遇见

楼主:ty_菡菡891 时间:2018-03-04 13:35:19 点击:375 回复:21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想起我们的第一次见面,在一天晚上,很晚了,我已经睡了,你喝酒醉,在微信语音电话找我,开口就叫“老婆”,我甚是惊讶,你平时对我一直是不显山不露水的,酒后吐真言?不敢窃喜!你的举动是因为酒,我在讶异的情绪下不断问你:“是不是因为酒,是不是因为酒”?真想捏住你脑袋,将里面的酒济出来,给我说清楚了!
  如果没有酒,那我,相信你!

  第二次见面,在我狼狈时。
  2018年3月2日,上午,你似乎就开始预热了:先丢来一个红包,我不打开。
  (我不会上当了,除非你是我老公,否则不会再欠你。在红包上,因为你比我狡猾,所以我至今仍欠你。)
  以后只会接受你的情,我看你要不要给?!
  在你几次重复后,其实应该要拒绝你的。
  但因为是你,我做不到。
  事实上也因为我那该死的咳嗽,很多想要说的话,以及想好好回答你的很多话,全部没有说!都淹死在该死的咽喉里,我的咽喉。我的身体跟我的灵魂作对!
  在你身边,我是舍不得玩手机的。
  那时,我们看起来在各玩各的手机,但我现在告诉你,我那时并没有在玩手机,我是在心里一遍又一遍唱念“南无虚空藏菩萨摩诃萨”来压住蠢蠢欲来的咳嗽!好象真的有效果,咳嗽在隐隐约约中似乎离开我了。
  你看起来好象真的在乎我了。
  第二天,你起来的第一件事,就是叫我带你去同仁堂,我问其他药店可以吗?你回我不可以。
  以为要给你的朋友买药,你说的我都想快快的完成好,因为很重要。
  我立即和你到最近的同仁堂,不懂,我到另一边等。
  从药店出来,你郑重的交待我:每次8粒,每天3次。吃完这瓶他再从香港拿自己调配的药给我。
  我脑子充血,白痴似的重复:谢谢,谢谢...。
  被自己喜欢的人放在心上,原来是这么幸福。
  上天将这个幸福在我的后半生送给我,对我实在不薄。
  我的灵魂快乐的想要跳舞。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 楼主
楼主发言:17次 发图:7张 | 更多 |
作者:人中虎 时间:2018-03-04 13:47:35
  抱抱支持
楼主ty_菡菡891 时间:2018-03-04 15:00:57
  谢谢人中虎的鼓励,感恩
楼主小菡3g 时间:2018-03-06 22:51:48
  我的前半生系列

  一个女人找上门

  那是一个星期日,早上,醒了,赖在床上不起来。
  “咚咚,咚咚”,随着开门,一个女中音传了进来“有人吗?!”
  我走出来,看见一个年轻女子:30出头,白皙圆脸,一头学生刘海长头发,略胖体形,约一米六高,穿了一条连衣裙,一双不大不小的眼睛,挑衅的看着我。
  “我找刘xx”!
  感觉不妙,迅速从包里抓了一张纱票,匆匆递给儿子:“你去外面吃早餐,吃完后玩一会再回家。儿子今年五年级,即将进入初中择校期,这学期很关键。
  我把“刘xx”(我老公)叫起来。
  刘xx一看到那个女人,“你来这干什么”一声怒吼。
  “我来找你呀!”那个女人不甘示弱。
  头脑一片空白。我走回房间,拿起几套衣服,一个包包和手机。手抖的历害,拿不了什么了。逃离住了近13年的家。
  没有理会站在门外边,眼中噙着泪花的儿子。
  (这个情景即使现在想起来,心还会很痛,我对不起儿子)
  12年的婚姻。2003年结婚,当年分居,理由是怕影响到刚怀孕的我休息。 直到一年后儿子出生,坐完月子后,我们过了升级为父母后的第一次夫妻生活。
  那个晚上,我发现曾经熟悉的那个人,已经变了。
  从此,我的心被儿子完全填满了。儿子五个多月大时,我去上班了。
  我们十多年没有夫妻生活。
  两个人悄悄的去拿离婚证了。我选择净身出戶。原因是自从那个女人“家访”后一直到我离开家再回去时,儿子每天和我视频几十次,眼睛都是肿肿的,一直问我什么时候回家。
  (想起对儿子的伤害,What a bitch womam! 在心里直骂那个不老脸的女人)
  不敢想儿子的心情,我得为自己活一下,既然将就不下去就不再将就。
  半年后,我和我的一个伯乐组建了一家农业公司。
  公司现在,风风火火的!
  孩子没有脱离妈妈,还是和我生活,这是我一手带大的儿子,其中有多少温馨回忆多少温情瞬间,只有我知道。
  那个人想来还是爱孩子的,起码成全了两个人-孩子和我。
  我的日子过得既充实又明媚!
楼主小菡3g 时间:2018-03-08 21:11:33
  濛濛细雨卷珠帘,巾帼妇女半边天,
  丝丝凉风迎女神,独立善良美成仙。

  祝所有女神三八节快乐!
楼主小菡3g 时间:2018-03-08 22:52:21
  2018年1月中旬,我有意多喝白开水。
  咽喉继续痛,去旁边药店买了2盒药(社区药店的药其实从来就没有有效过,但因为方便,懒得跑大医院各种排队),不出所料,药吃了没有效。
  可能是病毒下行,我开始咳嗽了。
  咳嗽越来越频繁,我决定去深圳市第一人民医院。这是我最依赖的医院。
  挂不上号。
  沿着同条地铁线,去深圳市妇儿医院(儿子出生的医院)。
  挂到号了,轮到我时,12点过了,医生通过问诊-看咽喉-听肺音-开药,不用抽血?!太好了!以前上医院,次次抽血。
  按要求吃药,身体貌似一天天好起来!
  有天晚上,吃完晚饭回房间,顺手捞起一本书:梦里花落知多少,读到〔背影〕这段文字
  :“母亲踏着的青石板,是一片又一片碎掉的心,我知道,只要我活着一天,她便不肯委屈我一秒。”
  世上所有的母亲都是这样,为了孩子,命都是愿意给的。忍不住悲拗起来,想起我的母亲。
  “忧伤肺,喜伤心,恐伤肾,怒伤肝”此言实在不假。我的咳嗽本来已经慢慢好转,现在反而加重了。医生的话、老祖宗的话,真的要好好的听从。
  咳嗽加重,但药没吃完,要去广州时间了,亲戚提前来接,来不及准备,匆匆带着药上了车。
  咳嗽越来越严重,在广州不方便,也不敢信赖,深圳的三甲医院还看不好!
  年伴随着我的日渐严重的咳嗽来了,常常咳的要窒息过去,根本控制不住。
  年过完了,提前预约好深圳市第一人民医院的医生,约好最快的时间,于是我20号上午从广州回来了。排队挂号-分诊室排队-几分钟的问诊-拍片/二氧化硫的检测,被医生诊断为支气管炎,拿着一大袋药回家了。
  服了15天的药,咳嗽才极其缓慢的消失了。
  以上是我的经历,只想记录下来,提醒所有朋友们,有病勿拖!
楼主小菡3g 时间:2018-03-09 16:15:11

  潮汕运营中心:广东 汕头 澄海区 文祠东路357号康乐药店3楼(澄海华侨中学旁).
  面洽时间:3月10日上午10点
  路线咨询:13360175012(林总)
   
  深圳会员总部:深圳 布吉 布澜路31号A2栋15楼(深圳市中小企业投融资商会)
  公交:李朗国际珠宝园
  面洽时间:3月11日上午10点
  路线咨询:189 3864 2468(张总)
  面洽职位:文员、会计(30岁以下女性优先)
   
  深圳运营中心:深圳 龙岗 大运软件园34栋2楼(中南大学)
  地铁:3号线 大运站 b出口直行100米右上坡200米
  公交:大运地铁站
  面洽时间:3月11日下午3点
  路线咨询:189 2384 2468(梁总)
   
  广州运营中心:广州 荔湾区 紫荆道65号D116
  地铁:沙涌地铁站C出口(广佛线)转乘121、52、64、277、995路
  公交:金宇花园
  面洽时间:3月12日上午10点
  路线咨询:13902215594(冼总)
   
  东莞运营中心:东莞 万江区 泰新路北21号(粤港澳大湾区56民族农特美食商贸城2楼会议室)
  面洽时间:3月13日上午10点
  路线咨询:189 4873 2468(梁总)
   
  面洽流程:
  1、关注微信公众号:安之哥农业;了解项目所有详情;
  2、百度搜索:中国民生产业大联盟;了解公司基本情况;
  3、手机百度、下载:安农宝;了解公司未来发展;
  分公司总经理、高级职位、重要资源合作:13682343133(唐先生)
楼主小菡3g 时间:2018-03-09 16:19:36
  花开花谢春不管,拂意事休对人言;
  水暖水寒鱼自知,会心处还期独赏。
  能受苦方为志士,肯吃亏不是痴人
  精神到处文章老,学问深时意气平。
作者:SorrowLMP 时间:2018-03-12 19:42:37
  给你个拥抱。加油!
我要评论
楼主小菡3g 时间:2018-03-12 22:06:44
  我的母亲
  我的母亲出生于一户有钱人家, 她有熊掌吃,还有两个丫环服待。那个年代,外公有70多个工人,外公的布一船一船的运到国外。
  只可惜那是个动荡的年代,母亲一生的轨迹被打乱了。
  她16岁就被许配给一个公子哥,门当户对。她的那个丈夫一生很短暂,据说育有三个孩子的他在一次修水库回家的路上倒地,不治身亡。
  母亲后来带着三个年幼的孩子嫁给了我的父亲,后来又有了六个孩子,除我之外,都是男孩。物以稀为贵,我得到全家人的宠爱。我的父亲和母亲非常的恩爱。
  我小时候学习还可以,小学,初中,高中,大学,顺顺利利。以为毕业就可以赚到钱孝敬母亲了,实际并非如此,我大学毕业后到了一家重型机器厂,生活非常的清苦,入不敷出,当时还要家里支持。
  一年后,我在一个风平浪静的早上,拿了个小皮箱,到了惠州。
  找到工作了,每个月工资1300元,包吃住,吃饭扣很少的钱,我每个月可以存钱了。
  在惠州工作不到一年,母亲开始生病,脚开始肿,我将所有的钱都寄回去,钱用完,母亲的病没有好转。没有人可以借钱,当时甚至要顾及一个投奔我的朋友,那段时间,我心里每天都在滴血。那个朋友至今不知我当时扛着那么大的压力,我好不容易借给他的钱又被小偷偷了去,只能再凑钱给他。
  母亲熬了两年,吃尽了苦头,永远有服不完的药,我恨不得将她的病换给我。
  我、我父亲、我的哥哥嫂嫂们,那两年,没有笑过。
  记得那一年年末,我回家,一家人正在讨论母亲的病情,父亲当时拼命向我哥做手势,因为我哥正在说母亲的病情,他是怕我伤心让我哥别说。一位丈夫,自己相如以沫半辈子的妻子生了重病,最最受打击的肯定是他自己吧。但他却在考虑子女的心情,我每每回想,总会有掉不完的泪!
  那年的年宵,母亲没有过。当时我在北京,通知不到我,那是1999年的2月。
  树欲静而风不止,子欲养而亲不待!
楼主小菡3g 时间:2018-03-14 12:49:15
  初学写作,请大家指教
我要评论
楼主小菡3g 时间:2018-03-15 20:24:22
  共享

  

  

  

  

  
楼主小菡3g 时间:2018-03-18 16:12:01
  看到了自己(胆小勿看)

  台湾以前有个旅行团,组团去一个偏远的地方滑雪。玩的很尽兴,晚上一个个累的躺下来马上进入了梦乡,房间伴着一盏昏黄的灯,发着孤寂朦胧的灯。
  凌晨2点,那是一个几近漆黑的夜晚,外面没有任何照明。有个叫小兰的女孩尿急了,但是厕所在100米以外的地方,小兰不敢一个人去,努力憋住尿,房间共住着八个人,4个上辅4个下辅,小兰睡在上辅,另七个人睡得很沉,叫不醒的。女孩卷着腿,在床上翻来翻去,最后实在忍不住,一骨碌爬起来,穿好衣服下床,飞一般跑出去了。
  上完厕所,小兰回到房间。看到灯的旁边坐着一个女孩,头发长长的,只看到女孩的侧面,她的侧面很清秀。
  她没理会,也没多想,又瞄了那边一眼,那个女孩的侧面很清秀。
  她穿过房间通道,回到她自己的床边。
  “啊”突然小兰惊恐的大叫了一声。
  房间的其他人醒了,问小兰发生了什么事,小兰一句话也没说。
  第二天回去,有人问起小兰,她还是什么都不说。
  很多年后,小兰告诉朋友:她在爬上床的瞬间,忍不住又看了照明灯旁边的女孩,那个女孩也刚好转过身,她看到了她自己。
楼主小菡3g 时间:2018-03-20 17:31:13
楼主小菡3g 时间:2018-03-20 17:32:01
  分享整理的“生什么病忌什么口”,供大家参考
楼主小菡3g 时间:2018-03-20 17:32:50
  病与忌口

  
作者:FRRoger 时间:2018-04-08 14:36:24
  全才啊 佩服!顶!
作者:FRRoger 时间:2018-06-29 21:29:43
  再顶才女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