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的十字路口,纠结,选择原配还是三?

楼主:ty_清风浮云461 时间:2017-12-07 14:40:46 点击:721 回复:30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钱钟书在《围城》里说:上了年纪的人动了爱情,就如同老房子着了火,不可救药。
  我分析下来的原因是:上了年纪的人,相对都已比较世故冷静,一般的小情小爱,早已不入他的法眼。若这个时候发生爱情,那基本就是真爱。而真爱本身就有燃烧整个地球的原力,小小老房子又算得了什么?
  今天是2017年12月7日,现在是下午一点半,公司已经上班,而我,还坐在办公室里,发呆。
  我正处在一个人生的三岔路口,直行,是维持目前稳定的工作和婚姻。右转,是放弃已有的一切,然后与叶思莹浪迹天涯。
  如果选择直行,那么,我基本可以确定今后一直到死为止的白开水似的生活:按部就班,波澜不惊。换句话说,是现在已死,几十年后埋葬。
  如果选择右转,那么,我将开启一个全新的人生。也许这个全新的人生会充满波折,甚至会凄风苦雨,但是相比一眼望得到头的白开水似的生活,算不算一个生命周期里活了两次呢?那不是赚了一个人生过来吗?
  我该如何选择?


  那天,坐了很久,也没有想出该如何选择。直行,固然不是我想要的后半生,但右转也不是那么容易。
  倒不是怕这份爱情会不会迅速枯萎,说实话哪怕这份爱情的生命只有短短几天,我也愿意尽情去追逐一次。因为那份天崩地裂的爱的感觉,是今生不曾有过的美好。就算最后坠落了平息了消亡了,但是,拥有过绚烂的人生,也算足够无憾。
  问题是我不得不考虑一个现实:孩子怎么办?我知道我的逃离,对自己来讲,是一份放飞,但对孩子来讲,绝对意味着毁灭。我无法想象孩子听到我离开的消息,会睁着一双什么样的眼睛来看我,来看这个世界。是我带他来到这个世界,我却不能给他一个完整的家,我肯定内心有愧。
  但是,我就真的放弃右转吗?对孩子来讲是负责了,那么对我自己来讲呢?难道我就不该对我自己负责么?我的生命也只有一次,凭什么我就该牺牲自己对美好的追求?
  我知道会有人说:你已经有家了,所以你必须对家负责。
  是,我知道,我想告诉你的是,我以前也是这么劝人的。道理大家都懂,但是人活着,很多时候是不讲道理的。
  天色完全黑了下来的时候,我依然没有答案。
  我点了一支烟,没有开灯,就这样摸黑坐在办公室里,闷闷地抽烟。
  手机响了,是家里打来的,问我什么时候回家吃饭。我说加班,不回来吃了。
  我老婆是小学的数学老师,平时工作忙,在家里也都是做学校的事,生活忙碌而简单。
  我发了一条短信给我的一个铁哥们:“有一个女的,我很喜欢她,她也很喜欢我,现在她说:我们一起去远方吧!你说,我去不去?”
  铁哥们回复得很快,且只有一个字:去!
楼主发言:21次 发图:0张 | 更多
举报 | | 楼主 | 点赞
楼主ty_清风浮云461 时间:2017-12-07 14:49:07
  铁哥们姓董,大名大伟,他的利索令我多少有些意外:那孩子怎么办?
  董大伟说:去去就回啊!
  我回了一个“滚”字。
  然后,安静了下来。我知道,这个事,没有任何人可以替我作主,除了我自己。
  讲句天地良心的话,老婆一贯对我很好,当年她嫁给我的时候,算是下嫁,因为那个时候,她是个正式编制的老师,而且家里父亲办有一个小厂,在世俗的眼里,属于条件非常好的人,而我是个无业游民,而且家里一穷二白。
  我也问过她,当时看上我什么了?她笑着说:看你老实,看你帅。
  当年她家里也反对她嫁给我,说是我只不过贪图她家里的财产。她就凛然对家里说:我不会要你们的任何嫁妆,以后也不会要你们的任何财产。
  当然,基本的嫁妆,后来还是嫁了的,但婚后她确实很少往娘家走动。婚后我们一直很清苦,特别是孩子出生后,更是常常揭不开锅。记得有一次我喝醉酒,挂完点滴付不出钱,还是正好来我家有事的我爸替我付的钱。
  想起这一些,我很是内疚,甚至在这一瞬间,我有了断掉所有对叶思莹的念想回归家里的冲动。
  而就在这个时候,叶思莹给我发来了微信:嗨,哎叔叔,我想你,你在干吗呀?
楼主ty_清风浮云461 时间:2017-12-07 14:49:27
  她之所以叫我“哎叔叔”,还得从刚认识的时候说起。
  去年秋天的一个晚上,和往常一下,吃完晚饭后我就斜靠在床上看手机。一个朋友微信我:我有一个远房亲戚,喜欢写作,你能不能指点她一下?
  朋友知道我平时有一些文章在报刊杂志上发表,也时常在市内做一些写作讲座,所以推荐我去指点一下他的亲戚,也算顺理成章。我说:好啊!
  于是他转来了一张微信名片。因为已经比较晚了,我并没立刻发送加为好友申请。
  直到第二天早上七点多,起来如厕,想起这个事,就发了申请,随即得到了通过。
  对方发来了一条信息:你好。
  我说:你好,我是某某的朋友,很高兴认识你。
  对方说:我正在去上班的路上,也很高兴认识你。
  我回了一个笑脸,对方说:我的朋友圈里有我昨天刚写的散文,你帮我看看,批我的时候务必手下留情哦,毕竟敝帚自珍。
  看到“敝帚自珍”这几个字,我忍不住笑了一下,说:我也不太会的。
  她发来一个愉快的表情,说:那我现在要上班了,空了聊。
  这样,我们就算是认识了。
  我草草地看了一下她的散文,文笔还算可以,比较流畅,但是整个行文不够深邃,换句话说,力量不够,过于鸡汤。
  如厕还没结束,于是又翻了她朋友圈中的其他内容。看得出来,她确实喜欢写作,朋友圈里有大量她写的散文,还有诗歌。相比散文,她的诗歌更见功力。
  厕毕,洗漱一番,去上班。
  一上午,特别的忙,中午的时候,大约十一点多,正要下班,她发来了微信,说:hi,,i am ready!
  我明白她的意思,就是让我点评一下她昨天的那篇散文。我就把以前写的《浅谈散文的结构、线索和思路》文档发给她,然后说:你先看看,我现在去吃饭,吃完我们再一起讨论!
  从食堂吃完饭,我慢慢行走在阳光下,同时给她发了一条微信:hi,i'm ready too。
  “吃完了?”她问,跟随着一个愉快的表情。
  “是的,刚吃完!”我回,然后问:我的文字你看了吗?有什么感想?
  “我好象已经知道自己的不足了!”她似乎有些难为情:“以后我会注意的!”
  我说:“你的文章就是缺少一种沉淀感,但是文笔非常优美!”这是实话实说。
  听到夸奖,她有些小兴奋:真的吗?你没有嫌弃我吗?
  “怎么会?”我有些莞尔:“但是,写文章,光有优美的文笔是远远不够的,还要有实在的东西,特别是散文,很多初学者都会在文笔上下功夫,实际上,读者更想看到的,是那些实质的东西,我们说,要有嚼头。”
  最后我说:只要你写得再接些地气,就可以砍下全国三分之一写散文的人!
  “嗯嗯!”我仿佛看得到她在不停地点头:“你收我为徒吧!”
楼主ty_清风浮云461 时间:2017-12-07 14:49:46
  “我不收徒弟的!”这是大实话,我才不想套个名头给自己增加负担:“但我们可以一起学习!”
  “是我向你学习!”她强调。
  “一起交流吧!”我回到办公室了,从椅子上坐下。
  “我叫叶思莹,你呢?叫什么?”她说。
  我并没有给别人自我介绍的习惯,除非是特别必要。对于叶思莹,我也觉得没有必要,但是出于礼貌,毕竟是朋友介绍的,于是说:“我姓杨!”
  “杨什么?”她心有不甘:“我总不能叫你杨某某吧?”
  “也可以啊,能叫应就成。实在不行,叫我一声'哎',也是可以的!”
  “哈哈,哎?”她应该在那边真的在笑:“好吧,那我就叫你哎叔叔了!猜你不年轻,但应该也不能叫你哎爷爷吧!”
  这有什么关系呢?我心里想,随手回了一个字:“好。”
  然后,开始工作,月底了,很多资料需要清理。
  过了一会,她再来信息:“我的心突然好安静平和,这,都是因为你。我想,或许,你就是我要寻找的知己吧。”
  我呆了一下,知己?这才刚聊上呢,言重了吧?但还是回了一个:“my pleasure!”
  这一天,印象里,再无别话。
  第二天早上六点多,我迷迷糊糊醒来,顺手摸过手机,发现收到3条消息:hi!哎叔叔,早上好!
  是的,三条,这么一个招呼,她用了三条信息来发,我都怀疑她是不是恨不得一个字一条啊?
  这个习惯与我的不一样,我一般都是一大段一大段发的。
  而且,而且,她,居然真的喊我:哎叔叔!!!
楼主ty_清风浮云461 时间:2017-12-07 14:50:34
  我笑了,回了一条:hi,早。
  她说:哇,你醒了?
  继而说:哎叔叔,我做了一个梦,我告诉你好不好?
  我嗯了一声,转头看了一眼还在睡觉的老婆,然后就把手机设成了无声。我看到她的消息一条接着一条发过来:在梦里,有一艘船,大大的甲板,小小的桨。船身锈迹斑斑,桅杆摇摇晃晃。我想去远航,却搁浅在圆圆的鹅卵石滩。在梦里,我穿着海魂衫,海魂衫的颜色,像天一样蓝。我想去远方,去寻找地球的支点。我始终有一个信念。那儿,有你。那儿,是世界的中央。
  过了好一会,她问:哎叔叔,你在看吗?
  我说:在看,我感觉你这不是在做梦。
  她啊了一声说:不是在做梦?
  我说:你这是在写诗!
  她便哈哈大笑起来,说:真的吗?真的吗?
  我说:后来呢?
  “后来就醒了呀!”她附带着愉快的表情,说:“但是,醒来后,感觉很幸福!”
  我嗯了一声,一时不知道该怎么接下去,她说:好了,我要去洗衣服了,你再睡会吧!
  我没有回复,放开了手机。不知怎么的,心里隐隐有了某种不安。
作者:王莉0113 时间:2017-12-07 14:50:45
  人性已然解放到这个地步了吗?生命短暂,几十年后都是一堆白骨,不要造孽太多。
楼主ty_清风浮云461 时间:2017-12-07 14:51:30
  随后的几天,每天早上六点多钟,她都会准时发来问好的信息。不管我回与不回,她都雷打不动。
  这天一早,她在打过招呼后,发来了一首歌,是英文歌《Desperado》,惭愧,我连这个单词叫什么也不认识,查了词典,才知道叫亡命之徒。
  她说:哎叔叔,我现在在吃早餐,一会就要去上班了,这首歌很好听,你一定要听。
  为了强调这是一首好歌,她补充:我早上洗衣服的时候,一直在听。
  我说好的。
  我点开听了一下,一点也听不懂,旋律也不是我喜欢的风格,于是没几句就关掉了。但经过这些天,我基本掌握了一点,她早上起得很早。每次都是自己洗衣服,所以应该也很勤劳。
  随后,我在刷朋友圈的时候,看到她把这支歌放在自己的圈里,并在圈文里说:“早起,洗衣服,听歌,这首歌,起初不在意,听到结尾,愣了一会儿。you better let somebody love you before it’s too late。”
  最后一句英文是这首歌里的一句歌词。那一刻,我也忽然有一瞬间的发愣。
  一个女孩,连续几天,一大早发我消息,每次都哎叔叔哎叔叔的叫得好亲热。今天又一再嘱咐要听一下这歌,然后自己的圈文里又特别加上这一句歌词,这里有几个意思?
  中午的时候,她问我:那首歌,你听了吗?
  我说我听了。
  好听吗?
  我只好说:好听的。
  她很开心的样子:哎叔叔,人间最美好的事就是读书和听歌,以后,每次听到好听的歌,我都发给你一起听,好不好?
  我说:好啊!
  就这样,我们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渐渐地,和她聊天似乎成了一种习惯,有时候稍空一点下来,就会不由自主地去看一下手机,看是不是有新的消息过来。而当看到果真有她的消息的时候,嘴角便会微微上扬,然后怀着一种美好的心情,去打开看。
作者:柠萌小丸纸 时间:2017-12-07 14:56:00
  感觉像是小说情节,还是要考虑清楚,且行且珍惜吧。
作者:genie0822 时间:2017-12-07 14:56:36
  中年危机一定要靠出轨来治疗吗?
作者:长度大脚熏万里 时间:2017-12-07 14:59:15
  这个故事不管是真事还是编写,都告诉女性两个道理:
  1.女性下嫁结局一般都是悲剧;
  2.文艺男青年绝不可碰。
我要评论
作者:送钱观音 时间:2017-12-07 15:08:58
  你有钱就可以收买老婆,三妻四妾都没问题。
楼主ty_清风浮云461 时间:2017-12-07 15:26:26
  我知道放任这种情绪下去,可能会有危险。但是,却又不由自主地为此沉醉。 这种隐隐约约的等待,仿佛是一种毒瘾,犯的时候想戒,戒不了多久却又开始浑身期盼。 哎叔叔,你究竟多大了?我很好奇。 想了一下,我说:我属牛。 牛是多大啊?我属猪的,一头独立特行的猪。 我说:那我大你十岁。 “十岁?”她有些小欣喜:“幸亏叫了你哎叔叔,否则叫你哎爷爷我亏大发了!” 我笑得有些勉强,说:实际上,我看上去更老。 她说:没关系啊,每个人都会老的呀。 你是杭州人吗?我问她。 以前不是,现在是。她调皮地说。嫁到杭州了。 我哦了一声。 我的老家在很远的地方,那里有连绵不断的山。 我说我喜欢山,多少次,我都梦想去大山深处生活。 她很开心,说:我小时候经常一个人去山上独坐,看书,唱歌,弹吉他!那里的风景非常非常美。哎叔叔,我下次带你去看好不好? “你带我去?”我的心躁动了一下。 是啊,那里还有我家的老屋,我做饭给你吃,然后带你去看我以前一直去的那个山头。要去要早点去了,我听说,那里可能要修水库,到时候,我老家就会被淹没在水里! “啊?”我有些心痛:“那里怎么可以淹没呢?那可是你生活过的地方!” “那也没办法啊!”她有些叹惜:“如果你喜欢山,我们可以另外找一个地方,一起住下来!” “住下来?干吗?”我有些诧异。 她咯咯地笑了起来,说:一起生活啊,世外桃源,不回来了! 我知道她在开玩笑,便顺着她的话茬儿说了下去,说:啊,那我知道我为什么要属牛了。 “为什么啊?”她好奇。 “因为你是仙女啊!非牛不能配你啊!” “哈哈哈哈!”她暴笑,然后开始发挥想象,说:“到时候你耕地,我织布,我们白天干活,晚上一起写字,看书!” “嗯嗯!”我也入戏:“你写字,我磨墨,你看书,我看你!” 她在笑:“然后,我们一个被窝睡觉!” 我惊讶于她的大胆,还没有回过神来,她突然连珠炮地发过来:“然后,哎叔叔,你会嫌我身上没肉哎!然后我就说:哎叔叔,牛不是吃草的吗?要肉干什么呢?哈哈哈哈!”
楼主ty_清风浮云461 时间:2017-12-07 15:26:59
  我简直被她逗得哭笑不得,半天没接得上话。 她的思维活跃而奔放,细致而又充满戏剧。 那天晚上我去宁波机场接客人,结果飞机要晚点一小时。于是拿出手机和她发微信,她说刚刚晚班下,正在回家的路上。 过了一会,我问她到家了吗?她说没有,现在在体育馆里。 我说你不回家在体育馆里干什么? 她说给你聊天啊,我想和你聊天。 然后她发给我一条语音信息,说:体育馆里好冷啊,但是,现在我找到了一个角落,这里不是很冷。 这是我第一次听到她的声音,柔软而清澈,非常好听。 我说,要不你先回家吧! 她说不,回家了聊天不方便! 于是,我们就开始聊东聊西,她问:你是一个人吗? 我说:和一个同事。 啊?同事啊?男的女的? 我说:女的。 她马上发来一个发呆的表情,然后说:那我有没有打扰你们啊? 我说什么啊,没有呢! 她说:你们是不是坐在一起啊? 我说中间隔了一个位置的。 她马上说:只隔了一个位置啊?不够不够不够。 我有些好笑,便说:好吧,那我换个位置。 于是我就站起来,到了另一排的坐位上坐了下来。我看到我的同事原先以为我有事要离开,然后看到我只是起了个身到另一排的位置上坐了下来,当时就一脸的莫明其妙,两只眼睛忽闪忽闪地看了我半天,没想出个理由来。 我懒得解释也无法解释,便自顾自低头继续给她发消息:我换好位置了! “啊啊,现在离了多远了?” 我说:现在我们完全不同一排了。 她哈哈大笑,说:那你同事怎么说啊? 我说她只是一直看着我,从我站起来,走开,绕到另一排坐下为止。 她说你有没有被她看得心慌啊?是不是感觉很不自在啊? 我说没有啊,还好。 她就说:“面不改色心不慌啊?你可以去做个演员,说不定就拿大奖了。” 说到这里,她开始兴奋:来来来,我先来模拟采访一下:杨先生,请您发表一下这次的获奖感言。
楼主ty_清风浮云461 时间:2017-12-07 17:24:09
  我说:我站起来,向大家一掬躬,然后,热泪盈眶,欲语先噎。 她哈哈大笑,说:然后呢? 我说:对于这次获奖,我很意外,但也很高兴。在这里,我首先要感谢一个人。 她说:嗯嗯,你要感谢谁呢? 我说:我要感谢的人,就是她!然后,我用手一指。 她说:你指谁啊?导演? 我说:不是的,我用手一指之后,杭州体育馆里的灯光一下子全亮了。几百盏镁光灯一起聚焦到一个角落里,那个角落里有一个女孩子,还在拚命地打字。 她已经笑得呼天抢地了:哈哈哈哈哈。 然后我们同时在手机面板出现“对方正在输入”,然后几乎同时发给对方一条信息,意思也大致相同:女孩子看到这么多的灯光一下子聚焦她,吓得一脸懵逼,抖着声音:你们你们你们要要要干吗啊? 于是我们再次大笑,并笑着说:是的是的,他们要干吗? 正笑得前仰后合之际,机场大厅里想起了广播声,是我等的客人的飞机降落了,我打开了微信对话框里的语音系统,把广播声录给她听。 结果她说:哇,哎叔叔,我以为,我以为,我以为我的哎叔叔要发语音给我了呢?我好开心。 我说不是的,飞机降落了。 她说那你要接客人去了吗? 我说客人出来估计还要二十分钟。 她说那好的,我们接着聊。 我说好。 她说:哎叔叔,你为什么从来都不给我语音啊?是不是装神秘啊? 我说因为我怕吓着你。 “吓着我?”她有些奇怪:“为什么会吓着我啊?” “因为!”我一边笑一边打字:“我的声音很恐怖!你听了要做恶梦的!” “啊,哎叔叔,你讲的是真的吗?”她信以为真的样子。 “嗯,是真的,所以才一直不给你语音啊!”我一本正经。 打完这一句,我看到同事已经向机场客人出口处走去,于是,我也站起来,跟了过去。
作者:长度大脚熏万里 时间:2017-12-07 17:57:03
  实在没看出楼主有什么文采,叙事如流水账,且有点杂乱,另外没有情感的意境。如果说好的散文诗形散神不散,你写的东西是形散神更散。你指导的情人写作水准就更别提了。
楼主ty_清风浮云461 时间:2017-12-07 18:15:51
  左顾右盼,客人一直不出来,于是我的注意力又转回手机,发现她已经有好一会没发消息了。 问她才知道她已一路小跑跑回家了。她说:你说你的声音很恐怖,我突然好害怕,体育馆里空空荡荡的只有我一个人,我整个人都头皮发炸,我手也一直抖。 我顿时自责不己,她问:你接到客人了吗? 我抬眼看到同事已经带到了客人,于是给她发了一条语音信息:是的是的,客人已经接到了,我们马上就要回去了! 她立马回了信息:哎叔叔,你的声音不吓人啊! 她的单纯,让我既无语又感动,当下嗯嗯了两声。 她说:哎叔叔,你要小心开车! 这一夜,她一直等到我带回客人,确认我到家了之后,才与我互道晚安! 平淡的日子开始变得美好起来。 有空或者没空的时候,都可以在内心深处想她。 这一天的中午,阳光灿烂。她发给我一张照片,向远方无限延伸的小径上,落叶疏离,光影斑驳。她说:哎叔叔,我在西山公园,你猜我在做什么? 我说你在做什么啊? 她哈哈大笑,说:我坐在一棵合欢树下的长椅上面,看蚂蚁搬家!嗯对了,我想写一首诗,我一会发给你! 过了一会,她果然发来一首诗: 午后 午后,阳光从合欢树的缝隙洒落 泛黄的书页,多了一些跳跃的斑驳 蚂蚁,翻过一片树叶岛 遇见小块锈色的苹果 依稀的齿痕,曾芬芳了谁的午后 河边,隐着半截古墙 青砖的裂缝,还在静静诉说 妖娆的藤蔓,倚着身子,侧耳倾听 一阵风来,窃窃私语 忍不住随风轻舞,婆娑 午后,偶尔有云掠过 格子裙依恋着长椅,将青春细细包裹 世界忽明忽暗,思绪忽少忽多 拾片叶儿,夹入书页 和我一起,在岁月里,慢慢蹉跎 过了一会,她问我:你觉得怎么样? 我说:思维很跳跃,也很开阔,这首诗,我很喜欢! “真的吗?真的吗?”她总是喜欢这样连续叠加的发问,以表达她的那种激奋。 我肯定地回答:是的,这首诗,我推荐一下,应该可以发表。 “哇!哇哇!”她似乎在那边欢呼雀跃:“哎叔叔,i am so happy, and i want to do sth , may i ?” 我说:sure, do what you want to do. Anything? Anything! I want to say. Say it. I love you!
楼主ty_清风浮云461 时间:2017-12-07 18:17:12
  左顾右盼,客人一直不出来,于是我的注意力又转回手机,发现她已经有好一会没发消息了。 问她才知道她已一路小跑跑回家了。她说:你说你的声音很恐怖,我突然好害怕,体育馆里空空荡荡的只有我一个人,我整个人都头皮发炸,我手也一直抖。 我顿时自责不己,她问:你接到客人了吗? 我抬眼看到同事已经带到了客人,于是给她发了一条语音信息:是的是的,客人已经接到了,我们马上就要回去了! 她立马回了信息:哎叔叔,你的声音不吓人啊! 她的单纯,让我既无语又感动,当下嗯嗯了两声。 她说:哎叔叔,你要小心开车! 这一夜,她一直等到我带回客人,确认我到家了之后,才与我互道晚安! 平淡的日子开始变得美好起来。 有空或者没空的时候,都可以在内心深处想她。 这一天的中午,阳光灿烂。她发给我一张照片,向远方无限延伸的小径上,落叶疏离,光影斑驳。她说:哎叔叔,我在西山公园,你猜我在做什么? 我说你在做什么啊? 她哈哈大笑,说:我坐在一棵合欢树下的长椅上面,看蚂蚁搬家!嗯对了,我想写一首诗,我一会发给你! 过了一会,她果然发来一首诗: 午后 午后,阳光从合欢树的缝隙洒落 泛黄的书页,多了一些跳跃的斑驳 蚂蚁,翻过一片树叶岛 遇见小块锈色的苹果 依稀的齿痕,曾芬芳了谁的午后 河边,隐着半截古墙 青砖的裂缝,还在静静诉说 妖娆的藤蔓,倚着身子,侧耳倾听 一阵风来,窃窃私语 忍不住随风轻舞,婆娑 午后,偶尔有云掠过 格子裙依恋着长椅,将青春细细包裹 世界忽明忽暗,思绪忽少忽多 拾片叶儿,夹入书页 和我一起,在岁月里,慢慢蹉跎 过了一会,她问我:你觉得怎么样? 我说:思维很跳跃,也很开阔,这首诗,我很喜欢! “真的吗?真的吗?”她总是喜欢这样连续叠加的发问,以表达她的那种激奋。 我肯定地回答:是的,这首诗,我推荐一下,应该可以发表。 “哇!哇哇!”她似乎在那边欢呼雀跃:“哎叔叔,i am so happy, and i want to do sth , may i ?” 我说:sure, do what you want to do. Anything? Anything! I want to say. Say it. I love you!
楼主ty_清风浮云461 时间:2017-12-08 12:42:40
  我的心,突然就狂跳了起来。嘭嘭嘭,震耳欲聋。 她是在开玩笑么?看起来不像。那么是真的么?但是,我已婚,她已嫁,这样的表白,算什么呢? 我愣在那里,不知道如何是好。 时光仿佛已经凝固,她也在那边沉默。 半晌,她说:哎叔叔,你喜欢我吗? 我揉了揉双眼,回了一句:你是一个好女孩。 “那么,你喜欢我吗?”她不依不饶,我似乎看得见她正屏着呼吸,执著地盯着我。 她的清澈和透明,大胆和热烈,已经超过了我所有的想像,我喃喃地回答:是的,我喜欢! 她变得有点深沉,似乎在叹气,说:“哎叔叔,我们应该不会见面的吧?”她也许是试探,也许是迷惘。 我说:若缘里该见,自然会见的吧,若缘里没得见,那自然就是见不着的,顺其自然吧。 她说:十年修得同船渡,百年修得共枕眠,不知道我们,修了多少年!
楼主ty_清风浮云461 时间:2017-12-08 12:43:39
  这个问题,我也无从回答。但无论如何,彼此的心意,算是已经敞亮了。阳光从天上落下来,明媚着彼此的心。 思念开始生根发芽,日夜疯长。 人世间最美好的事,莫过于可以有一个人让你思念。而最最美好的事,就是你思念的人,也在思念着你。 她常常会在工作间隙,突然发来一条消息:“hi,哎叔叔,想你了。”“hi,哎叔叔,叫你一声。” 有时候只一个字:忙。 但即便简单到只有一个字,我依然会扬起嘴角微笑,内心充满柔软。因为这一个字,意味着她的思念她的惦记她的深爱。 她说:i am like a diamond, i hope you can cherish me! 我回:yes, i know, i will put you in my heart deeply. Forever! Yes, forever! 这一个秋天,我们忘了我们各自现实中的身份,每天都在微信里卿卿我我。每天去上班,感觉不是奔着工作去的,而是奔着和她聊天去的。我们像一对情窦初开的男女,沉沦在这份柔情蜜意之中,无法自拔,也从未想过自拔。
楼主ty_清风浮云461 时间:2017-12-08 12:44:26
  有时候,我也挺迷惑的。 她喜欢我什么呢?而我,又喜欢她什么呢?我们根本没有见过面。 我曾问过她这个问题,她沉默了一会,说:“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只是每次和你聊天,我都觉得很开心。每次想到你,我的内心就充满欢喜。”她叹了一口气,说:“生活中,我是一个很孤独的人,我没有朋友,更没有所谓的闺蜜……”末了,她说:“哎叔叔,那么你呢?你喜欢我什么?” “纯粹!清澈直白,不矫不饰!和你聊天,不需要城府,不需要谋划,非常开心。” 她嘻嘻一笑,说:还有呢? “还有,就是多情。” 我自问这么多年来,也算是清心寡欲,现实中也不是没有女人传情,但我向来也是视而不见。可这一次,在她的面前,居然道行全失,我自己都惊讶不已。 “哎叔叔,会不会有一天,你会突然消失呢?”她问。 我说:为什么这么说? 她说:我就是突然想到,遇到你,像是一个梦。我好怕这个梦,会突然醒来! 我说:除非你想醒来,否则,我会一直都在你的梦里边! 她说:真的吗?我永远都不想醒来,我要一直做下去。 我说:那好,我就一直在。 她说:哎叔叔! 我说:在的。 她说:哎叔叔,我每次喊你,你都要说在的,你不要不在。 我说:好,我会一直一直一直在的。 她说:哎叔叔,我从来没有这样投入地爱过一个人。我想你,想你想到想哭。 我的心柔软而疼痛,我安慰着:思莹,我知道的,我也想你。 她说:哎叔叔,我这几十年全部算起来,说过的情话也没有这些天多。我怎么也说不完我爱你。 作为一个男人,面对一个痴情的女人,特别是一个自己喜欢而又喜欢自己的痴情的女人的时候,绝对的柔肠千转!我说:思莹,我也爱你,很爱很爱! 她说:哎叔叔,我的心很小,放了你,就再也放不下别人了。 她喃喃地道:不知道为什么,我总觉得,我们认识已经好久好久了。
楼主ty_清风浮云461 时间:2017-12-08 12:45:14
  提出见面,之后半个月的一个下午。 她说:哎叔叔,明天我休息,我想今天晚上坐车来看你! 她的话,让我很是意外!尽管在网络里早已情深意切,但我还没有去想过现实里见面。我立马下意识的回了两个字:不要! 为什么?她有些诧异。 我说:你不要来! 她开始沉默!好半天都没一个字! 我小心翼翼地说:hi,你在干吗? 她说:哎叔叔,我的眼里全是泪,我抬着头,希望它们不要流下来! 我的喉头隐隐作痛,低喊:思莹! 她说:哎叔叔,你不想见我就算了! “我不是不想见你……”我不知道接下来该怎么说,其实我是担心万一彼此的实际并不符合各自的想像,那么,见面就是一次葬礼。尽管现在的爱情是虚拟的,但是,爱的感觉却是真切的,我很珍惜。 她说:后面还有但是,是吗?你别说了! 她的心伤,令我非常不忍,我困难地解释着:我是怕你一个人出门不安全…… 她继续沉默! “我……”我心念一决,说:“那,我来看你吧!” “你来,看我?”她半信半疑。 “是的,我来看你!” “你坐车过来吗?” “我开车吧,两个小时,不远!”我查了地图,把行车路线截图给她。 她开始相信这是真的,说:那你几点出发? 我说你几点下班? 她说:我五点下班。 我说那我两点半出发,五点前肯定到。 她开始破涕为笑,说:哎叔叔,那你开得慢一点,路上要注意安全! 我如释重负,说:“好的,那你不要不开心了!”我说:“你一皱眉,天空就布满了乌云,你一落泪,整个世界就已经是倾盆大雨了!” 她便一个劲的“嗯嗯嗯嗯!”
楼主ty_清风浮云461 时间:2017-12-08 12:46:20
  两点十五分,我便出了办公室,去检查了车子,调整了轮胎气压,并加满了油。 在加油站,我还给她发了一张现场照片,她说:哎叔叔,你已经出发了吗? 我说:加满油,就出发! 到达杭州的时候,只有四点半的样子,我在她单位附近开好了房间,然后告诉她,我到了! 她说:我还要半小时才下班!过来也要一些时间,你好好休息一会! 我说:我下去走走吧! 到了楼下,我问了几个人,西山公园在哪?因为我想去她经常去的那个公园里,踩踏一下她的足迹。但几个人都不太说得出确切的位置,我便信步而行。顺便拍了几张路边的小草小花的照片给她。我说:我在深深地呼吸,我觉得我每一口吸入的空气里,都有你的气息。 她一副的雀跃状:哎叔叔,马上就要见到你的思莹了,你现在开不开心啊? 我微笑着:开心的! 顿了一顿,我又说:我可是又老又丑,你要有心理准备。 她笑了,说:没关系,哎叔叔,是你就好了。真的,是你就好了! “是你就好了!”我轻轻地念着。思莹,她的话似乎轻巧,却能拨云见日,让人心里亮堂。 她说:哎叔叔,你饿不饿?我给你带点什么好吃的来? 我说:不用,我不饿! 五点的时候,她说:哎叔叔,我出发了! 我们约好了在酒店一楼的电梯口见。 我快速回到了酒店,然后在大堂里,望着酒店的进口处,来回地走动。 尽管她说了“是你就好了”,但是也听闻过不少“见光死”的故事。时到临头,我的内心还是翻腾起初见的忐忑。她见了我,会不会失望呢?会不会转身而走呢?而反过来,她,又是一个怎样的女子?会不会让我失望呢?如果不是我所想像,那么,我?是该把戏唱完还是马上转身而走? 时光在一分一秒地流逝,我的内心越来越局促。


楼主ty_清风浮云461 时间:2017-12-08 12:47:12
  仿佛是看到了我的内心,她发来信息,说:哎叔叔,要不要我发你一张照片啊?万一你觉得不好看,你就不要等我了,哈哈。 我有一种被人当场揭穿老底的尴尬,强自笑了一下,回复:不用。 想想这段时间来的卿卿我我,无论结局如何,这一面,也是见定了的。 但是,她还是发了一张照片过来。小小的脸颊,有些纤瘦。头发不长,斜着的刘海有一半遮住了双眉。有很漂亮的双眼皮,长长的睫毛下大大的眼睛清澈如洗。整个脸上没有任何脂粉的痕迹。 我盯着照片,看得出了神。恍惚之间,这个人我似乎在哪里见过,却是一时想不起来。 正在这个时候,她发来消息:哎叔叔,我到了! 我抬眼,立马向大厅看去,几乎同一时间,她的目光也落到了我的眼里,我们相视而笑。 她个子不高,大约一米六二。穿着白色的衣服,黑色的裤子,白色的皮鞋,右肩搭着一个大大的单肩包。看起来比照片上还要略瘦些。 我向她示了一个意,就看到她快步向我走来。这时我发现她手里还拿了一个大大的塑料袋。 她走到我面前,我们只是相对微笑了一下,便算是打过招呼了,也不言语,转身就向电梯走去。 电梯里,还有别人。我当作不认识,没有正面看她,但我的余光看到她正在偷偷打量我,等我转头去的时候,她又一下子把目光溜开了。 电梯很快就到了房间的楼层,我出来,她跟着,一路都无话,我们一起进了房间。
楼主ty_清风浮云461 时间:2017-12-08 12:47:49
  开了灯,然后关门,回头时,却没见到她。 正自惊讶,却发现她正侧身站在一个很角落的靠近窗帘的位置。我说怎么啦?她微偏着头,低声说道:太亮了,房间灯太亮了! 我便把灯都关了,然后走过去,连窗帘也关了。 房间里几乎漆黑一团,只有稍稍几缕光线,从并未严实的窗帘里透进来,让我还能看到她的一点点影子。 她往前走了两步,我走过去,来到她的面前,双手扶住她瘦削的肩膀,然后,拥抱在一起! 不知道是紧张还是什么,她的整个人在微微的颤抖。 但在这一刻,我们没有隔阂,甚至一点点的疏离感都没有!仿佛我们真的早已认识,仿佛我们真的早已——熟悉! 就这样,一起拥抱着,不说话。房间里只听得到两个人的心在怦怦地跳,久别重逢般的终于见到你般的喜悦在心头蔓延。 “哎叔叔!”她轻轻地喊! “思莹!”我也低唤着她的名字。 她嗯了一声,我说:我们终于见到面了! 她点了点头,继续把头埋在我的胸口,没说话。 就这样,过了好久,我俯下头,轻轻碰了碰她的额头,然后扶起她的脸,触碰她的唇。 她没有拒绝,于是,开始热吻,我对她耳语:你要洗个澡吗? 她嗯了一声,我便轻轻地放开她,她低着头,也不看我,害羞着,转身跑进了浴室。
作者:qyns225 时间:2017-12-09 18:14:42
  看了一小段,感觉楼??会转弯
楼主ty_清风浮云461 时间:2017-12-10 22:16:49
  我听到她在低低地胡乱地喊我的名字,两只手,死命地去抓枕头,然后往自己嘴上堵。但是,随着我的动作,她的声音怎么也堵不住。我看到她开始有些失控,整个声音听起来都是在哭:哎叔叔,我受不了了,我受不了了,啊,我要死了,啊,啊,我要死了要死了。 她的表情扭曲着,身体扭曲着,连声音都是扭曲的。 我俯下头,去吻她,吻她的眉,她的眼,她的唇,她的脖子。我注意到她整个人开始往后反弹,像一张拉开的弓,特别是头,从脖子开始就努力往后仰,仰到无法再仰,仰到尖尖的下巴仿佛要刺破天空。 随着我动作的加大,突然,她浑身一个哆嗦,发出一声凄历的“啊”声,随后,所有的呼吸仿佛突然之间消失了,身体就那么反弹着,所有的动作都僵硬在原地,没有半点声音,房间里静得只剩下我自己的呼吸。随即,下面开始传来一阵一阵的痉挛,绞揉着我深入她身体深处的部分。她的喉头开始发出咯咯的声响,气是一顿一顿从口里吐出来的。我尝试稍稍动了一下,她又发出一声凄历的尖叫声,但马上又屏住了呼吸,痉挛扩大,变成了抽搐,随后,她整个人都剧烈地抖了起来。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