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直了,没见过这么理直气壮出去偷腥的男人

楼主:狮子炎 时间:2018-04-11 09:11:16 点击:283118 回复:1003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上页 1 2 3 410 下页  到页 
  我学的是孕产培训,毕业后因为学历不够就进了一家私人做的培训班,整整五年不辞辛劳的努力,我和培训班一起成长,终于在班里算是小有名气了。
  今天一大早,我就被一起工作的同事叫到了办公室里,她恳求我帮她代一次课,我想也没想就答应了。
  可我万万没想到这次课,竟将我推向万劫不复……
  下午两点,培训班的铃声一响,我就走进了教室里。
  可是我的自我介绍还没有开口,外面就传来了助教的敲门声,我始料未及几秒钟以后,竟然亲眼目睹我的丈夫带着一个挺着肚子七个月大的女人走了进来。
  我呆在原地,几秒钟以后,我听到那个人叫我的老公孙皓然,“亲爱的,我也是第一次来参加这种培训,还真是有点小紧张呢。”
  她说话的时候,眉宇间带着几分抚媚,挺着大肚子就往我老公怀里靠。
  那个瞬间,我几乎觉得自己快要崩溃!
  我和孙皓然结婚有四年多快五年了,五年来我们相敬如宾,我一直以为这场婚姻能够继续延续下去,可是直到今天,看到这一幕的时候,我才忽然意识到,我说坚守的那份爱情不过是一个天大的笑话。
  我站在那里,定定地注视着他,可是孙皓然却丝毫没有因为在孕产培训中心遇到我,而有丝毫的不安和内疚。他站在哪里,用无比淡漠的眼神卡其粘着我,随后,我听到他一字一顿地说,“是么?放心吧,有我陪着你!”
楼主发言:80次 发图:0张 | 更多
楼主狮子炎 时间:2018-04-11 09:28:59
  我本以为,发生了这样的事情,孙皓然至少应该有愧与我,可是他的态度告诉我,他没有任何话想要对我解释。
  “孙皓然……”我咬了咬牙,从讲台上走下去。
  在我的目光里,孙皓然露出了一抹让我琢磨不透的笑容。他看了我一眼,然后若无其事地说,“老师,你可以开始了!”
  我站在那里,一双手死死地攥成拳头。
  天知道,这一瞬我有多想抬手给他一个耳光,至少这样我才对得起这五年里我逝去的青春。可是……
  我没有,因为下一秒旁边有个学员催促起来,“韩老师,我们可以开始上课了么?”
  我在原地愣了两秒,压制着心头的怒火再度走上讲台。
  整整一堂课,我竟不知道自己究竟是度过的。一直到下课铃响起来,我才终于站在了走廊上,叫住孙皓然和尹秋雨,“孙皓然,你这么做对得起我吗?”
  昭然若揭带一个小三来参加产妇培训,却不给我一个交代?
  我站在那里,如果目光是一把匕首,那我一定恨不得将他千刀万剐。孙皓然这才慢悠悠地回过脸来,随后用冰冷的目光看着我,他一字一顿地开了口,“韩若雪,你现在这么做有意思吗?”
  有意思吗?孙皓然竟然这么问我。
  作为一个妻子,难道给我一个交代有什么错吗?
剩余 6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楼主狮子炎 时间:2018-04-11 09:31:06
  “孙皓然,我才是你的妻子!”气急败坏的时候,我冷冷地开了口。
  可是,男人却忽然松开了站在他身边的尹秋雨,他一步一步地向我走了过来,冰冷的目光从我的小腹上划过,随后冷冷地开口说,“你会生吗?”
  简单的四个字,让我忽然觉得自己好似嫁给他做了生孩子的机器。
  尤为重要的是——还是坏掉的机器!
  我心如刀割,却还是抬头看着他,“孙皓然,你什么意思?”
  我说话的同时,几乎已经无法克制自己,我迅速走了上去,抬手就给了他一个耳光,“啪——”的一声巨响过后,我看到孙皓然眼睛里的讽刺变成了愤怒。
  他恶狠狠地看着我,然后一字一顿地说,“韩若雪,老子什么意思你还不懂吗?”
  话音恶毒,他直勾勾地盯着我的小腹。
  三年前,我们也曾有过一个孩子。可是却因为意外流掉了,那之后孙皓然一直安慰我说没有孩子没关系,我甚至已经做好了要和他丁克做一辈子的准备。可是,直到今天,我才明白孙皓然不是不想强求,他是不想要我的孩子!
  “亲爱的,你又何必跟她一般见识呢?”站在他身边的尹秋雨,终于开了口。她的话音软软糯糯,却好似一把匕首,生生地将我的心剜了去。
  “韩若雪,你就是只不会下蛋的母鸡!”孙皓然看着我,恶狠狠地说了一句,随后他用轻蔑的目光看着我,“你以为自己有个正妻的名头了不起?”
  他的声音很大,周围不少学员都察觉了这边的争吵,他们纷纷向我投来了讽刺的目光。
剩余 8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楼主狮子炎 时间:2018-04-11 09:31:59
  “自己口口声声说你是孕产培训老师,可却连个孩子都怀不上!”孙皓然睨了我一眼,随后恶狠狠地说,“真不知道你是怎么给别人上课的?像你这样的小婊砸,不躲在家里,跑出来丢人现眼做什么?”
  他的话,越说越是过分。
  这些年,他的确事业成功了,可是最开始的时候……
  他只是个乡下来的穷学生,若非我靠着给人培训的钱过日子,他和他那个恶毒的妈妈早就饿死街头了!可是如今他事业有成了,却就翻脸不认人!
  “孙皓然,你好意思吗?”我咬了咬唇角,终于鼓起勇气来看着他。然后一字一顿地说:“三年前,我们的孩子究竟是怎么流掉的,你忘了吗?”
  三年前,我和孙皓然约好去医院做孕检。
  可是,我孤身一人在家外面等了他四个小时他都没来。无奈之下,我只能自己打车去医院。可是车子一直不来,最后我因为体力不支昏倒在了地上。一个多月的孩子还没有稳定下来,就那么滑胎了。
  我以为,这件事过后,孙皓然心中至少会有一点愧疚,可是他……
  竟然以此来羞辱我,试问作为一个母亲,有哪个女人会轻易放弃自己的孩子?如果不是他,我今天也不会如此狼狈。
  “我怎么会忘?韩若雪,要不是你,我的孩子也不会就那么没了!”他恶狠狠地看着我,话语间带着几分嘲讽!
剩余 3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楼主狮子炎 时间:2018-04-11 09:32:51
  孙皓然的话音不大,可是他一字一顿。
  带着羞辱的话,让我再也按耐不住心头的怒火了。我再次扬起手臂,准备将耳光撂在他的脸颊上。可没想到,这一次孙皓然却早有防备。
  他一把抓住了我的手腕,拧着我的胳膊,讽刺地问我,“韩若雪,你以为我再让你打一个耳光?”
  他说完,直接就抬脚将我踹了出去。
  我怎么也没想到,孙皓然竟然会冲我动脚,我被他踢出到五米开外的地方,重重地摔在墙角。剧烈的疼痛让我几乎快要窒息,可是肉体的疼痛哪里比得了心灵的疼痛呢?
  我大口大口地呼着气,尽量让自己保持平静。
  “韩若雪,你给老子听清楚了!”孙皓然咬着牙一字一顿,“别在这里给老子丢人现眼,看不惯我和别的女人拉拉扯扯,你他妈可以收拾包袱滚蛋,别在这碍眼!”
  他的话,说的很难听。
  我艰难地从地上爬起来,这一瞬我的心如同刀绞。剧烈的疼痛让我觉得自己快要窒息,我红了眼眶定定地看着孙皓然,可笑此时的我竟然以为我们还有什么情分,我好不容易站住脚跟,然后定定地望着面前的那个人。
  “孙皓然,我是个女人,没有女人愿意和别的女人分享自己的丈夫和爱情!”我咬着唇,用尽了浑身的力气,对他一字一顿地说。
  我以为,他至少能够给我一句解释。
  可是没有,孙皓然冷笑了一声,然后用冰冷的,几乎要将我看穿的目光望着我说,“爱情?韩若雪,你也配拥有爱情吗?”
楼主狮子炎 时间:2018-04-11 09:33:41
  他的声音里,带着浓浓的嘲讽。
  仅仅只是一句话,却将我所有的尊严和一颗充满柔情的心彻底践踏。
  我咬着唇,用尽了浑身的力气才能勉强支撑自己站在原地,可是孙皓然却并不仅限于此。他侧脸看了看挺着大肚子的尹秋雨,唇角微微上翘,流露出几分浅然的笑意,“亲爱的,我们走?”
  事实证明,孙皓然对我没有丝毫的感情。离开时,他甚至故意撞了我一下。踉跄往后退了两步之后,我还是没能避免重重地摔在地上,眼眶里的泪水就在这个时候涌了出来。
  孙皓然和尹秋雨在电梯那里等了许久,见迟迟不来电梯他暗骂了一声之后,就领着他的小三走楼梯去了。
  我没有爬起来,而是一个人狼狈地坐在那里。
  可就在这个时候,电梯门却忽然开了。细碎的脚步声传来,我却并没有抬头,无论究竟是谁,都和我没有关系了。正当我哭的梨花带雨的时候,却有一个声音从头顶上方传了过来,“女孩子要对自己好一点的,坐在地上容易着凉。”
  那是个男人的声音,话音低迷好似钢琴弹奏出的好听的旋律,无比动人。
  我缓缓抬起头,最先映入眼帘的是一双骨节鲜明的手,他给我递上来一张纸巾。我浑然一怔,愕然看着面前的人。这是一张完全陌生的脸孔,我确信自己从未见过他,可是却又莫名的透着点熟悉感。
  • 孑孓帝: 举报  2018-04-13 22:35:14  评论

    SB写水帖的.
  • 阿Q崽崽: 举报  2018-04-16 18:46:37  评论

    不知道现在的人怎么这么喜欢骂人 不看你可以走啊 别人写文章有错吗 起码编故事也得有这水平 电视剧纯属虚构看的人还很多呢
剩余 2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楼主狮子炎 时间:2018-04-11 09:34:16
  男人一身黑色西装,淡雅中透着不可一世的贵气,他的眉眼处带着几分温柔的笑意。
  好似一缕阳光,从头顶上方照进了我的世界。
  深邃的眼眸,好似一汪幽潭,熠熠生辉的光芒落在我的心上。高挺的鼻梁下面是一张薄唇,唇瓣微阖,声音好听至极,“擦擦吧?”
  他的言语,让我心下莫名一沉。
  随后,我深吸了一口气,小心翼翼地伸出手去接过纸巾。将至今递给我之后,男人很自然地将双手插袋,无比潇洒地站在那里。
  他弯腰下来,俊眉的眉宇间带着几分不太真切的笑意。
  我定定地看着他,甚至忘了去接他手里的纸巾,他笑了笑随后倾身向前,自顾自地为我擦拭着脸颊上的泪水。这个瞬间我彻底呆住了,定定地望着面前的人。
  素昧平生,他不但递纸巾,而且帮我擦眼泪?
  我慌慌张张地往后缩了缩,然后抬起头来,和面前的男人对视。
  “我……我自己来就好。”我咬了咬牙,鼓起勇气对他说。可是面前的人眸光里却生出了几分笑意,他将纸巾塞进了我的手里,话音依旧慢悠悠的说,“哭的这么伤心,小姐你失恋了?”
  一句看似无心的话,却让我浑然一怔。
  我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和他说话,可是借着心里的一丝痛苦,我还是开了口,“失恋?我老公不要我了。找了个小三,根本就不把我放在眼睛里。”
  我喋喋不休地说了一大堆话,男人的眸色越发的明亮起来。
  我不知道他是觉得我可怜还是怎么样,他看了我一样,然后唇角微微上扬,“一个男人而已。”
  看似风轻云淡的一句话,却让我浑然一怔,随后我看到他递上来一张名片,然后话音在我的耳边骤然响起,“如果你想报复他们,不如也出轨给他看看?我等你电话?”
  他的声音,在我听来无比轻佻。
作者:送钱观音 时间:2018-04-11 09:35:21
  按婚姻法,胎儿就是物证,可以向法院起诉,最多可以判男方两年无期徒刑,并把他扫地出门。
楼主狮子炎 时间:2018-04-11 09:35:35
  我呆呆地坐在原地,不知所措地望着他。男人又一次将他手里的名片塞进了我的手里——这一次,我的心里似乎有了答案。
  榕城地产ceo,萧逸凡名字下方的那一行小字,让我浑然一怔。
  我错愕地抬起头去看着他,难怪这个男人这般面熟,原来我在电视上见过他!他看了我一眼,然后轻笑了一声,“时间不早了,早些回家,嗯?”
  话音落下,男人无比从容地转身了。
  我看着他笔挺的背影,好似浑身都冒起了鸡皮疙瘩。这样一个男人,他有身份有地位,难道在大街上随手把我捡回去?他说的是——出轨!
  我一时间,不知所措地看着电梯门缓缓关上了。
  我还没能从萧逸凡的那句话里回过神来,就听到手里传来阵阵嗡鸣,先是一怔随后我立刻接起了电话。父亲的话音很快就从那边传了过来,“若雪,你在哪里?”
  “我……”我顿了顿,尽量不让爸爸听出我的哭腔,小心翼翼地回答,“我刚刚下班!”
  下午六点半,培训班里一个人都没有了。
  我一个人孤零零地坐在走廊上。
  “你妈的病恶化了,急需三十万做手术!”爸爸顿了顿,然后我听到他的声音从听筒那边传了过来。
作者:hychf 时间:2018-04-11 09:44:44
  真的假的啊?像小说?电视剧吗?
剩余 2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xx910 时间:2018-04-12 08:12:20
  楼主加油,收藏了
作者:tixh_g 时间:2018-04-12 08:14:20
  天,赶上直播了,好激动!
作者:赵涛123 时间:2018-04-12 08:29:10
  没了!没了!没了!没了!
楼主狮子炎 时间:2018-04-12 08:38:15
  “你……有办法吗?”我的家庭条件一直不是很好,父亲年少时因为一次意外入狱,一直是母亲拉扯着我长大。前不久,母亲患上了严重的心脏病,为了给她治病,家里仅有的积蓄也都花光了。我知道,如果不是走投无路了,父亲是不会打电话找我要钱了。
  钱吗?这个时候,我再去找孙皓然要钱,他会给我吗?
  可是,我还是不得不一口答应下来,“爸爸,你放心吧。我会筹到钱的!”
  我信誓旦旦地承诺过后,就艰难地从地上站了起来,我匆忙下楼了。我和孙皓然在一起的这些年,所有的钱全部都是孙皓然来管,所以,我只能去找他要。
  外面不知道什么时候下起了瓢泼大雨,可是大雨并不能阻拦我的步伐,为了我的妈妈,我要去找他。
  我在大雨中也不知究竟等了多久,终于等来了一辆出租车。
  “二环西路!”报上了家中地址之后,我就有些心神不宁地坐在位置上。不多一会,车子就稳稳当当地停在了目的地门口。
  我推门下去,刚推门进家,就听到一个轻柔的声音,“妈,你放心我们b超已经做过了,这个孩子绝对是个男孩!”
  说话的人,不是孙皓然,而是尹秋雨!
  她这一口一个‘妈’叫的无比亲热,我忍不住皱起了眉头,看来我婆婆知道尹秋雨的存在也不是一天两天了。
作者:残遥 时间:2018-04-12 08:58:50
  楼主,这书不错啊,啥时候出版,一定买一本支持
作者:364535449 时间:2018-04-12 09:02:00
  可以可以
作者:流浪的大名人 时间:2018-04-12 09:03:10
  养肥了再来,先马一下
作者:kathy0 时间:2018-04-12 09:10:10
  哦有,失踪人口回归啊。
作者:kanbbll 时间:2018-04-12 09:20:30
  友情帮顶贴,楼主加油
作者:陆稔 时间:2018-04-12 09:36:00
  每日一顶,浑身舒坦
楼主狮子炎 时间:2018-04-12 09:38:15
  可笑至极,偌大的一个家,就我一个人不知道自己的婚姻被小三插足了!
  我咬了咬牙,最后打开了门。
  “韩若雪?你还有脸回来?”最先注意到我的人是孙皓然,他恶狠狠的样子,让我觉得恶心。
  是的,就是恶心。
  难以置信,我怎么会爱上这样一个男人,并且在他身上整整耗费了五年的青春?我咬了咬牙,终于开了口,“既然孙先生已经把小三带回家了,我也没必要跟你客气。这些年,夫妻共同财产分我一半,我们好聚好散!”
  我知道,孙皓然的财产绝对不止三十万!
  这些年他事业也算步入正轨,加上我每个月的工资都交给他,应该有一笔不小的数目了。
  我觉得我提出来要他一半的财产并不为过,况且母亲的病情恶化,往后我还有大笔的开销等着我,所以最好的办法就是干脆一些。
  “一半财产?”听到我的话,婆婆白剪秋立刻露出了她张牙舞爪的一面,“韩若雪,你怎么不抢呢?我们家供你吃供你喝,你现在离婚还想拿走我们一半的财产?”
  她的话无比恶毒,我站在原地迟疑了几秒,却依旧无法平复一颗起伏的心。
  我咬了咬牙,随后一字一顿地开了口,“什么叫你们供我吃喝?这些年,我一个月怎么也有三万块的工资,全都交给了孙皓然,是你说要用的时候给我……”
  我的话,没说完就听到孙皓然开了口,“韩若雪,你说够了吗?”
  “你的工资什么时候给我了?我怎么不记得了呢?”他看着我,几乎咬牙切齿地问。这一句话,让我呆在了原地。他……
  他居然翻脸不认人了?。
作者:xx910 时间:2018-04-12 09:51:20
  每天最好多更点,然后一起放出来,要不要一点点看,都没有动力追书了
作者:chenjiansheng 时间:2018-04-12 10:28:10
  快更新!!!!!!!!!
作者:star4121230 时间:2018-04-12 10:30:40
  今年看过最好的帖子!
作者:287743837 时间:2018-04-12 10:35:10
  顶
楼主狮子炎 时间:2018-04-12 10:38:15
  “孙皓然,你这么做,就不怕遭报应吗?”我咬着牙,定定地看着他。可怜我结婚这么多年,一直勤俭节约,我精打细算,计算着柴米油盐的价格,可是结果呢?结果我辛苦工作得来的钱财,竟然全部到了这对狗男女的口袋里?
  我妈妈还在医院里,如果今天筹不到钱,我很有可能就会失去她!
  “报应?”孙皓然看了我一眼,眸子里充满了浓浓的嘲讽。
  我咬着牙,一双手死死地握成了拳头。
  因为有了之前的教训,所以我站的位置距离孙皓然很远,他双手插在裤袋里,一脸讽刺地看了我一眼随后就走了过来。冰冷的目光落在我的脸颊上,然后就笑了起来。
  我知道,孙皓然是在讽刺我。
  “韩若雪,你想离婚,只能净身出户!”他看了我一眼,又一次一步一步地走了上来。我先是微微一怔,随后下意识地往后退缩。
  “孙皓然,你休想。”我咬着牙,一字一顿地说。
  直觉告诉我,我和孙皓然的婚姻已经无可留恋。可是,这些年来我辛苦努力赚来的钱,凭什么留给孙皓然?
  留给他去和别的女人生孩子?想到这里,我的心就仿佛刀割一般。
  我咬了咬牙,随后冷笑了一声,“就算现在你不肯答应,那我们就法庭上见!”
  我觉得,任何夫妻走到穷途末路都会如我这般。
作者:炎黄子孙123456 时间:2018-04-12 10:43:10
  希望节奏能快点,有点慢了
作者:1丑2016 时间:2018-04-12 11:00:08
  我咬了咬牙,随后冷笑了一声,“就算现在你不肯答应,那我们就法庭上见!”
  我觉得,任何夫妻走到穷途末路都会如我这般。
作者:365iou 时间:2018-04-12 11:25:20
  感觉今天又要熬夜了
楼主狮子炎 时间:2018-04-12 11:38:15

  可是,孙皓然却忽然怒了。他箭步冲上来,一把揪住了我的头发,紧接着两个重重的耳光直接撂在我的脸颊上,头皮几乎都快被他扯下来了,那种火辣辣的,几乎让我窒息的痛让我死死地皱起了眉头。
  紧接着,我听到孙皓然一字一顿地说,“他妈的,法庭上见?”
  “韩若雪,谁他妈的给你的胆子?你还想和老子法庭上见?我告诉你,是我休了你!你以为你还能带走什么?一只不会下蛋的母鸡,我他妈留着你有什么用?”他的话,难听之极。
  话音落下的时候,他狠狠地将我甩了出去。
  我重重地摔在进门的门框上,剧烈的疼痛让我浑身发抖。我甚至连呼吸,都能够感觉到脊柱上传来的剧烈的痛让我根本没有力气再次站起来。
  “孙皓然……”我咬了咬牙,眼眶终于红了。五年的夫妻情分,到头来换回的却是他无尽的伤害。
  我此时觉得自己真是可笑至极,我尝试了好几次,都没能从地上爬起来。随后,我听到尹秋雨看了我一眼,对孙皓然说,“亲爱的,你跟这种人一般见识什么呢?”
  “不如把她扔出去吧,你看她脏兮兮的。”她眯起眼,露出清冷的笑容。
  我下班以后,没有带伞。
  是冒雨来的,所以浑身湿透了。
  可是,尹秋雨竟然还用这个作为羞辱我的理由。
  “就是,阿浩我看她不爽很久了!”白剪秋也在旁边开了口,她一面说,一面满汉笑意地看着尹秋雨。
  似乎是觉得孙皓然对我还不够狠,她们两人在背后煽风点火。
作者:liuaguanga 时间:2018-04-12 11:50:00
  同楼上
作者:kintw 时间:2018-04-12 12:23:00
  先去洗澡,完了再看
作者:viprose 时间:2018-04-12 12:23:30
  快点,更新啊
楼主狮子炎 时间:2018-04-12 12:38:15
  “呵……”孙皓然勾了勾唇角,随后就一步一步地向我走了过来,他的动作让我觉得脊背发凉。我轻轻地抿了抿唇,下意识地想要往后退,可是背后却是冰冷的墙角,这种时候我根本无处可逃。
  我轻轻地抿了抿唇,只能抬起头去和孙皓然对视。
  他一步一步地走了上来,随后不由分说地揪起了我的头发。
  发丝扯着头皮传来剧烈的疼痛,我痛呼一声,下意识地伸手去拍打着他的手腕。孙皓然恶狠狠地看着我,他的眼眸里写满了嘲讽和狠毒,“韩若雪,别来恶心老子!”
  他直接将我甩到了外面的走廊上,嘴里恶毒的咒骂声不减,“下一次我他妈再看到你,希望你能识趣点净身出户,老子辛辛苦苦赚的钱凭什么分一半给你?”
  “孙皓然,你的良心都被狗吃了吗?你把我的工资还给我……”剧烈的关门声响起之后,我才意识到自己究竟有多可悲。我拼命地拍打着门,我知道如果今天拿不到那笔钱,我妈妈很有可能凶多吉少。
  可是……
  梦里面的人,却根本不打算理会我。
  我不知自己究竟在门外拍了多久,也不知道自己究竟有多绝望。一直到天彻底黑下来,夜幕四合的时候,我彻底用光了浑身的力气。我一个人窝在墙角,悲伤和绝望再一次笼罩着我。
  可是,偏偏就在这个时候,我的手机再一次响了起来。
作者:幸福像什么一样 时间:2018-04-12 12:51:10
  十五字,十五字,楼主快点更新啊
作者:tretggg 时间:2018-04-12 13:04:20
  快点,更新啊
作者:静候佳音3 时间:2018-04-12 13:09:39
  草
作者:eelj0jehelp88 时间:2018-04-12 13:14:35
  这个故事不错!
作者:地听天语 时间:2018-04-12 13:26:48
  这话说得,理直气壮了,还叫偷腥吗。
楼主狮子炎 时间:2018-04-12 13:38:15

  手机铃声和嗡鸣声提醒着我。
  伸手去摸电话的时候,口袋里似乎有什么划破了我的手指,我浑然一怔想起了那张名片。
  我小心翼翼地将手伸进口袋里,拿出了那张写着‘萧逸凡’名字的名片……
  有那么一瞬间,我似乎看到了希望。
  三十秒之后,电话接通了。
  “我就知道,你一定会给我打电话的。”萧逸凡的声音里,透着点狂妄,他的话让我浑然一怔。随后,我小心翼翼地问,“那么,萧先生应该不介意送佛送到西?”
  “我需要三十万,我的母亲急需钱动手术。”我长这么大,第一次如此没有尊严。可是,我已经走投无路了,我不能眼睁睁地看着我的亲人离开我。
  “不介意。”他的声音很低,却又带着点慵懒。随后,他问我,“你在哪?”
  我报上地址,约莫过了十分钟,一抹颀长的身影就出现在了路灯下。他的眉宇间带着几分笑意,走到我身边的时候,好似眼眶里也免不了多出几分讽刺,“怎么一个人坐在这里?”
  我浑身湿透了,甚至还在瑟瑟发抖。
  “我……”停顿了几秒之后,我小声地说,“被赶出来了。”
  短短一个下午,我就经历了人生的大悲。我的丈夫带着小三在我面前示威也就算了,他们竟然还将我赶了出来。
  “哦。”他看了一眼,在我挣扎着想要站起来的时候,却已经先了一步。他弯下腰,将我抱了起来,动作那般温柔让我脊背发凉。
  “萧先生……我自己可以走……”停顿了几秒之后,我小心翼翼地对他开了口。
作者:虽万千人吾往矣_ 时间:2018-04-12 13:40:20
  可以可以
作者:45039484 时间:2018-04-12 14:00:40
  怎么不更新了
作者:Jaguarino 时间:2018-04-12 14:12:40
  等的好辛苦 等的花都谢了
作者:594010396 时间:2018-04-12 14:18:20
  老读者又跟过来了,支持支持
楼主狮子炎 时间:2018-04-12 14:38:15
  “呵,那又何必让我来接你呢?”他的声音不愠不怒可我却听得出来,这话里带着几分不悦。他的眸子,熠熠生辉几乎要将我看穿一般,随后冷冷地说,“既然已经做出了决定,韩若雪我希望你别再退缩了!”
  这话,让我头皮发麻。
  可是,我还有什么办法呢?我的妈妈还在手术台上急需用钱。
  “不会的,你放心吧。”我轻轻地吸了一口气,随后小心翼翼地看着身侧的人,他的眸光里透着几分肃杀。吃一两秒后,我终于又一次开了口,“那……医药费……”
  天知道,我怎么有胆子开口的。
  可是,到了这个时候,我也只能放手一搏了。男人低下头来,睨了我一眼,话音低沉,“已经有人去医院了,你可以放心。”
  他的话,让我一颗悬着的心落了下来。
  可是高兴不到五秒钟的时间,我就听到他冷冷地开了口,“那么,接下来韩小姐是不是打算和我谈一下我们的事情?”
  我们的事情……
  我面对萧逸凡,就像面对着一个债主。
  事实上,他的确就是个债主。
  我轻轻地吸了一口气,随后只能定定地看着他,“不知道萧先生想和我谈什么?”
  他的声音不大,随后缓缓地开了口,“谈谈你打算怎么报答我?”
  话音如同优雅的小提琴旋律,每一下都扣动着我的心弦。
作者:惟才施用 时间:2018-04-12 14:44:00
  楼主写的不错,期待更新
作者:不破之名 时间:2018-04-12 15:00:40
  感觉今天又要熬夜了
作者:yyyyiioo 时间:2018-04-12 15:35:40
  希望节奏能快点,有点慢了
楼主狮子炎 时间:2018-04-12 15:38:15
  我顿了顿,终于鼓起勇气对他开了口,“萧先生希望我怎么报答你?”
  随后,我听到他开了口。
  “呵……”他冷笑了一声,“韩小姐想必也知道,我是个商人,自然不会无缘无故地帮你!”
  我的心脏宛若被攥住一般,蓦然一紧。
  虽然不知道原因,但是我相信萧逸凡不会没有理由就对我伸出援手的。他说的没错,他是个商人,而我……
  一没财,二没色。
  我当然知道,萧先生说你想要什么就可以了……我迟疑了几秒之后,抬起头来和他对视。
  只要能救治母亲,其余的又算什么?
  我的心中已经打定主意了。
  萧逸凡对我的回答还算满意,冰冷的双眸之中闪过一丝的粲然的光芒,眸色也温和了许多,嘴角甚至扬起一丝淡淡的笑容。
  在车内本来就有些狭小的空间之中,只能听出来他的声音磁性如小提琴奏响的旋律,不疾不徐却又带着隐隐逼人的气势。
  我怕竟然屏住了呼吸,等着萧逸凡会说什么。
  呵……萧逸凡冷笑了一声,然后他凌厉的目光落在我的脸颊上,话音低沉,“韩小姐还真是个明白人,果然没有让我失望!”
  没有让他失望?他还没有告诉我他究竟想要什么呢。
  我攥着拳头,沉默地抬起头去看他。
  纵然不知道萧逸凡为什么帮助我,但是他确实给了我很大的帮助,否则妈妈如今又该怎么办呢?只要妈妈能够平安无事,纵然是上刀山下火海,我也心甘情愿。
  萧逸凡接着说道,语气宛若在开一个无伤大雅的玩笑。
  救命之恩不是要以身相许么?
  我惊讶的看着萧逸凡,他漆黑的眸眼弯出一个淡淡的弧度,翘起来的唇角俊逸淡雅。
  我却沉默以对,扯了扯嘴角,竟然不知道要说什么才好。
  只想告诉萧逸凡,这个笑话是不是太冷了?
  就在我以为萧逸凡接下来会说些什么的时候,他却不再开口,而是在一路沉默之中将车开到了医院。
作者:jstao2000 时间:2018-04-12 15:39:00
  马克,速度速度速度速度速度速度速度速度
作者:dongfangbubai78 时间:2018-04-12 15:42:50
  我看好你
作者:风云523 时间:2018-04-12 16:06:10
  加油,养肥了再看。。。。。。。
作者:illumilarti 时间:2018-04-12 16:13:10
  慢热型,越看越好看,加油,好精彩
作者:eboye 时间:2018-04-12 16:14:30
  留名
作者:434811501 时间:2018-04-12 16:35:35
  MA一下
楼主狮子炎 时间:2018-04-12 16:38:15
  萧逸凡将车停好之后,不疾不徐的将我从车上扶下来,颀长的身影和温柔的动作,像是一个真正的绅士。
  萧先生,你带我来医院干什么?
  我知道妈妈正在这个地方住院,我不想如此狼狈的形象出现在父母的面前。
  当然是给你看一下伤口。萧逸凡修长的手指划过我的脸颊,脸颊上便传来一丝疼痛和酥麻。
  笑容也颇带了几分温文尔雅。
  他温热的手掌划过我的皮肤,扶着我进了医院,以萧逸凡的身份,自然是最高级的病房,身上的伤口也很快被涂上了清凉的药膏。
  不知道为什么,这一瞬我的心好似都被萧逸凡揪住了。
  医生和护士走了之后,我坐在病房的床上。
  萧逸凡站在床边俯身,仔细的端凝这我的脸,似乎正在检查药膏是否涂得均匀,他的动作很轻,很温柔,让我失了神。我屏住了呼吸,现在这个姿势显得极为亲密,我甚至能感觉到他温和清润的呼吸扑面而来,在我的脸颊上滑过,痒痒的。
  半晌之后,萧逸凡伸出修长的手指滑过手指我的脸颊,半晌之后满意的说道。
  伤口已经不肿了。
  萧逸凡声音低沉而轻柔,漆黑的眸子下面滑过一丝满意。可即便是如此情形之下,这男人却依旧让我感觉到前所未有的压迫感。
  谢谢你……面对萧逸凡的温柔,我心中非常的不安,于是只能干巴巴的笑着道谢。
作者:x_y_p_1980_01 时间:2018-04-12 16:54:10
  先顶再看是个好习惯
作者:xyzo1980_10 时间:2018-04-12 17:03:50
  ma
作者:dllznihao 时间:2018-04-12 17:27:10
  楼主写的挺好的,加油!
楼主狮子炎 时间:2018-04-12 17:38:15

  接下来你要去哪?
  萧逸凡表现的很温和,让我紧张的心情也放松了不少。
  我想去看看我妈。既然已经到了医院了,我心中当然惦记母亲的病情。不如就去看看吧,毕竟我的伤也已经爆炸好了。
  晚上打算在医院休息?萧逸凡看了我一眼挑眉问道,他的言语中流露着几分温柔。
  我打算今晚在这里照顾我妈……其实除了比较担心我妈之外,我身无长物被孙皓然赶出来,除了在医院睡,也没有别的地方可去了。
  萧逸凡微微一笑,深深的看了我一眼,似乎能看穿我的内心。
  他没有再说什么,优雅的起身,颀长的身影能将我面前的光线遮挡住。
  那你今晚好好休息,以后还有许多事情要处理呢。萧逸凡意有所指,声音清悦而低沉,宛若小提琴一般带着让人沉迷的音调。
  萧逸凡离开医院之后,我松了一口气,马上收拾好自己去了母亲的病房。
  等到去了病房之后,竟然发现母亲的床位是空着的!
  我一惊的同时,询问了护士才知道,我母亲的病房今天已经换到了高级的vip病房。
  我没想到萧逸凡竟然会这么做,怀着有些复杂的心情,我走向了母亲的病房。
  Vip病房不仅仅环境优雅静谧,而且设备也很高级,当然花费也很多。
  刚走到病房的们开口,竟然看见父亲从病房之中走出来。父亲显然也没想到一出门竟然会遇见我。
  小雪,你这么晚怎么还过来了呢?我看见父亲鬓角花白的头发,心中酸涩。
  我来看看妈,妈现在怎么样了?这几年为了孙皓然母子我尽心尽力,换来的却是直接被赶出门,而父母却悄然的白了头发。
  想到此处,我真的是心如刀绞。
  你妈现在情况挺好的,就等着做手术了。我看见父亲脸上露出憨厚而满足的笑容。
  9
作者:365iou 时间:2018-04-12 17:45:20
  养肥了再来,先马一下
作者:ty_蜜色皮肤 时间:2018-04-12 18:00:31
  偏离现实的小说。话说现在有这么没脑子的女人?
作者:9雨霖琳9 时间:2018-04-12 18:05:40
  同楼上
作者:平淡的青苔 时间:2018-04-12 18:11:00
  马克
作者:平安真的是福 时间:2018-04-12 18:15:40
  作者,读者喊你更新了
作者:6549065 时间:2018-04-12 18:21:50
  顶顶楼主
作者:赵涛123 时间:2018-04-12 19:01:20
  楼主开始更新了呀
作者:不破之名 时间:2018-04-12 19:10:50
  顶起,写的不错
作者:sysy1987 时间:2018-04-12 19:47:40
  lz在哪可以看更多的
作者:eboye 时间:2018-04-12 20:23:30
  友情帮顶贴,楼主加油
作者:万年潜水员 时间:2018-04-12 20:28:50
  我觉得有生有死才是好书
作者:lyman_lau 时间:2018-04-12 20:38:40
  作者加油
作者:sslp1111 时间:2018-04-12 20:42:35
  评论评论评论喽 更新更新
作者:晓聪拌豆腐 时间:2018-04-12 21:04:10
  挺好看的
作者:xx910 时间:2018-04-12 21:08:20
  顶一顶,继续
作者:爱你的太累 时间:2018-04-12 21:37:20
  楼主快更,求爆发
作者:star4121230 时间:2018-04-12 21:55:20
  这次主角的设定不错,很真实
作者:6515058 时间:2018-04-13 08:11:20
  ma
作者:武汉糊涂虫 时间:2018-04-13 08:39:20
  这次主角的设定不错,很真实
作者:飞快的小猪 时间:2018-04-13 08:56:00
  天,赶上直播了,好激动!
作者:lian1105 时间:2018-04-13 09:12:40
  加油,加油,加油……
楼主狮子炎 时间:2018-04-13 09:12:45
  听到父亲的话,我勉强露出一丝微笑。
  那就好,我就放心了。
  父亲大概看到了我的笑容有几分面前,于是充满关怀的问我。
  小雪,是不是让你为难了?父亲语带踯躅的问道,我不敢告诉他我和孙皓然的婚姻走到穷途末路了,尤其是这个时候。
  我害怕父亲会担心我压力大,而放弃母亲的生命。
  我一直知道,父亲对母亲是有愧疚的,如果为了我他不得不那么做,那么恐怕他这辈子都难以心安。
  毕竟这么贵的病房……听到父亲宽厚为我思考的话,一瞬之间我的眼泪差点夺眶而出。
  也就只有我的父母才会愿意如此为我考虑。
  没什么,这是我认识的朋友安排的,您就放心吧,今天晚上我就留在医院了,您好好休息,我来照顾妈妈。我走上去,故作轻松地拍了拍他的肩膀。
  这样也没什么不好的,至少萧逸凡他愿意帮我。
  小雪你明天还要上班,就早些回去吧?这里我一个人就够了。听到我的安慰,父亲果然就没有多想了,反而担忧的问我的情况。
  爸,你不用担心我,我明天……是晚班呢。随口找了个理由搪塞父亲,之后我就坐在了母亲的病床边。
  走进病房的时候,母亲已经陷入了睡眠之中,平时慈爱的面容此刻看起来很是安静,我看着母亲眼角旁边的小小细纹,我也觉得心情相当的低沉。
作者:wxq198747 时间:2018-04-13 09:30:20
  速速更新,不得有误
作者:周学之 时间:2018-04-13 10:09:50
  再接再厉不松懈
作者:jstao2000 时间:2018-04-13 10:12:10
  MA一下
楼主狮子炎 时间:2018-04-13 10:13:00

  一夜的时间在静谧之中悄然的过去。
  ……
  第二日的早晨,暖融融的阳光从窗子之中照射进来,似乎能驱除人们心中的阴霾。
  我悄悄的走出病房,打算去给父母买点早餐。
  我习惯性的拿出手机,却看到了手机推送的头条新闻之中,出现了一个熟悉的名字——
  萧逸凡。
  以往看到萧逸凡的消息,在我眼里就完全是仰望的状态,感觉和自己完全不是一个世界的人,没想到才短短一天的时间,竟然就发生了这么多的交集。
  人生际遇不可谓不奇妙。
  当我看清楚手机之中的这条新闻的时候,却觉得瞬间天旋地转。
  上面新闻鲜红的字迹,赫然写着,萧逸凡在医院会见神秘女友,举止亲密!
  图片上的照片,就是昨晚我和萧逸凡在病房里面的照片!
  萧逸凡俯身和我面对面,从照相的那个角度来看,就像是萧逸凡正在亲吻我的脸颊,甚至还能看清楚萧逸凡脸上温柔的笑意。
  这简直太让人误会了啊!
  那报道之中接下来说了什么,我甚至都没有细看,只觉得自己头脑都变得浑浑噩噩了。
  怎么会这样?
  我想要打电话给萧逸凡,问问萧逸凡情况。
  视线之中却突然出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是孙皓然!
  孙皓然怒气冲冲的直奔我而来,样子像是一头愤怒的狮子。
  韩若雪!
  孙皓然恶狠狠的样子,使得本来有几分帅气的脸颊生生的扭曲了,看起来非常的凶恶,一点当年的阳光俊朗都没有了。
  我心中突然觉得一阵腻歪,这就是我付出了五年青春的男人,如今终于露出了真面目。
  也好,今后的时光不会再荒废了。
  有什么事?我平静而警惕的注视着孙皓然,看他那恶狠狠的样子,我很担心他会对我动手。
  你特么还有脸问我?你这个不守妇道的荡妇!孙皓然毫不犹豫的口出恶言,我顿时明白了孙皓然出现在这里的原因了,他也看到了新闻,所以才满是怒气的冲到我面前。
  不过这人,还真是搞笑呢。
  真是可笑,你的小三连孩子都有了,你还有脸来指责我?我看了他一眼,不甘示弱。
我要评论
作者:renxiaodi315 时间:2018-04-13 10:25:31
  书很赞
作者:冷面柔请T 时间:2018-04-13 10:48:50
  期待更新
作者:浪迹you痕 时间:2018-04-13 10:50:50
  撸主加油,我觉得这个题材可以拍成电视或是电影。
作者:确时有难度 时间:2018-04-13 10:51:40
  顶顶楼主
作者:浪迹you痕 时间:2018-04-13 10:59:40
  同楼上
楼主狮子炎 时间:2018-04-13 11:13:00
  “你这个贱人!竟然敢给我戴绿帽子,还想分我的财产,我他妈弄死你!”孙皓然一副狰狞的嘴脸,大步上前,看样子就要伸手打我。
  我讽刺一笑,孙皓然是不是该以为自己被抛弃之后就要哭哭啼啼的无家可归才正常?
  我也突然想起萧逸凡跟我说的话,韩若雪,既然决定了你就不要退缩了。
  啪!
  我重重的一手直接打在孙皓然的手上。
  这里是医院,如果你是来跟我谈离婚的,不如法庭上见吧!母亲的医药费有了着落之后,我也就不用再受他的欺负了。
  你还有脸上法庭!你个不下蛋的母鸡。我看到孙皓然瞳孔收缩了一下,显然也是有顾忌的。
  我怎么没脸去法庭,到法官面前你再这么说,看是不是有用?
  我可不是一无所知的家庭妇女,我是女强人,想要如此欺负我,一定会让孙皓然付出代价!
  贱人!
  孙皓然这两个人几乎是从牙缝之中挤出来的,双拳紧握,看样子已经是极力克制想要打我的冲动。
  我可是还记得昨晚上他是毫不犹豫的将巴掌落在我的脸上。
  贱人这两个词也送给你!
  我同样恨恨的看着孙皓然,五年以来我付出了所有,换来的确实如此的恶言相向。
  就算是你想要找小三,大不了我们好聚好散!就当我这么多年养了个白眼狼!你偏偏要这么对我,你和你妈真是狼心狗肺!这么多年,在外面奔波当个女强人,我吃了多少的苦头,只一心的为孙皓然和他母亲,到最后我却什么都没有剩下。
作者:深度沉迷 时间:2018-04-13 11:36:30
  看评论感觉不错,准备入坑
作者:TIANTBO 时间:2018-04-13 12:04:50
  楼主写的挺好的,加油!
楼主狮子炎 时间:2018-04-13 12:13:00

  孙皓然涨红了脸,双眼恶狠狠的瞪大,一点也不觉得心虚。
  五年你连个孩子都生不下,还有他妈脸来说我,我就跟你说一句话,识趣一点,你就净身出户!要不然别怪我他妈收拾你!孙皓然眼中全是阴霾,如今他早就不是当年的穷小子了,早有了自己的能力。
  说完这句话,孙皓然只是撂下这句话之后,很快就转身离开了医院。
  要不是顾忌这是在医院,恐怕又会对我动手了。
  我自嘲一笑,回头的时候,却看到了拐角里走出来的父亲。
  父亲脸上出现颓然和心疼的表情,我的表情顿时僵硬在了脸上。
  爸……我心虚的走过去,小声的说道,不知道父亲听到了多少,本来这种事情不想让父母知道的,“你……你怎么在这?”
  我没想到和孙皓然的争吵竟然会被父亲撞见,那么接下去我应该怎么圆这个谎?
  小雪啊,都是爸没用,让你受苦了。没想到父亲根本没有问我到底是什么情况,而是老泪纵横。
  我心如刀绞,父亲一直觉得是他自己的错……
  这些年,我和妈妈的日子不好过,他自然也受了不少委屈。
  爸,跟你没关系,是孙皓然狼心狗肺,你放心,离开他之后我会更好的!我哑着声音说道,忍住眼中的酸涩之意。
  我握紧拳头,暗暗发誓一定不让孙皓然得逞,拿回属于我自己的东西!
  爸,妈估计也快醒了,快别让妈看见,你赶紧回去吧。提起母亲之后,父亲马上收起了眼泪,也担心母亲看出来之后还要为我操心。
  那小雪,你妈住院的钱你从哪拿来的?父亲一句话就把我问住了。
  他知道的,这些年我虽然事业有成但没有这么多收入。
作者:帖合女 时间:2018-04-13 12:37:40
  慢热型,越看越好看,加油,好精彩
作者:chozhoubo 时间:2018-04-13 12:37:50
  打个酱油,楼主快更
使用“←”“→”快捷翻页 上页 1 2 3 410 下页  到页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