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村太现实,老爸含冤蹲监狱后,未婚妻上门退婚,嫌我太穷

楼主:回忆那些年的青春 时间:2017-07-18 23:57:11 点击:10079 回复:483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上页 1 2 3 4 下页  到页 
  说起我当村医的事,就得追溯到2000年
  那时我才18岁,我的父亲是个赤脚医,两年前外出诊病结果就一去不复返,据说是把病人给弄死了,直接被送进了监狱。
  我打听了好久,也不知道老爹被关在哪个监狱,想去看看他都找不到地方,我总感觉这事不对劲,可又没本事去查找真相。
  我这人挺多灾多难,打小就没娘,全靠老爹辛苦拉扯大,现在老爹也蹲监狱了,我变成无依无靠的孤家寡人。
  最倒霉的是,我原本跟村里二丫定了亲,没想到老爹蹲了监狱后,二丫他爹死活把亲事给退了,弄得我在小刘村抬不起头来。
  这事对我打击很大,退婚当天我就发誓要干出番大事来,只为到时能指着二丫他爹骂你他妈当初瞎了狗眼。
  然而干番大事不是靠发誓就能成功的,我初中没毕业就辍学了,想读书出人头地是不可能的,好在我打小跟老爹学了点针灸医术,勉强算门技术。
  我想凭祖传医术混出人样,无奈眼下我没钱没势,连进乡卫生院的资格都没有,只得在村里开小诊所给留守的女人看看病。
  这倒是让我女人缘非常好,这不今天村长婆娘田玉芬要帮我介绍对象,自从被退婚后,我就沦为光棍了。
  我出生的小刘村,地处偏僻贫穷的山沟里,封建思想很严重,传宗接代尤其根深蒂固,男子成年就得张罗相亲结婚。
  “小飞,女娃已经到我家了,赶紧跟我走,别让人家等久。”远远的村长婆娘田玉芬就扭着肥臀走来。
  “知道了,婶子。”我欣喜,箭步紧跟在田玉芬身后,这女人虽30多岁,却被这方山水滋养得风韵犹存依旧充满魅力。
  “小飞,待会见到女娃切记注意细节,照我昨天教你的做,另外你眼光不要太高,能凑合的过就行。”半路田玉芬侧头嘱咐我,乡下相亲非常讲究,连端个茶水必须用双手,不然会给对方留下坏印象。
  “婶子,我现在哪有资格对女孩挑三拣四!只要不缺胳膊少腿就行,眼下村里人都瞧不起我,也就婶子愿意帮我张罗相亲,谢谢你。”我略有伤感地说道。
楼主发言:73次 发图:0张 | 更多
举报 | | 楼主 | 点赞
楼主回忆那些年的青春 时间:2017-07-18 23:57:36
  自从老爹出事后,村里人都骂我是杀人犯的儿子,几乎没人愿意再跟我走得近,更别提帮我张罗相亲。
  “小兔崽子,你跟婶子客气啥!不管别人怎么说,婶子觉得你是个好娃,哪家女娃跟你过日子不会受委屈。”田玉芬坚定地道。
  我心里流淌着股暖流,我是个懂感恩的人,心里暗暗发誓,等以后有本事了,一定好好报答田玉芬。
  不知不觉间,我俩来到院子前,田玉芬领着我进屋,里面坐着一对母女,显然是相亲的女方跟她母亲。
  “妹子,让你久等了,这位就是段飞,很不错的小伙子。”田玉芬热情的朝母女俩介绍我。
  我礼貌的跟母女俩打招呼,眼角余光瞥了下女孩,长相很一般,是一个挺老实的普通女娃。
我要评论
楼主回忆那些年的青春 时间:2017-07-18 23:58:57
  我很满意,顶梁柱老爹蹲了监狱,我日子过得挺艰难的,没有资格过多要求女方,只要对方愿意,就可以摆酒结婚。
  “妹子,段飞可是我们小刘村的大夫,医术很厉害,乡邻们有啥顽疾他都能治好,很有前途的,你家女娃跟着他肯定有好日子过。”田玉芬替我说好话,这母女俩跟她算远亲,住在邻近镇上。
  “有这么好的医术,怎么不去乡卫生院工作?那样比开诊所稳定多。”女方母亲颇为疑惑地问道。 
  “我的家庭特殊,打小乡邻们对我很照顾,我开诊所主要是报答乡邻们的恩情,您也知道,去乡卫生院看病路程远麻烦不说,那昂贵的医药费不是谁都看得起病的!”我弱弱地道,这话是我照田玉芬嘱咐说的,相亲就是这样,相互隐瞒吹嘘没几句实话。 
楼主回忆那些年的青春 时间:2017-07-19 00:01:09
  “妹子,段飞这娃人品不错,他俩要是成了,你可就多了个孝顺儿子。”田玉芬打趣地道,继续帮我说好话。
  就在这时,院子里走进个中年男子,此人叫孙老黑,正是二丫的老爹,我跟二丫的婚约就是这家伙强行退掉的,典型的势利狗。
  “村长,您在家吗?”孙老黑扯着嗓子喊道,手里提着个小袋,里面装着几包白沙香烟,摆明就是来拍马屁的。 
  “孙老黑,你有啥事?刘福贵去支书家谈事了。”田玉芬走到门口,言语透着丝不耐烦,好好的相亲被孙老黑打扰了。 
  “是这样的,前阵子我家二丫处了个对象,娃儿老爸是乡卫生院院长,今天来看我送了条白沙烟,好东西我可不敢独自享用,专程送几包给村长抽。”孙老黑谄媚地道,近日他是春风得意,那模样似挖到宝藏般开心。 
  “烟交给我吧,我会向刘福贵转达你的话。”田玉芬接过袋子,那时候农村送礼风气盛行,她早已习惯。
  孙老黑欲转身离开,哪知余光不经意看到了里屋的我,当即脸就阴沉下来,就好像见到仇人似的。
楼主回忆那些年的青春 时间:2017-07-19 00:02:51
  “小崽子,你怎么在这里?”孙老黑怒目瞪着我。
  “这又不是你家!我乐意来这,你管得着吗?”我毫不客气地道,目光正面迎着孙老黑那愤怒的双眼。
  本来婚约退就退了,可孙老黑为避免别人骂他势力眼,竟然背地说我没本事、懒散不上进,反正把退婚的责任都推在我身上。
  我哪能忍受孙老黑泼脏水侮辱,找孙老黑理论却发生口角动了手,自此我俩就结下梁子,往后孙老黑变本加厉说我坏话,还让乡邻别去我的诊所看病。
  “玉芬妹子,你该不会是在帮这小崽子相亲吧!你怎么能做这种事?”孙老黑挺精明的,瞧见屋里的母女俩,立马想到这是相亲。
  “咋的!我给小飞张罗相亲碍你事了?”田玉芬没好气地道,她清楚孙老黑跟我之间的矛盾。   
楼主回忆那些年的青春 时间:2017-07-19 00:03:13
  “倒没碍我事,可你这是在害人,段飞老爹是杀人犯,而且他都快养不活自己,哪有资格相亲结婚!”孙老黑叫嚷道。 
  “不对!段飞不是医术厉害吗?啥顽疾都能治,怎么可能会养不活自己!大哥,你这是说笑吧。”女娃母亲凑过来,满脸疑惑的询问孙老黑。
  “屁,谁医术厉害会窝村里!那小崽子只会治个感冒发烧,要不是乡邻们瞧他可怜帮衬下,他早就活活饿死了,你家娃又不傻不疯,嫁谁都比跟他强。”孙老黑恶言恶语地说道。 
  “玉芬姐,好歹咱们算远亲,你咋能帮着男方欺骗我!我家娃儿的媒不劳你说了,妞儿,咱们走。”女娃母亲气呼呼地道,随即拉着女儿就离开了。
楼主回忆那些年的青春 时间:2017-07-19 00:04:35
  “妹子,你别走啊,谁也不是生下来就有本事的!小飞这娃还年青,只要肯努力混出点名堂不难。”田玉芬提高声音叫喊,可惜依旧没能叫唤回母女俩。 
  “孙老黑,你这样做太过份,常言道,宁拆10座庙,不毁一门亲,你为啥就不能让小飞好好相个亲!你这样做尽缺德事就不怕遭报应吗?”田玉芬怒气腾腾地谩骂孙老黑,她泼辣嘴巴厉害在小刘村是出名的。 
  “我说的是实话!是在挽救那个女娃,段飞的老爹是杀人犯,保不准哪天他也杀人蹲监狱,女娃这辈子就毁了,我这是做好事善事。”孙老黑不以为然的解释道。
  “孙老黑,你哪只眼睛看到我老爹杀人了!你他妈的再敢侮辱我老爹,我就算蹲监狱也要弄死你。”我压抑不住愤怒朝孙老黑咆哮道,手里举起椅子就要砸向孙老黑。 
楼主回忆那些年的青春 时间:2017-07-19 00:06:03
  先前孙老黑故意破坏相亲,我也就忍了,毕竟确实有吹嘘自己医术,可孙老黑一而再的侮蔑老爹,这让我忍无可忍,我跟老爹相依为命,最恨别人诋毁老爹。
  “小飞,你要冷静点。”田玉芬见势不好,赶紧过来紧抱住我,要是闹出人命就不堪设想。 
  可惜此时我就是头被愤怒激起的雄狮,岂能轻易让我冷静!双眼闪现一抹血丝,那模样似要吞噬掉孙老黑。
  “孙老黑,你赶紧给老娘滚,以后嘴上积点德,非得搭上命才开心吗?”田玉芬焦急的喊道,她清楚我性格,孙老黑再不走,凭她是拦不住非得出大事。 
楼主回忆那些年的青春 时间:2017-07-19 00:07:33
  先前孙老黑故意破坏相亲,我也就忍了,毕竟确实有吹嘘自己医术,可孙老黑一而再的侮蔑老爹,这让我忍无可忍,我跟老爹相依为命,最恨别人诋毁老爹。
  “小飞,你要冷静点。”田玉芬见势不好,赶紧过来紧抱住我,要是闹出人命就不堪设想。 
  可惜此时我就是头被愤怒激起的雄狮,岂能轻易让我冷静!双眼闪现一抹血丝,那模样似要吞噬掉孙老黑。
  “孙老黑,你赶紧给老娘滚,以后嘴上积点德,非得搭上命才开心吗?”田玉芬焦急的喊道,她清楚我性格,孙老黑再不走,凭她是拦不住非得出大事。 
楼主回忆那些年的青春 时间:2017-07-19 00:08:39
  “小崽子,你就是个没用的孬种,幸好我家二丫没嫁给你,你连给我女婿熊亮提鞋都不配,你注定打一辈子光棍。”孙老黑恶毒的谩骂,随后撒腿就往外跑。
  “狗杂种,老子砸死你。”我重重的将手里椅子掷出,好在孙老黑溜得快,要是砸中不死也重伤。
  “小飞,你别跟孙老黑一般见识,他这人就是嘴贱欠抽。”田玉芬言语安慰我,刚刚可把她吓坏了。
  “婶子,我是不是很没用!没用到连婚约都保不住。”我沮丧地望着田玉芬,情绪濒临崩溃声音都有些微颤。  
  “你才多大!慢慢来,对了,听刘福贵说最近村部要弄个卫生室,我帮你说说争取把你弄进去,到时你可就是半个村干部了。”田玉芬故意扯开话题。 
  “真的?那太谢谢婶子了。”我欣喜起来,这可是个好消息。 
楼主回忆那些年的青春 时间:2017-07-19 22:25:36
  近几日孙老黑的谩骂似鬼魂般不停在我脑中反复浮现,某个冲动的瞬间,我甚至想趁月夜风高去干掉孙老黑。
  然而静下心想想,这事归根结蒂是自己问题,要是自己本事够强大,哪有机会让孙老黑谩骂侮辱!
  如果能把老爹的医术尽数学会,肯定能闯出一片天地,可惜这世界没有如果,自从老爹蹲监狱后,我的医术就只能靠自学。
  说起来,我算是出身医学世家,据老爹说祖上有人曾当过皇宫首席御医,传下了本针灸医书,里面详细记载各种奇特的针灸手法以及罕见中草药配方。
  我初中就辍学,本对看书毫无兴趣,可偏偏对这本祖传医书爱不释手,被里面新颖的针灸手法吸引,如痴如醉。
楼主回忆那些年的青春 时间:2017-07-19 22:28:42
  凡有空闲时间我就拿这医书研究,其实开诊所很清闲,小刘村也就一千多人,不可能天天有人感冒发烧,经常两三天才有病患上门,这给我提供很多时间学习医书。
  “小飞,你忙啥呢?赶紧走,不然赶不上吃头餐。”忽地,院子里传来阵娇柔的女人声音,显然是在催促我。 
  来人叫李桂香,村里孙二牛的媳妇,俩人结婚才几年,可孙二牛长年在外打工,只留下她一个人在家种田。
  李桂香今年26岁,是村里名副其实的村花,精致的脸蛋让村里男人流口水,我跟她很熟,有时得空会帮她干活。
  “桂香嫂子,你稍等下,马上来。”我放下泛黄的医书,箭步跑进里屋,从床头柜子里拿出张百元大钞。
楼主回忆那些年的青春 时间:2017-07-19 22:34:07
  这些钱是老爹留下来的积蓄,今天是村长刘福贵女儿小秀考上市重点高中摆酒,我得去随份子钱。
  虽然我才18岁,但过早独立的我通晓人情世故,怀揣着百张大钞跟李桂香赶往刘福贵家吃酒席。
  远远的就看到刘福贵院里门庭若市,在那个年代,能考上市重点高中绝对是件值得庆祝炫耀的事,特别这事还发生在刘福贵家,他可是村长,前来巴结吃酒席的乡邻非常多,光收份子钱都能数到手软。
  “支书,村长,你们抽抽这白沙烟,这是我女婿熊亮专程从市里买来送我的,味道可香醇了,一点不呛嗓。”院里孙老黑扯着大嗓门给围坐一起喝茶的村干部们发烟,明眼人都能看出这家伙是在故意炫耀。
楼主回忆那些年的青春 时间:2017-07-19 22:37:47
  2000年,猪肉才四块钱左右一斤,村里的乡邻大都用纸裹着烟丝抽,村干部也只能抽得起相思鸟,这白沙烟绝对是高端的奢侈品。
  我微微皱眉,本想过去跟刘福贵打声招呼,可看到孙老黑在那,只能打消这想法,免得招惹麻烦,跟桂香嫂子欲往厨房走去,打算帮田玉芬洗菜。
  “呦呵,小崽子你也来吃酒席,这真是太阳打西边出来,你该不会是来白吃白喝吧?”孙老黑眼尖瞧见了我,当即凑过来阴阳怪气的说道。
  这话火药味很浓,间接嘲讽我不会随礼。
  “孙老黑,谁白吃白喝!我敢来自然就会随份子钱。”我怒声驳斥道,对于孙老黑主动找麻烦我极其愤怒。 
我要评论
楼主回忆那些年的青春 时间:2017-07-19 22:42:21
  “那太好了,我正要去记账,咱们一起。”孙老黑嘴角勾起抹狡黠的笑意,强拽着我去记账。  
  乡下办酒席,大伙的份子钱都要记账,方便主人家以后还人情,通常乡邻都随个二十块,客气点的随三十块。
  “刘会计,麻烦了,50块。”孙老黑生怕别人听不见似的,声音故意提高好几个分贝,从口袋里拿出张50元递给村干部刘会计。 
  “老孙,最近发财了啊。”刘会计接过钱记下名字。
  “这不俺闺女刚处了个对象,我亲家是乡卫生院院长,有钱,平常多亏村长照顾,随这点钱应该的。”孙老黑声音愈发洪亮,拍刘福贵马屁的同时还不忘炫耀自己。    
  “小崽子,你发啥呆?你不是要随礼!赶紧上数。”孙老黑洋洋得意的望着我,催促着让我上数。
楼主回忆那些年的青春 时间:2017-07-19 22:42:44
  孙老黑是只老狐狸,他清楚我开诊所顶多勉强温饱,根本没余钱来随礼,因此故意拽我来记账,目的就是想让我当众丢脸,而他正好可借机好好侮辱嘲笑我一番。
  “咋了?还真让我说中了!你真是来白吃白喝啊,没钱你凑啥热闹,赶紧滚回去。”孙老黑瞧见我没动静,顿时爽朗的笑起来。
  “刘叔,100块……”我淡淡地道,将早准备好的100元大钞递给刘会计。 
  哗然……
  院子里这一刻仿佛时间静止,所有人的目光齐唰唰望着我,孙老黑更是脸颊表情瞬间凝固,从大笑渐渐的抽搐起来。
作者:为你穿白莎怀 时间:2017-07-19 22:43:05
  还是没人对出来工整的下联,睡觉。
  
楼主回忆那些年的青春 时间:2017-07-19 22:43:10
  “小飞,你这是干啥呢?你还是个孩子,叔哪能收你份子钱!”刘福贵欣喜的走过来,他是个很爱财的人,嘴里虽说不收,可看到那张百块大钞眼睛都眯成一条线。
  “叔,那你就当我老爹随的礼,这些年多亏叔婶的照顾,要不然我那诊所早关了,你们继续唠,我去厨房帮婶子摘菜。”说完,我就跑进厨房。
  这话让刘福贵听得很舒服,他没再说啥,没有人会真正嫌钱多的,客套一下就够了,倒是旁边的孙老黑气得脸色如黑炭。
  “小崽子,你就装吧,还随了一百的礼钱,过两天你就得喝西北风去。”孙老黑望着我的背影恨恨地暗骂道,心里很不是滋味。
楼主回忆那些年的青春 时间:2017-07-19 22:43:30
  我倒不是装,更不是赌气,我来前就准备随一百块,前几天田玉芬说村部要弄个卫生室,我想拍拍刘福贵马屁留个好印象,到时把我弄进卫生室。
  在偏远贫困山沟,村长可是土皇帝,掌握的权利很大,上面下拨的资源都由他分配,乡邻们都绞尽脑汁的拍马屁谋好处。
  转眼间,酒席开始了,我由于在厨房帮忙,出来时屋里几乎都坐满了,乡下办酒席,除了白事丧礼外,都不能在外面摆桌椅,通常屋里摆几桌分两餐吃。
  “小飞,来这里。”屋里角落传来李桂香的叫喊声,她早早就霸占了一条长凳给我留个位置。  
  我却有些犹豫,李桂香旁侧坐着村里的寡妇刘翠云,而跟刘寡妇共用一条长凳的正是孙老黑。 
楼主回忆那些年的青春 时间:2017-07-19 22:43:52
  “婶子,你啥时候来的?”我走过去朝刘寡妇打招呼,虽讨厌跟孙老黑一桌吃饭,可要是不去孙老黑还以为我怕他。
  另外乡下酒席,吃二餐不干净,由于时间赶,碗筷洗得很马虎,这也是桂香嫂子大早就叫我来的原因。
  “刚刚来。”刘寡妇细声细语的回应,寡妇毕竟没有男人做依靠,多多少少会遭到乡邻们瞧不起甚至被欺负,因此有些自卑说话都不敢太大声,这是种乡下陋习。 
  这时菜陆续上桌,不愧是村长,菜肴很丰富,特别是那碗扣肉很大气,孙老黑动筷夹了块扣肉欲放刘寡妇碗里。
  刘寡妇今年30出头,浑身透着熟妇的风韵,被村里不少男人心头惦记,表现最明显的是孙老黑,因俩人是邻居,这老家伙经常献殷勤骚扰,闹得村里无人不知。 
楼主回忆那些年的青春 时间:2017-07-19 22:45:52
  “不用,我自己来。”刘寡妇拿手挡碗拒绝,同桌几个老娘们嘻笑嘀咕,弄得她很尴尬,羞臊地脸颊都通红起来。
  我笑了笑,看到孙老黑被拒绝的狼狈样子很解气。
  可这却激怒了孙老黑,先前记账时他本想让我丢脸,没想到反而帮我出了风头,这口窝囊气他忍不了。
  “小飞,叔看你开诊所都快吃不上饭了,现在二丫在乡卫生院当护士,她帮你争取了一份看门狗的工作,就是城里人说的保安。”孙老黑意味深长地道,不傻的人都能看出是在拐弯谩骂我。
  “不劳叔费心,我段飞有祖传医术,我喜欢治病救人,暂时没有改行的打算。”我阴沉着脸,这孙老黑摆明就是故意找茬。
  “治病救人!你真敢往脸上贴金!你除了治个感冒发烧还会啥!我女婿熊亮才是大夫,人家是乡卫生院医生,你给他提鞋都不配。”孙老黑一副趾高气扬模样。 
楼主回忆那些年的青春 时间:2017-07-19 22:47:01
  “不就是乡卫生院的吗?哼,早晚我也能进乡里当大夫。”我咬牙坚定地道,我恶心孙老黑天天拿这事炫耀。
  “啥?就你?进乡卫生院?你脑子没烧坏吧,咋大白天做梦呢!你要是能进乡卫生院,我就给你磕三个头,喊你爷爷。”孙老黑哈哈大笑,言语里无不透着轻蔑的气息。
  “孙老黑,你别瞧不起人,你记住这话,我肯定能进乡卫生院,到时你可别不承认。”我拍桌而起,我正处青春热血年龄,哪能忍受孙老黑百般嘲讽。
  孙老黑霍地从凳子上站起,使劲的喊了几声,“大家伙听听,段飞说要进乡卫生院里当大夫,这可能吗?段飞,大家伙都在这,我今天就把话扔在这,三年之内你要是能进乡卫生院当医生,我孙老黑就给你磕三个头,喊你爷爷,请大家伙作证。”
楼主回忆那些年的青春 时间:2017-07-19 22:47:27
  这孙老黑是诚心想给我难堪,刘寡妇在一边拉他都没拉住。
  刘福贵急忙走了过来,把孙老黑拉到一边,劝说道:“我说老黑,你跟一个小孩子置啥气呀!走走,到我那桌喝酒去。”
  田玉芬也过来拉孙老黑,可孙老黑一边被村长拉着一边还骂骂咧咧,说我老爹是遭了报应才被下了大狱。
  “孙老黑,你他妈给我听着,我一定让你后悔的,你他妈就等着给我磕头吧。”说完,我就暴走出了刘福贵家,饭都没吃完。
  “就凭你?这辈子你都别想。”孙老黑则嘿嘿笑了几声。
楼主回忆那些年的青春 时间:2017-07-19 22:47:51
  要想进乡卫生院,必须具备三个条件,首先得有过硬的医术,其次要获得行医执照,没有这个东西是不具备给人看病资质的,最后是要有关系人脉。
  眼下我三者都不占,但这事急不来,行医执照跟人脉短时间无法达到,唯有学透祖传医书提高医术。
  我不愿忍气吞声,孙老黑的百般侮辱让我立誓崛起,近日我几乎废寝忘食的研究医书,娴熟掌握了各种奇特针灸手法。
  虽然反复推敲辩证出这些针灸手法具有临床可行性,可惜纵使理论完美无暇,缺乏临床实践做依据,这些方法也难以得到认同,这让我颇为无奈。
  “小飞,出事了!听说刘寡妇突然晕死,你咋还在这里?”李桂香匆忙的跑进院里朝我叫喊道。
楼主回忆那些年的青春 时间:2017-07-19 22:48:11
  “啥!刘婶子病了!我这就去。”我惊呼出声,手里医书都险些跌落,当即拿上银针套,就跟李桂香赶往刘寡妇家。
  平常刘寡妇对我挺好,我争分夺秒的狂奔,刚到刘寡妇门前却傻眼了,只见院里早被村民围得水泄不通。    
  我不禁心头涌现一股莫名的伤感
  显然围观村民早就知晓刘寡妇晕死的消息,而我段飞作为小刘村唯一的大夫,竟然是最后一个知道的,要不是李桂香报信,可能永远不会有人去通知我。
  伤感已然无法体现我此刻的心境,准确的说是凄凉。
  这摆明乡邻们不信任我的医术,在有人突发病症时,竟然不是第一个想到我,甚至连向我求救的想法都没有。
楼主回忆那些年的青春 时间:2017-07-19 22:50:59
  做人做得如此失败,让我清楚的认识到自己处境。
  然而眼下不是计较个人得失的时候,没有叫我来急救!那是谁在给刘寡妇急救!我挤进人群里。
  里屋门口站着刘福贵,出了这种大事他作为村长自然要赶来,旁边站着孙老黑,他们的身后,刘寡妇静静的躺在地上,竟然没有在进行急救!
  “叔,刘婶子咋个情况!我去看看。”我客气的询问刘福贵,同时欲要进里屋给刘寡妇进行急救。 
  “用不着,我已经打电话给乡卫生院,我女婿熊亮跟救护车很快就到,你哪来的就滚回哪去。”孙老黑插言道,言语透着无法遮掩的敌意。
楼主回忆那些年的青春 时间:2017-07-19 22:51:23
  “小飞,刘寡妇是突然的病发,应该是重症,你可能没法治,还是等救护车吧。”刘福贵委婉的拒绝我的请求。
  这毕竟是人命关天,刘福贵需要谨慎小心,不可能同意没有把握的我去急救,要是出了人命他负责不起。
  就在这时,屋外响起救护车的鸣笛声,孙老黑直接将我撞开,叫喊乡邻让出一条路,他则屁颠屁颠去迎接。
  “叔,病人在哪?”很快,孙老黑领着几个白褂男女走进院子,其中一位年青男子礼貌的询问孙老黑。 
  想必这位男子就是熊亮,孙老黑不停炫耀的金龟婿。
  我细心打量熊亮,个头长相都不赖,梳着个锃光瓦亮发型,看模样倒像个知识份子,不过现在这社会,披着知识份子皮囊干尽坏事的人屡见不鲜。
楼主回忆那些年的青春 时间:2017-07-19 22:51:52
  熊亮走进里屋,将听诊器放刘寡妇胸前,可能是对病情有些了解了,他吩咐护士将刘寡妇抬上单架车,带上氧气罩吸氧。
  我默默注视着熊亮展开的急救,心里很不是滋味,身为大夫却只能看别人施救,就好像有漂亮老婆可偏偏不举,那种憋屈的感觉无法用言语来表达。
  “病患是心血管疾病,很严重有生命危险,需要立马进行抢救,谁是家属!带上5000块钱跟我们一起去乡卫生院。”熊亮扯着嗓子朝众人叫喊。
  家属!
  刘寡妇哪有家属!
  她结婚没多久男人就死了,膝下无子女,算起来她已经整整守寡七八年,娘家倒是附近镇上的,有个弟弟却是个赌徒,刘寡妇很少跟弟弟走动,乡邻们没人知道联系方式,就算现在去叫也来不及。
楼主回忆那些年的青春 时间:2017-07-19 22:53:49
  “医生,病患是个寡妇,没有家属,另外这医药费也太贵了吧。”刘福贵凑过去解释道,他被这天价医药费吓到了。 
  “贵吗?难道一条命连5000块都不值!还有这些钱只是抢救费用,以后康复治疗需要继续花钱。”熊亮淡淡地说道。
  在场人都傻眼了,5000块在2000年绝对是笔巨款,刘寡妇没有男人赚钱,这些年全靠种地勉强温饱,无论如何省吃俭用,都不可能有这么多积蓄。
  “医生,病人家境困难,你看这样行不?医药费先欠着,等救活病人后再借钱慢慢还上,要是几百块村委会倒可以垫上,可这么多钱一时真没办法凑齐。”刘福贵硬着头皮求情,整个小刘村也没多少人有这么多积蓄。 
楼主回忆那些年的青春 时间:2017-07-19 22:54:11
  “没钱看啥病!医院又不是慈善机构,再说看病不是赶集买菜,没得讨价还价,你们再拖下去造成病患死亡,到时医院可不负责任。”熊亮言语冷冷地说道。
  任何政策实施皆有利有弊,那个年代医改最大的弊病是医院成为唯利是图的企业,不在是服务人民的事业单位,民众们生不起病,更看不起病。
  刘福贵有些不知所措,没法拿决定,这时孙老黑凑上前说道:“村长,这笔钱我可以出,不过事后刘寡妇得嫁给我,还有这个院子也得归我。”
作者:善繲亽衣觅 时间:2017-07-19 22:58:52
  风流的人不一定是才子,但才子一定多风流
  
楼主回忆那些年的青春 时间:2017-07-19 22:59:16
  “孙老黑,你卑鄙无耻,你这样趁人之危算啥男人!福贵叔,这事绝不能答应啊。”我忍不住站出来谩骂孙老黑。
  “小崽子,你要是看不惯!有本事你出钱啊,没钱就给我闭嘴,你就是个靠别人可怜施舍的废物。”孙老黑恶言恶语地道。
  我气得脸颊都扭曲变形,垂在两侧的手紧握成拳,被孙老黑当众辱骂废物,我无比愤怒的同时想证明自己的想法愈发强烈。
  “福贵叔,俺老爹的医术你是知道的,我打小就跟老爹学医,你就让我看看刘婶子。”我诚恳地朝刘福贵谋求一次机会。 
  “那好吧,你去试试!先看看刘寡妇得的啥病?”刘福贵无奈地说道。
楼主回忆那些年的青春 时间:2017-07-19 22:59:42
  孙老黑提的条件,他肯定不能答应,也没有资格做主,无论是嫁人还是房子土地,这都不是他能干涉的。
  至于凑5000块医药费那几乎不可能,因此让我试试是唯一选择。 
  我欣喜,当即来到单架车旁,抓起刘寡妇手腕把脉,接着凝神察看她脸色、额头、舌头以及眼睛,这一系列动作做完后,对病情也就有个大概的了解。 
  从脉象看刘寡妇脉博细弱,面色苍白、额头出汗、皮肤显湿、舌质紫暗等等症状,再加上突发性昏厥也就是休克。
  “村长,这小崽子也就能治感冒发烧,他哪有本事看出刘寡妇得啥病!别浪费时间了,赶紧送医院吧,再耽搁下去会死人的。”孙老黑欲想说服刘福贵叫停我诊断。 
楼主回忆那些年的青春 时间:2017-07-19 23:00:03
  “叔,刘婶子患得是急性心肌梗塞。”我沉吟道,我懒得理会孙老黑,将心里的判断道出。
  这结果绝不是草率断言,诊断理由有二,其一是刘寡妇表现出的症状跟急性心肌梗塞完全相同,其二是刘寡妇特殊的生活习惯正是诱发心肌梗塞的病因。
  刘寡妇没有男人做依靠,这些年原本该是男人做的重体力活,全由她这个柔弱女人扛着,造成她劳累过度,而且她是寡妇,经常受别人白眼欺负,极易产生超负重的精神压力以及情绪波动大,这两者是心肌梗塞最常见的病因。
楼主回忆那些年的青春 时间:2017-07-19 23:00:26
  另外除了上述所说的症状外,想必刘寡妇在休克前应该伴有强烈持久的胸骨后疼痛、呕吐、咳嗽等症状。
  在场的人交头接耳的议论,对我做出的诊断半信半疑,唯独身为医生的熊亮面露震惊神色,双眼怔怔的望着我。
  心肌梗塞是心血管疾病的一种,先前他简单的检查就怀疑刘寡妇是心肌梗塞,但在没有得到血样检查跟心电图的具体数据,他无法做出精准的诊断,这是西医弊病。
  正因如此,熊亮对我仅凭把脉望诊就诊断刘寡妇是心肌梗塞很吃惊。
楼主回忆那些年的青春 时间:2017-07-19 23:06:07
  “开啥玩笑!就凭你看几眼就知道刘寡妇是啥病?你当我们是傻子啊,这病肯定是你胡编乱造出来的。”孙老黑压根不相信我的医术,当场提出质疑。
  “叔,请你相信我,刘婶子真的是心肌梗塞,这种病极易危及性命,我不会拿刘婶子的命开玩笑的,我有把握用针灸救醒刘婶子。”我试图竭力说服刘福贵。
  “小飞,这可不是儿戏,是会死人的,我丑话说在前面,要是出意外闹出人命,你是要全权承担责任的。”刘福贵是只老狐狸,为避免出事找他麻烦,一开始就把责任全推给我。
  “我明白。”我坚定地道,刘寡妇平时待我不错,有好吃的总会送给我,我是个懂感恩的人,是男人就不能因怕承担责任而退缩  
  “疯了,你们简直太荒唐,心肌梗塞用西医治疗也需要漫长时间,你们竟然妄想用针灸治好,这是大白天别做梦。”熊亮毫不留情的出声打击,崇拜西医的他不相信针灸能治好心肌梗塞。
楼主回忆那些年的青春 时间:2017-07-19 23:07:40
  “针灸是老祖宗传下来的,是经过几千年时间检验的,它的博大精深远远超出你的认知,我会向你证明的。”我锵锵有力地道,双眸瞪着熊亮,勉强算起来我俩还是情敌,熊亮抢走了原本是我的未婚妻二丫。 
  “就凭你!你以为是个人就能治病!你会被你的无知害死,还将断送患者性命,针灸是绝不可能治疗好心肌梗塞。”熊亮冷冷地道,在他眼里针灸治心肌梗塞就是个笑话。 
  “村长,你不能让段飞胡来啊,你忘记了吗?他老爹是杀害病人蹲监狱的,保不住这小崽子也有这疯狂的想法,这会害死刘寡妇的。”孙老黑劝说刘福贵,要是让我针灸救人,他那趁人之危的计划就落空了。
楼主回忆那些年的青春 时间:2017-07-19 23:15:42
  “孙老黑,你他妈的亲眼见我老爹杀人了吗?你再敢乱说,你信不信我弄死你!”我暴怒,我不允准任何人侮辱老爹。
  刘福贵赶紧拉着孙老黑往院外走,可这老家伙继续朝我叫嚷道:“就你那垃圾医术,你就等着蹲监狱吧,跟你老爹去牢里团圆去。”
  我克制住愤怒,让刘福贵将院里的乡邻驱散,村长不愧是绝对权威,乡邻们立马离开,但没走远都是院外等待。
  只是熊亮走时,向刘福贵重申出了事与医院无关,还说用西医抢救安全性高,这不是废话吗?要是去医院看得起病,谁愿意冒这种风险!还不都是被逼没选择么。 
楼主回忆那些年的青春 时间:2017-07-19 23:19:54
  幸好有氧气罩供氧,不然这般耽搁刘寡妇早死了,我将她平躺放在地上,拿出随身携带的银针套准备施针。
  就西医而言,心肌梗塞又叫心肌梗死,是冠状动脉急性、持续性缺血缺氧所引起的心肌坏死。
  而中医认为心肌梗塞病机属本虚标实,本虚主要表现在阳虚、气虚、阴虚;标实主要为由虚而导致的气滞、瘀血、痰阻等。
  发病多数与寒邪内侵,恣食肥甘,情志失调,血行瘀阻,气机怫郁,年老体虚等因素有关。
  我的施针方案,主穴:内关;配穴则分二组,一组是巨阙、心平;别一组是膻中、三阴交。
楼主回忆那些年的青春 时间:2017-07-19 23:20:14
  我先是将刘寡妇花格子衬衣纽扣解开,顿时春光乍泄,胸前那抹诱惑似磁铁般吸引着我的目光,然而我不敢过多停留,立马拿起针银找到刘寡妇手臂内侧的内关穴扎针。
  将针刺入内关后,需快速提插捻转,频率每分钟120次左右,运针2分钟,务使针感向前胸传导,切记双侧的内关穴都要针刺。
  接着我在刘寡妇胸前下方找巨阙穴,然后在心经线肘横纹下3寸处找到心平穴,以同样的方法针刺,最后留针15分钟。
  这是我头次运用祖传医书上针灸方法治疗重症,我非常紧张,额头早已汗水淋漓,只要留针15分钟没有不适症状,此番针灸治疗心肌梗塞就成功了。
  “哎呀,可憋死我了,这是咋了?”地上传来了刘寡妇的声音,此时她已经睁开了眼睛,欲想要站起来。
  “婶子你先别动,我这针还没拔呢。”我一把将刘寡妇按住,利索的将银针收起,脸颊不禁露出欣喜的神色。
楼主回忆那些年的青春 时间:2017-07-19 23:24:06
  “啊,我衣服咋被解开了!”刘寡妇一起身就发现自己胸前春光外泄,脸蛋倏地羞红起来,双手忙不迭地系纽扣。
  “婶子,你刚刚得了重病急性心肌梗塞,我要扎针就解开你衣服了,往后每天都来诊所找我,还得给你扎几次才能好彻底。”我吩咐道。
  针灸治疗心肌梗塞需要多个疗程,这次是主穴内关,配穴巨阙、心平,下次就是另一组,主穴内关,配穴膻中、三阴交,如此反复交替效果更明显。
  刘寡妇愣了下,回想这两天总是呕吐、咳嗽、烦躁,胸口伴有强烈疼痛,原本以为是感冒,敢情是得了重病心肌梗塞。
楼主回忆那些年的青春 时间:2017-07-19 23:25:24
  “小飞,婶子听你的,谢谢你救了婶子的命。”刘寡妇满是感激地道,她记得自己是因胸口疼痛昏厥的,要不是我救治估计去见阎王了。
  就在这时,众人蜂拥般涌进院子里,显然是听到了刘寡妇的声音,下瞬间,几乎所有人都震惊得呆住。
  “不可能!这绝不可能!”熊亮连连摇头,嘴里失神的不停嘀咕,甚至手背揉搓眼眶,那抹难以置信的表情淋漓尽致在他的面颊上流露出来。 
  他是故意留下来的,原本是想事后好好羞辱下我,并且教育下在场的愚民,中医针灸是垃圾,只有西医才能救人。
  可惜事与愿违,看到刘寡妇醒来,他惊讶的眼珠都快跌落。
  “太神奇了,段飞这小崽子深藏不露啊,竟然连快死的人都能救活。”
楼主回忆那些年的青春 时间:2017-07-19 23:26:18
  “这乡医院就是乱收费,要5000块急救费的病人,结果段飞扎几针就好了,以后都不去乡医院浪费钱。”
  “乡医院的医生真垃圾,瞧半天也没说出个病来,还是段飞医术厉害,以后有不适都找他看。”
  “……”  
  在场的人纷纷称赞起我,摆在眼前的现实让他们对我略有些改观。
  熊亮却是脸色铁青,乡邻的辱骂让他狼狈的离开了,临出院门口时,透着凶光的双眼狠狠地瞪了眼我。 
我要评论
楼主回忆那些年的青春 时间:2017-07-19 23:28:18
  太晚了,这书是天涯文学的http://book.tianya.cn/book/78248.aspx,已经完本了,放心看
作者:十分真妊 时间:2017-07-19 23:30:25
  祝福你们,这是一段很美的故事,愿你们的爱情天长地久……
  
作者:u_104698814 时间:2017-07-19 23:33:49
  自己穷就想办法挣钱,居然还有脸怪别人现实?楼主智商欠费
作者:帅君刨 时间:2017-07-20 00:01:54
  现在的价格是多少了?大声点,我听不见!
  
作者:ty_刘丽丽418 时间:2017-07-20 03:42:53
  还可以
  
作者:紫竹清悦蔚 时间:2017-07-20 10:10:11
  本着用自己能想得到方式去帮人,偏偏遇到这样那样不理解的人和事
  
作者:穿梭女撂 时间:2017-07-20 11:46:58
  感觉楼主真的很真实也很真城,喜欢这样跟网友互动的你!
  
作者:小伟造型募 时间:2017-07-20 12:03:04
  写得真好,太有才了
  
作者:愚非兜 时间:2017-07-20 12:35:36
  留个爪印,有时间再细读
  
作者:厚烟蔚 时间:2017-07-20 12:52:02
  楼主,你把物质生活发在你公众号不好吗
  
作者:伞外的彩虹筛 时间:2017-07-20 13:08:10
  看完等更
  
作者:哈利波特大全蜒 时间:2017-07-20 14:13:19
  楼主这种条件,还说小帅,幽默,确实女孩子们会喜欢
  
作者:广安是垃圾易 时间:2017-07-20 14:29:40
  这贴子的信息量太大了
  
作者:凌雪雨乔夜 时间:2017-07-20 15:50:59
  楼主是一个高情商的姑娘,文笔又很好,一直默默的看,每天都期待你能写点新东西
  
作者:小阿底籽 时间:2017-07-20 16:07:24
  也主要是真实的,和本贴一样,半真半假
  
作者:匆忘我酝 时间:2017-07-20 16:23:52
  纯普通男屌丝就免了,看电脑更为实际
  
作者:溱疟 时间:2017-07-20 16:56:22
  我的回复呢?露个脸
  
作者:武汉视觉摄影蟹 时间:2017-07-20 17:45:13
  楼主写得很真实,文笔挺好的,加油。
  
作者:我是鱼苍 时间:2017-07-20 18:33:12
  楼主有才,希望有空时多写点
  
作者:字符窜毡 时间:2017-07-20 18:47:48
  说三分热情有点过,不过也不会超过六分。楼主,我说得对不?
  
作者:寂寞犯下的错瘴 时间:2017-07-20 19:31:33
  楼主很乐观,没看到楼主说会有极端行为啊?!
  
作者:紫竹清悦蔚 时间:2017-07-20 20:43:47
  刚看完,心里很失落
  
我要评论
使用“←”“→”快捷翻页 上页 1 2 3 4 下页  到页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