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泪痕红浥鲛绡透》

楼主:康籍 时间:2019-11-11 12:43:50 点击:85688 回复:725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上页 1 2 35 下页  到页 
  我这个人呢,平时喜欢和一帮狐朋狗友在一起吃吃喝喝,经常在外面厮混到半夜时分才回家。每次从出租车上下来,穿过一条巷子进入我居住的小区时,总能看到巷子口站着两三个女子。我从她们面前走过,她们会对我轻轻地吹口哨。但我并不搭理她们。
  有一天,我多喝了两杯,话多,一路上和出租车司机云山雾罩地胡吹乱侃,下车以后还意犹未尽。走进巷子,从那两三个女人面前经过时,她们竟然没有吹口哨。我借着酒劲回头问道,今天怎么不吹口哨呢?
  其中一个说,吹什么吹?你又不玩。
  我说,没钱。
  你骗谁?天天在外面花天酒地的,你能没钱?
  我返身走到她们面前,把衣兜撑开给她们看,你们看,真没钱。
  我才懒得看呢,爱玩不玩。这个女的说,给我抽根烟可以吧?
  当然可以。我掏出烟盒,抽出一支烟给她,又问另外两个,你们抽烟不?
  她们两个,一个说抽,一个说不抽,我又抽出一支烟递给那个说抽烟的,然后自己也点上一支。
  先说话的那个女的,伸手夺过我的烟盒,借着巷子口的灯光照了一照,你看看,抽着中华烟,还说没有钱。
  我说,刚刚在酒桌上,人家抽剩下的,我就拿来揣着了。
  是么?这女的晃晃手上的烟盒,既然是人家的,你揣着我揣着都一样。说罢,把那小半盒中华烟揣进了自己的口袋,另外两个女的都笑了起来,我也笑起来,好吧,没毛病。
  然后,我转身回家去。
  ……
  那个揣走香烟的女子,就是小红。从此我们成了熟人,我从小区进进出出,在巷子口遇到她,她还会和我打招呼,说一些“又去喝酒啊”之类的话。
  有一天,天还没黑,小红已经在巷子口站着了。我笑嘻嘻地说,这么早就上班了啊?
  她说,怎么办呢?你又从来不照顾我。
  咦?你这话说的莫名其妙。我怎么照顾你?
  和我玩玩嘛。
  呵呵,那可不行。我说,要不这样吧,你跟我去吃饭。
  上哪吃啊?我想吃皮皮虾。
  今天没有皮皮虾,今天是去吃火锅。
  小红犹豫着。我说,走吧,火锅也不错嘛,也许配菜里面就有皮皮虾呢。
  小红沉吟了一下,答应跟我去。她掏出手机,给她的姐妹们打电话,说有人请她吃饭。然后跟着我上了出租车。在车上,我对她说,到时候你就说是我的朋友……哎,对了,你叫什么名字?
  你就叫我小红吧。
  这名字真不好,听上去就有股风尘味儿。
  什么是风尘味儿?
  就是烟花气。
  听不懂。
  听不懂算了,就说你姓洪,是三点水的洪,小洪,好吧?
  随便你吧,我无所谓,不就是吃个饭嘛。
  那就这么说定了,你姓洪。
  你叫什么名字呢?
  嗯,你叫我“汉子”就可以。
  野汉子呀?
  哈哈哈,你想偷吗?
  ……
  我们就这样在车上放肆地聊着,说到年龄,她说她已经三十三了,我说我比你大二十岁,可以做你爸爸。她说,去去去,我爸都快七十了。
  这天晚上,我们是在一家带点蒙古风情的地方吃火锅。当时朋友们正在一边打牌,一边等着。看我带了一个年轻女人来吃饭,一点也不惊讶,都是一副见怪不怪的样子。我对他们说,这是我的朋友,小洪,三点水的洪。他们就对小红礼节性的点一点头,笑一笑。
  接着,我给小红介绍我的朋友们,这个是安徽工业大学的老师,那个是马鞍山电视台的记者,这个又是马钢报社的编辑,那个又是地方宣传部门的负责人。小红说,啊哟,都是文化人。有个朋友指着我对小红说,要说文化人,老汉才是文化人,我们都是打酱油的。说着,就催促服务员点火,上菜。
  我问服务员,你们这里有皮皮虾么?服务员把菜单递给我,所有的菜都在这里。我接过菜单,但我的视力已经老花,眯着眼睛看得很吃力,于是递给小红,你看看,如果有皮皮虾,就点两盘。小红接过菜单,从头到尾看了一遍,很失望的样子看着我说,没有。我说,没有就没有吧,想吃皮皮虾,下次有机会我带你去海鲜城。
  在大家分布碗筷和酒具的时候,有朋友拿着一个大杯和一个小杯准备往小红面前放,问她,你是喝啤的,还是喝白的?小红说,我不喝酒。朋友把目光看向了我,意思是“你看着办”。我说,不喝就不喝吧。另外一个朋友说,那么,来点饮料?小红说,不不,不用客气,我喝白开水就行。我觉得这样有点慢待了她,对朋友们说,给她要个橘子汁吧。美少女战士喝的那一种。小红说,不不不,真的没必要。我就喝白开水。
  既然她这么坚持,那就算了。我让服务员给我搬一箱啤酒放在椅脚边,和朋友们推杯换盏喝了起来。
  小红可能是平时日子过得很艰苦,难得开荤。这天晚上,一双筷子就盯着锅里的牛肉卷、羊肉卷,其它的菜几乎没动,吃得头也不抬。朋友们不时地用一种异样的眼光看看她,又看看我。然后吆喝服务员,再给我们加几盘肉卷来。
  在我喝到第四瓶啤酒的时候,小红终于放下筷子,说她吃饱了,同时打了一个很响的饱嗝。桌子上有的人就笑了起来。小红从桌上的纸巾盒里抽了两张纸,一边擦嘴,一边问我,你准备喝到什么时候?还像平时那样要喝到半夜吗?
  我用筷子指指脚下的啤酒箱,怎么也得把这箱酒喝完吧。
  小红说,那我先回去了啊。
  我说,你不和我们聊会儿?
  小红说,你们都是文化人,我层次不够。
  我从钱包里拿了一张50面值的钞票递给她,那你先打车回去吧。
  小红犹豫了一下,还是接了过去。那我先走了啊,非常谢谢你请我吃饭。
  ……
  小红刚一离开,这帮朋友就炸了锅。
  我的天哪,这女的吃相真难看。
  老汉你从哪带来这么个人物?
  脸上有一股说不出的市井气。
  我看着怎么有点像马路边上招嫖的呢?
  她脸上的皮都打绉了,老汉竟然要请她喝什么“美少女战士”。
  哈哈哈。
  哈哈哈。
  ……
  在朋友们的哄笑声中,我端起杯子说,人家不也挺识相的嘛。吃饱了就走,也不打扰我们。来来来,我敬你们一杯。
  大家端起酒来,同饮一杯,话题就转到别的地方去了。
  ……
  酒足饭饱,我们又找一家歌厅,请了几个小姐陪着唱歌,一个个看上去都要比小红年轻,也比小红水灵得多。有个朋友搂着其中的一个对我说,老汉,这才叫美少女战士。然后和那小姐互相勾肩搭背地嚎了起来:“鸿雁…天空上……对对…排成行……江水长……秋草黄……”
  我年轻的时候倒是写过几首歌词,但我对唱歌兴趣不大。坐在我身边的小姐问我,你怎么不唱歌?因为包厢里面太吵,我没听清。她凑到我耳朵上说,你怎么不点一首歌唱唱?我笑笑,没说话。端起啤酒和她干了一杯……
  这帮家伙在歌厅里狂吼乱嚎了两个小时,酒醒了,也尽兴了。他们穿上衣服说,散吧。抱住美少女战士们,在她们的脸上亲吻着告别。然后走出包厢,一个一个都冠冕堂皇,步态端庄。只有我脑袋晕乎乎的,左摇右晃地跟着。坐在我身边的那个小姐很有职业道德,见我走路不稳,赶紧追过来挽住我的胳膊,一直把我送到电梯口。她在我脸上亲了一下,欢迎您常来哦。
  ……
  在歌厅门前和朋友们告别后,我叫了一辆出租车回家。走到巷子口时,看到还有几个人影在那里站着。走近一看,并没有小红。
  我说,哟,小红接到客人啦。
  她们并没有回答我的话,而是问,今天是你请小红吃饭的吗?
  我说,是啊,怎么了?
  她们说,干嘛不请我们呀。
  我去吃饭的时候,只有小红在这里啊。
  你不能让小红给我们打电话呀。
  好好好,下次有机会,我请你们。说着,我掏出香烟来,问有没有抽烟的。结果今天晚上站在这里的女人全都抽烟。
  我身上的酒劲儿一直没退,香烟点上火之后,左摇右晃站不稳,于是找了一面墙壁靠着。我问,你们是哪儿人呀?
  她们都不回答。我又问了一遍,你们是哪儿人呀?其中一个说,你管我们是哪儿的呢。
  我说,你们干什么不好,干嘛非要做这一行呢?
  她们听了这话,不约而同都转身离开,走到对面去,看我一个人靠在墙上,默默地抽烟。我听到对面的她们中间有一个人说,快回家吧,不早了。
  我扔掉还有小半截的香烟,一摇一晃地回家去。
  此后一连几天都没看见小红,当我再一次在巷子口看见她时,随口问了一句,怎么好几天没看到你呢?小红竟然毫无顾忌地回答,大姨妈来了。看着她肆无忌惮的样子,我都不知怎么往下接,正张口结舌的时候,她说,谢谢你上次带我去吃饭啊。那里的火锅真好吃。
  我说,好吃就好吃呗,你怎么和你的朋友说呢?她们都要我请客了。
  小红哈哈笑了一下,那你就请呗。
  这是一个细雨濛濛的晚上,小红撑着伞,往我身边走了几步,用伞罩住我,替我遮雨。我说,这样不好吧,影响你的工作。
  说完这话,我心底涌起一股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唉,现在卖春也可以称为“工作”了。
  没关系,这样的天气,出来玩的人本来就不多。小红说,你上次还答应我,要请我吃皮皮虾的呢。
  可以啊。我知道雨山东路上有一家海鲜馆,皮皮虾做得很地道。
  对对对,我上次就是在那里吃的。小红的声音里透着一种向往,她扭着腰肢,撞了撞我,你什么时候带我去吃嘛。
  如果面前是个三十出头的良家妇女,这么娇嗲地用身体撞我,我会心花怒放,顺势就把她搂到怀里来。但她是个站街女,我就无动于衷,一副打不起精神的样子。掏出烟来,递一支给她,她说不想抽,我便自己叼上,点上火,把上次那个问题又拿出来问,你是哪儿人?
  她倒不隐瞒,脱口就说,四川的。
  我说,四川的酒不错。五粮液和泸州老窖都是我爱喝的。不过我后来把肝喝伤了,现在只能喝啤酒。嗯,你的普通话讲得不错,不像有的四川人,方言很重。
  你这算是夸我吗?
  算吧。
  我的身高有一米八,比小红高出一个头还多,她撑伞的手一直举着,可能是累了,于是换一只手,问我,你是干嘛的?看上去混得不错,天天在外面喝酒。
  哈哈,不是混得好,只是酒肉朋友比较多。不过,你怎么从四川跑到我们这儿来了呢?
  你为什么要问这个?
  没什么,就是好奇。
  大叔,你已经过了五十奔六十了呀,还这么好奇?
  童心,童心。我有一颗不老的童心。我掏出香烟,再次递给她一支,来,跟我说说吧。
  这次她接了。我给她点上火,她深吸了一口,徐徐吐出烟来,眼睛看着巷子口对面的马路,轻轻地说,都是因为穷。
  我没吭声,等着她往下说。没想到她却住了口,一个劲地吸烟。等到一根烟快要抽完的时候,才扭头看了我一眼,我说了你可能不会相信。我也是上过大学的。
  是么?哪个大学?
  贵州师范。我在那上了一个学期,因为穷,我只能退学回家。你知道这所学校吗?
  知道,老牌的大学,解放前就有。
  你是哪个大学毕业的?
  我没上过大学。
  唉,你很不诚实。上次吃饭,你们又是记者又是编辑的,你能没上过大学?没上大学你能和那些文化人做朋友?没上大学你能写文章?
  不上大学能写文章的多着了,中国的沈从文,外国的高尔基,不都只读过几年小学吗?
  反正我不信你没上过大学。不然,你怎么知道贵州师范解放前就有?
  那是因为解放前有个西南联大。当时很多有才华的文人都在西南联大,沈从文汪曾祺这些人,我是因为查他们的资料,顺便了解到解放前西南地区的教育情况的。
  反正我不信。
  好了,好了,我上没上大学先放在一边。我就想知道你怎么跑到马鞍山来了。
  非要听吗?
  嗯,我很好奇。
  好吧,告诉你。我从贵阳回到老家以后,再也没法在老家待下去。
  为什么?
  没上大学之前,觉得家乡那个小山村还挺好,山青水秀,平静安逸。可是在贵阳上了几个月的学,回到老家,再看这里真的是穷乡僻壤,晚上连电灯都没有。我就到重庆去打工。在那里,我遇到一个男人,你们安徽的。
  然后你就跟着他到马鞍山来了?
  不是。这个男人和马鞍山没有关系。他是宿州的,我们好上了。
  嗯。
  然后他就带着我回老家,见他父母。
  嗯。
  这时,小红哽咽了一下,唉,还是不说了,没什么好说的。
  他父母不同意你们的爱情,是吗?
  小红哽咽着摇摇头,不是。
  那后来呢?
  ……
  小红不再说话,只是轻轻地抽泣。然后一只手在口袋里摸出一张纸巾来,我伸手接过她的伞,替她撑着。她用双手捧着纸巾,捂住脸,不断地啜泣。巷子里人来人往,听到啜泣声都扭过头来看我们。有一个好象还是和我住一栋楼的,一连看我好几眼,走出巷子时,还是忍不住,又回头看了我一眼。
  ……
  过了很长时间,小红才平静下来,用纸巾擦擦眼泪,又擤了鼻涕,很平缓地对我说,那个男人是个骗子,把我卖给了当地一个农民。
  嚓!你不说你上过大学吗?把你卖了就卖了啊?你这个大学生不知道报警?
  你说得轻巧。一天二十四小时,不管白天黑夜,都有人盯着,上厕所都有人跟着你,你怎么报警?
  那你就认了?
  小红又扭头看我一眼,凄凉地笑了一下,我如果认了,怎么会站在这里和你说话?我应该在宿州的农村带娃儿。
  不过……这也不是你干这一行的理由吧?
  没办法,他们像看守犯人一样看了我五年,后来生了两个孩子,这才放松一点。
  然后你就跑出来了?
  不是。有了两个孩子以后,我也不想跑了。再说了,这个男人虽然年龄大一点,但人也还不错,很厚道。对我很好,不像电影上的那些没文化的农民,动不动打老婆。
  不,你说这个男人厚道,我有点不相信。
  为什么?
  按照常理推测,那个男人把你卖给他的时候,你肯定是不愿意的。那么,当他在床上脱你衣服的时候,你肯定会反抗,如果他真是个厚道人,面对你的反抗,你就不会有两个孩子。
  小红突然大笑起来,亏你想得出。
  这不是事实吗?
  的确是事实。不过我毕竟是个女人。
  你这话的意思是,本来你还反抗着,后来那个男人把你的性欲挑起来了,你也就不反抗了,因为你毕竟是个女人。
  去去去,只有你才会这么想。
  小红说这话的时候,竟然有了几分害羞。这和她刚才大大咧咧告诉我说“大姨妈来了”的样子,大相径庭。
  不过,我还是认为,这不是你做这一行的理由。干什么不可以?哪怕找个小排档,帮人洗洗碗,养活自己也够了。
  你说的是养活自己。小红说,你忘了,我还有两个孩子。
  你男人不挣钱?
  他又不像你们拿工资的,到时间就发薪水。他到处打工,有活干才能挣两个,没活干,就没钱。再说,他的年龄也大了,重体力活也干不动了。
  你男人多大?
  比你小不了几岁。
  说到这里,小红突然抢过我手上的伞,不和你说了,有人来玩了。你走吧。说着,撑着伞,迎着一个男人走过去,两个人面对面说了几句,然后小红撑着伞,往巷子尽头走去,那个男人保持着一段距离,跟在后面。
  这个场景,不知怎么让我想起了戴望舒的《雨巷》,倒有几分嫉妒了。
  没过几天,有朋友打电话约吃饭,我说我们去雨山路上的北仑港吃海鲜吧。朋友说,可以呀,那就说定了,晚上北仑港见。
  我是一个还有几年就要退休的人,单位对我的工作也没什么要求,所以这天下午我早早地就从单位溜了。先把车开回家,然后在家里冲了一把澡。冲澡的时候,我忽然对自己提了个问题:这是干嘛呢?郑重其事的。以前去和朋友吃吃喝喝也没这么讲究啊。我的脑子里浮现出小红的模样,嗨,那不就是一个站街的嘛。
  洗完澡,里里外外换身衣服,把自己倒饬得清清爽爽,到巷子口去等小红。可是时间还早,没有看到小红,也没有看到她的姐妹们。倒是有个和我年龄相仿的五十来岁的修车人,很无聊地在那坐着,面前停着一辆已经修好的电动自行车。
  虽然我和修车人彼此并不熟悉,但是因为天天从这里进进出出,互相也算认识。我走过去,掏出烟来递给他一支。他受宠若惊的样子,连声道谢。随即抬起屁股,把自己坐着的小凳抽出来,递给我坐。我摆摆手,还是你坐吧。说罢,我用一只脚撑着地,坐到了电动自行车上。
  今天晚上又有饭局啊?修车人点上我给他的香烟,现在吃饭是不是有点早啊?
  不早啊。去了之后打打牌,时间也差不多了。
  那倒是。修车人顺着我的话说,两局牌一打,不知不觉时间就过去了。
  我们俩就这样有一句没一句地聊着,聊了很长时间,修车人看我没有离开的意思,就问,你是在等人吗?
  他这一问,我就有点尴尬,吭吭哧哧地说,平时…平时…那些女人们,一般什么…什么时候…来?
  什么女人?
  就是…就是……经常在这里……站着的……
  噢,你说她们啊。修车人笑了起来,这个不一定,有时候早,有时候晚,一般总要在天擦黑的时候。
  哦,那有点迟了。我又掏出烟来,递给他一支,有个叫小红的,你认识不?
  不认识。我从来不和她们打交道。修车人接过我的烟,夹在耳朵上,我一天才挣几个小钱。
  她们要价很高吗?
  那谁知道。我估摸着至少也得一百块吧。修车人说,我从早到晚,弯腰蹶屁股地忙一天,还不知可能挣到一百块。
  哈哈哈,你是说你挣得没有她们多?
  那是肯定的。她们来钱多容易……
  我已经没有兴致再聊下去,不等修车人说完,从电瓶车上起身下来,我说我得走了。然后掏出打火机,示意修车人把香烟从耳朵上拿下来,要给他点上,修车人摇摇手,现在不抽。我便把打火机攥在手心里说,拜托你一件事儿。待会儿你要是能看到她们,请给我传个话儿……
  今天肯定不行。
  怎么了?
  这两天省里来卫生检查,所有的摊摊点点都不让摆,她们这一行的,肯定也出不来。
  哦,原来如此。
  我坐上出租车前往北仑港海鲜城,一路上竟有些失落。
  吃过饭回来,走进巷子口时,真的一个人也没有。而且,从这天起,我就一直没看到小红,还有她的那群姐妹们。开始几天,我以为是省里的检查团没走,后来一个多月了,我想,无论什么检查团,都不可能在这里检查这么长时间,这时,我才明白,小红她们已经离开这里,到别处或是别的城市去了。心里竟然空落落的,有了几分惆怅。
  时间就这么不紧不慢地消逝,秋天来了,地面上到处飘着落叶。这天晚上,我又在外面和一帮朋友厮混到很晚才回来,刚进巷子口,就听有个女声在后喊道:“老哥,老哥。”我回头一看,小红不知从哪个角落冒了出来,刹那间,我竟然有几分惊喜,哟,小红。
  老哥你还是那么潇洒啊,天天在外面吃喝。
  这么长时间,你跑哪去了?
  小红笑笑,换了个地方。
  换地方应该和我说一声啊,有好几次我去吃皮皮虾,都联系不到你。
  谢谢,谢谢。虽然没吃上,但是老哥的恩情,我感了。
  怎么,你现在这是…又回到这里来……工作了?
  老哥不要这样讲话嘛。我也是没办法。
  我可不是挖苦你,我一时找不到合适的词儿。
  明白,明白。老哥的为人,我还是知道的。要不,我也不会特意来找你。
  特意来找我?
  嗯。
  找我干嘛?
  有件事想请你帮个忙。
  我的脑子转了一下,以为她要借钱,嗯,你说吧,什么事儿?
  是这样的。我公公婆婆来了……
  这和我有什么关系?
  你听我说完。小红说,乡下的秋收忙完了,公公婆婆把两个孩子带到马鞍山来了,我不想让他们知道我在做这行。我说我在一家公司做会计。以前我也是一直这么对他们说的。
  嗯。
  现在他们来了,想看看我的公司……
  明白了。你的意思是,把你公公婆婆带到我们单位去看看。
  不,不是这个意思。我跟他们说,这个公司老板对我很好,听说你们带着孩子从老家来了,决定请我们一家吃饭。
  哦。
  我来找你,就是为这事情。请老哥明天帮个忙,就说你是我的老板,请我公公婆婆吃个饭。当然,钱肯定是我出……
  怎么你公公婆婆带着孩子来了,你老公没来?
  他在这里啊。我老公一直和我在一起。
  什么?你们一直在一起?那你做这一行,他不知道?
  他知道啊。
  我的天哪,你老公能忍受?
  不能忍受,他又能怎么样?你说,他又能怎么样?说着,小红突然放声大哭,一边哭,一边说,我有两个孩子,你说我们能怎么样?我也想让两个孩子和城里的孩子一样生活呀……
  虽然小红的话,让我听来有些心酸,但是她这一哭,还是让我感到吃惊。赶紧劝她,别哭,别哭,这夜深人静的,影响不好。我答应你,明天请你们一家吃饭。
  小红用空空的手掌抹抹眼泪,嗯,我就知道我没看错人,你一定会答应我的。
  明天去吃皮皮虾吧。
  我不,那里太贵了,我吃不起。
  我请客。
  你请客我也不吃。小红说,我想随便找个饭店,我公公婆婆都是老实的乡下人,没见过世面的。只要是饭店,有个包厢,他们就会觉得很金贵了。
  小红这么一说,让我对那对老夫妻有了几分怜悯。我说,既然他们从来没见过世面,现在难得出来看看,还是让他们好好吃一顿吧。就这么定了,明天中午,去雨山路上的宁波北仑港吃海鲜,那里有你爱吃的皮皮虾。
  那里太贵了,我们真的吃不起。
  不用你们掏钱,我请客。
  小红抬起头来看着我,眼神里有了几分女性特有的那种幽幽的温柔,老哥,你不是喝高了,说酒话吧?
  我没喝多。
  可我还是不能接受……小红说,对了,你知道做我们这一行的,有什么规矩吗?
  我哪知道你们有什么规矩。总不会是不能接受别人请客吃饭吧,但是,上次你不是跟我一起去吃火锅了么?
  你就喜欢瞎想。小红说,还是我告诉你吧。干我们这一行的,可以脱得一丝不挂,把自己赤祼祼地交给你,你想怎么着,就怎么着,你要我们怎么做,我们就怎么做……
  哎哎,小红,打住,打住,我也就是觉得两个乡下老人,难得带着一对孙儿孙女进城,应该让他们吃个新鲜,开开眼,没有别的意思啊。你不要误会我有什么想法或者企图……
  小红嘻嘻一笑,我还没说完呢,瞧你慌张的样子。你不知道,我们可以把身体交给别人,任人摆布,但是,我们的吻,是不可以给别人的。
  为什么?我有些纳闷,既然连女人最隐私的东西都交给别人了,还在乎一个吻?
  嗯,你说对了,我们很在乎一个吻。
  这里面有什么讲究吗?
  具体什么讲究,我也不明白。反正我入行的时候,是姐姐们告诉我的,卖身是为了谋生,卖吻就是出卖感情。这是绝对不可以的。
  呵呵,原来是这样。嗯,你为什么突然和我说这个?
  因为…因为……,小红突然向前跨了一步,很热烈地仰视着我,因为我突然想吻你。
  我吃了一惊,赶紧后退一步,别,别,别这样。事情就这么说定了,明天中午北仑港海鲜城见。说罢,我转身就走。
  小红冲上来,一把拉住我,别走,我还有话没告诉你。
  我只得转过身来,还有什么话没说?
  小红松了手,低下头,有些扭捏的样子,其实,我不叫小红。我姓郑,我的名字叫玉香。你明天叫我小郑,或者玉香,都行。
  好,我知道了。我转身要走,小红…不,应该是郑玉香,又拉住我,不让走。我说,还有什么话吗?
  嗯,老哥,当真不能让我吻你一下么?郑玉香说,我真的是有点喜欢你。
  好了,好了,赶紧回去吧,时间真的很晚了。
  我拂掉郑玉香的手,兀自回家去。一直不敢回头看,我怕我看到她失落的样子,会忍不住返身走回去和她接吻。我在心里问自己,我今天晚上说的和做的,对不对呢?
  第二天中午,在北仑港海鲜城,我见到了郑玉香一家。一对白发苍苍的老农民,还有两个怯生生的孩子,还有她的老公。郑玉香首先把我介绍给这一家子,对他们说,这是我的老总。然后挨个介绍自己的家人。她的公公婆婆跟着郑玉香叫我“老总”,但是她的老公,一个五十上下的男人,一直不敢看我,郑玉香在给我们做介绍时,他的眼睛一直躲躲闪闪。两个孩子,大的是男孩,七八岁的样子,小的是女孩,也有五六岁了,怯生生的靠在爷爷奶奶的腿上,按照郑玉香的吩咐,叫我大伯伯。我说,岔辈儿了吧?应该叫我爷爷。郑玉香说,一边去,就想占我便宜。
  这天的海鲜城生意特别好,包厢都满了,我们只能在大厅里吃。郑玉香的老公和公公婆婆别手别脚地坐着,很拘谨的样子。两个孩子则被大厅里玻璃水柜里养着的各种鱼虾所吸引,他们趴在玻璃上津津有味地看。看到稀罕的,还会跑到爷爷奶奶身边来,拉爷爷奶奶去看。
  我拿过菜单,让郑玉香点,我说,既然来了,就可劲地点吧。想吃什么点什么。
  郑玉香看看我,含情脉脉。我赶紧转过脸去和她老公说话,她老公低着头,把双手放在两腿之间,不停地搓来搓去,我问一句,他答一句。
  后来吃饭。虽然我让郑玉香“可劲儿地点”,但她还是很收敛,加上皮皮虾,只点了三四道菜。我把两个孩子叫过来,领着他们走到点菜的明档边,指着明档里的菜,问,这个想吃吗?那个想吃吗?只要两个孩子点头说想吃,我就让服务员记下。郑玉香跑过来,用一种央求的口气说,行了,老哥,你这样,我承受不起的。
  我问服务员,几个菜了?服务员说,有十几个了。我说,那行,就这样吧。说罢,我又低头问两个孩子,你们坐过碰碰车吗?郑玉香说,乡下哪有碰碰车。我说,好吧,吃过饭,我们去滨江公园坐碰碰车。郑玉香说,不去。
  我还是一如既往地喝啤酒,郑玉香的公公喝不惯啤酒,就拿了一瓶半斤装的白酒,让郑玉香的老公陪着喝,郑玉香自己陪我喝啤酒。两瓶啤酒后,郑玉香脸上泛起红晕来,她说,不行了,我得去洗手间,不能陪你喝了。我说,那就不喝了吧,带孩子们去滨江公园玩玩。
  郑玉香说,不去,老哥你的恩情我领了,谢谢。
  嗯?你昨天晚上不是哭着说,要让自己的孩子和城里的孩子一样生活的吗?
  郑玉香低头沉默。我说,走吧,带孩子们开开眼界。
  就这样,我带着这一家老小,坐公交车来到滨江公园。老远就看到高高的摩天轮在转,小孩子眼尖,拉着爷爷奶奶的手,你看,你看。
  也不知道是因为本来这里就冷清呢,还是没逢上双休日,公园里的人不算多,很多游乐设施都闲着。碰碰车的场地上,竟然一个人也没有。我买了票,让郑玉香带着女儿,让她老公带着儿子去玩。她老公畏畏缩缩地说玩不了。最后是我带着他们的儿子坐在碰椪车里和郑玉香带着女儿,撞来撞去。两个孩子先前怯生生的样子没有了,非常兴奋地又叫又跳。
  后来去坐摩天轮,让爷爷奶奶带着孙儿孙女玩,我和郑玉香站在一边看。她的老公有意识地避着我们,站得远远的。
  老哥,我想和你说句话。
  嗯。
  你晚上找个宾馆,开间房吧。
  我扭头看看郑玉香,她的脸上红红的,也不知是酒晕没退,还是害羞。
  今天晚上,我想和你做爱,认认真真的那一种。
  不行。
  为什么?她有些很意外,嫌我脏是吗?
  不是。
  那为什么不行?
  不行,就是不行。
  你一定是嫌我脏。
  不是。
  就是,就是。
  郑玉香开始流泪。她一边抹泪,一边说,我昨天晚上就告诉过你,我们卖身不卖吻,从来不动感情的。这么多年,我就像是行尸走肉,面对那么多赤祼祼的男人,老的少的,胖的瘦的,在我身体里进进出出,我毫无感觉,像个木头。
  嗯?你和你男人在一起,也是这样?
  是,也就这样。郑玉香说,可我是女人,女人。你知道吗?我是女人。这么多年了,我多么希望自己能和正常女人一样,有一个自己喜欢的人,能和他一起全身心地投入,认认真真地做爱。
  郑玉香的声音有点大,我赶紧环顾四周,怕别人听见。这一看,就发现郑玉香的老公不知什么时候,站在我们身后了,我用胳膊轻轻捣了郑玉香一下,别说了,你老公在呢。
  郑玉香回头看了她老公一眼,她老公默默地走开了。郑玉香说,我以前只是觉得你是个随和的人,对我们这样的女人没有偏见。但是,从昨天晚上开始,我发现,你非常善良,而且非常有爱心。对我的公公婆婆,对我的孩子,有一种真诚的爱。
  我被郑玉香说是有点不好意思。啊哟,你真会说。现在我相信你是上过大学的了。
  别打岔,让我继续。郑玉香抹抹眼泪,我现在真的好喜欢你,我想和你有一个封闭的空间,我要吻你,和你做爱,让自己真正地做一次女人。
  我听了,不知说什么好。郑玉香摇摇我的胳膊,答应我,老哥。
  我没说话。她又摇摇我有胳膊,答应我呀。
  我想了一想,好吧,把你号码给我,晚上我打你电话。
  真的吗?你答应我了?
  答应了。把你手机号码给我吧。
  郑玉香说了一串数字,我把它们输进手机。
  老哥,现在我想吻你。
  不,你看,你公公婆婆他们过来了。
  郑玉香压根就不往那边看,踮起脚抱住我的脖子,飞快地在我嘴上嘬了一下,晚上我等你电话。
  嗯。
  ……
  但是这天晚上,我并没有按照郑玉香的要求去宾馆开房,也没有打她电话。而且,我因为担心她会到巷子口来找我,所以一直待在家里没出门。
  此后的几天,我也一直害怕郑玉香会突然出现在巷子口……其实,她一直都没有来。活了五十多年,这时候,我才发现,自己其实是一个很虚伪的人。

打赏

44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 楼主 | 埋红包
楼主发言:91次 发图:0张 | 添加到话题 |
作者:让一切随风去吧1 时间:2019-11-11 12:57:25
  二狗砸 你学坏了啊
我要评论
作者:过眼云烟风吹去 时间:2019-11-11 13:44:43
  写的不错,写失足女,却不见色情和肉欲,是社会普遍现象,说尽人间的无奈……
剩余 2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zhong89323 时间:2019-11-11 13:53:02
  你辜负了郑玉香的期望,她只是想做一次有感情的女人,你担心她会无休止的纠缠你吧,其实是你自己想多了。找她兑现承诺吧,别做缩头乌龟。
我要评论
楼主康籍 时间:2019-11-11 15:14:23
  @让一切随风去吧1 2019-11-11 12:57:25
  二狗砸 你学坏了啊
  -----------------------------
  兄台,认错人了吧?俺是三驴。哈哈哈,
剩余 2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楼主康籍 时间:2019-11-11 15:14:58
  @过眼云烟风吹去 2019-11-11 13:44:43
  写的不错,写失足女,却不见色情和肉欲,是社会普遍现象,说尽人间的无奈……
  -----------------------------
  多谢表扬。谢谢。
楼主康籍 时间:2019-11-11 15:17:21
  @zhong89323 2019-11-11 13:53:02
  你辜负了郑玉香的期望,她只是想做一次有感情的女人,你担心她会无休止的纠缠你吧,其实是你自己想多了。找她兑现承诺吧,别做缩头乌龟。
  -----------------------------
  嗯嗯嗯,批评得对,我是一个伪君子。
  • liyukun9333abc: 举报  2019-11-12 17:27:18  评论

    这个故事还是有点感人之处的,楼主的人品也值得点个赞!男人是感性动物,但像楼主这样有把持(好色而不淫)也不会去歧视一些弱势人群的做法的确体现出楼主是个有修为的男人!为你点赞!!!
我要评论
楼主康籍 时间:2019-11-11 15:18:23
  @20勃大茎深19 2019-11-11 14:16:54
  我靠,这就完了嘛。正看的起劲呢!
  -----------------------------
  既然有人喜欢看,我是不是应该把后面发生的故事再续上来?同时考虑一下怎么收费。呵呵呵。
剩余 4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奶果果啊 时间:2019-11-11 16:30:36
  我居然看得津津有味
剩余 7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看见的事 时间:2019-11-11 17:23:58
  写的有情有义。
我要评论
作者:无极限1968 时间:2019-11-11 19:40:04
  被楼主虚伪地感动了,不要吊味口啊,楼主继续。。。
我要评论
作者:不要鸡冻2019 时间:2019-11-11 20:22:33
  被感动了一下子
剩余 1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良超陶 时间:2019-11-11 20:39:51
  我也是马鞍山的。哈哈哈
我要评论
作者:猫小孩 时间:2019-11-11 20:41:19
  一声长叹。。。。。。。
我要评论
作者:huangshan555 时间:2019-11-11 21:45:59
  还有吗
我要评论
作者:一路放歌A 时间:2019-11-11 21:47:01
  拜托 有点道德好不好 又太监了!
  • 康籍: 举报  2019-11-12 12:08:20  评论

    是是是,我错了。是我小心眼,敝帚自珍,怕别人把我写的东西抄走。
我要评论
作者:海边的大汉 时间:2019-11-12 01:29:16
  好故事
我要评论
作者:开心最重要88 时间:2019-11-12 08:47:48

  作者:良超陶2Lv 8 时间:2019-11-11 20:39:51






  我也是马鞍山的。哈哈哈 哈哈哈~!我也是~!
我要评论
作者:桑甚子 时间:2019-11-12 09:15:32
  好故事,后续呢?
剩余 1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江湖里走江湖秤 时间:2019-11-12 09:23:46
  其中一个说,吹什么吹?你又不玩。
我要评论
作者:三阳开泰好运来 时间:2019-11-12 10:57:27
  有点儿意思,我也不信你没上过大学,哈哈!
  一定要继续哦
  • 康籍: 举报  2019-11-12 12:12:52  评论

    好好好,这么多人想看结局,那我一定要对得起大家。
我要评论
作者:视觉味蕾 时间:2019-11-12 12:17:46
  很多站街的人,其实很善良和单纯。有的是被感情抛弃没办法。我用红外线双模式相机晚上观察出轨几年了。出轨的大部分比站街的有心机。大部分站街都是挺可怜的。尊重人家。虽然不提倡大家去做。
  • 康籍: 举报  2019-11-12 16:54:06  评论

    谢谢您的评论。谢谢。
  • 不会消失的夜晚88: 举报  2019-11-13 15:23:32  评论

    对呀别说出轨的就是那些绿茶还有人畜无害的那种女的连站街的不如,站街的大部分是生活所迫
剩余 1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lucygood201702 时间:2019-11-12 12:55:20
  继续我就收藏了.....
  • 康籍: 举报  2019-11-12 16:54:17  评论

    我可没这个能耐。
  • 康籍: 举报  2019-11-12 16:55:35  评论

    抱歉,我是回复上面的那个“拯救失足少妇”的,我说我可没有这个能耐,不知怎么写在您的评论里了,真是对不起。
我要评论
作者:桑甚子 时间:2019-11-12 13:02:18
  谁在内心等着谁?一片相思刻成牌!
剩余 5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upcwrf2018 时间:2019-11-12 14:42:11
  故事写得挺好,
我要评论
作者:bxm9981 时间:2019-11-12 15:44:17
  好故事,情节色而不俗,符合常理,文笔很棒!!!
我要评论
作者:laughting2015 时间:2019-11-12 15:50:38
  不错
我要评论
作者:北上广深20192019 时间:2019-11-12 16:31:57
  马鞍山,滨江公园是燕子矶那儿吗?南湖公园中间有个情人岛吧
我要评论
作者:toofoo_hu 时间:2019-11-12 16:56:10
  楼主,下面还有吗?
剩余 1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lafei_1982 时间:2019-11-12 20:50:19
  尼玛,这比电视剧情节还跌宕起伏
作者:小科子2019 时间:2019-11-12 20:50:55
  坐等
作者:一路放歌A 时间:2019-11-12 21:36:11
  过来看了两次,还是没有续,算了,不等了
作者:喜多郎2016 时间:2019-11-12 23:00:06
  你个嫖客,掩饰的太好
作者:站在原点找方向 时间:2019-11-13 05:10:51
  不错
作者:桑甚子 时间:2019-11-13 08:33:22
  牵挂是一种说不出的痛。 但痛中有乐!牵挂是一种改不了的痴。但痴中有甜!真正的牵挂是一种苦苦的忍耐!真正的牵挂是一种酸酸的无奈!无奈中更有一份切切的期盼。有一个人牵挂着是幸福的!
作者:奶果果啊 时间:2019-11-13 08:58:18
  哇~楼主太懒了,都这么多天还不更
作者:特工卡其诺 时间:2019-11-13 09:42:18
  什么时候更新
作者:原鸽 时间:2019-11-13 11:03:02
  好像以前看过的一片小说,我爱上一个妓女
作者:原鸽 时间:2019-11-13 11:03:44
  @原鸽 2019-11-13 11:03:02
  好像以前看过的一片小说,我爱上一个妓女
  -----------------------------
  当然那个是青年版,现在事老年版。楼主莫怪
作者:ty_椰子姑娘0 时间:2019-11-13 11:54:42
  其实我可以理解女人对于不喜欢的人都不会同意接吻的,接吻是真心喜欢,但是做爱谁都可以做,当然大部分女人喜欢和深爱才可以
作者:赣州客家人2019 时间:2019-11-13 12:44:49
  支持继续写,人间百态!
作者:杨技师 时间:2019-11-13 13:24:05
  仙人常常出来跳动
作者:冷漠的小牛仔 时间:2019-11-13 13:41:31
  没下文了?
作者:冷漠的小牛仔 时间:2019-11-13 13:42:09
  刚静静的躺下,准备幻想一波,居然没下文了?
作者:楼主是大大傻表 时间:2019-11-13 13:48:56
  编的真好
  改行去写剧本吧 让赵薇演这个站街女
作者:wyao2008 时间:2019-11-13 14:04:54
  其实 你是伤到她了!
作者:恒鲁磊 时间:2019-11-13 14:06:03
  小红和你好上了没有到底?
作者:seejanes 时间:2019-11-13 14:32:28
  写得不错,确实能称得上经常写写东西的人。
作者:赵老8 时间:2019-11-13 15:01:55
  嗯,不错
作者:autosu 时间:2019-11-13 15:02:07
  继续呀楼主
作者:amon_luo 时间:2019-11-13 15:06:49
  马克
作者:虎啸山林liu 时间:2019-11-13 15:26:58
  先看看,估计过两天就回被封掉了
作者:YIUMIN 时间:2019-11-13 15:27:37
  没了
作者:滨海之窗2015 时间:2019-11-13 15:53:31
  只是一个小说,你们还都当真了哈哈。。

  我敢说全天底下就没有一个小红这一类型的妓女。婊子无情小人无义,古人总结了几千年的话不会有错的。
  • 恒河之魂: 举报  2019-11-13 23:23:16  评论

    还别说还真的有,没有遇见不代表不存在。当然她们毕竟堕落,我们又何尝不堕落。太多嘴硬的人在刀架脖子以及饿3天的时候真面目有多丑陋可以想像。
  • 性哥2014: 举报  2019-11-14 09:11:47  评论

    这样的女人其实很多,随便给她们帮几个小忙,就会一直想着你。
剩余 2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topxin 时间:2019-11-13 15:57:29
  占个位子先。
作者:xiongbw1209 时间:2019-11-13 16:14:52
  老兄,你辜负了她的期望,她只是想做一次有感情的女人,成全人家又如何?!
我要评论
作者:来自冥王星的猴子 时间:2019-11-13 16:20:41
  就这样结束了挺好,留个悬念
作者:ty_YJ310 时间:2019-11-13 16:22:03
  原创?
作者:七晖七晖 时间:2019-11-13 16:29:04
  啥年代了,还写家穷上不起学这个话题,完全跟现实不搭调,国家支持贷款上学都多少年了,上学期间还有贫困奖学金,励志奖学金,再在学校做点勤工俭学进本生活费都足够,灵活点的到外面做家教什么的能过得不错,毕业后3年开始分期还贷款,多少贫困学子都是靠着大概这个途径完成学业,你现在写站街女大学辍学,你这样的小说能火就怪。
  时代不同了,想写小说得有时代嗅觉,像你这样套个站街女牌子又写不出风骚味的,连看客都对不起,中国百年大变局关口上,好好写点积极向上的,起码跟时代比较相合。
  • 猫小孩: 举报  2019-11-13 17:19:55  评论

    不上学,就是家里的劳动力,能为家里挣钱。奖学金、补助不是每个贫困生都能拿到的,至于勤工俭学的收入真的支持不了学校的开销。
  • 七晖七晖: 举报  2019-11-13 18:08:24  评论

    评论 猫小孩:你是哪里的啊,广东高校我是了解的,名额是足够的,基本还会有名额多的情况,奖学金一般分好几种,国家励志奖学金,这个是只有很少人能拿到的,补助基本是家庭有困难都能申请得到,勤工俭学一个月4、5百,加上补助一个月300,贫困生一个月800能过了。那些出去家教什么的,平常生活费就更
剩余 16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一凡非凡 时间:2019-11-13 16:30:54
  我知道后面结局,隔天楼主忍不住给了电话郑玉香。来到酒店,正当干柴烈火,天雷勾地动之后,一个五十上下的男人从床底钻了出来,拿起电视机后面的视频头。勾这条大鱼也太久了,幸好猫还是吃腥的。公了,私了你挑。公了就是强奸,私了我们慢慢谈。
我要评论
作者:chuanzhi1234 时间:2019-11-13 16:32:33
  过分了,是个人都有情感,站街女也有,她们也有自尊的,可以玩弄她们身体,不要玩弄她们感情,人总要给自己找个宁静而干净的避风港。
作者:真龙癫子 时间:2019-11-13 16:58:30
  中国第二个诺贝尔文学奖就靠楼主了,楼主有这个潜质,加油!看好你!
作者:明天好像有雨 时间:2019-11-13 18:31:57
  mark一下
作者:xy504358 时间:2019-11-13 20:05:43
  请继续
作者:huangshan555 时间:2019-11-13 20:10:33
  jihao
我要评论
作者:ty_115614820 时间:2019-11-13 21:58:32
  写的不错
作者:ty_Laughing 时间:2019-11-13 22:24:18
  不错
作者:水蓝长岛冰茶 时间:2019-11-13 22:25:08
  有点意林和读者的文风,您果然和编辑们是朋友:)
作者:在0投资项目 时间:2019-11-13 22:40:29
  加油
作者:方便面2016 时间:2019-11-13 23:18:58
  马克
作者:东方雨果 时间:2019-11-13 23:24:26
  楼主加油不要断!期待下文!
作者:无极限1968 时间:2019-11-13 23:26:29
  楼主,太磨叽了,大家还在等你更新呢。。。
作者:H61172 时间:2019-11-13 23:33:49
  人无横财不富,马无夜草不肥,平台放水中,只要不贪包赢,每天可破万最高可达3到4万,但是心不要太贪,见好就收,赶快添加客服微信(H61172)
作者:不敢当不敢当 时间:2019-11-14 00:00:42
  我的罪孽诚然是逃脱不了的,而她的怨恨始终也不能消除,乃至生生世世、常为恶缘而纠缠不休,连累子子孙孙都受其惨报。片刻的欢娱有限,多生多世的罪业恶报无穷。总的来说,都是由于我们把虚妄的水月镜花当作了真实,沉溺于无边欲海。其实风流孽债,大可不必欠下。一定要看得破,才能忍得过;若是忍不过,那还是因为看不破。若一时无法照破色欲本空,可以把别人的妻子女儿,当作自己的眷属看:年纪老的,看作是自己的母亲,年纪大的就是姐姐,年少的,就是自己的妹妹或女儿,如此,邪淫恶心就不会生起了
我要评论
作者:流云AAAAA 时间:2019-11-14 00:06:27
  怎样可以看到全文啊?
作者:猴子搬来的豆饼 时间:2019-11-14 03:46:32
  真心写的不错??
作者:猴子搬来的豆饼 时间:2019-11-14 03:47:41
  哎吗!明明是竖大拇指,怎么就变成了问号
我要评论
作者:我是良民啊啊啊啊 时间:2019-11-14 04:57:57
  文采不错,是个文坛混子。
作者:03923325226 时间:2019-11-14 06:34:03
  马克
作者:人随风过2015 时间:2019-11-14 07:00:27
  是文化人,写的真好,像名作家的文笔
作者:小富婆2018 时间:2019-11-14 07:34:35
  楼主的文笔细腻,文章中人物丰满,形象鲜活,让我对站街女有了新的认识
作者:老猫批八字 时间:2019-11-14 07:45:11
  写的真好,像名作家的文笔
作者:老猫批八字 时间:2019-11-14 07:45:18
  写的真好,像名作家的文笔
作者:老猫批八字 时间:2019-11-14 07:45:34
  写的真好,像名作家的文笔
作者:伤心的妹妹捞 时间:2019-11-14 07:54:48
  楼主,这么长时间你都没更,过份了啊!!
作者:我是一位皮具工匠 时间:2019-11-14 07:59:17
  不错????
作者:20sn 时间:2019-11-14 08:02:53
  @chuanzhi1234 2019-11-13 16:32:33
  过分了,是个人都有情感,站街女也有,她们也有自尊的,可以玩弄她们身体,不要玩弄她们感情,人总要给自己找个宁静而干净的避风港。
  -----------------------------
  出点力气打工赚钱也很容易的年代,选择干这个就是懒惰,还有思想已经扭曲了。玩够了嫁给老实男人,也是玩弄老实男人的感情呀,这都是有报应的。很多事情一旦干过,这个人就毁了
作者:人间凡人 时间:2019-11-14 08:23:36
  有点意思,继续写呀,来个续集。
作者:Titoli李 时间:2019-11-14 08:25:46
  老哥,你又是一费小弟
作者:basa333333 时间:2019-11-14 08:28:12
作者:javenF 时间:2019-11-14 08:40:11
  现在的文人真会体验生活啊。
作者:北风呼呼的飘 时间:2019-11-14 08:40:35
  看了一些,以为是长篇小说,停了;看看到结尾也不长,再看看吧,唉,每个人都有着不同的人生,又停了;小红怎么叫郑玉香了?反正要看完了,索性全看完吧。看了三次,总算看完了。
  小编,牛!
作者:再也不相信鬼 时间:2019-11-14 08:42:21
  我日啊 你这个准嫖客写的东东我居然一口气看完了
  但是我只能承认,你写的很好,文采 好 构思好
作者:狼魂2019 时间:2019-11-14 08:47:25
  写的不错
作者:安塞腰鼓烟尘里 时间:2019-11-14 08:53:00
  太真实了,所以看完觉得心情很沉重。
使用“←”“→”快捷翻页 上页 1 2 35 下页  到页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