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僕寺街札记——诺贝尔文学奖,请你猜谜

楼主:wangxiaoyong1112 时间:2009-10-09 23:55:00 点击:96 回复:0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太僕寺街札记——诺贝尔文学奖,请你猜谜
  
  
  二00九年十月
  阿多尼斯没有获得诺贝尔文学奖——
  奥兹没有获得诺贝尔文学奖——
  略萨和村上春树也没有获奖——
  诺贝尔文学奖真是一个令人匪夷所思的奖。早在岁末年初,就听说今年的诺贝尔文学奖很可能会颁给美国作家厄普代克,上海译文出版社也于去年早些时候陆续出版了他的《兔子四部曲》,可让美国人没有想到的是,厄普代克却于二00九年一月二十七日辞世了,这给众多喜爱他的作品的读者留下了遗憾。于是,这份遗憾被毫无悬念地搁置了。后来又听说叙利亚诗人阿多尼斯和以色列作家阿摩司•奥兹是两个最佳人选,至于人们推测的日本作家村上春树和拉丁美洲作家略萨早已排除在我的视野之外了。而阿多尼斯出现后,着实让我惊喜了一番。译林出版社今年三月份推出了阿多尼斯诗选《我的孤独是一座花园》,我也早已把这本有着黑色封面的精装书搬至案头,遍览了数遍。去年十一月,作家出版社出版的《当代国际诗坛》(唐晓渡、西川主编)第二辑也以近六十页的篇幅译介了阿多尼斯的多首诗歌和两篇诗论,以及一篇诗译者薛庆国的评论文章。尽管唐晓渡在卷首语中介绍阿多尼斯及其诗歌时只字未提阿多尼斯和诺奖的关系,可我还是充满了期待。进入二十一世纪已近十个年头,诗人始终与诺奖无缘,难道全球文学的发展,诗人都缺席了吗?回答当然不是。我曾和一位朋友猜谜,今年诺奖获得者很可能是阿多尼斯,因为本世纪已经过去的九年中,没有一个获奖者是诗人,何况阿多尼斯在阿拉伯语文学界乃至国际诗坛都有着举足轻重的地位。可这一次,诺奖评委老头子们又一次给了全球文学读者一个意想不到的谜底——昨晚北京时间七点,瑞典文学院公布二00九年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是德国作家赫塔•穆勒,一个陌生女人的名字。瑞典文学院在颁奖辞中称,穆勒的作品“兼具诗歌的凝练和散文的率直,描绘了一无所有者的境况。”我即刻在网上查了一下,她的唯一一部中文版作品是台湾时报出版社出版的《风中绿李》,而且出版时间是十年以前的一九九九年。这个结果恐怕也会让近年以来以先期出版诺奖获得者图书的人民文学、上海译文、译林等三家出版社的老编们大感意外。诺奖获得者作品首次在中国大陆出现了空白,难道是中国的作家和编辑们集体出现了失语,还是真的没有了世界性眼光?但不管怎么说,阿多尼斯没有获奖,在我个人心中多少留下了遗憾。整整十年,诗人缺席,到底是全球的诗歌发展停滞了,倒退了,还是诺奖评委这些老头子们老了,脑子过时了,没眼光了,这真是一个问题。尽管我们骂,尽管我们怨,尽管我们一再说,诺贝尔奖,这没什么。可这个奖的确不能不让我们刮目相看。是的,又有哪一个喜欢文学的人不对它敬畏三分呢?毕竟它每年呈现给我们的都是一道文化大餐。
  再来看看赫塔•穆勒,一个在一瞬间撞痛我们眼球的黑马——
  穆勒今年五十六岁,一头齐耳短发,蓝眼鹰鼻,看不出一点儿阴柔之美。有一幅照片还多少露出点狠劲儿,让我看了一点都不喜欢。穆勒一九五三年生于罗马尼亚巴纳特一个德语小镇,一九八七年移居德国,应该也是一个持不同政见者和流亡者。处女作:《低地》;代表作:《护照》、《绿梅树的土地》、《单腿旅行》、《河水奔流》、《行走界线》、《那时狐狸就是猎人》等。 不喜欢归不喜欢,可她还是在昨晚七点以后成为全球人关注的焦点。穆勒也写诗,但她的获奖与诗无关。
  
  
   2009.10.9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楼主 | 埋红包
楼主发言:1次 发图:0张 | 添加到话题 |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