坐牢的日子(号子里的真实记录2)

楼主:啥时都可以立 时间:2008-04-23 21:40:00 点击:1519 回复:4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坐牢的日子(号子里的真实记录2)
  
  坐牢的日子(五)同号的犯人
    
    1 我刚关进号子里时,这里面已经就关押了13个犯人了.
    
     从号子里大通铺下的12个货仓(一个小水泥洞用作给犯人放一些衣服和食物)来看,一个号里子的定员标准(关押)是12个人.因为现在正值严打期间,再加上一些已经判决但还未下达服刑执行通知书的犯人,所以号子里是"客满带加铺",整个监区的号子里也基本如此.
    
     我呆的这个号子里最多时关了15个人,并且有的没有"档"(不够狠或没钱)的犯人就一直睡在过道的地上.号子里如果没有老犯人叫(也不是谁都能叫的)新犯人到铺上睡,新犯人是决对不敢睡上去的,更何况现在铺上的位置也不富裕.
    
     平常我们在看报纸或电视时,上面会经常刊登(报道)一些所谓的庆典活动.而在版面下方(片尾)通常都会登出(打出字幕)所有的赞助及恭贺的单位名称.虽然还要在最下方煞有其事郑重地打上括弧注明:(排名不分先后).真是即自欺又欺人!
    
     其实怎么能不分先后呢?排在前面的不是"要害"部门和单位就是大公司大企业(排名的位置往往和他们的权利以及级别或掏腰包的数目成正比).注明不分先后无非是谁也不得罪,或者让排在后面的能"阿Q"一下自我安慰安慰罢了.但我们号子里的排名可是有规有矩正尔八经实实在在的.我也不能免俗,就按睡的铺位先后顺序介绍一下我"同房"的客人吧!
    
     号子里面的头铺(头档)可不是那么好睡的!最起码要有三硬或者是三硬中的一硬才行.
     三硬是:要么关系硬!要么拳头硬!要么钱包硬!
     请注意排名,关系是最扎实的.干部叫谁睡在头铺谁敢不让?能打能拚的老同志(老犯人)睡头铺谁敢跟他抢?钱多有时也能睡一阵头铺但是没有发言(发号施令)权,况且有多少钱用不完?
     这三硬你要是一样都不硬(GG硬不算!)就乖乖地到后面挨着便坑睡吧!
    
     号子里面可不是按年纪大小,关押时间的长短来论资排辈排铺位睡的.有的犯人一进号子就睡头铺,有的犯人进来一年多了还一直在后面挨着便坑睡呢!
    
     头铺叫-泽民. 因犯诈骗罪被判了二年刑.他1米77的个头(其自称及本人目测)长腿宽肩,浓眉大眼国字脸,一对深遂的眼睛烔烔有神.
    
     泽民跟皮一样不苟言笑,也不主动怎么和号里人交往,一般没事时都在看书,而且他看的全是法律和历史书籍.我很羡慕他能跟干部借来书,(据说他的哥哥跟所里的一个干部是同学,可能他睡在头铺也是这个原因吧!?)而且还能静下心来看得进去.有时他也和文龙下下象棋(棋子是用纸叠的),在开饭时则和大个-焕卿-文龙(注明:此排名分先后)一块吃.
    
     自从我为了抄监规找泽民借过笔后(全号子里就只有他有一只圆珠笔芯),我和他慢慢也有了往来和交谈.泽民的知识面比较广,到过的地方也不算少,又写得一手好字,再加上他犯罪也是"智慧型"的(诈骗).所以我比较佩服和欣赏他.虽然泽民比我小了整整二巴掌,但我们经常在放风时评古论今谈天说地,品人论事.就是没有关心国际国内大事(也关心不了,在号子里看不着报纸看不着电视跟本就不知道外面发生了什么事).
    
     我跟泽民在一起,说句心里话(虽然有点厚颜无耻):也算是"英雄"惜"英雄"吧?当时号里的"英雄"不多,后来又进来了几个,后叙.
    
     大个下劳改队后,泽民曾叫我到前面去睡(一铺之下十一铺之上啊),我非常客气礼貌的婉拒了.因为我还有一些自知自明和在号子里必须要具备的"生存常识",不愿意也不敢"脱离人民群众".更怕号子里的人为此而看不起我,好像我是为了得到一些什么东西才跟泽民交往的.
    
     泽民是和小波同一天下的<<执行书>>,临去劳改队前,泽民把他的那一支全号子里唯一的一支"笔"送给了我.我回赠了他一袋洗衣粉,(多没诗情画意呀)我们俩紧紧握着对方的双手依依话别,颇有惺惺不舍惺惺而且又相惜(吸)之意境.(在黄哥和袁哥进我们号子之前,我一真认为整个号子里只有我跟泽民有文化知识和较丰富的社会阅历,但后来事实证明了我充其量也只能算得上是一口大井里的蛤蟆而已)
    
     我给泽民留了我家里的通信地址,可是到如今我也没有收到他的一封来信.虽然劳改农场和监狱并不限制犯人写信,(只要不涉及到本人和他人的案情)但我很想知道是为什么?
    
    2 睡在二铺的是中强.
     因为他长的太高,号里的人都叫他大个.大个犯的是盗窃罪,判了一年半刑.他整个里就是一副没正经无所谓的样子,老是哼唱着一首在整个看守所都流传的,并且是由已经在看守所里关押了三年多的老犯;所里的"传奇人物";山东他们那个特大犯罪集团的"董事长"-广华(后叙)亲自作词作曲的黄色小调<<阿兰>>.
    
     本来有一天干部已经通知大个下队,而且他也把铺盖卷都打好了,但是押运犯人的警车坏了,他不得不又在号里多待了一天.大个平时对我很严厉,号子里面的事基本上都是他在安排我做这做那.(新犯人做事是号里的"光荣"和"优良"传统)有的犯人是外强中干,而大个不一样,他的人跟他的名字一样:中强!外强中也强!大大的厉害.反正我还是蛮寒(怕)他的,大个下队后,我心中暗暗欣喜了多时.
    
     三铺是焕卿. 涉嫌盗窃及抢劫.
     因为他的个头挺壮,况且又是本地人,所以在号里说话特别冲.(我对其是虽有些"敬"但绝对是远之)他关进来前在市里跑过中巴,也算是见过一些世面了.有一段时间焕卿的档里长了癣,只要是好天有大太阳,他就跑到风场上坐在地上大张开双腿,晒他的那个部位.还美其名为:"自然消毒!"
    
      焕卿平时极爱"唱歌"(如果能称其为唱的话),其实应该是"说唱",因为他跟本就找不着调!根本就没调!听他"唱歌"你绝对会有这样的感受:他在弹琴并且还自认为弹得不错甚至于还有些许自我陶醉(闭眼),但你和所有的人都听到的是实实在在的弹棉花的声音.除了他自已.
    
      焕卿不但爱"唱",而且还声情并茂十分地投入.我觉得他倒挺适合去演"双簧",在前面只表演做动作而不出声绝对精彩.焕卿也就22,3岁吧?(没问目测)小伙子长的端端正正体体面面,长相就跟电视剧<<康熙帝国>>里的"朱三太子"一模一样!一个样一个样!!像绝了!!!真的!!!!
    
     四铺是文龙. 他剃着光头,圆头圆脸胖乎乎的,成天笑笑嘻嘻活像个弥勒佛.文龙膀大腰圆十分有力气,他以前还练过一段"四脚猫"的把式(肯定比三脚猫强),这次是二进宫了,涉嫌抢劫及故意伤害.
    
     文龙说这一次进来是分局刑警队长亲自带人抓的他,他当时还进行了反抗(事实再一次证明了跟英勇的人民公安反搞是"徒劳"的,这句话很熟吧?)
     我想更可能他是在挣扎,反正按惯例媒体都称之为"穷凶极恶困兽犹斗"!结果被威名远扬(真的,不是夸张,光我们号里就有几个犯人是他亲手或亲自带队抓的)的刑警队长用枪把照着他的头顶砸了一下(轻重掌握的很好,搞的就是这个工作吗!),文龙马上就血流如注.(按媒体的说法:这时犯罪份子已经彻底的放弃了反抗并束手就擒!)
     警察们本着人道主义的精神将他送到了医院,边麻药都没打直接就缝了三针.
     文龙说:"是刑警们特地叮嘱的医生,叫不跟我打麻药".看着文龙头顶上那块不算小的疤痕,我明白了:不跟他打麻药就真接缝针,既治了他的伤又跟总称办案经费紧张的公安局或者国家节省了医药费.另一方面,不打麻药治他伤的同时,更可以"治一治"他本人.
     也许后者的因素更大一些,我猜测.
    
     文龙在号子里打了二次架.一次是为泽民打山东,一次是为鲁鲁打河南(打河南时不幸被干部发现了,更不幸的是干部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当时只一拳就打的文龙嘴角淌血).文龙一看(长相-块头-性格和说话的语气)就属于"江湖中人",但他绝不是颇具城府之人,他不但讲义气(帮朋友打架)还很有志气(骨气).
    
     文龙虽然荷包不暖和(经济条件不好),但他从不找别人借东西要东西(吃用之物),也从不轻易接受别人主动给他的食物.虽然我与他没有深交,但我知道他是一个有着自已道德标准的人,并且他也遵循着这个标准.
    
     五铺是老李.
     老李是重庆人,因犯贩卖毒品罪判了四年半刑.他自称能掐会算,祖上乃是他们当地的一位"德高望重"的"神士".(天知道是算命的还是跳大绳的?)正因为此,后来从别的号调到我们号子里的"老公安"袁哥都对他礼敬有加极是亲近,供他吃供他喝.老李的同案犯是一个妙龄女子,且与我们关押在同一个看守所里(女号).而猜测他(她)俩之间的关系(发生或未发生)及此妙龄女子的身材面容则成为我们号子里津津乐道百谈不厌的话题.
    
     六铺是东强.
     小伙子长的身高腿长眉清目秀,脣红齿白挺招人喜欢.虽玉树却不可临风,因为他太瘦了,小腿才跟我胳膊差不多粗,一临大风说不定就被吹走了.东强因为持刀抢劫,已经关押了4个多月了.
    
    3 睡在通铺正中间的是小林. 他剃着个光头,老是穿着一件黑马夹,但里面却光着膀子.小林总是斜莫着眼看人,一看他就不像什么"好鸟".这也正是我刚进号时把他当成"老大"的原因.
    
     小林这次是三进宫了,进来前他在外面无所不盗,大到彩电VCD小到手表香烟.他说他租住的房子里地下铺的都是毛毯,而且还都是纯羊毛的(反正也不要钱).我从他脚上穿的一双质地不错的皮鞋上就看出他以前过过体面讲究的生活.这双皮鞋虽然被他当成拖鞋踩着后鞋帮穿了一年多,但成色还是很好.
    
     小林对穿着也比较了解和内行,我身上的衣服他不但认识牌子还知道价钱.小林虽然长得小眼睛塌鼻子大黄牙其貌不扬,可他却非常讲究个人卫生,勤洗勤换.而且小林的歌也是唱的绝对棒!特别是<<三套马车>><<莫斯科郊外的晚上>>等前苏联歌曲,他用低沉浑厚的男中音演唱时颇有专业水准.他是老油条了在号子里绝对吃不了亏,我唯一为他担心的就是他那一双成色不错的皮鞋还能穿多久?
    
     八铺是小波.
     小波原来就被判了四年刑,并且在监狱里已经服了一年半刑了.因为他原来在逃的同案被抓后又供出了其它的余案,而这些案子都是小波以前从未交待过的,所以他又被办案人员从服刑的监狱里抓了回来重审,改判了七年.
    
     他和小林是死党,也是小林的铁杆跟班,帮他打水洗碗.可小波对号子里的其他人却是一副蛮不服气的样子,干什么事他都抢在头里,他穿的衣服上还印着服刑监狱的名称.号里人都知道他正服着"现役",所以也没人跟他争.
    
     小波年纪不大,也就20左右吧.他长着一副"三打弯"的身材,如果他站直了(其实他跟本就不可能站直),他的后脑和脚后跟同处在一条垂直线上的话,那么他的小腹最起码要比他的鼻尖多突出去20公分.
     信不信由你!
    
     小波下队时,我给了他一圈卫生纸和一根火腿肠,在没有什么时候交往的情况下我这样做在号子里也属于"仁义重礼也重"了.小波挺感谢,他握着我的手,为他从前对我做出的不客气不礼貌的行为和言语表示了真诚的歉意.
     我绝对相信他是真诚的,因为整个号子里除了小林,就只有我对他的走表示了在意.
    
    
     九铺是成龙.
     未成年的抢劫-盗窃-强奸犯.他有着和成龙一样的名字,刘德华一样俊朗有神的眉目,张学友一样的鼻子和曾志伟不差上下的个头.还有拥有着不到18岁的花季年龄以及自已的思维方式.
    
     十铺是我的老乡-山东. 入室抢劫-盗窃,判了16年刑.(案情后叙)
    
     十一铺是玉红. 敲诈勒索三陪女(其时也是他以前的一个相好和保护对象),劳动教养2年.(案情后叙)
    
     十二铺是我唯一不知道其姓名的同号犯(就是教我擦地板洗便坑的"师傅"),也是让我从内心里真正感觉到是一个老实巴交的人.因涉嫌伙同他人盗窃而被刑拘,诚如我言他是一个老实人,在被关押了15天时无罪释放了.
    
     十三铺是皮. 涉嫌盗窃?销赃?盗打电话?
     (还未定性,要以<<起诉书>>和<<判决书>>中认定的罪名为准)这次是他第三次进来了,他是自愿睡在挨着便坑最后面的铺位上的,就是新犯人来了他也不让位置.皮虽然年纪才22岁,但他的城府和阅历(还的心理素质)和他的年纪其在是相差太大,完全不能成正比.我只能用一句话来概括他:有"志"不在年高!(关于皮前面已经用了不少篇幅"隆重推介")
    
    且 而我则睡在山东和玉红之间,后来因为前面的"领导"相继"另有他任"(到监狱或劳改队服刑),我也跟着往前挪了二个位置.在号子里也算是"副主任科员"的级别吧!
    
     4 "铁打的牢房,流水的犯人!"号子里后来又关进来一些犯人和涉案嫌疑人,按进号的时间顺序为:
    
     鲁鲁. 入室盗窃作案30余起涉案总价值近九万元,已关了一年多了.他是从别的号里调整过来的,我和他没有什么交往,大体上觉得他还算不错.只是自打出了"河南事件"之后,我就改变了对他的看法.
    
     有一天早上,新犯人"河南"在号里还有人未吃完早饭的情况下就到便坑"出恭"(犯了号子里的大忌),鲁鲁一把将河南拎起来就是几下.文龙和海珠也该出手时就出手,将河南痛打一番.干部发现后,进号里问:那几个人出了手?文龙和海珠都承认了,鲁鲁却敢作不敢当,害得帮他忙的两个人挨了打受了罚.他这也算是不地道不讲味口(义气)吧?
    
     黄哥. 赌博,还是巨赌!当时在他们聚赌的宾馆抓住他们时,现场光现金就收了十多万.黄哥是一个老玩家,经历过不少的风风雨雨,也见过很多大场面.通对一段时间的接触和对他的耳闻目睹,我对他是敬佩的五体投地心服口服,而他在号里也一直对我这个还算是懂事的兄弟照顾有加.(案情后叙)
    
     庆龙. 19岁,涉嫌抢夺?抢劫?(还未定性)他长得小眉小眼,是一个正在读职高的学生.一天晚上他和几个社会上的朋友(也就是不良少年或青年之类货色)喝酒后在马路上抢一个中年妇女的捺包,有一个家伙还持刀威胁女事主,这中年妇女大声呼救惊动了过路的群众.
    
     周围的群众和接警而至的巡警把庆龙和另一个家伙当场抓住.结果就是---他们俩先被见义勇为一身正气满腔义愤的人民群众(而且都是一些身强力壮的群众)深刻地教育了一番(痛打了数分钟),然后(此处省略200字)------最终到我们这里面来了.
    
     庆龙刚进来时鼻青脸肿垂头丧气,白衬衣上满是清晰可见的各种纹底,大小不一的鞋印.当天晚上庆龙就睡在了地上.后来我和成龙相处的还不错,因为我想有一个号友;一个能听我话的号友;甚至是一个能帮我干一些事的号友.我出来时跟庆龙留下的一些"财产"(吃用之物),也不柱号友一场吧!
    
     袁哥. 进来前从事公安工作多年,而且是个<<刑法>>通.只要你跟他讲清楚犯罪事实前因后果,他就基本上能估算出你能判个几年,而且绝对是作八九不离十.袁哥涉嫌金融诈骗?伪造票据?还是破坏国家金融秩序罪?我也不知道!可能他这个老公安也不十分清楚!因为在没有收到检察院送达的<<起诉书>>之前,谁也不知道会被指控犯了何种罪行(罪名).对袁哥我一直都是又敬又畏.(案情后叙)
    
     振刚. 是歌曲<<阿兰>>的作者--广华这个犯罪集团的骨干成员,和山东也算是同案,判的死刑,缓期二年执行.他还是"**功"的追随者(但还达不到痴迷的程度).他在号子里跟大家的关系都处得不错,不像有的死刑犯老是拿自个的"特殊身份"吓唬人欺负人.而且号里的人也都会力所能及的帮助他.因为判了死刑的犯人都要戴上10多公斤重的脚镣,干什么也不方便.(案情后叙)
    
     海珠. 盗窃了4辆摩托车,被判了6年刑.因为在原来的号子里跟别的犯人打架被干部调整到我们号子里,刚来的那二天也是睡在地上.(案情后叙)
    
     波. 故意伤害罪,判了二年半刑.在离释放期只有一个多月时,因被别的犯人检举揭发其还涉及到一起枪案,所以又被公安局从劳改农场里抓了回来.他原来在外面时就和黄哥认识,而且他对黄哥也是十分的敬重.
    
     广军. 是当地黑社会组织"湖南帮"的骨干成员,被指控为"寻衅滋事扰乱社会秩序"罪.他们这个犯罪团伙一共被抓了24个人,他的亲哥哥也因另案(涉嫌强奸犯罪)关押在本看守所的另一个监区里.
    
     胜胜。赌场放码(不是放马的牧马人,按通俗话说就是放利贷的)涉嫌非法拘禁,敲诈勒索及故意伤害。刑拘尚未批捕。
    
     君君。进来前是开歌舞厅的。因涉嫌胁迫及容留未成年少女买淫并向他人提供新型毒品被刑事拘留,尚未批捕。
    
     三鸡。我一直到出去之前都还不知道他的大字,这大概是他在外面混时的外号吧?在里面谁会问:“您尊姓大名?”一般都是自报家门涉嫌故意伤害和敲诈勒索,已批捕待判。
    
     道。银行职员,涉嫌贪污及挪用公款,已批捕。
    
     号子里就是一个封闭的小社会.有社会就有形形色色的人,通俗一点说就是:"林子大了啥他妈鸟都有"!当然有自私有欺凌有矛盾有帮派有危险有绝望有勾心斗角等等等等,除了一样。
    
     那就是----自由!
    
    
    
    坐牢的日子(七)未成年的强奸抢劫盗窃犯-成龙
    
     成龙在我进号时就已经关了近半年了,涉嫌盗窃-抢劫-强奸犯罪.(他和两个同伙轮奸了一个15岁的少女)小家伙个头不高,也就1米6多一点,作案时他还不到18岁属于未成年犯罪.也正因为如此,他时常沾沾自喜暗自庆幸自已的脑袋瓜子可以保着了.
    
     成龙一看就是那种典型的社会上常见的小地痞小流氓.他的左手臂上纹了一圈花边(他说是用纹眉机纹的),右手臂上刺的是一个海锚的图案,而左手腕和中指上刺和是字.隐约可以看出是一个"玲"字,其余的字都被他自已用烟头烫的疤痕覆盖了.
    
     成龙说原来上面刺的是一个他所深爱(可能是自作多情)的女孩子的名字和他自已立下的誓言(大概是一厢情愿).因为散了伙(应该是被别人踹了),所以就用烟头把这些字烫掉了.我听完他断断续续结结巴巴不清不楚的叙述,感慨地对他说:"你合则刺肉,分则烫皮,真是算得上爱憎分明了!"
    
     成龙这小伙子长得挺精神的(我仅仅指的是他脖子以上的部位).浓眉大眼双眼皮,长长的眼睫毛微微向上翘着,双眸黑亮黑亮的能赶上刘德华了.他的头发像黎明;鼻子像张学友;牙齿像郭富城;只是个头要比真的成龙还要矮的多瘦的多.
    
     但这个帅哥有个最大的缺陷(这个词可比不足和缺点要严重的多):就是他在行走坐卧时都勾搂着腰驼着背,活像一只特大号的澳洲深海龙虾.不知这是否与他"低头认罪"和在号子里只能低头做人(受气)有关呢?
    
     因为成龙的个头小年龄小,又犯的是"花案子"(强奸罪),所以号里的人都有些瞧不起他.甚至还有的犯人经常欺负打骂他,除了皮.因为皮本来就对谁也不欺不怕,更何况皮跟成龙还住在同一个城区里.平时成龙总是要帮皮打饭洗碗,但皮从不让他干,更不领情,反而倒要经常接济给成龙一些方便面吃.
    
     成龙在号子里最怕小林和小波.倒不是他不怕别的人,而是别的人不象小林和小波对他那么的厉害.打个比方吧:如果小林是"大鱼",那小波就是一条"小鱼",而成龙充其量也就算一只略大一点的"虾米"罢了.一般情况下都是"虾米"帮"大小鱼"们干一些事,洗碗洗衣服打水倒烟灰等.
    
     可小林和小波动不动就对成龙一通臭骂,要不就是或轻或重地照着他脑瓜上拍一巴掌,屁股上面踹上一脚.自从小波下了队,小林调整到别的号子里以后,龙龙就恢复了一定的活力.不再像从前那样干什么都要先看看他们的眼色拘手束脚小心翼翼的了.就如同家里的猫刚送给了别人,夜里老鼠就明目张胆大摇大摆地出来了,虽说家里面还有人,还有狗.
    
     成龙在号子里虽然不是很讨人喜欢可也不是特别的讨人嫌,因为他的年龄和个头在号子里都是最小的,所以号里人也不忍心过分地欺负他.面且只要谁在吸烟,都还会把还能吸上好几口的烟屁股头留给他(当然是在货源充足的情况下),一喊他,他马上就跑过来紧巴巴地抽上几口.
    
     平时只要我吸烟在还剩下大半截的时候,他就近不急待地伸过来了手,搞得我不得不又狠狠的吸上几口才心有不甘地递给他.
    
     后来因为黄哥和袁哥先后调到我们号子里,成龙的烟屁股头就更有了保障了,不是别人留给他,就是他提前预约收货.久而久之我们几个"环境"(经济条件)好一点的在吸烟时都养成了一个习惯(也可能是条件反射),只要吸到还剩一小半时就喊成龙.
    
     如果在货源紧张的情况下,自已抽都还不够呢!谁还想着他记着他呢?这时候,成龙就只有眼巴巴地干瞅着的份了.
    
     成龙是个不放隔夜食的主,今朝有酒就今朝非醉不可.前不久他家里人跟他在帐上存了100元钱,他一口气全报了方便面(110多袋).除了他和小林小波吃了一些并还清了欠债外,当天晚上打牌就全输光了(这也可能是小林小波经常打骂他的原因吧,因为他们俩也得跟着饿肚子了).
    
     而且成龙还创造了号子里一个输面的记录:现贷50多袋!欠债70多袋!这也成了别人(债权人们)经常取笑他的一个原因.
    
     成龙的一个连案(同案犯)关在我们前面的号子里,跟我们隔了二间号房.有时我们给成龙整支的香烟,可他不抽,等到积攒到三,四根时就用方便面包装袋一包,然后到放风场上喊他同案的名字告诉他:要跟他丢几根烟过去!
    
     程序是先把烟从风场上面铁栏杆的空隙中丢到隔壁的号里,再由隔壁号里的犯人丢到前面一个号里,下一个号照此重复,最后传到他同案的手中(号子里).成龙的同案收到烟后再跟他大声地回个话,这个传递香烟的过程就圆满结束了.
    
     当然,这个过程是不能叫干部发现的,不然,成龙和他的同案还有那些热心的"二传手"们都会还没吃上就得兜着走!
    
     我想成龙这么做的目地无非有二种:一是在我们面前显示他的"义气",二是为了在同案那里显示他的"能耐".
    
     成龙有几个特点:一是这家伙人虽小烟瘾却是特别的大,一时半会不抽烟都受不了.二是他喜欢"研书"!为什么叫"研书"而不是看书,因为这家伙看书太慢了,不是在看,而是像在搞研究.
    
     一套四集的<<天龙八部>>我一整夜就能看完一集(只有在值班的时候才能通宵看书,平时就寝哨一吹就立刻睡觉),他一集要看上5天(不是光在白天看,这5天可是5个白天加5个晚上,除了吃喝拉撒他手不离书),为了能有更多的时间看书他经常帮别人无偿值夜班.因为书要是一离手就被别人拿去看了,他看得太慢所以别人老是催他,也亏他怎么长了那么大的一双眼睛的.
    
     成龙最大的特点就是能吃.他不但能吃,而且还能想出一些多吃一点的办法,那怕是要冒着一定的风险.号里每次开饭的时候都要报数,因为一个号子里关了十几个人,打饭的师傅也不可能一个人一个人地数(可能一是怕麻烦二是也想不到会有人敢"虎口夺食"),反正是见着剃出的饭盆就是一勺子.
    
     成龙经常叫皮排在前面先打,他在后面接着打,然后飞快地把他的一份倒入皮的饭盆里,再极快的把饭盆洗干净,排在队后到号门口再打上一份(打饭孔也就一张A4复印纸大小,外面的人不低着头,根本就看不着号子里犯人的长相).这样成龙和皮他们二个人就能吃到三个人的口粮了,基本上能凑合个大半饱.
    
     成龙尝到了甜关,且屡试不爽,搞得号里的其他几个能食之徒(其实只要在号子里关上半月一月的,谁都特别能吃)是即羡又恨.眼看着成龙能多吃一些是非常的羡慕,恨得是自个儿没有胆量这么做.这不仅要斗智(脑子要快手脚更要快)还要斗勇(要有若无其事的心理素质和心理承受能力),不然要是被打饭的师傅和干部们知道了,那可就是--吃不成还得兜着走!
    
     看成龙吃饭(其实叫进食应该是更准确和恰当一些),就像是在观赏一个弊脚的乡村或街道演出队里所谓的演员在模仿陈佩斯的小品<<吃面>>一样,只有对面的那种孜孜不倦的执着精神和迫不急待狼吞虎咽的样子还可以算得上是神似.
    
     成龙吃饭总是把饭盆放在地上,然后蹲下身子,低着头开吃,他的吃法很怪,不是把勺子往嘴里面送,而是把嘴凑到勺边去吃.就像一个有点差根弦(智碍)的人听火柴盒里还有没有火柴,他不是用手晃动火柴盒而是把脑袋瓜子凑到火柴盒边不停地摇晃着头,真绝呀!
    
     成龙吃东西总是急不可耐,你想想大热的天刚出锅的小米粥面条汤多烫啊,他也是直接用嘴吞,经常烫的他是呲牙咧嘴,翻白眼锺胸口.但他还是痴心不改一如既往地继续吃!有的时候他的汗水,清鼻涕掉进了饭盆里,他也浑然不觉(真是专心致志呀)接着吃(多难达到的一种境界啊).真应了李嘉存的那句名言:"吃嘛嘛香!"
    
     成龙现在的想法是得过且过,好死不如赖活着.我从来就没见过他一个人发过呆或是想过什么心思(这可能已经达到了最高一层的境界吧?),他对自已将会面临一个怎么样的结果一点也不操心着急,也从不问问别人(反正不到18周岁死不了).我曾问过他家里的一些情况,成龙说他的父亲和哥哥的个头都不高,家里的经济家件也不好,他很小的时候就在外面混了."唉!可惜一直都没混出什么名堂来."末了他不无遗憾地对我说道.
    
     我心想:成龙啊,你家里人本指望你成个"龙",谁知你却成了个"虫"!就你那个小个头还能混出什么名堂来?别人二下子就把你撩翻了.
    
     成龙没事就爱唱黄色小曲<<十八摸>>,什么一摸摸到哪如何如何,二摸摸到哪如何如何----而且是搔首弄姿,凤爪作兰花指状,眼露淫邪之神脸显暧昧之色.说实话和文明点的话真是不堪入目入耳.但成龙的表演却是全号子里最受欢迎的一个"节目",时常还有人起哄点唱,要他再来一段.唉!成龙,你到今天这一步大概都是"黄色"惹的祸吧!(不然也不会犯"花案")
    
     有一天下午,分局刑警队来看守所里提皮出去指认犯罪现场.成龙帮皮打了晚饭,一直到了七点多皮还没回来,成龙说皮肯定在外面吃了(有时办案人员出于人道主义或者是犯罪嫌疑人主动配合老实交待,办案人员心情一好也会跟犯人买上几个包子馒头的充充饥.当然,食物的好坏是和交待的内容和配合的态度成正比的).
    
     我说"成龙,那不一定吧?"
    
     成龙坚定地说:"皮肯定吃过了!"
    
     接着成龙就义无反顾急不可待地端过皮的饭盆一扫而光(放凉了吃起来真方便).
     又过了不到个把小时,皮用手捂着腮帮子进了号.成龙一见忙问:"皮,怎么了?吃了饭没有?
    
     "吃你娘的个旦!"皮边骂边去拿他的饭盆,一看是空的,就问成龙:"是不是你个王八蛋吃了?"(真是算得准)
    
     成龙惶恐不安轻声细语地回答:"我以为你在外面吃过了,再说我也等了半天,你没回我才吃的!"
    
     "你娘的个*!我在外面吃过了回来就不能再吃了?瞧你那个没出息的样!"皮骂完了成龙从铺位下拿出二袋方便面就这么干嚼着.我也奇怪皮这么会对成龙发这么大的一通脾气,吃了他一顿饭也不至于此呀?听了皮一说才知道他今天被提出来挨了一顿打,下巴都被打肿了.饭没吃着也就罢了,还吃了几下老拳(重量级的)皮能不烦吗?
    
     事后,号里的人为这件事对成龙展来了比较不留情面的"声讨".成龙也显得很羞愧,可能他也是图一时口快吧.古人云:民以食为天!我看成龙不但以食为天,还以食为乐更以食为命了.
    
     现在个子年纪都不大的成龙也许正在农场或监狱里干着活,这也正是他应该得到的回报.我不担心他那瘦弱矮小的身体是否承受的了,而是担心他能不能挺真了腰杆做人。
     哪怕是一个犯人.
    
    
    
     坐牢的日子(八)"经验虫"-山东
    
     我的老乡--"小山东"长着一副庄稼人的模样,皮肤黑黑的.
    
     特别是他的一双手,就跟非洲人的特征一个样,手背是黑色的而整个手掌却是褐色的.他留着一副演唱歌曲<<大花桥>>的歌手"火风"式的胡子,只留了下巴底下的一溜胡须,而上嘴唇和下嘴唇的胡子都被他一根一根地拔光了.
    
     山东整日里就拖沓着一双布鞋(因为他没有别的鞋子可换),裤子系得老高,就像平日里人们常说的"掉八寸"一样.只有当你看到他眼中流露出来的狡黠和世故,并听到了他如"涛涛江水连绵不绝"一般的长篇"宏论"时,便明白了什么叫"人不可貌相"和不能"以貌取人"这个道理.
    
     山东名叫廷勇.我为什么说他是"经验虫"呢?因为"经验虫"在我们这里说人是有一些贬义的,包含的内容很多.如:阅历多-套路深-墙头草-变色龙-不吃亏-贪便宜等等.廷勇说话时有一副山东人特有的大嗓门和豪爽气.可听他说的多了,就知道他讲的并不是<<水浒>>,而是在说<<聊斋>>(都是假的).我对他印象的转变是源于他那"变色龙"式的性格和处事方式.
    
     当我刚进号子里时,我说自已是山东人,廷勇忙着认了我这个老乡.后来他得知我只是祖籍在山东,而现在在郑州工作时,他又连忙说他的亲兄长也在郑州,而且还是"黄委会"的(黄河水利委员会坐落在郑州市最繁华漂亮的街道-金水路上,但山东对此并不熟悉).并且后来的事实证明了他的为人,对先后关进我们号子里的一个河南籍犯人和一个山东籍犯人,他从未和别人认过老乡套过近呼.可能是这两个"老乡"没有什么"价值"吧?!
    
     山东个人犯的案子不算特别大但是审理起来比较复杂,因为他在广华的犯罪集团众多的犯罪分子中只是一个从犯(虽说在集团里他的"级别"算低的,可判的刑期不算低-16年).这个犯罪团伙里光主犯就有9个,从犯12个,在逃犯6个.而其中判处死刑的就有5个,死刑缓期二年执行的4个,无期徒刑2个,其余的2至16年不等.我看了他的<<起诉书>>和<<判决书>>,A4的纸足足有50多页,看在眼里是心在惊肉在跳啊!
    
     山东只是参与了其中几起影响不是很大性质不是太恶劣的抢劫案和盗窃案(据<<判决书>>认定),可他特别爱自吹自擂.山东经常讲自个儿原来做了某某大案,而公安查不出来更破不了案.号里人都知道他爱吹牛,这也正是号子里没有人去检举揭发他的原因.因为他说的一些案子根本就是子虚乌有的!
    
     如果有那个"觉悟高"的犯人去向干部举报,公安一查没有此案底而山东又反过来不承认自已说过的话,那举报人岂不成了猪八戒照镜子-里外不是人了.况且又有谁会把自已做过而别人并不知道的案子天天挂在嘴上说呢?
    
     山东这么讲"故事"无非是装"老资格",使劲往自已脸上贴金,诈唬诈唬像我这样刚进号子里的"新犯人"而已.
    
     山东今年28岁,自称其家境殷实资产不菲.本来他犯的案子够得上挨"枪子"了,因为他的家人和社会各界(原话)的朋友们花了很大的功夫"活动",才保住了他的性命.
    
     山东说他有二个老婆三个孩子,一个老婆在乡下,一个在城里,都对他爱得死去活来.而且二个老婆得知他入狱后也都对他表白心迹(不知是不是同时):一直等到他刑满释放,对他痴心不改至死不渝!(原话99%意思如此,未经山东同意私自用词润色及艺术加工)
    
     天啊!我真想不通他是如何得知他老婆说的这些话的?也许是在开庭审判后对他说的?(从他关进来到现在也只有这时候才能见着面)可我并不想问他这个问题,我宁愿想信他说的这些话都是真的,因为最起码它能让我感动一下并在脑海里想像着他那二个对爱情(感情)"忠贞不二"的老婆的"美好"样子!
    
     虽然我从第一次与山东的长谈(主要是他谈我听,刚进号我聆听山东这样的老犯人讲话的神情当然是虔诚和卑恭的,后来听多了也就有点敷衍了)中就已经对他有了确切的认识和论断(言多必败乃真理也!).
    
     并且我也明知道他上述之所言只不过是他的长篇大作"<<聊斋>>"中的某一章节段落而已,但我还是很自然地流露出满脸羡慕之情,口中并不断"啧啧"称奇!(上朋友家坐客,那怕女主人做的菜再难吃,都还要强咽几口并频频称好,同理)
    
     号里有的犯人曾告诉我:没有人跟山东送过东西存过钱!(真不知道他的那些"社会各界"的"朋友们"都到那里去了?)以前我没有亲眼看见不知道,但最起码我在号子里这一段不算短的日子里从没看见有人跟他存钱送物(包括他那二个要对他痴心不改至死不渝的老婆).
    
     号子里还算规矩,家里或朋友们来跟犯人存钱送衣物,必须要由接收的犯人亲笔签字.然后再把接收条交给送物人,送物人就知道他已经收到了.
    
     山东平时报货都是报的他同案的姓名和帐卡,谁的帐上有钱(当然钱少了是不行的)他就报谁的."秦桧"还有几个好朋友呢?更何况能说会道(哄)的山东呢!但他知道适可而止.
    
     山东很会"为人"(做人),有时号面某个犯人断粮了(方便面没了),他就从货仓里拿几袋丢过去.别人报了货后,也都会及时的还给他(投之以面报之以面,在号子里如果有借无还是没有第二次的,除非你是老大!).就算别人知道他借出去的面或送出去的面是我报的,可也只会承他的人情.(你在银行贷着款了,你是感谢银行还是感谢信贷科长和信贷员?)
    
     有一天,玉红用山东的面作赌注玩牌不慎(不幸)输了几袋面(不是技不如人就是运气不好,前者的可能性更大一些,敢赌面的都是些什么人?成龙一次就输了一百多袋哩!).山东大为不满(如果赢了那就"满"了),骂了玉红半天(玉红真"好功夫"也!半天不吭一声,可能有些内疚吧?).到开晚饭时玉红要拿货仓里的方便面吃,山东不让拿说:"玉红,你都吃了俺不少面了,今天又输了不少,你还吃?"(你还好意思吃?)
    
     玉红无奈地小声嘀咕:"我还帮你赢过呢!你咋不说了?"(可能是输多赢少,不然不会像这样底气不足小声嘀咕)可山东就是不让他拿.
    
     头档(铺)泽民看不过去对山东说:"吃你球几袋面怎么了?他平时还总跟你打饭洗碗呢!你怎么不说了?"(又不是白吃?)
    
     山东回应答:"那好!你叫他把以前吃我的面还给我!以后我帮他洗碗!"(绝!)
    
     结果二人话不投机打了起来,泽民个头大而山东出手快(到底是"专业人士"啊),也算是势均力敌.
    
     "妈的个*!你不想活了?"这时突然杀出了一个"程咬金"--文龙.他边破口大骂边出了手,文龙膀大腰圆力大拳重,六拳四脚就把山东从铺中间打倒在后边的便坑旁(更"专业"出手更快).
    
     我和东强等几个人忙把他们位住劝架.而小林,小波和成龙则冷眼旁观.这时又杀出了第二位"程咬金"--受了气挨了骂的玉红.玉红嘴里边骂骂咧咧(现在声音比较大了)边用手从左脚上脱下皮鞋要打山东(这可不够"专业"呀),颇有一股子翻身贫农要斗地主的劲头.
    
     我费了老半天的劲,软硬兼施才好不容易劝住玉红."软"的就是说好话和稀泥,"硬"的就是告诉他们一旦干部要是知道了他们打架而将会发生的后果!(非常有效果!老鼠啥时候都怕猫哇!)
    
     山东在这次打斗中吃了亏,要去号门口喊"报告"叫干部.文龙说:"山东!你他娘的有本事就别叫干部!"
    
     山东回应道:"你们他妈的两个打一个不算好汉,有种咱们到风场上单打独斗!"他一说完就赶紧跑到号门口大声喊:"报告!"
    
     趁着干部还没来的功夫,泽民和文龙忙低声一个个地跟号子里面的人交待:"如果干部要问就说是山东先动的手,而且就是泽民一个人和他打的架!"也许是山东在号里面的人际关系处的不怎么好(其实只要有三个以上的中国人呆在一起就不容易处理好,这是中国和中国人的特色),也可能是大家不愿意得罪泽民和文龙,大家都点头默许了.
    
     干部进号后并没有挨个儿问我们山东和谁打架的事,不然我可真做了难.既不敢跟干部讲假话也不敢得罪泽民和文龙,以免被号里的人孤立,可我更不愿意昧着良心说是山东先动的手.毕竟他对我还算不错.
    
     后来干部对泽民和山东分别训话后,叫了出去.至于是如何处治他们的,两人皆不言.只是山东虽说挨了打丢了面子,但他还是吹着口哨唱着歌一副满不在乎若无其事的样子.那一刻我真的是有些钦佩山东,不仅仅是因为他的心理素质和承受能力,而是他的"胡子"实在是太硬了!!
    
     山东后来跟我已经厮混的很熟了,在吃的和用的方面他就更不跟我分彼此了.有时先吭一声:"哥,我拿什么什么----"(刚进来时我叫看着就比我小的他叫哥,现在他叫我哥了,有意思)有时他就自个儿直接取.我上午刚拆的一盒烟放(藏)在被子里,下午就剩小半盒了.我嘴上虽不说(不好意思说)但心里还是有一丝丝不悦,要知道几包面和半盒烟在号子里的份量,打个不恰当的比方吧-就像<<上甘岭>>里的一滴水呀!
    
     过了半个月后,和山东以前关在同一个号里的"老公安"袁哥调到我们号里来了,山东就开始吃袁哥用袁哥的了.更让人不可理喻和不能容忍的是:山东竟然连他的同案-死刑犯振刚的东西也照吃不误.
    
     振刚碍着比他大又是同案不好意思吭声,可号子里的人都看不过眼了都很生气.(看守所里有规定:同案犯不能关在一个号里,一个号里也不能同时关押着两个死刑犯.虽然振刚和山东都已经经过了二审,就等到着下<<执行>>到监狱或农场服刑了.但过了没几天干部就把山东调到别的号子里去了)
    
     晚上睡觉前,我跟号里的人讲了二个小故事:一个是古人不食"嗟来之食".一个是近代文学家朱自清饿死也不吃美国的救济奶粉.这可能是我进来后号里讲的唯一一个比较正经和正统的故事了.其实我是说给山东听的,不知他是没有听懂还是装聋作哑(后一种可能大大的),反正是无动于衷面无表情.也可能他是抱着一种"只要嘴巴快活何惧耳朵难受"的信念吧?!
    
     山东除了吹(吹牛),还有"哼"和"哎"二个绝活."哼"-就是他用鼻子哼曲子,而且是二胡曲子.山东哼曲之前,先来上一段山东方言的普通话:"各位听众,本台下面将要播出的是二胡独奏曲<<二泉映月>>,演奏者著名----"然后再开哼.还真的有点那个味,如泣如诉仰扬顿挫.可不知怎么地,我听了他的"深情演奏"后心里就特别的难受(决对不是难过的那种感觉),也不知是因为这只曲子还是因为他的鼻子?
    
     "哎"-就是"哎哟!哎哟!"的喊痛装病.山东的下身长了一个包(不知道是否和"小红"小姐有关?),没事成天就歪在铺上.只要干部来点名和查号,他就"哎哟!哎哟!"地叫个不停,而且到风场上放风时他也是一瘸一拐的扶着墙慢慢走出去.
    
     狱医来号子里面看了几次也跟他开了一些消炎药和止痛片,可他还是老喊疼说不见效,干部也没法子,只能让他"以歪就歪"了(该睡,睡!该躺,躺!)可能号子里的人多少还有一些"江湖义气"和"基本道德"吧?或是是此事并没有涉及到自身的利益,所以号里从来没有人向干部举报山东装病.确切地说叫"装重病"!
    
     山东调到别的号里后,大家都对他的为人处事和品行说三道四议论纷纷.我未置可否不发一语,虽然有些夸张和偏颇,但他们说的绝大部分都是事实并且有些还是我耳闻目睹的。
    
     但我还能再说些什么呢?不帮他也不能落井下石呀!毕竟他关照过我,还为做卫生的事帮我说过话.后来我"毕业"(放出来)的时候,我特地到关押他的号子门前,通过打饭孔跟他道了个别,并在他的帐上存了20元钱,也算是尽了一点点情谊吧!
    
     山东现在肯定在劳改农场或监狱里干着活呢!除非他真的"病重"了.凭他的"经验",我相信他用不了多久就会跟别的犯人混熟的,而且别人也会跟他交往.
    
     但我更坚信一点:决不会长久!
    
    
    
    
    
    
    
    
    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 楼主 | 埋红包
楼主发言:1次 发图:0张 | 添加到话题 |
作者:klauslu 时间:2008-04-23 21:56:20
  天涯沙发。。。这个题材应该不错哦
作者:施主请莫装B 时间:2008-04-23 22:16:36
  沙发...也也也也也
作者:cnytmao 时间:2008-04-24 13:01:21
  怎嘛不写了。
作者:下关的公安戴钢盔 时间:2008-04-24 13:47:57
  地板也是好的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