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年后她潇洒的离婚但是没有想到,那个男人却开始对她纠缠不放。

楼主:雅馨可可抡 时间:2018-10-20 21:09:17 点击:12276 回复:756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上页 1 2 下页  到页 
  顾乔站在夜总会的门口。

  她看着眼前高大而华丽的建筑,一辆辆名贵的车子停下,从车里下来一位位穿着昂贵西装的富贾之人。

  她穿着一身廉价的米色长裙,显得有些格格不入。

  顾乔的脸上画着妆,妆容艳丽,长发披在肩膀上,将那原本清纯温婉的一张脸给遮盖住,就连那一双明亮的眼睛,也被厚厚纤长的睫毛给遮盖住。

  一辆车子停下,从车子里面走下了一位中年男子,一边的保镖给他撑着伞,顾乔看着这位中年男子,一张油腻的脸,地中海的发型,啤酒肚,她皱着眉,手指紧紧的攥着。

  那名中年男子很明显看中了顾乔,眼底露出贪婪的光,紧紧的盯着顾乔雪白细腻的脖颈。

  “多少一晚上。”

  顾乔瑟缩着往后躲了一下,但是想起弟弟的手术费,紧紧的咬牙往前走了一步,“三十万。”

  “三十万,都够我睡几个嫩模了,你也不看看自己是什么东西。”男人还是有些不死心,顾乔抗拒着,三十万一分钱都不能少,中年男子不耐烦的走了。

  冷风吹在顾乔的脸上,女子裸露在外面雪白的皮肤上起了一层颤栗。

  在金碧辉煌的夜总会前,穿着单薄朴素十九岁少女坐在路边,耳边是医生的话,‘你弟弟的心脏不能再拖了,必须尽快手术。’她伸手捂住双脸,肩膀轻轻的颤抖。

  她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办。

  突然一道好听的男性嗓音响在顾乔的头顶,“擦擦吧。”

  顾乔抬起头,看着那一只骨节分明的手指,捏着一方手帕,她接过,看着他,男人穿着一身昂贵的黑色西装,有一张致命英俊的脸,一双眼眸漆黑蕴着寒光但是却无凌厉之意。

  看着男人打量着她顾乔的心里蒙生起一抹屈辱感,他是不是把她当做这里其他的女人一般,可是,她不就是出来卖的吗?

  男人开嗓,嗓音淡而薄,问道,“第一次?”

  听着这一道低沉好听的嗓音,顾乔紧紧的握紧了手指,背挺的笔直,“是。”

  “多少钱?”

  顾乔说道,“三十万。”

  站在这名男子身后的一个年轻俊美的男子笑着,“三哥,现在处女的价格都这么贵了吗?就连长相随随便便的也敢出口要三十万。”

  “三哥,你要是喜欢,不如我给你挑几个,保准比这种货色好。”

  那男人淡淡的笑,说道,“把钱给她。”

  顾乔看着手中的支票,她眨了眨眼睛,抬起头来的时候,那一行人已经离开了,她看着那一道英俊挺拔的背影穿着一身黑色昂贵的西装,她跑了过去。

  “先生——”

  顾乔跑过去,她有些焦急,从兜里拿出一张纸还有笔,写下自己的名字还有联系的方式,递给这个男人,极其的倔强,“既然先生不买我,这钱就当是我借先生的,我会还的。”

  那男子从她的手里接过,看着上面的联系方式,淡淡一笑,似乎有些嘲讽,“还,你怎么还?”

打赏

18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 楼主
楼主发言:1次 发图:0张 | 更多 |
作者:爱吾咸思伊媚 时间:2018-10-25 14:30:42
  顾乔知道自己现在没有这么多钱,但是她多兼职几分工作,总能还上的,她看着他,眼底似乎有星光闪烁,声音坚定,“我一定会还上的,我不愿意欠别人的东西。”

  说完,她转身离开。

  顾乔离开之后。

  薄砚祁看着手中的纸张,上面写着字迹娟秀的写着‘顾乔’两个字,耳边一个人说道,“三哥,现在这年轻女孩搭讪的方式够特别啊。”

  搭讪?

  薄砚祁笑了笑,不以为然,刚刚那个女孩,化着妆,但是那一双眼睛,格外的清明,跟这里金钱暧昧的气息显得格格不入,所以,他才过来想帮帮她。

  薄砚祁看着手中的纸,刚想扔掉,却发现,这张纸的背面,是一张献血站的收据。

  ————

  顾乔只是回家换了一身衣服,洗了把脸,就匆匆的往医院赶去。

  女子的皮肤带着一种失血的苍白色,精致的五官干净娟秀。

  交了手术费,看着顾时安进了手术室。

  她的心提起来,一直站在手术室门口。

  一直等到手术结束,医生说的那一句话,‘手术很成功,不过需要观察几天,你弟弟大约明天能醒过来。”

  那一刻,顾乔才卸下所有的力量。

  她坐在医院长廊的休息椅上,久久。

  ————

  顾时安第二天醒过来,刚刚动了手术的他很虚弱。

  顾乔这几天几乎每天晚上都守在病房里。

  顾时安笑了笑,十六岁的男孩脸上带着灿烂的笑容,“姐,你回去吧,我在这里很好,我会自己喊医生的,你不是还要上学吗?”

  顾乔摇了摇头,拿起水杯给他倒了一杯水,递到他的手心里,“喝点水。”

  顾时安看着她,有些激动的说,“姐,你不会为了我,放弃学业了吧,姐你怎么可以这样,是我连累了你。”

  看着顾时安越来越激动,顾乔伸手按住他的肩膀,男孩的肩膀瘦弱,她心里格外难受,“时安,我只是请了几天假,怎么可能不上学呢?你不要多想了,你看看,我来这里陪你,还带了专业书。”

  顾乔说着,伸手指了指放在床头柜上的一本书。

  顾时安这才放心下来。

  “姐姐,你不许我为我做这么多……”

  “你是我弟弟,是姐姐在这个世界上唯一的亲人。”

  顾乔看着他,因为心脏的原因,俊朗的男孩显得格外的瘦弱,她慢慢的垂下眸,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你好好休息,我就在一边,你醒了就喊我。”

  顾时安却问道,“姐,哪里来的手术费……”

  “我……”

  看到顾乔犹豫,顾时安皱眉,心里有一个猜测,顿时激动,“姐姐,你是不是去冷家了。”

  顾乔摇了摇头,“没有”

  “姐,我就算病死,我也不希望你去求冷家的人。”

  “时安……”顾乔轻声说道,“姐姐没有去冷家,你放心,这笔钱是我借来的,跟冷家没有关系,是一位…好心人借给我的…”

  好心人。

  顾乔想起在夜总会门口,那个穿着昂贵西装,俊美风度的男人,她突然想起男人给她的那一方手帕,昨天回去焦急,不知道给放到哪里了?

  一下午,顾乔看着书,但是满脑子都在想着她把这条手帕放哪里了?

  下午6点的时候,秦织来到病房看望顾时安,秦织是顾乔朋友,她对秦织说道,“你在这里帮我照顾时安,我出去一下。”

  “嗯。”

  ——————

  卧室里被顾乔找了一个遍。

  终于在浴室里面找到了,她将这一方手帕拿起来,银灰色,很简单但是布料精致,没有一丝的图案,这上面似乎还带着很淡的男士香水的味道。

  她做好的饭菜,用保温桶装好,拎着走出去。

  在等公交车的时候,一辆黑色的宾利车从她面前经过,透过半开的车窗,只是那一瞬,顾乔发现,这就是那天晚上的那位先生。

  她怔愣了一下。

  追了上去——
我要评论
作者:爱吾咸思伊媚 时间:2018-10-25 14:30:53
  宾利车内。

  司机看了一眼反光镜,看着正在追车的那一道身影,想要跟薄先生说一下,抬起头来看见薄砚祁正在闭目休息,就没有敢出声。

  顾乔看着那辆车子越驶越远。

  她喘息着停下了脚步。

  公交车来了,她收回目光,上了车做了四十分钟的公交来到医院。

  ——————

  医院里。

  顾时安吃了饭之后想要看书,被顾乔给制止了,她将书拿走,关上灯,“ 现在要做的就是好好休息,只有好好休息,身体才能慢慢的康复这样才能上学。”

  “我知道了姐,不用担心我 。”

  秦织要离开的时候,从钱包里拿出一叠钱来,塞进了顾乔的手里,“这些钱不多,但是你拿着。”

  “织织。”顾乔皱眉,二话不说将钱塞进秦织的包里,她跟秦织从高中就认识,多年的闺蜜,秦织的家境一般般,父母是老师,生活也算是不错,但是并不富裕。

  “顾乔,时安动手术这么大的事情你都不告诉我,要不是我在学校没有看到你,我还不知道这件事情,我钱不多,但是这些钱你必须拿着。”

  顾乔眼眶一红,“织织,谢谢你。”

  ————————

  顾时安的身体慢慢的恢复,不过每天都是吃很多药,过一个半月,顾时安出院,回到家里,顾乔利用课下的时间,兼职打了三份工。

  时光平静而温暖。

  顾时安喜欢画画,顾乔晚上8点从咖啡厅下班之后,去商店给他买了画板跟颜料,拎着往回走,走到家门口的时候,顾乔看着公寓楼下门口,停着一辆银色的轿车。

  她拿出钥匙,打开门走进去。

  顾时安在看到顾乔回来之后,脸色变缓,他看着坐在沙发的中年男子,冷声说道,“我姐姐回来了,你走吧。”

  “时安,爸爸,是来接你的……”

  顾乔看着这位中年男子,她认识,这是…顾时安的爸爸…

  顾时安比顾乔小三岁,顾乔跟他并不是亲生的姐弟,顾时安是妈妈离开冷家之后收养的,眼前的这位西装革履的中年男子是顾时安的爸爸。

  “叔叔,你好。”

  “顾乔,我现在在美国的生意有了起色,他妈妈病了,一直在想他,我知道当年的事情是我们不对希望能给他一个补偿的机会,我知道他喜欢画画,已经联系了美国的学校…他的身体不好,我联系了美国的医疗团队,有最好的条件。”

  顾乔说道,“我知道了,叔叔,我会劝他的。”

  ——————

  当晚,顾时安发了脾气,“我不走,我凭什么跟他们走,我生病的时候他们在哪?姐,我不走,我要在这里陪你,姐姐你说过,我是你唯一的亲人,我不会走的。”

  顾乔想了很多,她看着顾时安消瘦俊朗的脸,忍住眼底的泪,“可是…你会连累我的…我不想,一直照顾你…”

  这句话说完,顾乔已经没有办法在这么平静的面对他,她怕自己下一刻就会哭出来,她跑进了卧室,关上门。

  她何尝不想让时安陪在她身边,可是,时安的病只是暂时的好了,他的心脏还需要后续的治疗,只有在美国,才能有更好的治疗。

  而且,她相信顾时安的爸爸,会给他最好的治疗条件。

  顾乔一夜没有休息,在第二天,她听到楼下传来车辆引擎的声音,她跑到窗前打开窗户看着,昨晚那辆银色的轿车离开了。

  她有些慌张的打开门跑出去,看着茶几上留着一张纸条。

  ‘姐,我不会连累你的。’

  此刻,顾乔泣不成声。

  还有一张30万的支票,是顾时安的爸爸留下的。

  当天晚上,顾乔拿着钱,在夜总会门口等着,她想要将钱还给那位先生。

  她就是在这里遇见那位先生的,所以顾乔没有办法,选择在这里等待。

  没有等到。

  她知道像那种身份尊贵的男人,这些钱不过只能买他的一身西装而已,自然不会在乎,但是她在乎…

  她说过会还,就一定会还给他。

  连着几天,顾乔都在夜总会门口等着,都没有遇到他,莫非他不喜欢来这种地方,上次来只不过是偶然。

  周五的晚上。

  顾乔从医院里面出来,接到一个朋友的电话,顾乔让这位朋友给介绍兼职工作,“乔乔啊,我一个朋友在东宫当侍应生,今天晚上要约会,你去替她一下,当晚值班的钱给你双倍,400块怎么样。”

  “我知道了。”

  顾乔赶到‘东宫’化了妆,妆容精致而娇艳,跟平时素净清雅的样子完全不一样。

  8楼以上是豪华奢侈的总统套房,只有钻石会员才能进入的地方。

  顾乔端着一瓶红酒,走过来,看着房间号,领班说,是8086房间的一位先生点的酒,价值五万一瓶,让她小心点拿。

  敲了敲门,顾乔说道,“先生,你要的酒。”

  房门从里面被打开,顾乔惊呼一声,手腕被一道力量攥住,手中的红酒也落在地上。

  一抹男性的气息扑面而来,带着酒精的味道,炽热而丝毫不温柔的吻压了下来,顾乔挣扎着,但是男女之间的力量悬殊,她整个人被压在床上,无法动弹。

  “救命,唔……放开…”

  她用力拍打着男人的后背,突然她瞪大眼睛,看着近在咫尺的那个男子,英俊深沉的脸,俊美的轮廓,那一双眼睛,如蕴寒星,这是……
作者:Little_Boy2018 时间:2018-10-27 05:41:53
  路过,留个赞,占个座
作者:寒风吹沙谷 时间:2018-10-27 12:32:14
  她一震。

  是那位先生。

  她无数次的在夜总会门口等了他这么久…

  “先生…唔…先是我……”她躲着男人的亲吻,但是话语还是吞没于两个人的唇瓣间,薄砚祁似乎无法压制住,身体里面燃烧的火焰,而身下的女孩,似乎无时无刻的不在给他致命的诱惑。

  他的嗓音沙哑的厉害,“动什么,会给你钱的。”

  这一句话,让顾乔停下了挣扎。

  她慢慢闭上眼睛,无助无措,屈辱都涌上心头。

  薄砚祁的意识已经被吞噬了,撕下了她的衣服,伸手握住了她的双手举到头顶,不管她的第一次,疯狂的占有她,带着发泄的力量,顾乔紧紧的咬着唇。

  那一抹身下的疼痛密密的压来…

  疼痛让她眼前一阵阵发黑。

  她并没有出声哀求,只是咬牙忍着。

  男人意识迷糊的时候,看着那一双明亮的眼睛,喉咙滚动来一下,那一双眼睛干净而清澈,男人沙哑的开口,“告诉我你叫什么名字,我会对你负责的。”

  顾乔眼底颤了一下。

  第二天早上。

  顾乔睁开眼睛,第一感觉就是细密的疼痛,她侧过身,看着睡在身侧的男人,半张俊美的脸,她小声开口,“先生…”

  她现在仔细的想来,他昨晚上,喝醉了好像是情绪有些失控……

  他并不记得她,也是她不过是一个小人物,他怎么可能记得她呢。

  顾乔坐起身,身下的疼痛险些让她站不住,咬着牙,快速将衣服换好,空气里,带着暧昧后的气息,她顾不得什么,换好了衣服之后,伸手用手指梳了一下头发。

  她看着他,伸手从口袋里拿出一张卡,这里面有三十万,将这张卡,放在床头柜里面的抽屉里,想到昨晚这个男人问她叫什么名字,她知道这只是男人的醉话,她还是用便签纸写了一个‘乔’字,。

  她说过,会把钱还给他。

  她打开门,离开了。

  —————

  蒋映初通过助理打听到他昨天在东宫休息的,早上很早就开车去了东宫,在海城,上流圈里都知道薄砚祁身边的女伴只有她蒋映出,也很自然的把她默认为薄砚祁的女朋友,所以侍应生给了她房卡。

  蒋映初打开门来到房间,嗅着空气里,那一抹暧昧寻常的气息,她看着床上凌乱的床单,银灰色床单上一抹红色。

  在看着正在熟睡的男人。

  紧紧的握着双拳,在嫉妒的同时,她快速的脱下衣服,躺在了男人身边,薄砚祁这个人,看似温润柔情,但是时而阴鸷狠戾,却是个极其负责人的人,尤其是他显赫的家庭,不允许他犯错。

  所以…现在是自己唯一的时机。

  这是她成为薄太太唯一的机会!

  …………

  薄砚祁睁开眼睛,看着躺在自己臂弯里的女子,一张美丽精致的脸,但是…男人却立刻皱起眉,似乎是有些意外,他抽出手臂坐起身。

  因为他的这个动作,怀中的女子立刻就醒了,睁开眼,眼眶泛红,看着薄砚祁,她咬着唇,一句话都没有说,开始默默的换衣服。

  肩膀轻轻的颤着。

  薄砚祁抬手压了压眉心,“映初…怎么是你?”

  怎么会是蒋映初。

  难道自己看错了吗?

  昨天他喝了酒,但是不至于会醉,他知道自己是被下了药,记不清,只记得那个女孩有一双明亮的眼睛,那一双眼睛让他心里愧疚,怎么是蒋映初。

  蒋映初一双眼睛泛起隐忍的水光,唇瓣咬唇一圈牙印,“我先走了。我们昨晚……什么都没有发生……”

  站起身,她脚步趔趄。

  薄砚祁看着床单上,一片刺目的红色,他眉心隐隐的一跳,蒋映出走到门口,她了解薄砚祁,若是自己哭诉闹腾,薄砚祁这个男人才不吃这一套。

  可是自己主动说当做什么都没有发生,这个男人心里会升起怜惜之情。再加上她跟在他身边两年,圈里人都知道但是他从来没有公开承认过!

  可笑的是,这两年,他压根没有碰过她。
  后面可以觀猪微心工中呺,番号书城, 回复,22接着看

  在蒋映初走到门口的时候,薄砚祁淡淡的出声,“映初,对不起……我会…对你负责的…”
作者:再无故封我不玩了 时间:2018-10-29 18:41:59
  马克一下
作者:两岸一家亲2019 时间:2018-10-30 09:31:41
  路过,留赞
作者:lyf258771256 时间:2018-10-31 21:15:37
  马一下 喜欢
作者:地板2018 时间:2018-10-31 21:48:47
  最讨厌这样的人
作者:影子周围19812017 时间:2018-11-02 19:03:30
  都什么鬼
作者:黄河人2018 时间:2018-11-04 17:31:47
  离婚要彻底!
作者:welcometyabcd 时间:2018-11-05 03:12:18
  更
作者:谁家大叔 时间:2018-11-05 06:12:39
  最恨纠缠之人
作者:西瓜汁芒果汁 时间:2018-11-08 18:05:36
  先收藏
作者:看过来2018 时间:2018-11-08 19:45:57
  此帖很火啊,给楼主顶个帖,标个记号,有时间慢慢欣赏,顺便看有没有人点赞。
作者:xuan02411 时间:2018-11-08 20:43:20
  小说叫什么名字
作者:火生土克水 时间:2018-11-08 21:47:31
  小说吧
作者:Dontcryandsmil 时间:2018-11-08 22:32:15
  小说写得不错
作者:feifeizhou2018 时间:2018-11-09 00:34:24
  这么多小说看
作者:不知我舞 时间:2018-11-09 05:46:21
  如果我说没听明白,你会打人吗?
作者:qq371473313 时间:2018-11-09 09:07:00
  小说呀
作者:buzzjack 时间:2018-11-09 09:35:39
  小说
作者:随波逐流1122 时间:2018-11-09 09:44:19
  写的不错,,,支持
作者:hsxtlgabcd 时间:2018-11-09 10:54:03
  谢谢楼主分享
作者:灵芝仙草803 时间:2018-11-09 11:45:46
  写的不错
作者:金鱼有人性 时间:2018-11-09 17:15:04
  支持一下。。。。。
作者:恋恋不舍0011 时间:2018-11-09 18:30:43
  支持,,,,,,
作者:北方北乔木乔 时间:2018-11-10 14:04:11
  等更新了
作者:随波逐流1122 时间:2018-11-10 16:37:40
  写的不错,继续
作者:682399 时间:2018-11-10 19:58:10
  支持
作者:6281879 时间:2018-11-11 17:03:43
  多更新点
作者:恋恋不舍0011 时间:2018-11-11 19:47:03
  不错支持
作者:冬虫夏草含着吃02 时间:2018-11-11 21:00:59
  这是哪一部小说,叫什么名字
作者:猪仔螺 时间:2018-11-11 22:06:53
  情感天地发的都是小说吗?
作者:cwb343800 时间:2018-11-11 22:35:26
  斩不断,理还乱。
作者:大爷智能 时间:2018-11-12 00:11:57
  等更新
作者:恋恋不舍0011 时间:2018-11-12 09:07:56
  支持
作者:低调一点00 时间:2018-11-12 12:11:23
  路过
作者:可能12 时间:2018-11-12 12:24:22
  爱理不理,欲擒故纵
作者:游戏人生2233 时间:2018-11-12 17:18:37
  等更新
作者:课程表3 时间:2018-11-12 19:27:32
  耶溪采莲女,
  见客棹歌回。
  笑入荷花去,
  佯羞不出来。
作者:社会王ty 时间:2018-11-13 11:38:58
  过了几天,顾乔每每看到空荡荡的家里,顾时安已经离开了一周了,没有来消息,也不知道他怎么样了。

  是不是生她的气了。

  顾乔每天除了上课就是兼职,有一天她在咖啡厅里面打工的时候,看到了那位先生坐在咖啡厅里,她几乎是一瞬间转过身,往后台跑。

  心跳不止。

  那位先生,怎么会在这里。

  端着咖啡,她几乎难以压制住心底的情绪,那一夜的暧昧的记忆,翻入她的脑海。

  她平复好心情转过身,走出去,反正他要记不得她,而且她当时化了妆,他醉了酒,这样想着,顾乔端着咖啡走到他身边,放下。

  “先生,你的咖啡。”

  男人的嗓音极其的好听,即使是简简单单的一个字, “嗯。”

  顾乔想要说什么,张了张嘴又不知道怎么说,转身往收银的方向走,突然听到身后一道悦耳的嗓音,“砚祈。”

  顾乔转过身,那一眼,她看到一位极其美丽,优雅,的女子,穿着一身蓝色的毛呢裙,五官精致如画,那一对人,极其的般配,顾乔眼底一黯。

  什么叫做云泥之差,顾乔明白了。

  只是让顾乔没有想到的是,她竟然怀孕了。

  那位先生的孩子。

  拿着化验单,顾乔回到了公寓里面,看着空荡荡的公寓,她伸手放在腹部,一夜未眠,第二天,她做了一个决定,那就是办理了休学手续,离开了这座城市。

  时光匆匆而过。

  她再次回到海城已经是四年后。

  七月份的海城下起了大雨,顾乔下了出租车,司机递来的零钱也来不及找,快速的跑进墓园,雨下的越来越大。

  不远处,冷夫人带着几个保镖拿着铁锹跟一些破土的工具,佣人给冷夫人撑着伞,冷夫人直接说道,“给我挖!”

  顾乔心里一惊,急忙跑过去,“住手!”

  她护在妈妈的墓碑前,双手颤抖,看着冷夫人,低吼,“你们要做什么,陈君梅,你这么做是违法的!”

  陈君梅指挥保镖,“快给我拦着这个小贱人!违法,城北这一片的地皮冷氏已经收购了,顾乔你不是不回来吗?那我就拆了你妈妈的墓,让她永远不得安宁!死后也居无定所,变成孤魂野鬼!”

  保镖迅速的拦住了顾乔,任凭她的力气再大,也没有办法挣脱保镖的束缚,她挣扎着看着妈妈的墓碑被砸碎,她挣扎着大喊,“你们放开,放开我!!”

  顾乔心急如焚,她看着妈妈的墓碑被破坏,风雨飘摇,“陈君梅,你会遭到报应啊,快停手啊!”

  最后,顾乔无力的跪在了冰冷的地面上,一张脸色苍白,雨水不断从女人雅致的面部轮廓滑落,她咬着牙,红了眼睛,“我嫁!”

  就在三天前。

  陈君梅就找到了她给她打电话让她回来,顾乔拒绝了,她跟冷家没有任何关系,但是没有想到,陈君梅竟然用这么恶劣的手段逼她。

  顾乔抬起脸来,看着陈君梅,“让我代替冷思薇嫁过去,可以,你必须答应我一个条件。”

  陈君梅见顾乔答应了,当下一喜,“你说。”

  顾乔看着被破坏的墓地,“把我妈妈的墓地迁到冷家墓园。”这是妈妈生前唯一的愿望,即使妈妈不说,顾乔也知道。

  “什么?”陈君梅尖叫着,过了一会儿,她咬着牙,“我答应你。”

  ——

  晚上,冷家书房里。

  冷振谦气急拍了一下办公桌,“思薇你真的糊涂啊,你是冷家的小姐,而且你马上就要跟薄家三少爷结婚了,你怎么能够做出这种不检点的事情呢?”

  冷思薇怀孕了。

  已经有三个月的身孕。

  “爸,我不是有意的…”冷思薇坐在沙发上,满脸的泪痕,穿着一身洋装,她伸手挽住了冷夫人的手臂,“妈,你不是说已经帮我想到办法了吗?”

  冷思薇因为以前在美国上学的时候就不检点,喜欢玩,流过两次孩子,医生说过,不能在将孩子打了,会伤到子宫。

  冷夫人瞪着冷振谦,“事情已经发生了,再说了,不是还有顾乔吗?”想到答应顾乔的那个条件,陈君梅牙都要要碎了,看着冷思薇,“还不都是你!”

  冷思薇,“妈,你吼我做什么!”

  冷氏好不容易才攀上薄家这棵大树,怎么也不能退,退了冷氏也完了。

  冷振谦一思索,“你的意思是让顾乔代替思薇嫁给薄家三少,可是这不会被发现吗?而且顾乔也不一定答应……她都已经离开咱家这么久了…”

  冷夫人走过去,“思薇这么多年从高中到大学都在美国,在海城很少有人认识思薇,前几天才刚刚回来,海城这么大,怎么可能有人发现…”

  冷夫人见冷振谦还以疑虑,“振谦,你想想,顾乔以前生活在小镇上,怎么会有人认识她,而且,除了咱们家几个老佣人,谁知道冷家还有一位小姐。这件事情啊,我都做好了,顾乔已经答应了。”

  冷振谦连连点头,握住了陈君梅的手,“她已经答应了,那最好不过了,君梅,还是你想的多,做得好。”

  走出来书房,冷思薇不满的皱眉,“妈,就这么便宜了顾乔吗?嫁给薄家三少啊…”

  “傻丫头,还不都是你出去乱搞,妈妈能不为你着想吗?你趁着这个时间,将孩子生下来,然后去补一张膜……养好身体到时候你回来了…你就安心的做薄家的少奶奶吧…把所有的错都推到顾乔那个小贱人身上”
作者:社会王ty 时间:2018-11-13 11:39:28
  晚上的时候,顾乔躺在床上,闭了闭眼。

  手机响了,她看了一眼,脸上露出笑容,是一则视频通话,“妈咪,你什么时候回来啊。”

  顾乔看着自己三岁的女儿,心里温暖,所有的疲惫都消散了,“星星,想不想妈咪啊。”

  “想!星星想让妈咪快点回来。”

  “妈咪也想快点去陪星星。”顾乔抿了抿唇,她舍不得星星,可是....

  跟星星聊了一会儿,那端,照顾星星的李阿姨拿过了手机,“顾小姐,是不是有什么事情啊。”

  顾乔点头,“李姐,麻烦你帮我继续照顾星星,我...我只要一有时间一定回去看星星....”

  李姐看出顾乔的为难, “顾小姐,你是不是家里有什么事情啊,你忙吧,星星我来照顾就好,你之前帮了我家这么大一个忙,再说了,我就喜欢星星,从小看着星星长大的,你就放心吧。”

  “谢谢你李姐。”

  “顾小姐,你跟我这么客气做什么。”

  挂了电话,顾乔叹了一声,看着手机里面女儿星星的照片,顾乔眼眶微微的红,想到不能陪在星星身边,她心里就格外难受。

  ——

  第二天,顾乔去了墓园。

  妈妈的墓地已经迁到了冷家墓园。

  “妈,我知道你一直以来都在想冷振谦,我…答应了陈君梅,其实,当薄家少奶奶多好啊,你不用为我担心的,我以后衣食无忧,还是薄家尊贵的少奶奶。”

  “星星有阿姨帮我照顾,她很好,经常喊外婆。”

  “我就是联系不上时安....他现在还恨我...”

  顾乔说着,眼泪流出来,“妈,你放心我,一切都好。”

  她把在荔城的工作辞了,然后去了一趟冷家,佣人看见顾乔,有些惊讶,“大小姐....顾小姐你回来了。”在冷家,佣人都知道顾乔才是冷家的大小姐,但是因为有陈君梅在,都只能喊她顾小姐。

  顾乔走进去。

  冷振谦正坐在沙发上喝茶,看见顾乔,想到马上的婚约,脸上也露出笑容,“乔乔回来了。”

  顾乔直接跟冷振谦要了1000万,冷振谦不肯给,一番托词说什么公司周转不开,顾乔冷笑,“爸,我可是你最疼爱的女儿冷思薇啊,这一点钱都不肯给吗?要不要我去找薄家要钱?过几天可就是婚期了....”

  冷振谦面色一变,见顾乔转身要走,怕她反悔,只好说道,“我给你,不过,要过几天,你去公司我让财务划给你。”

  一周后。

  冷夫人再次联系到了她,冷思薇跟薄家三少爷的婚期近了,顾乔也从酒店搬出来,住到了冷家,这个对她来说极其陌生的地方。

  冷夫人陈君梅给了她办好了证件,她现在就是‘冷思薇’了。

  从国外归来的冷思薇。

  这个陌生而让她觉得屈辱的名字。

  享受着所谓的父母的关爱。

  这一切都变得可笑。

  甚至,陈君梅高调的为她办了一个名媛宴会,来了不少所谓的富家子弟,因为她马上就是薄太太了,多多少少的名媛小姐都很给面子。

  趴体在一艘游轮上举行。

  顾乔穿着一身淡粉色的佯装,‘享受’着关心,朋友间的聊天。

  “思薇姐真羡慕你,能够嫁给三少。”

  顾乔淡淡的笑,没有说什么,眼底闪过嘲讽。

  有一个男子走过来,递上一束玫瑰,顾乔并没有接,“这位公子,泡女孩送花只是浪漫,不如送钱实在。”

  “思薇小姐真是与众不同,思薇小姐马上要嫁给薄三少了,还在乎钱吗?”

  “他要是没有钱,你们还喜欢吗?”看着一众名媛愣住了,顾乔笑着,觉得有些嘲讽,冷漠的说,“所以,喜欢的不就是钱吗?”

  说完,她说了一声,“舞会开始了,你们随意。”

  晚上十点,顾乔一身疲倦的回到卧室里。

  用被子蒙住脸。

  ———————

  深夜,装饰风格低调而奢侈的书房里。

  酒柜前,薄砚祁到了一杯酒,男人的手指被猩红色的液体衬得白皙,他将杯中的酒饮尽,走到书桌前,拿起放在书桌上的一枚耳钉。

  这是四年前的那天晚上,在地毯上找到的。

  这枚耳钉看起来有些廉价,不像是蒋映初平时用的。

  男人盯着这么耳钉看了两眼,将这枚耳钉放进了抽屉里。

  手机响了起来,薄砚祁看了一眼号码,就接通了,“奶奶…”

  “你是要气死我吗?谁允许你悔婚的,我告诉你,你必须娶冷家的女儿。你想娶那个什么蒋映初,休想!”

  “奶奶,我只想娶蒋映初,希望您可以成全。”

  “不可能,只要我这个老太婆活一天,你就休想带着那个戏子进家门,冷家的女儿,你必须娶。”

  老太太气呼呼的挂了电话。

  薄砚祁紧紧的握着手机,眼底慢慢阴鸷,一个小小的冷家而已,一个冷思薇,不知道是怎么样心机深沉的女子,能哄得奶奶团团转。

  手机叮咚一声来了一条信息,“三哥,这就是冷思薇,今天晚上她在游轮上举行趴体,去了不少人。我朋友发给我的。”

  接着是一条视频。

  视频里一个女子穿着粉丝的连衣裙,看起来清丽温婉,一双手搭在男人的腰上,跳着舞,脸上带着笑容。

  还有‘冷思薇’说的一句话,“泡女孩送花只是浪漫,不如送钱实在。”

  “薄三少要是没有钱你们还喜欢吗?”

  “所以喜欢的不就是钱吗?

  薄砚祁冷哼了一声,不过就是一个虚荣贪婪的女人罢了。

  将手机关了,随手扔在一边。

  ———

  因为薄老爷子和薄老太太的施压,薄砚祁不得不答应娶了冷思薇。

  顾乔听着管家的敲门声,打开门,管家说道,“小姐,薄先生来了,在门外,小姐快点下去吧。”

  在门外,怎么不进来?

  顾乔换了一身衣服,这是她第一次见到这位薄家三少,这么长的时间,只有这次去登记见一次,顾乔摇了摇头。

  想必他也不喜欢这门婚事,他不喜欢她,她也不喜欢他。

  这样刚刚好。

  彼此不爱的两个人度过漫长岁月,是相安无事,也是一直折磨。

  她只想每天陪在星星身边。

  门外停着一辆高档的黑色商务轿车,顾乔走到门口,陈君梅握住了她的手,又是一番母爱情深,顾乔冷笑着抽出手,说了一声,“我知道了。”

  一位穿着西装的年轻男子为她打开车门,“冷小姐请上车。”

  顾乔坐进车里,她看着这偶在自己身侧,闭目养神的男人,浑身一震,她的嗓音颤抖,有些不敢相信的问,“你是…薄砚祁……”

  这是,那位先生…

  顾乔紧紧的攥着手指,看着这一张英俊的脸,浑身的血液似乎在不受控制的流窜,没有听到声音,她后面可以觀猪微心工中呺,小树林书舍,回复102接着看。又问了一句,似乎想要亲口听着他说。

  “你是…薄砚祁?”

  男人不耐烦的‘嗯’了一声。

  这一刻,顾乔不知所措。
作者:尤熊熊 时间:2018-11-13 13:47:09
  祝你好运
作者:西瓜汁芒果汁 时间:2018-11-13 20:01:46
  点赞求分
作者:社会王ty 时间:2018-11-13 20:19:40
  眼前的这个男人,是她女儿的爸爸。

  那个夺走了第一次的男人。

  那个帮了她给了她30万的那位先生....

  ———

  车子停在民政局的门口。

  薄砚祁睁开眼睛,似乎不愿意看着她,只是冷淡的说道,“我并不想跟你结婚,你自己用的什么手段你自己清楚,哄得我爷爷奶奶团团转,让我不得不娶了你,你们冷家就跟个贪婪的吸血虫一般,虚荣无度,你不用想着在我身上得到什么好处,薄家少奶奶的这个位置,也轮不到你来做。”

  男人的话语里带着嘲讽,递给她一份文件,“签了这份协议,一年之后我们自动离婚。”

  顾乔紧紧的握着笔,骨节苍白,签下了自己的名字。

  对于她没有哭闹,这么顺利的签下协议,薄砚祁也只是微微的一怔,然后说道,“下车。”

  顾乔拉开车门,走下车。

  车子扬长而去。

  顾乔后面可以觀猪微心工中呺,小树林书舍,回复102接着看看着车子在她的视线中消失,一如四年前那天在等公交的时候,她看见那位先生的车子,就这样慢慢的消失在眼前。
作者:西瓜汁芒果汁 时间:2018-11-13 20:23:53
  已赞
作者:welcometyabcd 时间:2018-11-13 20:29:12
  码
作者:足球政治 时间:2018-11-14 09:51:50
  标题这么长,为什么。以为自述呢,原来是小说
作者:集团里的IT 时间:2018-11-14 15:07:48
  又有别的心上人了吧?
作者:流浪还有梦 时间:2018-11-14 18:53:21
  故事不错
作者:糊涂蛋h 时间:2018-11-15 01:18:55
  哦 我看了好长时间
作者:社会王ty 时间:2018-11-16 16:38:06
  不过心情不一样。

  那时候是激动,而现在,是无措。

  那位先生,怎么会是薄砚祁呢....

  ————

  顾乔去了酒吧,喝了酒,她酒量不好,喝的不多,只是想缓解心底的情绪。

  当晚上,从酒吧出来之后,她去了冷家的墓园。

  “妈妈,我今天结婚了,你看看,这是我的结婚证,这上面的人,是那天帮了我的那位先生,妈妈,世界上怎么会有这么巧合的事情,他是星星的爸爸啊...”

  是她念念不忘,四年的男人。

  顾乔坐在台阶上,笑着,手里拿着一瓶白酒,一直在墓园待到晚上10点,看守墓园的保安走过来,“大小姐,你该离开了。太晚了,我送你吧。”

  顾乔站起身,“妈妈,我过两天再来看你...”

  步伐踉跄的走出墓园。

  一阵冷风吹在脸上,她裹紧了身上的大衣,打了一辆车。

  “小姐,去哪啊?”

  顾乔不知道自己去哪?

  她现在能去哪?

  她后面可以觀猪微心工中呺,小树林书舍,回复102接着看喃喃的摇头,“我不知道,师傅,我给你钱,你绕着这里随便逛几圈吧。。”
作者:welcometyabcd 时间:2018-11-16 22:19:10
  码
作者:岳小帅3 时间:2018-11-17 13:56:08
  围观也是一种力量,顶帖也是一种支持
作者:社会王ty 时间:2018-11-17 14:45:11
  司机看着她,觉得这个女孩精神不正常,从墓园出来的,拉着顾乔逛了一圈之后,就让她下车。

  顾乔蹲在路边,将头埋在膝上,肩膀颤抖着。

  她的手里紧紧的捏着一个红本本。

  为什么薄砚祁,那个冷漠的男子,是那晚那位先生。

  ————

  没有婚礼,没有戒指,什么都没有,顾乔就这样嫁给了薄砚祁。

  圈里不少人嗤之以鼻,人人既羡慕‘冷思薇’的同时,又在背后冷嘲热讽,连一个婚礼都没有,可见,薄少根本就看不上冷思薇。

  对此。

  薄老先生对冷家表示愧对,但是自家孙儿好不容易松口答应娶冷思薇了,也不能再逼的太紧了,所以在商业上对冷家补偿了很多。
作者:ufo2218 时间:2018-11-17 20:44:06
  我愿意放弃所有人的暧昧,等你一个不确定的未来!
使用“←”“→”快捷翻页 上页 1 2 下页  到页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