那么的亲切,就有想不顾一切的扑倒他怀里的感觉!只是,相遇太晚了!默默的爱他,却是痛彻心扉的爱啊!
剩余 3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星下石 时间:2016-09-21 18:24:38
  缘分真是一件很奇妙的事,虽然惊艳我的人再也没有了后来。
  
作者:陈沙朗 时间:2016-09-21 18:28:38
  楼主,表示很期待后面的故事,希望你们能够好好的。加油(ง •̀_•́)ง
  
作者:小泽玛丽丽壬 时间:2016-09-21 18:35:21
  好伤感好伤感,可我却忍不住想看,等更。
楼主风宜清 时间:2016-09-21 19:22:11
  @陈沙朗 40楼 2016-09-21 18:28:00

  楼主,表示很期待后面的故事,希望你们能够好好的。加油(ง •̀_•́)ง
  —————————————————
  谢谢你们的祝福,真的谢谢
  
楼主风宜清 时间:2016-09-21 19:34:33
  看了大家的评论,真的很感动,因为在现实生活中,像我们这种是不太能被认可的,虽然我们谁都没有触犯律法,但是我们却触犯了社会的舆论,所以开了这个帖子,只是想倾诉这份感情,原先从没奢望过能收到祝福,所以真的很谢谢你们。
  
作者:住在海边的虾爬子 时间:2016-09-21 19:36:20
  那个和佛教徒的都在一起了,楼主也有希望啊,纯粹的爱情很珍贵,无论结果怎样,都会祝福你们
  
剩余 1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楼主风宜清 时间:2016-09-21 19:47:30
  元宵夜之后,我们的关系似乎也如同那天的灯花一样,被铺上了一层迷蒙的色彩,显得朦朦胧胧,即说不明又道不清。
  是爱还是不爱?有些事情,自在我和他的心里。佛曰:不可说……


  

  
楼主风宜清 时间:2016-09-21 19:48:32
  @住在海边的虾爬子 44楼 2016-09-21 19:36:00

  那个和佛教徒的都在一起了,楼主也有希望啊,纯粹的爱情很珍贵,无论结果怎样,都会祝福你们
  —————————————————
  谢谢,谢谢亲的祝福。
  
楼主风宜清 时间:2016-09-21 20:08:59
  很多个时候,我都在想我们最终处于了一种什么样的关系。
  恋人?信徒?朋友?抑或是知己?
  可无论是哪种关系,他待我的好是真实,那种从不逾越的好是真实的,我享受这样来自于他的甜蜜。
  或许更多的时候以他这样的身份,又并不能算是我的恋人,但无疑他却毫不吝啬的给予我了恋人的快乐与幸福。
  宫观里除了必做的早晚功课修行,若是碰上香火不算繁忙或者并无法事安排,那基本上空余的时间是可以自己安排,当然前提是如果还不需要值殿,而从前的他更多时候是看书。
  如今在我工作的每个休息日,倘若那时他有空闲,我们必然会闲散的走上一段路,沿着濠河的曲水,乘着秋日的清风,那个时候,一切都会变得很安静。
  我们也会一边走着一边聊聊天,在经科文史里,他似乎总是无所不知,从道的含义到世间万物的循矩,声音轻缓的一如他温和的双眼。
  我还曾记得厨娘说过,他是唯一一个从小在观里长大的,后来又是毕业的道学院,所以算是从根本上接受道学思想的唯一一个。而在这个半途出家的时代,像他这类无疑是出自最纯正的清徽祖庭,换句话来说就是属于一个真正的道士。
  而就是这样一个真正的道士,我却在每一个午后的假寐中醒来会恐惧他的离开,恐惧他的消失,原来那种对他形成的依赖已经远超过了我自身的想象。
  相比我的恐惧,更多的时候,他却总是怀有一种很深的负罪感。
  负罪戒律的触犯,负罪我们这场红尘的相遇,这场有今天没明天的快乐。
  所有爱情的归宿到最后无外乎婚姻,而这对于我和他来说都似乎是遥远的不能再遥远的事情……


  人世间最悲伤的事情莫过于,我们会清楚的知道:我们在红尘里相遇,却无法在红尘里相守。


  

  
剩余 5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楼主风宜清 时间:2016-09-21 20:46:53
  @小泽玛丽丽壬 41楼 2016-09-21 18:35:00

  好伤感好伤感,可我却忍不住想看,等更。
  —————————————————
  谢谢有你们在倾听这个故事
  
楼主风宜清 时间:2016-09-21 20:48:10
  @星下石 39楼 2016-09-21 18:24:00

  缘分真是一件很奇妙的事,虽然惊艳我的人再也没有了后来。
  —————————————————
  嗯嗯,我很明白那种感觉
  
楼主风宜清 时间:2016-09-21 20:49:27
  @小男人的美 33楼 2016-09-21 16:52:00

  期待更新。文笔很好,很喜欢
  —————————————————
  谢谢
  
楼主风宜清 时间:2016-09-21 21:11:08
  我曾在一本书上看过,如果一个男人在爱情里无法给予你任何承诺,那他必然会使用另一种方式来进行各种的全面弥补。
  3月中旬,他突然送了我一部手机,iPhone6 plus,这的确是我没有想到的,我曾经只提过一次国产小米令我失望透了,但我没有想到的是他居然会当真,当然,令我更无法想象的是他一个道士,哪来这么多钱。
  厨娘曾经说他出席一次法会的收入不低,再加上他本身就是纯正的道士,但那个时候我亦不在乎,现在,我却突然想问问他:“你一次法会的收入很高吧。”
  “一般的单费不会太高,不过如果有法事的话是另算的。”
  “你现在这么做师傅不会责备你?”
  “师傅向来不干涉我们各自的经济。”
  倘若他不是一个道士,而是一个普通的人,那么现在这种买买买的性格,无疑会讨得很多女人的欢心。
  但更多的时候只有我知道,这其实是他对无法给予我承诺的一种弥补。
  我曾经假使过无数种可能,如果我不爱一个人,即使他赠予金银百千,我也断然不会收,因为我无以偿还,又倘若我爱一个人的话,即使他赠我鹅毛一尾,我也必然会收下,因为我可用一辈子的时光偿还他。
  可是,面前的他,是我从未敢预料的那种结局,我在害怕,我害怕我们将分离,届时,我又该拿什么来还他呢?
  我告诉他,我收不了,我害怕分离,和你分离,害怕分离后无以偿还。
  “那也必然是我欠你的,因果里我欠着你,所以我注定要这么做,如果真到那时候,你不必自责。”
  是的,他欠我的,没有未来的爱情,这就像是在过一段独木桥,明知每一步都将走的如此小心翼翼而无望,却依然贪恋桥上的风景。
  我啊我,就是贪恋着他的所有呢~



  

  
剩余 1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幽灵之谷鞘 时间:2016-09-21 23:54:26
  楼楼继续哦!
  
楼主风宜清 时间:2016-09-22 09:13:09
  有那么一段日子,我们说起过皈依的事情。
  “没有皈依吗?”他颇有些惊讶的看着我。
  “没有。”
  如此虔诚的佛教徒居然未曾皈依,他也是未曾预料到的。
  “那我若皈依呢?是找你吗?”
  他突然笑了,“那你以后得叫我师父了。”
  可想而知,我一点都不想叫他师父,这么错综复杂的关系,我只是单纯的想依恋他,仅此而已。
  “那我若皈依到其他道长呢?”
  “那就是叫师叔。”
  我皱了皱眉,还是不行,“那我若直接皈依到你师傅门下,我们不就差不多了。”
  “也不一样,那就要叫师兄。”
  那天,我们很轻松的畅谈了许久,尽管到最后,我依然还是没有皈依。
  我把头枕在他的肩上,我告诉他,我们在一起的时候,常常会让我想起一首歌曲,一首我并不喜欢但却时常会想起的歌曲。
  月色正朦胧
  与清风把酒相送
  太多的诗颂
  醉生梦死也是空
  和你最后缠绵
  你曾记得
  乱了方寸的心动……
  其实有时候,我只是想和他说说话,想看看他干净的笑容而已,因为我们谁都没有办法确定明天在哪里,我只是想和他在一起,就这么简单而已。


  

  
我要评论
楼主风宜清 时间:2016-09-22 09:14:21
  @幽灵之谷鞘 52楼 2016-09-21 23:54:00

  楼楼继续哦!
  —————————————————
  谢谢
  
楼主风宜清 时间:2016-09-22 09:19:11
  他告诉我,一辈子其实很短,就像我们看蜉蝣那样,一天也是一生,所以,无论开心与否,人都要过好每一天。
  可是那样短短的一辈子里如果一想到没有他,还是会很难过很难过,那样的日子该是多漫长啊!


  

  
我要评论
楼主风宜清 时间:2016-09-22 13:09:16
  有一段时间,我还画了他,原谅我那生熟的技艺,最后琢磨了一星期的时间,我无奈的画出了一个Q版的小道士,然后我指着那个包子脸跟他说,“看,这是你。”
  画的旁边有2只仙鹤,但实际据他自己来说见没见过丹顶鹤还是个问题。
  他说,你该画两条鱼。
  因为观里的天井处,摆放着一口大缸,里面养着好几尾红鲤,他有空了就会去喂它们。
  鲤鱼我最终是没画起来,颜色最终也没上上去,但他还是把这幅线稿要了过去,因为,按他的说法,照这型捏一个小泥人也不错。
  我最后没忍住的问他“那背后要写上太上老君急急如律令吗?”
  “……”


  

  
我要评论
作者:小男人的美 时间:2016-09-22 13:15:03
  楼主姐姐加快更新呀!
  
楼主风宜清 时间:2016-09-22 13:32:35
  @小男人的美 57楼 2016-09-22 13:15:00

  楼主姐姐加快更新呀!
  —————————————————
  ????这个,更新怎么快~我挑的一些平时相处的写的,再写写就到现在了,就没了,话说最近单位忙,我们有一周没见面了~
  
作者:小男人的美 时间:2016-09-22 13:41:55
  @小男人的美 57楼 2016-09-22 13:15:00

  楼主姐姐加快更新呀!


  —————————————————
  @风宜清 58楼 2016-09-22 13:32:00

  ????这个,更新怎么快~我挑的一些平时相处的写的,再写写就到现在了,就没了,话说最近单位忙,我们有一周没见面了~
  —————————————————
  嘿嘿,多写一点,让我饱饱眼福。妈妈以前说我与道家有缘,我现在信佛。不是说佛道不分家嘛!
  
作者:小男人的美 时间:2016-09-22 13:43:03
  @小男人的美 57楼 2016-09-22 13:15:00

  楼主姐姐加快更新呀!


  —————————————————
  @风宜清 58楼 2016-09-22 13:32:00

  ????这个,更新怎么快~我挑的一些平时相处的写的,再写写就到现在了,就没了,话说最近单位忙,我们有一周没见面了~
  —————————————————
  嘿嘿,多写一点,让我饱饱眼福。妈妈以前说我与道家有缘,我现在信佛。不是说佛道不分家嘛!
  
楼主风宜清 时间:2016-09-22 13:50:07
  @小男人的美 57楼 2016-09-22 13:15:00

  楼主姐姐加快更新呀!


  —————————————————
  @风宜清 58楼 2016-09-22 13:32:00

  ????这个,更新怎么快~我挑的一些平时相处的写的,再写写就到现在了,就没了,话说最近单位忙,我们有一周没见面了~


  —————————————————
  @小男人的美 59楼 2016-09-22 13:41:00

  嘿嘿,多写一点,让我饱饱眼福。妈妈以前说我与道家有缘,我现在信佛。不是说佛道不分家嘛!
  —————————————————
  恩,佛道即有相似也有区别,归根结底“善”是很大的共同点,我是一个佛教徒,他是一个道教徒,我们之所以能相处,除去爱,还有就是建立在这种共同点上。
  
楼主风宜清 时间:2016-09-22 16:12:37
  我们也一起出去吃过饭,试着成为一种普通的情侣。
  道教的戒律虽不及佛教森严,但凡是有逾越的他一概不碰,恰如牛肉。
  在道教中对牛肉有明确的禁忌,但我对牛肉的热爱也一直不减,他虽不碰却也不加干涉我,但在他这个素食主义者面前,我到底没那么胡吃海喝。
  不过有意思的是,从那以后,我对牛肉倒也生疏起来,而他更是弥补性的替我点了大量甜食。
  “上次去弄牙吓死宝宝了,吃这么多甜的会疼。”
  “那就去看牙医。”
  “没有其他办法吗,你会画止痛的符吗?”
  “……”过了一会他说道,“生老病死这些都是必经的。”
  “要是看了还不行呢?”
  “……那就换一个牙医。”
  “……”



  

  
  • 君心难寻月自明: 举报  2016-09-22 17:11:01  评论

    太少,都不忍心看就没了。道家了解不多就那么严苛吗?鱼和熊掌兼得能咋样
  • 风宜清: 举报  2016-09-22 17:45:13  评论

    评论 君心难寻月自明:这是他们该遵守的准则,虽然常有出家人结婚生子的传闻,但对于他,他是一直想坚守自身的信仰的,这是他和我说在遇到我之前时的想法,不同于半路出家,他是从小做的道士,所以道对他来说是生命里很重要的信仰,他也不知道该怎么和他师傅说我们的关系,师傅会失望,我也能理解他。
我要评论
楼主风宜清 时间:2016-09-22 20:54:05
  我要搬家了,原先租的房子离公司太远,偏郊,再加上现在天黑的又格外早,每日下班回去还得经过一段人烟稀少的小路,心里难免有些提心吊胆。
  原先也是贪着房租便宜,但自从我们交往后我更是一分也不想呆在那里了。
  我在市区重新找了住处,离公司近,主要是离道观也近。来回坐车不过五六分钟。
  我也曾玩笑的让他帮看看风水如何,毕竟这大半年没涨过薪,哪知他只是遗憾的问了我一句,“怎么没早说,观里就有位常来的居士,家就住在这附近,还老嫌房子没租出去。”
  “……算了啦,早知道就和你说了。”
  若说和一个道士谈情说爱,最大的感悟是什么,那就是很多时候我并不太喜欢将生活中的俗事拿去叨扰他。我总清高的认为我们的爱情应该是最纯粹的。
  就像我喜欢将他奉在神台上,闭口不提生活中的俗事,而他则更愿意和我接受一个真实的世界,真实的油盐酱醋酸甜苦辣。
  “如果碰到了任何烦心事都可以告诉我,我不知道是否可以解决,但我会尽最大努力。”他希望生活中的很多事情是可以告诉他,两个人来分担的,即使他是一个道士,但他愿意替我解决一些烦心的事情。
  我是个敏感的姑娘,曾经也不是没有谈过恋爱,而男人的话我从来也不会多做遐想,但好奇怪,像有魔力一般,对于他,我却总是会出于无比的信任,无论他告诉我什么。
  我也多想和他一起尝遍这人间百味,可是……我知道他不会放弃他的信仰,换而言之,就像他曾说过的,这里是他的家,除了这里他能去哪呢?他是一名道士,除了道士,他又能做什么呢?这些无一不是摆放在我们面前最现实的问题。
  很多时候其实我们都知道,只是没有谁愿意去提。
  那个点,观里正好没有什么人,离开宫观之前,我突然想抱抱他,我们平常很少有太过亲昵的举动,但此刻我真的很想抱抱他,我问他可以吗?我说我很难过。
  他没有说话,只是张开手臂,我靠过去抱住了他,我贪恋他身上的檀香味,最后,我轻轻地的问他:“我们会有未来吗?”
  彼时,我没有说话,他也没有说话。


  

  
  • 君心难寻月自明: 举报  2016-09-22 22:59:20  评论

    真伤感,信仰与情感的冲突最是叫人两难,放弃信仰跟你到俗世也许你眼中的他也没有了现在的光环
我要评论
作者:小泽玛丽丽壬 时间:2016-09-23 08:56:42
  伤感却忍不住想看
作者:無謂無為 时间:2016-09-23 11:09:18
  楼主经历很吸引人,文笔也挺好。本人从小就喜欢玄学,想着学算命风水济世救人,现在才知道这是对道教对粗浅的认识。我也不吃牛肉,不是因为宗教的原因,是听到我妈说怎么宰牛的,从此就发愿不吃牛肉。佛教和道教还是很多相似的地方,闲来无事也会念念心经。佛讲三世因果,道也讲因果,但讲的是只有今生,绝无来世,追求的是今生的解脱。我们这做科仪法事的道士是可以结婚生子的,据我了解好像只有全真教的戒律严明,不能结婚吃肉的,不知道您那位道长是哪个教派的。这位道长知道这是你们的缘分因果,躲也躲不了,还不如坦然面对。如果在乎俗世的看法,那这道士也白做了,他怕的是让他师傅失望吧。清规戒律是圣人为想解脱却不知怎么做的凡夫俗子规定的,要是有那个心性,结婚生子又如何,这辈子你们遇上了,而且看得出他也是对你有感觉的,在一起又何尝不是一场修行。
  
楼主风宜清 时间:2016-09-23 12:45:43
  @無謂無為 65楼 2016-09-23 11:09:00

  楼主经历很吸引人,文笔也挺好。本人从小就喜欢玄学,想着学算命风水济世救人,现在才知道这是对道教对粗浅的认识。我也不吃牛肉,不是因为宗教的原因,是听到我妈说怎么宰牛的,从此就发愿不吃牛肉。佛教和道教还是很多相似的地方,闲来无事也会念念心经。佛讲三世因果,道也讲因果,但讲的是只有今生,绝无来世,追求的是今生的解脱。我们这做科仪法事的道士是可以结婚生子的,据我了解好像只有全真教的戒律严明,不能结婚吃肉的...
  —————————————————
  首先很谢谢您的祝福,不管结果如何,但我在这里看到了大家对我们善意的祝福。关于风水玄学,在没有遇到他之前,这也是我对道教的一个概念,我是一个佛教徒,从没接触过道教,那时候我觉得好像道士就是抓鬼画符,后来,我才知道,佛是一种学问,道也是一种学问。他告诉我,信仰就是相信而不是迷信。就刚相处那会,我还和他开玩笑说帮我画减肥的符,止痛的符,好运的符,每次都弄得他很无语。关于算卦求签一类,他是赞同梁兴扬道长的说法,就好比是对股票投资的风险预测,所以,信仰是相信而不是迷信。
  关于派系,从符咒方面其实已经比较明显了,他是正一,这点上面,我还是庆幸了一下,要是全真我罪孽就更大了。我们是属南方,一般,全真在北方多,南方正一多。正一的戒律虽然没有全真严苛,但是在近些年来,据他所说,正一内部还是尽量提倡往全真的戒律方面普及,如吃素清心修行,这点,好像道协上也是比较赞成的。况且,他是从小出家,如果要让他突然接受一个婚姻,出去现实中来自我家人的问题外,他自身的信仰也会让他难以接受,就像您说的,师傅会失望。据说他的师傅就未曾结过婚。所以,我真的不太敢想之后的事情。当然,这其中有一些还是我对他想法的一种猜测,毕竟我们真的不太敢去提之后的事情。
  
我要评论
作者:君心难寻月自明 时间:2016-09-23 14:46:00
  遇见就是缘!说不定就是他尘缘未了呢,不管怎样这份感情是美好脱俗的,祝福你们修行圆满
  
  • 风宜清: 举报  2016-09-23 15:11:15  评论

    谢谢,谢谢大家的祝福,我们的故事还在继续,虽然谁也不知道明天会是什么样,但还是很谢谢你们的祝福。
我要评论
楼主风宜清 时间:2016-09-23 21:24:54
  他总说我刚毕业,还很年轻,人生有更多选择的机会,如果哪天我有了更好的选择,他一定会尊重我的决定。
  那个时候我就会很难过也很生气。
  我告诉他,这世间再也找不出会让我像喜欢你那么那么喜欢的人了,也再没有一个人能像你那么那么的懂得我所有的寂寞与悲伤。
  我会怄气的跟他说,就算咱俩一辈子结不了婚,我就跟着你做一世的老姑娘,我要让所有人都知道我嫁不出去就是你的原因,我要让所有人都知道···都知道···我们也曾那么的爱着。
  那个时候,我说着说着他就笑了,然后我们谁也没有再去提之后的事情。
  张爱玲说,于千万年里千万人中,越过时间无涯的荒草不早一步也不晚一步的恰好遇见了。
  十六岁的时候,我偏爱,学习好的男孩,十八岁的时候,我偏爱白衬衫的男孩,二十岁的时候,他们又说找老公就要找有钱的。
  可是,在见到他的那天,仿佛这所有年来的一切偏好与喜爱都一瞬间散的灰飞烟灭。于是,我终于知道,于千万年里于千万人中不早一步也不晚一步的恰好遇见,原来那人就是你。
  所有人都在祈求一份缘,而我就在等一个你的出现。

  
我要评论
楼主风宜清 时间:2016-09-23 21:45:08
  我第一次把这个故事写下来,是发表在自己的空间里,只是作为一个闲散的生活杂谈,我告诉他,我要把这些点滴记录下来,我要一直记得,哪怕,哪怕是有一天,我们真的分开了。
  他停顿了片刻,难得的岔开话题,多问了一句,那你取了什么名?
  “《爱是最美的修行》”,我像献宝似的得意告诉他,为我这营造了许久的文艺范名字感到骄傲。
  “就没人吐槽你吗?”
  我咯噔愣了一下,“你真的不会算卦吗?”
  “我是不算卦,不是不会算卦。”
  “那你怎么知道有人吐槽?”
  “因为我都想吐槽。”
  “我没写《道门过往》算不错了!”
  “……”他沉默了一会,又继续问了一句,“吐槽什么了?”
  “你要听?”
  “说说也无妨。”
  “朋友们说,改成《我和陈玄明道长的二三三事》会更好,最主要的是醒目!吸睛!”
  “……”
剩余 7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Pusan521 时间:2016-09-23 23:14:32
  路过
  
我要评论
楼主风宜清 时间:2016-09-24 19:21:47
  又是一个周六,阳光甚好,伴着凉爽的秋风迎面而来,好像走在这条路上整个人的心情都会愉悦起来。
  又是一周没见面,难得他今日也没什么事情,我们约好了相见。
  很奇妙的感觉,尽管这种关系也持续了五六个月,但每次去见他我还是会细细的打扮着,如同初恋的女孩去见心上人,其实他本身并不会太在意这些,用他的话来说他对我的印象一直停留在第一次见面的那会。
  约莫10点左右,我在观门口等他,他说他去从重新换身常服。也不是没有一起出去过,但每每这个时候,我就会笑。
  他很无奈的告诉我,“笑什么,这样出去会被围观的。”
  “这还是证明你的回头率高啊。”我故意这么玩笑他。
  然后他告诉我,很早之前有一回,他和观里的另一位齐道长从外做完法事回来,半路上,齐道长说要去超市买点东西,然后,他就跟着一起去了,结果,就在排队结账那会,不止一个人来问他们能否算一卦,到收银处时,齐道长没有带零钱,直接刷的个人卡,结果,被收银员连问了3次刷卡?刷卡?刷卡?
  好像很不可思议的事情,后来他们说无量天尊,没事还是少出去吧。
  他说完后,那表情有点无语,我笑了好久。
楼主风宜清 时间:2016-09-24 21:15:51
  后来,我们还是没有出去。
  上午宫观周围来了一对拍婚纱照的新人,原因是新娘非得挑有竹子的地方,而道观周围的景色也还算过得去,只是刚拍摄没多久,我拉着他说,“那边冒烟了!”
  他也很是诧然,结果虚惊一场,是摄影用的烟饼。
  为此摄影师道长前,道长后的打了好几个招呼。
  他不是那种决绝的人,最后被磨得没办法算是默许了,不过终是不太放心,所以结果我们还是没有出去的成。
  好不容易碰上一周才有空的时间就这么泡汤了,我有点郁闷的问他为什么不直接拒绝呢?按说这种情况在很多防火景区都是不允许的。
  “人家也是结婚,还是不扫兴了。”
  正巧这时,在一边歇息的新郎还很高兴的和他挥了挥手,他同样点头报以一笑。
  “是啊,结婚,真幸福啊!”我有点酸他的说道。
  也不晓得他有没有听到,只是看了我一眼,依旧是笑容不改。
  拍摄结束后,新娘新郎很高兴的来找他,说是希望能顺道求个好运签。
  我实在怕连这最后一点时间都被他们磨光了,于是我干脆抢在他开口前告诉他们,“你们进去敬香吧,殿堂里会有一位道长在那里的,他解的签准。”
  后来,他问我,怎么知道里面值殿的张道长会解签。
  我告诉他,我根本就不知道张道长解签解的好不好,我只知道,再磨叽下去,你的时间就没了。
  “我想你,一个星期才能见你这一面,只想你陪陪我。”
  平时,观宇基本上5点左右就关门了,我下班后又实在不好意思再去打扰他。而若碰上周六的休息日,还得看他是否有空在观里。其实,我只是单纯的想念他而已。
  那种想念也曾让我不辞辛苦起过大早,就为赶在上班前去敬个香见他一面,后来他没忍心,告诉我,即使下次起早去也未必会那么巧合的见到他了。
  很多时候,我觉得我一定是很喜欢很喜欢他了,那种喜欢已经完全长在了心里,包裹住了所有,分开,就会思念。
  思念
  思念试着改变一切
  时间飞逝留住画面
  再见
  相别三五年
  思念
  日记本里突然出现
  缘分竟写在上面
  撕掉纸屑飞了三五天···

  “道长,介意合个影吗?”
  摄影师是个很幽默而有意思的人,趁着那对新人进去求签了,他希望我能帮他们拍张合影照。
  “我拍照比不上你这个专业的。”
  “没事,就合个影,你就按上面那个键就行,大不了待会我也帮你们拍张合影照。”
  摄影师说完后,我楞了一下,是啊,现在别人家都是各种美图秀恩爱,我们似乎的确是简单又纯真呢。
  轮到摄影师拍的时候,我僵硬的问了他一句,“道长,介意吗?”
  为避嫌,我们没有靠的太近,那张照片拍完后,我问摄影师要了个微信号,他说到时候传给我。
  之后我偷偷地靠在他耳边对他说,“等他把照片给我了,我也传你一份。”
  他笑了。

  

作者:u_108979228 时间:2016-09-24 21:29:48
  姑娘你很可爱
  
楼主风宜清 时间:2016-09-24 21:41:33
  @u_108979228 73楼 2016-09-24 21:29:00

  姑娘你很可爱
  —————————————————
  谢谢,当喜欢一个人,爱一个人的时候就会觉得做什么都是有趣的。
  
剩余 4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我是大巍巍 时间:2016-09-25 14:21:00
  心疼你了,姑娘,你真棒,祝福你和道士哥哥
  
作者:我是大巍巍 时间:2016-09-25 14:21:22
  @u_108979228 73楼 2016-09-24 21:29:00

  姑娘你很可爱


  —————————————————
  @风宜清 74楼 2016-09-24 21:41:00

  谢谢,当喜欢一个人,爱一个人的时候就会觉得做什么都是有趣的。
  —————————————————
  祝福,祝福
  
楼主风宜清 时间:2016-09-25 14:46:19
  很早之前,我曾问他,如果我们真没走到最后该怎么办?
  好舍不得,就这样放手。爱情就是这样,贪恋的时间越长就越想在一起。他安静了一会,问我知不知道迦叶的故事。
  我知道迦叶,但不见得能知道所有故事,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
  “在你们佛教里,迦叶是佛身边的尊者是吧?”
  “对的,寺庙的佛像两边都会有迦叶阿难站立。”
  他点点头继续说“我之前在道学院的时候,也曾无意翻阅过几本佛教书籍,研究不深粗略看过几页而已,不过倒有一则故事我现在突然想起来了。”
  “什么故事?”
  “关于迦叶的故事,据说他有一位美貌的妻子,但是后来他为了修行毅然决定去追随了佛,于是他告诉那位等待他的妻子,我若寻到心之归所必来接你。”
  我慢慢的吸了口气,突然间想说什么却又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时间在一分一秒的流淌,我沉默着,有那么一点点的难过在心底强忍着。
  过了好一会,我很轻的问他,“那……你的心之归所在哪里呢?”
  “我的心之归所在这里,在脚下的这片方寸。”
  这片道观里有他的信仰有他的一切。
  我犹豫着开口,“那……你是不是就不喜欢我了?”第二次问他的时候,我自己都能听见声音里的哽咽和沙哑。
  他没有说话,我的手搅紧着衣角,有些害怕的不知所措。
  “没有,我……喜欢你的。”
  我看着他,鼻子很酸。
  “昨天晚课前,师傅还告诉我们,修行要清,要静,要……”他停顿了一下又说,“我也常常在想,如果真到那么一天,我若能念起你的名字就和我早晚诵的经一样自在简单,那么,也许我就真的达到师傅所说的那种境界了…”
  我总是这样不争气,总是这样没有忍住,我抱住他嚎啕大哭了起来。
  我说,“我就想和你在一起,一辈子,不去相亲,不去结婚……就想和你,一辈子……”那天哭了好久,好大声,最后连话也说不清,他就那么任我抱着,轻轻拍着我的背什么话也没再说。



  亲爱的,我也想遇见你时,步步生莲,圆满修行,可谁让命运叫我生在了红尘里,却遇上了一个不是红尘的你呢?


  

  
  • 君心难寻月自明: 举报  2016-09-25 21:28:34  评论

    看了这段真是叫人心痛,但愿世间有两全之法成全你们
  • 恁是无情也冻人: 举报  2016-09-25 23:13:47  评论

    建议楼主不要逼他了,不记得谁写的了,女人差不多都是这样,最初只是觉得要对方知道心意就好了,后来要爱,再后来要结果,要物质,要各种各样的未来,其实已经背离初衷很远了,类似他说结婚很美好,你大可与他相视一笑说,是啊很美好,祝福他们!道长心里不会那么大压力,压力太大可能加速他的离开
剩余 10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楼主风宜清 时间:2016-09-25 16:52:19
  @我是大巍巍 75楼 2016-09-25 14:21:00

  心疼你了,姑娘,你真棒,祝福你和道士哥哥
  —————————————————
  谢谢,真的很谢谢亲的祝福,路还很长,我们会好好的。
  
作者:芦苇下的猫 时间:2016-09-25 21:08:18
  第一次看到说喜欢道士的帖子,蛮新奇的,不管怎么说还是祝福楼主吧,希望和道士哥哥有个圆满的结局,对了楼主的文笔不错,写的很空灵唯美哦。
  
作者:恁是无情也冻人 时间:2016-09-25 23:23:01
  祝福你们!楼主是个善良的姑娘!
  
楼主风宜清 时间:2016-09-26 09:33:39
  @恁是无情也冻人 80楼 2016-09-25 23:23:00

  祝福你们!楼主是个善良的姑娘!
  —————————————————
  很多时候,我自己也觉得很矛盾,不知道该怎么办,私心里是希望我们能结婚在一起的,可是,我又不想逼他,很多时候,我也能理解他,其实说白了,女人最怕的就是有一天他不爱你了。未来是什么样子,太不敢想了,排除其他因素,我的家庭他的家庭又是否能接受呢?未婚先育这样的事情我们还是做不出来的,因为我本身也是个比较保守的人,这样做,等于是不负责任,他也会有违律条。想多了想烦了我就跟他说,快乐一天是一天吧。
  最后谢谢亲的祝福与建议。
  
楼主风宜清 时间:2016-09-26 10:26:38
  @芦苇下的猫 79楼 2016-09-25 21:08:00

  第一次看到说喜欢道士的帖子,蛮新奇的,不管怎么说还是祝福楼主吧,希望和道士哥哥有个圆满的结局,对了楼主的文笔不错,写的很空灵唯美哦。
  —————————————————
  谢谢,我告诉他,他说活了二十八多年,第一次被叫道士哥哥,略萌????,谢谢亲的祝福。
  
  • 芦苇下的猫: 举报  2016-09-26 21:56:32  评论

    哈哈,略萌(≧?≦)/看来他们也挺网络的吧,期待后续,期待你们的发展,加油!
我要评论
楼主风宜清 时间:2016-09-26 21:12:16
  有一段时间,我曾无聊的想去学点什么,于是我问他我该去学点什么?
  他说还是继续学画画吧,他觉得我上次给他画的小道士就很好。
  “才不,这次想学音乐,吹拉弹唱哪个更有趣?”
  “都很无趣。”
  “你怎么知道的?”
  “因为这些我都试过。”
  他告诉我,出于法会的需要,笛子,二胡,锣等传统乐器都是要能自如的演奏出来,当然仅限于道教音乐。
  “现在做道士还要这么全能!道长,你很可以哦~”
  “俗话说不想做高功的道士不是好道士。”
  后来据他说,高功是指大法师的意思,也就是在法会中撑场子的主要人,因为道功修行高,所以被称为高功。而他的师傅在法会中就是高功。
  而往往一个道士要成为高功,除了修行要好以外,还要非常熟练道教乐曲,科仪法事等其他。
  “那这里面总有最擅长的吧,笛子?是不是?”我满怀期待的这么想着。
  哪知他看了我一眼后,说道,“当然不是。”
  “……??”
  “锣,我比较喜欢锣。”
  他给人看上去就是一副温和的样子,我想象不出来他敲锣的样子,内心有点小小的崩溃,“为什么哦?”
  “锣简单啊,只要敲敲就行,而且曲子里也不会有太多锣声的出现,次数少。”
  锣?or笛子?“……说好的仙气呢!”
  “……”
  他被我逗笑了,“所以,你还是继续画画吧,音乐你连谱子都不认识,从头学会很辛苦的。”
  “谁说的,我也会吹笛子的,两只老虎,摇篮曲,就我们上初中那年发的那塑料笛子吹得可好了。”
  他没有回我,但嘴角的笑容出卖了他。
  我没好气的说,“出家人是不能随便嘲笑别人的~”
  “……”
  现在想想我们在一起的时候也经常有快乐的时光,而那种快乐往往是发自内心的,就好像,从心间开出了一朵花那样明媚。



  

  
剩余 3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楼主风宜清 时间:2016-09-28 20:33:03
  昨天没更,今天还没更,恩,和道长在一起的,他昨天和今天下午都出来办事的,顺道办完事来找我,所以好难得才有空一起出来吃个饭的。
  不说了,他看我回复呢,回去更新。
  谢谢大家一直在关注。
  
作者:小泽玛丽丽壬 时间:2016-09-28 22:38:22
  慢慢来不用急
楼主风宜清 时间:2016-09-28 23:21:20
  鉴于上次的事情,后来我还是按捺不住,在某个培训班试听了2节古琴课,索性学费不低当时也没能做出决断。
  奈何听了两节课,由于在乐理上实在缺乏乐感,搞得云里雾里。
  而老师更是个四十多岁的男人,当他指导完其他学生来看我时,依然表现了最大的无语。
  “这个手指问题是其次,乐理得加强啊。”
  课程顾问又一次替我算了一笔,:“现在报名还可以赠送一套基础乐理课程讲座。”
  后来没办法,我发了个信息问他,什么是基础乐理。
  他说他正好有事要出来,问我在哪儿,等他过去再说。
  他来的时候,正好是试听结束,课程顾问在反复不停的对我进行报名优惠的忽悠。
  他问我,“真的这么喜欢音乐?比你的画画还喜欢?”
  我摇摇头,自己也显得很郁闷。
  “听了两节课,指法懂吗?”
  “老师说是错的。”
  “……”我看见他笑了。
  “不许笑,才两节课,你行你上呢。”
  后来,我终究没有报名,因为我觉得自身对古琴的热爱也没有那么强烈。
  不过,那位教琴的老师倒是不知道在和他说些什么,讨论的似乎很愉快,临走的时候,课程顾问突然问我,“你男朋友是学古典音乐的吧,我听我们老师说现在会弹古琴的人可不多了。”
  我一下子没忍住笑出了声,我说,“才不是这样的,笛子,二胡,锣,毛笔,这些他都行,不过真不是学古典音乐的。”
  “真有意思,那是做什么的?”
  我没告诉那位课程顾问,因为,我知道,他在外面等我了。
  回去的时候,他才告诉我,其实他并不太会弹琴,琴是学的最差的一类,所以后来法会中,他也就不弹琴,改笛子或锣了,但基本的指法,乐理,他还是知道的,因为据他所说,他有好几位师兄弟琴都学的不错,经常看他们练也就知道了。
  “你们道士还有什么要学的吗?别万一哪天你再告诉我你还会什么国画针灸草药奇门遁甲那我会很惊讶的~”我们一边走着一边打趣他。
  他认真的想了想告诉我,他还会打太极,打的可好了。
  “这要搁我们小区里,爷爷奶奶们一定崇拜死你了。”
  “……”

  
楼主风宜清 时间:2016-09-29 17:15:56
  快乐通常是短暂而美好的,而那些世间的男欢女爱往往让人沉醉到不可自拔。
  不可自拔到,我常常会忘记他——仍是一个道士。
  我起了个早,在上班前特意来此敬香,并非是为来见他,只是一想到自从我们确定下某种关系后,倒再也没有那么诚心的来礼拜过,心里感到有点惭愧。
  今天早上下了一场雨,湿答答的有点凉。
  可能是天不好的原因,我去的时候观里很安静,没有一个香客。
  也许是真的不够心诚,直到我把香插进了添香炉内,昨日那些和他说过的话,走过的路依然如过电影般在脑海里回放。
  我怀揣着那种甜蜜,来到大殿,还没有踏进去,那恍然中心底如被一击。
  我见过,他的师傅,他在和他讨论什么,他的神色显得那么的恭敬而礼貌,甚至有时候我还能看到他嘴角微微上扬的笑容。
  于是,我就那么站在门口愣住了,犹豫着,彷徨着,好像这一辈子都是这样,我踏不进去,他,出不来。
  有那么点的惶恐不安,我犹豫着是否该进去,如同一名最普通的香客那样,礼拜完就走?
  可是,我终究做不到,我在害怕,对错误的害怕,我知道我犯错了,我们都犯错了……
  过了一会,他们似乎说完了,师傅走出来的时候见到了我,我装作一个普通的香客对他微笑着点头,他也微微一笑然后离去。
  我吐出了一口气,然后发现他站在神像的长明灯旁看着我。
  我走了进去,一时间突然不知道要和他说些什么。
  “你平时不是不需要值殿的,今天怎么是你?”
  “嗯……张师弟请假了,我反正也没其他事。”
  他在给神像面前添上香油,我犹豫着不知道该不该问出来,“师傅……和你说什么了?”
  他没有回答我,而是等添完了香油,才转过身来看着我,“没什么,一些日常的琐事。”
  “哦,是这样。”
  匍匐,磕头,礼拜,这一切在安静的进行着,直到结束。
  离开前他说,“昨天忘记和你说了,其实今天挺冷的,早晚加件外套。”
  尽管甜蜜,却仍然有些怅然,离开后,在宫观的门口,我终于忍不住发了条信息给他:师傅,知道吗?
  他回我的信息只有一句:师傅说,羽衣常带烟霞色,不染人间桃李花。
  心里猛然咯噔了一下,虽然接触道学不多,但不染人间桃李花,这样赤裸裸的意思我还是明白的。
  早该知道的,8个月,怎么会没有察觉。
  我握紧了手机,即难过又担忧,我怔在原地好久,直到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手机上显示着临近上班的点,我终于编辑了一条信息却迟迟没敢发出去:如果要结束了,告诉我一下,我没事。
  我犹豫了,我按不下去那个发送键。
  最后,我把那些文字一个个全部删掉。
  我又跑了回去。
  我就站在殿门口,他看见我有点诧异,“不是去上班了吗,怎么了?”
  他站在门内,我站在门外,中间隔着一个门槛。
  我说,你就在这里就好。
  然后,我生平第一次鼓起最大的勇气与主动,我吻过他的脸颊。
  他的脸上满是惊讶。
  我告诉他,就算你在这扇门内,我在这扇门外,但我仍然欢喜你。


  白云黄鹤道人家,一琴一剑一杯茶,羽衣常带烟霞色,不染人间桃李花。
  纵然这红尘里有千种万般的缘,但花开一季,我只等你。


  

  
我要评论
楼主风宜清 时间:2016-09-29 17:18:35
  他说师傅是有感应的,我想他也早就知道了,这层窗户纸,算是捅破了~我现在也不知道下次该怎么着了?还去那里找他吗?
  
  • astwbyk: 举报  2016-09-29 18:27:22  评论

    其实,一个人出家是需要很大的机缘的,并不是每个人想出家就能出家的,有可能他做不了尊上,而是徐长卿。可你们又互相喜欢,宁拆一座庙不毁一桩婚,罪过罪过
  • 风宜清: 举报  2016-09-29 18:47:33  评论

    评论 astwbyk:出家需要机缘,我是知道的,所以很多时候我并不想逼他,但我又确实十分欢喜他,所以,很多时候,各种矛盾的问题自己也不知道怎么办
剩余 3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芦苇下的猫 时间:2016-09-29 19:10:31
  这种事情是挺矛盾的,可是他师傅也没让你们非得分开啊,是不赞成吧,从文章看如果我没理解错的话,应该是这样。对了,你家里知道吗?如果真决定在一起,就要趁早打算,是不是也该问问你家里的意见?不过我觉得好像希望不大诶……虽然我也很想看你和道士哥哥在一起啦,毕竟这篇文章真的很赚我的眼泪。
  
  • 风宜清: 举报  2016-09-29 19:29:32  评论

    我们家是佛教徒,妈妈很信教,但是,每次去寺庙,若是但凡听说哪位僧人师傅有了家室,妈妈都会很遗憾的说:地狱门前僧道多。 所以,从这点上,也是我一直没有把握和他们坦白的一点。
  • 如果爱请深爱Ty: 举报  2017-03-09 06:12:54  评论

    地狱门前僧道多。为什么多呢?你该想想。花开一世,只有一世!错过了就是一世
我要评论
作者:的慕 时间:2016-09-30 08:00:46
  为啥不能陪伴彼此,升华这份美好的爱呢?如果真的落入世俗模式,未必有这么深刻了!
  
楼主风宜清 时间:2016-09-30 10:12:27
  @的慕 90楼 2016-09-30 08:00:00

  为啥不能陪伴彼此,升华这份美好的爱呢?如果真的落入世俗模式,未必有这么深刻了!
  —————————————————
  话虽如此,但很多事情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去说,说到底我们都是人,都有烦恼,我是女子,想和他在一起就必须要接受现实,接受来自外在的压力,像最现实的,家人就算不反对也一定会问,你们结婚吗,你们买房吗?定居在哪?你真打算一辈子跟他耗?当然,如果真到那一步的话,他师傅又会和他说什么呢?这些都是我不敢想的。我是一个敏感的人,往往会想的很多又纠结。虽然大家都很祝福我们升华爱情,但是,现在他的师傅是知道的,很多事情正在往我最想逃避的方向走。所以这才是我最纠结的问题。
  
  • 晒太阳的猫2015: 举报  2016-09-30 19:30:36  评论

    评论 风宜清:宁搅千江水,不动道人心。
  • 风宜清: 举报  2016-09-30 20:08:46  评论

    评论 晒太阳的猫2015:很多事情说起来容易,做起来却真的很难,放下……那种感觉真的,很……难受,难,难在放不开。 当然还是谢谢你的提醒,因为我本身也知道这是错误的。但是……
剩余 7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的慕 时间:2016-09-30 11:36:51
  @的慕 90楼 2016-09-30 08:00:00

  为啥不能陪伴彼此,升华这份美好的爱呢?如果真的落入世俗模式,未必有这么深刻了!


  —————————————————
  @风宜清 91楼 2016-09-30 10:12:00

  话虽如此,但很多事情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去说,说到底我们都是人,都有烦恼,我是女子,想和他在一起就必须要接受现实,接受来自外在的压力,像最现实的,家人就算不反对也一定会问,你们结婚吗,你们买房吗?定居在哪?你真打算一辈子跟他耗?当然,如果真到那一步的话,他师傅又会和他说什么呢?这些都是我不敢想的。我是一个敏感的人,往往会想的很多又纠结。虽然大家都很祝福我们升华爱情,但是,现在他的师傅是知道的,很多事...
  —————————————————
  只有一个办法,也是唯一的办法,活在当下!祝福!
  
剩余 1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iamcrazy1983 时间:2016-09-30 22:07:59
  我弱弱的问一句,希望没有冒犯到你们。那就是他会有冲动和生理反应吗?还是希望你俩可以在一起啊,他可以还俗的吧。
  
  • 风宜清: 举报  2016-09-30 22:16:17  评论

    我们在一起一直很安分,有牵手,拥抱,其他没有,最过火的无非就是这次我轻吻他的脸颊。 他会网络语也会调侃人开玩笑,但至于你说的那些,反正我没听他说过脏话或黄段子,生活在那种地方,应该是比较清净的平时。
我要评论
作者:绣球花的叶子 时间:2016-09-30 22:42:36
  心疼你们
  • 风宜清: 举报  2016-09-30 22:55:16  评论

    谢谢关注,心疼已经无法解决我将如何面对他师傅的问题了。
我要评论
作者:的慕 时间:2016-10-01 07:23:34
  其实吧,不动道人心这句话,他自己不想动,谁能搅动啊?就像一片花园,他自己不想摘,花再多再美他也不动啊,,所以,问题根源在于道长自己,并非楼主,楼主就是离开他了,道长身为道门中人的这份情缘心不灭,谁敢说以后他就能四大皆空了??决定权在道长自己那里!不在任何人!
  
我要评论
作者:的慕 时间:2016-10-01 07:26:15
  修行人也有情劫要渡的,不是天天闭着眼睛感觉自己毫无所执了,历练过后的放下,才是真修!我到宁愿楼主是道长修行路上的助缘!
  
我要评论
作者:恁是无情也冻人 时间:2016-10-02 22:41:11
  人的一生就那么短,跟随内心的指引,不做后悔的事。在年轻的时候勇敢地爱,勇敢追求美好的一切!
  你们的故事美好得让人揪心。
  
我要评论
作者:星下石 时间:2016-10-05 12:06:05
  好久没有更新了,应该是忙了,希望一切顺你心
  
我要评论
楼主风宜清 时间:2016-10-05 20:22:53
  爱,有时只是习惯,我们无法自拔,一部分是为了爱,一部分是为了爱一个人的感觉很美,甚至为爱不顾一切也很悲壮,还有一部分是不肯认输,更重要的,是孤独,因为孤独所以爱,若真不爱一个人,长路漫漫将何等寂寥……
  十一假期,很久没见的闺蜜特意来找我,于是我第一次将这段感情透露出来,告诉多年的闺蜜,她说,也许你只是爱上了爱情,你孤独你感性,又幻想浪漫,可现在是结婚的年龄,所以放手吧。
  多年的闺蜜成为了第一个不看好我们的人,某一种坚信在轰然倒塌,我更难以想象若是之后我告诉家人会怎样。
  于是四天,我开始思考我究竟是爱上了他, 还是本身就爱上了爱情这种东西,倘若,我们都在红尘俗世中颠沛流离,是否还会有当初那种心动?
  我为何要如此刻意的去追寻他?追寻一段如此没有希望的爱?
  平心而论,爱,其实也很累……


  

  
  • 楚刘芷菡: 举报  2016-11-26 22:01:51  评论

    评论 风宜清:很喜欢这段,说得很对
  • 停止寻找00: 举报  2017-05-13 09:20:07  评论

    评论 风宜清:说的真好。尤其这句,深深认同。爱是孤独,因为孤独所以爱,若真不爱一个人,长路漫漫将何等寂寥……。如果没有一个可以深爱的人,心就会像荒原一样,那人活着还有什么意义?
我要评论
楼主风宜清 时间:2016-10-05 20:24:10
  终于我憋不住发了条信息,我问他,我们之间真的产生爱情了吗?倘若这种联系的情感消失了,我又该如何自处。
  他是过了好久才回我的消息:
  “爱情不是唯一和永恒,但是人必须坚强。”
  他总是这样,他从来不会像俗世中的男子那样甜蜜耳语,也不会告诉你他爱你与否。他总是那样淡,每一句都那么淡。
  曾经我是爱着他这种淡然,而如今,我更希望的是他能亲口对我说一句他爱我,他喜欢我,至少,在他师傅的不赞成下,在亲朋好友的反对下,我依然有坚持的某种动力。
  我生气了,连日来的纠结与抑郁把我逼的很烦躁。我终于忍不住拨通了他的电话,我问了一句很俗套的话,“你到底喜不喜欢我啊!”
  他在电话那头停顿了几秒,似乎未曾反应向来温淳的我会如此激躁。
  “怎么了?”
  “我就问你到底喜不喜欢我!我那么主动,你却从来都是那么不咸不淡,你知道我很喜欢你,所以你很享受这样的感觉,你觉得很无所谓是吗?可是,我也很累,我爱你很累的,你知不知道,没有一个人赞成我们,我只是想听你说一句你是真心喜欢我,是真心爱护我,你骗骗都不会吗……”整个电话的过程中我在不停地和他生气叫嚷,他在电话那头没有说话,也不曾挂断,就这样一直很安静。
  直到后来,我说的自己也泣不成声,忍不住哭了出来,“我也不知道…我们该不该在一起…我真的很想和你一辈子…可是我不知道该怎么做…我都不敢告诉其他人…我觉得…我真的犯了一个很大的错误…”
  越说到后面眼泪掉得越多,最后,也不知道是和自己过不去还是和他过不去,干脆没有待他有任何反应,我自己就一气之上挂断了电话。
  我想我后悔了,倘若当时我没有主动对他坦明心迹,倘若当时我选择了离开这个城市和朋友去苏州发展,倘若,倘若……太多的倘若,时间没有逆流的方向,而我确确实实的遇见了他,确确实实的喜欢着他,习惯着他,无论我爱上的是孤独下的爱情,还是他本身这个人,但事实就是现在我真正的依赖着他,占有着他,放弃不了他。
  爱情是什么?就是我心悦你。
  
剩余 2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使用“←”“→”快捷翻页 上页 1 2 3 419 下页  到页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