骨肉分离——我这一辈子

楼主:江水年年 时间:2017-06-21 18:38:16 点击:85643 回复:6249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上页 1 2 3 48 下页  到页 
楼主江水年年 时间:2019-06-07 13:49:06
  第一章

  回忆我的父亲

  父亲在我的心目中是一座丰碑,几十年过去了依然闪烁,也许父亲的去世与我有关,就更增加了我內心的歉疚,在我刚刚理解父亲对儿子那种无言的爱的时候,父亲却走了,给我留下了一生的遗憾。

  此文作于十几年前,当时离父亲去世二十多年了,到现在父亲去世应该四十多年了吧,每当想起我的童年,想起我的童年时代父亲对我无言的爱,心里就有一种说不出的感受和情感涌上我的心头……
剩余 36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楼主江水年年 时间:2019-06-07 15:04:14


  一

  这是二十年前的事  

  那天大哥来医院接我出院,我高兴极了,连忙催他赶紧办理出院手续,几个月的医院生活,我天天都盼望回家,电报从一周前发出,我在高兴之余,又很是责怪大哥的怠慢,大哥只推说事忙。

  汽车在飞快块奔驰,两边的青山和绿色被远远地甩在后面,但我仍嫌慢。我今年十五岁,但还没有离开过家,况且这次的时间又这么地漫长。我想念父亲,父亲很担心我的病,临行前,父亲很悲哀,因为一年多来,为了治病,我先后去了十多家医院,终是没有结果,父亲也操碎了心。

  这次怎么样呢?我的病能治好吗?父亲虽然好言安慰我,但我能从他无耐的面容上读出没有言语的悲哀,好象经历的是生死诀别似的。

  现在我的病居然痊愈了,似乎死里逃生一般,父亲肯定也是非常高兴的,我能想象的出,父亲肯定也在倚门而望…
作者:耍酷621405 时间:2019-06-07 20:03:48
  完美的帖子,永远都不需要别人去解释
  • 江水年年: 举报  2019-06-07 23:27:40  评论

    确切地说,我们有缘!现实讲缘分,网上亦然,是网缘!
  • 江水年年: 举报  2020-04-10 20:59:01  评论

    评论 大爱无彊2019:谢谢支持与鼓励!感悟人生,品味不一样的人间烟火,珍惜自己的美好人生!
剩余 16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楼主江水年年 时间:2019-06-07 21:53:53
  父爱如山!
  • 玛辣格巴子: 举报  2020-04-05 20:10:12  评论

    同感念!
  • 江水年年: 举报  2020-04-10 18:48:50  评论

    评论 玛辣格巴子:谢谢支持与鼓励!感悟人生,品味不一样的人间烟火,珍惜自己的美好人生!
剩余 16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楼主江水年年 时间:2019-06-08 00:15:45
  二

  经过四个多小时的漫长路程,我和大哥终于下了车,但车站并没人接我们,须步行十来里路才能到家,大哥建议我去大姐家休养一段时间,他说那里养病可以安心,家里杂务多,不利于养病,反复几次地说,但我执意要回家,大哥拗不过我,我们只好步行往回走。

  天渐渐阴沉下来,似乎要下雨,我加快了脚步,大哥总是慢慢腾腾的,我几次催促,前面有几块石凳,大哥坐了下来,大哥说:“五弟,咱弟兄你最小,回家以后你首先养好病,然后再去上学,以后你上学的事包在大哥头上,但你一定要听话,你先答应我,你听哥的话吗?”我当然说听,但同时又觉得大哥很异样,这时我才觉察出,大哥的脸色很难看。

  大哥接着说:“你执意要回家,看来也瞒不过你了,我就对你实说了,但你要冷静,挺住。”我忽而觉得大哥为何执意要我到大姐家去,为什么七天前发的电报大哥昨天才去接我出院,一种不详的预照笼罩了我的心头,到底出什么事了?我毛骨悚然。

  “就在这次你走后……,父亲……”大哥说话支支唔唔,吞吞吐吐,我的头“嗡”的一下,如五雷轰顶,我明白了,顿觉眼前一阵眩晕,嘴里一种咸咸的感觉,是伤口出血,大哥慌了手脚,忙说:“我的好弟弟,你要冷静,伤口感染了你还得去住医院”。

  “父亲,父亲他到底怎么了?

  “就在你走后的第三天,父亲出山就再也没回来。”

  “没回来?那,父亲现在在哪里?”

  “不知道”

  “不知道?快告诉我,伤了什么部位,是在家还想在医院?”

  “没在家,也不在医院”。

  我彻底绝望了,从头顶到脚跟。似乎脊梁骨要冒出冷气来,我再也见不到我亲爱的父亲了,除非在梦中。没想到,一个月以前与父亲的分别,却成了永别,我悲痛欲绝,天昏地暗,似乎周围的一切都凝固了……
楼主江水年年 时间:2019-06-08 19:13:04
  三

  恍恍惚惚回到了家,母亲正坐在院子的一角呆呆地凝望着,见我回来,母亲站起来,二哥、三哥、四哥也从屋里出来,两个月以前,父亲出门送别的情景,犹在眼前,我的眼泪又一次汩汩地流下来……

  二哥说:“不知道你今天回来,所以就没去车站接你,原打算让你去大姐家住一段时间,怕你经不起这样的打击。”

  我要做的第一件事,当然是先到父亲的坟头,给父亲上坟,告诉他我已经回来,如果人真的有在天之灵,九泉之下也该安心了吧。事已至此,除此我还能做些什么呢?我真想一步飞到父亲的坟前,大哭一场,哭出来也许痛快些。

  凳子还没坐热,我就站起来,拉着二哥的手说:“走,带我到父亲的坟上看看去,告诉他我已经回来了,病好了,让他老人家放心吧……”我的眼泪又一次汨汨地流下来。

  二哥说“不用去了,父亲还没有坟……”我急了,大声说“到底是怎么回事,怎么你们一个个吞吞吐吐的?”大哥连忙说:“五弟,你别急,我还没跟你说完呢,父亲走了之后,就再也没回来……我们已经找了二十多天了……”

  我这下真的明白了:原来父亲出山至今还没回家。我当时太年轻了,认为父亲去世了就是最大的不幸,毕竟我才十几岁,刚步入初中,顿时就失去了方向,没想到更大的不幸还不是父亲的去世……母亲向我诉说了二十多天来的一切……

  原来,在我走后的期间里,母亲照例做好了早饭,饭后,父亲带上攀缘的绳子就走了,到天黑也没有回来,忽然什么东西响了一下,母亲本来是耳聋的,可见声音是很大的,母亲心跳,赶紧到大哥家,告诉大哥父亲还没回来。大哥慌了手脚,忙召集人分头去找,却不见踪影。周围人都惊动了,漫山寻找,呼唤,一直到夜一二点钟,人们都失望而归。这下大哥可慌了,人们不得不做最坏的打算,第二天,第三天,按一天的路程,父亲可能去的地方全找遍了,一连几十多天过去了,并没有找到父亲的踪影。
剩余 9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楼主江水年年 时间:2019-06-09 01:43:54

  四

  我们这里地处太行山脉,背靠群山,方圆几百里群山起伏,一眼望不到头,常言说靠山吃山,但因此也没少伤人,据说每三年“旧鬼”都要寻一个“替头”。这话应该是真的,在我父亲去世的前几年邻村在山上守山的护林人员就有两个人在山上遇难,抬着遗体的担架从我们门前走过。

  父亲爬山是个高手,山上有一种鸟叫“寒号鸟”,它的粪可治药,价格昂贵,我们这里叫五灵芝。但这种鸟住在悬崖峭壁的洞里,人迹罕至,须把绳子系稳,攀缘而上,不能掏完,总要剩一点,如果掏完了,寒号鸟就会飞走,再也不回来。

  听人说,有一个人到了一个大山洞里,里面足有一千多斤,他自然喜出望外,刚掏出口袋要装,外面有几具尸骨,他赶紧拉起绳子攀缘而下,从此不再做这行当。两年前我们村有一个人因此摔断了双腿,再也没有站起来,造成了一生的残疾。

  我们哥儿几个多次劝说父亲不要做这行当了,固然,是父亲冒着生命危险用挣来的钱供养了我们兄弟姐妹七个的穿衣和上学,现在咱们的家庭虽然不算宽裕,但我们都长大了,除了我还在上学,其余的六个都成年了,足以供我上学;再说,父亲已年过华甲,终是力不从心了,在去年的争执中,大哥很生气,并没收了依附的大绳,但不知什么时候父亲又偷偷买了一条大绳,借口说是上山捡柴去了。

  什么叫人生如戏,什么叫人生如梦,什么叫突如其来,什么叫始料未及,什么叫猝不及防,这一下我都懂了,深深地体会到了,就这么现实,就这么残酷!

楼主江水年年 时间:2019-06-09 14:49:00

  五

  听说人死是有征兆的,父亲走的前几天,每晚既能听到猫头鹰的尖叫,满村的狗疯狂地扑咬,据说狗能看见叫差的“鬼” 。

  父亲走的那天早晨,据母亲回忆说,父亲曾门前屋后看了个遍,对着山花的墙似乎流泪了,难道父亲也预知他要寿终了吗? 

  还听邻居家的表嫂说,出事那天晚上她去我家探听消息,老远听到家里热热闹闹,好象许多人在说话,院子里有一个人放下水桶和扁担,她以为我父亲回来了,走进屋里,却只见煤油灯下母亲正含泪对着窗户发呆。 难道这是表嫂的幻觉吗?

  也有人说,那天早晨看见一左一右两个人跟着父亲上的山,但父亲一生宽以待人,乐于助人,不会是有人谋害,可能是山上想找“替头”的“鬼”了。

  在父亲出事的日子里,多面众说纷纭,给父亲的失踪造成了一层神秘的面纱,难忘我们弟兄姐妹们在这样的环境下是怎么度过的!

  做为我,当然感触最深了,尤其感到揪心的难受,忽而想到父亲也到了一个什么洞里出不来,忽而想到父亲摔伤而人们找不到眼睁睁地咽下最后一口气,忽而想到父亲暴尸山上……怎能不揪心呢?“哭也找不到坟头”的感觉,我算是经历了。

  等待最让人纠结,但又给人以希望,盼望着奇迹的出现,希望意料之外的奇迹降临到我的身边。那时是三月末四月初,每天晚饭后坐在门前的石桥上,借着皎洁的月光,凝望远处的青山绿水,想象奇迹的出现。——如果希望真的破灭了,“哭也找不到坟头”并不是最令人难以面对的。

  由于当时父亲不知去向,加上好长时间没有结果,传话、谣言四起,使父亲的去向蒙上了一层神秘的色彩,那时我就学会了等待,在无限的煎熬中等待未知的未来。后来,等待的结果,事实很残酷,又不得不面对现实。门前的石凳,皎洁的月光,青山绿水在月光下返射出的油油的宁静,留在了我的心里!
楼主江水年年 时间:2019-06-09 18:21:22

  六

  暮春的三月有些寒意,一夜的霜雾把整个山区装扮的银装素裹,父亲究竟在哪里呢?我们苦苦地思索着,思考着其实已经不可能的可能性。

  有人说有个地方有一老者,失踪三年后才回家,须发结白,在一个洞里睡了一觉就是三年,受到了神仙的点化也成了神仙,能掐会算,还能治百病。

  还有人说是一个人上了山被一阵龙卷风卷走,回来走了一个月才走到家……我多么希望这些传说都是真的,多么希望父亲也是类似这种情况,多么希望父亲也能有一天会回来。

  二十多天过去了,大哥把我们召集起来说:“事已至此,我们该做的都做了,我们总不能这样等下去,也不能把父亲留在山上,我们在等待、询找的过程中不妨求助于算命先生,离这里几十里外有一对算命先生,两口子,都是双眼瞎,听说一算即知,我们不妨一试。”

  人在一筹莫展的时候往往借助迷信,相信命运,既是一种寄托,也是一种不现实的自我解脱,这和“有病乱投医”有点相似:总抱有一线希望,哪怕是自我解脱。

  我们弟兄几个想了想,只能表示同意了,这是没办法的办法,等待也不是个办法,只能顺其自然了,于是大哥、三哥就一起去找算命先生。
楼主江水年年 时间:2019-06-09 19:09:34

  七

  “算命先生“果然名不虚传,报上年月日时,居然能算出“人已经不在了却不见遗体”,大哥和三哥很是折服,忙讨教。先生说,不要找了,“游魂”不到归期,到了归期自然就回来了。

  另外还送了一妙方:每晚更深,必须在老宅,也就是父亲生前生活的地方,用本人生前穿过的衣服,由本人生前亲近的人,朝东、西、南、北分别叫三声,叫老人回来,可保七七四十九天就能回来。

  我们自然照办,每晚如此,虔诚至极。 自然,这个任务理所当然的主要就主要落在我的身上了,按算命先生的嘱托“生前亲近的人”,位置须是老宅,也就是父亲生前的居住地。

  到四十八天的时候,我们一家人几乎是屏息等待,盼望着奇迹的出现。奇迹,可能是恶耗, 也可以是意想不到的其它的情况,当然,自然就是设想“万一”的可能性了……

  难忘。难忘在等待与寻找的日子里我是怎么过来的,我想念我的父亲,想象我的父亲究竟是怎么回事……毕竟,那年我十几岁,刚上初中,以后的日子自然更不敢想象……
楼主江水年年 时间:2019-06-09 21:39:00

  八

  说来也巧,傍晚,终于有人捎信过来,邻村的一个牧羊人发现了父亲的遗体,给捎过信来。第二天天刚亮,大哥就带人前去,果然。这真应了算命先生的话:“不到归期,从身边走过也找不到”的断语,父亲失事的地方我三哥就去过几次,每次走到那里回转,仅差一步之遥。

  这里还有一个插曲,我的父亲失事的地方寻找的人好几个都从这个地方走过,为什么没找到我父亲的遗体?原来就在悬崖下边,往上看是悬崖,悬崖旁边有个死羊,那只死羊正好挡住了寻找的人的视线,牧羊人看见死羊走近去才发现我父亲的遗体。

  父亲的遗体终于安然地回到了家,虽略有腐烂,但尚完好。但我仍不希望这是真的,虽然总比“哭都找不到坟头”强的多,也可谓不幸之大幸,但我总希望掩埋的不是父亲,父亲总有一天会奇迹般地回来。

  有一天晚上我做了一个梦,梦见父亲回来了,并分别嘱咐着我的几个哥哥,要我们无论如何困难也不要误了我上学,醒来方知是梦,泪水浸湿了枕巾,看来,父亲真的辞世了,不然,他不会把我上学的责任托付给我的哥哥们。

  父亲是最要强的,他说过,只要他再活十年,我读到哪里他供到哪里,旧房翻盖成新房,我的房前屋后全部种上果树,我是最小,自然会得到父亲的更多偏爱,前景是美好的。依父亲的身体壮况,二十年也不止,他本不该走呀!
楼主江水年年 时间:2019-06-09 22:53:45

  九

  我愧对我的父亲,说实在的,从儿时的记忆中,我是很不喜欢父亲的,因为他对我们太严励,我受到过父亲的多次惩罚。那时最怕和小朋友们打架,只要有孩子哭着找到我的父亲,我肯定会挨打,不问青红皂白,手下得很重。这几乎成了我的痛处,小朋友们偏以此来威胁我。打了还不算,外加“饿肚子”的惩罚,不让吃饭,下次再说。

  直到我十来岁的那年,一次,受到了惩罚,我连夜逃去,硬是出去了三天。父亲可着了慌,等把我找回来,父亲很气恼,但没有发脾气。晚上父亲哭了,他说:“你的四个哥哥全不象你,好了,以后我不管你了,随你怎么办。”我胜利了,这一招真灵,父亲从此没有惩罚过我。

  十三岁,我考入初中,学校离家三十多里,需住宿,有的一个月才回家一次。那年的深秋,我回到家里,父亲正准备出去锄地,一会儿就回来了,以背筐里捡出几个桃子,用干裂的双手捧着给我说:“吃吧,就剩这几个了。”我很是惊喜,桃树叶都红了,哪里来的桃子?我问。父亲说:“这你就不知道了,这是晚桃,深沟的阴凉处才有,再晚几天,这几个也会落地的。”他看着我吃了两个,很轻松似的又去干活了。

  晚饭后,我们照例是说了许多话,主要是我在学校的学习情况,父亲又向我讲解了一些邻里乡亲的事和我的哥哥姐姐近日的状况。父亲很有兴致地和我交谈着,我忽而觉得父亲很和谒,不象我想象中的那么严厉。夜深了,父亲说:“你去睡吧,明天上午把衣服换洗一下,下午还得回学校。”我说:“爹,你也睡吧。”父亲说:“我不忙,你先睡。”于是我就很快入睡了。

  一觉醒来,我睁开朦胧的双眼,隐约听到黎明的鸡叫声,而灯还亮着,在昏暗的灯光下,父亲正用他那粗糙的双手一根一根块修理荆条,荆条可编筐,修理好后可到集市上去卖,这也是我在学校里生活费的一部分,父亲已到花甲之年,我注意到,父亲已经明显苍老了,满脸的皱纹,半头的银发,我不禁感到一阵辛酸,是我,加重了父亲生活的负担。

  第二天,母亲给我做了一些菜,让我带上。父亲从口袋里取出了一个小包,把里面所有的钱给了我,父亲说:“在学校要吃饱肚子,钱是有的。”我的眼泪差点儿流出来,我知道,钱是有的,这钱是父亲多少个白天从坡上割下荆条,晚上删去枝杈,梱好,又需走二十里山路背到集市上卖了才能换回钱,可以说,是花甲之年的父亲的血汗钱,从那一次起,我才算真正懂得了父亲对儿子的良苦用心,父亲对儿子无言的爱!
楼主江水年年 时间:2019-06-10 00:22:17

  十

  父亲的去世是与我有关的,自从我得了不知是什么病的病,曾去过多家医院,终无结果,有的医生所论极是危言耸听,父亲很是着急,似乎我得了什么不治之症,这无疑加重了父亲的心理负担和精神压力。

  记得我去医院前的一天晚上,我夜间小解,灯光下父亲闪烁着晶莹的泪光,父亲所想的是什么,难道仅仅是疼爱吗?不,父亲想的应该是更多,更多.:…

  在我幼小的时候,母亲说我吃饭拿筷子的手指不对,食指翘起,据说,儿子这样执箸克父,女儿则克母,虽是半开玩笑似的,但如今父亲真的故去了,我就疑心是我“克”死了父亲。

  是的,虽然父亲年过华甲仍然辛勤耕耘,不辍劳作,不就是为了我吗?为了我的眼前,也为了我的以后,从眼前到以后,毕竟我还年少,毕竟我还在上学,以后的事还多着呢。
  • xh563211112013: 举报  2019-10-10 21:18:18  评论

    人是有灵魂的。人死后他们的灵魂到了另外一个世界。你能感知到他们的存在。他们能够体谅你的孝心。用每天忙忙碌碌地做事、工作,用更好地做事、更努力地工作来回报令尊。方才为好。
我要评论
楼主江水年年 时间:2019-06-10 01:25:54

  十一

  我对父亲的了解是很少的,十岁以前,也就是考入初中以前,那时我上小学,父亲在我的心目中只是敬而远之;十一岁上初中以后因住宿,一年回家的时间不多,一起生活的时间也不长。我们家是烈属,每年元旦和春节村千部和小学生都要去我家贴春联和 像,但我不知道谁是烈士。记得有一年村干部到我家,说是要整理一份材料,向我父亲了解情况,父亲很难为情,似乎很不愿意说,但村干部再三请求,父亲才说了那段历史。

  原来父亲的弟弟,也就是我的叔叔,在一次战役中负伤,部队撤退到了川角村,我的叔叔醒来,问这是什么地方,卫生员告诉他,这是川角村。他说,这是他的家,家里现在只有他的二婶,也就是我二奶奶,希望见她一面。领导同意了他的请求,等我二奶奶急匆匆地感到,而我的叔叔再也没有睁开眼睛。父亲边说边流下了眼泪。这是我第一次看见父亲落泪,我也第一次知道我们是从川角村搬迁过来的,而叔叔的事,父亲从前是没有跟我们讲过的。

  我的老家川角村,父亲有六个堂兄弟和一个姐姐,也就是我的堂叔、堂伯和堂姑,其中我的三个堂叔伯在战斗中牺牲,我的六叔多次负伤,失去了双腿和左臂,至于父亲也在战斗中担任游击队长,参加和领导过抗击日本鬼子和国民党的斗争是我在这次父亲的追悼会上才知道的。看来,我们家有光荣传统的革命家庭。但父亲从不讲起他的过去,也许那时我太小,还不懂得父亲的缘故吧。倘使现在,我会更加深深地了解我的父亲的。
楼主江水年年 时间:2019-06-10 03:49:50

  十二

  自从我的父亲去世以后,时常想念我的父亲,一想起我对父亲的缺欠,无不泪如雨下,这种情感并没有随时光的流逝而减少,而是深深地留在了我的心灵深处。

  我的父亲生前没有留下一张照片,这就使他的后代也象我们一样,不知道自己的爷爷是怎样一个人,这个遗憾是无法弥补的,但父亲的音容笑貌却永远地留在了我的心目中。

  二十年过去了,我也早已做了父亲,常言说不养儿不知父母恩,父亲养育了我们兄弟姐妹七个。我不能想象,父亲是怎样挺着脊梁在战争和饥荒乃至动乱的年代捱过来的。父亲倘使活到现在,已经八十有九,儿孙满堂,正可以坐享清福,尽享天伦之乐,但他没有这福份。

  二十年来,我时常想起我的父亲。每当我成功的时候,好象父亲正微笑地注视着我;每当我遇到挫折的的时候,父亲也在注视着我,并因此增加了勇气和希望。似乎父亲就在我的身边,与我同忧共东。父亲永远活在我的心中。

  2000年9月2日
剩余 27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楼主江水年年 时间:2019-06-10 04:29:10
  作者手记:(首页尾页)

  

  
剩余 26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使用“←”“→”快捷翻页 上页 1 2 3 48 下页  到页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