锥人的情殇,弄人的命运

楼主:zgsxsltsj 时间:2018-01-16 16:09:20 点击:76596 回复:3711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上页 1 2 3 437 下页  到页 
  第一章
  “笃笃!”有敲门声。
  全办公室的人都吃了一惊,以为又是哪位厂领导大驾光临了。女同志们一个个都藏了正织的毛衣。唯一的男同志王若水也合上了刚刚看得入味的《星辰诗刊》,拿一张《中国妇女报》盖住。
  “来了来了!马上来了!”一串脆脆甜甜的声音从一位女同志红润的口中滑出,可是她的沟子却始终紧紧地粘在凳子上,看不出有起身的迹象。别的女同志也都坐着纹丝未动。王若水瞅瞅大家,无奈地笑了笑,无精打采地站起身来,向门口走去。
  同志们虚惊了一场。门开处进来的是收发员程佳。程佳虽早已为人妻人母,猛看上去,却仍跟十八九岁的姑娘娃似的,既美丽又清纯。她没有说话,却很甜又很有分寸地笑了笑,将一沓报纸放在桌上,又递给王若水一封电报,然后就轻轻掩门出去了。
  一位有了些年级的女同志便说:“这程佳也真是!把我们吓了这么大一跳!”一阵嘻嘻哈哈的笑声过后,办公室就又成了毛衣加工厂。
  王若水将电报捏书似的双手端住,却只是盯着封皮,并不把电文往外掏。坐在他对面的牛小莉便问:“若水,什么电报?”说话间欠起身从他手里抢过电报,抖出电文,大声念道:“‘货已出手,速来西京。’——好你个若水!是在做什么生意吧?还瞒着我们!——是不是走私文物?能挣多少?该请客吧?”

打赏

1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 楼主
楼主发言:804次 发图:419张 | 更多 |
楼主zgsxsltsj 时间:2018-01-16 16:09:50
  “是该请客!”同志们一声吼,“我们哪一个没举行过入室仪式?若水都来了几年了,却什么响动都没有,永不提请客的话!”
  “请客的事等我从西京回来再说。”若水笑笑,“我现在的首要任务是去请假!”说着就抬沟子出门了。
  以往每次乘长途班车,若水都是一上车就睡,车到目的地还不醒。可是今日,他却显得格外兴奋,一路上睡意全无。他说不清自己到底为什么兴奋。是这春天的绿叶红花滋润了他的心吗?是这一路的崇山峻岭将他的眼睛也染成水墨画了吗?或者是因为那批“货”出手了呢?好像都不是。那么,是因为又能见到刘少英了吗?好像也不是。他知道,她早已名花有主,他纵有一百个奢望,也只能是奢望而已。尽管说不清兴奋的原因,好心情却仍然陪伴了他一路。
剩余 3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楼主zgsxsltsj 时间:2018-01-16 16:10:12
  车到省城。
  一出长途汽车站,王若水就跳上了103路公交车,往刘少英家赶去。
  她却没在家,铁将军把着门。他想找个人问问她今日回来过没有,可是整个大杂院死一般寂静,连狗大个人也没碰见。他不由得心里有些失落。看看表,却还不到六点,便又想,大概她还没下班吧?就又出了巷子,到街上闲逛起来。
  华灯初上时分,他再次出现在这座大杂院里。
  那座他十分熟悉的屋子大门半开,从门洞里泄出的那方橘黄的灯光使他心头不由得漫上一丝喜悦。
剩余 4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楼主zgsxsltsj 时间:2018-01-16 16:10:49
  刘少英正坐在桌前吃饭,见了他,表情稍稍有些生动,站起身说:“这么晚了才来?误车了?”
  “误车了。”
  “怪不得呢!我从早上十点一直等到现在,都没敢出门一步。还以为你不来了呢!”
  “小骗子!”王若水话到嘴边,却又咽了回去,静静地看她半日后,方问:“你咋知道我今天要来?”
  “感觉呗!”刘少英一笑,“你吃了没?”
  “没有。
我要评论
楼主zgsxsltsj 时间:2018-01-16 16:11:15
  “那先凑合吃点吧。待会儿咱出去吃羊肉泡。”
  在泡馍馆坐下后,刘少英那双漂亮的眸子突然神秘地一眨,小声跟他说:“今天可是你请客,我没带钱。”
  “滑头!”王若水愉快地笑笑,有意无意间就又多看了她两眼。她的这张脸,就是叫他看上一百遍一千遍,也看不厌烦的。……突然之间,又有些淡淡的惆怅不经意间袭上了他的心头。他不由得轻叹了一声,默默坐着,不再作声。
  吃毕泡馍,他们去了附近的一个公园,这个公园他们以前常去。
  不知不觉中,他们又走进了那块曾留下他们无数足迹的草坪,又坐在了那张他们曾多少次坐过的石椅上。月光很好。草坪上似乎浮了一层淡淡的水波,他们的影子就在水波里轻轻摇动。不经意间,他又看了她一眼,月光中,她脸孔洁白,嫩滑如脂。
  • 相见枉凝眉: 举报  2018-07-26 01:47:43  评论

    刘少英说完先凑合着吃点吧,后面直接就到了泡膜馆了,那到底是凑合吃了没有?老王又是怎么想怎么说的,怎么做的?都没交待清楚啊,楼主
我要评论
楼主zgsxsltsj 时间:2018-01-16 16:11:50
  “还真有点凉!”她无意中抬眼望了望前方,便看见跟他们遥遥相对的那张石椅上,紧紧偎依着一对男女,煞是亲热。她又将视线移回,却见她的裙摆竟有一角搭在了若水的腿上,遂轻轻叠起,盖在自己膝头,拿手按住,回头笑问:“你猜对面那对是不是情人?”
  “……我抱抱你吧。”王若水紧盯着她,眼有些出神,答非所问地说。
  “啊~~你敢?!”她白他一眼,扁扁嘴,眼里却飞出些许绵绵笑意。从她眼里,他似乎读出了些什么,不觉怦然心动,便试图伸手抱她,……却终于,红脸笑了:“我不敢……”
楼主zgsxsltsj 时间:2018-01-16 16:12:12
  半日后,他又喃喃地说:“我,我想尝尝,你的嘴唇……”
  “不怕阿胡按你黑砖吗?”
  “不怕。”
  两个人都不再说话,空气便凝固了好几分钟。她脸上悬着笑容,笑容灿烂如盛开的桃花。他却没有勇气吻她。……突然,他脑子里一阵眩晕,恍惚觉得唇上掠过一丝温热,又掠过一丝清凉,然后就看见刘少英的脸悬在他眼前。那脸孔先是红若玫瑰,接着就白似梨花。突然,那张脸离他远了,就见她歪歪地站在他面前,口中喃喃的吐出一句话来:“啊!你……你真敢吻我!……”
  “我……是你吻我……”王若水分辩道,却猛然发现她眼里闪动着晶莹的小月亮,小月亮很快滚出眶外,碎了。不由得他惊问:“你咋了?”
  “没咋……”她淡淡一笑,轻轻摇一下头,又说:“这儿还真的很冷!咱回家吧。”
楼主zgsxsltsj 时间:2018-01-16 16:12:37
  也许是受了那一吻的鼓舞?回去的路上,若水就轻轻搂了少英的肩。她并没有抗拒,只是淡淡地说了一句:“这样不好。”……两个人都不再说话,却不约而同地看着前方他们被路灯拖出的长长的影子。两个人的影子紧紧连在一起,一闪一闪的一个劲往前长着。
  街上的行人已经很少。他搂着她穿街过巷,有时就踩住了远远的火车进站前的汽笛声,有时更踩住了婆娑的树影。偶尔,他们也会踩过人的声音,却是几个喝醉了的小伙子在空空的街上撒野。少英不觉有些心虚,就把他偎得更紧了。
  终于,到家了。
楼主zgsxsltsj 时间:2018-01-16 16:13:10
  少英换了个人似的,欢快地长叫一声,软软地仰躺上床,指手画脚道:“喂!劳驾!把灯开开!”
  开灯后,他一眼瞥见她胸前高高耸起两座小山,两条腿懒散地从床边耷拉下来,薄薄的连裤袜闪着幽暗的光。她的脸上笑着,那笑容很有些让人迷惑。若水木了片刻后,心中蓦然烧起一团火来,就一步步朝她走近……
  他将一只手搁在她的一座峰尖上,隔着衣服,仍能感觉到手掌下流过一股难以名状的战栗。刘少英没动,只是目不转睛地看着他。他心里暗自欢喜,胆子越发大了,遂俯身吻她一下,又伸手去解她胸前的扣子,手指却抖抖索索的,好半天过去,竟连一颗扣子也没有解开。……
楼主zgsxsltsj 时间:2018-01-16 16:13:33
  刘少英慢慢闭上了眼睛,嘴唇微张,温热的鼻息急促的扑到他的脸上。……当他终于解开她最上面的两颗衣扣,手指试探着欲往衣服里伸时,她却叫了起来:“别,别这样!……要不,我变脸了!”尽管她叫得绵软无力,却让他整个儿瓷在了那里,无声无息地咽了几口唾沫后,默默坐到了一边。……
  过了半日,刘少英无力地坐起身来,整了整凌乱的衣衫,慵懒地趿上鞋子,走到床对面并排挂在墙上的父母遗像前,凝视良久,又从桌上的一把香中抽出一撮点上,深深一揖后,插进香炉,回头道:“若水,你也给我爸我妈上撮香吧。”
我要评论
楼主zgsxsltsj 时间:2018-01-16 16:15:43
  若水上香的时候,她便坐在一边平静地说:“其实,阿胡心地很好,对我爸妈也很虔诚。认识这半年来,就连我,都动不动就忘了上香,可是他,只要一来,第一件事就是给我爸我妈上香,还经常提醒我……”
  若水不语。
  少英还在继续说:“别人咋评价阿胡,我不在乎。我只在乎你的看法。还好,你上次说他人不错。你不知道,你那样说时,我心里有多高兴!……我一直把你当亲哥一样看待。……我现在,怕也只有你跟阿胡两个亲人了。……”
  若水缓缓地回过头来,看着她,却见她脸上煜煜放光,眼里却闪动着点点泪光。他不由得苦笑了一下。其实,他很看不惯阿胡,可是当初少英问他对阿胡的印象时,他却鬼使神差地说阿胡不错,是个靠得住的人。
楼主zgsxsltsj 时间:2018-01-16 16:16:18
  沉默片刻后,若水笑问:“咋只有我跟阿胡两个亲人了?你哥跟你姐都不算亲人了?”
  “都不来往了。”少英轻叹一声,“他们对阿胡很有成见。见我不听他们的,干脆不理我了,还威胁要跟我断绝关系。”
  若水轻轻“哦”了一声,就不再说话,却久久凝望墙上那两位慈眉善目的老人,似乎从他们眼睛里读出了些什么,又似乎什么也没有。终于,他深深一揖,退至一旁,心里想说:“也许你哥你姐是对的。”却没有说出来,只听得自己的声音在耳畔回荡:“……咋越看你越像你爸呢?”
  “是吗?女儿像父亲好像不好。”
  “谁说不好?都说女儿像父亲有福呢。”
  “有豆腐!”刘少英自嘲的笑了一声,又瞥他一眼:“哎!你跳舞有进步没有?咱们跳支舞吧?”
楼主zgsxsltsj 时间:2018-01-16 16:22:00
  “我还是老踩人脚。”
  “跟以前一样?”
  “一样。”
  “那咱俩旗鼓相当。……用词不当,应该是‘半斤八两’。那咱俩跳刚好,谁不说谁。”
  “刘小姐请!”王若水做邀请动作,那动作却太过夸张,显得有些滑稽,一下子把刘少英逗笑了:“快别贫了,小心我肠子断了!”
  “肠子断了刚好,可以烩烧肠了。”
  “把你烩了!”刘少英说着,起身去开了录音机,将音量调得很小。轻柔低曼的舞曲弥漫了整间屋子,是慢四。
  若水果然跳得不好,好几次踩在少英的脚上。她却像毫无觉察似的,只是默默地、很用心地踩着鼓点。
  越舞,她的身子离他越近。后来,她的双峰竟紧贴在了他的胸前,他不由得又有些想入非非了……
楼主zgsxsltsj 时间:2018-01-16 16:22:26
  他轻轻唤她两声,竟唤不应,就又在她耳边悄声说:“我想要你。”她还是不应,身子却软软地似乎要往下坠落。她遂抱她起来,朝床边走去……
  当她一丝不挂的呈现在他面前时,他竟有些不知所措了,好半日后才蓦然明白过来,不由得兴奋万状,喃喃道:“你是我的,是我的!是我的了!”遂紧紧箍住她,拿舌头顶开她柔软的嘴唇……
  突然,他觉得自己要飘起来了,他听到了洪水的声音……就在这时,他看见她的眼角垂挂着两行泪水。……
楼主zgsxsltsj 时间:2018-01-16 16:22:51
  “我们结婚吧。”他说。
  她没有吱声,却轻轻摇了摇头。
  “为什么?”
  “我不适合你。”她无力地说,“我现在已经很坏,是个坏女人。我知道,今晚上你是第一次。我真后悔,我不该诱惑你。……”
  “难道我还不如阿胡吗?”
楼主zgsxsltsj 时间:2018-01-16 16:24:27
  “别说了吧,我跟阿胡很般配。以后,你就会知道的,我是一个什么样的人。……你应该找一个好女孩子。……我们已经这样了,以后,你想要我了,我会随时给你的。”
  若水突然有些心酸,却见她眼里的泪水又旺盛了起来,就紧紧地拥住她说:“我爱你,真的,我爱你!”刘少英一声儿也不吱,紧闭着双眼,也紧闭着嘴唇,一任他在脸上狂吻,竟一点儿反应也没有。
  也不知过了多久,她方缓缓地说:“若水,松开我吧,我到里屋去睡。”若水道:“有这必要吗?”把她越搂越紧,怎么也不肯松手。她不由得轻叹一声。
楼主zgsxsltsj 时间:2018-01-16 16:24:54
  第二日,若水醒来得很早。看着身边这具洁白美丽的身躯,他又来了兴致。……半日后,刘少英喃喃地说了句:“谁呀?这么讨厌!”睁开眼后,又说了一声:“讨厌!”却伸手环抱了他的脊背……
  若水穿衣服时,突然想起了一件事情,也是他此行的主要目的,便问:“那些麻钱真的出手了?”
  “谁要?”刘少英如无其事地说,“一个不少,全在抽屉里。”
  发笔小财的希望让她这句轻飘飘的话一下子击个粉碎,他不由得有些懊丧,埋怨道:“那你为什么拍电报哄我呢?”
  “别生气嘛!”少英妩媚地一笑,又轻吻他一下,“我跟阿胡有个重要的事情想跟你商量,不那样说,怕你不来。再说,你不来我咋会成为你的情人呢?难道我就值不了那几个麻钱?”
楼主zgsxsltsj 时间:2018-01-16 16:26:10
  听她这么一说,若水便有些为自己刚才的话而不好意思了,遂讪笑一下说:“那你也该起来了,折腾了一夜,我早饿了。”
  “懒得起。你去做饭吧,饭熟了叫我。”
  “那也该穿件衣服啊!要是阿胡来了,就不好看了。”
  “我们在一起时,不要说他!”刘少英钻他一眼,“我现在……,真有点后悔。要是半年前你就这么大胆,该有多好?……”王若水不语,却深情地看她一眼。
楼主zgsxsltsj 时间:2018-01-16 16:26:34
  吃饭时候,阿胡来了。
  一见面阿胡就说:“我一个朋友看过那些古钱,他说品相不好,不值几个钱。要不,咱再去古币市场看看?”
  “算了吧。”若水笑笑,“我也没当一回事的。……”……
  “那——,咱们出去逛逛吧?”少英提议,“反正今儿没事。”
  “去哪儿?”若水问。
楼主zgsxsltsj 时间:2018-01-16 16:27:12
  “其实西京也没什么好逛的。”阿胡说,“我十四岁出来,混了十几年了,那一条巷子没去过?熟得跟自己家里一样。……若水对西京生些,就去看大雁塔吧。你知道不?这大雁塔,相传……”
  “少班门弄斧了!”少英笑白阿胡一眼,“你只有吹牛的本事!若水在西京上了四年大学,能没你熟悉?就直说你没去过大雁塔,想去看得了。”
  “就算我没去过吧。”阿胡道,“可是,我说个地方,你绝对没去过。别看你是土生土长的西京娃。”
  “哪儿?”
  “男厕所。”阿胡说着就笑。
  “死啊你?!”少英立眉瞪眼,在他肩上狠砸一拳,“叫你媳妇去男厕所?!”
  若水也笑:“阿胡真幽默。”
  “不是我吹牛。”阿胡又说,“以前在建筑队干活时,我们经理特爱打牌,一场子没个万把块下不来。那时候我赢的钱,就凭你们俩挣了这几年工资,还不够个零头。”
楼主zgsxsltsj 时间:2018-01-16 16:27:36
  “就你能!钱呢?”刘少英斥道。
  “花了呗。”阿胡又笑,“那时候,我和岗岗、侃侃几个经常去吃日本料理。大热天的,别人都是西服领带,势扎得蛮正。我们几个都是背心裤衩拖鞋,女服务员就不让进。我把票子往出一抖,吓得她呀!赶紧赔笑脸都来不及。……日本料理好是好,就是不经吃,六七百块下来,硬是没饱。”阿胡说得手舞足蹈。
  “看看你那德性!”少英脸上露出不悦,“也不学学若水,放斯文一点!癫癫狂狂的,活活一个农民!”
  “本来就是农民嘛!”阿胡仍笑。
  就这么说说嗑嗑的,三个人出发了。去大雁塔上转了一圈,却没有激起大家多少兴致,就又去了郊外的地里。地里绿汪汪的,满是玉米。太阳挂在远处,光芒一阵阵射来,三个人身上都暖洋洋的。
楼主zgsxsltsj 时间:2018-01-16 16:27:58
  他们在地边的一条土路上坐下,时说时笑,仍是阿胡说得最多也笑得最欢畅。
  刘少英不住地摆弄着裙子,一会儿抓一把土撒在铺开成扇面的裙摆上,一会儿又将土抖掉。……过了很久,她突然呵斥阿胡道:“你不说话没人说你是哑巴!给我闭嘴!咱们说正经事。”
  “那你们先说,我去放水了。”阿胡笑笑,很浪狂地站起身,钻进玉米地里,背对着他们,响亮地撒起尿来。
  少英很认真地想了想,说:“若水,现在西京生意很难做。阿胡两个月天气,就赔了成千快。所以想去你们那儿。”
  “罗原地方小,怕也难。”
  “他上次去时,专门在夜市上看了看,觉得生意还可以。”
  “也去摆夜市?”
  “嗯。”
  “他一个人去?”
  “哪儿呀!当然我也去。”
楼主zgsxsltsj 时间:2018-01-16 16:30:39
  “噢……”若水低下头,沉默起来。
  “我的意思你明白没有?”
  “什么意思?”
  “我们人生地不熟的,到时候肯定要给你添很多麻烦,可能还有别的事。——阿胡,你过来!”
  “还没尿完呢!”
  “讨厌!”
  “早尿完了!”阿胡说着,笑嘻嘻的跑了过来,“什么事?”
楼主zgsxsltsj 时间:2018-01-16 16:30:58
  “能有什么事?还不是你做生意的事!详细情况你跟若水说吧。”
  “对了。”阿胡点点头,“若水,我是想去你们那儿做点生意。你也想做生意的话,跟我合伙,错不了。不愿意做,那是你的事。你这次回去的主要任务,就是租一间房子,再买两张饭桌……”
  “赵阿胡!你以为你是谁啊?给谁都下命令似的?”少英白他一眼。
  “不就是那个意思吗?”阿胡笑笑,“若水,咱谁跟谁?是不是?去罗原不靠你,还能靠谁?”
楼主zgsxsltsj 时间:2018-01-16 16:31:22
  ……然后回家。一路上,若水心里直犯嘀咕,就为这么点小事,犯得着把我从罗原失急慌忙地叫来吗?是不是他们设下了什么圈套叫我钻呢?……因此,等阿胡走后,他犹豫了再犹豫,终于还是问了少英,是不是还有什么别的事,没跟他说?少英似乎看出了他的疑虑,便再三申明真的再没别的事了,又笑问若水:“我把什么都给了你,难道你还不相信我吗?”倒说得若水不好意思起来,暗暗责怪自己心眼小。
楼主zgsxsltsj 时间:2018-01-16 16:31:43
  他们二人再次步入那若醉若死的神仙境界时,若水突然想起了罗慧,不由得情绪有些低落了,便无力地从少英身上滚落下来,眼睛直直地盯着顶棚发呆。
  “咋了?”少英惊问。
  “没咋。”若水笑笑,却笑得极不自然。
  “肯定有事。”
  “没事。”若水答,停了一会儿又说:“少英,真的……,嫁给我,行吗?”
楼主zgsxsltsj 时间:2018-01-16 16:34:36
  少英缓缓地摇一摇头,笑笑地看着他说:“你真古板!”
  “那么,你真的爱阿胡,真的要嫁给他吗?”
  “是……”
  “可我……”
  少英又看他半日,说:“我明白了,你一定有女朋友了。所以你心里有负担,觉得对不起她,对不对?好我的夫子呢!都什么年代了,咋还这么古板呢?你该咋爱你女朋友就咋爱她,不要在乎我。”
  若水想说什么,她却轻轻捂住他的嘴,喃喃地说:“现在,咱们谁也不要想,什么也不要说。这屋里只有咱俩。现在,咱俩就是世界。”说着翻身压到他身上……
楼主zgsxsltsj 时间:2018-01-16 16:39:16
  当若水熟熟地睡进梦乡时,少英又将他端详了半日,末了,轻轻叹息一声,脸色慢慢苍白了。后来,她又披上衣衫下床,找出一瓶酒来,一口气灌下去许多,就捏着酒瓶,歪歪倒倒地在屋里走。走了几个来回后,酒瓶无力地从手中滑出,滴溜溜掉在地上,碎了。酒液浸湿了地板,她就看着那湿淋淋的地板发呆。突然,她的泪水倾盆雨般落下,打湿了整个面颊……
  第二日早上,若水醒来时,她又紧紧地拥住他说:“我们要好好珍惜时间,一分一秒都不要错过。我的假期快完了。”
  “什么假期?”
  “我跟阿胡说过,你来后,叫他不要干涉我,我要跟你好好叙叙旧,他同意给我三天时间……”
我要评论
楼主zgsxsltsj 时间:2018-01-16 16:57:07
  第二章
  罗原城静卧在落日的余晖里。
  王若水一出汽车站,不假思索,就径直往罗慧的住处走去。尽管一路上他满脑子都是刘少英那光洁如玉的身体、那妩媚动人却又有点令人捉摸不透的笑容,可是一入罗原城的地界,罗慧就占据了他的整个脑海,容不得他再去想别的人别的事。
  罗慧没跟父母父母在一块儿住。她家有好几处房产,她独自一人住着一个没有围墙的小院,既照看了房子,也图个清静自在。这个小院居高临下的紧挨着松潭公园,每一日清晨和傍晚,都有阵阵习习凉风伴着花香人语从公园里飘进院中。想看风景了,她就站在廊檐下,望着公园;想晒太阳了,她便坐在廊檐下,闭上眼睛。……因此,尽管单位还给她分有宿舍,她却很少在宿舍住过。
楼主zgsxsltsj 时间:2018-01-16 16:58:39
  若水一进巷子,就远远地望见她站在房檐下,似乎在看公园里的什么景致。他想悄悄过去突然吓她一下。可是当他离她还有十来步远时,她却突然回过头来,伸出四个指头,朝他一笑。
  “什么意思啊,罗慧?”
  罗慧不语,却转身进屋去了。
  若水进来时,罗慧已然坐在桌前,弹起了吉他。若水笑问:“刚才你那四个指头,什么意思啊?”罗慧不语。他又说:“这几天我天天来找你,总不见你人影。”罗慧仍不说话。若水遂挪张方凳在她身边坐下,随手拾起摊在桌上的一本《流行歌曲》,边翻边说:“你弹的什么?好像不对劲?”
楼主zgsxsltsj 时间:2018-01-16 17:02:39

  
楼主zgsxsltsj 时间:2018-01-16 17:04:39
  罗慧终于忍不住“噗嗤”笑了,扔下吉他,轻叹一声道:“你真烦人!茶倒好了,请亲自喝。”若水笑着端起茶杯,抿了一口说:“真的,这几天你去哪了?”
  “然后该说你天天晚上总是梦见我,对不对?只管编,我看你还能编什么?”罗慧又嘿嘿一笑,不等他回答,却又问:“在西京呆了几天?咋连个招呼也不打?”
  “走得太急了。厂里突然通知出差,叫马上走。给你挂了半天电话,一直占线……”
  “好了好了,谁问你来着?别满世界找理由了。先洗把脸吧,我去给你端饭。”
楼主zgsxsltsj 时间:2018-01-16 17:07:00
  若水回头一看,却见洗脸水、毛巾、香皂等物早在一旁准备停当,不觉心头暖暖的,却偏说:“你咋这么肯定我一定要洗脸?”
  “谁瞎子呀?!一身一脸的灰,我一猜你就是去西京了。就你那德性,要是在厂里,还能一连四天不来找我?——吃饺子还是吃面?”
  “自然是什么好吃就吃什么。”若水一脸的严肃表情,心里却越发温暖,暗自想,怪不得她刚才伸出四个指头呢!原来已有四天没见面了!不由得就多看了她两眼。
  罗慧走后不足一刻钟,饺子就端了回来。
  若水吃饭时,她就坐在一旁弹吉他,一边弹,一边又自顾唱了起来。若水让她大声唱,她又不唱了,却含笑看他半天,冷不丁问:“在省城又挂了个女孩吧?”
楼主zgsxsltsj 时间:2018-01-16 17:07:50

  
作者:千成葫芦 时间:2018-01-16 18:52:14
  [d:鼓掌]来访好文,点赞新帖,送上祝福!
作者:千成葫芦 时间:2018-01-16 18:52:29
  @zgsxsltsj :本土豪赏1根鹅毛(10赏金)聊表敬意,礼轻情意重【我也要打赏
作者:巴山牛_渝 时间:2018-01-16 19:15:46
  赠人玫瑰,手留余香!
作者:王老434 时间:2018-01-16 20:23:28
  悬念迭出
楼主zgsxsltsj 时间:2018-01-16 20:50:30
  谢谢各位支持,晚上好

  
作者:晓玮2017 时间:2018-01-16 21:13:50
  好像以前看过。顶!晚安!
我要评论
楼主zgsxsltsj 时间:2018-01-16 21:45:37
  若水不由得心头一紧,脸慢慢的红了,赶紧赔笑说:“辣得很!出了满头的脚汗!”
  “那女孩漂亮吗?”罗慧紧盯着他,又问。
  “我是那种人吗?”若水严肃地说,“古人教导我们,一般错误可以犯一点,但是原则性的错误绝对不能犯。我可是时刻都牢记着呢。——不过这回在西京还真有点意外收获,我顺便做了一笔小生意。”
  罗慧“噗嗤”一笑:“你能做生意?没听说过。什么生意?赔了多少?”
  “能赔?”若水得意洋洋地说,“我带了些麻钱,刚好一个朋友是古币专家,全买了去,一会儿功夫,顶我半个月工资呢。”
  罗慧又笑。若水便不再说话,只专心致志地吃饺子。
楼主zgsxsltsj 时间:2018-01-16 21:46:09
  ……已是华灯初上时分。若水动员罗慧去看电影,她却死活不肯,说电影院里闹哄哄的,不如家里安静。若水又建议出去逛街,她仍不愿意。
  “那去公园转转吧。”若水又说。
  “要去你一个人去。”
  “一个人有什么意思?”
  “咋没意思?看水呀、看树呀,还能钓钓鱼呀……”
  “大鱼都不去,还钓什么呀?”
  “湖边大鱼多的是,我算什么?”
  “既然你不想出去,我也不出去了,好好在这儿陪你,免得你心猿意马……”
  “去你的!”罗慧软软地扬起手来,就要打他,恰被他逮住了那个拳头,紧紧地握了。
  “你干什么?把手松开!”罗慧叫。
  他却笑嘻嘻的,手越握越紧,突然又将她的另一只手也抢了去。罗慧再挣不脱,遂叹口气说:“真拿你没办法!”低头瞅着桌上摊开的一本书,心不在焉地看起来。
作者:史上最冤者赵括也 时间:2018-01-16 21:46:09
  晚安
作者:hjzhou62 时间:2018-01-16 22:24:21
  顶
作者:浅色夏沬 时间:2018-01-16 22:52:22
  拜读,占楼,好文收藏,后慢品读。
作者:洛塔锁姑娘 时间:2018-01-17 02:36:10
  支持楼主!
作者:年昔逸尘 时间:2018-01-17 08:32:53
  支持田老师佳作!
楼主zgsxsltsj 时间:2018-01-17 09:46:13
  若水见她满面红晕,眉里眼里尽是妩媚,不觉心潮澎湃,喃喃道:“我想吻你。”
  “不行,现在不行。”
  “可我肯定要娶你的。”
  “那是你一厢情愿。……我没考虑好之前,不会让你放肆的。”
  “你看大街上的情侣,谁不亲亲热热的?”
  “你去找她们呀!谁拦着你?”
  “……你什么时候能考虑好?”
  “该考虑好的时候,自然就考虑好了。你急什么?”
  若水便不再言语,黙坐一会儿后,突然站起身来,朝她靠过去。
楼主zgsxsltsj 时间:2018-01-17 09:46:33
  “你要走?”罗慧本能地将头偏开,问。
  “谁要走了?”
  “那就坐好,少不规矩!”
  若水此刻,多么想紧紧地搂住她,让热烈的吻印满她的面颊,再融化她的嘴唇啊!可是一见她那挺得很平的脸,就又失去了勇气,生怕万一惹恼了她……,便只得轻叹了一声,默然坐下。
  良久。
  罗慧突然抬眼看他一下:“咋不高兴了?”
  “谁说不高兴了?”
  “那你想什么呢?”
楼主zgsxsltsj 时间:2018-01-17 09:46:57
  “我想……”若水欲言又止,寻思半日方说:“我总觉得上班没什么意思。刚好,西京有个同学想来罗原跟我合伙做生意,我正在想这事。”
  “就你?还做生意?”罗慧不由得笑了。
  “咋?不行吗?”
  “小心人家把你骗了。”
  “我有什么可骗的?要钱没钱,要权没权。——你就不能说点鼓劲的话吗?”
  “那祝你发财。”
  “一发财就娶你。”
  “一发财你就忘了我!”
  “忘了你把‘王’字倒着写。”
  “‘王’字倒着写还是‘王’字。”
  若水不再说话,只是静静地看她,却突然“噗嗤”笑了。
  “你笑什么?莫名其妙!”
  “我越来越发现,你不是个好孩子,一点规矩都没有,该进幼儿园接收再教育。”
  “没大没小!”罗慧撇撇嘴,“正儿八经你得叫我姐姐!”……
楼主zgsxsltsj 时间:2018-01-17 09:47:50
  正说着话,忽听远远的,汽车站的报时钟悠扬地响了数下。罗慧下意识地抬腕看看表,说:“你该走了吧?”
  “可我不打算走了呢!”
  “这儿可没有你的住处!”
  “那咱俩睡一个被窝。”
  “你敢?!”罗慧登时把脸红了,立眉瞪目看他一眼,又赶紧把头低下,半日后方又抬起头,轻声说:“真的,你该走了,早点回去休息。”
楼主zgsxsltsj 时间:2018-01-17 09:48:13
  “那好,明天见。”王若水说着,站起身来,却突然双手搭在了同时站起身来的请他出门的罗慧肩上。
  “真的,我想吻你。”
  罗慧紧抿着嘴,没吱声,却坚决地摇了摇头。
  王若水也不再吱声,却一笑,冷不防将她搂住,低头就亲。罗慧忙把头一偏,他的唇便印在了她的面颊上。他再次找她的唇时,她又将头一低,两人的额颅便“咚”一声撞在一起,倒叫他愣了片刻。这一愣,便见罗慧脸色煞白,嘴唇发青,眼里充满了恐惧。
楼主zgsxsltsj 时间:2018-01-17 11:02:33
  当他再欲吻她时,她已挣脱他的手,躲到书橱一侧,双眼紧紧地盯住他,眼泪早已出来,说话便带了哭腔:“你走!别过来!……要不,我们就完了!”
  王若水心里“咚咚”只个乱跳,也不知怎么出的门,只听得门在身后“砰”一声关上,不由得双腿一软,倚墙站了很久,无力地朝场院外走去……走了不远,又折身回来,呆呆地站在她的屋门口。
  也不知站了多久,他渐觉有些乏困,便又坐下,不知不觉中就朦胧睡去……醒来时大概是半夜,满天里尽是星星,白花花一片。汽车站的报时钟又响了,很遥远又很近。他伸个懒腰站起身来,却听“噗踏”一声响,定睛一看,竟是一条毛毯掉在了地上。若水不觉有些奇怪,稍一回神,心里顿时涌起一阵甜蜜,一阵温暖,举手便欲敲门,再一想,却又没有,仍拿毛毯裹住自己,蹴下瞌睡。
楼主zgsxsltsj 时间:2018-01-17 11:02:53
  ……很久……
  朦朦胧胧中他突然走进了一间屋子,相当的熟悉,一时却又想不起是谁的家。猛然间看见罗慧、程菲、牛冲等人全在屋里坐着,左潮正拿着一张报纸,站在屋中高谈快论。他笑着说一句:“我有些事,来迟了。”在程菲身边坐下,这才猛然想起,这是左潮家里,他们成立江流诗社时,便是在这儿开的会。那日的情景跟现在竟是一模一样。
  见他来了,左潮便又添了一杯茶,放在他面前。若水见程菲的茶杯快空了,便把自己的茶折了一半给她。程菲回头冲他很美丽地一笑。
  “现在人差不多齐了,你们商量吧。”左潮不坐,只是在屋中来回踱着方步,“我可以给你们做一些实际工作,但形式上不好加入。……成立诗社,社长选不好,等于白搭。关键是,社长应该时间比较多……”
作者:玄佛心易诀 时间:2018-01-17 12:20:24
  支持!
作者:银露梅 时间:2018-01-17 13:10:56
  家中有事,几天没有上网,谢谢朋友支持!
作者:银露梅 时间:2018-01-17 13:11:16
  等下去投票。
我要评论
楼主zgsxsltsj 时间:2018-01-17 13:12:04
  谢谢各位支持,下午好
  
  
楼主zgsxsltsj 时间:2018-01-17 13:20:43
  “叫我说,还是左潮老师当社长合适。”牛冲说,“我们都才出道,只有左老师是老诗人……”
  “对,左老师就给咱把担子担上吧。”并排坐在屋角里的三个刚从师专毕业的年轻教师齐声说。
  “不,我不行的。毕竟有了婆娘娃。你说,当几件事碰到一块儿了,我该做什么?是写诗、组织诗社活动,还是经管娃?”
  “左潮老师说的也是实情。”牛冲点头。
  大家都一一摆了自己不宜当社长的原因。唯有王若水和程菲没有发言。程菲不会写诗,却能画几笔画,是若水介绍进来的。她长得相当文静秀气,故虽不会写诗,大家却并不反对她参加诗社。
  程菲慢慢地喝茶,王若水便默默注视着她,见她又喝空了茶杯,便又给她添满。
  “王若水,你工作又轻松,时间又多,干脆就给咱干社长吧。”罗慧突然说。
楼主zgsxsltsj 时间:2018-01-17 13:21:03
  “我……”王若水低头笑了笑,没有推辞。
  接着便定了:罗慧是主编,另一个小有名气的诗人何英是副主编,牛冲等一干人都是编委,将来出的内部交流刊物就叫做《江流》。
  后来,左潮又给大家每人送了一本他自费出版的诗集《猫的眼睛》。
  喝了许多茶水后,少不得每个人腹中都有些胀,一时间厕所便显得生意兴隆,你方出来我又进去。不过,却难为了两位女同志,眼瞅着男人们一个接一个的去占领厕所,她们虽然也憋得难受,却只能强忍着。
  终于,男同胞们一个个都肚里松活了,就或坐或站,都看起了左潮的诗集来。早已坐立不宁的程菲急忙抢进了厕所,俄顷响起了冲水声,回荡在若水耳畔,叮咚如泉鸣。他不由得遐想了许久。程菲出来后,又在若水身边坐下,小声跟他说:她有好几个同学也写诗,她打算介绍他们也参加诗社。
作者:lisufang2 时间:2018-01-17 13:37:14
  好帖顶起来.
作者:丰阳人是也 时间:2018-01-17 14:13:14

  
作者:肖福祥 时间:2018-01-17 14:28:43

  好文!

  学习!
楼主zgsxsltsj 时间:2018-01-17 14:35:07
  ……罗慧尽管是最后一个上厕所,却并不像程菲那般急不可耐,而是从从容容地起身,走向厕所时更是不急不躁,脚步十分的沉稳,从若水和程菲面前经过时,还看着他们俩笑了一下。
  ……大家又彼此交谈了很久,方各自散去。王若水跟程菲沿着街边,边走边说话,也不知说了些什么,反正说得相当高兴,不时爆出阵阵笑声。不知什么时候,罗慧从后面骑着车子跟了上来,说:“下次欢迎你们两位一起到我家做客。”将“一起”两字咬得很重,接着又神秘的一笑,飞驰而去……
  ……
楼主zgsxsltsj 时间:2018-01-17 14:35:31
  ……
  远处,“喔喔”响起了一声接一声的鸡叫;远处,又“汪汪”响起了一阵又一阵的狗叫。俄顷,远远近近,鸡鸣犬吠已响成一片,渐渐叫落了星星,也叫醒了王若水,便见罗慧站在身边,正在推他。
  “我正做梦呢。”若水笑,“又梦到了咱们成立诗社的事,还梦到了鸡叫。……你可起得真早!”
  “还早?!——快进屋暖和一会儿吧,喝点咖啡,小心病了。”
  喝咖啡时,罗慧就笑望着他说:“我这儿又不是程门,你立什么雪?你应该到程菲家去立才对呀!”
  若水笑笑,没接她的话茬,却问:“你昨晚好像一直没睡?”
  “你个挨千刀的,搅得我是能睡着?”
  “什么时候学会骂人了?”
  “本来正正经经一个人,都叫你给教坏了!好了,不说尴话。你再吃点饼干,赶紧去上班,小心迟到了。”
作者:醉卧少女峰_骁然 时间:2018-01-17 14:38:54
  谈笑有鸿儒
楼主zgsxsltsj 时间:2018-01-17 15:06:20
  第三章
  王若水在办公桌前刚一落座,推门而入的牛小莉便说:“若水,你可回来了!这几天来找你的人差点把办公室挤破!”
  “太夸张了吧?谁会找我?”
  “不骗你,还真有个人找你。不过,可能有点叫你失望,他不是女的。”
  “给留什么话没有?”
  “没有?”
  “那你问他的名字没有?”
  “没有。”
  若水纳闷半会后,突然想,莫非是左潮找我?不知他找我什么事?是不是又要约我去探视牛冲呢?
  想起牛冲,若水不由得很有些为他惋惜。这个世界属于牛冲的日子可能不多了。也许过不了多久,他就会作为杀人犯被枪决。他再也没有机会大冬天里裹着一身雪睡在河滩里写诗了;也再没有机会向女孩子卖弄他那狡黠的微笑了。……
楼主zgsxsltsj 时间:2018-01-17 15:06:44
  闷闷地坐了二十多分钟后,王若水有点心烦,就步出办公室,心不在焉地朝楼下走去,想去办公楼前的花园里呼吸几口新鲜空气。却不想在一楼楼梯口跟正要上楼的程佳撞了个满怀。程佳抱在怀里的报纸、信件便散落了一地。若水急忙蹲下一件一件帮她拾,又问最近有没有他的信?
  程佳嫣然一笑说:“信倒是没有,不过左潮来找过你,没见到你人,就给我留了个条子,让转给你。”
  “什么事?还值得留条子?”
  “还不是不放心我,怕我给忘了。——你先忙去,等我发完了报纸,你到收发室来取。”
  王若水猜得没错,左潮果然是约他去探视牛冲。
  他稍稍皱了皱眉,将纸条揉了,揣进裤兜里,又回头笑问程佳:“左潮是不是叫你妹妹也去看牛冲?”
作者:云石胶 时间:2018-01-17 15:11:50
  支持田老师!
作者:苏州五针松 时间:2018-01-17 15:18:36
  拜读大作
作者:巴山牛_渝 时间:2018-01-17 16:55:00
  支持好帖!
楼主zgsxsltsj 时间:2018-01-17 17:04:54
  “说不清。”程佳摇头,“程菲没给我提说过。不过她最近要去一趟成都。”
  “噢,去成都啊?……她后来,还好吧?”
  “还不是那样子!做什么都慌里慌张的。”
  “年轻嘛。”
  “也许吧?……你们牛冲也是,好好的,咋犯得着去杀人呢?”
  若水一笑,没说什么。程佳也一笑,不再继续问了,却掠了掠脑后的长发,就发现发梢竟有许多都焦黄发叉了,不由得长叹一声:“唉!到底老了!”
  “你咋能老?咱俩好像年龄差不多吧?”
  “可是我资格老呀!……不信你过来看,眼角都净是皱纹了。肚子也发福了,再练减肥都不顶用。……”
  若水正待说话,忽又见程佳扭头瞅向了门外,脸上笑开了花:“孔厂长,你来一下,有个好消息告诉你。”
楼主zgsxsltsj 时间:2018-01-17 17:05:25
  孔厂长慢悠悠地走进收发室来,扫了王若水两眼,又满面含笑地看着程佳说:“什么好消息?”
  “王若水是来取挂号信的,可不是串岗!”程佳笑道,“孔厂长你坐。”却早已挪了椅子摆在孔厂长身边。孔厂长便大模大样地坐下,说:“小程的嘴可真甜。”
  王若水识趣的含笑而去,出了办公楼一楼大厅后,仍能远远地听到收发室里笑语明媚,但只是扯扯闲的,程佳并没有告诉孔厂长什么好消息或者重要事情。
  ……若水回到办公室,刚坐下不久,正喝茶时,电话铃响了,是罗慧找他。
  “今晚上去看电影,怎么样?”
  “好的,你在家等。我来找你。”
  “为什么要在家等?我在东关护城桥上等你。晚上七点整,不见不散!”
作者:木易国强 时间:2018-01-17 17:13:44
  这是又要开新书了,顶!
作者:千成葫芦 时间:2018-01-17 17:30:55
  [d:鼓掌]周三愉快,来看帖子,支持楼主好文!
作者:千成葫芦 时间:2018-01-17 17:31:12
  @zgsxsltsj :本土豪赏1根鹅毛(10赏金)聊表敬意,礼轻情意重【我也要打赏
楼主zgsxsltsj 时间:2018-01-17 20:58:20
  谢谢各位支持,晚上好

  
  
作者:史上最冤者赵括也 时间:2018-01-17 21:17:27
  晚安
作者:浅色夏沬 时间:2018-01-17 21:42:52
  拜读,支持问好!
作者:hjzhou62 时间:2018-01-18 06:59:05
  清晨的问候
作者:世说三衡 时间:2018-01-18 08:20:41
  支持新作
楼主zgsxsltsj 时间:2018-01-18 08:55:27
  放下电话后,若水心中的喜悦不经意间就跑到了脸上。这可是罗慧第一次主动约他,意义绝非一般!他又呷了口茶,慢慢地品着,突然就觉得她的话比这茉莉花茶还要香醇可口,就不再喝茶,却一个字一个字地细嚼起她的话来,越嚼心中越甜润,就恨不得马上飞到她身边。
  可是今日,他却无法提前溜号。早上一上班他就看见了靠在办公楼接待大厅门口的那块黑板上的通知:下午要召开全厂干部大会,要求车间工段级以上干部及机关全体人员与会,确有急事的到党委办公室办理请假手续,无故缺席的按旷工论处,且一次性处罚三十元……若水自然是不愿意去党委办请假。本月他已经请了好几天假,再请假的话,他实在没有可以拿得出手的请假理由。不想请假那就只有老老实实参加会议了。
楼主zgsxsltsj 时间:2018-01-18 08:55:51
  眼下的天气很有些变化无常,上午还是朗朗晴天,午饭后却突然风云变幻,下起雨来。
  王若水人坐在会议室里,眼睛却跑到了窗外,就见雨势极为旺盛,一排排指头粗的雨线斜斜地织成了帘子,窗玻璃被敲打得噼啪作响,更伴随有哗哗的流水声,想必是办公楼前已淌起了小河。他的心里不由得有些吃紧:不知道这雨会不会破坏他跟罗慧的约会呢?
  ……终于,在下班前十分钟,散会了。
  若水去厂区食堂胡乱吃了几口饭后,就赶紧去坐通勤车。一下通勤车,他就急匆匆往东关护城桥赶去。雨幕中,远远地看见罗慧已经等在那儿了,斜斜地打着雨伞,眼睛紧盯着街上不时溅起的水花出神。他下意识地抬腕看了看手表,才六点半不到,她竟差不多早到了半个多小时!
楼主zgsxsltsj 时间:2018-01-18 09:21:19
  他想吓唬她一下,便不吱声,轻手轻脚地从她背后绕了过去。刚到她身边,正想有所举动时,她却恰到好处地回过头来,微微一笑说:“这么大的雨,还真害怕你不来了呢!”
  “领导的命令,我敢不服从吗?”
  “谁是你的领导?”
  “你呀!”
  “去你的!”
  “看把你得意的!其实应该是我领导你。”
  “那当然了,你是社长嘛。”罗慧笑。
  “我是说,在家里我应该领导你。”
  “郑重声明:我还没答应嫁给你呢!”
  “迟早要嫁得嘛。”
  “那难说。——喂,到河滩走走怎么样?”
  “不看电影了?”
  “谁说要看电影了?”
  “你说的。”
楼主zgsxsltsj 时间:2018-01-18 09:21:39
  “可我又改变主意了。你去不去?不去拉倒!”
  “那好,娘子请!”
  “去!去!再胡说我不理你了!”……
  跟下雨前一样,河水仍然清澈见底。罗慧边走边看河水,若水也边走边看河水。可是,走着走着,他却突然“哎哟”一声,蹲在了地上。
  “咋了?”罗慧回头惊问。
  “我的脚,抽筋了。”若水皱眉苦脸道,“扶我一会儿吧。”
  罗慧稍一愣神,伸手拉他起来,轻轻扶住他的胳膊。若水脸上痛苦万状,一条腿拖着,只用一只脚艰难地蹦着朝前走,突然又倒了根木头似的朝她身上栽去。罗慧慌忙用脖子夹住雨伞,一双手都来扶他。他却早已将双手都扒在了她的肩上,她的搀扶就显得有些多余,打伞的手就仍旧握了伞,另一只手就随在身旁,轻轻地甩着。这样走了很久很久,两个人都默默不语。
作者:年昔逸尘 时间:2018-01-18 10:52:46
  继续支持
楼主zgsxsltsj 时间:2018-01-18 11:13:46
  谢谢各位支持,上午好

  
作者:银露梅 时间:2018-01-18 11:58:24
  支持佳作O(∩_∩)O
作者:袁野草2017 时间:2018-01-18 12:44:44

  
作者:玄佛心易诀 时间:2018-01-18 13:06:13
  支持佳作!
作者:瑞欣2016 时间:2018-01-18 13:08:21
  
作者:云石胶 时间:2018-01-18 14:11:51
  继续支持田老师!
楼主zgsxsltsj 时间:2018-01-18 16:07:07
  若水的劳保草帽早不知何时跌落在了何处,只有罗慧的雨伞蒲公英似的在二人头顶飘来荡去。尽管雨较先前小了许多,却仍旧细密如织,不知不觉中便淋湿了若水的一个肩头,也淋湿了罗慧的一个肩头。
  若水感觉到了刺骨的凉,就将罗慧的肩握得更紧。就发现,她那圆润的肩头在他的手掌下瑟瑟的颤抖着。……
  “现在好了吗?”她柔声问。
  “其实,我根本没有抽筋。”
  “啊?你骗我!”罗慧笑着,回身就来打他。
  “你一开始就知道我没抽筋。”若水说话间紧紧地握了她的腕子,眼睛直勾勾看着她的脸。罗慧笑着挣扎,却没挣脱,脸就慢慢的红了。
  两人的目光在空中交织了很久。
楼主zgsxsltsj 时间:2018-01-18 16:07:28
  突然,她又低头柔声说:“女孩呀,就是好哄!昨晚上你那虚情假意的一‘立雪’,我明知你是在耍花花肠子,可我还是感动了……”
  若水不语,只是笑吟吟的看着她。突然,他紧紧地搂住了她的腰,唇深深地印在了她的唇上,就尝出了一丝香甜、一丝湿润。不知不觉中,雨伞从她的手中滑落了,在被雨浸湿了的顺河风中翻着跟头,最后歪斜着栽到沙滩上。雨便淋湿了罗慧的头发,也淋湿了若水的头发。凉丝丝的雨水就顺着面颊下来,汇聚到他们的唇角。
  又不知过了多久,他们的唇才分开。就见她面颊红红地盛开着幸福的笑。“你坏呀!”罗慧的一个软拳捶在若水的肩上,捶得他心里一阵阵酥酥麻麻,就又逮住她的嘴唇,使劲吸允起来。
作者:肖福祥 时间:2018-01-18 16:14:19

  好文!

  学习!
作者:木易国强 时间:2018-01-18 16:57:21
  支持大作!
作者:巴山牛_渝 时间:2018-01-18 17:04:45
  顶呀!顶呀!顶好帖!
作者:千成葫芦 时间:2018-01-18 19:06:12
  晚上愉快,来顶一下好文,同时送上暖暖的祝福:腊月开心!
作者:千成葫芦 时间:2018-01-18 19:06:26
  @zgsxsltsj :本土豪赏1根鹅毛(10赏金)聊表敬意,礼轻情意重【我也要打赏
楼主zgsxsltsj 时间:2018-01-18 21:25:34
  谢谢各位支持,晚上好

  
作者:史上最冤者赵括也 时间:2018-01-18 21:48:09
  晚安
使用“←”“→”快捷翻页 上页 1 2 3 437 下页  到页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