含笑入荒凉:一个将门之子的忏悔录

楼主:81_冰川 时间:2018-06-30 22:27:18 点击:19200 回复:556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上页 1 2 3 4 5 下页  到页 
作者:ffx123168ABC 时间:2018-07-10 10:17:08
  @81_冰川 :本土豪赏8个码字光荣(800赏金)聊表敬意,好男要写书,好女要码字。【我也要打赏
我要评论
楼主81_冰川 时间:2018-07-10 12:33:10
  一路行去,两壁是陡峭的山壁,冰川地貌在这里体现得淋漓尽致,一个又一个的V形山峰和山谷,紧挨在一起。山壁上全是褐色苔藓和骆驼刺一类的低矮植株。

  一路过去,没有什么人。定居点里的人基本上已经跑光了,偶尔路边能看到两三个平房院子,黄扑扑的砖房。陆续看到五个帐蓬,五群羊,三个牛群。

  放羊的人自顾躺在滩上睡觉,一匹黑马吃草,牧羊犬在一旁看着羊群。那是一种叫獒的狗,比藏獒体型略小,很凶猛,碰到狼来掠食,它们能把狼撂倒。这里的狼不成群,通常只有三五只一伙。

  继续往山腹行走,景色为之一变。开阔的河谷,还有坡顶的大片大片夏季草场和冬季草场,被铁丝网分割成一个又一个,一群马群,被公路分割成两半,母马和小马,在公路两边相互对望。然后小马终于克服了恐惧,径直从车前走过。出于好奇,还伸出脑袋,深情凝视了一下车窗后面的我们。
楼主81_冰川 时间:2018-07-10 14:00:39
  一路行去,两壁是陡峭的山壁,冰川地貌在这里体现得淋漓尽致,一个又一个的V形山峰和山谷,紧挨在一起。山壁上全是褐色苔藓和骆驼刺一类的低矮植株。

  一路过去,没有什么人。定居点里的人基本上已经跑光了,偶尔路边能看到两三个平房院子,黄扑扑的砖房。陆续看到五个帐蓬,五群羊,三个牛群。

  放羊的人自顾躺在滩上睡觉,一匹黑马吃草,牧羊犬在一旁看着羊群。那是一种叫獒的狗,比藏獒体型略小,很凶猛,碰到狼来掠食,它们能把狼撂倒。这里的狼不成群,通常只有三五只一伙。

  继续往山腹行走,景色为之一变。

  开阔的河谷,还有坡顶的大片大片夏季草场和冬季草场,被铁丝网分割成一个又一个,一群马群,被公路分割成两半,母马和小马,在公路两边相互对望。然后小马终于克服了恐惧,径直从车前走过。出于好奇,还伸出脑袋,深情凝视了一下车窗后面的我们。
楼主81_冰川 时间:2018-07-10 14:26:11
  七月的祁连山,是一片美丽的土地。远处的草场,芨芨草都围着圈长,远远看过去,浅嫩的绿色里,一圈又一圈深绿色的草垫子,模样十分趣致。

  河滩上全是低矮的灌木,不知名称。一种开黄色、五瓣小花,一种开白花。还有一种藤本的,开四瓣的黄花,花形如同倒挂金钟,攀爬在灌木丛上,把灌木丛妆点得很明媚,然而,同一种植物,长到路边,或者稍微高点的海拔,就变成了低矮的草花。

  另外一种黄色的草花,是一丛一丛的,花茎直耸。而另一种花形叶子跟这种差不多的,开的却是紫色花儿。

  老远能看到草丛鼠兔窝子里,旱獭双脚直立,瞪着一双乌溜溜的小眼睛,左顾右盼,察听动静。然后车过时,嗖缩了回去。

  我一路行来,一路向余容后展示着我所热爱的这片土地,土地上的景色和生物,充满着温情,还有骄傲。
作者:上书一见 时间:2018-07-10 18:38:53
  草丛鼠兔窝子里——啥意思啊,看不懂。
我要评论
楼主81_冰川 时间:2018-07-10 21:21:46
  我一路行来,一路向余容后展示着我所热爱的这片土地,土地上的景色和生物,充满着温情,还有骄傲。

  有人在这一条线上跑,看到过两次狼。一位开货车的师傅,曾看到过一次雪豹,好几次狼。

  冬天下雪的时候,我们上山套野兔。在河滩上,看有没有兔子的脚印,如果有,就用极细的铁丝结好套,兔子跑过去,被铁丝套住,绞到脖子,就套住了。

  第二天去,冻得硬梆梆的。有时候去的晚了,会被路过的狼叨走,或者被老鹰叨走。

  生活在雪线以上有一种雪鸡,翅膀上的三根毛,焙干研成粉末服下去,冶风湿极灵。以前才六十块一只,现在要三百八,因为是保护动物,禁止捕猎。

  最常见的鸟是红嘴乌鸦。旱獭的爪子象人的手,叫声象婴儿,皮毛很光滑,肉很好吃。当地人吃不生病的旱獭的肉,生病的不吃,因为有鼠疫。

  外地人不敢吃,分辨不出来。还有一种保护动物,名字叫青羊。但这边没有野马群,没有马鹿,有梅花鹿。在武威,有一个亚洲最大的马鹿养殖基地。

  山丹军马场是亚洲最大的军马场,曾经拍过《牧马人》,骑兵的编制被取消之后,山丹军马场也从军方转入地方,但那里仍保留着一个数目庞大的基因库,保留着最优秀的军马基因,以备不时之需。
楼主81_冰川 时间:2018-07-10 21:59:06
  甘肃大一点的地名,都很有历史感。

  武威古称凉州,著名的凉州词、曲,西凉乐、西凉伎都在这里形成和发展。

  张掖,汉武帝时设郡,取“张国臂掖,以通西域”之意,另一个更让人熟悉的名字,是甘州。

  酒泉的古称为肃州,甘肃省的名称,便自甘州和肃州里各取了一字。

  安西为安定西域之意,故县名为瓜州,现在更名为瓜州。据说这里头有缘故,酒泉安西,紧挨着,连起来有九泉下安息之意,为上头所忌讳。

  去嘉峪关,去张掖,通常避开酒泉和安西。于是,有人揣摩上意,终于把安西改为瓜州。

  除安西之外,还有定西。陇南地区的县名也有意思,分别有康县、成县,礼县,文县,两当。从名称看,陇南地区比较繁华,受教化比较早,儒教影响比佛教大。

  说到芨芨草,我说,有一种很象芨芨草的草,叫醉马草,马吃了会中毒,当地的马都知道,不会去吃。

  有一次肃南县举行赛马大会,肃北县的马过来,不小心吃了,死了好几只。因为肃北县没长这种草,马儿们认不出来。
楼主81_冰川 时间:2018-07-11 09:28:16
  我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有这么多话,滔滔不绝,如数家珍,余容后先是不停地欢呼、赞叹,表示倾倒,后来就安静下来了,听我神采飞扬地讲述我的祁连山。

  再后来,不顾我再三反对,这样很危险,很考验我的驾驶技术,双手趴在我肩膀上,静静地趴着,嘴里嘟囔着。

  她说,你有时候很真诚的样子,有时候又玩世不恭,真不知道哪一面才是真的你,又好奇,又不敢好奇。原来这才是你的世界。那么苍凉,又那么美丽。有多坚硬,就有多柔软。有多冰冷,就有多炽热,多么神奇美妙的地方。我好幸福,我没看错你,没有喜欢错你。我好喜欢,越来越喜欢。谢谢你带我进山,谢谢你,终于不再拒人于千里。

  我想我听到了她说的每一句话,真真切切。

  这真是个神奇的姑娘,与我那么有默契,也许是上天对我最好的奖赏。

  可事实上,她说,她根本没说过这些话,她说,这些话只能放在心里想,要是说出来,那得多酸啊。

  然后,她惊叹,可是真奇怪啊,我当时心里真是这么想的,你又是怎么知道的呢?
楼主81_冰川 时间:2018-07-11 10:24:56
  我到现在也没弄明白,到底她说了没有,而我听到的,到底是她的声音,还是我臆想中的声音。

  总之,她让我心神荡漾,以至于没留意,前方一溜装满高高货物的大卡车,全停靠在路边,等我反应过来时,已经跟前车相距不过数米,我只来得及把手中的方向盘往右边一打,避开了一起追尾,却成功地将车扎进路边的草坑里。

  我惊魂未定地从车座上爬了下来,旁边的姑娘却仍然一脸茫然,我把她拖了出来,她仍没有反应过来,问我,怎么了?怎么突然栽到坑里了?

  我说怎么了,某人被某人迷得神智不清,没把车开进河沟里去,已经很不容易了。

  她眼中的欢喜多过惊恐,真的?

  我说,当然是真的,你怎么就这么大魔力,我早晚得被你害死。

  她顾不得因为爬出斜倒的车,手上满是泥泞,搂着我的腰,第一次主动亲了我:我还以为你很讨厌看到我,讨厌我死缠烂打,没皮没脸。不过我还是很高兴,我来了,我比你勇敢,我勇于表达自己的感情,勇于面对。

  是的,是的,好姑娘,勇敢的好姑娘,你真让我骄傲,我也会变得如同你一样,勇于表达自己的感情,勇于面对。

  在烈烈山风中,在漫坡青草的芳香里,在雪山和蓝天的辉映下,这个表白,来得如此恰到好处。

  我第一次不怀任何欲念,而是满怀爱意地回吻了我心爱的姑娘。天真蓝,雪线与蓝天交汇处,蓝色和白色都是如此纯粹,这是我要的爱情,我梦想中的爱情。

  PS:今天我的小姑奶奶没有来催文还真是有点不习惯。
我要评论
楼主81_冰川 时间:2018-07-11 12:02:06
  前方的路段,是215省道海拔最高的地方,海拔四千多米,经常山外艳阳高照,夏日炎炎,进了山,是凉爽的秋天,到了这里,就是零度左右的冬天。

  不是下雨,就是飘雪,路段十分泥泞。道班长年在这里修,也修不过来。经过路过的载重卡车,一旦陷在这里,就有半天动不了窝。

  果然,我们拖着手去前方打探到的情况,跟我猜测的一模一样。

  两辆交汇的车,因为货物载重过度,侧歪到泥坑里,两车差点蹭在一起。只留下一条窄道,可以供小型车通过,导致来的方向和去的方向,都排满了等候通行的车。

  司机们自发组织起来,引导车辆通行。而客车货车,基本上就不抱什么希望,但是长期在这条路线上跑,他们对此早有心理准备,所以也不是太焦躁。
楼主81_冰川 时间:2018-07-11 13:28:12
  余容后披着我宽大的夹克,走动起来,一晃一晃地甩着袖子,很高兴地问我,那我们是不是得在这里等上一夜啦?干脆露营吧,原来你准备了这么多,就是为了夜宿山头啊,你真聪明吧,太有远见了。我们找到那一片草苔扎营好不好?

  真是个没心没肺的姑娘,真能自得其乐。

  我不反对扎营,不过我还有更好的计划,我给司机师傅们敬了几枝兰州,成功地把座驾从草坑里拖了出来,继续上路。

  山路上手机的信号时断时续。余容后一路向她的闺蜜们报告自己的行程路线。

  然后把闺蜜们的反应一一描述给我,从她们的反馈来判断,余容后嘴里的根本就不是我,而是常山赵子龙,或者骠骑大将军霍去病。

  我一边听,一边笑,女孩子们就是无聊。余容后理直气壮地说,本来就是,你多英俊多酷,比雪山还酷,比野马还酷。

  我哈哈大笑,那她是真没见过什么叫真正的酷。我给她描述老连长,描述他在战场上的功绩,和战场回来之后的特立独行,她听完之后,将信将疑:真有这号人物吗?听起来象是第一滴血里的兰博。
楼主81_冰川 时间:2018-07-11 19:35:53
  是的,我想是这样的。就象兰博里的那一段对白:你派我们过去,我们在那里牺牲,然后回来,很多人对我们不满意,我们错在哪里了?我忘了原话,大概意思吧。

  接连赶了好几个草场,都没找着老连长的人影。我们的车已经离开了主道,开上了土路,路况很不好走。只是随便扒拉出来的一条道,拿推机一压,就开始在上头跑马奔车。所以在甘肃境内跑的,大部分是越野车。

  夏季融化的雪水往路面上一淌,车轮一压一道辙,牛蹄马蹄印迹斑斑,山上随雪水滚下的石块,摊了一地。车子不停地听到嘎嘎作响,我惟恐回去无法跟车主人交帐,一路下去看了好几回。

  余容后开心地说,在这里当个牧羊女,你当牧童,日子一定不错。

  我被她逗得心情大好,当然我认为这只是她表达心情的一种方式,不会当真认为一个接受过高等教育的姑娘,能受得了一年到头见不到几个人,通信不便,网络不便,一年到头洗不了几次澡,吃不到什么绿叶蔬菜,新鲜水果,每天羊肉、奶茶,完全远离文明的生活。
楼主81_冰川 时间:2018-07-11 19:59:08
  我顺便告诉她,别看这些牧民一个个脏兮兮寒酸的样子,其实比普通城市白领要富裕地多。一家少说有一千只羊,算算一只羊值多少钱,一千只多少钱?余容后掐指一算,吓一跳,更加坚定了她当羊倌的信念。

  愈往里进发,人烟愈加地少,水流愈加丰茂,雪水淌过河床,因为富含铜离子的缘故,呈现出雪青色。我告诉余容后,最远处的高山草甸有成群的野马,鹿,野羊,老连长曾带着我上去过一次。

  在路的尽头,我找到了老连长的宿营地,河滩上一顶积满尘垢的黑帐蓬,黑帐蓬前是我曾经有过一面之缘的老连长的妻子,一个裕固族女人,名叫索梅达,正在劳作。她用不是很纯熟的汉话告诉我,她的丈夫领着孩子,就在不远处的草场放牧。

  余容后不停地打量索梅达,那个传奇中的女主角,已然是个肤色黯黄的大婶,看不出年轻时候是否漂亮。她的打量引起索梅达的注意,索梅达直起腰身来,好脾气地微笑。余容后用一种不可置信的语气问,不是吧?你就是那个传说中的女主角
楼主81_冰川 时间:2018-07-12 10:41:11
  我对余容后的冒失作派,再一次无语。拖着她往外走,她仍然不停地频频回顾。

  索梅达朝我们挥手,告诉我,让阿木尔早点回来,他的索梅达会给客人准备晚餐和美酒。

  阿木尔是老连长的裕固族名字,当年他跟索梅达的故事,曾轰动一时。

  据说老连长成为战斗英雄之后,名噪一时,有许多姑娘给他写信,哭着喊着要嫁给他。

  最为著名的,是一个女大学生,千里迢迢来到了军营,姑娘长得端庄秀美,才貌双全。

  所有人都觉得战斗英雄,该当有这么一位姑娘来成全他今后的生活。所有人都觉得英雄美人,是一段佳话,连部队的领导都出面劝合了。

  老连长愣是把人给拒绝了,姑娘伤心离去,老连长则因为一次进山,很快地跟裕固族的一位放牧的姑娘成了亲。
楼主81_冰川 时间:2018-07-12 11:35:28
  余容后不停地追问,为什么?为什么老连长不肯娶这个姑娘为妻。

  在我从军后,偶遇多年的英雄和偶像,那时候的老连长,似乎已经获得了宁静。我问了一个许久以来的疑问,为什么放着一个出众的姑娘不要,放着现代的文明生活不过,非得跟一个少数民族姑娘去过游牧生活。

  老连长嘿嘿一乐,我是粗人,跟一个娇滴滴的文化人,你觉得能过得到一起去?

  然后,他不再说什么,骑着他的黑马,带着他的骜,羊群是他的士兵,他哼起了一首裕固族古老的民歌:
  盖着蔚蓝的苍天,
  铺着金黄的草地,
  悬崖峭壁之下,
  是好男儿的归宿。

  我跟老连长的再次相遇,非常之凑巧。他转业以后,就失去了踪影。

  有人说,他分配回老家肃南县城,当了个小办事员。可是随后消息传来,他受不了小机关的约束,离职了。再后来,他就失去了踪影。
楼主81_冰川 时间:2018-07-12 12:58:26
  我从学校分配下基层部队,突然接到一个紧急通知,师里指派我去张掖市下属县武装部办点事。

  可要命的是部里所有的车基本上都不在,只剩下十多台半新不旧的2020吉普车,多的跑了一万多,少的才几百公里,但停驶基本上都有一年了,属于更新装备淘汰下来的。

  这一带路,我从来没跑过,原计划路线是沿着连霍高速向东走到张掖,从张掖转227国道到鹅堡镇,然后向西走304省道到祁连县,这样虽然绕了一个弯,但是路段相对比较好走。

  没想到走到高速入口时候,被告知连霍高速最近白天修路,晚上放行,我那时候血气方刚,不肯等,白白耗掉一个白天的时间。

  没办法只好掉头向西,过嘉峪关走215省道,一路上净是山路、土路、搓板路。走时匆忙,电瓶充的不够满,熄火了。

  我忍不住一肚子暴躁,冲着轮胎撒火。

  (PS:老连长即将前来报道。老连长心中的沉重有多少人能真正地懂?那种在他心底的痛。)
作者:上书一见 时间:2018-07-12 13:17:06
  也没个人出来唠个嗑啥的吗?我家这个傻哥哥,吭哧吭哧填坑不觉得闷吗?佩服这种耐得住寂寞的人,换了我,早不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