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 影评 《用梦的解析法探讨《野兽之尾》之“隐晦的露骨》

楼主:tntczcz 时间:2020-06-02 12:05:35 点击:452 回复:0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用梦的解析法探讨《野兽之尾》之“隐晦的露骨”

  近几日看了韩国片《野兽之尾》,故事讲述的是一个少女孕妇坐出租车去医院堕胎,路上经过一块荒芜贫瘠的平原,一个破败的鸟无人烟的村庄,一个奇怪的少年搭车后开始倒数读数,并说出少女和司机的各种心思和隐私,最后突然消失,车子抛锚,少女在找寻司机过程中遇到弃狗少年,时尚男女和中年村男,从而展开的一系列荒诞且“真实”的事件。
  网上评价很差,跟帖都说是垃圾片,看不懂,导演脑残,粗制滥造的低成本片,再次我要替本片及导演伸冤,可以说这是近年来难得好片中的好片,对我而言这本片子简直神作。无论片子目测有多无厘头,多不靠谱,而其表达的中心就一个:堕胎的痛苦。作品利用意识流的表达,以及梦的现实性来描画一个受孕的女人堕胎的历程,更突显了其深刻的教育性。下面,我将运用梦的解析法对《野兽之尾》做一个详细而完整的分析,已表明此片的价值。
  从正本片子看,这是个由梦而受启发的创作,也就是说如果将整个剧情看做女主人公的一个梦,这样情节中很多不合理和扭曲性就得到了解释。梦的大场景是一块荒芜,人烟稀少的村庄,整个大环境在剧中被称作“胎灵服务区”,“胎灵”一词应是音译,因为韩语发育确实可以读作“泰林”(这是本片另一版本的音译翻译),而对这个词语的翻译简直就是一个直通主题的钥匙——“胎灵”——“胎儿的灵魂”。这是个巧合,当然也是翻译者的用心之笔。的士司机这个人物的现实性很强,只不过在本片中他不仅仅是将孕妇带到“医院”,他还负责帮忙找“医生”,考虑到人物现实性,我们可以理解,为什么在的士司机将少女载到服务区后两人就再也联系不上,直到少女堕胎后两人才见面。事实上,之后所有的怪异都是基于象征现实的需要,而非现实本身的扭曲。从情节最开始司机,少女和奇怪男孩的对话开始,我们就发现这里埋伏了好几个重大悬念:奇怪男孩是谁?为什么倒数计时?为什么一到服务区后就突然没电,车子熄火?不符合常理的是,为什么用电池的手机会没电?这显然不符合物理事实。而在之后时尚男女出现后给出一个解释是,外星人搞得恶作剧。这当然只是一个过渡性的解释,导演其实不需要这样的解释,只是为了给观众留下个可能性猜测罢了。而最终观众会发现,所谓没电的“作用”在于切断联系,可以想象一下,如果一个产妇在堕胎过程中,除了和医生的沟通外,一切都是隔绝的,甚至于在深度麻痹中,唯一的沟通就是与自己的意识沟通,也就是梦。倒数计时,当然到最后大家也能理解,时间数完时孩子就消失了,也就是说成为了胎灵。在本片中,所谓胎灵如果从狭义上讲,可以理解为已死去的胎儿之灵魂,所以片子近末尾时中年村男对一个从东京来的带公文包的胖子有这样奇怪的对白:你从哪里来?东京?东京人多吗?我的解释是东京是个大城市,堕胎现象普遍,所以胎灵也多。但为什么村男开枪打死了胖子?不得而知。在本片中还有句关键性的台词,反复出现多次,那就是少女孕妇之前打电话给母亲,后来自言自语说的那句:“到服务区就安全了。”服务区意味什么?很显然,堕胎后的病人休息区。那里就是胎灵的真实所在,也是堕胎者“安息之所”。搭车的奇怪男子在和村男最后的对话中,说自己是神,当然,他洞悉一切,无所不知,他在某种意义上就是堕胎者的灵魂本身,因为胎儿和堕胎者是一体的。弃狗少年和时尚男女是过渡性人物,少年应该也是被遗弃在服务区的“胎灵”,而时尚男女不过是搭车的“性伙伴”而已,他们也在找服务区,也就意味他们也是来堕胎的。因为弃狗少年是被遗弃的胎灵,这也就解释了为什么他说自己知道到服务区的路,可又记不清楚,因为“只来过一次”。弃狗少年在初遇怀孕少女后两人到出租车上,少年从车子储物箱里翻出一个巧克力糖,留心看片会发现,这糖果是奇怪少年留下的,当时奇怪少年还对少女说,要对自己好一些,自己真心爱她之类的话,显然,他知道自己的母亲要杀死他,但他也知道这种杀害对他的母亲来说也是种深深的伤害,也许那糖果本是留给少女的。要知道,无论现实的休息区,还是所谓“胎灵服务区”都是能量缺失的地方,是贫瘠,痛苦,挣扎,饥饿的象征。梦中有几次见血的场景,第一次是在少女初遇弃狗男孩的地方,那里像是某人的家,在冰箱上少女发现一处血迹,之后就是少女被时尚女人抢去身上衣物,鞋子后寻找服务区时受伤的脚,流了不少血。一处是别人残留的血,而一处是自身的血,这个场景和象征够明白了吧,我就不解释了。接下来我们讨论下另一个关键人物——中年村男,他在整个剧本中是个服务区的导引者,在最后的邪恶动机没来临前,他一直扮演着帮助者的角色。如果按照大场景的设定,我们可以轻易判断他就象征着那个堕胎医生,在后来替少女包扎伤口时这一观点更加明确了。但我始终不敢确定他是医生的单纯象征,因为最后他的举动,意图强奸,杀人(不仅杀死胎儿,甚至还杀死胎灵,可谓十恶不赦,不知悔改),意图杀人都表明他并不单纯扮演堕胎医生的角色(尽管堕胎医生的象征应该可以用杀人犯和强奸犯来表达),因为某种意义上他还扮演着一种深沉的欲望,那是人性最为丑恶的一面。而这种欲望就像其人,外貌老实巴交,表面行着助人为乐的事情,而事实上则是魔鬼,一个善于伪装的伪善的魔鬼。在给少女包扎伤口后他提出性行为的要求,这是在剧中现实场景下最合理的发展,而在象征现实中也有其暗藏的深意,直白讲,堕胎的过程就是一次被陌生人的流血的痛苦强奸。这让我联想起时尚女,她掠夺走少女身上衣物,甚至包包的过程,看上去就像护士在手术前要求堕胎者做的事。在这个关于堕胎的灰暗之梦中,人物的关联性往往不是唯一的,并且对于人物间的事件我们也不用单一去理解,因为梦的解析法中同意一物多意的方法去解释问题,之所以梦的解释不是唯一的。在剧情中,有很多不能解释的小动作或小事件,我们不必深究,比如为什么剧中的胎灵有具体的形象,比如带着棒球帽,穿蓝色滑雪衣,大约18,9岁的奇怪男子,一个穿着米灰色羽绒服的邋遢小孩(甚至还在读小学),另一个更好玩,是从东京来的一身黑色装扮的公司员工打扮胖子。我想有着这些具体的色彩,年龄,职业的“胎灵”不必深究其各种设定的理由,只要想象他们也是人,在另一个世界生活而已。另外,为什么在无电的情况下用通话器能和少女做沟通,仅仅和少女而非他人,我们试想堕胎过程中,胎儿并未完全死亡,所以那时的孩子和母亲是可以做沟通的,当然他只会和自己的母亲做沟通。这种沟通,我们很容易将之误认为是母亲自个儿的幻想,比如幻听幻视之类,姑且是吧,这并不妨碍我们对主题的理解,毕竟在梦中,一切现实都是道具,一切都是形式,他所想反映的和象征的才是真实。
  如上所诉种种,归纳而言,都是导演精心设计的心理符号,用来破解整个堕胎的痛苦之旅程。有网友评论说从剧中看出人生,我认为片子还不至于那么深刻,导演仅仅是给我们描画了一副堕胎者的地狱图,就像但丁描画的人生地狱图一样,他用色彩和画面给我们一个“真实”的堕胎的黑暗领域,倡导我们不要涉足,仅此而已。在此,我对堕过胎的女人深表同情,毕竟都是去鬼门关去转过的人啊!感谢导演,感谢原作作者(尽管很遗憾未能看到原作,可想必是本不错的意识流作品),这本作品给我很大的启示,我指在意识流创作上的梦元素和梦象征的作用在这本片子上得到淋漓尽致的发挥。我想说,在人生的课堂里能有多些这样的作品,无论为了警示教育,还是提供灵感,足以。
  2013年11月14日下午5时半完稿于家中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楼主 | 埋红包
楼主发言:1次 发图:0张 | 添加到话题 |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