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地日记——几个月的经历和感受

楼主:江水年年 时间:2017-05-26 19:03:14 点击:45124 回复:2186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上页 1 2 37 下页  到页 
  

  此文作于二OO一年五月份左右,是我从生意上败下来的一段经历和感受。

  一

  外出当小工,这对于我来说还是第一次,这可是从前从来没有想过的。我有所害羞,之所以害羞,并不是因为我觉得有多丢人,人嘛,走到哪一步说哪一步,该干什么干什么,有什么丢人的呢?靠劳动吃饭,靠劳动挣钱,理直气壮,心安理得。然而,我实在难于面对众多不理解的目光,有些甚至是误解的。好在,路在自己脚下,忘记了是谁说的来着,走自己的路,让别人去说吧。

  我最担心的是我的体力能撑的住吗?听说工地上亮了干,黑了算,中间只有吃饭的时间。且不说劳动强度,单就时间上而言,对于我来说就是一个大的考验。倘若不能克服,岂不被人耻笑?常言说,有享不了的福,没受不了的罪。虽然我已做好了各种应付困难的准备,心里还是没底。一个人如果到了连小工也不能干的地步,还能有别的出路吗?一想到这些,我就不寒而慄。

  二

  来到工地刚刚过了晌午,刚吃完饭刘君就催促上班,来不及歇息,用刘君的话说就是“出来就是为了干活”,其实也对,这话没错。

  工地是一个很大的坑,下面有砌砖的,锄灰的,搬砖的,上面有搅拌机隆隆的响声,倒是一派繁忙景象。我的任务是供灰,用锹往灰盆里锄,却不得要领,灰盆都是满的,傻乎乎站着又恐挨说,周围都是陌生人,说话也无从开口,想吸支烟,听说这里严禁吸烟,否则罚款,只可偷偷地吸,可又不知道谁是管理者,我终于无所适从,心里七上八下,恨不得找个地方躲起来。

  这天下午实在太漫长了,几次看过日头,似乎总站在一个地方不肯挪动,好容易盼到天黑,电工又接了两盏临时灯,“明了干,黑了算”并不确切,看来,黑了也不算。终于挨到下班,我倒吸了一口凉气,“总算坚持下来了,我的天!”

  三

  晚饭是馒头和菜汤,所谓菜汤,多有中午的剩菜掺和在里面,所以菜多而汤少些。据说这里的伙食在一般的工地还好些,至于卫生呢,就不敢奢望了。常听人说工地的菜里吃出几个苍蝇并不新鲜,更有甚者,早晨的米粥里面有过盛出老鼠的记录,好在现在是三月天气,不甚炎热,没有几个苍蝇,所以它们自投罗网的系数就小得多。再者市区里有灭鼠的药定期投放,耗子几乎不多见。况且中午我来的时候伙房里还算齐整,剩菜、剩饭都盖着。

  好了,别想这么多了,反正得多吃些,早点睡,为明天上班做些准备。

打赏

41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楼主发言:1015次 发图:36张 | 添加到话题 |
楼主江水年年 时间:2019-06-13 20:47:52

  四

  我们的宿舍是临时搭建的,前面是门,周围是砖,上面是油毡,里面是用木板搭起的通床,一个屋里挤着四十多个人,这使我想起了《包身工》里的“蜂房格子”般的工房,这里只一层,就一人高,所以也就没法“蜂房格子”般的了。

  不过一到晚上却很活跃,有说笑的,有喝酒的,也有打扑克下象棋的,只有我在这里陌生,也就只能一个人躺在床板上养神,独享寂寞了。

  当时的工地环境大抵就是这样的,后来两年以后正值非典,据说那时工地的生活环境和卫生环境才有所改变,公司项目负责人开始注重工地的生活和伙食,至于“运动”过去了是否又“反弹”我就不知道了。
剩余 39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楼主江水年年 时间:2019-06-14 02:00:54

  五

  接下来的几天是拉砖。拉砖我不外行,我十八九岁的时候当过矿工,三尺高的碳层只能弯着腰,蜷着腿,五百米的航道我居然熟练了,连矿长也叫好,平地上总自由得多吧。可平地拉车又跟煤窑不一样,煤窑里拉车有拉带,上坡用两肩和背部身体往前倾,下坡用背顶住车往后仰,脚后跟用相反的力控制车速,况且每个班只有五六个小时。平地没背带,只能两腕用力,每天工时达十二三个小时。况且煤窑里拉车不管装,御车时只要拿起挡板一倒就行了。

  拉砖则不同,自装自御,散砖须用手装卸,用砖夹子虽免得磨破手指,一夹四块,不久手指就起了血泡,不到半个班两手肿胀,手腕疼痛,加之肚中开始饥饿,几天过去了,我不禁抱怨,也该换换别的活儿干,也活动一下别的部位。

  刘君答应了我的请求,说今天不用拉车了,往架子上供砖吧。正当我看着一人多高的架子发愁怎么送上去时,领班的薛师傅让我往上扔,扔?拿砖砸人,我不敢。他们几个却笑起来,说怎么连砖也不会扔?要不上架子吧,会接不?我生怕别人扔上来砸在我身上,就说不会。他说干什么都不会怎么干活儿?我脸胀得通红,实在无地自容。

  这时我们的工友张强过来解围,他说你上架子接去,接砖省劲。我吃力地爬上架子,别人看着我又笑了一会儿。一开始不敢接,恐怕挨了砸,加上架子上的板窄,往下一看两人多高,担心动作不协调从架子上栽下去,一连几块都落了地,此时薛师傅已不再笑,我看他的脸色要多云转阴,我终于鼓足了勇气,心想纵然是刀子、炸弹我也接,别说,还真行,终于接在了手里。我立刻增加了勇气,当然,撞着手和胸部也是难免的,一会儿就惊出冷汗,但总算能接住砖了。

  下午张强说:“咱俩换换,你从下面往上扔,我上架子接。”并告诉我砖要拿中间,平着往上扔,不能让砖打转,用力要猛,切不可把扔到架子管上,否则反弹回来会砸了自己。我反复默记着,一开始也免不了低了,或者偏了,后来居然掌握了力度,大伙儿都叫好,我也高兴起来,越干越来劲,到下班才感觉出来,手疼,一看,四个手指都磨出了殷殷的血迹……

  一连十来天,拉砖、供砖,手上除了血泡就是血泡,手指肿胀,手腕疼疼,一想起砖面的粗糙和磨手,心里就害怕,于是找到刘君,我说是否可以换换活动的部位,实在受不了。刘君同意了我的请求,让我去供灰。

  供灰稍好些,搅拌机直接装灰,挡板一撤倒灰,只是太脏,搅拌机一转就溅得浑身灰点儿,若不小心还往眼里钻,灰盆若上了二层架子锄起来也就费劲,不过这对我来说不重要,总起来说干活儿总要费力气,只要换换活动的部位,以后会适应的。
作者:大爱无彊2019 时间:2019-06-14 02:34:42
  人生,上坡路好走,“步步高”则众星捧月;下坡路就难,“什么也不会”就无地自容了,毕竟隔行如隔山,还得从头来。
剩余 38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楼主江水年年 时间:2019-06-15 07:25:01
  作者手记:

  
剩余 17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楼主江水年年 时间:2019-06-15 07:45:46
  
我要评论
楼主江水年年 时间:2019-06-15 08:15:32
楼主江水年年 时间:2019-06-15 08:31:59
楼主江水年年 时间:2019-06-15 09:20:04
使用“←”“→”快捷翻页 上页 1 2 37 下页  到页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