尘乱--槐树街上难以倾诉的往事

楼主:zgsxsltsj 时间:2019-03-14 13:18:09 点击:116170 回复:7184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上页 1 2 3 469 下页  到页 
作者:村人老李 时间:2019-03-22 11:27:10

  
作者:周涛1115 时间:2019-03-22 12:21:27
  
楼主zgsxsltsj 时间:2019-03-22 12:34:31
  谢谢各位支持,周五好
  
  
楼主zgsxsltsj 时间:2019-03-22 13:02:41
  恰这时,正淑端着两只饭碗,拱开门帘进来了,说:“妈!你又胡说我啥啊?”递给成水一只碗。根茂婶说:“还不是你闹的那个笑话!”正淑笑了笑,不再吱声,低头慢条斯理地喝起糊汤来。
  成水边吃边说:“我就爱吃这豆子糊汤。”根茂婶又说:“你们都要好好念书。要是考不上学,我看你们这事,就不好说了。”正淑狠瞪母亲一眼说:“妈!八字还没见一撇呢,你净说些啥!”根茂婶说:“好,我不说了。”
  少倾,根茂婶的碗里已空了。正淑急忙放下碗筷,要给她盛饭。根茂婶却说她吃好了。正淑便接过她的碗,在一旁的高脚柜上放下,又拿了搪瓷缸出去调了大半缸盐水端进来递给她。根茂婶便将满口的假牙取下来,泡在搪瓷缸里。正淑又急忙接过搪瓷缸在一旁放了。
  根茂婶闭上眼睛,在床头上靠了半日,突然问:“正芳跟正萍到底还是窜到西京去了?”正淑说:“去了。”根茂婶便不再言语,闷了半日又说:“正淑,你招呼你同学消停吃,我浇了一上午的地,有些困了。”正淑嗯了一声。
  不一时,根茂婶已经瞌睡了。正淑便拉一拉成水的袖子,悄声说:“你先出去一下,我招呼我妈睡下。”
  成水来到堂屋,在小方桌旁坐下,抬眼四下里瞅了瞅,却见这屋子已经很旧很破,他以前还从未见过这么破旧的房子,不由自主的就轻叹了一声。不大一会儿,正淑出来了,走到他面前,笑笑地瞪他一眼,小声说:“咱也不用去看什么庙了,一会儿到我房里坐一时儿,你困了就躺一会儿。”
我要评论
楼主zgsxsltsj 时间:2019-03-22 13:03:15
  正淑的闺房虽小,倒很清洁。一张大床占去了房子三分之二的面积,床上并排放着三只枕头。三条被子叠得方方正正,码在一起。墙壁、顶棚均拿纸糊着,虽高高低低,不尽平整,却一色儿的洁白。这房子与根茂婶的卧房一墙之隔,墙上的纸炸了许多小缝,成水觉得都能隐隐照见墙那边的动静。
  正淑与成水在床边坐了。梳妆台上的那面镜子里就映出了两张脸,一张雪似的白,一张碳似的黑。她不由得笑了,悄声说:“不比看不出来,咱俩这一比,你越发像个非洲人了。”成水只是笑,却不语,突然又起身去把门关了,且把插销也插上了。
  正淑惊问:“你想做啥?”成水说:“我想躺一会儿,门开着总不好吧?门帘里又能照进来。”正淑想想也是,就不说什么了。成水却又过去把窗帘拉上了。正淑笑骂一句:“你瞎怂!”不再理他,却弹掉鞋子,身子往后挪了又挪,背靠墙在床上坐了,两条腿笔笔直直的从床沿搭出去,肉色尼龙袜里两只脚弯弯的像两只拉圆的弓,两个大母趾却翘翘地动。
  成水也脱掉鞋子,在床上躺了,却把腿搭在了她的腿上,两个人的腿便交叉成十字架。正淑道:“把臭脚拿开!”成水一笑,却偏把一只脚斜斜地翘到她脸上,脚趾正对着她的鼻尖。
  正淑说声“避!”就一只手捂了口鼻,另一只手就来掀他的脚,却掀不动,便在他的脚心挠了一下。成水咬牙忍住笑,身子却坐了起来,长腰懒拉着,把她搂住了,“叭”的亲了一口。
作者:wanwanhua 时间:2019-03-22 13:19:28

  
我要评论
作者:wanwanhua 时间:2019-03-22 13:19:51

  
作者:千成葫芦 时间:2019-03-22 19:12:16
  昨日是春分节气,今天是春分之后的第一天,北半球逐步昼长夜短,正是奋斗的时节,与朋友共勉。
作者:千成葫芦 时间:2019-03-22 19:12:40
  @zgsxsltsj :本土豪赏1根鹅毛(10赏金)聊表敬意,礼轻情意重!【我也要打赏
作者:海上的一滴水 时间:2019-03-22 20:22:29

  
作者:海上的一滴水 时间:2019-03-22 20:40:40

  
作者:洛塔锁姑娘 时间:2019-03-22 22:34:46
  支持楼主大作
作者:村人老李 时间:2019-03-23 09:28:51

  
作者:世说三衡 时间:2019-03-23 09:49:35
  丰富多彩
作者:世说三衡 时间:2019-03-23 09:50:48
  丰富多彩
作者:醉卧少女峰_骁然 时间:2019-03-23 09:54:34
  签到打卡顶起来
作者:zhuzhi杰 时间:2019-03-23 10:46:18
  @zgsxsltsj 2019-03-21 13:06:58
  “现在?我一点准备都没有,怕不合适吧?”
  “有啥准备的?难道叫你拿四色礼不成?!”
  “可空手总不好吧?”
  “这……”正淑想了想说,“那咱去买些桃你提着。”于是二人紧走几步,在前面的水果摊上买了五斤鲜桃。成水身上却没装零钱,五十元大钞那小贩找不开,正淑便开了桃钱。
  正坤已吃毕了,早又被子蒙了头在屋里睡了。二姐正霞拿着个蒸馍坐在根茂婶的卧室里,边看电视边啃。
  根茂婶也在卧室里,却......
  -----------------------------
  又出新书了?佩服
作者:千成葫芦 时间:2019-03-23 12:36:28
  周六顺利,在春意盎然的时节来支持朋友,继续顶帖!
作者:千成葫芦 时间:2019-03-23 12:36:53
  @zgsxsltsj :本土豪赏1根鹅毛(10赏金)聊表敬意,礼轻情意重!【我也要打赏
楼主zgsxsltsj 时间:2019-03-23 12:39:33
  谢谢各位支持,周末愉快

  
楼主zgsxsltsj 时间:2019-03-23 13:12:14
  正淑连连推他,却推不开,恨道:“你把我腿压麻了!”成水便把腿一挪,分叉跪在了她那两条长腿的两侧,身子窝蜷在那儿,毛手毛脚的就在她身上摸揣。正淑心里咚咚跳着,却不知该如何是好,就被他的手慌慌乱乱地解开了衬衣的好几个扣子。她终于猛然一惊,忙双手护在了胸前,眼睛怯怯地瞪着他,柔弱无力地说:“你避!”
  成水却不避,反把一只手从她的手底下硬伸了进去……正淑情急之中,一条腿猛一拱,膝盖便顶在了他的裤裆里,不觉羞得满面通红。成水早缩手缩脚地窝在了一旁,龇牙咧嘴说:“你把我的命要了……”正淑说:“活该!谁叫你坏!”却突然瞥见他脸上额上细密密沁出了无数汗珠子,不由得又有些不安,悄声问:“真的疼啊?不太要紧吧?”
  成水咬住牙不做声,好半天过去,才无力地说:“你真是个二杆子!”正淑把脸红着,闷了半会才低声道:“人家也是无意的嘛。不太疼了吧?”成水点点头说:“强些了……”过了半天又抬腕看看表:“算了,也不消休息了。走吧,快迟到了。”
楼主zgsxsltsj 时间:2019-03-23 13:12:34
  二人出了巷子,沿槐树街走了不几步,成水便见一个汉子懒腰拉着,从街边的一个门面里歪歪倒倒地走出来,脸醉得通红,却突然又回身冲那门面房里喊:“啥?你说我做啥去?XX去呀!”成水回头跟正淑说:“那人说话咋那么难听?”正淑低着头红着脸说:“他是我大哥,槐树街有名的酒疯子。不过,要是不喝酒,做啥都美美儿的。”成水便不再说什么,两个人默默地走过去。
  经过大槐树时,正淑突然说:“咱们许个愿吧。”
  “就许个愿。”成水说。
  于是二人都面向槐树,默默地站了。正淑双手合十,把眼闭了,心中默念了好一阵子,睁开眼来,莞尔一笑,却见成水也笑咪咪的,正看着她,便问:“你许了啥愿?”
  “我求槐树保佑咱们都能考上学。你许了啥愿?”
  “不给你说!”正淑扮个鬼脸。
楼主zgsxsltsj 时间:2019-03-23 13:12:50
  正祥摇摇晃晃地走过了好几个门面,突然发现二叔担着空水桶从金钱巷出来,急忙上前一把拉住他的手,疯疯张张地说:“叔!娃想你呢!我爸一过世,你就是我最亲最亲的人了。”“张张罗罗的!你永改不了这个毛病!”王根盛板着脸说,“你爸的好处你一点都没学,你爸的毛病你全学下了!又去打牌啊?”
  “现在谁还打牌?”正祥说,“摇宝!你去不?”
  “我去?你给我浇地啊?”二叔说,“没看这太阳大的!菜都快干死了!”
  “你跟我妈一样,都是穷命!我那菜地就永不浇水,也不见干死了!”正祥说到这儿,把手张狂的一挥,嘿嘿笑了,“不信咱看,你今儿刚一浇完,明儿就下雨了!”
  “去去!一边去!”二叔把他一推,抬脚就走。正祥没站稳,一个趔趄就坐在了身后一条长凳的一头,长凳就给坐翻了,靠在上面的几张案板“啪”地拍在地上,拍起一股子烟尘。正祥一屁股蹲坐在地上说:“叔,你打我!”站起身来,又冲二叔已经去远的背影喊道,“叔,娃又没得罪叔,叔为啥打娃?”
作者:大钟919 时间:2019-03-23 13:19:08
  问好朋友,周六快乐!
作者:无为VB 时间:2019-03-23 15:02:13
  学习!
作者:周涛1115 时间:2019-03-23 16:00:42
  欣赏佳作,支持![d:赞]
作者:世说三衡 时间:2019-03-24 08:34:29
  欣赏支持
作者:醉卧少女峰_骁然 时间:2019-03-24 08:57:13
  签到呦!
作者:村人老李 时间:2019-03-24 10:31:53

  
楼主zgsxsltsj 时间:2019-03-24 10:50:31
  谢谢各位支持,周末愉快

  
  
作者:大钟919 时间:2019-03-24 11:14:38
  烟雨润青苗,人间春色艳!
楼主zgsxsltsj 时间:2019-03-24 11:25:59
  身后这个买厨房用品的门面里的老板走出来说:“叔打娃是正常现象嘛。”正祥道:“对,叔打娃是正常现象……”又往前走了,没走多远,又回头叫:“二宝,摇宝走!”那老板笑笑说:“谁给我看摊子呀?~~你最近手气咋样?”
  “我爸保佑着呢!”正祥说,“顺得很,场场赢!”往前紧走十几步,拐进柳树巷,扶住墙,哇哇吐了起来,足足吐了有十来分钟,又踉踉跄跄的朝巷子深处走去。却突然看见一个女的两个男的站在前面嘻嘻哈哈地说话,那女的头发是新烫的爆炸头,他便骂一句:“头罩得跟鸡窝一样!”直走过去,又说:“谝啥呢?摇宝不?”
  那女的回过头来,却是正霞。他当即把脸板了说:“整天只见你英武过来,英武过去,一点正事不做!脸画得跟鬼一样!”
  “总比你酒疯子强!”正霞说,“我不干正事?我做大生意呢!干的事把你吓死!”正祥说:“对,你比我强!你满城壕打听打听,谁最早做汽水卖?是我王某人。谁最早卖鱼?还是我王某人!”
  那两个油头粉面的小伙子小声问正霞:“他是谁?”
  “不理他!”正霞厉声说,“是酒疯子!”
楼主zgsxsltsj 时间:2019-03-24 11:26:23
  ……正祥终于轻车熟路地走到了柳树巷尽头,拍开一扇厚板木门进去。屋里头,场子早已摆开,烟雾缭绕中一堆人有的站在地上,有的站在凳子上,把一张小方桌围了个水泄不通,七嘴八舌地嚷嚷着什么,他一句也懒得去听,耳朵却专注于呼呼摇动的色子声。半日后,他大吼一声:“我押大!”硬挤进人堆。他手气很不错,不大一会儿工夫,已赢了好几百元在手中,就喜得那张酒气未退满是胡茬的脸越发红了,大声说:“我爸保佑着我呢!”又一把押下去一百元。
  天擦黑时候,正祥扑踏扑踏的从柳树巷出来了,脸色很不好。街上碰见了熟人问他“今儿战果咋样?”他便讪笑着回答:“我准备金盆洗手了,再不耍了!”
  他目不斜视慢悠悠的从街上走过,到了王巷口时,却猛然停住,瓷愣了片刻,才悄灭灭踅摸进去,回到了自家院中。院里却悄无声息的,只有一池鲤鱼及草鱼在池中自由自在地游着。
  根茂婶一家住的是正房,他住的是石棉瓦顶厦子房。这厦子房是他结婚后第二年搭起来的,原本想很快就会在院中盖起一座二层小楼的,厦子房就没根没基,搭得很不牢固,砖缝里灌的也不是水泥砂浆,而是石灰黏土浆。可是哪曾想,这厦子房一住就是成十年,初住进去时,大女儿还没出世,现在小女儿都上小学三年级了。
楼主zgsxsltsj 时间:2019-03-24 11:26:44
  他默默地掏出钥匙,开了房门进去,默坐片刻后,就开始择菜、剥葱、做饭。饭熟了,他先不吃,却拿海碗盛了满满一碗端着,往鱼摊去了。
  春花接过碗筷时问了一句:“又输了吧?”
  “输了。”
  “我就说呢,要是赢了,你还知道给我送饭!输了多少?”
  “不多,几百块。”
  春花脸上就多少有些不高兴,说:“你只会做个燃面!”又冲在鱼摊前疯张着的两个女儿吼一句:“你爸今儿给咱立功了!还不回去吃饭去!”柳叶和莲叶便你追我赶的一道烟去了。正祥嘿嘿笑着,问:“今儿卖得咋样?”“咋样?不够你输。”春花淡淡地说。正祥便不再做声,摸出一支烟来点上,边吸边咳嗽。半日后,春花问他:“你不回去吃饭?”正祥说:“我不饿,酒能养人呢!”
  春花吃毕饭,二人又在摊上守了十几分钟,正祥便将未卖完的鱼捞进铁皮水桶中,将两只塑料鱼盆里的水往街边水眼里倒了。春花担了水桶,提了秤,正祥一手提着摞在一起的两只鱼盆,一手提着小凳子,两人罩在暗弱的街灯里,一前一后往王巷走去。
作者:无为VB 时间:2019-03-24 14:33:48
  学习!
作者:周涛1115 时间:2019-03-24 14:58:47
  为朋友鼓掌,支持!
作者:千成葫芦 时间:2019-03-24 19:19:37
  星期天开心,放风筝的时节来了,可以“忙趁东风放纸鸢”咯!
作者:千成葫芦 时间:2019-03-24 19:19:52
  @zgsxsltsj :本土豪赏1根鹅毛(10赏金)聊表敬意,礼轻情意重!【我也要打赏
作者:浅色夏沬 时间:2019-03-24 20:10:03
  继续跟读学习佳作
作者:花落弦上月 时间:2019-03-24 21:40:08
  [xyc:顶][xyc:火钳留名][xyc:打卡]
作者:醉卧少女峰_骁然 时间:2019-03-25 09:11:55
  打卡
作者:世说三衡 时间:2019-03-25 09:14:22
  周一问候
作者:大钟919 时间:2019-03-25 10:35:51
  新周祝友如春天里的美丽!
作者:肖福祥 时间:2019-03-25 11:20:26

  好文!

  学习!
作者:海上的一滴水 时间:2019-03-25 12:30:53
  顶
楼主zgsxsltsj 时间:2019-03-25 12:33:25
  谢谢各位支持,新周快乐

  
  
作者:无为VB 时间:2019-03-25 13:22:53
  学习!
作者:浅色夏沬 时间:2019-03-25 17:10:18
  继续跟读学习佳作!
作者:周涛1115 时间:2019-03-25 17:26:53
  支持,顶帖。握手,学习。
楼主zgsxsltsj 时间:2019-03-25 23:24:29
  他们还未进院门,却早听见院中叫喳喳一片说话声。正祥说:“不知道正芳正萍弄下啥好东西了?”春花却不言语。
  二人进了院子。却见正芳、正萍、柳叶、莲叶乱站在鱼池跟前说笑不停。正芳正萍均一脸得意,柳叶莲叶却满脸的羡慕。
  春花过去,将桶中的鱼倒进鱼池,笑问:“西京闹得凶不凶?”
  正芳说:“妈妈爷!人都疯了!想去省政府呢,街上人是满满,根本过不去。”正祥早放妥了鱼盆和凳子,过来问道:“都弄了些啥好东西?”
  “你管呢!又没你的份!”正芳白他一眼。
  春花看一眼正祥,又看一眼正芳,嘿嘿笑了。
  正萍道:“春花姐,你一会儿来挑,我俩给咱们一人弄了一身。……我俩是心轻的,你不知道呀!别的同学狼得很!有的抢了几十块手表,有的抢了进口照相机。……反正是啥值钱就抢啥。拿不走的,就砸就烧。”
  “你们到底都拿了些啥?”春花又问。正芳便凑在她耳边咕咕哝哝几句。春花哦一声,笑了。
楼主zgsxsltsj 时间:2019-03-25 23:24:59
  于是姑嫂三人来到正芳她们的卧房,把灯拉开。正祥紧跟在后面也要进去,却被正芳掀出来,门砰的关了。她们抢回来的,却是一堆乳罩、裤头,红的、白的、黑的、粉的、花的,各种颜色,应有尽有。
  春花挑了几件适合自己尺寸的白颜色内衣,笑着出门去了。正芳和正萍便又商议,剩下的这些内衣在她们五姊妹中如何分配。
  “黑的就叫正霞穿吧,”正芳说,“她人疯,啥都敢穿。”
  “剩下那几件白的,就给正秀算了。”正萍说,“她跟春花姐一样,保守得很,别的颜色肯定穿不出去。”
  ……两人正说着,正秀已大腹便便地进来了,往床边一坐说:“你两个真是的,床上淘菜似的!”
  正芳道:“你这样说,就没你的份了。”
  正秀拾起一只乳罩看了看,又扔回床上,说:“可又在哪儿买的处理品吧?”
  “你不要了拉倒!”正芳说,“处理品?一百元一件我还不卖呢!”正萍却只个抿着嘴笑。
  正秀说:“看把你人的!不就是一堆处理品嘛!”
  正萍道:“大姐,你好好看!这可不是处理品,是西京大商店里卖的高档东西!你随便挑吧,喜欢啥颜色就拿啥颜色,多拿几件。”正秀便挑出两只白色乳罩拿了。
  正芳跟正萍相视一笑。正秀问:“可又咋了?有啥好笑的?”
楼主zgsxsltsj 时间:2019-03-25 23:25:25
  “刚才我俩就猜,”正萍道,“你一定喜欢白色的,果然不错!”
  “都三十岁的人了,还穿啥?”正秀说,“还叫我像十七八的姑娘娃一样猴里么气呀?”正萍便又挑了几只白裤头递给她说:“多拿几件吧,又不向你要钱。”
  “小揪揪的,我是能穿成?”正秀把那几只裤头仍旧扔回床上,在口袋里摸了摸说,“今儿还真没拿钱,过两天把钱给你。”
  “谁问你要钱呀?”正芳说,“咱可不是二道贩子!没花钱的东西能向你要钱?”
  正秀便不再言语,却拧身出去,一没留神,被门槛绊了个趔趄。正芳忙说:“你可小心些,不要栽着了!”正秀手扶门框,回头道:“你就不盼人好!”脸不知不觉中阴沉下去。正芳自觉失言,偷笑一下,给正萍吐吐舌头。正秀前两年小月的那个孩子,便是走路时没留神栽了一跤,栽掉的。
  正秀去了母亲的卧房,母亲还没回来,屋里灯黑着,她便将灯拉开,冲墙那边喊道:“不知道妈吃了没有?你两个也不去地里看看!”
  正芳说:“我们累得啥一样!妈过一时不就回来了?”跟正萍都在床上坐着未动。
  正秀便又拉灭了灯,自言自语一句什么,来到堂屋,推了车子出门去了。
作者:世说三衡 时间:2019-03-26 10:22:34
  以文惠友
作者:寥影浅墨 时间:2019-03-26 11:30:39
  一生爱恨情仇~槐花树见证。老师春安快乐~弦儿呢。
作者:醉卧少女峰_骁然 时间:2019-03-26 11:55:33
  写得好!
楼主zgsxsltsj 时间:2019-03-26 12:21:31
  谢谢各位支持,中午好

  
  
楼主zgsxsltsj 时间:2019-03-26 13:00:52
  约莫半个小时后,正秀和根茂婶双双回来了。正秀的车子上驮了两笼葱,根茂婶的车子上也驮了两笼葱。
  进门的同时,根茂婶的叫骂声也高喉咙大嗓地响在了院中:“一屋人都死绝了?!叫正秀去给我帮忙!要是正秀再有个啥闪失,叫我咋给和胜交差!”便骂出了正芳跟正萍,灰溜溜地过来,就从正秀的车子上往下卸葱。春花也从厦房里笑容满面地急走出来,一边从婆婆的车子上卸那两只竹笼,一边说:“我正准备到地里接你呢,不知道正秀已先去了。”
  四只笼被提进堂屋后,根茂婶洗了脸,洗了脚,便去卧室床上坐着了。正萍便跟正秀去厨房做饭。春花却坐在床边,陪婆婆说话。
  却突然,正芳的声音又亮锣似的响在了堂屋:“王正坤!你也回来好几天了!天天都死人一样,往床上一摆!不就是上了个烂怂大学嘛,有啥了不起?少在这些人跟前摆功!”骂毕了,恼冲冲回到自己房中,把门砰一声关上。根茂婶吼一句:“正芳,你翻天了?”又和颜悦色的跟春花说:“那死女子,是在跟我置气呢!火没地方发,把正坤当出气筒了。”春花说:“妈。你不生气,谁屋里不吵吵闹闹的?”
楼主zgsxsltsj 时间:2019-03-26 13:01:15
  少倾,正坤掀帘子进来了,脸上不喜也不恼,在床边坐了,沉默片刻后说:“妈,我明天就帮你干活。这两天我没出门,主要是在想一件事情。别看我啥也不是,可国家的事,我也关心着呢!我就反复想了,学生为啥要闹事?为啥还要在天安门广场竖一个美国的自由女神像?这肯定是有原因的。不是头脑发热,也不是想弄倒几个贪官污吏。他们是想改朝换代,是想把国家搞乱。可是国家乱了,对咱普通老百姓有啥好处呢?只能是日子比现在过得更穷。”
  春花笑了,说:“想不到正坤还净关心些国家大事!”
  正坤说:“嫂子,你不要笑,我说的是真心话。古语说得好:‘位卑未敢忘忧国’,我这话,别人听了也许要笑话,可我确实是对国家前途很担心的。”春花便不再说什么。根茂婶沉默片刻后说:“那你明儿就在巷口卖葱。”正坤嗯了一声,过去开了电视,电视里仍是新闻。……
  次日早上,却淅淅沥沥下起了小雨。正祥倒背着手,弓着背从巷里出去,看见正坤戴着草帽,守着两笼葱坐在巷口,便说:“我昨天就跟二叔说了,今儿要下雨,果然就下了!啥人有啥福,我每次想浇地,天就下雨,老天爷长着眼窝呢!”
  正坤说:“……”
  正祥嘿嘿笑两声,扑踏扑踏往大槐树方向走去。
作者:洛塔锁姑娘 时间:2019-03-26 14:57:20
  好文
作者:周涛1115 时间:2019-03-26 16:33:11
  奋笔疾书,好作品爱不释手,向朋友敬礼!
作者:千成葫芦 时间:2019-03-26 17:17:26
  点赞好文,前来支持,留名顶帖!
作者:千成葫芦 时间:2019-03-26 17:17:50
  @zgsxsltsj :本土豪赏1根鹅毛(10赏金)聊表敬意,礼轻情意重!【我也要打赏
作者:无为VB 时间:2019-03-26 19:03:45
  学习!
作者:醉卧少女峰_骁然 时间:2019-03-27 06:38:17
  打卡喽
作者:世说三衡 时间:2019-03-27 08:40:16
  好书当顶
作者:大钟919 时间:2019-03-27 11:24:22
  佳作,品读,欣赏,支持!
楼主zgsxsltsj 时间:2019-03-27 11:38:31
  谢谢各位支持,周三好

  
  
楼主zgsxsltsj 时间:2019-03-27 13:11:27
  ……正坤卖了半笼葱后,横竖就坐不住了,心里正颇烦着,正霞蓬着头从巷里出来了。正坤说:“你出来了刚好,给我守一时,我去上个厕所。”正霞说:“闪远些,我还没吃呢!”摸摸口袋又说:“给我几块零钱,我给你捎几个包子。”正坤笑笑,掏出两块五角钱给了她。正霞便将钱在手里攥着,屁股一扭一扭地走了,高跟鞋敲得水泥街面咚咚作响。正坤目送着她的背影,便见她远远地走进了一家理发店,好半天不出来。
  “你老几呀!啥时回来的?”正坤正无聊地拿着一根葱,细数它到底有多少根须时,突然平地里响起了一个声音,倒惊了他一跳。忙抬起头来,却见一个白白净净的小伙子骑在摩托上,停在他面前。
  “你好!李大明!”正坤站起身,向前跨出两步,伸出手跟那人握了握。
  “你才是个洋人!”李大明笑道,“这么大一点儿雨,还戴个帽子。到底是大学生,娇贵!”
  正坤说:“你发了吧?看你油光满面的。”
  “发啥呢?再发也是个个体户,咋能跟你这大学生比呢?这两天我连着碰见新鲜事,先是碰到正淑卖鱼,今儿又碰到你这个大学生卖葱!”
  正坤笑笑说:“穷途末路呗!”
  李大明又说:“你找到女朋友没有?”
楼主zgsxsltsj 时间:2019-03-27 13:11:45
  “没有,”正坤摇摇头,“你呢?”
  李大明嘿嘿一笑:“我心里倒是想着一个人,可不知道人家心里咋想的。”停了停又说:“有空了去我那舞厅跳舞吧!记住,把正淑也叫上。”一踩油门,摩托一道烟跑了。正坤仔细琢磨他的话,突然笑了说:“这小子!……”回到葱笼后坐下。
  也不知过了多久,正霞果然塑料袋提了几个包子从街那边走了来,将塑料袋往葱笼里一丢,回身又走。正坤忙说:“你又到哪儿去?给我照看一时儿吧!”
  “避!避!”正霞回头道,“你也不看看今儿是啥日子,我有事情!”
  “啥日子?”
  “今儿是十五,敬大槐树的日子,我得去还个愿。”
  “还啥愿?”
  “我想跟人合伙贩一车拖把把,求大槐树保佑。”
  “整天只见你倒腾来倒腾去的,也不见发财了!”正坤说,“做啥事都要有恒心。东一榔头,西一棒槌,啥都干不成!”
  “总比你书呆子强!”正霞说着,脚步声已渐去渐远了。
  熬熬煎煎地坚持到十二点左右,终于盼来了放学归来的王正淑。正坤高兴得什么似的,急忙站起身笑道:“你守一会儿吧……”把卖葱的任务交给了她,乐滋滋地回了巷子。
  根茂婶从地里回来后,他便说:“妈,卖菜这事我嫌急,以后还是到地里给你帮忙吧。”
作者:周涛1115 时间:2019-03-27 13:30:54
  向朋友致谢,顶帖!
作者:千成葫芦 时间:2019-03-27 13:57:54
  问候朋友,点赞好文,支持好帖!
作者:千成葫芦 时间:2019-03-27 13:58:21
  @zgsxsltsj :本土豪赏1根鹅毛(10赏金)聊表敬意,礼轻情意重!【我也要打赏
作者:肖福祥 时间:2019-03-27 16:46:10

  好文!

  学习!
作者:村人老李 时间:2019-03-27 19:31:10

  
作者:浅色夏沬 时间:2019-03-27 20:25:34
  继续跟读支持!
作者:洛塔锁姑娘 时间:2019-03-27 22:22:25
  顶起来
作者:南极初阳 时间:2019-03-28 03:19:50
  支持
作者:冷月888 时间:2019-03-28 08:27:04
  支持佳作
作者:世说三衡 时间:2019-03-28 08:34:10
  欣赏学习
作者:醉卧少女峰_骁然 时间:2019-03-28 09:52:07
  好看
作者:周涛1115 时间:2019-03-28 11:25:57
  我来了,向朋友致敬,欣赏您的好作品。[d:赞][d:花]
楼主zgsxsltsj 时间:2019-03-28 12:42:22
  谢谢各位支持,周四好

  
  
作者:海上的一滴水 时间:2019-03-28 12:51:17
  支持佳作
楼主zgsxsltsj 时间:2019-03-28 13:12:40
  第二章
  开镰前两天,正坤走了。
  根茂婶家的口粮田共有三处,分别坐落在长茂原、大面坡和州河湾,总共有一亩左右,平常年景,便有五百斤左右的收成,今年却是风调雨顺,收成便有望超过前两年。根茂婶心中的喜悦自不必说,常常流泄到脸上,就连那地里的麦子也骄傲地宣泄着心中的喜悦,便一阵阵金黄的海浪在麦田里翻涌,沉甸甸的麦穗就在这海浪里不停的窃窃私语,说到高兴处,就把头拨浪鼓似的摇。
  跟巷子里别的人家一样,根茂婶也是先去州河湾割麦。
  这是一个周日的清晨。
  太阳还懒洋洋的在山垭那边睡着觉,根茂婶一家就早早地来到了地里。除了正秀身子不方便,在屋里做饭外,根茂婶、正霞、正淑等母女五人皆一字儿摆在了地头,劳作了起来。每人都割了一捆麦后,又有两个男劳力在公路畔停稳了自行车,说说磕磕地来到了地里——一个是张成水,另一个是正霞最近新交的朋友,也姓张,大号张金成。
  张金成是前段时间正霞贩拖把把的合伙人,因种种原因,那生意最终没有做成,正霞却与这个合伙人交往日深,渐渐就如影随形了。正霞第一次将张金成领回家时,根茂婶对他并无好感,说他流里流气,不像个正派人。可是他隔三差五的就给根茂婶家买东买西,渐渐的就首先博得了正芳和正萍的好感,根茂婶也就默许了他跟正霞的交往。
楼主zgsxsltsj 时间:2019-03-28 13:12:58
  张成水也早成了王家的常客,但往往是空手而来,吃饱了肚子就跟正淑厮跟着走了,便引起了正芳、正萍还有正霞极大的反感,说他腰里别着个铲子,不是个省油的灯。无奈正淑跟他好得如胶似漆,根茂婶也说他人实在,这姐妹仨只得将一腔火气窝在了肚里,见了面还得对他客客气气。
  根茂婶事先并没有要求他俩前来帮忙,因此就没有备下多余的镰刀。张金成便抢到根茂婶跟前,接过她手里的镰刀,很在行地割起麦来。张成水去接正霞的镰刀,她却笑呵呵的没让他接。他又去接正芳的镰刀,正芳也笑呵呵的没让她接。正萍也没给他镰刀。
  正淑看在眼里,直起腰来说:“成水,你往路上运麦吧。”成水嗯了一声,就一捆一捆的将麦子往公路边上掮。根茂婶也将麦子一捆一捆的往公路边运。割得快,运得也快,太阳刚刚从山那边露出半个笑脸时,麦捆子已在路边码成了小小的一座山。根茂婶便交代成水,让他拿架子车将麦子往回拉。
  “搁到大槐树跟前就行了,”根茂婶说,“给晾开,晒一晌太阳,下午就能铺场了。”看着成水脸上冒着汗,一捆一捆的往架子车上搬着麦个子,根茂婶很满意地笑了一下,又来到了地里。
作者:南极初阳 时间:2019-03-28 13:19:20
  继续欣赏
作者:无为VB 时间:2019-03-28 13:42:58
  学习!
作者:大钟919 时间:2019-03-28 16:25:15
  午后问好,迟到支持!
作者:千成葫芦 时间:2019-03-28 18:21:53
  晚上愉快,来访佳作,持续支持,棒棒哒!
作者:千成葫芦 时间:2019-03-28 18:22:05
  @zgsxsltsj :本土豪赏1根鹅毛(10赏金)聊表敬意,礼轻情意重!【我也要打赏
作者:洛塔锁姑娘 时间:2019-03-28 22:14:13
  支持楼主
作者:世说三衡 时间:2019-03-29 09:23:35
  精彩纷呈
作者:醉卧少女峰_骁然 时间:2019-03-29 09:51:37
  打卡
作者:醉卧少女峰_骁然 时间:2019-03-29 09:51:42
  签到
作者:大钟919 时间:2019-03-29 13:27:55
  遇见,多了一份问候,多了一份牵挂。
楼主zgsxsltsj 时间:2019-03-29 14:22:48
  谢谢各位支持,周五好

  
作者:周涛1115 时间:2019-03-29 14:29:55
  
作者:王老434 时间:2019-03-29 14:47:23
  点赞佳品
楼主zgsxsltsj 时间:2019-03-29 14:59:25
  却突然,几丈开外另一户人家的地理,冒起了一颗乌黑的脑袋,笑道:“根茂婶,你今儿请了这么多麦客!”根茂婶说:“都是不要钱的麦客。”那人道:“不要工钱了,等会儿叫给我帮一把忙。”根茂婶说:“行,但你得把饭给款待了!”那人便嘿嘿笑了,又弯下身子,根茂婶也嘿嘿笑了。
  成水拉着架子车走了不多远,恰遇到正祥领着四个衣衫褴褛的人,指手画脚地来了。成水笑着说:“正祥哥,你也割麦呀?”正祥挺着醉得微红的脸说:“我妈就是穷命,也不知道叫几个麦客!”成水笑一下,低着头,很吃力地拉着架子车往前走了。
  正祥的地紧挨着根茂婶的地,到他的地里,必须从根茂婶地边的田垄上经过。一看见正祥,根茂婶便生了气,骂道:“你能行了!都请起麦客来了!”正祥笑道:“妈,我叫人来给你支援呢。”根茂婶说:“避!避!一边歇着去!”
  正祥便领着那几个麦客来到自家地里,指指画画地吩咐一阵。见那四人已弯腰割起麦来,他便又从怀中掏出了半瓶白酒,抿了一口道:“你几个喝几口不?”那几个人都说不喝。恰这时,刚才跟根茂婶说话的那人又远远的从麦浪那边直起腰来,笑道:“正祥,你也亲自割麦呀?”
使用“←”“→”快捷翻页 上页 1 2 3 469 下页  到页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