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兄弟叫顺溜》之 刀·静·杀(转载)

楼主:灵芝山丹丹 时间:2009-06-22 11:42:00 点击:553 回复:0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刀·静·杀
  
  如果去看过七哥博客相册,我想可能都会对这三个字有一点印象。是的,这是他博客相册中《常隆基》三张剧照的题头。
  
  这三个字无论单放还是组合起来,都非常有意境,偏点江湖空灵风格。
  
  在还没有看过《常隆基》的时候,我曾经被它们略略误导过对角色个性和影片风格的理解,直到看到成片之后才明白,原来那不过只是对应三张照片中造型而来的文字,而非剧中人物的感觉。而当我决定要写陈大雷的时候,这久违了的三个字忽然一下跃入我的脑海中,中邪一般不能撇去,直到看到第四集开头那场拼刀,于是忽而恍然。
  
  记得去年《顺溜》第一期片花和简单剧情刚刚公布出来之时,有不少人--包括我自己在内,都会暗自嘀咕:哎,这陈大雷跟三营长说话的口吻表情和姿势动作,怎么还是这么的老七呢?
  
  我想,即使到现在,《顺溜》已经播放了5集,大致故事走向和人物个性脉络都已见清晰的时候,还是会有人嘀咕:好像没有多大突破啊。
  
  是啊,都是军人,从高城到迷龙再到陈大雷,都走的是军旅硬汉豪迈昂扬这个戏路,改不了的容貌肢体,改不了的东北口音,要想在一瞥之下把不同的角色人物区别开来似乎不太容易。可是仔细想想,真的是没有突破吗?真的是很相似吗?
  
  那还是在《顺溜》拍摄期间,七哥曾将一段手机拍摄的拼刀的视频作为礼物发到了贴吧,作为视频小编,我发的时候比较狗血地将其取名为《猎猎长风试战刀》。也许我对文字太过敏感吧,虽然自己还曾为该名自得过,但其实始终觉得稍嫌不妥:陈大雷,他趁手的会是一把战刀吗?
  
  可能在很多人眼中,刀就是刀,也许分个长刀短刀,但战刀大刀或者切菜刀有什么特别的区别?不都是利器吗?
  
  是啊,都是利器。可是利器有利器的风格,利器有利器的个性。如果是高城,他上战场偏爱的才是战刀,因为他自己本身就带有有那种修长利刃的质感,军中文青的气质在他骄傲昂然的外表之下若隐若现,他的伤害程度是凌厉而锋利的;陈大雷则不同,他的刀是一把沉甸甸的大砍刀,双手紧握,气势逼人,刚硬又迅猛。
  
  如此,不知能否体会到二者的不同呢?
  
  是啊,陈大雷不是高城,就算他荣升六分区司令员,他也没有那么高的文化水准,读读萨特喊喊地狱什么的。文书说他夸起人来像骂人,可那种打击力度不是撕心裂肺的,依然带着钝感,势大力沉,嗵的一声砸在心口半天喘不过气来。
  
  从第一集初出现,这位六分区新上任的司令员就带有几分喜剧色彩,钢盔、皮靴、双枪、皮夹克、大洋马,身后跟一队警卫员,拽得跟二五八万似的,吹牛跟唱戏似的。说话提着嗓门,喊得比谁都响亮。哐当一声被自己的部下一枪掀下马来,那气急败坏的脸色,真够几百个人看半拉月的了。
  
  于是有人不习惯了:没见过这么得瑟,这么鲁莽,这么粗拉拉的指挥员。
  
  可不知有没有人记住他在三营长面前眉飞色舞张牙舞爪夸夸其谈自我赞叹一番之后,正色说的那些话?
  
  “我早说过,在我的部队里,所有的兵都是好兵!战士要出现任何问题了,根源就在干部身上,尤其是你们连营长身上。”
  
  “首先,这事故怎么发生的?你选伏击地点是怎么选的?情报怎么来的?伏击小组谁负责?意外情况怎么处置?”
  
  “说来说去,还是你这窝囊营长失职,你的兵战场素质差,遇到什么事,紧张,走火!”
  
  是的,被自己部下开瓢,这不是一件光荣的事儿,让别的分区司令员们刚刚笑歪了的嘴巴一下又笑正过来,这对于一向“自高自大”的陈大雷来说,真是面子丢尽。可面子归面子,发泄归发泄,他训斥三营长的目的真的只是恼羞成怒吗?
  
  不,别看轻了六分区陈司令员的心思和用意,别低估了这个豪迈到不拘小节的军人内心深处的智慧和细腻。
  
  从首播到目前为止,似乎好多人都在回味好笑的可爱的台词和带些夸张和喜剧效果的肢体动作。
  
  好吧好吧,我承认,从第一集到现在,陈司令员这个角色并不是完美得就挑不出什么错的。记得以前七哥的博客和采访都说过,说宝强拍顺溜的时候荷尔蒙太多,精力很旺盛。可从前三集来看,宝强是在往常朴实纯拙的风格中增加了倔强和不驯服的个性,台词、动作不算太多,起伏也不算大,打了鸡血的却是那制造了无数笑料的司令员、三营长和文书。我深深怀疑演这几场戏的时候,村长是含着润喉片上场的,许多台词都用喊的,表情和肢体语言极其丰富。
  
  可即便制造出很高亢很兴奋的一种状态,台词量也大的惊人,还是掩饰不了“陈司令”身心的某种其实只是属于张国强的疲惫,也许迷龙真的消耗的太多,即使这位司令员脸上的小笼包又鼓起来了,腰身也横起来了---对不起,那其实只是为了做一个“将军肚”而缠了一层护腰---,可眼角的皱纹也堆起来了,嘴唇始终缺乏血色,说某些台词的时候会有停滞感,不是磕巴,而是停滞感,仿佛突然一下思维卡壳,赶紧去回忆一样。
  
  陈大雷,从一开始就以一种动静极大的动态出现在观众眼前。
  
  他似乎就是这样一种人,说话高声大气,牛皮哄哄,得意忘形,跟部下上级都不分大小胡闹一番,没头脑,多动症,始终喧哗的如同一台呼啸的火车头一般。
  
  可是……
  我得说……
  我爱听那旁白。
  我爱听那陈大雷那低低的,平静的,蕴含着深情的,情绪却控制得如一面湖水般娓娓道来的旁白。
  
  
  我们亲爱的滚滚216直到今天晚上仍不相信那旁白是七哥的声音,她的理由是这未免说的太没东北味、情绪控制得太严密了吧。我告诉她以后出门别说她是七哥吧的老兵,省的被我们掐死。她于是回我一封短信:“那你告诉七哥,他的声音太好听了!”
  
  是的,作为话剧演员出身,七哥的声音很好听,上下通透,台词功底也很强。可这也许只是充分而非必要的硬件装备,因为好的旁白,能拨动观众心弦的旁白,未必一定声音好听、如播音员一样字正腔圆,比如三多的旁白,那是《士兵突击》永不能分割的情感的一部分。关键的关键,只是在于这旁白的人是否进入角色,是否带着感情。
  
  也许有人会奇怪,陈大雷在观众们眼前是这样轰动而喧闹的人,他的旁白却为何如此平静而低沉?
  
  我想,随着剧情的深入大家也许就能明了:陈大雷。他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他在叙述一个故事,在回忆一段经历,也在述说他自己内心的真实世界。不管他外表表现的多么的热闹和豪迈,他的心却在着低低的叙述中呈现一种沉静而通透的状态,沉在一起飞扬的狂沙和漫天的硝烟之下,充满感情地看着这个世界,爱着、理解着他身边每一个兵。
  
  如果你读懂了他低低的细语,也许你就能明白他的张扬、狡猾、热闹、牛皮……他那些似乎不可能发生在一位高级军事长官身上的神经兮兮的事情和做派是为了什么。
  
  记得初看剧本的时候,我曾很疑惑:为什么小黄庄战斗最后,陈大雷在已知一分区救援到达,自己手下又围住两名日军,我众敌寡的情况下,要去跟日军拼刀?两名日军已经成为瓮中之鳖,拼不拼刀都是个死,这不是有些以多欺少,胜之不武吗?
  
  而等终于看到成片的时候,我突然恍然:“这不过又是陈司令员为身边众多士兵们上的一堂心里战术课。”
  
  拼刀的时候,他依旧那么喧哗,花里胡哨地招着所有人的视线,一会儿拿出钢笔,一会儿闪这边,一会儿闪那边,一会儿大声招呼士兵们注意这个注意那个……他可能确实有想法好好戏弄戏弄日本人,但他所表达的真实意图,其实只有一个,那就是要让他的士兵们好好地看着,看着他如何打败日本鬼子,让他们感到骄傲,奋勇拼搏,不再畏惧。
  
  非常喜欢看拼刀的那一段,尤其是司令员反守为攻的那两招。不过仅仅30秒的出击,展现给我们的却仿佛是这个叫陈大雷的男人的整个内心世界。也许当他说出那句:“该我的了!”之后,他就放下了他所背负的责任、重任,放下了他司令员的身份,放开了他身边所有士兵的目光,真正变回了他自己。
  
  那份骁勇、野性和咄咄逼人的杀气,那一刀劈断鬼子军刀时干净利落的狂傲、强大的实力和那突然闪现的刻骨的仇恨和野兽般犀利的眼神……
  
  只是这突然的爆发如岩浆般喷涌而出之后,他又马上强迫自己冷却,不自觉地皱起了眉头,安静而厌倦地等着那鬼子倒地,在他的士兵们的欢呼声中,指着鬼子的尸体,依然皱紧了那张脸,带着明显的倦怠,平静地说:
  
  “只要你们是英雄,他就是狗熊!”
  
  很多人都会说:不杀,这,就是,和平。
  
  可被侵略和杀戮卷入战争漩涡的人们所渴望的和平太过遥远,放下武器只能任人宰割,让敌人指着自己的尸体说:“看,这就是奴隶。”
  
  所以,以暴治暴,比敌人更强大,用不断的牺牲换取胜利才有可能来赢来和平。
  
  而战争,又是一件多么令人厌恶的事情。
  
  刀·静·杀,他的内心和命运,由他自己掌握。
  
  
  作者:狼小牙的主人森2009-6-22 03:01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楼主 | 埋红包
楼主发言:1次 发图:0张 | 添加到话题 |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