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与女贼姊妹的生死情缘

楼主:木尧君 时间:2018-10-08 19:34:44 点击:105530 回复:1341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上页 13 4 5 6 713 下页  到页 
楼主木尧君 时间:2018-12-09 19:00:19
  “爷,申爷,三眼爷,你存下多少好那个什么,哦,物件。”我赶紧问。我这可是捡到宝了,老婆们,我爷爷有钱,等我来娶你们吧。
  “一个都没有。哈哈哈哈。”老头子耍了我高兴极了,笑的差点从凳子上翻下去。
  “好了吧?耍了孙子高兴啦?去后面睡觉去。”我白了他十八眼,起身准备走。
楼主木尧君 时间:2018-12-09 20:33:47
  “可你爷知道谁手里有啊,并且很便宜。那个什么博孙子,很!很!很便宜!”老头的眼神跟大灰狼要骗小红帽似的看着我,加重语气连说三个很字。
楼主木尧君 时间:2018-12-09 22:38:06
  “我还有一千一百三十二块五毛。这是咱们的生活费,想骗就拿去,骗的花完就饿肚子。”我没好气的说。要有这机会你早发达了,等着我这个第一 次见面的便宜孙子?信了你的鬼话我就是龟孙子了。
  “唉,这娃比我还傻。坐下,爷给你讲讲吧。”老头恨铁不成钢的看着我。没办法,坐下继续听他吹吧。
楼主木尧君 时间:2018-12-10 10:04:23
  “咱们这行有规矩,伙计验货不买货,买货是东家的事;货出门是死货,不能再返回头去买;买货伙计不卖货,拿东西的人不能管卖多少钱。就是这个规矩把古玩行业炒的价格翻了天。你想啊,我说这货是真的,但我不能出价格,价格由别人定,而别人才是金主,能不压你吗?你不卖,可以,我绝不回头叫你,你再回来,对不起,多少钱我都不要了,并且还跟同行透气,你该值一百块的东西,我们一块钱都不要。这就是同行公议!最关键的就是最后一条,买货的人绝对不许你卖货,为的就是杜绝伙计干私活。比如说,你拿了个物件来了,我觉得是真东西,老板没有买,我私自买了下来,找个买主一卖,得,赚了。长此以往,老板不就没生意了吗?所以,在当时,古玩店的伙计绝对不允许同时接触买卖两行的。”
楼主木尧君 时间:2018-12-10 12:23:20
  “那跟你有什么关系,跟我有什么关系。”我说着继续丢白眼。
  “傻孩子,你爷我是管买物件的伙计啊,我知道看物件,但我不知道卖物件的渠道啊。”
  “博物馆,拍卖行,咱们总公司。”我直接说道。
  “博物馆给的钱不够你的车费,拍卖行不敢拍真东西,咱们总公司,切......”
  “那您的意思?”我试探着问。
楼主木尧君 时间:2018-12-10 17:18:06
  “你找卖货渠道,再凑个十万八万的,爷一年以内让你小子发大财。”老头子信心满满的大手一挥。
  “爷。这两样好像你孙子都没有。”我沮丧的说。
  “唉,谁生的你啊?他祖上十八代都是算卦的吧,咋把脑子都用完了,到了这小子手里就剩个空脑壳了。”老头子对天长叹,发起来感慨。
楼主木尧君 时间:2018-12-10 19:09:29
  “爷,我还是好好做保安,一年先能赚个三万两万的,咱们爷俩省着点花,一年后就倒买倒卖......”
  “爷,小爷,我服了您了。您坐,我来安排。我什么命啊,小豪压了我几十年,好容易换了老板,来了这么个货......”老头子哭丧着脸,比死了小姐还难受。
楼主木尧君 时间:2018-12-11 17:18:03
  “今天来的那丫头不是还有几十万吗?拿来用啊。她是总店出来的,关系还是有一点吧。”老头子跟魔鬼诱惑善良灵魂似的表情看着我低声说。
  “好意思吗?咱还欠人家二十一万......”我赶紧说道。
  “以后她人都是你的,有什么不好意思的?就像你爷我,当年还不是人财......”老头说不下去了。沉默了一下,起身往卧室走去。
楼主木尧君 时间:2018-12-12 08:11:09
  “老爷子......”我还想跟他商量一下,不过他没有理我,重重的关上了门。
  别说,这确实是个来钱快的好办法,但是没资金怎么弄?找叶子借?她现在不吃了我就算心地善良到头了,借钱?借个鸟!哦,忘了,她没鸟。我到是有鸟,谁要?不行!有人要也不能卖,我不能对不起我老婆们。娟,允儿,看你们老公多坚定。
楼主木尧君 时间:2018-12-12 12:30:23
  “不行,我想了好久,你得赔我!”身后熟悉的声音响起。
  “叶子?”我回头看到叶子嘟着嘴站在门口。
  “你得赔我。”叶子重复道。
  “行,我反正没事,陪你就陪你,陪到什么时候都可以。”我大度的说道,毕竟人家是债主嘛,这点要求真不算过分。
楼主木尧君 时间:2018-12-13 12:39:48
  “我是让你赔我钱,赔我工作!”叶子大叫到。
  “行行行,进来说,进来说,吃饭了吗?”债主上门,我赶紧陪着脸讨好。
  “吃你的头。”叶子瞪了我一眼,进来了。
  “行,姑奶奶您是要清蒸还是红烧?”我笑着讨好。
  “嘻嘻嘻。”叶子被我逗的不由捂嘴笑了起来。
  “我真幽默。”我苦着脸说出她的口头禅。
楼主木尧君 时间:2018-12-14 21:02:10
  “你说你,穷就穷吧,干嘛装?现在好了,赔了我的钱不说,还赔掉了我的工作,你,你害死我了,你赔我,呜呜呜,你,你一辈子也赔不起我,我该怎么办啊?”叶子说着又哭了起来。
  突然,老头子呼一声的推开门出来,皱着眉头说道:“谁说的?一辈子陪你还不够?都一家人了,说那些见外的话,不就是几十万吗?我给。”
楼主木尧君 时间:2018-12-15 18:12:58
  “你,你老不修,什么一家人?我,我......”叶子说不出话来了,这丫头,这样羞涩的内心,怎么就长出这么豪放的外表呢?
  “什么意思?你那二十多万不要啦?”老头瞪眼问道。
  “要。”叶子肯定的回答。
  “还要以后的工资吗?比你在总店翻倍。不两倍。”老头一本正经的吹道。
  “翻倍就是两倍。”叶子小声说。
楼主木尧君 时间:2018-12-15 20:28:16
  “那就三倍。你在总店一个月多少?我们给你三倍。”老头大手一挥,胡子都抖了几抖。
  “五万。”我低声说。
  “你们聊,人老了耳朵背了,你们跟我聊天也费劲,我先睡一会......”老头面不改色的转身就要走。
楼主木尧君 时间:2018-12-16 18:04:26
  “我也不要赚那么多,刘经理让我做一层主管是有目的的,第一是让我给他做假账,第二是想......想欺负我,我不答应,他早就想教训我了,不过一直没有抓住我的把柄,这次正好是个机会。这样,你们一个月给我一万五就可以了,我......”叶子说着环顾了四周一眼,死死看着老头。
  “好说,我们绝对不能给你那么少,就定为一万五千八,吉利。”老头咬牙切齿的加了八百。
楼主木尧君 时间:2018-12-17 10:41:51
  “你们拿什么给我?你们这里的货都不值一百五,我......”叶子气的直翻白眼。
  “这小子怎么也值三万两万的吧,我把他押给你。”老头大方的说道。
  “你?我要他做什么?”叶子恨不得咬老头一口,不过尊老爱幼的天性让她强自忍下了。
  “可以吃,可以卖,也可以自己用。功能齐全,不包退换。”这老头,不务正业,这几句估计是跟对面两元一件的老板学的吧?
楼主木尧君 时间:2018-12-17 12:53:40
  “你们,你们,你们比刘经理还坏,你们欺负人。”叶子开始哭了,嚎啕大哭啊。
  “好了,别哭了,明天我卖一颗肾还你。”我不耐烦的大吼一声。
  “真的?”叶子又是瞪大眼睛的那幅鬼样子。卖肾?卖了脑袋老子也不肯卖肾,我两个老婆等着用呢!
楼主木尧君 时间:2018-12-18 08:22:12
  “可能吗?丫头,来,爷给你讲个故事,听完后就知道你的钱能不能回来了。”老头又摆出那幅魔鬼诱惑善良人民的样子。
  老头暂时把叶子哄住了,我想了下,昨天说要请人家吃晚饭的,白吃了人家一顿饭,白穿了人家一身衣服,总不能说话不算数吧,想到这里,我出去买菜了。
楼主木尧君 时间:2018-12-18 13:17:49
  回来时我看到叶子脸色红润、双眼冒光、干劲十足的在收拾店里。
  “啥子情况?”我低声问老头。
  “把你许给人家了。”老头坏笑着说。
  “那,钱呢?怎么骗的?能拖多久?”我着急的问,
  老头没理我,跟个退休老干部似的背着个手出去了。
楼主木尧君 时间:2018-12-19 09:01:03
  “一搏,买了什么菜?”叶子笑眯眯的问。靠,老头子会迷魂大法?怎么这么一会叶子大转变呢,除了不逼债还这么亲切的叫我?
  “哦。买了条鱼,还有肉,乱七八糟。”我看着叶子笑的那么真实,不像是笑里藏刀的样子,心里更加狐疑。
  “一搏,爷爷说明天咱们就去收那个砚台,你说价格还能再低吗?”叶子面带微笑的问。
  什么砚台?什么价格?我怎么知道?
楼主木尧君 时间:2018-12-21 13:23:43

  “我觉得爷爷说的不对,咱们还是应该参加拍卖会,那么好的东西,不宣传根本提不起价格。王斌给我说过,好东西要炒,不能自己觉得好就是好,现在的古玩都是炒起来的。我跟你商量一下哦,砚台收回来我先拿给王斌看看,让他给出个主意,你说行吗?”叶子继续问。
楼主木尧君 时间:2018-12-21 20:03:11
  “怎么不说话?想什么呢?不怕,我知道你没钱,我有。爷爷说了,钱回来先把我的投资给了我,我拿百分之......你是不是觉得我拿的多了?”叶子说着脸色变了,由甜甜的笑容变成僵硬的脸色了。
  “不多,不多。”我赶紧说。可多少是不多啊,我的爷?
楼主木尧君 时间:2018-12-22 12:07:01
  “那你觉得我拿多少合适呢?”叶子歪头看着我,微笑着问。
  “都拿,都拿。给我们爷孙俩买几斤猪头肉就行。”我赶紧说到。你不问我要就行了,我还敢谈条件?
楼主木尧君 时间:2018-12-24 08:51:27
  “嘻嘻嘻,你真幽默。好了,你休息一会去,我收拾完就去做饭。”叶子说着接过我手里的菜,忙活做饭去了。
  真不愧是老江湖啊!爷爷,把这招教给我吧,学会这招,吃遍天下无敌手啊。
楼主木尧君 时间:2019-01-07 09:31:08
  叶子哼这小曲做好了饭,老头及时的回来了,有鱼有肉,就着中午剩下的多半瓶酒,吃了个不亦乐乎。
  “爷爷,我觉得明天先拿五万,就说咱们没钱了,先跟卖主谈着,实在谈不拢我再去银行取。”吃饭时叶子说。
楼主木尧君 时间:2019-01-14 05:56:08
  早上好
楼主木尧君 时间:2019-01-30 07:42:32
  “行。”老头吃鱼吃的顾不上说话,只回答一个字。
  “一搏,拿回砚台你陪我去找王斌,我们先让他估个价,你说行不行?”叶子转头问我。
  “行。”我到是想说不行来着,可我有发言权吗?
  叶子满意的笑了。
  吃完饭,叶子抢着收拾碗筷,老头喝多了,摇摇晃晃进卧室睡觉了。
  “一搏,我陪你去买个折叠床和被褥吧?”叶子边擦手边说。
  “姐,我就那几百块了,花光可就要饿肚子了,算了吧。老爷子还有多余的被子,我将就将就就算了。”
  “讨厌。”叶子说着白了我一眼,扭身走了。这丫头。
楼主木尧君 时间:2019-01-31 08:31:08
  我去小卖店要了几个纸箱子,回来铺到地上,把老爷子多余的被子往地上一铺,四平八稳的往上一躺,哇,好舒服,比在山林里舒服一百倍,比昨晚在豪华办公室踏实一千倍。
  正当我享受时,叶子直接推门进来了,嗔怪的说:“讨厌,怎么真这么睡下了,出来搬东西。”
  “你真买去啦?”我不好意思加感动的问。
  “假买人家也不卖啊。又不是你,买了不给钱。”叶子说着丢了个白眼过来。
楼主木尧君 时间:2019-01-31 13:24:17
  我赶紧起来,出去从送货的三轮摩托上搬下乱七八糟一大堆。
  “怎么还买了运动服?”我不解的问。
  “这身衣服出门见人穿,平常穿运动服。便宜,舒服,耐穿。你还想穿二十万的衣服干活啊?”一个白眼丢了过来。
  “怎么两条毛巾啊?”
  “洗澡跟洗脸能用一条吗?”又一个白眼过来了。
  “怎么这么多内......”
  “不得一天一条啊?谁知道你是不是每天洗,万一洗了干不了呢?”双一个白眼过来了。
  “花了多少钱呢?”
  “你现在有钱给我啊?”叒一个白眼过来了。
  “我总得知道欠你多少吧?”
  “......”话都省了,叕一个白眼过来了。
  叶子帮我铺好了床,四处看了一下,自己觉得满意了才准备回家。
  “人老了耳朵背,睡觉又死,真的什么都听不见,有人想做什么,完全可以当我不存在。”老头在屋里说道。
作者:远山1远水 时间:2019-01-31 13:24:51
  写的真好。
我要评论
楼主木尧君 时间:2019-01-31 18:21:12
  “爷爷,你真是讨厌。”叶子说完白了我一眼,顺手拿了门上的钥匙跑了。
  “老爷子,你给叶子灌了什么迷魂汤了?怎么她突然就五迷三道了?还有,你怎么把咱们店的钥匙也交给她了? ”我躺在床上问。
  老头回答我的是震天的呼噜。
  第二天一大早叶子就来了,穿着一身红色套裙,更显得成熟火 辣了。
  “起床啦。讨厌,你怎么睡得着啊,人家激动的一夜没睡。快起来啦。”真不该给她门上的钥匙,我被她吵死了。
  “再不起来我揭你被子了啊。”叶子威胁我。
  “我裸睡。”我嘟囔了一声又转身欲睡。
楼主木尧君 时间:2019-01-31 22:23:16
  “讨厌!你最讨厌。起不起?起不起?”叶子没敢揭被子,却扯起了我的耳朵。
  “姐,才几点?这么早干嘛去?这是去收古玩,不是赶早市买菜?”我被她扯了起来,不满的唠叨。
  “还真是跟早市买菜似的。起来,出发。”老头穿戴整齐的从里屋出来了。
  “爷爷,他这么懒,您就不管一管?”叶子撒娇道。
  “叶子啊,不是爷爷说你,我这么大年龄了管的了吗?该谁管谁管?别什么事都往老人家身上推。”老头拿出家长作风来,绷着脸说道。
  “是,爷爷。”叶子竟然低头了。靠,起早了,遇上鬼了。
  “我要穿衣服了,女同志能不能回避一下?”我开玩笑道。
  “讨厌,你就最讨厌。”叶子低头红脸跑出去了。
  “给你十分钟。”老头也出去了。爷,谁是老板啊?
楼主木尧君 时间:2019-02-01 09:06:54
  十分钟后,锁门出发。步行三五里地后到了一个四合院里,一个老头正准备出门。就是那个和老爷子一起下棋、走时还踢了棋盘一脚的老头。
  “申瞎子,又来看爷的砚台啊?”老头笑眯眯的打招呼
  “嘿嘿嘿,赢你一盘看一次,十几年了,老规矩。”老爷子坏笑着说。
  “看吧,一次看饱了啊,我要去儿子家住一段,好久不能回来,别发了瘾馋死你。”老头说着领我们进来。
  老爷子一进屋就奔书桌跑去,对书桌上一块方不方、圆不圆、黑不溜秋的东西又是看又是摸,就差点没动嘴亲了,简直比对小姐还亲的样子。
楼主木尧君 时间:2019-02-01 12:00:07
  “一博,你把钱拿上,一会你来给。这是五万。”杜鹃趁俩个老头不注意,从包里偷偷拿出钱来递给我。
  “我说申瞎子,这个破砚台就你一个人说是臻品,还问别人要几万几万的,爷我带着跑了几十个地方,出价最高的才出三十,你个老瞎子,哄爷玩呢?”
  “老子的话你不信,就信那些屁都不懂的家伙胡言乱语。”
  “你觉得是真的你倒是买了啊。看了十几年了,咋,今天还组团来看啦?”
  “我就是来买的,不过老头子没钱,我侄孙媳妇买,买来当嫁妆。”
  “这就是你侄孙小两口?”
  “嗯啊,昨天你见过的。”
  “那你们出个价吧。我反正要去儿子家看小孙子,总不能沉甸甸的带着这么个鸡食槽子去吧。你老瞎子不是说值几万吗?你出几万?”
楼主木尧君 时间:2019-02-01 18:40:24
  “三万到五万。你跟我侄孙两口子拿主意吧。”老头说完又开始看那块石不是石、瓷不是瓷的鸡食槽去了。
  “别听申瞎子瞎咋呼。小伙子、姑娘,爷爷不能骗你们,这就是我们家原来喂鸡的东西,这老不死的十几年前来看见了,非说是什么砚台,非得让我摆书桌上,还说值好几万。我巴巴地拿着跑了几十个地方要卖,最高一个家伙还是看老头子年龄大了,大热天抱着这么个东西满头大汗的不容易才给我三十,气的我骂了他十几年瞎子。现在你们要掏几万买这么个玩意,爷爷不能坑你们。真想要就拿去吧,不要钱。”
楼主木尧君 时间:2019-02-01 21:02:29
  老头这是来捡漏了还是来坑我们的?不会!老爷子肯定不会坑我们。漏,绝对是个大漏!我选择相信老头。我跟叶子对视了一眼,她却是狐疑的眼神。我看老头时,老头却是满眼高深莫测的笑。
  “爷爷,我们也不能坑你。我出五万。”此话一出,老爷子的笑更加灿烂,埋头看砚台去了。叶子在我腰间使劲拧了一把,砚台主家老头却瞪着大眼睛不说话了。
  “这一下我相信这是个真东西了。不过,我还是想让你们再想想,别回去后悔了再骂老瞎子。老瞎子一辈子不容易......”
  “爷爷,我相信我爷爷,我要买,您卖给我们吗?”我豁出去了,成败在此一搏。
楼主木尧君 时间:2019-02-01 22:12:30
  亲们,留个言吧。
楼主木尧君 时间:2019-02-02 01:05:06

  “卖,不卖是傻子。是真的你们就赚钱去,是假的不许为难申瞎子。”老头再次嘱咐。
  “给您钱。”我直接把钱递过去。
  老头看都没看,直接丢桌上,大手一挥说:“拿走。”
  抱着这么个沉甸甸的东西出来,叶子直接叫:“一博,本来几百块、几千块就能拿,干嘛一下子出五万?”
楼主木尧君 时间:2019-02-02 09:46:34
  “傻丫头,一搏做的对。捡漏是捡良心漏,昧心的买卖做不久。我实话告诉你吧,这方砚台就是我卖出去的。当年老头的老子是这周边百里有名的财主,你看那院子就知道了,那可不是什么人都能置办的起的。那老爷子当年就喜欢砚台,收藏了几十方,可都没有让他满意的。后来偶然看上我老泰山手里的这一方,软磨硬泡的掏了三万块才买走,那可是五几年的三万块啊。买了没几年就闹运动,把老爷子的收藏尽数没收了,老头拼了老命藏下这一方。藏是藏住了,可老头即想拿出来把玩,又怕被人没收,真是愁的能得了病。后来我老泰山给出了个主意,用陶土包上,柴火烧硬,就成现在这个样子了。后来老爷子得急症去了,家里其他人不知道用途,就喂了鸡。我十几年前去了才看到,才想起来这是个什么东西。”老爷子边走边说出了秘密。
  “那您为什么不早买了?”叶子问。
  “没钱。”老头回答干脆利落。
  “几十块都没有?”叶子问。
  “良心。”老头说完加快步伐,走到了我们前面。
楼主木尧君 时间:2019-02-02 12:15:34
  “一博,爷爷真......”
  “我敬佩他。”我认真的说。
  “那?我也敬佩他。嘻嘻嘻嘻。”叶子捂嘴笑了起来。并且顺手挽住了我的胳膊。
  “姐,男女授受不亲,注意影响。”我故意逗她。
  “嘻嘻嘻,讨厌。对了,一博,你多大?”她并没有放开我。
  “我二十三,你呢?”我顺口问。
  “我二十六了,比你大三岁。”叶子表情很古怪的看着我说。
  “女大三,抱金砖。你们还真抱回家个大金砖啊。哈哈哈哈。”老头在前面大笑着说。
  “爷爷,你最讨厌。不是说你耳朵背吗?这么远偷听人家说话。”叶子竟然撒娇了。
  “我又没有听见你们说什么,我是想着给我老板孙子说一房媳妇。对面刘大妈她女儿比一博大三岁,我正合计呢。”老头翻白眼说。
  “爷爷,不理你了。”叶子跺了下脚,搂我搂的更紧了,这丫头,喜欢上我啦?可别,我俩老婆还等着我去娶呢。
  “叶子姐,你可别打我主意哦,我可......”我赶紧警告她。
  “讨厌,谁喜欢你?谁喜欢你!你这人真是个自恋狂,我是要保护我们的宝贝才跟你这么近的。”叶子抢白我,一个白眼瞬间飞来……
作者:有时让他bg 时间:2019-02-02 12:16:45
  帮楼主顶一个,说的不错。
我要评论
楼主木尧君 时间:2019-02-02 13:32:31
  三人回到店里,老头马上让关门。多此一举嘛,不关门都没有客人来,否则也不会一个月只赚十块八块的,不过看到老头严肃认真的表情,我们还是听话的做贼般躲进了小小的卧室去。
  “去,把小锤和铜锵子拿来。”老头命令。
  我赶紧屁颠屁颠的跑去拿来。随着老头叮叮当当的敲打,黑不溜秋的外壳碎成一片片掉地上,一方古砚终于重见天日了。这是个尺许长、七八寸宽、寸许厚的石砚,造型古拙,简洁大方,发出似绿似紫的幽光来。
  “拿水来。”老头命令。
  没等我动手,叶子早跑去端了水来。老头轻轻地放进盆里,痴迷地摩 挲了一会才拿了出来。
  “看这青花、火捺、焦叶白;看这月下老叟醉梅图;看这材质,真正的老坑石;看这雕工,真正的名家;看这铭文,月中清描诗作酒,梅香再嗅石中来。真品,珍品,臻品啊。”老头看着砚台,就跟老色 鬼看裸 女似的,双手颤抖,眼神发直,颤抖着嘴唇轻轻地念叨着。
楼主木尧君 时间:2019-02-02 17:21:41
  “爷爷,能值多少钱?”叶子急忙问。
  “无价,无价,价值连城啊。”老头说。
  “价值连城是多少?五百万?”我也是见过大世面的,我也做了一晚亿万富豪的,咬牙说出了个价格。
  “我不知道,你们找人看吧,反正低于你说的那个价格不卖。”老头说完狠狠地又看了一眼砚台,转身出去了。
  “一博,我们是不是发财了?”叶子眼神放光的看着我问。
  “几百万,毛毛雨啦。”我咬牙切齿的用颤抖的声音说。
  “一博,你真幽默,嘻嘻嘻。”叶子的招牌动作口头语。
  “找谁卖啊?”我低声自语。
  “走,找王斌去。”叶子起身说:“让他先给估个价。”
  我举双手赞成,把砚台放进叶子包里,两人匆匆出门了。
楼主木尧君 时间:2019-02-02 18:51:17
  “王斌哥,你出来一下,我在公司对面咖啡厅,找你有事。”我们坐在千缘珠宝对面的咖啡厅里,叶子给王斌打了电话,没一会,一个高高瘦瘦的三十多岁眼镜男来了。
  “叶子,你怎么被辞退......哟,成总,哈哈哈,这我就明白了。”王斌看到我跟叶子坐一起,恍然大悟的笑着和我握了手说。
  “明白什么啊?”叶子白眼问。
  “算了,让那些事情见鬼去。说吧叶子,让哥做什么?”王斌豪爽的挥了挥胳膊坐下说。
  “斌哥,你看看这个,这是一博爷爷的东西,你给估个价。”叶子掏出砚台摆到桌子上。
  “端砚?咦,极品端砚?呀,咦,嗨......”王斌牙疼犯了吧?
  “叶子,这,这,你拿这个让我估价,你太看得起哥了吧?”王斌头都不抬的说。
楼主木尧君 时间:2019-02-02 20:52:42
  “斌哥,什么意思?”叶子问。
  “嘿嘿嘿嘿,公司上下都说你看不上刘经理被开除了,却被成总这个假大款骗了,原来我们叶子小丫头眼光独具啊,有了这方老坑古砚,刘经理算个毛线?”王斌依旧不肯抬头,嘴都凑到石头上了,看样子恨不得咬上几口。
  “大概说个价,别说那些没有用的。”叶子白了王斌一眼眼,在桌子下偷偷拧了我一把。姐,我屁都没放一个,干嘛拧我?
  “说好了啊,我可卖不出去这东西,这种宝贝要上拍卖会的。价格嘛,二到五吧。”王斌总算抬头了。
  “真值五百万呐?”我不由喊了出来。
  “成总真幽默,我是说两千万到五千万。”王斌笑眯眯的说。
  我无语了,不敢说话了,我特么这就千万富翁啦?再这么来个十次八次的,娶老婆就有望了啊。娟,允儿,老公来了。
楼主木尧君 时间:2019-02-03 12:27:20
  “叶子,明晚就有个拍卖会,要不要我给你们把砚台加进去?这可是个重头戏啊。”王斌问道。
  “你说呢,一博。”叶子问我。
  “加。”我咬牙崩出一个字。
  “那好,我拍个照,一会印彩页,赶下午给几个大客户送去。”王斌说着风风火火的走了。
  “一博,咱们是不是真发财了?”叶子兴奋的摇晃这我的胳膊说。
  “我很快就能娶老婆了,嘿嘿嘿。”我沉浸在自己的思想里不能自拔,喃喃自语道。
  “讨厌死了你,不理你了。”叶子娇羞的笑这说。
  很快王斌拿着照相机来了,就着咖啡桌的白布咔嚓咔嚓一顿照,照完就走了。我和叶子又揣着砚台回到了店里。
楼主木尧君 时间:2019-02-03 13:57:06
  “你们没给老头子带饭?我的馒头呢?我的小米粥呢?我的小咸菜呢?”我们一进门,在柜台后面打盹的老头就吵吵。
  “爷爷,不吃馒头咸菜,叶子给您做好吃的。”叶子说着开始张罗做饭。
  “别做了。对面驴肉火烧小米粥就行,老头子就爱那一口。我也饿的等不上了。”老头捂着肚子皱眉说,真好像饿了百十年似得。
  “好好好,叶子这就给您去买。”叶子笑眯眯的走了。
  “多好的闺女啊,看你爷给你找的这个媳妇不错吧?”老头显摆的对我笑。
  “老爷子,你孙子有媳妇了,俩,俩啊!都是貌美如花的富家千金,咱们总公司的大小姐,哦,还有二小姐。”我更加显摆的说。
  “哎呦,小声点,别把税务局的招来。照你这么个吹牛法,老头子我就是把整个城的玩意都收来也不够你个败家玩意交税的。”老头子直接白眼丢了一堆过来。
楼主木尧君 时间:2019-02-03 17:35:44
  “我说真的,爷,要不我给您也讲个故事吧?”我赶紧说道。
  “你这一点可不好,孙子呀,多学学你爷爷我,实实在在的做人,老老实实的说话,牛吹多了容易涨肚,对肺和胃都不好。叶子,你说是不是?”老头子根本不信我的话,哼,看我用行动来证明吧。
  叶子提着好几个塑料袋进来,我们三人开始就小米粥吃驴肉火烧。老头一口气吃了四个,我吃了四个半,叶子半个。
  “吃饱了,老头子想去溜溜弯,你们俩跟不跟我去?”老头站起来说。
  “吃了那么多,真该去遛遛,一博,我们陪爷爷去吧。”叶子提议,我自然无可无不可,三人出发了。
  老头这不是遛弯,是长征来了。他一言不发把我们遛了二十多里地,遛到了山上。
楼主木尧君 时间:2019-02-03 21:45:39
  “叶子,一搏,前面那棵树下就埋着我老婆的骨灰,你们俩给她磕个头吧,磕完了我有话说。”一路说不管我怎么问都不说话的老头开口了。
  我自然没问题,从老头的嘴里了解到,这里埋的那位小姐可真是个绝代佳人,跟我两个老婆又的一拼,心里不由有莫名亲切感。再说,到时候我还得给她和老头做个风光葬礼呢,跟她磕个头算得了什么。
  “奶奶,您孙子成一博给您磕个头,您地下有知认准了孙子,想要点什么就托个梦,孙子给您烧去。”我边磕头边嘟囔着。
  叶子竟然也没有扭捏,过来端端正正的磕了三个头。
  等我们磕完头看时,老头子已经坐在地上,悠悠的看着这棵树,就那么悠悠的看着,老眼里波光闪烁,满是柔情。唉,这才是感情,这才是爱情啊,一个承诺便是一生一世,那么的无怨无悔,就这样的至死不渝。我感动了,被他们这样阴阳两隔半个世纪的爱情感动了。
作者:燕子呐 时间:2019-02-03 21:52:43
  嘿嘿,有点儿意思啊。
我要评论
楼主木尧君 时间:2019-02-04 11:49:58
  “一博,你答应了的事,现在对着我老婆再说一次吧。”良久,老头轻轻地说。
  “奶奶,您好好的在这里休息,等爷爷百年之后,您孙子成一博会把你们俩安葬在一处,绝对不会让你们异地相望,孤独相守的。活着我养他,死了我葬他,在此我对您老发誓,如果做不到,让我遇火焚,遇水溺。”我说我又恭恭敬敬的磕了三个头。
  “叶子我也在次发誓,我会好好伺候爷爷,等爷爷......我一定把你们好好安葬。”叶子也跪下说。
  “哈哈哈哈,好好好。”老头大笑着往回走,我们也跟了回来。
  “爷爷,不知道明天能拍卖多少钱,你知道王斌说这个东西值多少钱吗?”叶子坐在我的折叠床上问柜台后面打盹的老头。
  “不知道,也不想知道,你们别告诉我,我不想听。”老头直接回答。
  “哦,爷爷,那您想吃什么?我给您做。”
  “肥肥的炖上一锅羊肉吧,炖烂点,我美美吃一顿。”
  “您怎么老是要吃肉啊,对身体不好。”叶子劝道。
楼主木尧君 时间:2019-02-04 17:43:06
  “我这么大年龄了,没什么好忌讳的了,你就让我美美的吃一顿吧。”老头带着哀求说。
  “叶子,让老爷子吃。”我说道。
  “哦。”叶子乖巧的答应一声,去买羊肉了。
  “多好的闺女啊。”老头说着溜达出去了。
  晚饭时老头才回来,原来他洗澡理发刮脸去了,这么一收拾让人看着精神利落了好多。老头一回来就要酒要肉,痛痛快快的大吃大喝了一顿。
  “唉。馋了多少年了,这一回过了瘾了。老婆跟我的后事有你们俩管了,老头子就是现在死也了无牵挂了。”老头揉着肚子说。
  “爷爷,你能不能不说这些不吉利的话?我们还要养您到一百岁呢。”叶子不满的丢着白眼。
  “哈哈哈,人生百年,难逃一死,这有什么不吉利的?”老头满不在乎的说。
楼主木尧君 时间:2019-02-05 12:20:27
  “老爷子,就您这身板,就您这胃口,活一百啥问题没有,估计您都能看着我儿子结婚。”我看着被他吃的干干净净的肉盆说。
  “嘿嘿嘿,那你们俩今晚就圆了房吧。”老头坏笑着看着我和叶子说。
  “爷爷,你最讨厌,不理你们了,我走了。”叶子顿时害羞起来,红着脸跑了。
  “你真是,说啥不行?这一句就把她羞跑了,还得我来洗碗收拾。”我不满的说道。
  “多好的闺女啊,小子,珍惜眼前人吧。”老头看着叶子走的方向悠悠的说道
  “老爷子,我说过了,我有俩老婆,跟你的小姐一样,富家千金......”我准备给老头讲一讲我的光辉历史。
  “好了,孙子,别吹了。我答应叶子丫头了,除了还人家的钱,还给人家三成的利润,明天拿了钱别舍不得。”老头打断我说。
楼主木尧君 时间:2019-02-05 15:14:37
  “亲爷,你看我是那种昧良心的人吗?”我丢了个白眼说。
  “这一点我还是相信你的。”老头看着我满意的说。
  我收拾碗筷,老头坐起来拿着抹布开始擦拭柜台。
  “老爷子,放下吧,一会我收拾就行了。”
  “我来吧。这个地方陪了我几十年了,我......”老头低声嘟囔着什么,我根本听不见了。
  老头折腾了几个小时,根本不让我插手,看着收拾的一尘不染的屋子,老头笑着进卧室去了。
  “明天早上别打扰我,我要好好睡一觉,你们回来再进来看我。”老头在里面吩咐了我一声。
  “知道啦。”我随口答应着,心里算着账,计划着怎么能一年内赚够娶老婆的钱,迷迷糊糊的睡着了。
楼主木尧君 时间:2019-02-07 09:28:56
  “还不起来,你真心大啊,快起来,王斌打电话让把东西送过去呐。”叶子又直接进来揪我的耳朵吼。
  “这么早?”
  “嗯啊,还得让几个人鉴定呢,快点,快点。”
  “你先出去啊,我要穿衣服。你想看看我迷死万千少女的身体吗?”
  “讨厌。我给爷爷买吃的去。”叶子小脸一红跑了。
  我起来穿衣洗漱,叶子提这烧饼油条乱七八糟的回来了。
  “别打扰老爷子,他昨晚说了要好好睡一觉,不让咱们打扰他。”我说道。
  “怎么这个爷爷跟别的老人家不一样?这么能睡?”叶子小声说。
  “别管了,让他多睡会,咱们走吧。”我拿着砚台对她说。
  俩人匆匆赶到公司附近一个宾馆,王斌已经在房间等着了。
楼主木尧君 时间:2019-02-07 14:19:41
  “你们俩把这个面具带上。我们公司拍卖会的规矩,买主卖主不能见面。第一为了安全,毕竟财不露白才是王道。第二嘛,就是为了掌握买卖渠道,怕买卖双方私下交易......”王斌给我和叶子递过两个纯白色的面具,介绍起了拍卖会的规矩。
  等我们收拾好了,王斌领着我们去了公司后门,乘坐一部专用电梯,进了四层拍卖场。
  “你们俩一句话也别问,点头摇头就可以了,记住啦?”王斌最后吩咐了一句,把我们领进了一个房间。房间里已经坐着三个面无表情的人了。
  “秦主管,人和东西都来了,您看看。”王斌对坐在房间里的三个人说。
  那个人摆了摆手,没有说什么。这就应该是叶子所说的,她几年了都没见过的四层主管吧。
  “老板,把砚台拿出来吧。”王斌说道。
  我从叶子包里掏出砚台递过去,坐到了三人对面的沙发上。叶子紧紧搂着我的胳膊,紧张的浑身发抖。
  王斌把砚台递给秦主管,秦主管闭上眼睛摸了一会,递给另外俩人,俩人仔细研究了一会,把砚台放下了。
  “果然。”四十多岁的低个子说。
  “不错。”六十多岁的老头说。
  “底价两千万。同意吗?”秦主管面无表情的说。
楼主木尧君 时间:2019-02-07 16:14:52
  我按照王斌的嘱咐,没有说话,只点了点头。三人马上起身出去了。
  “你们就在这里等着,拍卖会开始了会有人过来接你去。我先忙去了。叶子,千万别让刘经理认出来,小心那小子使坏。”王斌交代完急匆匆走了。
  “一搏,我紧张,想上厕所。”叶子低声说。
  “去吧,那边就是卫生间。”我其实也紧张,也想上厕所,不过当着叶子的面强装镇定罢了。
  俩人来回上了几趟厕所,总算等到有人来了,拿着砚台领我们去可对面一个会议室。
  我第一次见这种拍卖会。跟电视上演的根本不一样,一个大的会议桌,边上坐了十七八个人,都戴着面具一言不发。没有热闹的场面,没有嘈杂的喊声,就跟公司开例会一样。
  秦主管坐在会议桌的一头,看我进来点了下头,示意带我进来的那个人把砚台拿过去。我们被安排着坐下,拍卖会开始了。
楼主木尧君 时间:2019-02-07 18:18:59
  “这是一方老坑端砚。明代《文房四宝录》中记载,华亭有宝,端砚其一,青绿带紫,三花聚齐,绵若羊脂,呼气结珠,月下老叟,梅中醉酒。”
  “大家请看,此砚青花、火捺、焦叶白,三花全占,青中带绿,绿又泛紫,是老坑石中难得一见的极品。再看这月下老叟醉梅图,利用石头本身纹理巧然天成,真是鬼斧神工,人间难得一见。看这铭文,月中清描诗作酒,梅香再嗅石中来,应该是董其昌亲笔书就。这就应该是出自明朝制砚第一人章一刀的巅峰之作,送给明代书法大家董其昌的那方宝砚,就是《文房四宝录》中记载的那方宝砚。”秦主管寥寥数语后再不说话。
  等着大家都传看了一遍后,秦主管才慢悠悠的说:“起价两千万,一次加价最低一百万,看哪位老板有兴趣收藏把玩了。”
楼主木尧君 时间:2019-02-07 19:42:40
  “我要。”一个沙哑的声音说。
  “两千万。”秦主管喊了一声。叶子突然紧紧抓住我的手,手心里满是汗珠,明显颤抖的不能自已。
  一个人敲了下桌子。
  “两千一百万。”秦主管又喊。
  马上又有一个人敲桌子,三下。
  “两千四百万。”秦主管的声音没有丝毫激动,跟喊几块钱似的,但叶子却颤抖的更加厉害,影响的我也开始颤抖了。
  “一口价,两千八。”那个嘶哑的声音说。
  “我出个齐数。”敲三下桌子的那个人说。
  砰砰。又有人敲了俩下桌子。
  “三千二百万。”秦主管的声音竟然有些不耐烦了。
  “大家再听我唠叨一句。这方宝砚传承有序,且有名录记载,是现存砚台中的唯一臻品,不比故宫博物院里的那几方砚差。”秦主管皱着眉头冷冷的说。
  “四千。”一个人喊了一声。
  “一搏。我要上厕所。”叶子直接要吓尿了。我也好不了多少,但这会上厕所明显不合适啊,只能使劲握了一下叶子的小手,权当互相鼓励吧。
楼主木尧君 时间:2019-02-08 08:42:20
  “麻烦,五千五。再多我就不要了。”那个沙哑的声音说。
  砰,又有人敲了一下桌子。
  秦主管连喊都懒的喊了。
  “六千。”那个沙哑的声音没兑现诺言,直接吼了一句,震住了全场,没有人说话了。
  “还有人加价吗?”秦主管冷冷的问了一句。没有人搭话。
  “成交。”秦主管说着竟然白了那些人一眼。
  “你捡了大漏了。”秦主管对沙哑声音说了一句,起身就走。
  “哈哈哈哈。老子知道捡漏了,你不用说出来,别把别人气死。你个鬼孙,想特么吃回头食吧?介绍都不肯好好介绍,这哪是几把章一刀刻的砚,这是董其昌董化亭亲自刻的,欺负我们没文化?麻蛋,以后这个地方不能来了。”沙哑声音对着秦主管的背影大骂。
  我被这一句话震惊到麻木了。就这个石头,六千万?还算是捡漏?
  “那就实在说说,好好把我们气一气吧。”一个女人懒洋洋的说。
  “明《文房四宝录》写的清清楚楚。华亭有宝,端砚其一,青绿带紫,三花聚齐,绵若羊脂,呼气结珠,月下老叟,梅中醉酒,仇英为画,征名题跋,华亭操刀,三年始成,奉为至宝,传世之存。这是仇英做的画,文征明写的诗,董其昌的字,并且是董其昌亲自刻的砚,要作为传家宝留存的,那小子只说了前段,最关键的几句是一个字没说,还假借什么章一刀的手,明摆着想吃回头食,现在大伙明白了吗?算了,不说了。”沙哑声音说道。
楼主木尧君 时间:2019-02-08 09:48:32
  “哈哈哈哈,我说么,怎么梅花都是两朵凑在一起,现在明白了,原来是董其昌的昌字啊,打眼了,打眼了。”一个人大笑着站起来说。
  “既然他坏了规矩,我也不妨坏一回,朋友,有好东西找我,价格肯定比这个地方高。”那个人说着直接走到我身边,递给我一张名片。
  我木然的接了名片,傻乎乎的不知道该说什么。叶子拉了我胳膊一下,我才对人家笑了一下,又发现戴着面具,表情别人根本看不到。
  “哈哈哈,这样的东西有一件就已经祖坟冒青烟了,你以为他家开博物馆的?”沙哑声音大笑着丢出一张卡来。
  “哈哈哈哈。”那个人愣了一下,大笑着走了。
作者:哪里有下雪 时间:2019-02-09 05:09:42
  支持一下
我要评论
楼主木尧君 时间:2019-02-09 09:58:58
  穷了二十几年的我,那一晚的亿万富豪生活并没有把我的素质提高多少,现在仅仅六千万三个字就让我脑子混乱、如痴如傻了。此时叶子反倒平静了一些,应要求拿出卡来,跟几个人办完了手续。
  “一博,一博!五千四百万!我们有五千四百万了。这些家伙真黑,说几句话就扣咱们六百万。算了,反正咱们有五千四百万也够花了。一博,你现在最想做什么?”路上,叶子跟个小女孩似的,在我前面蹦蹦跳跳兴奋的说着。
  “嘿嘿嘿,娶老婆。”我傻笑着说道。
  “讨厌......”叶子顿时脸色一红,转身先跑了。
  “订个最大的饭店,让老爷子腐败腐败去。”我冲已经跑远的叶子喊。
  俩人一路小跑着回到店里,竟然都忘记了打车这么回事,十几里路走下来,叶子竟然也没觉得累,金钱的魔力啊。
  “爷爷,起来啦,咱们去吃饭,您最想吃什么玩什么都可以,咱们发财了。”叶子一开门就喊。
  “老爷子,你咋这么懒?起来......”我推开卧室门喊着,但喊不下去了,怪异的氛围让我失语了。
  老爷子穿着一身崭新的中山装,一双铮光瓦亮的皮鞋,安详的躺在床上。直觉告诉我这不是睡觉应该有的样子,我瞬间有了不好的预感。过去轻轻摇晃了一下他的胳膊,发现是那么的坚硬,我颤抖着手去他鼻翼下一试,不由吓的跌坐在地。
楼主木尧君 时间:2019-02-09 12:09:57
  “一博,怎么啦?爷爷......”叶子站在门口奇怪的问。
  “老爷子,他,他,他走了......”我说着眼泪落了下来。这个仅仅认识几天的老人,竟然好像跟我一起生活了多年的亲人一样,早就已住进了我的内心,他的突然离去,让我有了奶奶去世时才有的那种割舍不下的心疼。
  “什么?昨晚不是还好好的吗?怎么会......”叶子急忙过来,伸手去老爷子鼻下试探了一下,顿时也无语了,泪水瞬间涌了出来。
  “老爷子,老爷子......”我和叶子同时失声痛哭了出来......
  老爷子仓促离世的痛苦冲走了一夜暴富的喜悦,我和叶子哭哭泣泣的给老爷子处理后事。
  现在有钱了,肯定不能把老爷子和他痴爱了半个多世纪的小姐埋到乡下地头了。叶子联系了一个高档墓地,请了一帮冥葬人员,把老头子和小姐风风光光的埋在了一起。
  夜里,送走了跟我一样悲伤的叶子,我躺在老头睡了几十年的床上,想着老头这几天来的一言一笑,痛痛快快的哭了出来。
  老爷子肯定已经油干灯枯了,不过是为了安排自己和小姐的后事,一直在硬抗着,看着他那么能吃能跑,或许就是所谓的回光返照吧。等我和叶子都答应了他的要求后,老爷子放下心来,去找思念了数十年的爱人去了。这就是爱情的力量吗?爱情甚至可以决定一个人的生死吗?
  我从头发上摘下允儿留给我的手机发箍,抚摸着,呢喃着,思念着,期盼着。
楼主木尧君 时间:2019-02-09 13:59:34
  对了,我身上还有和杜鹃一起拿回来的那两个优盘呢,不知道里面是什么呢?原来一直没机会看,有了机会又没有电脑,今天叶子为了让我看安葬老头子的视频,把她的笔记本放店里了,我正好拿出来看看。
  起来拿过笔记本电脑坐回床上,插进去一个优盘。提示要输入密码。谁知道什么密码啊?我随便按了几个数,电脑上弹出一行字来:密码错误,你还有两次机会,若连续三次输入错误,文件将自动销毁。
  “靠,高科技啊。”我说着换另一个来试,也是一样需要密码,也是一样的只有三次机会。算了,管他里面是什么呢,和我又有什么关系?到是顺手拿的这个坠子很奇怪,怎么会跟我脖子里这个一样呢?我拿出那个坠子仔细观看了起来,把我的摘下来,两个都摆在手心里研究着,越看越觉得有意思。
楼主木尧君 时间:2019-02-09 15:56:49
  咦,我的这个坠子怎么能拧开呢?这么多年我都没仔细研究过它,所以根本不知道我脖子里的坠子顶部竟然可以拧开。拧开后发现,坠子竟然是空心的,咦,怎么好像这个小的可以放进去呢?我试着把带回来的小坠子往我的坠子里放去,奇怪的事情发生了!
  我根本没来得及反应,小坠子就被大坠子给吸了进去。是的,吸了进去,就跟两块磁铁遇到一起似得,瞬间自动进去了。更奇怪的事情发生了!
  小坠子进去后,竟然开始慢慢的旋转了起来,再仔细看,小坠子在大坠子里竟然是悬空的,这个小东西就静静地悬空在大坠子套里,一圈圈慢悠悠的转动着。我找了个牙签去捅,竟然捅不下去,并且都不能让它停止转动。这是个什么鬼?
  我翻来覆去的研究着这个小东西,但怎么也研究不出个所以然,索性不再管它,重新挂在脖子里睡觉去了。
  早上被收拾屋子的声音惊醒了,匆匆穿衣服起床,叶子已经把外屋收拾的干干净净,正准备做早饭呢。
  “一博,怎么不多睡会?是不是我把你吵醒了?”叶子娇羞的说道。
楼主木尧君 时间:2019-02-09 19:12:40
  “没事。别做了,随便买点东西吃算了。”我随口说完去洗漱了。洗漱完叶子已经买了油条豆腐脑,我俩默默吃了饭。
  “一博。这是咱们卖砚台的五千四百万。”叶子拿出卡来说。
  “叶子姐,老爷子临走前那晚告诉我,说给你三成,是不是?”我认真的问。
  “嗯,原来那么说过。”叶子说着抹了下眼睛。
  “你拿三千万,我拿两千四百万,你看行不行?”我翻弄这那张薄薄的卡片说。
  “为什么?为什么给我那么多?”叶子又用她那招牌动作吃惊的看着我问。
  “你投资的,当然你拿的要多一点。”
  “没有你,我一分钱也赚不到。”
  “那是爷爷的功劳,和我无关。”
  “没有你,我怎么会认识爷爷?爷爷本来就是为了你才买的这个砚台。”
  “那也是你出的钱,没有你的钱,一切都白说。”
  “没有我,你可以找别人借几万块啊。好了一博,别说了,就按照爷爷活着时说的,我拿百分之三十。”叶子坚定的说完,拉起我就走。
  “叶子姐......”
  “不许再说了。我有一千多万足够花了,再这样婆婆妈妈我生气了哦。”叶子说着丢了个白眼,自己带头先走了。
楼主木尧君 时间:2019-02-10 04:09:47

  到了银行,先给我办了张卡,然后叶子不顾我的反对,给我卡里转了三千八百万。出了银行打了车,叶子微笑着搂着我的胳膊,在出租司机羡慕嫉妒的眼神中,俩人回到了店里。
  “一博,你有什么打算?”叶子问半躺在床上的我。
  “接着赚钱,赚够一个亿,然后取老婆。”我看着叶子说道。
  “要那么多钱做什么?钱,够花就可以了。生活是离不开钱,但钱不是生活的唯一。我觉得我们有这么多钱完全可以潇潇洒洒的活一生了,不用再辛辛苦苦担着风险去赚那么多了。”叶子轻轻的说。
  “叶子姐,我给你讲个故事吧。”我不能再假装对她的感情一无所知了,现在已经到了应该说清楚的时候了。
  “嗯,你说吧,我听着。我给你倒杯水去。”叶子娇羞的一笑,拿起杯子倒水。
楼主木尧君 时间:2019-02-10 09:29:31
  “我有老婆了。”我轻轻地说道。叶子听后身体顿时僵硬,杯子从手里滑落,啪的一声摔落在地跌的粉碎。
  “这要从两个月前说起,那天晚上我一个人巡逻......”我不管叶子心里在想什么,自顾自开始讲述我和杜鹃允儿的故事。既然开了头,那原原本本的告诉她才是最好最明智的选择,长痛不如短痛,希望你能理解。
  “所以,我现在需要赚到一个亿,去娶她们姊妹......”
  “你到底爱她们那一个?”叶子搂着膝盖坐在床上,悠悠的问。
  “我也不知道,应该是都爱吧。”我轻轻的回答。
  “人家是咱们千缘珠宝总公司的大小姐二小姐,身价数十亿,你拿着几千万就想去提亲?你有点白日做梦了吧?”叶子带着幽怨说。
楼主木尧君 时间:2019-02-10 13:16:45

  “所以我还得再想办法赚钱啊!只要一个亿,有一个亿就够了。他们家也不过就是十几个亿,我有一个亿的现金完全配的上她们了。”我信心满满的说。
  “一个亿?你以为是一百块啊?要不是有爷爷,你现在还在某个小区做保安呢?你一辈子也赚不来几百万,别说一个亿了。现在你手里三千多万,你想过怎么赚到一个亿?你有经验吗?有技术吗?有成熟的投资想法吗?”叶子看着我的眼睛,一句赶一句的问。
  “没。”我沮丧的说了一个字。
  “你就不能脚踏实地的生活吗?就不能从那个梦里醒过来吗?她们从一开始就在骗你,你就能保证允儿最后的那些话不是骗你的吗?一博,你想想,好好想想,一个聪明睿智、冷艳高贵,一个古灵精怪,美艳热 辣,这样一对亿万富豪的姊妹花,怎么会看上你这个小保安呢?就拿最后分开时来说,杜鹃说给你几百万几千万,可钱呢?就这么个破店,还有一个老头拖油瓶,这就是报答你的救命之恩吗?若不是爷爷,你现在恐怕真的在做保安吧。就这样你还选择相信允儿的那一句话?还相信她们爱你?你真傻啊!”叶子恨铁不成钢的说。
  “叶子姐,我相信我的感觉,她们爱我!”我肯定的说到。
楼主木尧君 时间:2019-02-10 14:43:19
  “呵呵,就凭一个虚无缥缈的感觉,你就让自己沉浸在梦里不醒吗?现在你有几千万了,就觉得一个亿好像也很简单了,一博,你真知道千缘公司有多大吗?我们参加的那个拍卖会,公司就能赚几百上千万,还有其他的营业呢?你就是真有一个亿了又能怎么样?那样的豪门世家能看得起你这个寒家之子吗?这且不说,难道就因为杜鹃一句你让她心动过,允儿安慰的一句喜欢你,你就要放弃眼前的幸福,去追寻那个早该醒来的梦吗?”叶子说着眼角有了泪痕。
  “一博。你觉得我很丑吗?”叶子见我没有回答,慢慢的低头看着满地的玻璃碎片轻声问道。
  “不,你很漂亮。”我老实的回答。
  “哈哈。”叶子冷笑一声。
  “叶子姐,对不起。”我知道这个女孩对我的感情,也知道或许我们俩才是最合适的,但爱情跟理智无关,不是吗?
楼主木尧君 时间:2019-02-10 18:50:46
  “一博,你就没有一点点喜欢我?”叶子满眼含泪的问我。
  “喜欢,很喜欢。但不是爱。”我闭上眼睛无奈的说。
  “是啊,喜欢和爱的差距太大了。你可以爱上一个梦,但却不会去爱一个活生生的人,好黑色的幽默啊。”叶子说着眼泪像断线的珠子不停落下。
  “叶子姐,对不起。”我好像只能说这句毫无意义的话了。是的,我满心的愧疚,也仅仅就是愧疚。喜欢她吗?当然喜欢,她那么漂亮温柔,那么纯洁善良,简直没有一处不让我喜欢,但仅仅是喜欢,跟对允儿姊妹俩那刻骨铭心、至死不渝的爱根本不能同日而语,我不能放弃那个梦,何况那个梦就在眼前,就在我伸手可以触及的地方,我怎么能违心的放弃转身接受叶子呢?
楼主木尧君 时间:2019-02-10 21:04:16
  “一博......”叶子轻轻地呢喃一声,用哀怨但决绝的眼神看了我一眼,转身飘然而去了。
  看着叶子落寞孤单的背影,我的心里不知道什么滋味,有怜惜,有愧疚,有无奈,还有淡淡的失落。
  “叶子,对不起,喜欢真的不是爱......”我在心里再次对着远去的背影说。
楼主木尧君 时间:2019-02-11 11:20:09
  叶子没有再来,甚连电话短信微信都没有再联系过一次,我一个人孤孤单单的萎缩在店里,整天无所事事。
  “唉,老爷子,您老再坚持几天多好啊,再给您孙子找个宝贝回来,您孙子也好去娶媳妇啊。现在到好,你说走就走了,去找你的小姐团聚去了,一点赚钱的门路都没有给您孙子留下,您孙子可还光棍呢。”我看着老头的遗照埋怨到。
  是的,叶子说道太对了,我一没技术,二没计划,三没渠道,拿着几千万真不知道该怎么让钱生钱,真不知道怎么才能让几千万变成一个亿。
  一个人过了几天吃了睡,睡了吃的日子,一天下午,我又在老头经常坐的那个摇椅上打盹,突然从门外进来一个老头,穿着一身很旧的衣服,看着好像是进城务工农民的老头,胳膊下夹着一个什么东西。
  “老板,你们这里收东西么?”老头陪着笑脸的问。
  “老爷子,您看我们这里收么?”我无奈的笑了一下说。这个店被叶子收拾了几次,把那些廉价东西该丢的早丢了,不廉价的这里也没有,也就是说,这个店除了柜台,基本和做生意无关了。
楼主木尧君 时间:2019-02-11 16:52:37
  “家里老婆子病了,我们老两口无儿无女,我一辈子没本事,也没攒下点钱,老婆子这一病倒,我......”老头子说着老眼里浸出泪花来。

  “老爷子,别急,慢慢说。您先坐下喝口水。”我一看老人的泪水奶奶和老爷子的形象便在脑海里萦绕,心里不由便狠狠一缩,赶紧起身让座倒水。

  “老婆子跟了我一辈子,没享过一天清福,老了老了得了个脑梗的病,手术是不可能的了,我总想着让她吃点好的,喝点好的,让她临走也能......”老头说着又开始抹眼泪。

  “您别哭,您说吧,要多少钱?”我直接说道。别的没有,钱我现在还不缺。看着老头,心中想着,老爷子没等上我报答他,就在这个老头身上补偿一下我心里的愧疚吧。

  “有千把块就行了。”老头直接说。

  “我给你。”我掏了下兜里,唉,怎么现金才这么点?这些天我没做什么所以也没去银行取钱,这还是在办老爷子丧事时叶子给我打发殡葬人员剩下的。

  “这,老爷子,我身上钱不多,要不您等我一会,我去银行给您再取点。”我捏着大概三俩千块钱说。(来自天涯社区客户端)
作者:古月胡丶 时间:2019-02-11 17:20:32
  呵呵,还挺有意思的哈。
我要评论
楼主木尧君 时间:2019-02-12 09:39:58
  “不用,不用,有千八百的就够了,真的就够了。”老头马上摆收说。
  “您都拿上吧,我不缺这点钱,您拿着给老婆婆用吧。”我全部塞他手里说。
  “小伙子,你就不怕我是骗子?”老头拿着钱问道。
  “唉,老爷子,是不是骗子都没关系,曾经有两位老人都对我太好了,现在他们都离我而去,想报答已经没机会了,我把这点钱给了您就当报答他们一点点了。”我叹了口气说。
  “好孩子啊。这样,小伙子,我本来就不是做叫花子来讨钱的,我是来卖东西的。你看,这是我家里老辈子传下来的一幅画,我把钱拿走,东西给你留下,就算是我卖给你了。虽然说这东西不一定值你给我的这么多钱,不过也算是我没白要你的钱。”老头说着把胳膊下夹的东西拿了出来。
  “老爷子,东西我就不要了,你们老辈子传下来的,传到你手里也不简单,还是留着吧。”我赶紧推却道。
  “哈哈,老头子无儿无女,留给谁呀?我就卖给你了,别嫌吃亏。”老头直接把东西丢在柜台上转身就走。
楼主木尧君 时间:2019-02-12 12:28:30
  “老爷子,您......”我抓起东西追出去喊。
  “好孩子啊。东西是真的,别弄丢了。”说完老头健步如飞的走了。这老头,比我还实诚。
  “嘿。傻小子,被骗了多少?”隔壁卖五金的家伙倚在他门口幸灾乐祸的看着我问我。
  “呵呵。”我干笑一声转身回来了。
  没想到这家伙还跟了进来,靠着柜台笑着说:“这条街上的骗子多的是,有卖假手机的,有卖假电器的,不是说偷的就是说捡的,吊,都特么是假玩意,一买一个上当。现在好了,又出了这么个新招,没想到你偏偏上当受骗了。”
  “哈哈,不是骗吧,东西不是放下了吗?”我心里见不得他,还得陪着笑脸说话。就是嘛,你要是真心怕我上当受骗就该早过来,站在门外看着我被骗了才过来看笑话,什么人嘛?
  “嘿,看你给了老不死的有大几千吧,就买了这么张破纸?”那家伙抖露着那幅画说。
  “嘿嘿嘿,这个可是古董,要轻拿轻放,坏了你可赔不起。”我直接夺过画来,随便卷了卷放在柜台上,靠在摇椅里不再理他。这人,真真是惹人厌,恨人富笑人穷,幸灾乐祸,素质太低。
楼主木尧君 时间:2019-02-12 14:00:50
  他见我表情不好,以为我发现被骗了心情不好,笑着说了句:“别往心里去,吃一堑长一智,就当几千块买了个教训吧。”说完走了,去对面店里演讲我的悲催受骗经过了。
  我白了他背影一眼,接着睡觉去了。
  又过了几天,某天下午,我突然想起了什么,既然珠宝店那么赚钱,为什么我不自己开一个呢?杜鹃和允儿家开的珠宝店,我就也开一个,到时候去提亲这么一介绍,到也算也算门当户对了。结婚后还可以把店合二为一,我不就人员渠道什么的都有了吗?我就做我的甩手掌柜,跟我的两个老婆胡天胡地、特不要脸的幸福生活去了。我怎么这么聪明,这么好的主意都想的出来,哈哈哈哈。明天就准备开珠宝店,老婆们,我就要做真正的成总了。
楼主木尧君 时间:2019-02-12 16:36:20
  唉,就是叶子走了,要是她在就好了,她干了几年了,肯定什么都懂,开店、进货、人员招聘就都可以交给她了。现在连个打听的人都没有,怎么办?对了,王斌!可以找王斌先打听打听啊。
  咱们成总可是雷厉风行之人,说干就干!幸好王斌有个超牛叉的手机号,我的记忆力有特特超牛叉,13913999931看,这么复杂的号码我听叶子提了一遍就记住了,我都开始佩服我自己的记忆力了。
  “王哥,你好,我是成一搏。”
  “哦,成总啊,发了财就忘了穷弟兄了吧,这么多天也不联系。”这哥们到是自来熟,我们话都没说过几句,什么时候成弟兄了?
  “王哥,这几天家里出了点事,没顾上。我这不一忙完就给你打电话吗?我得好好谢谢你啊,能现在在那里?咱们一起吃顿饭吧。”我赶紧顺杆爬,把王哥当成一起玩了十几年的兄弟了。
  “我在迎春街,出来看个小东西,你在那里?”
  “我就在迎春街店里啊。”
  “等着,我十分钟就到了。”这小子说话办事就是痛快,不愧是成总我的兄弟。
楼主木尧君 时间:2019-02-12 17:44:55
  没到十分钟,一辆乌黑油亮的宝马车就停到了我的店门口,我兄弟王斌下车了。我赶忙迎接出去。
  “成总,想死哥哥了。”太热情了吧,我一时都不好接受。
  “王哥,想死弟弟了,快,请进,请进。”我忍着鸡皮疙瘩满身,用最热情的表情迎接我的兄弟。
  “我叶子妹妹呢?我给她带了几个小玩意,让她挑个几样。现在她可是富婆了,不能再那么低调了。”呵呵,原来我这兄弟是要卖珠宝给我们啊。
  “家里有事,不在。”我含糊的说道。
  “你们俩什么时候办婚礼?我一定要讨杯喜酒喝。”王斌笑着进来说。
楼主木尧君 时间:2019-02-12 19:21:22
  “呵呵,不说那个,不说那个,哥,喝水。”我赶紧打岔,让他坐到了摇椅上。
  “咋了?吵架啦?还是你小子想......嘿嘿嘿。”王斌笑着说。
  “哥,我们......”我急忙想解释,不过不用了,他根本顾不上理我了。
  他靠在椅子上随手拿起老头丢下的那幅画,只看了一眼,呼的便坐了起来,眼睛放出了绿光,声音都变了。
  “咦,这是什么?天呐,成一博,你就把这宝贝随便这么丢?天啊,天啊,天啊。”王斌连叫了三声天。这么激动?比上次见砚台时还激动,这是怎么回事?
  宝物!真迹!名画!我心里顿然冒出这三个词。老头拿了几千块钱就给我留了幅名画?不可能啊,他要想卖钱完全可以找其他地方啊,何必用手纸价给我呢?不过现在可不是考虑这个问题的时候,我不能让王斌看出来我屁都不懂的样子。有三千多万傍身,有上次拍卖会一口几千万的大场面垫底,我成一搏自然算是见过大世面的成总了,表现个不动声色还是没问题的。
  “呵呵,至于吗?不就是幅画吗,别激动,别激动。王哥,叫你来就是让你给掌掌眼,估个价。”我用发干的声音说道。
楼主木尧君 时间:2019-02-13 12:39:54
  “成总,您真是深藏不露啊。上次的华亭宝砚就够把小王给吓坏了,现在又拿这个宝物出来,您真是......我佩服的无语了。”王斌的手都有点颤抖了,看着我的眼神全是敬佩,不,还有点恐惧。自称直接从王哥变成小王了。
  “成总,我觉得您绝对不会是无名之辈,能不能告诉小王,您到底是哪位收藏大家的公子?”王斌把我硬挤出来的笑理解成了高深莫测,压低声音问。
  “王哥,您还是先估个价吧。”这个高深莫测还是装着好,最起码能唬人啊。
  “这个,这个。成总,我估不出来。这么说吧,这应该是吴道子的一笔佛。吴道子一笔佛的大名您听过吧?传说中有,但有几个见过真迹就不好说了。前几年有一个明代的仿品,在嘉士伯拍卖会上就拍出了一千万!还是美金!我看这个比那个年代还要久远,是不是真迹我不敢断言,但绝对不会比那个便宜。”王斌轻轻地摩、挲着画,声音颤抖的说道。
楼主木尧君 时间:2019-02-13 17:09:10
  “呵呵,还是比我那个砚台差了点啊。”我故意说道。
  “爷,成爷,你......我真怀疑您祖上是开博物馆的了。砚台是石质的易于保存,再说从明代至今年代也不算多久远,所以华亭砚虽说是至宝,但也算不上凤毛麟角。但这幅画就不一样了,他如果是唐代真迹,你想想,一千三四百年啊,能把一张纸保护的如此之好,我......我真不知道该怎么给您说了。”王斌说着还丢了个白眼过来。
  “要不,改天还参加一次拍卖会?”我试探着问道。
  “你还去啊?上次我嘱咐了你们几次,还是被刘经理认出你们来了,不知道那个家伙跟秦主管说了什么,竟然没有把关键信息介绍出来,让那个家伙捡了个漏。你要拿这幅画去,我看你也讨不了什么好。”王斌说道。
楼主木尧君 时间:2019-02-13 20:21:09
  “那你的意思是?”我皱眉问道。我还真没有其他出手的渠道。
  “找其他买家吧。”王斌看着画随口说道。我找个鬼啊,我连个收藏家的毛都不认识。
  “要不我参加其他大一点的拍卖会。”我想了一下说道。少了这个张屠户,成爷我还能吃带毛猪?
  “哈哈,成总,您这物件是什么?文物!国家特级文物啊!您敢光明正大拿出来拍卖?治你个盗卖国家文物罪!没收非法所得!刑期三年以上!您还真是个小白啊?”王斌用看怪物的眼神看着我说。
楼主木尧君 时间:2019-02-14 11:36:50
  “呵呵,玩笑,玩笑。”我赶紧干笑两声说。
  “这样吧,成总。要不我给您出个价。七千万,我去给您找买主。”王斌眼珠子一转,试探着说道。
  七千万加三千八百万,一亿另八百万,够了!我娶媳妇的钱完全够了。我心里大喜,直接拍板到:“行。你要多少佣金?”
  “不要。一分不要。不过我卖多少您就不能管了。”王斌严肃的说。
  “行。”我痛快的说道。
  “好,那我走了,三天内给你回话。”王斌说完匆匆走了。
  我拿着那幅画,心里开始嘀咕。那个老头抱着座金山苦了一辈子,我区区几千块就把人家买来了,这好像是捡了昧良心的漏啊。可是我去那里找他呢?要不这样吧,等我娶了老婆再慢慢打听他,找到他给他们老两口养老送终。嗯,就这样。我打定了主意,专等王斌带钱上门来。
楼主木尧君 时间:2019-02-14 12:38:54
  一晃三天过去了,王斌也没有来,不得已打电话问,王斌却说还没找到买主,让我再等三天。靠,这个宝贝攥手里也不安全啊,再等,等着风声出去了,再有人起了坏心就麻烦了。我真是急的团团转了起来。
  过一两天又给王斌打电话,那小子还是说没有找到买主,话里话外的意思是价格是不是可以低点。为了尽快脱手,我答应了。
  “最少六千万。低了我就不卖了。”我挂了电话,心里嘀咕着王斌这小子是不是想黑我?
  心里烦躁不安,吃不下睡不着,又不敢离开店里,怕被人把画偷走,不得已每天在店里打沙包发泄。
  中午,肚子饿了,穿衣服去买吃的,顺手在兜了掏钱。咦,这是什么?名片!上次拍卖会上那个人给我的名片!他说有好东西可以去找他,看他那架势,几千万好像不是太大的数目,不行死马当活马医,打个电话问问再说。
楼主木尧君 时间:2019-02-14 20:25:02
  “您好。”我拨通电话说。
  “你找哪位?”一个甜美的女音问。
  “哦,李董事长在吗?”
  “您是哪位?找董事长有事吗?”
  “我是......”我无语了,我说我是谁人家也不认识啊。
  “这个,您跟董事长说,就说华亭砚的主家有东西给他看看,看他有兴趣吗?”我想了想,还是砚台给人家的印象深吧。
  “好的,董事长在开会,会议结束我会转达的。”女音说完便挂了电话,我心情忐忑的等着回音。
  从中午一直等到晚上,我肚子都饿扁了,电话也没打过来。我失望的开始做饭了。
楼主木尧君 时间:2019-02-15 08:36:21
  刚做好饭正准备吃,手机响了,我掏出来一看,就是李董事长的号码。我深呼了几口气,让自己心情平静下来,接通了手机。
  “你好,董事长现在有时间了,请问你有时间吗?”还是那个甜美的女音。
  “有。他在那里,我去见他。”我赶紧回答。
  “你把地址给我,我们派车去接你。董事长说了,这么晚了,你一个人带着东西不安全。”女音说道。
  “好的,谢谢董事长。我在迎春街**号。”我赶紧回答。
  “好的,您稍等,我们的车马上就去。”
  挂了电话我马上开始收拾自己,饭肯定顾不得吃了,带上画,带上银行卡,专等着人来接我。
楼主木尧君 时间:2019-02-15 22:53:48









  没一会,车来了,几个黑西服大汉下车迎接我。靠,不会是黑社会的要黑我吧?我心里打鼓,不过还是硬着头皮上了车,却偷偷把手机拨了110,准备发现情况不对随时报警。
  一路平平安安的,很快车子驶进了一个古色古香的庄园,里面灯火通明,金碧辉煌,一个五十多岁、精神矍铄的男人正坐在客厅等我。
  “哈哈哈,小伙子,我知道你拿的什么东西。你这个小家伙,胆子到是不小,敢搂着这个宝贝睡觉,也不怕别人去夺宝害命啊。”中年男人大笑着说。















































  没一会,车来了,几个黑西服大汉下车迎接我。靠,不会是黑社会的要黑我吧?我心里打鼓,不过还是硬着头皮上了车,却偷偷把手机拨了110,准备发现情况不对随时报警。
  一路平平安安的,很快车子驶进了一个古色古香的庄园,里面灯火通明,金碧辉煌,一个五十多岁、精神矍铄的男人正坐在客厅等我。
  “哈哈哈,小伙子,我知道你拿的什么东西。你这个小家伙,胆子到是不小,敢搂着这个宝贝睡觉,也不怕别人去夺宝害命啊。”中年男人大笑着说。


























































































































































































我要评论
楼主木尧君 时间:2019-02-16 09:36:56
  “怕也没有办法啊,您既然知道这个宝贝,肯定是王斌说的。王斌现在揣着买主不告诉我,我就是怕也脱不了手啊。”我老老实实的说道。
  “哈哈哈,傻小子,怎么把实话说出来了?你就不怕我知道你急于脱手压你的价吗?”李董事长有笑了起来。
  “我来就是让您压价的,再说了,您肯定把情况早摸清楚了,我说与不说有什么区别吗?倒不如我直接承认来的痛快,也显的我不那么小家子气。”我苦笑着说。
  “哈哈哈,这个小家伙有点意思。好吧,东西拿来我看看。”李董事长说。
  我乖乖的把画递过去,跟他一起拉开,摆到了一边的大书桌上。
  “哼,王斌,跟老豪学了几天徒就敢装方家,连东西都看不明白就满世界找下家,真是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家伙。”董事长虎着脸狠狠的说道。
  靠,假的?画是假的?我心里一惊,随之又是一凉。
楼主木尧君 时间:2019-02-16 12:07:10
  “吴道子被尊为画圣,他的一笔佛只是传说,怎么会轻易现于人间?你看这画,明显的是九笔成佛嘛。”李董事长指着画上的佛像说。
  唉,确定是假的了,白欢喜一场。我心里叹了口气说。
  “看佛目,貌似观天,实却内视;看佛衣,飘飘而下,无凝无涩;看佛指,遁天划地,蕴含大道......”李董事长眉头皱的越来的越紧,念经似得的唠叨着什么。
  “我看他们千缘阁是开不下去了,尽出这些乱七八糟的脏事。”李董事长看着我,面色严肃的下了最后断语。
  “对不起,我也不知道真假,污了您的眼。”我失望的说道。
楼主木尧君 时间:2019-02-17 11:14:35
  “什么污了我的眼?”李董事长奇怪的问。
  “这不是假的吗?吴道子的一笔佛......”我小心谨慎的问,怕他一怒之下直接翻脸。
  “哈哈哈。小家伙,我说了,吴道子的一笔佛只是传说,人间或许根本就见不到了。再说了,真是吴圣的一笔佛,我也买不起啊。这不是一笔佛,却是吴圣的真迹。”李董事长大笑着说道。
  真迹就好,真迹就好,多少值几两银子吧,好歹让我多凑点娶媳妇的钱。
  “那,您给估个价吧。”我赶紧陪着笑脸说。
  “这个嘛,价格不好出啊,吴圣的画传世极少,也没有上过拍卖会,没有可比性啊。”李董事长皱眉犹豫了一会说。
  “那你有兴趣收藏吗?”好歹找个人出手吧,搂在怀里睡觉也确实不是回事啊。
  “那不是废话?上次的华亭砚我就打了眼,气的我这么多天吃不下睡不着的,现在这个宝物送上门来了,我怎么能让它飞走?”李董事长说道。
  “不过啊,今天我手头能调动的资金不多,我想想啊......”李董事长捏这眉头说。这老小子,想干什么?赊账?想打白条?还是想黑我?
楼主木尧君 时间:2019-02-17 12:30:15
  “这样吧,我给你八千万,另外再给你一张半年期承兑汇票,凑足一点五个亿,以后说出去也不算我压你价格。”李董事长沉声说到。
  “什么?”我吃惊的大叫一声。我听到过的最贵的画也不过就是一亿多点,这幅画就会这么贵?那个老头真送了座金山给我?
  “不少了。小伙子,到了拍卖会还不知道被谁坑呢。就像上次,还不是被人坑了一把?要是让千缘阁给你卖,他凑几个自己人搭个假台子,估计七八千万就把你的画给买了,你……”李董事长耐心的给我解释着。
  “不不不,李董事长,我的意思是太多了,太意外了。这样吧,您要是为难,可以再少点,够我娶媳妇就行了。”我赶紧解释到。
  “哈哈哈,真是太实诚了。对了,谁家姑娘这么贵,得一个多亿才能娶?”李董事长大笑着说。
  “就是千缘珠宝老板的女儿,杜鹃……”我本来还想说许允儿的,怕太惊世骇俗,就没敢说出来。
楼主木尧君 时间:2019-02-17 19:11:23
  “杜鹃?姓杜?千缘珠宝的老板姓高,千缘阁老板姓吕,没有姓杜的啊?”李董事长想了一下说。
  “有姓许的吗?”我赶紧问,也许是允儿老爸呢?
  “这么跟你说吧。千缘珠宝的前身是千缘阁,千缘阁是以组织拍卖会起家的,老板就是吕生财。后来高援朝找到吕生财,两人合伙做起了千缘珠宝,高援朝出面做了前台老板。高援朝就一个儿子,三十来岁,现在在国外。吕生财今年六十多岁,一儿一女都已经成家多年,并且也定居国外,没有姓杜的一说。况且我也没有听说过千缘有没出阁的女孩子,你小子是不是被人骗了?”李董事长微笑着说。
  “不会吧,难道是吕老板的外孙女?或者内侄女?”我想了一下说。
  “哈哈哈,老吕的女儿今年四十岁,生的儿子十七,女儿四岁,我们前一段还在国外见了一次。小伙子,千缘的事情我很清楚,因为老吕和老高合作就是我促成的。你认识的那个女孩肯定不是千缘这两个老板的女儿孙女。”李董事长说的无比肯定。难道她们又骗了我?
  “难道说的是她?”李董事长又突然皱眉说。
楼主木尧君 时间:2019-02-18 08:47:54
  “她?她姓什么?”我急忙问。
  “哈哈哈。好了,好了,不跟你说了,让我秘书跟你办手续去吧。”李董事长说完拿起画上楼去了。
  一个漂亮女孩领我到了某个房间,给我卡上打钱和办了承兑汇票。办完后秘书很贴心的让车把我送回了店里。
  我现在有一亿八千多万了,我觉得我谁都配的上了,明天就去千缘,找出杜鹃或者允儿,先不管选择不选择的事,先让她们知道我现在配的上她们了再说。嗯,就这么定了。
  盘算了一夜,天亮才迷迷糊糊睡着,一觉醒来竟然十点多了,匆匆吃了点饭,先打车去了叶子给我定衣服的店里,要实打实的打扮自己一番,好风风光光的去见我的老婆门。
楼主木尧君 时间:2019-02-18 13:34:06
  “哎,这不是那个什么成总吗?”上次给我服务的一个女人阴阳怪气的说。
  “怎么哭着求退钱的那个小姑娘没来你到亲自来了?你还要退什么呀?”另一个女人也凑过来阴阳怪气的说。
  “把上次叶子退了的衣服都给我拿出来,还有定的衣服也给我接着做,再给我订几套更好的。”我想起叶子当时在这里低声下气、哭哭啼啼的受她们的白眼和冷言冷语,我的心中便无名火起。
使用“←”“→”快捷翻页 上页 13 4 5 6 713 下页  到页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