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年了,她跟在这个男人身边,已经整整五年了

楼主:藤志国 时间:2019-01-19 20:08:01 点击:26837 回复:1996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上页 1 2 下页  到页 
  开满玫瑰花的花房里,正在上演一场酣畅淋漓的“大战”。

打赏

196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 楼主
楼主发言:1次 发图:0张 | 更多 |
作者:驹友槐 时间:2019-01-19 20:35:12
  叶苏穿着复古的纯色连衣裙,背对着贺景行趴在桌子上,裙子被掀起来,露出雪白的腿,贺景行就站在她的身后,身上的衣服也穿的好好的,只拉开了西裤的拉链……但这丝毫不影响这场情爱运动的激烈程度!

  节奏太快,叶苏不断地娇喘着,迷离的双眼只看见那一朵一朵的绯红,贺景行一边动作着,一边深情的呼唤着一个名字:“琳琳,琳琳……”

  不知过了多久,这火热的一幕才渐渐地平静下来。

  “景行,你什么时候和我去领结婚证?”

  内裤不知道被他扔到哪里去了,叶苏直接将裙子放下来遮羞,她脸上的绯红尚未完全褪去,那双清澈透亮的眼睛痴痴的望着贺景行,眼底,仍有执著的期待。

  男人的脸色沉了一下,淡漠的说:“她还在我心里。”

  叶苏苦涩的笑了一声,还是这个答案。

  五年了,她跟在这个男人身边,已经整整五年了,她知道当初他要她,是因为的她的眉眼与他深爱的那个女人有几分的相似。

  可是那个女人,已经死了。

  因为爱他,她心甘情愿做那个女人的替身,住在他为那个女人修建的这座玻璃花房里,留一头顺直的长发,穿上复古的淑女长裙,种这些扎手的红玫瑰……模仿着那个女人的种种习惯、爱好和行为。

  以最卑微的姿态,等待他来花房“临幸”她!

  可他每一次和她“做”的时候,都让她背对着他,他在她的身体里快乐,嘴里喊的却是那个女人的名字。

  林琳,是他心中的痛。

  也是她,心中的刺!

  她的爱情,就长在这些荆棘上。

  千篇一律的答案,让叶苏心里的疲倦,再次加重。

  她不想继续和他既然纠缠下去了,更何况……

  “景行,我……怀孕了。”叶苏听到自己的声音,带着说不出的慌乱和颤抖。

  “你说,什么?”贺景行终于转过头,直直的看着叶苏。

  灯光下,她就站在那里,眼里闪动着泪光,他的心,蓦地一软。

  “三个月了,胎已经稳了,可能因为我的身体一直偏瘦,所以我自己也没有发现,是昨天,因为受了凉,有些发烧,去医院才知道的。”

  叶苏解释的很详细,语气也尽可能的平静。

  唯恐露出一点点的怯意,就没有办法留下这个孩子了。

  这是她和贺景行的孩子,她想将孩子生下来,但如果贺景行不想要这个孩子,以他的性格,一定会逼着她将孩子流掉……

  不!那样的后果她不敢想。

  贺景行沉默了。

  这种沉默对叶苏来说就是煎熬,她的心提到了嗓子眼,眼里,也不自觉得滚出一滴眼泪,顺着她白皙光洁的脸,滑入了脖弯里……

  看来,还是她奢求的太多了。

  这时,贺景行又忽然上前,伸出手,触摸了一下叶苏的脸。

  叶苏吓得后退了半步,却听到他说:“三天后,我们结婚。”

  他刚刚说什么?是结婚了?她深爱的男人是说要和她——叶苏结婚吗?
作者:驹友槐 时间:2019-01-19 20:35:53
  “景行,你说什么?我没有听清楚,你能不能再说一次?”什么疲惫、什么苦涩,什么辛酸,什么委屈此时此刻全都没有了,叶苏的眼里只剩下满满的惊喜。

  贺景行看见叶苏眼里的光彩,心里又腾起些暖意。

  他一直都知道这个女人有多爱他,只是他始终忘不了坠海而亡,尸骨无存的初恋林琳。

  可林琳都已经死了五年了,而叶苏也无怨无悔的爱了他五年,现在,又怀上了他的孩子……如果这辈子,他一定要找个除了林琳之外的女人结婚,那么第一人选,理应是叶苏。

  想到这里,贺景行终于落下了决定。

  “苏苏,她已经死了……五年了,你也给我编织了五年的美梦!我认识你的时候,你二十二岁,到今年年底,就二十八了,你对我的好,我知道,所以……我们结婚吧,婚礼后,我会把这个花房拆了,你住到别墅里去,或者,你想要在这里种些你喜欢的花,也可以。”

  说完这话,贺景行想了想,又补上一句:“还有,我年纪也不小了,有个孩子,我觉得挺不错的。”

  叶苏的鼻子一酸,泪如雨下。

  她从不敢奢望,贺景行会体谅她的等待,心疼她的痴情,会让她住进那栋五年来,她都没能踏进去过一步的别墅,成为那里面的女主人!

  而那一声“苏苏”,更是仿佛将她整颗心的伤痕都瞬间抹平了……

  第二天,贺景行果然召开了新闻发布会,高调的宣布自己即将结婚,并隆重的向所有人介绍自己的未婚妻——叶苏!

  叶苏穿着一袭玫红色的礼服,越发衬的她面若桃花,双腿修长,肤色白皙,她依偎在贺景行的怀里,笑容里满是成为新嫁娘的娇羞和初为人母的喜悦。

  这天,所有的新闻,几乎都在报道她和贺景行的婚事,以及,她这个横空出世的女神!

  当华美婚纱穿在叶苏的身上,她是真的相信,自己的一往情深,有了幸福的结果,相信贺景行会和自己一辈子走下去。

  可是她没想到,这幸福,仅仅到此为止。

  她小心翼翼的走出去,站在了贺景行的面前,紧张的问他:“景行,好……看吗?”

  贺景行正要说话,手机忽然响了起来,他拿出来,按下接听键:“你好,我是贺景行,请说。”

  下一秒,他蓦地瞪大了眼睛,脸上浮起狂喜,身体微微的颤抖着:“琳琳?你是琳琳对不对?你没死?你……你现在在哪里?机场?好的,我马上来接你!”

  “琳琳”两个字,让叶苏的心,一瞬间,冷成了冰。

  她猛的抓住了贺景行的手:“琳琳?是哪个琳琳?是林……琳吗?”

  “是林琳!琳琳回来了,我的琳琳没死,她回来了!哈哈哈,我最爱的琳琳终于回来了~”贺景行就这样当着一个深爱他的女人,表达着他对另一个女人的“最爱”。

  “那么,我呢?”叶苏强忍着眼里的泪,没让它落下来。

  贺景行的笑声顿时卡在了喉管里,他看着叶苏悲伤的脸,心,微微刺痛了一下,只是一下,很快,就恢复了平静和冷漠:“琳琳回来了,你就该消失了。”
作者:驹友槐 时间:2019-01-19 20:36:00
  “婚庆公司吗?我是贺景行,我之前订的婚礼,取消!你们不得再以任何方式向外宣传。”

  叶苏的耳边,贺景行亲自打电话给婚庆公司。

  她的心,不断地往下沉,仿佛要沉到没有希望和温暖的冰冷的黑暗中去。

  不过因为那个女人一个电话,他就迫不及待的开始消灭她存在的痕迹了吗?

  她的眼泪滚落下来,迷离了视线,看不清他站在那里,脸上的表情有怎样的凉薄和绝情。

  手缓缓的垂下,落到肚腹处,她忽然又往前走了一步:“那我们的孩子呢?景行,你说过的,你觉得有个孩子也挺不错的,你说过的……”

  她固执地抓住最后一丝的可能,脸色惨白的像单薄的纸。

  贺景行的眼里还有得知林琳生还的兴奋,视线落在叶苏的脸上,喉咙里的话顿时哽住了。

  他是说过,给叶苏和孩子身份,可这是建立在他终于相信林琳不会再回到他身边了的基础上。

  贺景行皱着眉头,薄唇抿成了一条直线,沉默半晌,说:“叶苏,别闹,你一直都知道,我爱的女人,只有林琳!”

  “你只爱她,那我算什么?景行,我跟了你五年,整整五年啊,为了能让你开心一些,我不惜成为她的替身,现在又有了你的孩子,你当真要对我这么绝情吗?”

  叶苏所有的情绪,都在这一刻爆发,她声音嘶哑的朝贺景行吼,像是一头濒临绝望的小兽,那么凄凉,那么悲痛!

  贺景行的心里腾起一丝丝的不忍,但很快,就被他忽略掉。

  他说:“当初你心甘情愿做琳琳的替身的时候,就该想到会有这样的结果!”

  他还说:“苏苏,别闹了,我明天就带你去医院做手术,把孩子打掉,然后,我会让助理在C市给你买一栋别墅,再给你五千万作为补偿,足够你一辈子衣食无忧了,你走之后,就不要再回A市来了。”

  “轰!”的一声,叶苏像是被晴天霹雳击中了。

  他不要她,连她肚子里的孩子也一并不要了?

  叶苏两腿一软,跌坐在了地上。

  贺景行往前走了一步,想要将她从地上扶起来,想到林琳,那个他最爱的女人,终究还是没有伸出手。

  叶苏却忽然笑了起来,笑的有些疯癫:“所以,不过因为我爱你,你就能如此狠心的糟践我的爱情吗,贺景行,对我,你的良心上真的就能过的去吗?”

  贺景行的脸色黑沉下去:“不管你说什么,这事情的结果都不会有任何和改变,你先冷静一下,好好的想一想,我晚上会回去!”他以为她是个乖巧的女人,这些年跟在他身边也一直都是温顺的,不管他说什么她都不会拒绝,现在怎么变得这么歇斯底里?

  他就转身,离开了婚纱店,去找林琳了。

  叶苏望着贺景行远去的背影,就坐在那里,像是被抽空了灵魂似的,眼泪不停的流下来,却再没有半点声音……

  半个小时后,婚纱店的店员过来问她要不要买下婚纱的时候,她才站起来,吐出一个字:“买。”

  然后,她就穿着那套婚纱,走了出去……

  她没有注意到,有人举着手机,将这一幕,全都记录了下来,并且,当成笑料,发布到了网上!
作者:驹友槐 时间:2019-01-19 20:36:11
  叶苏是走回贺家的,一步一步的,穿过繁华的街道,走过人来人往的天桥,经过落了一地残红的花树下……高跟鞋踩在水泥地面上,跟掉了,她就把鞋子脱掉,赤着双脚继续往前走,直到那一双小巧白皙的脚走的血肉模糊,终于,到达了贺家花房。

  天已经黑了,她淋过一场雨,被打湿的头发又半干了。

  “兩万三千九百四十四步!果然是,必死的爱情啊!呵呵~”

  她笑了起来,忽然疯狂的冲向那些开的娇艳无比的红玫瑰,用她的手,将那些带刺的花,全都砸烂!

  洁白的婚纱上,滴落一滴又一滴的血,她在黑夜里哀嚎,五年的青春,执着的爱恋,只剩下冰冷的悲痛和满身的鲜血……

  贺景行却在第二天早上六点钟才回来,和他一起回来的,还有林琳。

  她穿着裙子,身上披着贺景行的外套,依偎在贺景行的怀里,脸上满是柔美而甜蜜的笑,进了大门之后,她就迫不及待的问贺景行:“景行,你给我修建的花房在哪里?盛开玫瑰的花房在哪里?我现在就想去看看。”

  她刚回到A市,那铺天盖地的贺景行和叶苏的结婚喜讯落入了她的眼中,没想到,当年的穷小子,如今竟然已经成为坐拥亿万资产的年轻总裁了!她这才将自己重新打扮了一番,来找贺景行。

  好险,她差一点,就失去了他!

  “好,”贺景行毫不犹豫的答应了林琳的要求。

  重新拥有林琳的他似乎已经忘记了,花房里还住着另一个女人。

  当他打开花房的门,顿时被眼前的一幕惊的杵在了原地。

  没有一朵玫瑰花还好好的绽放在枝头,那些绯红的花朵全都和泥巴混在了一起,就连那些承载花朵的荆棘,也全都枝断叶落,根茎暴露……身穿婚纱的女人,就那样躺在那片棘刺中,好像睡着了。

  婚纱上有朵朵红梅,他以为是她在婚纱店换了一件婚纱,可是当他沉下脸走近,才看清那些都是血,她露在外面的一只脚和一双手,都是一片血肉模糊。

  “苏苏!”贺景行赶紧上前,将叶苏从棘刺中抱了出来,尖锐的刺扎痛了他,他也只是微微皱了皱眉。

  她这是怎么了?昏过去了吗?脸色怎么这么差?

  叶苏醒了起来,看见贺景行的脸,从他的身上挣扎下来,“扑通”一声的跪在了地上:“景行,我想通了,我可以离开,我可以远远的离开这个城市,我也可以不要房子,不要钱,只求你,让我留下这个孩子……”

  她满是伤痕的手抓着他的衬衣,将他的衣袖那一块,也染上点点红。

  “我……”贺景行正要说话。

  林琳进来了,她看见满花房的狼藉和跪在贺景行面前的女人,垂下的眼皮里藏起阴冷的恶毒和妒恨,随即,就一脸伤痛的质问起了贺景行:“景行,这……这就是你给我修建的玫瑰花房?还有这个女人,这个女人她是谁?我听你们说起孩子,什么孩子?不会是,你和她的孩子吧?”

  “当然不是!”贺景行毫不犹豫的说:“这个女人,只是负责种玫瑰花的女佣!”

  不能!他绝对不能让琳琳知道他和叶苏的关系,更不能让琳琳知道,他还和叶苏有了孩子……

  叶苏的心,再一次碎成了千万片。

  爱他五年,他的眼里,依然看不见她流的血,他在意的,只有林琳的心情。

  “那她怎么还穿着婚纱啊,这玫瑰花房,又怎么会变成这样了?”林琳追问。

  贺景行居然跟她说谎?试图瞒住他和叶苏的关系?看来,他还是跟五年前一样爱她,这真好!

  “因为,在叶小姐回来之前,我刚刚失恋了!”叶苏站了起来,想要离开,她实在承受不了,留在这里,看着贺景行和林琳秀恩爱!

  贺景行却以为她是要向林琳说出真相,竟一把掐住了她的脖子,冷冷的盯着她:“叶苏!你好大的胆子,竟敢毁了我给琳琳准备的玫瑰花房!”
作者:驹友槐 时间:2019-01-19 20:36:47
  无法呼吸,细嫩的脖子好像下一秒就会被贺景行掐断,叶苏却并没有挣扎,只眸如死灰的说:“我只是……错爱上一个……让我……万劫不复……的人。”

  艰难从牙缝里挤出来的字,像一根一根尖锐的刺,扎入了贺景行的心里,有些疼,所以他的手,也有些颤抖了。

  可他却仍恶狠狠的对叶苏说:“所以,你就拿我这些玫瑰花撒气?”

  瞧见叶苏过于苍白的脸,他还是放开了手。

  叶苏跌坐在了地上,说:“玫瑰花,是我种的,是我用了五年的时间精心培养出来,我为什么不可以毁掉?”

  “你别忘了,你是我……雇佣的!”贺景行说。

  “五年,我吃住都在这花房中,种子是我精心挑选出来的,泥巴是我一点点的运过来的,花苗是我一棵一棵养大的……所有的一切都是我亲手打理出来的,你除了欣赏这些花,什么付出都没有,你的工钱,我也不要了!这些残花,就当是我送给你……”

  说到这里,叶苏偏过头,看了一眼站在花房门口的林琳,妩媚一笑:“还有,这位小姐吧!”

  那过于清亮的眼眸,像是能看透她的内心似的,使得林琳很不自在,她忙走上前,将头靠在了贺景行的肩膀上:“景行,我的头……有些疼,我们能不能先进屋去?”

  贺景行马上转过身,抱住了林琳,紧张的问:“琳琳,怎么又疼了?快,我抱你去歇着!”

  林琳失踪了五年,给他的理由是——失忆!

  她说她坠海后,被渔民救了起来,受了很重的伤,连自己都不记得自己是谁,身体也一直很虚弱,直到一个月前,才找回记忆,就马上回来找他了。

  他有过一瞬间的怀疑,但很快就对她深信不疑了。

  记忆里的女孩,那么单纯,那么善良,怎么可能会骗他?

  叶苏看着贺景行将林琳打横抱了起来,走出花房,还温柔的对她说:“琳琳,花房毁了就毁了,是我的错,我不该假手于人,不过,你现在都回来了,等你的身体好起来,我们一起,再种一花房的玫瑰花,好不好?”

  叶苏很难过,难过的想死,但或许是因为昨天哭的太多了,这会儿,竟然一滴眼泪都流不出来了。

  她踉跄着往外走,脚踩在地上,又冷又疼,却还是坚持,走出了贺家。

  这个地方,她根本就不该回来。

  贺景行现在应该正忙着照顾林琳吧?也没什么功夫管她了,她就这样的消失好了,本就是他生命中无关紧要的人,还能怎么奢望他在离别时多看她一眼?

  只是,当叶苏离开了贺家,漫无目的来到附近的购物广场,却发现广场上正在播放新闻,赫然就是她在婚纱店里,无比卑微的哀求贺景行的那一幕。新闻标题,格外的醒目——《拜金女欲母凭子贵求上位,惨遭抛弃不如妓!》

  这时,还有人认出了她。

  “看,她就是那个靠出卖身体想嫁入豪门的情妇!”

  “没错,就是她!一个想攀高枝的小三儿,不要脸的贱货!”

  “简直是女人中渣滓,人渣中的败类!”

  广场上的人纷纷围了过来,将手里的价值不大的东西狠狠的扔到叶苏的身上……
作者:驹友槐 时间:2019-01-19 20:37:06
  鸡蛋、青菜、酸奶盒、西红柿、辣椒酱……所有人都疯狂的将东西往叶苏的身上砸。

  本就狼狈的叶苏很快变的更加的不堪,直到一个半大的孩子在母亲的带动下,将一个墨水瓶砸在了叶苏的额头!  

  “砰!”的一声,叶苏的额头,顿时流出了血来,她只觉得头一晕,跌倒在地,“啪”的一声,那墨水瓶也落在地上,摔碎,墨汁溅了她一身。

  一双男士的皮鞋出现在了她的眼前,她抬起头,就看见贺景行的脸。

  “贺景行!你满意了吗?”明明很疼,很委屈,很难看,很痛苦,叶苏却笑了:“我和你在一起的时候,林琳明明都已经是个死人了,是你将我带进贺家,我们是正常的恋爱关系,即便你和我做爱的时候,喊的都是她的名字,可是一旦她回来了,我就被整个世界抛弃!你听到她们都怎么骂我吗?狐狸精!贱蹄子!骚货!不要脸的小三儿,情妇,连妓女都不如的垃圾!你现在满意了吗?满意了吗?”

  她的声音很大,情绪也有些疯狂,笑容却那么冷。

  围观的群众听到她的话,也不知道是该相信新闻上说的,还是该相信她说的了,纷纷离开了……

  “跟我走。”贺景行说。

  “我不会再跟你走了,我们已经结束了,你的最爱回来了,你去陪她吧!”叶苏的语气平静下来,心,却正在死去。

  “你必须跟我去医院,将孩子打掉,琳琳现在身体不好,我不会留着这个孩子让她伤心难过!”贺景行说着,就抓住了叶苏的手,将她往车的方向拖。

  叶苏的手上有被砸的鸡蛋,蛋清黏黏糊糊的,贺景行皱了皱眉头,但还是没有松开她的手。

  “放开我,你放开我!”叶苏不停的挣扎着:“我求求你,我什么都不要了,我马上就离开A市,我保证这辈子都不会再出现在你面前了,我求求你,你不要打掉我的孩子!你就当没有过这个孩子,或者只是我一个人的孩子不可以吗?求求你,不要杀我的孩子,不要……”

  原来,他根本就不是来拯救她的难堪的,而是来,残忍的将她打入更冷的深渊的!

  贺景行却仿佛根本听不见叶苏的苦苦哀求,他直接将叶苏塞进了车子里,让司机开到了贺氏名下的医院。

  被带到手术室的门口,叶苏还在求贺景行。

  他却始终冷着一张脸,没有半点动容。

  “贺景行,你一定要逼着我恨你吗?”叶苏被两个力气出奇大护士一左一右的控制住,根本没可能再逃走,她终于彻底的死心。

  “新闻上说,你打算将今天晚上,原本属于我们的婚礼,变成你和林琳的订婚宴?”

  “是!”贺景行回答的很快。

  “那么,如果我死在里面,我和孩子两条命,就算是送给你们订婚的大礼了!我和孩子,祝你们幸福一生,但是……下辈子,断子绝孙,孤独终老!”

  这辈子,她爱他,舍不得他受苦,下辈子,一定不会爱上他。
作者:驹友槐 时间:2019-01-19 20:37:13
  爱与恨,一念之间。

  曾对他温柔似水,百依百顺的女人,终于恨毒了他!

  那充满讽刺的祝福和咒骂,那么冷,冷的贺景行不自禁的打了个寒颤,他忽然有一种很不好的预感,好像只要叶苏走进手术室,他就会失去,生命中不可或缺的东西!

  他的心里生出了一些悔意,伸出了手,想要将叶苏拉回来,脚下的步子却忘了动。

  手术室的门,就在他的眼前关上,亮起了“手术中”的红灯。

  林琳的电话打过来:“景行,你在哪里?怎么还不回来?我刚刚亲手给你炖了一碗汤,等你回来吃饭……”

  “好,我尽快处理完这边的事,回来陪你。”听到林琳的声音,贺景行慌乱的心安稳了一些,他转过身,在旁边的椅子上坐了下来,等待手术结束。

  他想:没错,他爱的女人是琳琳,一直都是琳琳,他不能再做对不起琳琳的事,他必须和叶苏断干净,叶苏肚子里的孩子,也必须打掉……只是,叶苏说的“死在里面”是什么意思?

  “贺总交代过了,只要孩子死,这个女人不死,残了都没关系……”

  叶苏听见护士对医生这样说。

  她被送她进来的两个护士强行的压在了手术台上,嫌她脏,还拿了一把剪刀直接将她身上满是脏污的婚纱减碎,拿一桶冰冷的水往她的身上淋,她冻的牙齿直打哆嗦,护士还生怕她逃走,马上给她打了麻醉针。

  她几乎裸着身体,被强行分开双腿,而给她做流产手术的,竟然还是个男医生!

  莫大的羞辱和冰冷刺激的她整个身体都在抖,她瞪大了眼睛,死死的盯着头顶的灯,那一片刺眼的白,像是也在嘲笑着她苦苦执念的爱情究竟有多可笑!

  “不过是个小手术,我很快就做好了,你们先出去吧!”耳边,男医生对那两个护士说,声音,有些熟悉?

  脚步声响起,护士出去了。

  “小苏,你……还好吗?”男医生脱下自己的白大褂,取下自己的口罩,满眼着急和关切的望着叶苏。

  叶苏看见他的脸,蓦地瞪大了眼睛:“哥!你……你怎么会在这里?”眼前的人,竟然是她的亲大哥叶远。

  “我如果不在这里,你和你的孩子可能就会死在这里!”叶远说:“要不是我看了A市的新闻,我都不敢相信我的妹妹竟然会去给别人当情妇!小苏,你失踪了五年,就是为了外面那个连亲骨肉都不放过的负心汉?难道,你忘了自己的身份?”

  “哥!我没有新闻上说的那么不堪,我不是贺景行的情妇!”叶苏挑重点解释:“五年前,我被绑架,带到A市,是贺景行救了我,我伤了脑子,造成失忆,却爱上了他,所以才会一直留在他的身边,一个月前,我才终于想起来自己是谁,如果不是昨天发生了一些事,我就打电话给你,让你来参加我的婚礼了,可现在……”

  “我也该和他做个了断了!”那双曾满溢爱的眼眸里淬满了恨:“哥,贺景行今晚会和林琳订婚,我要去参加他们的订婚宴,过了今晚,我跟你走。”
作者:驹友槐 时间:2019-01-19 20:37:20
  半个小时后,麻药的药效消退的差不多了,叶远重新带上口罩,喊那两个护士进来,将叶苏扶出去。

  他这次,是一个人临时过来的,帮手还没有过来,暂时,不宜和贺景行正面冲突。但贺景行这么对待他妹妹,他一定不会轻易的放过他!

  叶苏被带到了贺景行的面前,为了讨好他,其中一个护士说:“贺先生,手术很成功,这个女人肚子里的贱种已经被彻底的流掉了!”

  另一个护士接着说:“而且,医生说了,这个女人的子宫壁天生薄弱,这次流产后,几乎不可能再怀上孩子了。”

  叶苏冷笑了一声,眼睛恨恨的盯着贺景行:“你听见了吗?她们在说你的孩子是贱种呢?贺景行,恭喜你,不仅拿掉了这个孩子,也剥夺了我做母亲的权利,你赐给我的这份羞辱和鲜血淋漓,我一定会死死的记住,他日,让你和林琳,加倍偿还!”

  贺景行的身体一抖,差点就要站不稳,他以为,不过流掉一个孩子,可没想到,竟然会对叶苏造成终生不孕的伤害?

  而不管是孩子的离去还是叶苏的不孕,都像是千钧巨石压在了贺景行的心头,竟让他觉得有些踹不过气来,心情,也没来由的变得浮躁了起来。

  “滚!”他忽然冲那两个护士恶狠狠的吼。

  他想要上前扶住叶苏,却被叶苏躲开了,她站在那里,脸上带着无比嘲讽的笑:“贺先生好大的脾气,只是,这脾气,没有人再会傻傻的承受了!”

  她说完,就转身往前走了,一步一步,走的慢,但走的很坚定。

  贺景行赶紧紧紧的跟着叶苏,生怕万一她摔倒了,他没能及时的扶住她。  

  “我给你安排了VIP病房,你可以住一周再离开A市。”走过长长的走廊,贺景行说了这么一句话。

  他原本都已经给叶苏买好了机票,打算等她出了手术室就将她送走,可是看到她脸色苍白的看不到一丝的血色,他终于还是不忍心了。

  只要她能安安分分的待在他安排的病房养一周后离开,应该也不会影响到他和琳琳吧?——他这样想。

  “贺先生,孩子没了,我叶苏,就和您一点牵连都没有了,您不必再假惺惺的对我好,我要去哪里,什么时候离开,也与你无关了!”叶苏说到这里,稍微停顿了一下,又转过头去望着贺景行:“对了,您之前好像说过要给我五千万和一栋别墅?”

  贺景行愣了一下,心里却松了一口气,看来,她想通了。

  这样最好,能用钱解决的事就都不算是事了。

  “你给我一个地址,我等下就让助理将房产证和现金支票给你送过去。”贺景行的语气,恢复了冷漠,一直护着叶苏的姿态也收了回去。

  叶苏嘴角一歪,满脸讽刺:“那就再麻烦您的助理帮我将现金支票全都换成现金,提到给我的别墅里,烧给我死去的孩子!也算是你这个当亲生父亲的,送给他的豪华版坟墓了!”

  说完,叶苏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剩下贺景行像木头桩子一样杵在了原地,半天没有回过神来。

  和他纠缠了五年的女人,终于带着满腹怨恨意离开了他,甩掉了这个包袱,他马上就可以和心爱的女人在一起了,可是为什么,他竟然一点喜悦的感觉都没有了?

  心,好像有些空,明明是站在有暖气的医院里,却感觉到有风,冷冷的往他的胸腔里灌?
剩余 425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驹友槐 时间:2019-01-19 20:37:27
  晚八点,贺景行拥着林琳出现在了A市以浪漫著称的“空中花园”酒店,俊男美女一经路面,就引起了现场的轰动,记者们举着摄像机、照相机、话筒争先恐后的将他们包围了起来,尽可能的抬高了音量提问。

  “贺总,今天原本是您和叶苏结婚的日子,您却将订好的婚礼退掉,改到这里变成了您和林琳小姐的订婚,请问您有什么要向公众解释的吗?”

  “贺总,叶苏小姐真的是您包养了五年的情妇吗?听说她怀了您的孩子,请问您最终是怎么处理她和孩子的呢?”

  “贺总,听说林琳小姐在五年前就是您的恋人,那么,她又是因为什么原因消失了五年之久呢?”

  “贺总……”

  记者的问题,都是很尖锐的,这让贺景行有些恼火。

  他还以为他和叶苏的关系能瞒住林琳,却忘了无处不在的狗仔、私家侦探、记者等早就将他、叶苏、林琳之间的关系摸的一清二楚了。

  眼见怀里的林琳脸色有些不好,贺景行赶紧抢过一支话筒,说:“叶苏并不是我的情妇,我和她确实在一起过,但那是因为我以为琳琳已经不在了。所以才不得已,选择了和叶苏在一起,不过,我和叶苏之间是没有爱情的。

  现在琳琳终于终于回来了,今天是我和她的订婚,我们很快也会领证结婚的,所以,希望大家能本着善意祝福我们,至于其他无关紧要的人……”

  贺景行还没有说完,另一个清脆的声音忽然插了过来:“原来,五年的痴情付出,在贺先生的眼里,我叶苏,也不过就是一个无关紧要的女人!”

  叶苏?!她竟然还敢来贺景行和林琳的订婚现场?

  所有人都震惊了,包括贺景行和林琳。

  红毯的尽头,叶苏穿着一袭黑色的晚礼服,挽着叶远的手,落落大方的走了过来。贴身的鱼尾样式将她身体的曲线勾勒的恰到好处。

  她的脸上化着精致的妆容,红色的高跟鞋和红唇相呼应,显得分外的性感妩媚,却并不艳俗,反而透出一股子高贵的冷艳。

  贺景行从未见过这样的叶苏,她好像一瞬间,就变了?

  从一朵温柔似水的水莲花变成了一枝带刺的黑玫瑰!

  但是,当他的视线落到叶苏身边的男人身上,胸腔里的怒火一下就燃烧了起来!

  “叶苏,你还来这里做什么?我警告过你,不要再出现在我的面前,我们已经分手了!”

  他以为她会乖乖的离开,可没想到,她竟然还敢来破坏他和琳琳的婚礼?那就不要怪他对她狠心了!

  绕是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贺景行眼里的“狠”和“嫌恶”还是刺痛了叶苏的心。下一秒,她却笑了起来,妖娆而凄离,美的让所有人都移不开眼睛。

  “贺先生,您别慌啊,我今天来,无心破坏您和您爱人的订婚,只是我在A市待了五年,要走了,总得有个像样的告别仪式!刚好,你这里的氛围很满足我的要求,所以,我就来跟你说一声“祝你们百年好合”,顺便,再送你们一份订婚礼物!”

  她真的很想亲眼看到,贺景行收到这份特殊的礼物,会有怎样的反应呢!
作者:驹友槐 时间:2019-01-19 20:37:52
  “景行,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你不是说过只爱我一个人的吗?那为什么还会和这个女人在一起?”

  林琳抬起头,质问起了贺景行,那颤抖的声音,梨花带雨的模样,当真我见犹怜。

  “我不需要你的礼物,也没有邀请你来参加我和琳琳的订婚礼,请你马上离开!”贺景行冷冷的说。

  他此时此刻真的很烦躁,却分不清,他的烦躁是来源于林琳可怜兮兮的问责,还是叶苏阴阳怪气的嘲讽。

  “不需要?”叶苏笑着说:“那真是不好意思了,礼物我已经送出,收不回来了!”

  说着,她还感叹了几句:“男人啊,真是这个世界上最残忍薄情的生物,和你在一起的时候缠缠绵绵,还会体贴你的痴情,说什么不会让你肚子里的孩子变成私生子,一转眼,就逼你流掉亲骨肉,恨不能将你从这个世界上彻底的抹掉,然后,好去和另一个女人,恩爱甜蜜……

  可男人啊,有时候眼睛瞎了,连心也都瞎了,不知道他伤害别人的同时,自己也正在被愚弄着……”

  叶苏的话音刚落,那几乎占了正面墙的显示屏就亮了,上面竟然开始播放一场令人血脉贲张的床戏!女人跨坐在男人的身上,不断地动作着,嘴里还发出无比放荡的声音和低俗的语言:“啊……老公,你好大,顶的我好舒服,啊……啊……我爱死你这大宝贝了……啊……”

  那女人,赫然就是今天订婚的女主角——林琳!

  她身下的男人,是一个金发碧眼的白人。

  所有的记者都疯了似的对大屏幕一阵狂拍。

  画面却又再次换了,还是大尺度的激情戏,女主角也还是林琳,但是男主角却从一个白人换成了一个黑人,这一次,林琳穿着女仆装,玩的好像是角色游戏……

  第三幕,是在一辆行驶中的超跑里,女主接依然是林琳,男主角又换成了一个黄皮肤的男人,车子开过闹市,还可以看到周围有人拿手机拍照……

  第四幕,泳池……第五幕,野外……第六幕,酒吧……第七幕……第八幕……

  “停下来,快让那些东西停下来!”林琳脸色惨白,惊慌的喊着:“景行,那不是我,你不要相信,那真的不是我!”

  她猛的转过身,手指向叶苏:“是她!一定是她故意找来的一个和我身材、脸都差不多的动作片女主角,来诬陷我,毁我清誉!”

  “叶苏!马上将视频关掉!”贺景行也转过头,望着叶苏,眼里滚动着怒火。

  叶苏却只是将手放在小腹处,轻轻地抚摸着,说:“宝宝,看到了吗?你死的多冤枉,你爸爸就是为了这样一个放荡不堪的女人,不要我们了。”

  “叶苏,你给我住口!不许你这样说琳琳,琳琳已经解释过了,那不是她!”明明事实都已经摆在眼前了,贺景行竟然还能骂的这么有底气。

  但事实上,他整个脑子都是空白,所有的认知仿佛都被颠倒了,一时之间,他根本难以承受?

  为什么会这样?他心底最纯洁的初恋,他等待了五年以为终于重新拥有的爱情,却变成了一场肮脏?

  他知道那就是林琳,她的右大腿内侧有一颗痣,当年他们差点擦枪走火的时候,他看的真真切切……
剩余 28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龚沛儿 时间:2019-01-31 09:55:47

  
作者:奋斗的青春啊2019 时间:2019-01-31 14:12:59
  擦边球打的不错啊
作者:红苹果456789 时间:2019-02-01 05:58:48
  写的不错
作者:电影自己le 时间:2019-02-02 11:04:07
  2019新年快乐,祝楼主新年快乐,万事如意。
作者:电视风水pu 时间:2019-02-02 11:43:59
  感谢楼主分享
作者:饭馆自行车kt 时间:2019-02-02 13:45:54
  看好天涯
作者:笑看江湖远 时间:2019-02-02 21:15:35
  关注完还要收费
作者:似水如岩2019 时间:2019-02-03 10:08:23
  关注中,顶帖
作者:应以程旬旬 时间:2019-02-03 10:56:31
  新年你将运气走俏!老板器重你,亲友关照你,金钱青睐你,脾气由着你,美事儿想到你,祝你新年开运,新气象新开始,心想事成!
作者:垃圾火龙装 时间:2019-02-03 13:33:59
  在春节到临之际,让我们一起用心感受真情,用爱融化冰雪,用祝福温暖彼此,没有华丽的词汇,只有真心的祝福,祝愿朋友春节快乐!
作者:龙归城村民 时间:2019-02-04 10:46:07
  关注中,顶帖
作者:挥金如今天又 时间:2019-02-04 14:23:40
  神说:幸福是有一颗感恩的心,健康的身体,称心的工作,一位深爱你的人,一帮信赖的朋友你会拥有这一切!祝xx年快乐!
作者:猪队友2019 时间:2019-02-04 19:33:12
  牛逼
作者:rtndmm 时间:2019-02-05 06:07:23
  又是小说
作者:288热水澡 时间:2019-02-06 03:22:58
  写的不错 关注中
作者:高度753 时间:2019-02-06 03:50:48
  支持 支持
作者:两件生怕 时间:2019-02-06 18:07:26
  微笑是团火,快乐是干柴,生活是排骨,幸福是口锅。用微笑的火点燃快乐的柴,烧红幸福的锅熬出喷香的排骨汤,这就是我送给你的猪年祝福。春节快乐!
作者:翠花1988 时间:2019-02-07 01:57:27
  擦边球打的不错啊
作者:137谢谢wb 时间:2019-02-10 18:03:02
  帮楼主顶
作者:古月胡丶 时间:2019-02-11 17:31:27
  看得我特别的爽。没有别的,
作者:yongboshi 时间:2019-02-13 10:58:30
  又是小说哦
作者:一抹浅笑2018 时间:2019-02-13 16:48:38
  小说啊
作者:一抹浅笑2018 时间:2019-02-13 16:48:43
  占个楼先
作者:一抹浅笑2018 时间:2019-02-13 16:48:53
  静静的看
作者:一抹浅笑2018 时间:2019-02-13 16:49:00
  坐等更新
作者:暧昧隐于唇 时间:2019-02-13 18:15:25
  小说。。。。
作者:万兽鸡为首2018 时间:2019-02-13 18:24:49
  好吧,是小说。。。
作者:猪队友2019 时间:2019-02-14 02:59:13
  感谢楼主分享
作者:被卤匚侍w 时间:2019-02-14 16:45:59
  天涯雄起
作者:方格布212 时间:2019-02-14 18:32:43
  孩子把玩具当朋友,成人把朋友当玩具。
作者:打印机同一人 时间:2019-02-14 19:12:53
  前排围观。
作者:红果果呵呵 时间:2019-02-14 20:29:26
  给楼主盖一层。
作者:真香警告啊 时间:2019-02-15 12:37:02
  生活不是一帆风顺的,我先点个赞吧
作者:龙归城村民 时间:2019-02-15 15:43:00
  牛逼
作者:担当不起a 时间:2019-02-15 15:55:07
  积极向上的心态,是成功者的最基本要素。
作者:担当不起a 时间:2019-02-15 15:55:13
  世界对我越不公平,我就越努力。
作者:担当不起a 时间:2019-02-15 15:55:19
  宝剑锋从磨砺出,梅花香自苦寒来。
使用“←”“→”快捷翻页 上页 1 2 下页  到页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