唯美食与爱不可辜负

楼主:轉身_淺笑 时间:2018-02-12 03:53:37 点击:249 回复:22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胡细细要是生在盛唐,一定是后宫三千佳丽的一员,无奈她生在金丝猴都喊着要瘦成一道闪电二十一世纪,就注定是个引人注目又不引人注目的死胖纸

  虽然,她号称自己看起来胖是因为头大脸圆肤白身材凹凸有质感,但名字和人完全对不上又是一个不争的事实。再虽然,她老妈一再强调,老胡家追溯到一千年上去是杨贵妃,但退一万步来讲,玄宗就算是洛杉矶湖人队的nc也不可能让自己的儿子姓胡。
  胡细细的前半生是十分之凶险的,用著名古文《陈情表》中几句表示“臣以险衅,夙遭闵凶”。翻译成现代文就是“老子从小怎么就这么倒霉”。胡细细的老妈怀孕四个月的时候就摔了一跤,胚胎细细第一次感受到了人生的凶险,细细妈求神拜佛的保佑胚胎细细稳了下来,然后在七个多月的时候受到了佛祖保佑——被车撞了,这令人惊奇,细细究竟是怎样的一个祸害存在,两次即将被扼杀在胚胎的状态中?细细妈被救护车送到h市妇幼保健室,医生说了,你这孩子肯定是保不住了。细细妈呼天抢地了半个多小时,医生说了句但是。但是,这位女士,请你冷静点,可以催产。细细妈为孩子可以提早呱呱落地而破涕为笑时,医生又说了句但是。但是,催产针也是啊催熟针。这孩子将来可能是个胖纸。细细妈犹豫不决暗自垂泪时。医生说了句但是。但是,这个针不一定能保证孩子活着出生变成一个小胖纸。细细妈这时情绪很稳定,等待医生说第四个但是。但是医生只是停顿了一下,继续说,也有可能出生以后变成了一个——死胖纸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来自 天涯社区客户端 | 举报 | | 楼主
楼主发言:22次 发图:0张 | 更多 |
楼主轉身_淺笑 时间:2018-02-12 06:43:16
  就这样,胡细细在催产针的作用下出生了,幸运的变成了一个小胖纸。并在将来的日子里,逐渐变成了一名胖纸小学生,胖纸初中生,胖纸高中生。万恶的高考让她丢掉了30斤肥膘,看上n大后,胡细细成了一名胖纸大学生,在四年的大学生涯内,胡细细小心细细维持着自己飘忽不定的体重,终于在大学毕业后,成功成为一名胖纸记者。做着所有胖纸热爱的美食评论工作。胡细细被人嫌弃的一生有过不少外号,什么胖虎,土肥圆,好大壮, 顺。最常用的是细胖纸,碰上一些说话不标准的南方人就变成了“死胖子”所以,不是你活着出生,就不可能是死胖子。
楼主轉身_淺笑 时间:2018-02-12 06:44:32
  前天说了,胡细细和普通的胖纸不一样,她的胖,是属于大唐的胖,象征着一种丰腴,一种肥美,一种文艺复兴的慈祥,怎么跟你们形容呢!就是一个……小胖纸。好了,让我们回到胡细细平凡的生活中。尽管已经在美食记者界混了两年多,细细还是没有养成美食家淡定的习惯,好像六零年代挨过饿,好吃的不好吃的都拼了老命吃,终于,把自己吃进了医院。现在,胡细细像一只等待被大卸八块的河豚一样躺在八一医院消化内科诊疗室的床上,一直哼哼唧唧的垂死挣扎。这不,冬天到了,全国人民陷入了吃火锅的热潮中,清汤滋补锅,麻辣鲜香锅,至尊海鲜锅,山珍野菌锅,x鞭十全大补锅……这几期金京晚报生活版主打火锅专栏,胡细细和同事几个平均一天得吃三家火锅店。火锅这种东西就好像贪污受贿,吃的时候永远不知足,等出了问题才追悔莫及,胡细细就是一个活生生血淋淋的反面典型
楼主轉身_淺笑 时间:2018-02-12 08:26:03
  肚子抽痛,一阵阵反胃却又吐不出来,整个腹部胀的难受,胡细细以为自己要跟《七宗罪》里那个大胖子一样腹部爆炸而死,直到门口进来几个人,为首的那个拿着医生常用的病例夹,站在她的床前,她才有了一丝活下去的希望。白衣天使们真是人类的救星啊。胡细细想,这次痊愈以后一定要送一“救死扶伤军中绿花”给八一医院这群可爱的军医们。
  修长的手指掀开虚盖在细细身上的白被套,灵活而利落的把她大衣外套的三个牛角扣一一解开。细细瞪着一双死鱼眼,瞄见帮她宽衣解带的是个男医生。
  没有普通医生身上强烈的消毒水味,取而代之的是一抹自然的檀香。竟,如此圣洁?
楼主轉身_淺笑 时间:2018-02-12 09:39:42
  消化内科副主任医师,江醉墨

  江醉墨,好名字啊……
  春秋战国,兵荒马乱,四海诸侯,逐鹿中原。有名士将,名曰醉墨,慷慨持剑,挥舞江山。楚国公主,名曰细细,倾国倾城,千娇百媚。醉墨暗许,琴通有无,浪迹天涯,不羡成仙……
  这个名字令细细的脑海里补出了一段你是风儿我是沙的武侠传奇,现实中,人为刀俎我为鱼肉,她就是那块砧板上的肉,将要任人宰割。
  只见江醉墨身后,跟着至少五个实习医生,有男有女,一双双绿幽幽的眼睛透过瓶底厚的镜片,盯着细细那虽然尽量收腹但还是微微凸起的腹部。
楼主轉身_淺笑 时间:2018-02-12 16:24:22
  江醉墨吧细细身上的薄毛衣往上推了一点,下一层是格子衬衫。他九天上仙般淡定又冷秀的眸子不见一丝情绪,薄唇轻启,声音普通午夜你最爱的那档你广播主持人帮低柔清隽:“扣子,你解还是我解”?
  “我来我来”细细挣扎着,奋力从上往下费劲的解着自己的扣子,替他撕扯着自己的衬衫,一,肚子胀的太难受了,二,他解的话,她根本就把持不住,三,实在无法拒绝冷帅军医急切的要求。(江醉墨:急切的要求?)
  在细细奋力又娇羞的解开从上往下第三个扣子是,江醉墨才提醒她:“解下面第三个扣子。”
楼主轉身_淺笑 时间:2018-02-12 16:25:06
  细细抽抽着又把三个扣子扣好,艰难的从下往上解三个扣子,露出了圆滚滚白花花的肚子。

  空气,有点凉啊?
  江醉墨这时接过旁人递过来的手套,按上了细细的上腹部,第一下,按的蛮轻的,细细只感觉——隔着手套,他的手真凉。难道不会在怀里捂热了再检查么!细细微微咬牙,双手抓着衬衫边,好像被不法分子那啥似的非常委屈又不敢叫出声的小模样。第二下,按的极重,细细的舌头都被按出来了,只觉得那凉凉的手好像一柄利剑,按得她快要吐了。
  瘦子都血气不足所以手脚冰冷,细细小肚鸡肠的腹诽。

  他就这么按了两下,细细敏感的瞅见,他微微的皱了下眉头。他一皱眉不要紧,细细在多少影视剧和言情小说里看过这种皱眉,下一秒,医生就会用一种“大事不妙”语气告诉告诉病人或家属,哎呀,这孩子不好,晚期了。
楼主轉身_淺笑 时间:2018-02-12 16:25:55
  江醉墨没有摘下手套,微微偏了偏头,他身后的实习医生纷纷吸了一口凉气,等待他的吩咐,只听他说:“这是一个非常典型的案例,你们,都来感受一下,”
  细细在极度恐慌中,看见那几个实习医生一个接一个带上白生生滑溜溜的手套,排着队,像食堂里打饭似的一个接一个上来按他肚子,左一下右一下,上一下下一下。令她更加恐慌的是,实习医生的手一个比一个冷,像刚从冰箱里拿出来的猪脚一样,相比之下,第一个按她肚子的江醉墨的手,已经算是最贴近人类正常体温了。
  “江老师,这……”实习医生们按完细细的肚子,纷纷不敢轻易下结论,一个个眼巴巴地转身看着江醉墨。
楼主轉身_淺笑 时间:2018-02-12 16:26:36
  细细闭上了眼睛,肚子遭到了惨绝人寰的凌虐后更加痛了,而且在她看来有裂开并生出一个哪吒的趋势。她听见有人靠近的脚步声,睁眼,又是江醉墨“医生”细细可怜兮兮的拽住他白大褂的下摆,“我到底……到底什么病”
  江醉墨抬手,并没有脱去手套,而是把右手重新按在细细的上腹部“……我正式检查一下”。
  一群神兽在细细眼前奔驰,感情刚才那一轮都不是正式的?

  江醉墨随后几下腹部按压做的利落而熟练,目光一直落在细细脸上,观察着她的表情变化,毫无悬念的,细细每一次的表情都是那样的扭曲,几乎已经超越了一个正常人的五官能够表达到的最大移位。
楼主轉身_淺笑 时间:2018-02-13 16:04:25
  正式检查结束后,细细刚才还一动不能动的胃抽搐翻腾着,她刚要起身扣好扣子正式询问自己的病情,就感觉一阵前所未有的反胃感,在她反应出“哎呀,我要吐了”的时候,她已经嗷的一声吐了出来。
  虽然一旁的护士眼疾手快的推过去一个垃圾桶,但细细奔腾着吐完了以后,还是发现刚才围着她来不及躲开的医生们都不幸挂了彩。一个实习男医生的白大褂边沾着一小片羊肉,一个是实习女医生的裤子上挂着一片豆腐皮,而江醉墨……他那看上去很贵的皮鞋上,赫然躺着半片玉米肠。
  食物,也分吃进去之前和吐出来之后。

  像所有小学生作文中写的那样,细细出大丑之后,只想找个地洞钻进去,无奈这里没有这样的东西,细细退一万步,悲愤的一掀被单,闷头一盖,躲进被中无言在见江东父老
楼主轉身_淺笑 时间:2018-02-13 16:08:04
  也就在这一刻,细细妈急匆匆的从门口奔来,大概是接到细细同事小余的电话。这位伟大的母亲一冲进诊室,就看见地上若干污物,而自己的女儿孤单而落魄的躺在病床上,一张白色被单,从头盖到尾,散落的头发隐约可见前几天刚买的蝴蝶结小卡子,那群医生一副痛心疾首“我们已经尽力”的模样,注视着床上一动不动的女儿。
  “细细啊啊啊啊!!!!”细细妈昨晚看电视剧还在感叹一对黄昏恋的老人在去民政局登记的路上发生车祸而天人永隔,今天就看见自己的女儿以同样的场景盖一张白布躺在那里,这个打击太突然了,她只听说细细吃的太撑了消化不良进了医院,没想到啊没想到……
  “我女儿怎么了怎么了怎么就这么没了啊!”细细妈号啕大哭,扯开被单疯狂摇动着自己亲爱又命苦的女儿。

  细细妈泪眼朦胧间,对上的是细细一双圆眼睛,眨巴眨巴“妈妈……”
楼主轉身_淺笑 时间:2018-02-13 16:08:51
  惊吓和惊喜都来的那么突然


  细细妈很快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她怒吼一声,扯掉细细盖着的被单,狠狠在她头上拍了一下,才转身擦掉眼角哗啦啦往下掉的眼泪。
  细细吐完之后舒服很多,她无视那些正在清理衣服裤子的医生们,只顾闭目养神。只听细细妈精准的找到这群医生中的关键人物江醉墨,上前问道:“医生,我女儿怎么了?”

  “她是很典型的……”江醉墨停顿了一下,把细细勾的竖起了耳朵,朝他看去“吃多了撑的”
  细细妈送了口气,正要数落细细,却不想这年头医生都喜欢说那两个字——

  “但是”

  细细坐了起来,要杀要剐来个狠话,一波三折这算什么促销法。
楼主轉身_淺笑 时间:2018-02-13 16:09:28
  江醉墨低头看病历,脸上一点戏谑之情都没有,“从目前的检查结果来看,这位患者存在急性胃炎症状”。这句,是对母女两说的,下一句,开始转向他带的实习医生们,“排除急性糜烂出血性胃炎,未做胃镜和幽门螺杆菌检查之前,尚不能判断患者属于急性幽门螺杆菌感染或是除幽门螺杆菌之外的病原体感染及其毒素对胃黏膜损害引起的急性胃炎……”
  细细听的云里雾里,最后总算听懂了他的意思——她得住院观察几天

  几顿火锅,吃到住院,这种经历在胡细细吃货生涯中添上了一比浓墨重彩的一比。
  在消化内科病房里躺着的细细受到了来自四面八方的慰问,她的先进事迹还被放在了报社的微博上大肆宣传,报社分管生活板块的大主编对她的英勇事迹下了“吃到爆肚混不觉,我以我血荐轩辕”的评论。胡细细浑身涌动着一股暖流,!狠不能马上出院,向天再借五百年,旌旗十分吃翻天。
楼主轉身_淺笑 时间:2018-02-14 09:49:47
  在壮烈的女英雄不化妆的话也是蓬头垢面的,经过一夜混乱的睡眠,细细醒来时睡眼惺忪面容憔悴,孤苦伶仃躺在床上十分落魄。这时正是八点半,恰是医生巡房的时间,家属是不能探望的。细细老远就看见几个实习医生和主治医生随江醉墨而来,她依旧还是那样的风姿卓越,一丝不苟的军装衬衫外,一套平整的几乎找不到褶子的白大褂。
  江醉墨走到每一个病床边,看病历记录,看用药单,询问病人起居,然后微微侧身跟身后的实习医生说些什么,那些菜鸟医生埋头狂录。还一个劲点头。终于,他向胡细细走来,见了他,站定,看了大约五六秒才微微扬一扬唇角,算是无声的打招呼。
  胡细细才惊觉,这家伙好像不怎么爱笑,不像别的言情小说描写的腹黑男,动不动就半眯着狭长的如同东非大裂谷的眼睛莫名其妙的露出“意味深长”的笑容。能当副主任医生,怎么得有三四十岁,是残酷无情的岁月让他看破红尘于是这般严肃么?
楼主轉身_淺笑 时间:2018-02-14 09:50:31
  江醉墨瞥了一眼病床上贴着的病人名牌人细细用美图秀秀,!光影魔术手,ps等等你能想到的一切问题手段弄出的“证件照”,看似随意的说:“证件照那么漂亮,你父母人得出你吗?”
  连基础保湿都没得做,蓬头垢面且极度极度素颜的胡细细宣布:“我只是调了光线”
  江醉墨抬头检查一边架子上的点滴瓶子时,从细细这个角度看过去,竟然有光影魔术手中的柔光效果,他整个人仿佛被一层白光笼罩,垂下眼睫时,睫毛在眼底形成了扇形的阴影,自他的鼻梁开始到起伏的喉结,那完美而有人的曲线,隐没在风纪扣锁住的脖颈最下方,淡绿色的军装衬衫,墨绿的领带,象征严肃,纪录,禁k欲……叫人根本就把持不住。
楼主轉身_淺笑 时间:2018-02-14 09:51:29
  胡细细忽然想起好友苏紫安婚礼前跟他说的一番话:“细细,也许你气我为什么执意嫁给鹭洋,尽管他忘不了初恋女友且背叛了我一次又一次,但当你全身心爱上一个男人,不管他是什么样的人,对你好或坏,你内心都将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你不能放他走。”
  继而,胡细细又想起她的好基友兼前男友简琦在分手时诅咒她的话“你个死胖子,老子知道你根本不爱我,但老子告诉你,有一天你会如老子爱你一样爱上一个男人而他好像你不爱我一般不爱你,把你狠狠虐死。”
  细细收回黏 在江醉墨身上的目光,心想,因为爱上不爱我的人而心甘情愿被虐死,哼,这种事只有你俩个大傻逼王干的出。
  “排除急性幽门螺杆菌感染,判定为暴饮暴食后免疫力下降导致的其他细菌引发的急性胃炎,继续给她服用颠茄片与黄连素,葡萄糖生理盐水静脉输液。”江醉墨说完,看向细细“今明两天病情不反复的话,后天可以出院,开三天的消炎药,第四天来拿下疗程的药。”细细回看他,只听他补充道:“总之,药不能停”
楼主轉身_淺笑 时间:2018-02-22 21:44:35
  我一定不会放弃治疗滴,我一定要比你多活一百岁!细细用鼻子哼气,别开头不看他。
  这人啊,是经不起念叨的,细细吃了点米汤,迷迷糊糊睡了一小会儿后,忽然闻到一阵奇香,根据她多年混迹美食界的经验,这种奇香来自南后街有无大排档的招牌名菜——五香劲辣小龙虾
  这是谁呀!细细如同闯进了鸿门宴营救刘邦的秦哙一样,要注意都要瞪出来了,继而看见捧着一盆五香劲辣小龙虾靠在她病床旁边靠背椅的简琦。

  细细虎着脸:“你不知道我现在不能吃这种刺激性的食物吗?”

  “我知道”简琦一笑,那口小牙,白森森的
  “那你还送过来给我吃”

  “你误会了,这个是我带过来当零食,顺便观看你悲惨下场的”简琦说这,带上了一次性手套,抓起一只小龙虾,熟练的剥了起来,不到十五秒,香喷喷又Q弹Q弹的虾肉被他塞进了嘴里
楼主轉身_淺笑 时间:2018-02-22 21:45:20
  不愧是传说中万恶的前男友,以前爱她爱的天崩地裂,现在阴她也阴的五内俱焚。

  简琦没有开玩笑,细细一声不坑瞪着他的几分钟里,他身边的桌子已经堆起了起码五六个小龙虾的盔甲,他手上还沾着深色的汤汁,他唇边还留着红色的辣油,他周边飘散着小龙虾特有的鲜香。细细深知,这个时候买有无大排档的五香劲辣小龙虾至少得排半个小时的队,简琦究竟是多么处心积虑卧薪尝胆才想出这么一个毒辣的招儿来报复他的前女友,也就是自己啊!

  “给我吃一个”细细垂死病中惊坐起,向简琦伸出友谊之手
  “把持住,细细”简琦从一旁的塑料袋中拿出一罐啤酒,开了之后痛饮一口,叫了一声“爽”!然后继续剥小龙虾,“我这次来,主要是探望探望你,顺便跟你唠唠嗑,没别的意思。”“吃小龙虾就算,你连啤酒都带着,还说没别的意思,”细细咬牙“我的惨像你也看到了,连皮带肉给我滚”
  “别这样,好歹我们爱过,都是彼此的初恋,在我们终将逝去的青春里,而且我爱我爱你,爱了整整一个曾经。”简琦带着一种美食节目夸张的表情吃着小龙虾,吧唧吧唧的,天雷狗血的台词说的麻溜麻溜的。“我来呢,头等大事肯定是看你笑话,其次呢……这么跟你说吧!紫安说她要离婚了。”
楼主轉身_淺笑 时间:2018-02-22 21:46:16
  有人掀开窗帘,温暖而刺眼的阳光忽然照在细细的脸上,闪得她眼前一片白茫茫,好像苏紫安结婚是她长长的婚纱下摆,华贵而苍白,窗帘又被拉好,细细眨眨眼,“她才结婚多久,怎么就要离?”
  “当初是谁哭的比她妈妈还伤心,趁着紫安认清人狗之分趁着年轻离婚的?”简琦斜睨她,舔着手上的汤汁,“你们女人最虚伪,人家没结婚吧!盼着人家分手,结了婚吧!就算知道人嫁了个禽兽,也劝人家别胡思乱想凑活过吧!才能离咋地。”
  “我要给紫安打电话”细细一阵骚动,四下寻找刚才不知道塞哪去的手机。
  “别介妹妹,人家还做月子呢,你一叨逼叨起来没完没了,给人孩子一个吃奶的机会行吗?”简琦说罢,咕噜咕噜罐着啤酒,一副大排档里和哥们喝酒跨划拳的浪荡模样,谁能想到这家伙平日里恰是机关政府办公室里最正正经经的公务员一枚。上个月还因为一篇《我的祖国我的党》的诗歌勇夺n市国庆征文比赛一等奖。
  胡细细眼巴巴的看着简琦在她午餐喝白稀饭是大快朵颐小龙虾,自己别说吃了,舔都舔不到一下。简琦吃饱喝足,拍拍肚子,最后看了一眼落魄的胡细细,想了想,从口袋掏出一把车钥匙放在细细的被子上。
楼主轉身_淺笑 时间:2018-02-22 21:47:17
  “这不是我的吗?”细细紧握着自己比亚迪f0的车钥匙,不解地问。
  “你爸妈叫我把车开过来给你,叫你明后天出院自己开回家,他们不来接你了。”
  “为什么”胡细细义愤填膺,难道我就这么失道者寡助以至于众叛亲离?
  简琦忽然用一种万分同情的眼光看着她,摇摇头,“他们去武汉旅游了”
  胡细细耷拉着脑袋,表示不愿意多看着无情的世界哪怕一眼。
  简琦走了没一会儿,楼下停车场的保安就找上来了,“那个是胡细细同志”
  “我是”
  “那辆f0是你的吗?”
  “是呀!怎么啦!”
  “哦,刚才那个男的开过来说要过夜,我们这规定过夜是要多交5块钱的”保安带着无比坚定的目光,捍卫着集团的利益。
  “你怎么当时不跟他要钱”
  “他说要不要过夜还得来问问你,叫我上来跟你确认”
  病房其他人开始用异样的眼光打量胡细细,
  敏感的细细马上发觉了中文的博大精深,“大叔,请你说完整,不是那个男的要来过夜,是我的车要在你们停车场过夜”
  “是是是,你的车,一辆f0还炫什么富啊”保安几步过来,伸手要钱
楼主轉身_淺笑 时间:2018-02-22 21:47:54
  胡细细交了停车费,心想,这日子过的,太闹心了。
  入夜,气温下降了至少十度。n市位于长江中下游平原以北,还没过秦岭淮河一线,因此达不到集中供暖要求,室内没有暖气。细细抱在被子里看小说,男主女主进过一番虐身虐心终于顺利坦白心意终成眷属,她看得慷慨激昂,!浑身发抖。准备留点带h的小尾巴明天看,正要关上,手指不知道按到了什么键,竟然启动了人声阅读功能,然后只听一个男神用平铺直叙的机械口吻说着以下内容——”
  “她自己顾不得羞涩~
  细细在惊恐加惶恐中关掉了程序,以免更多了不得的段落播放出来。
  她轻舒了一口气,抬眼偷看了四周病友的反应,却见江醉墨站在门口,好像刚要进来却因刚刚那个诡异的声音猛然停住了脚步。她故作正经清了清喉咙,翻了个身假装睡着了,竖起耳朵听见江醉墨的脚步渐渐靠近,在绕着她的床一圈后,又渐渐远去
楼主轉身_淺笑 时间:2018-02-24 14:59:50
  11月底的n市气温虽未达到最低,但半夜爬起来上厕所也绝对不是件容易的事。你想着接着睡吧。身体自动进入了“不排空膀胱就不让你安心入眠的状态!”你想起来上厕所吧!大脑感受到冷空气而散发出来的气体,让你没有勇气迈出那一步
  打点滴最重要的不是针头戳进你的细皮嫩肉,而是不知不觉往你的体内注入很多水份。凌晨一点多,细细纠结着要不要起来上厕所,翻来覆去权衡了半个多小时,为了接下去几个小时能够睡得安稳,细细决定迈出勇敢的一步。
  她穿着秋衣秋裤睡觉,爬起来时懒得披上棉大衣,就这么颠巴颠巴跑进厕所,解决完了之后往旁边的卷纸一摸,嗯,没有纸。
  上帝没有给细细权衡的机会,细细从门下方的透气窗里看到了医生护士查房的手电筒灯光,这无异于肚子饿的时候天上掉馅饼,寒冷的冰雪天捡到一床羽绒被。细细探出身子敲敲门引起注意,轻声有急切的问“嘿,有,人,吗?”
  手电筒灯光缓缓移来,在门口停住了。
  “哎~”语气词以表气势,“这儿没纸了,能在拿一卷吗?”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