宽宥是疗救歧视与仇恨的良药 ——观电影《叶问4》

楼主:陈士同 时间:2020-02-14 20:18:34 点击:142 回复:0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叶问》系列电影基本上都看过,把几部串连在一起可以看出,影片主要是围绕主人公叶问的生平事迹,选取不同的视角以表现人物的品格。当然,人物所表现出来精神品质,不仅仅是个体生命的,更带有一种超出个体价值的,一个国民应该具有的可贵品质。从电影镜头撷取角度和塑造人物的方式看,时间的顺序是表层的线索,人物性格的刻画和品行的揭示则是深隐的主轴。不同的历史时期,国运苍生不同的境遇。身处时代洪流之中,独善其身者大有人在,但是真正如愿以偿者寥寥无几。
  没有国哪有家,皮之不存毛将焉附,正是有了这种清醒的认知,在国难当头、民族危亡之际,才涌现出一批批舍生忘死的仁人志士,他们铁肩担道义,勇往直前,视死如归。这种精神和气节的书写,不仅仅有现实生活的真实表达,也有艺术世界的委婉呈现。电影《叶问》就是以叶问为叙事的主角,选取叶问在不同时期所做的事情,从不同的层面表现他的精神品质。不论是生活中处理与熟悉的人和不熟悉的关系,还是在社会上处理社会事务的关系,亦或是处理关乎国家和民族尊严的问题,叶问以一位武者的大义担当诠释了“仁者担道义”的真意。
  沦为英殖民地的香港,是冒险家的乐园,是穷苦人的地狱。鱼龙混杂,帮派林立,砍杀频仍。土著的香港人,到香港捞金的外国人,加上从内地偷渡的大陆仔,“三足鼎立”。而在帮派角逐,争霸天下的明争暗斗中,处于底层者始终成为被碾压的对象,是最大的牺牲者。求生本能的驱使,有剥削和压榨,就少不了不屈不挠的抗争。刀光剑影,血流成河成为旧社会香港生活的真实写照。习武之人,武德为上。一代宗师本没有什么宏阔高远的目标,只是在自己的武术世界里习武以强身健体,教授弟子以养家糊口。但是,就是这样简单而朴实的愿望,在当时的香港也很难实现。武术门派的相轻,十里洋场洋人的傲慢与偏见,帮会的打压,在这样的生存环境中,个人想安安稳稳地过平平淡淡的生活只能是奢望。于是,为了生存,为了生活,为了尊严,叶问开启漫长的以武会友、以武制敌、以武 “灭洋”的征战打伐的征程。
  《叶问4》作为系列影片的终结篇,反映的是叶问在生命最后阶段的生活。只是时间已经从解放前进入解放后,不过香港依然是离家漂泊的孩子。而从故事发生的主体看,香港不再是主战场,美国的唐人街成为叙述故事的主阵地。时代不同,国家在世界舞台所处的位置不同,国民的身份地位也就随之发生改变。但是,一种固化思维的存在积习难改。这种根深蒂固的思维不仅表现在外国人对中国人方面,也同样存在于同胞之间。从旧社会一路走来,歧视打压、傲慢与偏见成为人与人之间,各个民族之间横亘的一道隐形的厚障壁。纵使时间的长河如何涤荡,也不会坍塌,更难消逝,即使进入新社会、新时代也依然存在。从电影反映的内容看,两个主题的讨论成为公众反思的焦点:家庭中孩子的教育问题和国民在面对受欺受辱该如何去做。
  身患癌症的叶问接到儿子阿正所在学校校长的电话,急匆匆赶往学校得到的是儿子因经常与学生打架而被开除的结果。作为父亲,叶问希望儿子能够好好读书,能够过上体面的生活。可是,生性好动的阿正偏偏不喜欢读书,对武术却痴迷有加。对儿子的厌学好武,叶问是不能接受的。当得知自己得了不治之症之后,叶问必须在离世之前解决好儿子上学的问题。既然香港无法上学,叶问只好把孩子送往美国,以求儿子在那里得到更好的教育。国弱受人歧,民贫遭人欺。积贫积弱的时代,香港人想融入美国社会,特别是主流社会,“难于上青天”。港仔要在美国有合法的居住权,也要经历几番周折。叶问满怀希望前往美国,为儿子寻找求学的门路,困难远远超出自己的设想。虽然有好心朋友的帮助,但一次次都是以吃闭门羹而结束。情非得已,最后只能把希望寄托在华人总会会长的身上。同为异乡人,本应该全力以赴。可是,由于叶问的徒弟李小龙在美国教授外国人学习中国武术,破坏了武术界的规矩,所以大有得而诛之而后快的架势。弟子“大逆不道”,自然是师傅“教徒无方”。这样,武林中人把对李小龙的怨气都转嫁到叶问的身上。面对叶问的谦恭,一群所谓崇尚武德的武林人士不是以宽容谦和相待,而是充满着怨恨与歧视。
  无果而终的叶问继续为一张介绍信奔波,而美国社会轻华排华的势力也甚嚣尘上。美国人先天的白人至上的优越感,让他们很难把其他民族放在眼中。这种优越感不仅在成年人骨髓里,在孩子的身上也普遍存在。华人总会会长的女儿在当地的学校因舞蹈出色被推为学生干部。这原本是很正常的事情,可是这件事美国学生是不能接受的。歧视,恶语相向的挑衅,直至最后的群殴。危难时候叶问的出手相救,才让会长女儿没有受到太大的伤害。不过,这件事为后来各种矛盾的激化埋下危机。美国移民局的不断挑事,美国军营中特种兵对中国武术、中国人的蔑视,一股逆流愈演愈烈。于是,为了维护中华武术的尊严,李小龙的驯“兽”,让不可一世的西方人对中国武术竖起了大拇指;而美国特种兵对唐人街华人总会中各大中国武术门派的清洗,让那些各自为大的武林人士颜面尽失;会长为了维护中国武术的尊严与特种兵的一决胜负,以会长的失败而告终;军营里李小龙的徒弟为了维护中国功夫的荣誉,与特种兵以死相搏。一次次的失败,一个个血淋淋的现场,叶问真切地感受到华人在美国社会的生存境遇。而会长为达成自己的心愿却不顾女儿的兴趣逼迫孩子学习自己不喜欢的东西的事情,加上与孩子相处时言语的交流,再想想自己违背儿子的意愿所做的事情,让叶问深深意识到自己对儿子的教育存在的问题。
  心结打开,电话这边是寻常严苛的父亲对孩子一声郑重的道歉,电话那边是叛逆的儿子深切的悲戚。家事已了,剩下的就是对国家民族和武术尊严的捍卫。在不设任何条件的情况下,叶问与特种兵的较量在军营上演。没有特效的渲染,是招招见肉出血的殊死比拼。两个人的较量不仅仅是为了维护武术的荣誉,更是为国家和民族而战。随着特种兵被第一时间送往医院抢救,叶问短暂的美国之行也将画上休止符。当一张迟到的介绍信摆在叶问面前时,叶问一句轻描淡写的“其实,美国的月亮并不比中国圆”,给出了最终的答案。
  一部传统题材的影片,放在当下,向世人提出许多值得深思的问题。父母对孩子的教育该投注什么样的心理期许,是顺意孩子的天性,还是为了达成自己的心愿,会长与叶问所经历的给出了很好的启示;人与人之间当以什么样的方式相待,是壁垒横亘,还是向善融洽。选择的方式不同,生活的体验就不同。如果没有同胞间的门第相轻,叶问不可能遭受波折;如果始终沉浸在偏见与怨恨之中,叶问与各大武术门派、叶问与会长,李小龙与各大门派、李小龙与外国武术界就不可能达成和解。多一份宽容,就可以化干戈为玉帛,世界也就多了更多的暖色调。(安徽省皖西经济技术学校 陈士同)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 楼主 | 埋红包
楼主发言:1次 发图:0张 | 添加到话题 |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