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烧的金达莱--取材于抗美援朝的最后一战(1)

楼主:李冬虎 时间:2020-10-24 16:03:06 点击:0 回复:0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褚怀亚出生于一个贫苦的贫农家庭,少年时因家境贫寒,父母难以养活他,他便只身前往天津当童工,勉强维持自己的生计,还常常遭到包工头的盘剥和欺压,生活很是艰苦。


  1948年,共产党的工作队在他家乡泊头搞土改,他的家里分了房子分了地,生活有了很大的改善。褚怀亚得到这个消息后,便离开天津的那个作坊,回到家来打算务农。


  他的母亲就教育他说;共产党好,给咱们带来了新生活,你应该去参加解放军,为全国人民的解放做些事情。褚怀亚听从了母亲的劝说,便去当兵了。


  褚怀亚当兵后不久,就赶上了平津战役,他随着自己的部队投入到了解放天津的战斗中。


  1949年10月1日,新中国成立,在北京天安门举行了盛况空前的开国大典。褚怀亚所在的67军199师因在天津解放中战功卓著,有幸参加了建国阅兵仪式,接受了朱总司令的检阅,成为了67军的荣誉师。

  当褚怀亚和战友们走过天安门广场时,看到毛 、周总理等国家领导人在向他们挥手,他们的心中无比激动,由此而成为了他们生平中最为辉煌的时刻。


  抗美援朝开始后,褚怀亚和战友们都积极向上级请战,要求开赴朝鲜前线。上级领导顺应战士们的情绪,也积极向党中央毛 申请。1951年6月,党中央毛 终于批准了67军的请求,命令他们入

  朝作战。为此,67军便成为了中国人民志愿军第三批入朝作战的部队。


  在乘火车跨过鸭绿江大桥的时候,褚怀亚和战友们的心情都是难以抑制的激动,这激动的情绪中既包含着离开祖国时的留恋,又包含着即将开赴异国战场的兴奋。


  天色向晚,火车开始了夜行,那样有利于隐蔽,战士们都兴奋的难以入睡,都向窗外瞧去,暮色中他们朦胧地看到了朝鲜的山峦和森林,以及为数不多的村落。


  抵达平壤车站后,褚怀亚和战友们下了火车,开始改乘汽车,以后山路崎岖,他们又都下了汽车,开始步行,往前线开拔。天色渐亮,褚怀亚和战友们可以看清道路两旁的景致了,然而他们看到的都是烧毁的村庄、荒芜的天地,和来不及掩埋的朝鲜百姓的遗体,心中都非常气愤,有的战友忍不住骂起了美国、英国等多国部队的暴行,并发誓一定将他们赶出北朝鲜,以维护东亚地区的和平。

  多国部队的飞机不断地在他们的头顶上盘旋,并伺机投弹和俯冲射击,我军高炮部队向着天空密集开火,给予敌机以坚决打击。一些敌机被击中了,歪着翅膀,屁股冒烟,向远处斜栽了下去。褚怀亚和战友们便爆发出喜悦的欢呼声。


  离前线逐渐近了,那不间断的炮火声已然能隐隐地听到了,团部就命令指战员们暂时在路旁的林子里休息,等待后面的部队,随后集结待命。

  褚怀亚和战友们便都进了林子,先将枪炮擦好,又都子弹上膛,暂时关了保险机。随后,解开干粮袋,又打开军用水壶的盖子,围坐小餐。

  由于连日来行军疲劳,吃完饭后,褚怀亚和战友们便都靠在树根,或者山壁上打盹儿。


  过了一个多小时,他们都休息过来了,后面的部队也都聚集的差不多了,团部又下达了命令:向一线阵地进发,接替友军。褚怀亚和战友们呼拉拉地站起身来,随后列好队伍,便向着一线阵地进发了。


  那炮火之声越来越响亮,也越来越猛烈了,褚怀亚和战友们的心里都感到紧张,可看到路边上有女兵们在不住地打快板,鼓舞着他们,他们的紧张情绪稍稍舒缓,前进的脚步就加快了。


  很快进入了金城西南方向的602.2高地,那里的友军伤亡很大,原先一个连的建制已不足三十人了,许多都挂了伤,但依然在坚守着,

  当他们看到上来后备军了,都有说不出的喜悦。褚怀亚和战友们便让他们退下休息,由他们来接替阵地,他们却都不肯,依然坚持战斗。


  趁着敌人在山下喘息之机,那些友军的指战员就给后续部队传授战斗经验,并告诉他们敌军的弱点。


  敌机机群又飞上来了,乌压压的一大片,后面的我军高炮阵地怒吼了起来,而前沿阵地的高射机枪也“哒哒哒”地叫响了,那些友军便招呼褚怀亚他们卧倒隐蔽。敌机中有的被我军炮火击中了,坠

  落下来,有的侥幸躲过了打击,开始扔炸弹,或者俯冲射击,前沿阵地上有一些指战员伤亡了。


  与此同时,山下面的敌人发起了集团冲锋,也是黑压压的一大群,足有两个连,还有十辆坦克在前面掩护着。负责前沿阵地指挥的王排长很能沉住气,并不急于开火,而是耐心等待着时机。


  坡地越来越陡,敌人的坦克开不上去了,只好停下,敌人步兵没了坦克的掩护,也都停止了冲锋,却在他们督战官的威胁下,

  硬起头皮往上爬来。王排长找着了机会,大声命令战士们向着山下开火,战士们立刻相应,各种轻重武器都叫唤起来了,一条条火舌

  从枪口中喷出,飞向了下面的敌人。敌军立刻倒下了一大片,有胆量大的硬往上冲,又遭到了我军手榴弹的袭击。剩余的便都退了下去。敌人的又一轮攻势被打退了。


  我军在前沿阵地上坚守了两个昼夜,伤亡不小,供水也跟不上了,要想取水得去山下,却被敌人火力封锁住了。幸好已是冬季了,天陡然变冷,又下起雪来,阵地上一片银白。我军指战员就捧着白雪吃,以补充体内水分。


  入夜,雪停了,西北风却刮了起来。褚怀亚和战友们靠在山壁上休息,被风吹得实难入睡,无奈之下,就把附近阵亡了的战友的遗体抬过来,叠成人墙,以挡风寒。


  自从进入一线阵地以来,67军已在朝鲜半岛中部的金城防线坚守一个多月了,战士们伤亡很大,弹药不足更成了问题,后方虽有些补充,但还不够。67军军长就下令指战员们尽量节省子弹,争取

  一颗子弹消灭一个敌人,不要放空枪。
  而负责守卫前沿阵地的王排长除了遵从军首长的指示外,还让战士们跑到半山坡上,从敌人的尸体中去搜寻枪支弹药。战士们便争着跳出掩体,去半山坡捡敌人丢下的武器、子弹以及手榴弹。褚怀亚运气好,从敌人死尸当中搜到了一大袋子手榴弹,足有二十来颗,交给了王排长。王排长很高兴,夸奖了他一通,随后就把手榴弹分给了其他的战士们。到了这时候,全排的战士们每人手中都拥有了四五颗手榴弹。有了手榴弹,指战员们心里就踏实一些了。


  山下的敌人又发起了冲锋,足有一个营的兵力,其中以美国第九集团军为主力,他们在飞机、炮火和坦克的掩护下,攻势甚猛。


  王排长率领战士们顽强死守,王排长亲自把着重机枪,以点射杀伤敌人,他原本是山东的猎户,枪法极佳,此时,他的点射基本上是一枪撂倒一个敌人。王排长不仅善于打枪也善于拼刺,在全排乃至全连都数得上是拼刺能手。褚怀亚和战友们有了这样的好排长为依靠,打起仗来都很勇敢。俗话说:兵强强一个,将强强一群!就这样,全排指战员上下一心,同仇敌忾,狠狠打击进犯之敌。


  子弹打光了,王排长就下令扔手榴弹阻击敌人,到了最后,手榴弹也用光了,美军英军等攻上了我军阵地。王排长连忙弃了重机枪,将身旁上好了刺刀的步枪握紧了,随之对战士们大喊一声:“上--刺--刀!”便第一个越出战壕,冲向了敌军。褚怀亚当时

  紧挨着王排长,看到王排长那高大雄健的身躯冲向了敌人,便也跳起身来,端着刺刀枪跟了上去。其他的战士们也都听见了排长的命令,纷纷跃起,与敌人对杀起来。敌我双方混战一处,一时间拼的难解难分。


  王排长真是好样的,一杆枪总能抵住两个敌人,竟然拼的对手不住后退。一个小个美国兵不小心就被他刺进了胸部,他惨叫一声倒了下去。另一个高个美国兵见势不妙转身就逃,却被他随后赶上,刺进了后腰。当王排长拔出枪来时刺刀已弯了,又有一个黑人抢了 过来。王排长连忙倒转步枪,闪过那黑人刺来的尖刀,一枪托子砸了下去,将那黑人的天灵盖砸碎了。敌人惊骇不已,他们在王排长

  的威慑之下,都转身退逃了。


  战士们欢呼起来,纷纷向王排长竖起大拇指,称赞他武功非凡。王排长很谦逊地说:“功劳是大家的,我不过是带个头罢了。”


  在方才的拼刺中,刘长河排副不幸战死,王排长就提拔一班长为排副,又提拔褚怀亚任一班长。褚怀亚从原先的班副晋升为班长很受鼓舞,

  他表示:要以更大的战斗意志来防守阵地。


  张连长派来了五个预备队队员和一部分弹药及干粮,并及时表彰了王排长、褚怀亚和所有的战士们。指战员们受到了上级的夸奖,

  又补充了弹药和干粮,都非常兴奋,一时间士气高涨。


  战斗持续到天黑暂时告一段落。战士们正在休息,张连长忽然亲自来视察阵地,他和大家交谈了几句,就对王排长说有新任务,

  王排长问他有什么任务!张连长就说左前方的一个无名高地失守了,连部计划让他们夜间偷袭敌人,以期夺回那个阵地。王排长立 刻表示:他们半夜行动,争取夺回那个无名高地。张连长看到王排长情绪高昂,很满意地说道:“祝你们今夜成功!”


  当夜,褚怀亚急于立功,便向王排长请缨,说自己愿意带领一个班的战士,偷偷摸上那个高地,消灭那里的敌人。


  王排长本想亲自去,又想到本阵地也很重要,那是全连主阵地的门户,不可有任何闪失,便同意让褚怀亚带队去了。


  褚怀亚招呼了一个班的战士,朝着左前方的无名高地摸去。当时已是四更天了,又赶上是个阴天,极利于隐蔽行动。他们顺利地摸掉了敌人的哨兵,冲了上去。


  七个敌人正缩在鸭绒被里呼呼酣睡,就被褚怀亚他们捉了俘虏。有两个敌人在坡下面正解手,看到有情况就急忙打亮了手电筒,正好给褚怀亚照了亮,褚怀亚反应迅捷,端着冲锋枪急扣扳机,“嘟嘟嘟”一梭子子弹打出,那两个敌人便都去见他们的“上帝”了。

  褚怀亚他们顺利地夺回了无名高地。


  天麻麻亮时,褚怀亚安排两名战士将那七个战俘押回到本连队的主阵地,他和其余的九名战士留守无名高地。


  山下的敌人组织了两个排的士兵,开始争夺无名高地,褚怀亚率领战士们奋勇抵抗,坚守在那里。


  战至下午,他们打退了敌人四次进攻,战士们伤亡一半,只剩下五个人了。褚怀亚心里起急,但又不敢流露出来,怕影响士气,便 向那几位战士鼓劲说:“我们119师是参加过开国大典的部队,属于本军的‘荣誉师’,越是在艰苦的环境下,越应该打出来勇气、打出来威风。‘人在阵地在!’”战士们受到激励,立刻焕发了斗志。


  敌人的进攻又开始了,褚怀亚和战友们立刻阻击,一阵激烈的战斗后,敌人又退了下去。褚怀亚再查点自己的人数,又牺牲了两名战士,另外两个也都受了伤,幸而伤势不重,包扎好伤口后都还能

  坚持。褚怀亚心里面紧张了,肚里寻思:方才已向排长他们呼叫援助了,怎地到现在还不见援兵呢?正在乱想,却见四名战士爬上了阵地,其中一个手里提着木桶,木桶里盛着饭菜。另外三名战士身上各自背了两个水壶。褚怀亚看到了援兵,那紧张的心情平静了下来,立刻向他们打招呼。提着木桶的战友对他说:“排长那边也很 吃紧,抽调我们来助阵,却被敌人的火力阻击住了,好不容易才爬到你们这里。眼下,他们一定很饿很渴吧,那就快喝水、快吃饭 吧。”褚怀亚和两位战士看到了热腾腾的米饭和清凉的水,说了句感谢的话,就立刻抢上去饮水吃饭。


  褚怀亚他们在无名高地上又坚持了半天,晌午,在一名通讯兵的传令下,褚怀亚他们被撤回到了王排长他们那里。褚怀亚不理解上级的意图,就问王排长,王排长回答说:“我们的兵力不太足了,正在收缩防线。”褚怀亚恍然明白。


  次日天放亮时,李副师长忽然来到阵地上视察,战士们很礼貌地站起身来,向师首长行军礼。李副师长招呼大家坐下,简单地赞

  扬了战士们的勇敢精神,便沿着阵地缓缓巡视,王排长陪同着他,一面回答着李副师长的提问。过了一阵儿,王排长看到一处阵地已被敌人火炮炸塌了,便提醒附近的战士加紧修复。


  而李副师长还在慢慢地往前走,走到了褚怀亚的近旁,褚怀亚正瞪着他那对大豹子眼,密切注视着远处的敌人,他眼睛管事,脑

  瓜儿也机灵,对于敌情的变化非常敏感。王排长很欣赏他,也很重视他所提供的敌情,将他视为自己的“参谋”,每次与敌交战时,都把他拉到自己的身旁,随时向他询问。自打褚怀亚去了无名高地以后,王排长似乎少了一个臂膀,一直不自在,直到褚怀亚撤了回来。


  褚怀亚忽然听到了身后的动静,回过身来看到了李副师长,就站起身来向他行军礼,李副师长点了一下头。此刻,李副师长不再

  前行,已经端起胸前的望远镜向远处敌人的阵地巡视。褚怀亚一旁默然。


  如此过了片时,褚怀亚忽然听到了嗡嗡的声音,他敏感地觉得情况不太对头,赶紧仰首望向了天空,却没看到什么东西,正在疑

  惑,那嗡嗡的声音更大了,很像飞机的马达声,褚怀亚心里惊诧,赶紧回身再次仰起头来,却见七八架敌机从侧后方压向了这里。褚

  怀亚紧张地险些叫出声来,他打了一个多月的仗了,每天都和敌人的飞机枪炮接触着,岂能在乎这几架敌机,然而今天不同,因为师首长就在身边,他得负责师首长的安全,其他的战士都听到飞机的声音了,及时卧倒隐蔽,褚怀亚却没有那样去做,而是招呼李副师长快卧倒。他连喊了两声,却见李副师长没有什么反应,依然端着望远镜在巡视,褚怀亚本能地意识到他的耳朵可能不行了,因为在


  战争中,有不少战友都被大炮震的双耳不灵了;或者是连续战斗,睡眠不足,出现了耳朵临时失聪现象。褚怀亚不顾一切地扑了过去,将李副师长扑倒在地,并用自己的身体掩护住了他。


  一架敌机发现了目标,俯冲了下来,发出了一连串子弹,激射在他俩的身旁,近在咫尺,好险!


  后面山头上本营的机炮连以火炮和高射机枪轰击敌机,敌机中有一个被击中了,斜栽了下去。其余的都赶紧逃了。


  褚怀亚和李副师长都已坐起,李副师长很感激他的及时救助,王排长已然走了过来,也夸奖褚怀亚的勇敢行为,并表示给他记下一次军功,并报知团部。


  在这次的秋冬反击战中,67军指战员作战都很顽强,给敌人以沉重的打击,自己也付出了很大的牺牲,到了十一月中旬,67军奉了志愿军司令部之命,撤出了阵地,由12军接管。


  在退出了阵地以后,人们的精神有些松懈了,在一个朝鲜人村落驻扎的时候,不小心暴露了目标,招致敌机轰炸。褚怀亚和两个战友到村落旁的井里打水,刚打上来一桶水,便被敌机扔下的炸弹给炸飞了,一位战友当场被炸死。褚怀亚和另外一位战友伤感不已。

  我高炮部队赶紧发炮,击退了敌机机群。


  撤回到了平壤一线,敌机还是时不时地前来骚扰,我们空军便与敌机展开了空战,场面十分壮观。褚怀亚和战友们都为我们的空中银燕鼓劲与喝彩。褚怀亚便想回国后去当空军了,但那时,架起飞机在空中翱翔,和敌机交战,那是何等的威风!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楼主 | 埋红包
楼主发言:1次 发图:0张 | 添加到话题 |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