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人生可以重来,我再也不过成这猪狗不如的样子

楼主:探竹 时间:2018-10-08 15:57:34 点击:25288 回复:224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上页 1 2 3 下页  到页 
  2008年的时候,天涯有一个很著名的帖子叫做《我要回到1997年了,真是舍不得你们》,帖子刚发时,网友还觉得楼主无聊而嘲笑他。慢慢地,就开始有网友真情相待。后来,有无数网友跟帖留言。
  实不相瞒,我曾在深夜时一层接一层的爬楼,隔着屏幕,我阅尽这人世无数人的喜怒哀乐。
  如果能回到过去多好,那我们就能重写命运。
  如果能回到过去多好,那我们就有机会去修正那些无尽的遗憾。
  如果能回到过去多好,那我们就可以带着上帝视角去引领当年那个无知而迷茫的自己,也许我们就的人生就能变得完全不一样了。
  ……
  可时光不能倒流,这是谁也无法改变的事实。
  所以,我写了这个故事,这是我属于我的故事,属于我的遗憾,我想在故事里修正残缺的命运,留住生命中最重要的那些人。如果你刚好看看到了,我愿你平安,喜乐!愿你没有需要穿越时光去修正的遗憾和悲伤。

打赏

3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 楼主
楼主发言:38次 发图:0张 | 更多 |
楼主探竹 时间:2018-10-08 15:58:21
  明晃晃的太阳照在屋前空坪的柴垛上,大黄趴在大樟树的根下酣睡着,屋里不时传出几声咒骂,那是我妈在骂我奶奶。
  我恍惚得厉害……眼前一切是那么的陌生而又熟悉。我真的不是在梦里吗?我用指甲掐了掐手心,钝钝的痛感。
  这些多年后成为我梦魇的场景……我竟然有机会重新回到一九八八年?这怎么可能?我肯定是在做梦。
  我急得又狠狠地咬了一下舌头,疼得我打了个大哆嗦。难道真的回来了?狂喜涌上的我心头。我转身就往屋里奔,恰巧我妹明云往外跑,她一脸惊慌的样子。
  我的心一沉,冲过去就抓住她的手:“爸呢?”
楼主探竹 时间:2018-10-08 15:58:30
  明云被我吓得结结巴巴:“在,在,那边,厅堂里摘花生。”
  我意识到我的举动吓到了她,退了一步,我松开了她的手:“那你跑去哪里?”
  “奶奶说要去吃老鼠药死了算了,还说她枕头底下就有,我去找找看。”她说着就往西屋我奶奶住的房间跑去。
  我赶紧往后屋的吊脚楼跑去,我人生的多诺米骨牌就是从一九八八年夏天的这一天开始推倒的。现在我重新回到了这一天,我要拼尽全力去阻止悲剧的发生。
  我手脚并用地爬着木楼梯上了吊脚楼,吊脚楼晃悠悠的,我扶着墙根拐过弯,走到堆放着杂物的角落蹲了下来,伸手进去,我从装着木屑的编织袋下面拿出了两瓶甲胺磷农药。
楼主探竹 时间:2018-10-08 15:59:06
  一九八八年的夏天,我爸喝下了半瓶甲胺磷农药。闻讯而来的乡亲们帮忙把我爸送到了医院,那会儿镇上的医疗条件很落后,洗了胃后,我爸人就不行了,十岁的我眼睁睁地看着他带着无尽的悔恨掐着我妈的手心咽下了最后一口气。
  我把那两瓶农药抱到怀里爬下了楼梯,绕着屋檐我跑到了山脚的厕所那里,毫不犹豫地,我将两瓶甲胺磷扔进了粪坑。
  稍稍松了一口气,我一刻不停歇地往回跑。
楼主探竹 时间:2018-10-08 15:59:15
  我深刻地记得,我爸之所以自杀就是因为我妈和我奶吵架,一场婆媳大战逼得才高八斗的我爸没了活路。
  我跑进厅堂时,我妈叉着腰站在厅堂连接厨房的过道口大骂着。
  “我生明兰那会儿,你给我看了几天孩子?我生下她还没出月子就要下地上工,你呢?不帮我看孩子,跑去给你大儿子捡柴,成天就知道把我家的东西往你大儿子家搬,你那么心疼你大儿子,你搬去和他住啊,你赖在我家算怎么回事儿?”
我要评论
作者:爱吃醋的橙子 时间:2018-10-08 16:14:37
  顶帖支持下,来个赞吧
作者:爱菲ivy 时间:2018-10-08 17:09:48
  如果能回到过去,我要多陪陪我的外公外婆还有我的爷爷
我要评论
楼主探竹 时间:2018-10-08 18:02:14
  厨房里,我奶奶坐在灶前的矮凳上抹着眼泪,嘴里不停地嘟囔着自己命苦。我爷爷在搓草绳,他的脸色阴沉得可怕,而我爸,我侧头看着他,他一个接一个地用力地扯着花生,我弟蹲在我爸旁边怯怯的。
  记忆像潮水一样在我脑海中翻滚着,打我记事起,我妈和我奶奶隔三差五的就要为了各种鸡皮蒜毛的小事吵一次。这一次吵架的原因是因为几斤喂鸡的碎米,我奶奶偷偷地把碎米送去给我大伯被我妈撞见了。
  • 潜龙帝: 举报  2018-10-11 18:34:06  评论

    评论 探竹:既然合不来,为什么两老人不分开住,农村不是有个词‘打养老’么?儿子又不止一个
我要评论
楼主探竹 时间:2018-10-08 18:02:28
  说起来,我爸和我大伯并不是同胞亲兄弟。我奶奶在嫁给我爷爷之前是给地主家做小老婆的,跟着地主时,她生下了一儿一女。新中国婚姻法颁布后,我奶奶被迫离婚,彼时恰逢我爷爷参军复员回乡。经媒人撮合,我奶奶就和我爷爷再婚了,婚后生下我爸,我奶奶落了月子病,后来就没再生育了。
  我奶奶在我爷爷这边,日子过得还算安稳。她早前留在地主家的一儿一女也都各自成了家,还在生产队那会儿,我那个弱不经风的大伯勉强还能混个饱。土改后,没了大锅饭,我大伯家的日子就过得紧巴巴的。我奶奶看着心疼,但也只能背地里偷偷接济他。
  我妈脾气暴躁,平时没有抓住把柄都要指桑骂槐一番,今天我奶奶撞了枪口,她怎么能不借题发挥?
楼主探竹 时间:2018-10-08 18:02:40

  我捏紧了手心,脑袋里飞速地转着要怎么办?我妈这会儿正在气头上,别说我一个小屁孩劝架,就算是天王老子现身估计都不好使。
  “就知道心疼你大儿子,你心疼过景成吗?他才会给你养老送终。你倒好,吃里扒外。有一点点好的东西都恨不得送去给你大儿子,你干脆搬去你大儿子家住啊。将来你百年了,让他给你送终去吧……”我妈骂到这里时声音又高了八个度,一只脚已经跨过了门槛,离我爷爷只有最多半米的距离。
  我的头皮炸麻起来,是在这个时候,我爸把整筐的花生掀掉,吼了一声,这个家只有我死了你们俩才能消停,然后他就冲出了厅堂,上了吊脚楼,喝下了农药。
楼主探竹 时间:2018-10-08 18:02:47
  我紧张得嘴唇不停的噏动着,心中有万千话,在恐惧的支配下,我尖声惨叫道:“爸爸,你不要死。”
  这声惨叫成功吓到了所有人。
  我爸惊愕得手里的花生藤掉到了地上,我弟也抬头呆愣愣地看着我,连我妈都张着嘴忘了词……整个厅堂里呈现出一种诡异得离奇的安静。
楼主探竹 时间:2018-10-08 18:03:34
  我爸大概以为我得了失心疯,因为他看我的眼神震惊中夹杂了困惑。
  我拼尽全身的力气喊完后,看着我爸的表情,我的腿就开始软了。这可是一九八八年的农村,而我,一个在家中毫无地位更没有话语权的孩子突然喊出这么莫名其妙的话,等着我的后果就是被暴揍一顿。
  “明兰,你发疯了吗?”我妈果然一个箭步就冲到我面前将我拽住,然后就开始劈头盖脸的扇我耳光。
  我妈真是一点儿都没有手软,几耳光抽得我毫无招架之力,我痛得嗷嗷大哭。混乱之中,我的看向我爸,他仍然坐在那里,但拳头攥得紧紧的。我更加紧张,心里暗暗祈祷我挨完这顿打后,我家的命运就是另一个走向了。
楼主探竹 时间:2018-10-08 18:03:54
  “你打孩子做什么?”我爸在我挨了七八个耳光后终于忍不下去了,他“霍”一下起了身,冲着我妈怒吼。
  “我打我女儿,关你屁事啊?”我妈更加的恼羞成怒,见我爸朝她走来,她干脆用力踹了我一脚。
  我被我妈踹得后仰着摔了出去,“砰”一声响,我的头撞到了墙角上,痛,剧痛,我眼前一阵阵发黑。脑海中火花噼里啪啦,施星帆狰狞的面孔晃来晃去……他说沈明兰,就让我们同归于尽吧。
  “有完没完啊?”我爷爷瓮声瓮气的声音响起。
  我努力地集中神思,我听到我爷爷说:“月秀,你也不用打孩子出气了。我和老婆子明天就搬到驼子背的老屋去住。死老婆子,你还哭什么,我还没死呢。等我死了才有你哭的时候。”
作者:linxinB 时间:2018-10-08 18:55:21
  不是都说 回到过去 我们都要多买房吗
我要评论
作者:朋友比恋人田 时间:2018-10-08 21:34:55
  写的好,友情盖楼一层以示支持
作者:西橙LL 时间:2018-10-08 23:48:15
  我们谁也不能回到过去重新开始,可是我们可以把今天当做一个新的开始!
楼主探竹 时间:2018-10-09 15:12:00
  月秀是我妈的名字,驼子背的老屋,我记忆还是我妈结婚那时住过的破房子,土墙屋,虽然屋顶盖的也是瓦片,但因为年头久了,瓦片的质量也不过关,早在我家搬到新屋之前每逢下雨就漏得厉害。搬到新屋这里后,
  我家的两头水牛就关在老屋里,那里根本就没法住人。
  “姐。”吓坏了的我弟连滚带爬到了我身边,他指着我的后脑勺,“好多血,姐,你的头在流血……”
  我下意识地抬起手摸了摸,满手掌的血。
  “明兰。”我爸慌得也跑到我身边,他把我从地上拉起来了。
  “我没事儿,不痛。”我看着我爸,泪水就怎么也控制不住了地哗哗往下流。这是我爸啊,我贪婪地望着他的面容。他五官端正,眼睛有神。真好,我再一次看到他了。
  “郑月秀,明兰的头摔破了,你是疯狗吗?”我爸看着我满头的血,懦弱的他冲着我妈又吼。
楼主探竹 时间:2018-10-09 15:12:20
  我妈听到我爷爷说要搬出去住时,气焰就灭了三分。毕竟吵架归吵架,我爷爷和我奶奶只有我爸一个儿子,他们真搬回老屋了,村里人肯定会指指点点,说被我妈赶走的。
  人活着嘛,再厉害总还是要脸的。
  “我嫁进你们沈家真是倒了八辈子的霉了。”我妈眼看着这架吵不下去了,她一屁股坐到了地上,拍着大腿嚎啕大哭起来。
  “我带明兰去老所那边包扎一下,她要是有个好歹,我看你怎么办?”我爸蹲到地上抓过我的手把我背到了背上。
  我晕晕乎乎的趴在我爸的背上,我妈哭得情真意切,她一千零一次开始细诉她嫁进沈家受过的委屈。
  我爸背着我已经出了厅堂,我弟弟也跟出来了,出了廊下时,我妹从西屋跑过来了。我看到明雲时,心里一个激灵,我现在不能去老所那里包扎伤口,万一我妈或我奶奶想不开了怎么办?从命理的角度来说,我至少应该把这一个时辰都错开才能避开命运的凶险吧?
我要评论
楼主探竹 时间:2018-10-09 15:12:33
  想到这里,我挣扎起来:“爸爸,我不要去老所那里,我不去。”
  我爸不理我,大踏步地往前走着。
  我的心悬起来,怎么办?我爸根本不听我的。这里到老所家走小路也要快二十分钟,包扎一下加返程的时间,一个小时就过去了。这一个小时里会发生什么?我根本不敢去想。
  “爸爸,我不去,我怕痛。”我带着哭腔恳求我爸。
  “要包扎一下,这大热天的,怕伤口感染。”我爸把我往上托了托。
  拐过屋角,我妈的哭声渐渐要听不到了,怎么办?怎么办?我急得跟热锅上的蚂蚁似的。
  “爸爸,我们快回去,奶奶说要吃老鼠药,明雲去她房间找了,我们快回去。”我急中生智。
  “什么?”我爸猛地顿住脚步。
  
楼主探竹 时间:2018-10-09 15:12:45
 “我也听奶奶说了,奶奶还说,她活着也也是吃闲饭的,招妈妈嫌弃。”我弟补充道。
  我爸犹豫地往前又走了一步,然后停下。
  “明山,你去把老所喊到我们家来,快去。”我冲着我弟喊。
  我弟看着我爸。
  “快去啊。”我急得要命。
  偏偏我弟那个呆瓜完全不明白我的心情,站在那里一动不动的。
  我用力挣扎着撑开我爸,从他后背滑了下来。
楼主探竹 时间:2018-10-09 15:12:56

  “明兰。”我爸喊了一声。
  “爸,你和明山一起去喊老所吧,我回家去看着奶奶。”我寻思着能把我爸支开也行。
  我爸显然没将我一个小孩子的话听进去,皱了皱眉,道:“明兰,你今天怎么回事儿?怎么这么不听话?大人的事情,你小孩子多什么嘴?”
  我捏着手心,我今天怎么回事儿?因为这个十岁的小姑娘,她三十五岁的灵魂回来了,她回来阻止所有的悲剧了。
  “爸。”我敛了神色,换了语气,眼神对我爸。
  我爸吓了一跳,眼中闪过了惊惧。十岁的眼神,和三十五岁的眼神,还是有差别的吧。
楼主探竹 时间:2018-10-09 15:13:01
  “我的头没那么严重,你去喊老所出来帮我上点药就好了。我妈这会儿还在气头上,你就不要回去了,你帮不上忙,还有可能会把我妈的怒火又点起来。我回去看着奶奶,好好劝劝她。我妈气消了,你再跟她说几句好话,她也就没事儿了。”我几句话将事情分析得透彻。
  我爸的眉头皱得更紧,但他嘴里还是说着:“大人的事情……”
  “爸。”我不得不打断他,心里有悲怆,这繁琐而负重的农门生活,将我爸的灵气几乎要磨灭光了。从他撕毁大学录取通知书到今天,有十几年的时间了。这些年来,他夹在我妈和我奶奶之间,两个愚昧又无知的女人将他变成今天这副懦弱而又认命的样子。
  “你听我的,快去吧。”我语气非常坚定。
  我爸下意识的就往前走去,明山赶紧追着我爸走。我爸执行我妈的命令惯了,乍然间,听到我这样坚定的语气,他本能的就执行命令去了。
  我目送着我爸穿过了邻居家的弄堂,很快他的身影消失在了我的视线里,我又站了一小会儿才转过了身。
楼主探竹 时间:2018-10-10 14:23:35
  我拐过屋角往家里走去,我妈的声音已经弱了许多,我爷爷这会儿拿着他刚刚搓好的草绳给坪坎边上的丝瓜做牵引。
  我仍然不敢大意,轻手轻脚走到厨房门口,探头偷偷看了一眼,我奶奶已经没有坐在灶前,估计是我妹拉着她回屋去了。
  我妈还在低低地呜咽着,也不知道是真觉得自己命苦,还是因为吵了个无疾而终的架而感到憋屈。我迟疑着要不要上前去安慰一下我妈,但想到她刚才对十岁的我拳打脚踢,我不由得打了个冷战,脚步就缩住了。
  我去西屋看了看,我奶奶靠着床头哭,我妹站那里不知所措的。见我过来,她松了一口气,用眼神示意我快进去。
  “奶奶。”我走到床边,轻轻喊了一声。
楼主探竹 时间:2018-10-10 14:23:47

  我奶奶抬起手抹了一把泪,嘴里叨叨道:“不中用,年纪大了,不会干活,只会吃饭,不怨你妈嫌弃我。”
  我鼻头酸酸的,我奶奶都七十三岁了。她是从旧社会跨到新中国的人,目不识丁,前半辈子跟着地主做小老婆,经常给正堂打得死去活来的。好不容易跟了我爷爷,生了我爸,拉扯着养大,成了家。她早年也是摆过婆婆威风的,遗憾的是对手是我妈,她占不住山头。
  “奶奶,你不要哭。”我开了口才发现,一个才十岁的我,什么也安慰不了她。
  “就盼着早点咽气,前天你堂叔赶圩让他买了两包老鼠药,雲又帮我丢了。好好的给我丢掉,我吃一包,你妈少了眼中钉,这家里的光景也能好起来。”我奶奶愈说愈难过,眼泪也流得更急了。
  “姐,你头上有血。”我妹惊叫起来,像发现了新大陆。
  我奶奶看向我,见我满头血,她吓得手直抖:“兰啊,你快过来我看看。”
  “奶奶,没事儿,不疼。”我轻声说,从摔到到现在,我可能精神过度紧张,并没有觉得头有多痛。
  “你妈拿你出气,打你打这么狠,就是打给我看……”我奶奶从床上下了地,她将我拉了过去,“这么大一道口子,那么厉害的人,天会收她的,小鬼会拔她的舌头。”
  我心里很不是滋味,一个是我亲奶奶,一个是我亲妈,她们这么相互咀咒,真是让人头大。
楼主探竹 时间:2018-10-10 14:23:56
  “快来人啊,救命啊。”隐约而又显得尖利的哭喊声打破了晌午的宁静,声音是从我家下屋的方向传来的。
  我乍回魂,一下子听不出喊救命的人是谁?紧接喊救命的声音又提高了几度,我听到我爷爷的脚步往斜坡下跑去。我赶紧往外跑,跑出西屋时,我妈也从厅堂跑出来了。
  “你大婶子家这是怎么了?”我妈嘀咕了一句,眼神扫到我时,她的表情变得悻悻的,“你爸呢?不是带你去老所那里了吗?你怎么还在这里?”
  她说话时,一把将我拽到了她跟前。她轻轻地翻着我的头发检查伤口,说了来的话着实伤人:“也是没用的女孩子,摔死你也好早投胎,省得在他们沈家受罪。”
  “喝药了,喝了大半瓶敌敌畏,快去叫老所啊。”更清晰的喊声传来。
  我惊得当场失了神,喝药,敌敌畏?谁?一九八八的夏天,整个沈家村,就我爸一个人喝农药寻了短见。现在是谁喝了药?怎么回事儿?
  我怔神时,我妈把我拉回了屋里,她打了一盆温水拿毛巾给我把沾血的头发洗干净了,洗完后,她不知道打哪弄了点泥土一样的东西按到了我头上的伤口上。
楼主探竹 时间:2018-10-10 14:24:10
  我在疼痛的刺激下回了神,我惊慌地问她:“妈,是谁喝,喝药了?”
  我妈狠狠瞪我一眼,哑声吼我:“你一个小孩子问那多做什么?在家里呆着我,我去看看。”她说完双手在衣服上擦了擦就跑出去了。
  下屋的动静越来越大,村里人都被惊动了,大家都往我大婶子家跑去。我夹杂在人群中,也跟到了大婶子家。
  屋前的空坪上,我堂叔躺在地上,我大婶哭得上气不接下气,我堂妹沈明珠蹲坐在地上,她看起来已经吓傻了,一双大眼睛失去了焦距。
  邻居们七嘴八舌的,我听了个大概。是因为一点儿琐事,我大婶子两口子吵了几嘴,不曾想我堂叔一时想不开,跑到屋后拿了瓶敌敌畏就喝下去了。
  邻居们都很意外,平日里我大婶子和我堂叔感情一向好,两个人结婚十年,没有几次红脸的时候,这突然间,我堂叔就想不开了,这事情也是有些怪异。
  “老所来了,你们快让开。”不知道谁喊了一声嗓子。
楼主探竹 时间:2018-10-10 14:24:18
  我被人群挤得差点跌倒,站稳后,我看着老所给我堂叔灌催吐的药。我觉得浑身发冷,我爸的命数错开了,命运拐了一道弯,找到了我堂叔家。
  天呐,我惊得掩住了嘴。我回到了一九八八年,我以为阻止了我家的悲剧,我万万没有想到会变成这样。
  “快,快,拖拉机来了。”又有人在喊。
  拖拉机轰隆隆地停在了路口,我堂叔被人从地上扶起来了。他似乎有一些清醒了,看着痛哭的大婶子和吓傻的女儿。
  他说:“明,明珠,听,听你妈的话,帮你妈好好照顾弟弟。”他说话时,又一阵吐。
  “景衍啊,你为什么要这样想不开,我说你那几句,你怎么就往心里去了?”大婶子哭得在地上打滚。
  堂叔的话传进我的耳朵里,我再也支撑不住,双腿发软,一屁股坐到了地上。那些话,和我爸当年说过的一模一样,一字不差。
  天啊。
楼主探竹 时间:2018-10-10 14:24:23
  人群闹哄哄的,堂叔被抬上了拖拉机拉,他要被送去镇医院。
  “不能去镇医院,去县城,去县城才行。”我从地上爬起来,冲着人群喊。
  谁也不搭理我,我只是一个十岁的孩子,我爸和我妈扶着我大婶子一起上了拖拉机。明珠和明成两姐弟呆愣愣地坐在地上,没有跟去镇医院的邻居在旁边感叹着。
  我呆站着,为什么不听我的?镇医院救不活啊,应该听我的啊。
  “你赶紧回家去。”我奶奶上前来拉了拉我。
  “不要管我。”我喃喃道。
  我奶奶又拉了我一把:“我刚才问老所拿了点药,你赶紧回家去上药。”
  “不去,我不去。”我盯着沈明珠看,她今年九岁了吧,如果她按照正常的人生轨迹,在她十八岁那年会被保送进入北大,然后读研,再然后定居北京。
  是我把她家害惨了。
作者:1丑2016 时间:2018-10-11 11:11:40
  人群闹哄哄的,堂叔被抬上了拖拉机拉,他要被送去镇医院。
  “不能去镇医院,去县城,去县城才行。”我从地上爬起来,冲着人群喊。
  谁也不搭理我,我只是一个十岁的孩子,我爸和我妈扶着我大婶子一起上了拖拉机。明珠和明成两姐弟呆愣愣地坐在地上,没有跟去镇医院的邻居在旁边感叹着。
  我呆站着,为什么不听我的?镇医院救不活啊,应该听我的啊。
  “你赶紧回家去。”我奶奶上前来拉了拉我。
  “不要管我。”我喃喃道。
  我奶奶又拉了我一把:“我刚才问老所拿了点药,你赶紧回家去上药。”
  “不去,我不去。”我盯着沈明珠看,她今年九岁了吧,如果她按照正常的人生轨迹,在她十八岁那年会被保送进入北大,然后读研,再然后定居北京。
  是我把她家害惨了。
作者:被中途退出 时间:2018-10-11 11:47:13
  穿越小说吗?
作者:山寨都9 时间:2018-10-11 11:52:06
  呵 最新知乎与头条。。上论坛中有:一大堆自干五东西诋毁谩骂最新发展计划——还鬼哭狼嚎叫嚣造要撤除消除地方语言?? (那两边都成它们东西天地了 老夫现在看也不看理也不理二论坛) 也不拿镜子照照自己算哪根烂京葱!

  它们与三panG地方一个极端德行属性! 万分可惜 世界不会随着与听它们这群歪歪意淫的货色东西而走! 只会有自己一定的道路!
作者:princePG 时间:2018-10-11 12:40:47
  @1丑2016 2018-10-11 11:11:40
  人群闹哄哄的,堂叔被抬上了拖拉机拉,他要被送去镇医院。
  “不能去镇医院,去县城,去县城才行。”我从地上爬起来,冲着人群喊。
  谁也不搭理我,我只是一个十岁的孩子,我爸和我妈扶着我大婶子一起上了拖拉机。明珠和明成两姐弟呆愣愣地坐在地上,没有跟去镇医院的邻居在旁边感叹着。
  我呆站着,为什么不听我的?镇医院救不活啊,应该听我的啊。
  “你赶紧回家去。”我奶奶上前来拉了拉我。
  “不要管我......
  -----------------------------
  编一个普通的大学就行了,非要拉上北大吗?
作者:a593434 时间:2018-10-11 13:57:53
  继续
作者:极地温度 时间:2018-10-11 14:09:02
  你都猪狗不如了还能叫人生么?应该叫猪生或者狗生的吧
作者:潜龙帝 时间:2018-10-11 18:29:45
  楼主,我会关注你的帖子!我一看你的标题,就被吸引了,也许,我们是同病相怜!
楼主探竹 时间:2018-10-16 08:33:15
  我被我奶奶拉回了家,上了药,我坐在床上发呆。我奶奶和我妹跟我说话,我一个字都没有听进去,满脑子就一个声音。
  怎么会变成这样?怎么就变成这样了?
  “姐,你怎么了?”我妹用力推我。
  “雲,我们去镇上医院看看大叔吧?”我猛抓住她的手。
  她仿佛触电一样甩开我的手,躲到我奶奶身后,她探头惊恐地看我,:“奶奶,你快看看我姐,她,是不是被吓了?”
  “说了不听,跑去看什么?这肯定是冲撞了脏东西,雲,你快去拿纸钱来。”我奶奶连连叹气。
  我妹听了指令,撒丫子就跑出了房间,她们都以为我中邪了。
  我想说我没有中邪,我只是从三十五岁穿越回来了,是我把命数弄乱了。但我马上冷静下来,我说了有什么用?不光我奶奶,所有的人都会认为我中邪了,被鬼附了身。
  我妹很快拿来了纸钱,我顺从地坐到椅子上让我奶奶拿着纸钱在我全身上下扫了一遍。随后她拿了一把剪刀,又让我妹端了一盆水跟着她去路口烧纸钱了。
  我稳了稳神,闭上眼睛,我仔细捋了捋了当年的事情。我爸喝下农药,去了镇上洗胃,因为医疗条件落后,最后没能救回来。如果我堂叔顶了我爸的命数,那么,他也就没有救回来的可能。
  我的心揪起来,我爸死后,我妈咬着牙含辛茹苦将我们姐弟仨人拉扯长大。
作者:pipipig555 时间:2018-10-16 09:32:10
  总算是有东西看了,等到花儿都要谢了
作者:白色的爱情 时间:2018-10-16 09:36:30
  看入迷了,昨天下午看到的,今天追完了,现在开始巴巴的等楼主更新~~~·
楼主探竹 时间:2018-10-16 10:03:30
  我大婶子和我妈不太一样,我妈脾气倔,要强,打死不认输。我大婶子嫁给我堂叔后,田里的重活都是我堂叔操持。土改之前,她下地挣工分,十个她都顶不上半个我妈。我堂叔要是走了,我大婶子要怎么办?过不了几年,她很可能就会改嫁。那沈明珠和沈明成怎么办?跟着大婶子走吗?沈明珠还能好好念书吗?
  屋外的太阳已经开始西移了,没有手机和手表,我只能判断大约下午两点左右。我记得我爸当年咽气是下午四点多,五点多的时候,人从镇上拉回村里的。
  想到这里,我再也坐不住了。从椅子上起了身,我跑出了西屋,我奶奶和我妹正往回走,我怕我奶奶阻止我去下屋,于是我脚步飞快拐过了屋角。绕过了邻居家,我跑上了后山,然后顺着后山一路跑到了我堂叔家的后山,沈明珠的大哭声传来。
  我从屋角的土坎跳下去,三步并作两步,我快步跑到了她家的屋坪前,沈明珠坐在屋檐下的地上哭。
  “明珠。”我走到她身边喊了一声。
  她抬起满是泪痕的脸,因为过度的惊吓,她看起来很茫然。
  “你爸……明成呢?”我本来要说你爸会没事儿的,话出了口,我生生改掉。
  她摇了摇头:“我想去镇上,我想去看看我爸。”
  “我带你去。”我脱口而出,话出口后,我反应过来,要怎么去?这可不是家家户户小车电瓶车普及的年代,村里仅有一辆手扶拖拉机,也没有摩托车,自行车我家倒是有,可我也不会骑。
作者:castle208 时间:2018-10-16 10:18:40
  哈哈,太喜欢了
作者:tixh_g 时间:2018-10-16 13:06:50
  等了你好几天,才发现是我没关注,脸红
作者:不许哭LILI 时间:2018-10-16 13:13:48
  更新的太慢了
作者:yyyyiioo 时间:2018-10-16 14:55:40
  快点来啊!
作者:房寻 时间:2018-10-16 15:16:40
  加油更
作者:不破之名 时间:2018-10-16 15:37:30
  下了天涯app只为看楼主每天更新
作者:ov2 时间:2018-10-16 16:06:30
  写的挺好的
作者:flowerandkk 时间:2018-10-16 16:53:40
  可不要停更哦,我们都是你的忠实粉丝呵呵
作者:weiweix 时间:2018-10-16 18:16:50
  好看的,继续
作者:139170919 时间:2018-10-16 19:22:36
  楼主更新的太慢了,加油啊
作者:飘凌顶 时间:2018-10-16 20:14:40
  等着你啊
作者:终于有一天感动你 时间:2018-10-16 20:31:30
  还有人看么,一起来为楼主盖楼!——————————好
作者:kanglong1982 时间:2018-10-17 08:38:00
  文字看的很舒服,楼主一定很棒
作者:dongfangbubai78 时间:2018-10-17 09:09:50
  什么时候更新
作者:tixh_g 时间:2018-10-17 09:18:10
  已追上大部队,中间还流了好几次眼泪,莫名感动
楼主探竹 时间:2018-10-17 09:50:00

  “好,你和我去一起去。”沈明珠一骨碌从地上爬起来,擦了一把泪,她往外跑。
  我跟着她跑。
  “明珠,明兰,你们两个人去哪里啊?”邻居们惊叫起来。
  “姐,你去哪里,我也要去。”我妹也追了下来。
  “我也要去。”我弟不知道打哪儿钻出去。
  最后四个小孩顺着国道往镇上跑,村里到镇上十里路,我们平常上学在离镇很近。这点路程对平常走惯路的我们来说,也不算什么,可我想快点带着大家到镇上。
  一路上,我只要看到有车经过就拼拿挥手。我运气还不错,我们没走多远就遇到了一个运沙石的拖拉机,开拖拉机的是四十多岁的大叔,听我说明事情原委,乡里乡亲的,二话不说便让我们上了车。
  大约二十分钟左右,我们几个孩子赶到了镇医院。在路人的指点下,我们找到了抢救室。追到那里后,我的心就沉到了谷底。
  我的记忆里,当年镇医院的医疗设备还很落后,但具体怎么个落后法我已经记不大清了。现在重新回来一趟,我才看到,整个抢救室里,就一张病床,设备简陋到比不上多年后的一间诊所。此刻,我堂叔安置在靠窗的抢救台上,他的嘴里插了根管子,几个护士在拼命的按他胀得很大的肚子,他发出痛苦的哀嚎声。
  最基本的洗胃连接机,我都没有看到。
  “救不回来了。”我听到有个医生这么说了一句。
作者:cattttdog 时间:2018-10-17 11:10:10
  直播啊!谢谢楼主更新!
楼主探竹 时间:2018-10-17 11:20:15

  “爸爸。”沈明珠哭着跑到窗台前。
  “姐,我怕。”我弟紧紧地拽住我的手,我妹也躲到我身后。
  “你这个死妮子。”我妈听到动静,冲过来就拧住我的耳朵,她低声吼道,“你带弟弟妹妹来这里做什么?马上给我回家。”
  我用挣脱她,在她巴掌甩过来前,我连退七八步。
  “景衍啊,我不该说你那几句啊。”大婶子狠狠地打自己的嘴巴,一巴掌接一巴掌,一巴掌更比一巴掌狠,“我嘴贱啊,是我的错,你快把药吐出来啊,我求你了。我向你发誓,你好了以后,要打要骂,我都听你的,好不好啊。我求你了。”
  大婶子哭得悲切,大家听得十分不忍,我妈也顾不上跟我算帐,赶忙上前去拉她。
  “不行了。”有医生翻我堂叔的眼睛,起身后,他语气沉重,“好好的吵什么架,活生生的人,就这样给逼死了。”
  我大婶的哭喊就那么卡在喉咙口,她张着嘴看着我堂叔。
  我隔着人群看到我堂叔开始抽搐了,嘴角有泡沫往外流。
  “爸爸。”沈明珠跪在抢救台前哭。
  “快,景衍在看你,是不是有什么话要和你说?”我妈把大婶子拽起来,大婶子趴到我堂叔身上。
  我清晰地看到,我堂叔的手指弯曲起来,他抓住了我大婶子的手,那指甲用力地掐了进去。亲朋们都冲过去了,我的视线被挡住。
  大约几分钟的时间,抢救室里响起了一片哭声,我堂叔停止了抽搐。
  他死了。
作者:peny319 时间:2018-10-17 11:39:20
  顶
作者:winton2006 时间:2018-10-17 12:24:00
  啥时候更呀,等你呀
作者:yangpeng5bb2 时间:2018-10-17 12:34:50
  还更吗
作者:深度沉迷 时间:2018-10-17 12:44:30
  坐等更新一天刷好多遍
作者:像猫一样懒会儿 时间:2018-10-17 14:11:50
  追了几天终于看完了。很甜。
作者:weiweix 时间:2018-10-17 15:07:50
  跌宕起伏,好看
作者:妖精美姬 时间:2018-10-17 15:08:50
  好期待
作者:赵1234567 时间:2018-10-17 15:50:40
  老司机带你开车
作者:雷雨西瓜 时间:2018-10-17 19:11:20
  楼主写的太赞了,感觉可以出书
作者:笑看四季轮回 时间:2018-10-17 19:14:37
  我想在故事里修正残缺的命运,留住生命中最重要的那些人,每个人或多或少都有遗憾。这就是没有完美的人生。
作者:2001713 时间:2018-10-17 20:28:40
  故事后续怎么样了呢?
作者:读你不厌倦 时间:2018-10-17 21:03:40
  楼主,楼主,赶快来……
作者:只想有你伴我行 时间:2018-10-18 06:59:47
  楼主,楼主,呼唤楼主来天涯
作者:rance32 时间:2018-10-18 08:04:00
  你写的文字带着生活的味道,惹人回味
作者:tixh_g 时间:2018-10-18 08:06:30
  厉害了我的哥!
作者:摔了一跤 时间:2018-10-18 09:04:32
  故事后续怎么样了
作者:361sky 时间:2018-10-18 09:11:20
  楼主,我想知道你是美美还是锅锅
作者:深承 时间:2018-10-18 09:30:50
  必须要顶楼主很温暖啊
作者:sh0779 时间:2018-10-18 09:32:17
  这样的帖子得顶一下。。。。。。
楼主探竹 时间:2018-10-18 09:33:30
  一切就像历史在回放,只是角色换成了我堂叔一家。下午五点多,堂叔从镇上拉回了村里。按我们那里的风俗,堂叔属于短命,短命的人是不能进厅堂的。他的灵堂设在我家和他家中间那个坎下,大婶子带着沈明珠和沈明成穿着白孝跪在草席搭起来灵堂前理客。
  小孩子是不能去的,我弟和我妹都害怕,我偷偷溜着去看了几趟。大婶子连哭的力气都没有了,只是靠着椅子跪坐在那里。沈明珠往盆里丢纸钱,她也没有哭。
  因为堂叔的突然过世,我爷爷说要搬回驼子背的事情就这样搁置下来了。除了我奶奶在家照顾我们几个小孩子,我爸、我妈和我爷爷都在我堂叔家帮忙料理后事。
  堂叔从过世到下葬,中间隔了一个星期。整整一个星期,我都失魂落魄的。好在谁都无暇顾及我,也就没有人发现我的异样。
  堂叔下葬后的第二天,大婶子的娘家人怕她想不开,把大婶子娘儿三个接回去住了。村子里又宁静下来,只是每个人看起来都多了几个唏嘘。
  我堂叔过世时,村里已经有快六年没办过白事了。这乍然间,好好的一个人说死就死了,这怎能让人心里不生出恐慌呢。
  原来人是会死的啊。
  我感觉我妈的心理也受到了巨大的冲击,说起来,那天我们家吵架可比大婶子家严重多了。她大概也想过,要是我爸走了绝路,现在天塌了的人可就是她了。
作者:马六甲01 时间:2018-10-18 10:32:10
  马克
楼主探竹 时间:2018-10-18 11:03:45

  我变得无比沉默,命理的残忍让我明白,我拼命阻止修正一个我命中的遗憾,根据守恒定律,那必然会在另一个地方出现缺口。就如我堂叔,他本是无辜的人,因为我的强行干扰,他替了我爸的死。
  堂叔头七那天,大婶子带着两个孩子回来了。哀哀的哭声从下屋传来,我妈长长叹气。这段日子,她连带着对我奶奶都好了许多。
  傍晚时,我妈让我奶奶把吊脚楼旁那间屋子收拾出来。
  “在我们家住,也不长久之事。景宏家那么大,他倒是忌讳上了。”我爸说了一句。
  我妈顿时柳眉倒竖:“沈景行,你说的还是人话吗?景衍可是你堂弟,他现在走了,剩红梅一个女人带两个孩子,她心里有多苦,你想一想。亏你还读了那么多的书,你都白读了。”
  我暗暗为我妈喝彩,其实她就是个刀子嘴豆腐心的典型。
  “我也不是那个意思,就是觉得景宏太过分了。景衍下葬,明成那么小,端不住骨灰盒,于情于理,也是该他端,他老婆不让,他就不敢,最后还是我去端了。”我爸有些悻悻的。
  “行了行了,别说了。我下去喊红梅上来了。”我妈拿着手电筒往外走去。
  “不是我说,红梅怕也呆不久。”我妈出了门后,我爷爷放下了手里劈柴刀。
  我爸没吱声。
  “两个孩子可怜。”我爷爷拿出水烟,装了一壶烟丝,他坐到台阶上“叭嗒叭嗒”地抽了起来,“依我看,景衍家的地是应该分一分,几个兄弟能帮的帮一把,梨田耙地的,她一个女人怎么做得了那么重的活?”
  “坎下的田嫂子也是女人,她做得比男人还好。”
作者:龙之无涯 时间:2018-10-18 11:22:30
  杨柳岸、晓风残月。此去经年,应是良辰好景虚设。
作者:将失 时间:2018-10-18 11:38:50
  老司机
作者:gzhwoaini 时间:2018-10-18 13:37:50
  厉害了
作者:岂能尽如我意 时间:2018-10-18 14:02:20
  冒个泡,惦记你呢!
作者:illumilarti 时间:2018-10-18 14:55:40
  等一天啦,楼主加油!
作者:红茶绒绒 时间:2018-10-18 16:17:50
  楼主啊!!快更啊,追了一个早上就追完了,好后悔看的这么早啊
作者:guangyubaihe 时间:2018-10-18 16:29:50
  一直刷屏,啥都不用干了
作者:庙坡山人 时间:2018-10-18 18:18:10
  轻轻的我走了,正如我轻轻的来。
作者:炎黄子孙123456 时间:2018-10-18 19:32:50
  楼主快更
作者:不语咖啡屋 时间:2018-10-18 20:43:10
  写的好,赞一个
作者:周学之 时间:2018-10-18 21:24:00
  加关注了,应该会火
作者:1513 时间:2018-10-18 21:30:10
  留着慢慢看
作者:你是红杏 时间:2018-10-18 21:41:10
  楼主继续呀~
作者:鼓月暮白 时间:2018-10-18 21:43:41
  过去的已经过去,该来的还没有来
作者:鼓月暮白 时间:2018-10-18 21:43:56
  珍惜现在吧
作者:baugdu 时间:2018-10-19 08:29:10
  楼楼期待你写的故事呦
作者:KiSs心恋 时间:2018-10-19 08:29:20
  报道,混个眼熟,嘿嘿
作者:飞快的小猪 时间:2018-10-19 08:38:20
  楼主会不会持续更新,如果更我就收藏追
作者:陆稔 时间:2018-10-19 08:39:10
  楼主辛苦!
使用“←”“→”快捷翻页 上页 1 2 3 下页  到页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