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牌杀手》来自导演的装逼,玩弄观众的恶趣味(转载)

楼主:ty_冰雪美人885 时间:2018-06-15 09:48:23 点击:278 回复:1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无聊的时候刷朋友圈被安利的一部电影,拉着女友看完了。说说她的观影体验,60分钟的电影只在裴恩的老婆安琪拉被不明身份的面具男杀死的时候来了尿点,对就是这儿

  上厕所回来还抱怨我不肯往回调进度条,把我胳膊拧巴红了才出了气继续安静看电影。

  没错,我就是来秀恩爱的。开玩笑,其实要来说说这部片子。

  既然别人都在说这片快节奏的剧情,我就来分析一下这个片子的镜头与剪辑对剧情的支撑和功劳。

  虽然很多人说这片的亮点是全程无尿点的快节奏剧情,但是我却想分析一下这个片子的镜头与剪辑对剧情的支撑和功劳。

  电影画面是三维的空间在二维平面上的投影。三维的空间加入时间这一元素后,形成了场景,而场景和场景按照一定次序进行组合,即“镜头”,说白了镜头的意义便是画面在时间轴上的连接。《王牌杀手》的导演对于镜头的呈现,有一种在时间轴上随便玩玩的游刃有余。

  首先,关于一镜定调。

  很多人以为电影的魅力便在于镜头的拼接,通过镜头组接的障眼法来使电影来源于现实却能比现实表达更多。确实,拼接如同画框一样,可以把不同元素糅合,只挑选并组合最需要的来表达极致,但是与”画框“相对的,窗户式的表达——长镜头,如果同样能表达出很多信息,才真的是见功底。

  电影一开始,导演就用了一个运动长镜头,跟随完成一单杀人任务的顶级杀手裴恩走进了“绅士酒馆”。在这个仅有十七秒的长镜头中,我们看到了五彩的灯光摇曳,走出酒馆的黑衣男子们行色匆匆,头戴礼帽的绅士们点了酒喝还拿到了这个酒馆给的金币。一个镜头就交代了“绅士酒馆”这个召集了全国顶尖杀手拿钱杀人的杀手俱乐部,表面上是怎样的上流社会,体面无比,这个镜头,也用一种无声却准确的表达,奠定了《王牌杀手》整个片子的基调。

  

  其次,关于画外空间。

  《王牌杀手》的导演有一种营造画外空间的能力。裴恩去暗杀金大佬时,一个服务员小哥推着酒水车走在走廊上,神出鬼没的裴恩冒出,一把掳走了小哥,画面里只剩下一辆因为主人刚刚松手还有些摇摇晃晃的酒水车,可是声音却是小哥的闷哼声,观众仅凭视觉内的一辆酒水车,完全能想象出小哥被裴恩给打晕或者杀死了。这种画外空间的营造,不仅拓展了画面空间,丰富了画面信息量,还增强屏幕空间真实感、立体感,更加重要的是可以激发观众的想象力,增强叙事的戏剧性,观影趣味性体验得到了满足。

  

  第三,关于空间蒙太奇。

  导演擅长以空间做轴,比如将裴恩执行不同杀人订单的镜头快速组接在一起,通过镜头的组接实现了时空的再造,短短几秒便交代了裴恩的顶级杀手生活。
  利用空间蒙太奇的手法,影片省去了冗长的赘述,通过刺激的视觉与充满快感的节奏,就表达出裴恩在遇到自己的女儿小蛮之前,过得是一种刀口舔血,杀人不眨眼的冷血生活。

  


  最后,导演还有一种隐藏技能,就是擅长用运动镜头和固定镜头的“反其道”用法,把观众的情绪玩弄于鼓掌之间。

  

  裴恩执行杀人任务或者肉搏、枪战时,经常使用一种非固定镜头,观众虽然身在画面之外,却跟随着这些运动镜头产生一种我好像跟着裴恩在执行杀手任务的紧张感。

  从这一点来说,导演和诺兰的观点有点不谋而合。

  诺兰曾表达:“什么最能触动观众?对我来说,是肉体性,是置身其中。”可能就是出于这种偏好,《敦刻尔克》才会在影片的开端,没有背景没有交代,影片的第一个镜头就将观众拉入了战场。而在《王牌杀手》这个电影里,将观众拉入画面是断断续续的。

  在导演需要的时候,比如下面这段裴恩要潜伏进森严的高级黑帮所在的酒店,导演就开始玩心大起,镜头忽然改成了一种“身后人”视角运动着,让观众感到自己尾随着裴恩在执行潜伏任务,佩恩在拐角撞上花衬衣男子时,看的人都忍不住跟着屏住呼吸。
  在不断把观众拉入画面的非固定镜头中间,导演反其道而行,越是要让观众感受到主角裴恩情绪剧烈变化的时刻,越要切换成固定镜头,拍成一种情绪患了病疫需要被隔离的状态。

  侯孝贤的固定镜头充分发挥着窗户的作用,用一种静止的凝视来呈现生活化。王家卫的固定镜头则是《时尚芭莎》摄影师手中的高档相机,画面如同脂粉修饰下严丝合缝没有死角的明星,被称作最精致的“摆拍”,是造型的艺术。而黑泽明的固定镜头却时常用于人物对峙的构图中,明明是静态,却积蓄一种动态的力量,这种杀戮一线的静态反而给人更加强烈的紧张感。

  所以固定镜头丝在不同导演的手中,往往能编成不同的花。

  《王牌杀手》的导演就喜欢用固定镜头给人一种情绪的空间,甚至还带着点思考的拷问。

  

  裴恩和金少在打斗的过程中,始终用非固定镜头把观众放在裴恩和金少身边,让人跟着心跳加速血脉喷张。但当裴恩被金少制服、折磨、一层层剖开内心、痛苦无比的时候,导演就会切换到固定镜头,将观众抽离出来,让裴恩一个人在镜头里不安、无奈、绝望、挣扎。

  看到这的时候,我都有一种“这是什么”的疑问,明明是电影最精彩的部分,却大胆的打破观众深陷其中的连贯感,把感同身受的观众推出来。

  不得不说,导演这种非固定镜头和固定镜头反着用的做法,透露着导演本人的一种恶趣味,和角色开玩笑,把观众的情绪玩弄在鼓掌之间的恶趣味。

  不过以上种种,倒是像来自导演的装逼,不免有炫技的嫌疑,但不得不承认的是,这种装逼是成功的,至少导演对镜头的随意使用让这个本来就无尿点的故事更加精彩了。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 楼主
楼主发言:1次 发图:5张 | 更多 |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